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章 扳回一城(八千)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8 20:0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重生之似水流年

  杨金伟小时候被惯着,惹大人不顺心又被不管不顾地打,结果造成现在,既不懂人情世故,又有点性格扭曲。

  还在那傻了吧唧的嚷嚷,“一人二十,明天都交到我这来!”

  可惜班上没什么回应,而且有的同学眼神都不对了。

  要知道,这班里可不是谁都出身富裕家庭,拿二十块钱不当钱。

  在这个家庭收入一千块就是中等之家的年代,尚北还有相当一部分家庭月收入不过几百块钱,勉强挣扎在温饱线上。

  孩子上学,几千上万的拿,也是东拼西凑,榨干了最后一点血汗。

  这个年代,不足一百元的学杂费,有的甚至都要拖上好几天才能凑齐。

  二十块钱对于这些家庭来说,真的不少了。

  只不过,齐磊没参与,他又不是班主任,有些事能管,比如班费,就收两块,爱哪儿告哪儿告去!

  但是有些事儿,他管不了,得罪一个不怕,就怕得罪一帮。

  教师节买礼物就是这么个道理,弄不好就得罪所有老师,他还没到能和所有人硬钢的地步。

  至于答应章南的那个事儿,先放放吧,正式开课,摸清情况再说。

  按理说,扫除也扫除完了,该吩咐的事儿也吩咐完了,课本也发完了,没啥事儿就应该回家了。

  可是还不能走,还有两个事儿得等刘彦波来才行。

  第一,排座儿。

  现在都是乱坐的,齐磊一米七都快一米八的大个子,在第一排一挡一大面。

  总不能等明天正式开课,才想起来调坐吧?

  还有就是,学杂费是多少,他们还不知道呢,课程表也没发下来。

  都得等刘彦波来安排。

  可惜,她一下午也没见着影儿,大伙儿只能等着。

  财政去办公室找了一趟,门是锁着的。

  都快三点半了,主楼那边的高一班级已经开始陆续放人。

  唐奕骑着车摸了过来,停在十四班窗台外面。人不下车,一支脚支着窗台,像个二流子。

  隔着窗户往里瞅,“操啊!那大鞋印子还在呢啊?”

  ……

  “哥算是倒了血霉了,摊上个酒蒙子!中午不知道和哪个家长喝美了,下午回来,你猜他晃晃荡荡和我们说啥?他说,都特么给我老实点,砸着谁不好。”

  ……

  ……

  “走不走啊?等开席啊?”

  ……

  “徐小倩让我告诉你,她晚上去她奶奶家,不等你了。”

  ……

  “哦操,你们老班真特么极品!”

  不光齐磊、吴宁想锤他,十四班有一个算一个,都想埋了他。

  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十四班够凄凉的了,不用你提醒。

  王东脸色更是不善,他有点仇富。

  看见唐小奕在那吹吹哄哄,腰里还别着个bb机就来气。

  隐隐有些暴虐,但是鬼使神差看了眼齐磊,最后还是忍住了。

  方冰和齐磊也算混熟了,这货就是嘴欠,别的没啥。

  贱兮兮从最后一排猫腰过来,“徐小倩是谁啊?”

  齐磊懒得搭理他,“谁也不是。”

  “哦。”

  方冰,“那咱就这么等着啊?想想办法啊?”

  方冰也算有点眼力,一小天儿的时间也算彻底看明白了,那三个班长就是个摆设,真管事儿的还得是齐磊。

  关键是,他说话有人听。

  齐磊:“”

  细一琢磨,方冰说的对,这得等到啥时候去?

  朝窗外的唐奕发问:“学杂费多少?”

  唐奕:“81块6。”

  “都听见了吧?”齐磊站了起来,扫视全班,“明天带学费,81块6,交交财政!”

  “啊!?”财政不干,“你收就得了呗,给我干啥?”

  齐磊,“你那名起的好啊?不交你交谁?”

  哄的一声,全班都笑了。

  就是啊,谁让你叫“财政”来着?

  齐磊交代完这个事,又张罗起来,“出去列队,咱自己把坐分了,别等了!”

  方冰一听,都不等卢小帅、财政他们响应,第一个跳起来。

  “听见没!?动动动动动!都动起来!”

  唐奕也在外面咋咋呼呼起哄,“嚓!你们班谁班长啊?供起来得了,还得我石头哥出马?”

