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2章 让我当替死鬼?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9 00:38: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畅想的内部斗争。

  王晨作为销售部门的总监,屁股决定脑袋,当然是拥护“贸工技”的那一派。

  可是,对于南老这种挂着国家工程院院士头衔的牛人,也不是他这个级别就能反对的。

  那是上面的事,该尊敬还是要尊敬的。

  只不过,王晨就想不通,您老跑这来干什么?自取其辱?

  三石公司这一单如果谈成,畅想将提前一年进入百万级销量体量,这无疑代表着贸工技的胜利,更是总部高层压缩技术派元老话语权的一次重拳。

  你说你来参与什么吧?

  甚至王晨不得不用最恶毒的方式揣测,认为南老是想把这个十万台的大单搅黄。

  此时给南老看配置单,也不过就是走个过场,最终于决策,还是不敢让这老头做主。

  可是,王晨没想到,南老拿着配置单,还真就认真地看了一遍。

  这老爷子参加了畅想微型机系列(早期的个人pc电脑,也叫微机)研发,软硬件通吃,水平不是野路子的攒机高手可以比的。

  在拿出笔来,在配制单上写写画画。

  最后抬起头,“小王啊,我给你出一个投标方案吧,应该八九不离十!”

  王晨:“……”

  王晨更看不懂了,这老头儿是准备自己给自己一拳吗?这单谈成,您老可就更被动了啊!

  然而,南老还真就出力了。

  随后和另外几个技术人员集体讨论了一阵,拿出了一个初步的竞标方案。

  王晨一看,更迷糊了,这老头儿.....他是真在自杀啊!

  这套方案,无敌了。

  此时,南老说话了,“你要觉得行,明天我陪你去三石公司接触一下,不用等什么竞标会了,已经没有意义了。”

  这话说的,霸气无比。

  王晨虽然心里认同,这方案一出,确实没什么对手了。

  可是,南老的行为还是太反常,让他真的看不懂。

  ……

  王晨当然不懂南老的想法。

  可以说,即便没有三石公司的订单,南老在畅想的时间也已经进入倒计时。

  决策层已经铁了心要走贸工技的路线,逢迎国外市场,不愿冒险。

  而南老奉行的,开发国产软件、国产系统,再从软件向硬件横移,打造畅想技术基石的战略思路,在决策层看来,太过冒险,也完全没有必要。

  毕竟,电脑行业还是西方高科技公司主导的市场,尤其以米国为首。

  冷战时期的“星球大战”计划虽然耗费了大量米国的国力,却也给高科技产业积蓄了相当的能量。

  毛熊解体之后,这些军工技术开始向民用转移,光是这个红利就让决策层望而怯步,哪敢再花这个冤枉轻和米国公司抗衡?

  不但不抗衡,决策层的甚至还想极力的向米国技术靠拢,有意逢迎西方技术霸权。

  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当然要极力打压技术派,更无南老的立足之地。

  而三石公司的横空出世,不是王晨认为的加速了技术派的败亡,恰恰相反,是让南老看到了一丝希望。

  准确地说,是一个新兴行业让南老看到了希望。

  网吧市场的火爆,一个偏远省份的网吧管理公司,一年的订单量就有十万台。

  这是什么概念?

  又说明了什么?

  说明,国内个人电脑的发展,第一步不是家庭购买力,而是来自于网吧!

  这是一个有别于家用电脑的市场结构,再加上三石公司敏锐的在网吧兴起之初就开始整合网吧市场,这就造就了网吧行业从一开始就必然是以管理公司的形式发展开来。

  于是,南老生出一些想法,一个可是说服畅想决策层,给技术派留有一点空间的想法。

  ————

  第二天一大早,由王晨和南光虹亲自带队的畅想团队,来到了三石公司。

  尽管三石公司给他们的感官并不是很好,一家开在街边门面房的小公司。尽管挂在墙上的公司人员挺唬人的,可是和年营收几十亿规模的畅想比起来,依旧不值一提。

  但是,谁让人家手里攥着那么大一个订单呢?

  一进门,王晨主动自报家门,惹得在坐的各位代理商暗叫不妙。

  畅想总部这是亲自下场了?搞什么飞机?

  有的代理商立刻反应过来,已经在给各自的厂家、国内总代去电,谋划对策了。

  然而,这已经都不重要了,畅想这次,势在必得!

  十分钟之后,三石公司二楼。

  齐国栋这个老板带着周桃、齐磊、还有业主代表的老耿大爷,与畅想团队分边落座。

  开始了一场洽谈,一场意义非凡的洽谈。

  即便已经入座,齐磊也绝想不到,这场洽谈对他,对三石公司到底意味着什么。

  此时,王晨也不废话,对着齐国栋这个年轻老板直入主题,“齐老板,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请您先看看这个!”

