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3章 图的是什么?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8 20:0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微风轻轻吹着你散开的发。”

  “忍不住想对你说心里的话。”

  “多少次鼓起勇气话又难开口,”

  “想想你的温柔总是低着头。”

  “多希望天边晚霞一直燃烧,”

  “永远灿烂别落下”

  “你浅笑的脸,微闭的双眼”

  “我陷入了深深的迷恋~~!”

  齐磊越唱越不正经,调子越拔越高,到了“迷恋”二字已经是扯着脖子嘶吼,唱不下去了。

  徐倩在后坐咯咯咯的笑着,用拳头轻砸他的手背,“你小点声,鬼叫什么呀。”

  齐磊也笑,一阵风似的掠过长街

  “这是什么歌?”徐倩有点喜欢这首歌了。

  “这个这个”齐磊放缓车速,犹豫了一下,歌名儿不太好说出口啊,“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儿。”

  徐姑娘以为他真的不知道,“那你唱完呀?”

  齐磊:“”

  “后面不会!”

  “哦”突然郑重起来,“齐小磊同学,不得不承认,你的暑假挺有意思的。本姑娘决定给你个机会,带上我。”

  “诶诶!”齐磊不干了,“说的好像我求似的。”

  徐倩,“你求了吗?”

  齐磊磕巴都没打,“求求你!”

  徐倩:“”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突然拍了齐磊一下,有些问罪的味道:“你中考到底多少分!?”

  齐磊暗叫不好,实话实说,“454”

  “那你当初”

  齐磊马上打断,“天地良心!车站那天我真不知道能抄那么多分!”

  重点来了,你要说能“考”那么多分,肯定惹徐小倩生气。但要是“抄”那么多分

  那就不一样了,功劳在徐小倩这儿,听罢暗暗自得,一想也对,抄本姑娘的分能低吗?

  算是接受了齐磊的解释,良久,“那你能上重点了?”

  齐磊,“应该能,不去我妈会拆了我!”

  “那你去二中吗?”

  “应该也能,不去你会拆了我!”

  徐倩:“你爱去哪去哪!谁管你啊?”却在齐磊看不见的背后,笑了

  过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知道王尔德吗?”

  齐磊犹豫了一下,“谁啊?这名听着像维吾尔族大叔呢?”

  啪

  徐倩则锤了他一下,“就知道你不知道!”

  齐磊,“他干啥的?一月挣多少钱?”

  徐倩怒了,“人家是作家写过一句特别有名的话!”

  “什么?”

  “不要脸的人太多!要格外小心!”

  齐磊呆愣片刻,突然蹦出一句,“那这作家水平不咋地”

  “嗯?”

  “骂人都不会,写啥书啊。”

  “去你的!”

  徐倩的家住在政府大院。尚北最戒备森严的一个小区,森严到当年哥仨琢磨了好久才攻破防线。

  离门口还有一段距离,门卫大爷已经警惕的站了出来,看是两个孩子,似乎还认识徐倩,也就没出声驱离。

  只是那又眼睛,就没离开过齐磊,很是有神啊

  齐磊也松了口气,幸好是晚上看不太清。前世他和这大爷有仇!小时候堵过门卫的烟囱,还

  有些躲闪的对徐倩小声道:“你住这里?”

  徐倩,“嗯”

  齐磊,“啧啧,咱爸官不小啊”

  “滚!我爸!”

  齐磊含混着,“谁爸都一样,对了既然你住这里那就帮个忙呗?”

  徐倩,“什么忙?”

  “西北角儿有个小二楼知道吧?”

  徐倩表情怪异起来,“知道啊”

  “那小二楼后面有半棵樱桃树,现在差不多熟透了,明天给我摘点。好久好久没吃到了呢!”

  徐倩听的表情更怪异了

  “确实有棵樱桃树可是,只是有点歪脖子怎么是半棵了?”

  “嗨!”齐磊见门卫大爷已经往这边走了,把自行车提起来调了个头,跨上就要跑,“当年手软了只扛走半棵。”

  徐倩:“!!!”

  正想说点什么,齐磊已经跑了而门卫大爷也到了跟前。

  看着齐磊的背影,嘟囔了一句,“小兔崽子,天黑就不认得你了?你大爷我眼神老好了!”

  徐倩:“!!!”

  而正在这时,齐磊放肆的嘶吼带着得意,响彻长街

  “好看的皮囊千遍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啊!!”