  杨金伟挺不愤,可财政和程乐乐却是无语,“我俩倒想,有傻b不干啊!”

  至于傻b是谁,大伙儿心里都有数儿。

  按说排坐这个事儿只能老师做主,在学生眼里,这可是挺大的一个事儿呢!

  可是,有人挑这个头儿,那还有啥不敢的,当然是呼啦抄的就冲了出去。

  按大小个头列队,从第一排往后排。

  坐满之后,齐磊又问谁近视,做主给调了坐,十分钟搞定。

  特么没班主任还不过日子了?

  然后,大手一挥,“行了!散!”

  大伙儿听的直瞪眼,这…老师都没来呢,你就给散了?这货胆子是真的大啊!

  齐磊,“怕啥?有事我担着,散!”

  那边,方冰砰的一声猛拍桌子,把全班都吓一跳。

  就见他瞪着眼珠子,一脸不愤地站了起来,然后指着齐磊,憋出一句,“霸气!”接着拎上书包就跑。

  别人一看方冰都动了,那谁还等着,呼啦一下就真的散了。

  人群之中,齐磊又把方冰叫回来,把班级钥匙甩给了他,“明早来开门哈。”

  方冰一愣,“我啊?”

  齐磊,“你啥你?就你了!干不干吧?”

  挺硬气,方冰却乐了,“你看看,石头哥别生气。我就我呗!”

  他是学唐奕叫的。

  管钥匙要早来,但却不是什么苦差事,有的人就愿意攥着班级钥匙。

  方冰腰板儿都直了,向全班开玩笑地吆喝,“明早八点开门哈,都别来太早。好好睡觉,不用谢我!”

  全班:“”

  东北的学校,夏天早自习一般是710,冬天740,你小子八点开门?八点是第一节早课的时间。

  蒋海洋从方冰身边蹭过去,咧嘴呛声,“谁特么不八点开门,谁是孙子!”

  “嘿!”方冰瞪眼,“小心眼儿呢?玩不起啊?”

  蒋海洋,“滚!”

  说着话,故意顶了方冰一下,撞在门框上。

  方冰讪笑,也不生气,对齐磊吐槽,“操,拿我撒什么气呢?”

  谁其实都清楚,蒋海洋那股邪火是因为分到这么一个放羊班。

  而还不等方冰站稳,王东甩着书包出教室,擦着方冰的鼻尖过去的。

  方冰还没说啥,王东已经戾气迸射,“瞅啥!?”

  “嚓!”方冰也无语了,“你们都是大爷行了吧?”

  抛着钥匙讪讪地走了,王东则是又瞪了一眼齐磊,就差没说句“瞅啥”。

  十四班就这么散了。

  等到临近五点,刘彦波来到十四班门外,整个人都傻了。

  人呢!?

  虽说是放羊班,但是刘彦波也是日了狗了,坐还没排,学杂费还没说明白,就都跑了?

  心中暗恨,你等明天的!

  ……

  ————————

  齐磊可不管刘彦波什么情况。

  回到家才四点多,爹妈们还没回来,干脆去厨房简单弄了点饭菜,其间好好琢磨了一下今天在十四班的事儿。

  心说,这么着也不行啊!

  饭做好了,用大碗扣着,就骑车出门了,没带唐奕和吴宁,因为他是去找章南的。

  先去了学校,章大校长已经下班了。

  齐磊想了想,咬了咬牙,直奔政府大院儿。

  是的,齐磊可不是什么倔驴,和老丈母娘抬杠这种蠢事,他是不会干的。

  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齐磊真不太明白章南到底什么情况,玩的有点大了啊!

  你把我放在差生班没问题,激我帮你拉一把差生也没问题,但是最起码得差不多吧?

  先不说十四班那帮人怎么样,就那个班主任,是个能带好一个班的料子吗?

  通过吴宁和唐奕,齐磊基本已经了解过了,黑寡妇除手黑心黑之外,水平还贼特么差。

  反正就是没救了。

  齐磊心说,哪怕是把刘卓富安排到十四班来也行啊!

