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29章 向前冲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9 00:38: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老刘天天念叨的前一百,那是最接近二中升学率“7%”的一群人。

  7%的一本名牌大学升学率。

  这是十四班除了徐小倩,任何一个人连想都没想过的高度。

  尽管国内大学扩招正好是从98年开始,从此之后,大学生也渐渐不再那么值钱了。

  可是,人的观念变化却需要更长的时间,对于尚北这种小地方来说,名牌大学依旧是高山仰止。

  再加上,东北日薄西山的晚景,年轻人从小就看着家乡一天天没落,走出去的想法也渐渐深植心田。

  而在所有“走出去”的选项之中,考上名牌大学,无疑是最完美,也是最风光的一条超车道。

  即便是十四班众这样的没心没肺,对于有机会进名牌大学的前百,也要送上几分敬畏。

  “谁啊??”

  方冰喊出了全班的疑惑,谁这么猛?拉出来瞻仰一下。

  对此,刘卓富一笑,“这三个人分别是徐倩……”

  第一个名字一出,全班无感。

  她进不去才有鬼呢!竖着耳朵见剩下那俩。

  弄的徐小倩有点幽怨,我就这么没存在感的吗?

  不去多想,看了眼齐磊,小声笃定,“肯定有你!另一个是谁?”

  她对齐磊有着绝对的信心。

  只不过,徐小倩也好奇,另一个是谁?

  终于,刘卓富揭晓了答案:“齐磊、周之洲!”

  十四班的目光立刻锁定两人,看了齐磊半天,又看了周之洲半天。

  你们俩个就特么过分了吧?

  齐磊....好吧,既意外,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齐磊进步这么快。更加说明了,他那套管理时间的方法行之有效。

  而不意外....

  班头儿本来就是禽兽来的,再加一条学习好,一点都不奇怪。

  至于周之洲…就真的有点过分了!

  然而,就在大伙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向很少说话的周之洲突然开口。

  “老师,齐磊多少分?”

  刘卓富一挑眉,孩子,你情绪不太对啊!上来就问齐磊?

  坦然作答,“齐磊比你强,1012。你们两个还是有一点点差距的啊!”

  周之洲一听,登时脸一黑。

  确实有差距,他是1006,就特么差了6分!

  沮丧一叹,妈的!怎么就差6分?

  而看在其他人眼里,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两个孙子,不当人了,前一百啊,这么容易的吗?

  要知道,齐磊冲上去,细想之下也是情有可原。

  上次月考,齐磊就是900多分,这次有所提高,还是在情理之中的。

  可是周之洲,在所有人眼中,这孙子和大伙儿属于一丘之貉,谁不知道谁啊?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

  怎么就突然脱离组织,杀进好学生堆儿了呢!?

  对此,刘卓富自然还是要借题发挥的。

  不着痕迹地走到吴宁、杨晓附近,闲聊一般小声逼逼。

  “你俩得加把劲啊!齐磊比不了,还干不过周之洲?”

  听的吴宁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什么叫齐磊比不了?老子初中三年,一直是完虐齐磊的好不啦?

  杨晓也是无语,老刘不说还好,她还没多想。可是现在,同样是哈市过来的,更没见周之洲多努力,咋就差这么多呢?

  老刘一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起作用了,甩下一句,“不争馒头,还不争口气了?上点心,还弄不过他了?”

  说完,留下两个蓄力的熊孩子,又晃荡到财政、程乐乐身边。

  如法炮制,专挑拱火的说。

  就这样儿,十四班前几名和后几名突然有了微妙的变化。

  后几名的王东、董伟成、方冰,都是差一点及格,被老刘一表扬,突然对及格这个事儿有了一点欲望。

  而前几名,则也开始暗自较劲。

  周之洲想把齐磊干下去...

  吴宁想把齐磊和周之洲干下去...

  杨晓想到周之洲干下去....

  财政、程乐乐,把他们他们都干下去!

  政府大院不能怂啊!

