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章 恶心邻居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8 20:0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崔玉敏那一代人正是计划生育推行最热闹的年代,农村还能顶着政策多生一个,城市户口基本都是一个孩子。

  而且,不光是只生一个的问题,还提倡晚婚晚育。

  所以,齐磊他们三个出生的时候,父辈基本都二十大几了。

  尤其是唐成刚,十六岁当兵,一干就是20年,更得响应家国政策。二十八九才在齐磊爷爷的介绍下,认识了在小学当老师的崔玉敏,三十一才有唐奕。

  那时候,唐成刚还没转业,因为崔玉敏工作时间上宽裕,而齐家和吴家都是双职工,所以三兄弟刚学会跑就是崔玉敏一个人带三个孩子。

  后来,唐奕七岁那年,崔玉敏生了一场大病,唐成刚这才觉得亏欠了老婆,加上一些别的原因,脱了军装,回到地方。

  崔玉敏休了两年病假,而唐成刚经过两年的奋斗也取得了一些成就,她干脆就辞了工作,在家专心带三个娃。

  严格意义上来说,崔妈妈比齐磊、吴宁两人的亲妈还要亲。

  刚刚,唐奕摔了车子就跑了,崔玉敏就知道肯定是跑齐磊家去了,提着扫把头就追杀而至。

  还没进院,就听见三个混蛋小子的嘶吼。

  崔玉敏一冲进去,便恶狠狠地敲着着窗台,让他们消停点。

  三小只刚被她摁下来,就听身后的大门咣当一声,一个背手的老太太和一个中年妇女磕着瓜子儿就进来了。

  老太太姓杨,就在齐磊家隔壁,平时大伙儿都叫她老杨太太。

  可不是老杨家的太太的意思,事实上,东北人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山东,虽然没有了山东人的音,但山东人惯用的“倒装句”却深深的融入到了东北话之中。

  老杨太太,正确的叫法应该是:杨老太太。

  至于那中年女人,崔玉敏也认识,后面胡同的,老王家的。

  这两人家里都有孩子今年中考。

  还在大门口,老杨太太就嚷嚷开了,“这是考完了啊,又撒欢了?咋就不能消停会儿,好好学习就不行?”

  那女人也大声发问:“玉敏,你家小奕考咋样啊?老齐、老吴那两小子呢?”

  崔玉敏眉头一皱,知道这是来者不善。

  不是崔玉敏无中生中,都是原因的。

  杨奶家有个杨金伟,那个王姐家也有个姑娘上初三,都是今年中考,成绩还都比屋里那仨好。而且,孩子之间还有点矛盾。

  杨金伟是从小就和齐磊他们仨不对付,老打架。王家那小姑娘和杨金伟玩,不和齐磊他们玩。

  说白了,那俩孩子一伙儿,这仨小混蛋一帮儿。

  孩子之间的事嘛,大人不掺合,顶多心里有数儿。但是也得分人家,有的人喜欢东家长西家短,更能把孩子的事儿上升到家与家之间的深仇大恨。

  对面这俩家就是这种。

  心说,这是来显摆的啊!

  但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有显摆的资本呢?

  不好说啥,回头看向屋里,意思是,人家都问了,还是长辈,不回答就不礼貌了。

  唐奕跟老妈撇了撇嘴,很不情愿道:“还行吧!反正重点线没戏,但是小议价没啥问题。”

  吴宁也道:“我和唐奕差不多,没你家小伟学习好。”

  吴宁是朝杨奶说的,杨金伟那货确实挺能学,特么就是个牲口。

  吴宁就是客气客气,可这话听在杨奶耳朵里,却是美的不行。

  背着手,“我那大孙子愿意学呀!”撇嘴看着屋里,“不像这几个,见天就琢磨掀房盖儿了。”

  这老太太有点刻薄,再提起宝贝孙子,那就更没边儿了,怎么呛人怎么来。

  这要是在后世,非打起来不可。

  但在九十年代,住了几十年的邻居,崔玉敏又曾经是老师,不愿意和一个老太太一般见识,顶多心里不舒服。

  就坡下驴,“就是!”

  朝屋里瞪眼,“跟人家小伟好好学学,别整天就知道作!”