  这趟去找章南,就是为的这个,得探探口风。

  …

  章南回到家时,徐小倩去奶奶那还没回来,家中只有夫妻俩。

  徐文良放下报纸,看着妻子准备去厨房忙活。

  “要不,咱们出去吃吧?做饭够麻烦的。”

  章南似乎有些疲惫,却是在厨房里回了一句,“外面不卫生。”

  随后传来做饭的动静。

  徐文良干脆起身去厨房打个下手,借机和妻子聊几句。

  “你这样又何必呢?这么大压力还不如不干。”

  章南则回,“你要来那个试点县又何必呢?不如不干。”

  徐文良:“”

  老婆大人就是这点厉害,总能轻描淡写的让你说不出任何话来。

  “行!那咱们相互鼓励,行了吧?”

  章南淡淡的点头,却没笑出来。

  正在这个当口,门外传来敲门声,徐文良放下手里的活儿,“倩倩回来了?不应该这么快啊?”

  擦了擦手就去开门,结果,不是徐小倩,而且来客着实让徐文良意外。

  就见齐磊、财政和付江,三个孩子正站在门外。

  不等徐文良反应,财政率先开口,“徐叔叔,齐磊让我们带他进来的。”

  好吧,财政有点慌,你妹的,你和徐小倩处朋友,都这么明目张胆的了吗?都干到家里来了?

  交代清楚,和他俩没关系,两人掉头就跑,可不敢和齐磊站一块儿。

  徐文良狐疑地把齐磊让进来,“倩倩不在家。”

  齐磊一笑,“叔叔好,我不找她,我找章校长。”

  这个回答更让徐文良很是意外。

  …

  这是齐磊第一次来徐倩家,只是谁也没想到,第一次来竟然不是因为徐小倩。

  徐家客厅,齐磊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章南把一杯水推到他面前,也不谦让,只是抄手看着他。

  厨房里,锅与铲叮当传响,场面既紧张,又有几分怪异。

  终于,章南露出招牌的善意微笑,“来找我?什么事?”

  齐磊没说话,盯着杯子,咬牙运气,一看就有点紧张。猛的抓起杯子,一饮而尽。

  随后:“校长,我认输了!”

  章南只是短暂的错愕,随后面容回暖,再无波澜。

  齐磊眼里更显紧张,似乎很是畏惧章南。

  对此,章南早就习以为常,她这个校长,确实有点不怒自威的气场。更何况齐磊不是别人,他心里更虚。

  缓声道:“倒和我预料的一样,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放弃了。”

  齐磊瞪着眼,鼓足了勇气:“校长,您别激我了,这事真干不了了!”

  章南挑眉,“理由呢?”

  齐磊咋呼着,“60几个人啊!陪我玩儿?您这是不是闹的有点过分了啊?责任太大,我背不动!”

  就见章南点了点头,“如果是因为这个,那倒是可以理解了。”

  突然问向齐磊,“感觉出不同了吧?”

  齐磊没太听懂,“校长指什么?”

  章南,“你的那个夏令营也好,新闻报道也罢,包括在白河子帮你徐叔叔那个忙,都有一个共同点。”

  “什么?”

  “那就是,你不用承担任何后果,没人会为一个十六岁孩子的胡闹而认真。”

  齐磊点头认可,“校长您真厉害,总能切中要害。”

  章南一笑,继续道,“可这回不一样,六十几个人压在你身上,你怕了!怕万一搞砸了怎么办,对吗?”

  齐磊凝重了起来,眼珠乱转。

  章南看在眼里,补了一句,“我说过,在我面前不用装傻,要张扬一点。”

  齐磊再次点头,“其实,我想过后果。”

  “哦?”章南笑意更浓,“想过还敢接?”

  齐磊,“确实想过。当时我觉得,搞定卢小帅、财政那种小伙伴儿不是什么难事,我认为我能行。”

  章南,“可是一进十四班,你就发现自己错了。”

  齐磊,“对。”

  “错了!十四班要比财政他们复杂得多。”

  章南,“当然复杂得多!卢小帅也好,财政也罢,都是在装成熟,对道理似懂非懂。”

  “而且,正因为如此,他们更愿意听道理,也愿意从你身上悟到一些道理。这样才能让他们显得更加成熟,更加与众不同。”

  “但是,不是人人都像他们一样。”

  “遇到方冰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学生,还有王东那种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听的,你的那一套骗小孩的把戏就不管用了。”

  齐磊皱眉,“校长早就看出来了?”