  而其他人,虽然想法不同,可是有一些人还是看到了希望的。

  比如卢小帅、蒋海洋他们,至少明白了一个道理,十四班不是不能出前一百名的狠人。

  而且是和自己差不多水平的,冲上去的。那他们能冲上去,老子为啥不能?

  ...…

  这些变化,刘卓富看在眼里,心安不少,而汪国臣...有点羡慕。

  做为一个还算年轻的老师,他是希望自己的工作能有一点挑战性的。

  尤其是八九十年代的教师,园丁精神、培育祖国花朵的思想,尚且浓厚。

  他还真希望自己是十四班的班主任,看着这帮小崽子在自己手底下被调教的一天一个样儿,可比弄一帮尖子生,看不见进步,完事儿还得恐慌被追上,要强得多。

  这次月考,汪国臣对十四班是有预期的,他说过,十四班有那么几个人有可能学年大榜排名会靠前。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点名的那几个,确实还不错。

  可是,他说的那个靠前,也只是相对于高一1000多人的榜单,能排到前350名的本科节点,真没想过能进前一百。

  当然,刨除徐倩,实际上十四班只有2个进了。

  这个数量,如果和高一其他十三个班相比,比例还是少了。

  像是他的一班,全班三十多个在前一百,傲视群雄。

  二班也不差,没有一班那么耀眼,但是也有十多个上榜。两个班就占了一小半的名额。

  剩下十二个班分不到60个名额,平均下来一个班也有5个,十四班2个真不多,学年最少。

  可是,这就不是少不少的问题,而是根本不可能发生。

  别忘了,十四班第一的周之洲,都没过重点线。整个班到底有多烂,可想而知。

  这次齐磊考了个1012分,学年排名89。

  至于周之洲,入学时的全班第一。之前章南也特意提过他,非常有天赋,也极为聪明,就是不往学习上用。

  这段时间稍稍使了点劲儿,就总分1006,学年94。

  这个上升幅度,堪称恐怖。

  汪国臣都想像得到,刘卓富不定怎么偷着乐呢!

  汪国臣更期待了,这才开学两个月,十四班已经开始发力了,那下个月呢?

  ...…

  ——————

  98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迟迟未至,进了十一月,气温已经彻底到了零下。

  大地还是光秃秃的,天气也只剩干冷,一点冬天该有的景象都没有。

  十四班依旧在懵逼的努力中。

  现在,王东有时候都会主动去找老师求解题了。

  上次月考,他那个成绩很微妙,差一点点就及格了。这让王东生出一种错觉,我好像也能及格吧?

  再加上齐磊忽悠他,“你要能及格,就能考上大学。管他是专科,还是本科,再怎么说也是大学!”

  说的王东飘忽忽的,我能上大学吗?没想过这个事儿啊!

  而齐磊则比所有人都要更努力,勤奋的有点瘆人。

  这家伙早上到了学校,只要坐下,再起来基本就是中午了,都不带上厕所的。

  用杨晓的话说:“肾真好!”

  而且,除了听课,和徐小倩讨论题,基本不抬头。

  回到家也要学到十二点之后,弄的郭丽华睡觉前还要烧一遍家里的锅炉。

  怕齐磊冻着。

  直到十一月中旬,终于下雪了,虽然晚了一点,可没让人失望的是,第一场雪就是鹅毛大雪。

  眨眼的工夫,大地换新衣,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

  这让齐磊也难得从各种习题里抽身出来,欣赏那种不一样的心情。

  是的....

  心情!

