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0章 第四块拼图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8 20:0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这次省台几乎是破例一般的报道也并没有一夜消散,相反,持续的发酵还在后面。

  7月27日,省台趁热打铁,做了一篇主题为《与你同在》的抗洪专题新闻。

  虽然没有直接点明是以尚北市《志在少年》夏令营为主题,但是无论街头采访,还是一线官兵所展现的话题以及决心,都有意无意的在往那方面靠。

  专题播出之后,同样取得了不小的反响。

  7月29日,龙江省教委面向全省发起了向尚北同学学习的倡议书。

  哈市十多个中学、大学的青少年团体纷纷走上大堤,慰问抗洪一线的官兵和民众。

  并送上了一面锦旗,上面正是那句: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

  7月30日,中央台,关于九江抗洪一线的报道画面之中,第一次出现了人民群众打出的条幅。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至此,全国抗洪形势一片高涨。

  洪峰未至,但正如齐磊在作文中写的那样,中华儿女用血肉之躯筑起的防线怒涛尤惧!

  但这些和齐磊已经没有太多的关系了,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不能雪中送碳,但愿锦上添花。

  而且整件事对于齐磊个人来说,也不是全然无益处,相反好处还不少。

  首先,是生意。

  省台的报道是爆炸性的,现在全尚北都知道有一群中学生在夜市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每天来看热闹的,瞻仰吉祥物的,心存善意来给孩子们捧捧场的,络绎不绝。

  反正整个尚北夜市的袜子行业,齐磊已经再无敌手,很多市民哪怕不缺袜子也要卖上几双。

  就在省台播出之后的第二天,二十多个摊位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天,小伙伴儿们临近十二点才收摊儿。

  吴宁归拢完货品,算完账,净赚3000多。

  虽然之后的几天有所回落,但也保持在一天1000多的净收入,这已经是相当恐怖的一个数字了。

  反正小哥仨的议价费是不用发愁了,而且还剩不少零花。

  好吧,其实议价费的事,本身也不用发愁了。

  在省教委发出倡议书之后,齐磊、唐奕、吴宁、卢小帅这些应届考生,相继收到了二中、实验中学以及私立中学的邀请,免议价费入学,只要人过来就行。

  几千块的议价费就这么免了。

  虽然对于卢小帅、蒋海洋这些富二代、官二代来说可能只算是可有可无的福利。

  但是,在这53个人中,除了富裕家庭和高二学生之外,还有十几个家庭条件并不算富裕的应届生。

  这些都是卢小帅、李玟玟他们拉进来的。

  他们加入夏令营,可不是出于争胜玩闹的心理,而是纯粹的想挣一点钱,为家里分担些压力。

  有的没考上重点,面临高昂的议价费,甚至有的已经放弃了进重点中学的幻想,准备入学普高、职高了,现在却是等来了意外的惊喜。

  这也是齐磊认为这次做秀最大的收获。

  他的重生,不仅仅是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别人的命运,成就感爆棚。

  最后,就是齐磊收获了49份友谊。

  李玟玟、卢小帅他们直到这一刻才真正的接纳了齐磊,甚至有点唯其马首是瞻的味道。

  当得知齐磊肯定上二中之后,应届这波人绝大多数都拒绝了实验中学和私立中学的邀请,准备和齐磊一起去二中祸祸人。

  用李玟玟的话说,“石头,你无敌了,还没入学,高一就只剩你的传说了。”

  虽然有些玩笑的味道,却也并非无中生中。

  起码傻子圈儿圈主的身份,齐磊算是坐实,即将进入带领一群傻子搅动风云的下一个阶段。

  幸好二中的大校长调职了,否则得愁死。

  这些都是齐磊马上看得到的好处。

  当然,也有他看不到,却极力想得到的好处。

  比如:

  李春燕记住了这个很有新闻天赋的孩子。

  龙江夜航的主编老秦也对齐磊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如果这些让齐磊知道,他会高兴的蹦起来,这才是他想通过省台报道最想得到的资源。

  因为,这是第一次,却不能是最后一次。

  拥有省台的渠道,他这个重生者的声音才能发得出去,传得更远。

  ……

  八月一号,离开学还有整一个月,周桃再次打来电话,想和齐磊聊聊。

  齐磊其实知道这个“奸商姐姐”想干什么。

  上次那个勾子是他自己抛出去的,周桃这半个多月着实挣了一笔好钱,没有不咬勾的道理。

  现在的齐磊在周桃眼里就是一棵摇钱树,等到之前的营销策略不灵了,自然不满足回归旧态,想接着挣钱。

  对此,齐磊可没上次那么好说话了,七毛钱的进货货就把他打发了?