  章南,“不然呢?你这样的学生,我遇到过很多,有能力,有自信。”

  “而方冰、王东那样的学生,我同样遇到过很多,也比你更了解他们,不是那么容易被改变的。”

  齐磊有些急了,“所以,您从来都没觉得我会赢?故意要看我的笑话?”

  章南这回却没说话。

  齐磊有点急了,“但是,您是校长啊!不应该这么不负责任,那可是60多个学生的前途!最起码,您得给个差不多的班主任吧?”

  章南依旧没说话,沉吟了好一会儿。

  她在组织语,也在判断,齐磊真的是来认输的吗?

  如果齐磊真的怂了,她要怎么说?如果出于别的目的,她又要怎么说?

  良久。

  “齐磊,你知道去年二中的高考升学率是多少吗?”

  齐磊不明白章南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茫然摇头,“不知道。”

  章南,“录取率982%,本科率34%,重本率71%”

  齐磊,“那这是好?还是不好啊?”

  章南,“在县级以下的重点中学,算是好的了。”

  齐磊想想,确实不错,一百个人,有98个能考上大学,34个本科,还有7个属于名牌大学。

  这可是98年,大学生还没那么不值钱,能不好吗?

  “校长,那您就更不应该放弃这十四班了吧?会拉低升学率的。”

  章南一听,笑了,“恰恰相反,只有放弃他们,才有这么高的升学率。”

  “因为,在那些参加高考的考生里,根本没有他们的位置!”

  “!!!!”

  齐磊一惊。

  只闻章南继续道:“很奇怪吗?不要天真的以为,只要进了高中,谁都会读到最后。”

  “即便是花了很多钱,费尽千辛万苦杀进二中来的,高中三年也有7%的辍学率,和上名牌大学的学生比例相同。”

  齐磊“”

  章南,“很不幸,十四班,正好就是那7%!”

  齐磊,眉头紧皱,“您这话就不觉得武断吗?凭什么就是十四班?”

  章南,“凭数据。”

  “什么数据?”

  章南,“我对过去十年,二中辍学的学生做过统计,你可以在十四班看到所有辍学案例的缩影。”

  齐磊,“这就是您的判断?”

  章南,“数据是不会骗人的,起码也说明,十四班是最有概率离开二中,成就二中高升学率的一群人。”

  齐磊,“可您是老师,就这么拿学生的命运当儿戏?万一他们之中有人走到最后,万一他们幡然悔悟想要好好学了呢?您就这么忍心,放弃掉这么多人?”

  齐磊自己就是个例子。

  而章南的回答居然是,“不是我要放弃。”章南沉吟着,眉头有些微微皱起:“刘彦波会杜绝这种可能!”

  “什么意思?”

  章南忘记,“忘记告诉你,在辍学的问题上,老师才是最大的因素。”

  齐磊:“”

  章南,“不是所有老师都是你的初中班主任,更不是罗艳。人都是自私的,为了绩效,为了保证自己班的升学率,有一部分老师是不会把学生的前途纳入他们的考虑范畴。”

  “而且,这样的老师在二中不在少数。”

  不等齐磊说话,“很失望吧?可现实如此,即便是重点中学,也有它的弊病难除。”

  “我还可以告诉你,刘彦波就是这种老师之中,最擅长把学生赶出校门的那一个。”

  向后靠了靠,似乎彻底放松了下,“所以,不要为你的十四班担忧,即便最后一个都不剩,也和你没有太大关系,这就是二中的现实。”

  齐磊脸色铁青,一副要气到爆炸的模样。

  “你你们太不负责任了!!”

  章南长叹一声:“不负责任吗?确实不负责任啊!”

  “但,收起你那无谓的同情心吧!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就像你不愿意承担责任一样,他们也不愿意为二中的升学率承担责任。都是凡人,只是你不甘于平凡罢了。”

  齐磊,“”

  章南,“到底是个小孩子,还不能释怀吗?”