  其实,对于很多情绪比较敏感的人来说,初冬的北方是很丑陋且哀伤的。

  可不是文青,而是一种很常见的视觉影响情绪。

  就好像心理学上认为,人如果长时间呆在红色调的氛围中,情绪就会跟着亢奋、暴躁。

  而绿色,恰恰可以使人趋于平和一样。

  当你看着树叶一天天变黄,一天天落下,最后只剩干枯的枝桠立在那里,天气也从明媚温暖,一天天失去温度。

  入目的一切,仿佛中世纪的女巫森林,灰黑色的基调,压抑难,死气沉沉。

  而让这一切恢复生机的,不是开春的嫩芽,而是初冬的第一场大雪。

  很多南方的人可能无法理解,当树木和房屋、街道与行人都被覆盖在一层洁白之下,赋予天地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种颜色展现在你的眼前,是怎样的长出一口浊气。

  而且,大雪纷飞,且无风的条件,是北方最浪漫的天气。

  安静,比任何时候都要静,而且是暖的。

  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天地被雪色照亮,可以看出很远。

  昏黄的路灯映着飘落的雪花...

  要是再有姑娘陪在身边.....啧啧。

  齐磊和徐小倩走在街道上,除了脚下的咯吱咯吱,就只剩下彼此的笑声,

  徐小倩带着齐磊妈送的那条彩色大围脖,还有厚厚的长毛绒线帽子,只露出一双灵动的眸子,正听齐磊在那胡吹一通。

  “孙悟空这家伙没救了。”

  徐小倩:“为什么?”

  齐磊,“你想啊,他定住了七仙女,居然跑去摘桃子!?”

  徐小倩:“......”

  晃了一下神,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哈哈哈哈哈!!”

  给了齐磊一下,脚下一滑,险些摔倒,下意识挽住齐磊的手臂。

  站稳之后,心有余悸,正要松开,齐磊一看,挽上了还想松开就过分了吧?

  急中生智,“其实,孙悟空到底是不是只摘了桃子,这事还真说不准!”

  徐小倩皱眉一顿,果然上当,“什么意思?不是只摘了桃子吗?”

  齐磊,“你想啊,葫芦娃正好是七个,而且最后还变成了石头。”

  “你品,你细品。”

  徐小倩:“.....”

  “哈哈哈哈哈!!”

  实在忍不了了,整个人就坠在齐磊身上,笑的直不起腰。

  不远处的身后,杨晓、唐奕、吴宁远远地跟在身后。眼睁睁看着齐磊很装逼的把手插进口袋,徐小倩就那么挽着。

  两人,走在路灯下,映着昏黄与白雪....

  那画面....

  杨晓和吴宁特么满眼的羡慕嫉妒恨。

  也就唐奕傻了吧唧,闹不明白,“你说俩人有啥好唠的?大伙儿一起唠不爽吗?”

  过了一会儿,“那孙悟空到底是只摘了桃子,还是干了别的啊?”

  “唉!”

  吴宁和杨晓一叹。

  杨晓拍了拍唐奕的肩膀,“孩子,快点长大吧!否则,你爸那点家产宁可捐了,都不想留给你!”

  唐小奕:“......”

  我说正经的呢,扯老唐干啥?

  一起聊他不热闹吗?

  ...…

  此时,前方走着的两个人笑够了。

  徐小倩突然渐渐严肃,转移了话题:“其实,我妈就是激励你一下,不用非得考第二的。”

  齐磊最近太拼命了,徐小倩看在眼里,有点心疼。

  现在的齐磊已经不是正常的努力学习,他在超负荷的运转,恨不得把初中虚度的时间在这几个月里全补回来,异常辛苦。

  “没事儿!挺好的。”齐磊自己倒是无所谓。

  章南的激励只是一方面,齐磊这么拼,还有其他原因。

  前世他也拼命的学过,可是那已经晚了。不管怎么拼,前路看到的都是迷茫和困难重重。

  而现在,他也在拼,但眼前一片光明。

  同样的付出,却是不一样的境遇,只能说机会难得!

  虽然很累,但齐磊很享受这份辛苦。而且,这同样是青春的一部分,不可或缺。

  齐磊也想看看,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能比肩徐小倩。

  “再说,这点事儿要是都扛不住,咱妈还不得小看我?”