  电话里对周桃说,“暂时不急,等着吧!”

  周桃能不急吗,“你这孩子真不痛快,行就行,不行就拉倒,磨叽什么呢?”

  齐磊,“大姐,不是磨叽,而是我现在缺人!”

  周桃一听,“没事儿,姐有的是人,随你使唤!”不等齐磊反驳,“就这么定了,我下午到尚北,咱见面说!”

  啪,电话挂断。

  挂了电话,齐磊面色有些凝重。

  他倒不是敷衍周桃,挣钱的方法他确实有,而且单从袜子这一方面就有很多种玩法。

  这些超越时代的营销策略,肯定要比他那个什么夏令营更能见到效益。

  但是,有两个问题。

  第一,他信不过周桃。

  他可以和李玟玟、卢小帅靠信任和友谊维系关系,因为这些人都还是纯真的、简单的像张白纸。

  但是周桃人再好,她也是成年人了,而且是个精明的商人。对付李玟玟那一套用在她身上,那就是找不自在,怎么把你卖了都不知道。

  所以,想和周桃一起挣钱不是不行,但齐磊是没时间和她耗下去的。

  第二,同样是得找个信得过的人,代替齐磊去和周桃周旋。

  齐磊终究是一个中学生,对于挣钱这件事来说,还是太年轻。

  不是心智的年轻,而是外部认知上的那种年轻。

  人说到底还是一个社会动物,除了自身的能力之外,还会无时无刻受到身边的外力制约。

  就拿齐磊来说,他撑死也就搞个夏令营,来点勤工俭学的擦边球。

  如果再干什么大买卖,连郭丽华都得把他当怪物来看。

  就拿周桃来说吧,她能到今天这一步,相信齐磊这个小屁孩儿有挣钱的能力,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形成的认知。

  别忘了,周桃第一次见到齐磊是怎样的场景。

  是之后一点点的改变认知,才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可是问题来了,齐磊哪有那么多精力去搞定第二、第三个周桃?

  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个孩子。而且是九十年代的孩子,不是后世那个开明时代的孩子。

  况且,他还要上学。

  齐磊也不想钱的问题过早的打扰他的小二b生活。

  所以,如果齐磊想在赚钱这条路上更进一步,最省时省力的方法其实是找一个“代理人”。

  他来出主意,代理人顶在前排负责出力。既不耽误上学,还能省掉很多麻烦。

  齐磊所谓的缺人,正是缺这样一个人。

  一个起码不会因为年龄而被轻视,且像唐奕、吴宁一样,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而这个人…选其实是有的。

  只不过,在这个时空,那个人还和齐磊不认识。

  想顺理成章地相识并成为兄弟,需要等,等一个水到渠成的机会。

  可惜,显然周桃等不了了,那家伙尝到了甜头,已经停不下来了。

  想了想,是继续推诿让周桃等着,还是提前把那个人拉进自己的圈子呢?

  最后,齐磊妥协了,培养出一个爱偷腥的猫可不容易,齐磊有点舍不得放了周桃。

  给李玟玟打了个电话。

  对面:“干嘛?老娘晚上归你管,白天可是自由身!”

  听的齐磊脑袋直疼。

  “你认识赵维吧?”

  “认识啊!”

  李玟玟愣了愣,腾的一下仿佛坐直了。

  “咋了?你不会还想对赵维下手吧?”

  “我跟你说,那可是我哥,你不许欺负他!”

  说完,李玟玟自己都愣了,为什么要说欺负?不应该是赵维欺负齐磊吗?

  赵维也是二中附近的一个混混,不像二宝那么下作,不干劫道欺负学生的事儿,却是比二宝名声更为恐怖。

  李玟玟的第一反应就是:齐磊要“办了”赵维!

  齐磊简直无语,这娘们儿到底是个什么脑回路?