  “好吧,那我就再多和你说几句。”

  抄起手,支在下巴上,“就比如说,你们班的方冰。”

  “知道他为什么跑到上尚北来上高中吗?因为他把女同学搞大了肚子,在哈市呆不下去了。”

  “再比如王东?他的档案里是这样写的:母亲无业,父亲下岗,来学校交的议价费里还有五块十块的零票。而他自己,在三中有过两次记过,一次警告处分。”

  “蒋海洋,初中打过三次架,都被学校通报了,这个你是应该了解的。他这样的学生很容易继续冲动,被学校处分,以致开除。最后,他的父母再花钱把他送到私立中学。”

  “周之洲,哈市来的,离重点线只是一步之遥。可是他的母亲告诉我,他在家从来不学习,也从来不听劝。属有天赋,但在挥霍天赋的那种孩子。然而高中不是初中,不努力一定会掉下来。”

  “祁雪峰哦,对了,他和你们班的赵雪彤是早恋。初中就开始了,两家都知道,还都同意,而且还都是住宿生。”

  “啧啧,也许不到高三就会回农村领结婚证,然后大着肚子结婚了。”

  “马新伟”

  “张连杰”

  “付明月”

  “董礼成”

  “刘林”

  “郝同”

  章南一个一个的细数下来,把十四班所有学生的情况给齐磊说了一遍,仿佛在极力证明自己的理论。

  这些学生,都有念不下去的理由,也都不值得付出更多的精力。仿佛放在十四班就是最好的选择,最后被赶出学校也是理所当然。

  齐磊静静地听着,面容也是越来越舒缓,不似刚来时的紧张。

  章南以为终于说服了齐磊,最后玩味一笑,“怎么样?现在相信我了吗?是不是觉得十四班没救了?不值得拯救?”

  哪成想,齐磊突然长出了一口气,“呼!”

  往起一站,“没事了,我走啦!”

  章南一怔,走?现在走?往哪儿走?

  “你”章南被他突然反常的举动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就见齐磊一边往外跑,一边道:“有校长这些话,我就放心了。打扰了,赶紧和叔叔吃饭吧,都不早了!”

  “”

  章南有点懵,什么情况?放什么心?

  你到底什么打算?是放弃了,还是被激的想再试吧试吧?

  “等等!”

  眼见齐磊已经在门口穿好鞋,章南到底还是没绷住,“你放弃吗?”

  “嘿嘿。”齐磊憨憨一笑,“阿姨,徐倩说阿姨虽然心眼多,但是从来不屑于骗人,都是实话实说的。”

  “可我就不一样了,我是小屁孩儿,脸皮还厚,使点小心思,您肯定不介意吧?”

  章南:“!!!”突然感觉不妙。

  只见齐磊继续死皮赖脸,“您刚才的话,如果扒掉语气和神态的诱导,可一句都没说过您已经放弃十四班了。”

  “再说了,您把十四班的情况摸的这么透,哪有一点不想管的姿态?”

  “说实话,班里的同学长什么样儿我还没认全呢,更别说叫什么,有什么具体情况了。”

  章南:“”

  齐磊,“我走了!阿姨您还得多上点心,十四班能不能挺到最后,就看您的了。”

  说完,把门一推,撒腿就跑。

  章南登时破功,几步冲到门口,面色铁青,一声大喝,“回来!!”

  把躲在一边等齐磊出来的财政和付江都吓了一跳。

  啥情况?齐磊把徐小倩糟蹋了?章阿姨可从来没动过这么大火气。

  这边齐磊被叫住,想跑,但是没敢,只得乖乖的回去。

  “阿姨,不许生气的啊,我是小孩儿!”

  章南:“!!!”头一回生出想掐死他的冲动。

  到了这个地步,章南哪里看不出来,齐磊根本就不是来投降的,他是来探口风的。

  而且,刚刚那些紧张和意难平,都是装出来的。

  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半晌,终平复心情,“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齐磊好好想了想,“这和夜市不太一样,我先混熟了再说吧,得从长计议!反正有您托底,我就踏实多了。”

  章南:“”胸口起伏,良久,“需要我教教你吗?”

  齐磊,“暂时不用。”

  “那需要的时候来找我。”

  “好!”

  “滚吧!”

  “好勒!”

  “”

  章南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震的齐磊直掏耳朵。

  吐槽道:“这老太太,嘴硬心软,有啥事儿就不能好好说吗?”

  而门里。

  章南

  老太太

  他叫我老太太?

  紧锁着眉头,坐回沙发。

  徐文良带着围裙从厨房出来,憋不住的想笑,“开饭了!”

  章南:“没胃口!”

  “哈哈哈!”徐文良到底没忍住,“我就说吧,那小子邪性的很,上当了吧?哈哈!!”

  说实话,能让章南上当的人,不多。

  “噗!!”

  章南也是无语的笑了,真没遇到过这样儿的。

  白了一眼徐文良,“还不是你那傻闺女,招惹了个什么东西?”