  “谢谢夸奖!!”

  唰的一下,徐倩的就红透了脸气的直跺脚!这家伙儿知道!!

  也不管门卫大爷就在身边,朝着街上怒吼!“傻冒儿!!那是‘漂亮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

  “你、知、道、个、屁!”

  东北姑娘再温婉无瑕,那也是彪悍的。

  ——————

  齐磊回到家,郭丽华已经睡了,这让齐磊同学很不适应。依照国际惯例不应该严刑拷问吗?

  怎么这么放心?你对你儿子就一点奢望都没有吗?

  太伤自尊了。

  第二天,高二期末考试结束正式放假。

  曹小曦就位。

  齐磊梦想成真,成了周桃袜子批发部尚北总代理,拿着一级供货商的价格,干着三级分销商的活儿。

  李玟玟、曹小曦和于洋洋,也正式成了“人贩子”。四处摇人,被齐磊支配的像杨白劳

  当然,对外谁也不知道他这是个分销商。因为齐氏袜子摊儿,已经完成了战略布局,正式升华!

  齐磊做的条幅现在派上了用场,一个摊位发一块儿,全都给我立起来!

  ——《志在少年》暑期学生体验摊位。

  面对普遍比齐磊大两个年级的学长学姐,且都和李玟玟当初一样的扭捏。齐磊已经不用再循序善诱的忽悠了。

  直接上大招!

  “都别不好意思哈”

  “这就是个‘夏令营’勤工俭学,体验劳动人民疾苦的。”

  “是咱们尚北新一代年青人的榜样工程。”

  “再说了有咱爸咱妈在身后站着你们怕啥!?”

  好吧,家长都还是不放心的,一个个虽然支持,但和哥仨的爹妈一样,第一天来,总要在身后照顾着,生怕孩子吃亏。

  这也正好为齐磊行了方便,省得教了啊自带督导和培训。

  “现在我宣布!《志在少年》暑期体验夏令营,正试开营!”

  袜子摊摇身一变,成了夏令营。

  听的小伙伴儿们一愣一愣的不是摆地摊吗?咋,咋还成夏令营了?

  好高大上的样子啊

  唐小奕和吴小贱对视一眼,“这孙子变了越来越不像好人!”

  李玟玟则看着齐磊对着一众学长学姐挥手指点江山的样子,仔细回味,期间还不忘怼上唐、吴两句,“拜托!成熟点吧人家这叫办大事!”

  稀里糊涂就成夏令营了你们谁有这本事?

  关键是他特么还挣着钱呢!

  听的唐小奕和吴小贱很是不爽,几天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石头的!

  提醒小玟姐,“姐当傻子是挺好,但是你也得有那么一点点脑子,否则让人卖了还帮他数钱呢!”

  “你们!”李玟玟气死,跺脚想打人。

  我会被人卖了?老娘机智的一批!

  徐倩来的有点晚,到夜市的时候,发现十几条大红条幅已经扯起来了

  正是齐磊和她去定做的那款标语。只不过

  摊位后面站的一个个大人是什么鬼,嘴里吆喝的夏令营又是什么情况。

  徐倩发现,她得盯紧点了,一眼没照顾到就有点跟不上节奏了呢?

  到摊位的时候,李玟玟正抱着从李纲那顺来的第一代摩托罗拉掌中宝,冒着汗的叫人。曹小曦和于洋洋则霸占了电话亭。

  只有哥仨显的尤为清闲。

  把一小盒樱桃塞到齐磊手里,却是不和他说话。显然是在为昨晚王尔德的问题使小脾气。

  而唐奕和吴宁得知这盒樱桃来自政府大院那半棵树顿时现了追忆之情,不着痕迹的把小盒子接了过来。

  吴小贱往嘴里塞了一颗,“甜!得有个三四年没去祸害政府大院了吧?”

  唐小奕塞了两颗,“真甜!!可不三四年了?那还小学的事儿呢,看门大爷都得想咱们了”

  吴小贱三颗,“太特么甜了!!改天去给看门大爷请个安,顺便让他陪我裤子”

  徐倩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猜想一定是有故事的,也一定是鸡飞狗跳的那种

  注意力还在齐磊身上,瞪了他好久,终于开口,“你怎么那么坏啊!?”

  齐磊装傻,“咋坏了?那都是唐奕干的,我负责放风!”