  这也是实话,不管章南是怎样的心境提出这个要求,哪怕只是简单的激励,并没有奢望齐磊能够达成,那他也要做给章老太太看看。

  倒是反过来安慰徐小倩,“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嗯。”徐小倩点到即止,还得齐磊自己做主。

  挽紧齐磊的手臂,突然半蹲下身子,让齐磊拖着她在雪地里滑行,“冲呀!”

  ……

  十一月末,第三次月考来临。

  十四班依然不排大榜,可是,十四班全班都变聪明了,老刘的那点小伎俩有点不太管用了。

  “我特么怎么就那么不信是老师多给分数了呢?”

  考试这个事儿吧,如果真的是学习贼差劲,还迷迷瞪瞪的,那到底是多给分了,还是少给分儿了,还真不知道。

  可是,等到了一定程度,哪怕只是一般的水平,其实自己心里都有数儿,起码哪里对了,哪里错了,还是能有感觉的。

  这次就是,大伙儿明显就感觉得到,老师们绝对没多给分儿,我考的就是这个水平。

  对此,刘卓富也编不下去了。

  有点紧张,这帮小兔崽子,进步有点快啊!

  首先前百,十四班上次有三人上榜,这次....有七个!!

  没错,七个!

  把老刘吓了一跳,也把汪国臣羡慕的要死。

  这已经超过普通班的水平了。

  分别是徐倩、齐磊、周之洲、吴宁、财政、程乐乐和杨晓。

  而齐磊1041的总分,杀进了前50,排名47。

  周之洲和齐磊差了2分,总分1039,排62名。

  吴宁1019,到了80多名的位置。

  财政、程乐乐和杨晓总分也都破千,都是90多名.了。

  其次,那三个吊车尾的差生进步虽然不大,但起码没退步。

  方冰不负众望,从倒数第三变成了倒数第一,这回轮到王东和董伟成笑话他了。

  尽管大伙进步都不小,都期盼着赶紧进大榜,哥也许也能干掉几个菜鸡。

  可是,谁也没想到,进步最大的齐磊和周之洲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齐磊是因为下一次考试就是和章南约定的期末,而他离终极目标还差很多很多。

  别小看那么几十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有的人考100分,是因为你只能考100分。而有人的考100,是因为只有100分。

  大榜排名前几的那几头牲口,就属于第二种,试卷只有100分!

  而齐磊连考一百的实力还没到呢,中间还隔了一座山。

  这三个月,齐磊真的是拼尽全力了。

  他先后通关了代数和几何,这次月考这两科已经相当不错了,分别的是118、117(120)。

  生物、地理、历史也把这个学期应该搞定的内容全部拿下,100分的卷子,全部在98分以上。

  再加上,语文150的满分,英语150的满分,这次月考,齐磊可以说用了全力且超水平发挥。

  也十分期盼成绩出来的那一刻,想必会有惊喜。

  可结果…和他预期的惊喜还差了不少。

  短板就在物理和化学。

  化学才102分,物理也只有109(120分)。

  这个成绩其实也还可以,但是,你看学年大榜前面的那些牲口,再看看徐小倩,就看到差距了。

  徐小倩是作文扣了2分,英语、政治、化学各扣了一分,其他五门满分。

  学年第二的王学亮,两门满分,其它也都是一分两分的扣。

  和人家一比,齐磊就不够看了。

  而且越往前,差距越小,差一分,就可能差出好几名。

  那个学年第二,简直就是遥不可及。

  还有最后的一个多月就是期末考试,齐磊暗自在给自己打气,这一个多月,他还有机会!

  看着学年榜单第二的王学亮....

  总分1070,和齐磊的1041只差29分,却也是最难逾越的29分。

  越到后面,越难提高!

  能行吗?

  必须行啊!

  不行也得行!

  .....

  而周之洲为啥不高兴?

  废话,他能高兴才怪!

  看着齐磊的1041,再看看自己的1039,蛋疼的很。

  “奶奶的!就2分!?”

  懊恼的想抽自己嘴巴,怎么就差了两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