  心中恨恨,早晚要给齐磊好好上一课。

  夫妻俩笑够了,徐文良却正色了起来,“有一说一,那小子担心的,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更是反应出很多人的担忧。”

  十四班啊!这个放羊班,要是好好的放在那儿,谁都懒得看一眼,甚至嫌弃地躲得远远的。

  可是,这个班要是真的玩没了,那主要责任就在章南。

  徐文良颇有几分苦口婆心:“二中教师队伍的不负责任,以及辍学率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老高也想解决,但是始终没有进展。”

  “你现在这么做,确实有些冒险。”

  “冒险吗?”章南也有些信心动摇,“那你说说,冒险在哪?”

  “是刘彦波的问题,还是就不应该出现十四班?”

  徐文良沉吟,“都不是!”

  “而是你太相信那个孩子了。他就算再有本事,也想不到你要做的那一步。”

  章南思索,“我本来也没完全相信他啊,需要引导的。”

  “我本来也没指望他能把十四班真的带成第二个夏令营!”

  说白了,情况太复杂,即便刚刚章南已经借机把十四班的情况详细的给齐磊交了个底。但是,如何解决问题,却不是他这个年纪可以通透的。

  还需要引导,需要慢慢地教。

  刚刚叫住齐磊,问他下一步要怎么做,需不需要教,其实就是不放心,

  但是,这只是刚刚开始,甚至可以说还没开始。后面要怎么做,才是章南担忧的。

  被徐文良拉向饭桌,勉强说了几口饭,突然问了徐文良一个问题,“我老吗?”

  徐文良一怔,送命题呗?

  本能做答“不老!”

  非常之坚定!

  …

  同一时间,财家。

  财正林正听儿子诉苦。

  财政几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爸啊,你得出面了啊!整的那是啥玩意啊?把我送十四班去了,太不讲情面了吧?”

  财正林眉头皱着,半晌又揉着眉心。

  最后,“先呆着吧!乐乐、小江不都在呢吗?人家呆得了,你为什么呆不了?”

  “哦”

  财政是乖孩子,老爸说不行,那就是不行了。也不多顶嘴,“那我玩去了。”

  把财正林气的,又蔫又怂,还没正事。

  “跟你哥学学,别整天就知道玩!”

  等财政走了,财母这才埋怨丈夫,“小章到底在搞什么?”

  财正林,一甩手,“放心吧,那俩口子都不是省油的灯,肯定有用意。“

  说完,一抬眼,“你啥时候见章南给人落下过话柄?”

  程乐乐家。

  程乐乐也在和程大局长诉苦,“我这回是废了,你看着办吧!”

  程局长瞪了程乐乐一眼,就一句话:“一边呆着去!”

  把程乐乐骂走,这才向妻子解释,“事前章南是和我打过招呼的,给她一点时间。”

  程局长再怎么说也是章南的领导,做为尚北市的重点中学,有什么动作,也要提前和教委报备。

  还是那句话,章南这点谨慎还是有的。

  此时,付江家里,卢小帅家里,基本也都是这个情况。

  只要觉得自己爹妈有点背景,又不想在十四班呆的,都在诉苦。

  可惜,大人们的思维,还有判断力,是他们比不了的。

  略微听了听情况就有判断,没那么简单,他们出面也没用。

  市长的儿子、教育局长的女儿都扔进去了,咱们多啥?

  吴小贱倒是回家啥都没说,他跟着齐磊走。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好像三个爹的事儿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正和市政负责的官员进行最后的谈判。

  就算齐磊不说,吴小贱也不打算给大人添堵。

  而齐磊……

  说实话,走进西教室那一刹那,还有刘彦波选班干部、并且告诉他收钱的时候,齐磊真的是绝望的,那一瞬间想过放弃。

  还是之前的那句话,你可以给我考验,我也乐意从中得到锻炼。但是,明知必输的局,他又不傻。

  只不过,齐磊的性格让他不能凭着一瞬间的知觉就下出判决。

  冷静处事,三思而行。

  所以即便绝望,他也没武断的下决定,而是先到章南那探探口风。

  如果章南是真的放弃了十四班,那没什么可说的,校长都放弃了,他特么还折腾啥?

  可是,如果章南没放弃,那就有意思了。

  起码齐磊心里有底,也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

  ……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