  徐倩不说话用沉默杀死他。

  一分钟之后,齐磊终于招架不住,“哦哦哦哦!你说那王尔德那英国大爷啊我跟他真不熟啊。”

  “其实更喜欢余光中的。”

  “切!”徐倩不屑,余光中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成功被带跑偏,“理由呢?”

  齐磊义正辞,“你想啊一个说英格力史的,能整出啥漂亮句子?这方面还得看咱们汉语的博大精深,从古至今多少名句佳作那才叫精彩绝伦!”

  这话放在二十年后有人信,放在二十年前却是有争议的。

  徐倩想了想,“比如!”

  知道齐磊对古诗词应该有一些功底,不然写不出那篇作文,补了一句,“诗词不算!要现代的!”

  “比如”齐磊思索片刻,现代的就难得住咱了?

  突然昂首挺胸,眼神变得深邃朗诵而出: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

  “”

  “”

  “”

  “哦~~~~~!去啊”

  唐小奕和吴小贱头皮都炸了!!太凶残了这谁顶得住?

  李玟玟在远处端着手机的姿势僵在那里,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一副不可思议的架势

  刚刚那一瞬,齐磊“又巴乔了”

  “怎么了怎么了?”曹小曦和于洋洋从电话亭里跑出来,“怎么了?”

  “没事儿”李玟玟满眼凝重,看着臭不要脸的齐磊,“被恶心到了。”突然觉得巴乔不香了

  大庭广众,人来人往

  齐磊同学,居然念出了一段情诗,简直让人无语。

  可是,身处其中的徐倩同学,却是怔怔的看着他

  良久,“还行吧算你过关。”

  齐磊会心一笑,搞定!

  回身去找樱桃。可是唐小奕递给他一个空盒子

  没了!

  两个贱人!

  等到众人闲下来已经是夜市散场之后,李玟玟今天没和哥仨起腻,陪着曹小曦和于洋洋走了。

  只剩哥仨和徐倩,因为时间尚早的缘故四人买了一大把羊肉串,蹲在马路牙子上边吹牛,边啃串。

  徐小倩已经完全融入到哥仨的氛围之中,大剌剌的全然不顾形象。

  其实这反倒让唐奕吴宁更高看徐小倩一眼。

  出身好的姑娘哥仨也不是没见过,尚北就那么点大,比他们仨更有背景的多了去了。也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但是,像徐倩这样的确实不多

  怎么说呢?那些女孩要么都端着,要么和之前的李玟玟差不多,以为自己门儿清!其实啥也不懂。

  要么就是或高冷、或优雅的个性十足。

  唯独徐倩这一款,用后世的话说就是可甜可咸,正经的时候有正经的样子,玩的时候又有玩闹的样子。做事让人舒服。

  只能说石头命真特么好!

  聊到夏令营的事儿,吴小贱抹了把嘴上的油,“你到底怎么想的啊?怎么弄着弄着,弄出这么大个摊子来?”

  其实之前生意不好的时候,哥仨聊天齐磊就说过,就算不分摊儿,不搞夏令营,他也有别的招数起死回生。

  结果这货偏偏选了个最操心的。现在看来,那么麻烦还那么多人!闹闹哄哄的!

  更要命的是,回头一看,齐磊先是搞定李玟玟那仨,又用那仨招来一群不着调的货。又是印条幅又是打血鸡的洗脑。

  你图啥?哥仨消消停停的把钱挣了?到时开学之后,还能在小伙儿伴面前吹个牛b,多好?

  真没那个必要。

  对此,唐奕其实也是有意见的。

  “石头你不觉得有点做作吗?挺不爷们儿的。”

  唐小奕的想法是,挣钱就是挣钱,玩就是玩!两样得分开。为了挣钱,还打着什么夏令营的幌子。

  有点脑子的一看就明白那是装b。丢人不丢人?

  唐小奕本来斗志挺高的,结果让齐磊这么一弄,倒兴趣缺缺了。

  对此,齐磊也坦然做答,“夏令营确实是个幌子,拉李玟玟下水也是另有所图。”

  哥俩皱眉,“图啥?”

  “想玩把大的”

  “啥?”哥俩挑眉,“有多大?”

  齐磊,“跟咱爸那事儿有一拼。”

  “噗!!”两人直接喷了满地的羊油!瞪着眼珠子看齐磊,“吹的吧?”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