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5章 真特么刺激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8 20:0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此时,齐国君彻底懵了。

  集团?品牌?

  他只是想改变一下现状,给齐磊攒点钱,让他将来别像自己这般没出息而已。

  唐成刚说的那些,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可是,老唐也说了,不用他管别的,只抓生产。这点事儿对他来说,似乎不难。

  能胜任吗?看向吴连山,“你觉得行吗?”

  吴连山则是紧皱着眉头,盯着唐成刚画的那些圈圈点点不说话。

  足足有半个钟头,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吴连山在这半个小时里,把所有的环节,可能出现的状况,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心更是砰砰直跳,集团品牌

  他这辈子只给别人做账,听各色老板展望未来。闲话之间,也说过将来要做集团,要打出品牌。

  对此,吴连也只是一笑置之,并祝愿他们马到成功罢了。

  却没想到,这样的不切实际,有一天会落在他的身上。

  能胜任吗?

  只要管好账,算计好每一分钱而已

  他能做到!

  最后得出结论,“可行!但是,风险极大!”

  要想完成唐成刚的这幅蓝图,三家人要把全部的积蓄、全部的精力都投入进去。

  哪怕有一点点差池,都可能被打回解放前,赔的连裤子都剩不下。

  抬头看着唐成刚,“有这个必要吗?你真想冒这个险?”

  只见唐成刚语重心长地对二人说了一句话,“咱们老兄弟已经是奔五十的人了,你们觉得这样的机会还会有第二次吗?”

  吴连山:“”

  齐国君:“”

  没有了!鬓角都白了,上哪还能等来这样的机会?

  老唐的意思很明显,对于三个奔五十岁的老男人来说,这就是最后的疯狂,只看你敢不敢迈出那一步。

  吴连山想试一试,齐国君也想试试。

  但是,有点发虚。

  真的太冒险了,要赌上半辈子的基业。

  还是三家的!

  此时,吴连山下意识看向董秀华,董秀华一眼就看得出丈夫其实是动了心的。

  翻着白眼,“瞅我干啥?想干就干呗!大不了,我养着你们爷俩!”

  这边,齐国君也瞅郭丽华。

  郭丽华

  她脾气是急,也有点不讲理,但是大事大非上面,可从来没差过事儿。

  到了这一步,唐成刚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要是拦着齐国君,那就是她白活。

  而且,她也很清楚地知道,不让齐国君干,他将来会后悔一辈子。

  眼珠子一瞪,“挺大个老爷们,婆婆妈妈的,就拼了能咋地?”

  “干!就这么定了!”

  得,她给拍板儿了。

  嚷嚷完,正瞅见门口的齐磊,一步冲过去,伸手就给小哥仨一人一下子。

  “小犊子,为了你们,我们下多大决心?不好好学习对得起谁?”

  齐磊:“”

  唐奕:“”

  吴宁:“”

  你们大人打鸡血,关我们什么事儿?

  再说,这也能扯到一块儿去吗?冤死了啊!

  然而齐磊没动,任由老妈捶打。

  因为,老妈的嘴唇是紫的,手是抖的,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呲牙一笑,缓缓抬起右手,竖起拇指朝向唐爸,“真爷们!”

  唐爸一怔,随之大笑,也朝齐磊竖起大拇哥,“好样的!”

  爷俩心照不宣。

  放下手来,老唐同志又激动地抓着吴连山和齐国君的肩膀,用力摇晃。

  三个爹相视一笑,仿佛年轻了好多岁。

  三家散去,齐磊回到自己屋,心却噗通噗通的乱跳,手心里全是汗。

  说心里话,他也不过就是一个比其他孩子成熟多一点,见识多一点的普通人。

  即便重生,亦有凌云之志,但却无凌云之能。

  前世的他不过就是个劳累且不得志的平凡人罢了。即便重生,他也不能像别的重生者那样,一回来就要如何如何。恨不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个世界太复杂,不是谁只凭想象力就能飞上云端的。

  他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上攀登,一点一点地去修正三家人的人生轨迹。慢慢品味那个艰辛的过程。

  同时也幻想着,拼尽所有把身边的人,那些美好的事儿,庇佑在左边。

  抬头看向墙上的黑白画作,左边便是留给家人的光明。

  然而直到现在,唐爸乾坤一握的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重生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三家、两代人的命运,就这么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虽然还未有定论,亦前途未卜,但是,尚北大米……

  二十年后,小小的尚北就有三百多家大米加工企业,打着尚北大米的旗号疯狂吸金。

  而老爸,马上会成为第一家。

  驰名全国的——护肝片、胃康灵、小儿肺热平喘口服液,这些支撑起一个百亿集团的产品,也很有可能落袋唐爸。

  即便三个爹已经穷尽想象力,也做梦都想不到,他们即将握在手中的牌型,是“俩王”带“四个二”!