  说着话,拉上杨奶和那女人,“走,上我家坐会去。”

  然而,两人却没走的意思,那女人脚底生根,动静还不小。

  “杨金伟是真懂事儿,我家姑娘自己都说,咱们这片同龄孩子谁都不服,就学不过金伟。”

  “玉敏啊,不是姐说你,可得管住了!正是撒欢儿的时候,不学好,你家老唐再能挣也不够败的。”

  杨家老太也不想走,在旁边敲边鼓,“金伟懂事儿,可懂事了,回家啥也不干,就看书。”

  也对崔玉敏道:“唐奕多好个孩子,那咋就不好好学呢?”

  突然压低了声音,“你得跟丽华好好说说,再这么下去,不光他家石头完蛋,非把小奕、小宁子也带坏了不可!”

  “谁说不是呢?”王姨也来劲了,“回回倒数第一,我看郭丽华就没想石头好!你可得长点心,那你们三家关系再好,也不能拿孩子的前途开玩笑不是?”

  杨奶一脸做贼似的,“你们住的远,那是听不见,就他家石头,哪还像话了?郭丽华根本管不了,你王姐可是说的没错。”

  嘴上是关心,其实就是挑拨离间。

  这年代的老胡同,有和亲人一样的邻居,也有见不得人好的是非婆娘。

  崔玉敏心如明镜,知道这两人什么秉性。可温文尔雅的性格又让她不屑与之争辩,只得拉上两人,“走走走,上我家去,早市买的西瓜,帮我尝尝甜不甜。”

  两个长舌妇几乎是被崔玉敏请着往外走。

  可那杨老太还嫌不过瘾,瞥了眼里屋,冒出一句,“石头,你咋不说话呢?你考咋样?”

  老太太这就是明知故问,齐磊的学习成绩谁不知道?就是奔着不自在聊的。

  从小这几个孩子就老打架,回回吃亏的都是她家杨金伟。

  放在从前,齐磊非把她们轰出不可,可这回齐磊却只是笑。

  半开玩笑道:“杨奶奶,您这就不厚道了吧?问这个可就不是关心我啦,这是没把我家当几十年的老邻居啊!”

  “嘿!”老杨太太一晃神儿,“这孩子,那还不能问问?”

  齐磊还是笑,“问是肯定能问,可咱有一说一哈,关起门来咋问都行。我不好好学习,您老给我两棍子都没话说,谁让您是长辈呢?”

  看了眼那中年妇女,“可这不还有外人呢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杨奶您这么大岁数没眼力见呢!”

  “我...”齐磊这话说的一点没毛病,老杨太太没噎死。

  而那个王姨更难受,啥玩意?怎么我成外人了?

  不想,齐磊还没说完呢,“再说了,让王姨多难办啊?跟您一起挤兑个孩子吧,显得她没品。不跟吧,又不过瘾是不是?”

  “噗...”

  吴宁和唐奕,还有崔玉敏,都没忍住。

  以前怎么没发现,齐磊嘴这么毒吗?

  崔玉敏憋着笑,顺势把两人往门外领,“走,上我家去。”

  ……

  三个大人一走,唐奕和吴宁就笑疯了。

  “哦去,石头,你忒损了吧?杨奶那么大岁数再背过气去。”

  “损吗?”齐磊挑了挑眉,“更损的我还没说呢!”

  这个老杨太太别看岁数挺大,可是岁数大的不一定就是好人!

  哥仨和杨金伟关系不好,多半就是这老太太的原因。

  小时候,有时崔玉敏忙不过来,偶尔也把哥仨托付给杨老太太帮着看一会儿。

  而且,崔玉敏很会做人,每回都给老太太点零钱,说是给四个孩子买零食。

  说实话,那时候小,哥仨真没有排斥杨金伟的意思。

  结果问题来了,每回崔妈出钱,这老太太不是揣自己兜了,就是偏心。

  给杨金伟买鸡腿面包,给哥仨一人一个光头儿。

  给杨金伟买大大泡泡糖,却给哥仨一人一块水果糖。

  更忍不了的是,这老太太还爱显摆,到哪儿都是他大孙子。

  领四个孩子去出,杨金伟她得背着,哥仨就眼巴巴在后面瞅着,那个羡慕嫉妒啊!慢慢就生恨了。

  哥仨还不会告状,打小就没这习惯。

  三个爸的原则是,老爷们得有个老爷们的样儿,得大气,谁告状先揍谁!

  那咋办?妈拉个巴子,凭啥你拿着我妈的钱吃泡泡糖,鸡腿面包?凭啥我们腿儿着,你背着?

  揍!!

  ……

  s..book31835183419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