  不过,说实话,要不是后世齐磊和赵维有太多交集,齐家,包括唐家、吴家都欠那对姐弟太多太多,齐磊也肯定不会招惹他的。

  那货现在正是手黑心也黑的时候,不管你是什么背景,说弄你就弄你。

  收回心思,“帮我问个事儿呗!”

  “说!”

  “我听说,赵维他姐弄了个电脑房?帮我问问开没开。”

  “等着吧!”

  李玟玟还以为多大事儿呢,松了口气,直接挂了电话。

  倒省了麻烦,和李玟玟说话就这点好,她都不问你为什么问这个事儿。

  过了没十分钟,电话来了。

  “开了,刚开一个多星期。嚓,你不问我还不知道,咱姐开电脑房,怎么也得去捧捧场啊!”

  齐磊挑眉,“有道理,一起吧!”

  挂断电话,把唐奕和吴宁叫过来,“和李玟玟一起去个电脑房。”

  “哦耶!!”哥俩登时爽了。

  这个暑假,因为齐磊,他们也很少去电脑房,总感觉少点啥。

  而齐磊想了想,给三叔齐国栋,还有小亮哥,打了两个传呼,把他们也约了出来。

  随后哥仨出门,和李玟玟汇合,又在约好的地点等上齐国栋和小亮哥。

  六个人这才浩浩荡荡地杀向赵维姐姐开的电脑房。

  地点在二中西墙外,一片老旧平房,赵维家就在这边。

  这个年代的黑电脑房都是以家庭的形势出现,没有牌匾,也极为偏僻,可是还能被经验丰富的游戏少年轻松找到。

  无它,你只要看谁家大门锁的紧,谁家窗户封的严实就行了,基本八九不离十。

  众人七拐八拐,穿行在胡同之中,最后唐奕、吴宁都惊了,“这也太偏了吧?”

  齐国栋也是皱眉,“怎么找这么个地方?”

  说实话,齐国栋都不想来。

  他这个岁数对玩游戏已经没兴趣了,是齐磊死乞白赖的非叫他过来,说是帮忙压个人,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倒霉孩子到底要干啥。

  “下回有这种事儿别求我哈!”

  终于,众人在一个大铁门前停下。

  齐磊看着那道后世二十年都不曾变化的熟悉场景,不由有些感慨。

  深吸口气,按响了门铃。

  过了一会儿,“谁啊?”

  院中传来一声警惕且不乏慌张的询问。

  齐磊一听,笑了,看向李玟玟。

  憨憨姐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出声道:“娜姐,我小玟,带朋友来玩电脑。”

  “哦。”大门打开,就见一个二十出头,穿着朴素,却让人看一眼就很难忘记的年轻女人探出头来。

  腼腆应声,“小玟啊,吓我一跳。”

  说着话,让开门口,请大伙儿进院儿。

  这年头,黑电脑房都这样儿,有关系的还好些,没关系硬着头皮开的就怕有人来察。

  草木皆兵。

  期间,迎上齐国栋的眼神儿,还羞羞的把目光别到一边。

  院里面的陈设就是正常民居的样子,和齐磊家有点像。

  来的路上,唐奕、吴宁也通过李玟玟了解了一些赵维和他姐赵娜的事儿。

  用李玟玟的话说,赵维、赵娜的父母原来是和她爸一起做生意的,两家从她小时候就认识。

  90年的时候,赵家出了一场车祸,赵维、赵娜的父母双双遇难,姐俩靠着父母留下的一点积蓄维持到现在,其实也挺可怜的。

  而且,赵娜很争气,不但把家撑了起来,自己也考上了大学,现在念大三。

  当然,李憨憨了解的也只是皮毛。

  对于齐磊来说,他还知道更多。

  比如,赵维最近又惹了事儿,把一个混混打进了医院。赵娜实在不放心弟弟一个人在尚北,只能休学回家开了这个电脑房,目的就是看住弟弟。

  再比如,从此之后,赵娜再也没回到校园,荒废了学业,抱憾终生。

  直到那次导致唐奕、吴宁丧命的悲剧发生,几家人的命运也从此纠缠不清,再难分开。

  ……

  感谢:pia1的20000点币打赏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