  齐磊紧握着拳头,瞪着天花板:“真特么刺激!!”

  至于三个爹能不能把尚北大米,还有药厂这些产品推到后世的那个高度?这一点,齐磊丝毫不会怀疑。

  一来,他们有这个能力。

  二来,齐磊不但知道前世那个时空药厂是如何营销的,他还知道前世那个药厂所不知道的,超前二十年的营销手段。

  此时的齐磊不由会想,三个爹已经找了归处,甚至可以说插上了翅膀。

  那我呢?我又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不负此生!?这一夜齐磊想了很多,他想快点开学,去充实自己。

  想过把当富二代的瘾!

  想着想着,脑子里蹦出来的居然是给徐幼稚打个电话

  告诉她:前线大捷!

  最好再加一句,“旺夫的女人最好命啊!”

  估计徐小倩同学又要原地爆炸吧?

  迷迷糊糊的睡去,却感觉隔壁一直有动静。

  还不到五点钟,齐磊就感觉到老妈已经起来了,在厨房忙活。

  齐磊其实也兴奋的睡不着,索性也起来了。

  到厨房一看,老妈正坐在小板凳上削土豆皮,眼神儿有点发直。

  齐磊端着盆洗漱,“妈,早上吃啥呀?”

  郭丽华这才发现儿子也起的挺早,随口一回,“妈给你做土豆焖肉。”

  “……”

  哪有大早上吃土豆焖肉的?

  干脆放下盆,蹲在老妈身边,“妈,我爸其实挺有能力的,你得相信他。”

  郭丽华眉头不展,喃喃道:“啥能力啊?年轻点还行,在粮库都呆傻了。”

  齐磊,“那不还有您呢吗?还有唐爸、吴爸在一块儿,您还怕个啥?”

  贼嘻嘻一笑,“你才是咱家的定海神针!我爸和我能蹿多高,还不是取决于您?”

  郭丽华一怔,愣愣地看着儿子。

  就见齐磊继续谄媚:“不怕哈!乖,唐爸都说没问题了,就肯定没问题!”

  让齐磊一阵抢白,郭丽华心安不少。

  一想也对,唐成刚那么大的家业都敢拼,咱家又怕啥?再说了,不还有我呢吗?

  终于露出笑模样,无声地在齐磊脑袋上抓了一把,很有慈母的做派。

  低头继续削土豆儿,却是眉头一皱,“我大早上削什么土豆子?”

  猛然抬头,眼神犀利,“败家玩意,在这儿捣什么乱?活干岔吧?滚滚滚滚,少在我这捣乱!”

  齐磊:“”我太难了。

  熬到老爸老妈去上班,齐磊扑向电话,刚要拿起来,电话铃就响了。

  “你昨天惹到我了,要补偿的。”

  徐小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满是幽怨,却是默契满满。

  齐磊,“我怎么记得是后来一哄就好了,还给我加油来着。”

  “有吗?”

  “有啊!祝你凯旋,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那你凯旋了吗?”

  “大获全胜!正要向组织汇报,组织的慰问电就来了。”

  “哼!我厉害吧?”

  “厉害!不过,还是咱妈厉害!”

  “我妈!”

  “行行行,谁妈不是妈了还?对了,你妈是干啥的啊?那故事太有哲理了。”

  “人民教师。”

  “!!!”

  齐磊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联想到徐倩笃定要上二中,第一次在和徐小倩的交锋之中失态。

  “你别告诉我,是二中的老师!”

  徐倩:“怎么了?”

  齐磊,“让咱妈知道我勾搭她闺女,还不拆了我?”

  徐倩哈哈大笑,都忽略了‘勾搭’这个暧昧的字眼。

  “怕了吧?”

  “怕,咱俩还是做路人吧!”

  “哈!”徐倩又笑,“安啦!我妈在哈市工作,暂时拿你没办法。”

  “哦。”齐磊松了口气,“那咱妈在哈市,你干嘛还在尚北读书啊?”

  “我爸和爷爷奶奶在尚北啊!没办法嘛,人见人爱,都离不开我呗!”

  和徐倩聊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唐奕和吴宁跑来报道,齐磊才放下电话。

  “交给你们俩一个任务。”

  唐奕往沙发上一拍,“啥任务?给周桃打款?”

  唐成刚前天给了他们三千块钱,正解了燃眉之急。本来昨天就应该打款的,但是昨天没出摊儿,也懒得动了。

  一猜就是这个事儿,其实他也想着呢!

  但是没想到,齐磊说的不是这个事儿。

  “那钱先不给她,能赊就先赊着,有别的用。”

  昨夜齐磊除了激动,他也想通一些事情。

  那就是,我也要有所行动才行!不能让老爸比下去!

  而干大事的第一步……

  “你们俩”

  哥俩竖起耳朵,等着齐磊下令。

  结果就听见一句,“给我搞定李玟玟!”

  “啊?”

  哥俩没太听懂,“怎,怎么搞定?哥对她没感觉。”

  “滚!”齐磊无语,“我的意思是,把她给我弄夜市去。”

  “而且,今天晚上就必须让她出现在夜市。”

  “因为点啥呢?”吴小贱有点没明白。

  “李玟玟那人吧,虽然不算坏,但有时候确实挺讨厌的。要不咱们换一个下手?我觉得于洋洋都比他强!”

  于洋洋也是高二的,长的很普通,但是性格特别讨喜,人缘甚至比李玟玟还要好,和唐奕吴宁的关系也不错。

  齐磊一翻白眼,“我就是想抓几个劳工,于洋洋能抓来人吗?”

  李玟玟别看缺点不少,天天这个圈子那个圈子挂嘴上,但是在交友方面,那是真的广。

  “咱们得分几个摊儿了,一个挣的少。”

  夜市最近几天变化很大,至少在袜子生意这方面已然今非昔比。

  以往那种推小车卖袜子和各色小商品的摊位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和齐磊他们一模一样,大量平价货品,带高端名牌袜的摊位。

  而且,袜子行业的水很深。

  别看齐磊的进货价已经压的很低,可是像过季货品、以次充好等花样,一样可以把成本压下来。

  所以,5块3双的噱头已经不再新鲜。

  虽然还有一部分顾客凭眼力愿意选择哥仨的好袜子,但总有一些人图便宜,不爱逛,最后在别处上当。

  这对哥仨的生意影响很大。

  之前三百块左右的盈利,最近几天已经掉到了一百多,不到两百块的样子,而且一天不如一天。

  包括隔壁的“正规军大娘”,也已经有样学样的摆起了大地摊,5块三双的往外卖,抢了很多生意。

  若非如此,唐奕也不会顶着雨的也要出摊儿。

  只能说,不管哪个年代,不管你是重生者还是什么的,想挣钱都没有那么简单。

  说白了,什么叫挣钱?就是把别人兜里的钞票揣进自己兜里,哪有那么容易!?

  生活不易,只对勤奋者尚有一丝怜悯。齐磊没有别人的本事,但他不会比任何人懒惰。

  这个道理,唐小奕和吴小贱说不出来,但也刚刚悟出来了,对齐磊的想法没有任何意见。

  况且,齐磊还忽悠他们俩:

  “咱爹都打鸡血了,咱当儿子的能差事儿吗?干啊!干不过他们,也得吓他们一跳。”

  这招绝对管用,只见唐小奕点了点头,“那没问题!不就抓个劳工嘛?看我们的!”

  一点异议都没了。

  那边,唐奕和吴宁商量了一下,“下午直接去二中,绑上就跑,她还能咋地?”

  吴宁:“就这么定了!”

  一个李玟玟还不容易搞定吗?

  却是没想到,哥俩刚定下行动计划,李玟玟就把电话打过来了,算是自投落网。

  ……

  李玟玟这个人,说实话,确实有点讨厌。

  用东北话讲,神神叨叨的。

  电话一通,就质问齐磊,“前天怎么不回呼机?”

  对此,齐磊就一句话,“大姐,你乎的是唐奕,你问他去啊?”

  “哦!”李玟玟这才安静下来,“你们干嘛呢?我都无聊死了。”

  齐磊顺手就把电话给了吴宁。

  吴小贱则是顺杆子就爬,“无聊是吧?那正好,我和疯子找你玩去!”

  “好啊,好啊!齐磊来不?”

  吴宁,“他?”看了眼齐磊,“有别的事儿,去不了。”

  “哦,那你们快点!”

  ……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