  齐国栋手心冒汗,毕竟入行了,对国内的一些厂家和代理商还是做过功课的,畅想啊,有点虚!

  接过畅想的报价单,一看,好吧,更虚了。

  “这……”

  顺手把报价单递给了更年轻的齐磊。

  齐磊一看,目光骤然一缩。

  几种机型,以主力机型为例,单台总价:4980元。

  这个价格…有点太玄乎了,玄乎到齐磊都不敢信。

  把报价单递回给王晨,“可以解释一下吗?这个价格哪来的?”

  要知道,畅想也就是个拼装厂,说白了就是个大点的二道贩子,它的价格不可能违犯市场定价吧?不可能赔本卖吧?

  那就不可能是这个价格!

  王晨接过,暗自发笑,小公司确实就是小公司,没见过什么世面,总部让他来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于是,王晨也不准备浪费时间了,一步到位吧,迅速拿下三石。

  把报价单放到一边,“配制价格的问题可以等一下再说,我还要提醒各位,我们的这个配制机型,不是散件攒机。”

  “哦?”齐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个事儿三叔已经处理不了了,得自己亲自上阵,“怎么讲?”

  王晨:“我们这份报价单,意味的不仅仅是价格的低廉,还有畅想的品牌保证。”

  “这个配置,是畅想专门为贵公司打造的订制机型,专机专供。”

  “集中生产,严把质量关。并且和其它畅想电脑一样,享受品牌保证,三年质保!”

  “每一台机器,都将在畅想一流工厂内,经过专业调试,存在任何质量问题,包退、包换、包赔!”

  “……”

  “……”

  “……”

  这就有点....不讲理了啊!这让其他的代理商怎么争?

  王晨说罢,气氛凝滞半晌,却是齐磊突然苦笑一声,“贵公司让招标会失去了意义。”

  此一出,等于是给了畅想公司一个答复。

  确实,不到5000元的报价,任何代理商都要出局。

  尽管有点不合规,但是,这年头儿就这样儿,国内的商业行为没几个合规的。

  长叹一声,“现在可以说一说,你们的报价单到底是怎么来的吗?”

  王晨一笑,却是看向身边的老头儿,“南老,还是您来吧!”

  这是南老出的方案,自然最有发权。

  “南老?”齐磊暗自一惊。

  这些人一进门,他就看这老头儿有点眼熟,肯定是后世在哪儿见过,只是一时没想起来。

  再听王晨叫南老,齐磊心说,这不就是....那个南老吗?

  正想着,南光虹开口了。

  其实,南老也在对齐磊好奇,之前那个名义上的老板只是开始说了几句话,之后就一直是这个更年轻的在说话,他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也省事儿了,南老直接看着齐磊,“你们之前发过来的配置单,属于对硬盘容量的要求很低,但是对网卡却要求极高,特明注明要网卡自带微处理器的型号。”

  “再加上,我看了你们服务器的采购清单,有一部分服务器对硬盘需求大的惊人。”

  “所以我判断,你们采用的服务器架构,应该是有别于传统服务器架构的新型架构。是不是多服务器并联?”

  “!!!!”三石公司这边,所有人都是一惊。

  要知道,三石公司可没向任何代理商和厂家透漏过服务器架构的情况。

  甚至,报价单上的硬盘需求都是个幌子。

  本来是不需要硬盘的,为保险起见,加上了廉价的硬盘,就是怕别人看出端倪。

  这可是三石公司的核心技术。

  这老头儿只凭一份报价单,就全知道了?

  不简单啊!

  南老见了众人的表情,淡然一笑,“别紧张,早在几年前,国家计算机研究所就有人提出过这种并联服务器的思路,是准备用在超算架设上的。”

  “只不过一直没有灵感,也只是一个思路而已,现在还不完善。没想到啊,居然让你们应用到了网吧架设上面。”

  “……”

  这回连赵娜都好奇了,插道:“请问,您老是....”

  南老,“我叫南光虹,在计算机领域还是有一点研究的。”

  赵娜:“……”

  在这个年代,别人可能不知道南光虹,可赵娜学的就是这个,能不知道吗?

  立马恭敬地站起来,“您就是南老,久仰了!”

  南老一笑,不再说闲话,指着报价单,“既然知道了你们的服务器架构,那来制定一个性价比更好、更节省的终端机配置方案,就不难了。”

  “其实,你们弱化硬盘采购的思路是对的,但是并联服务器架构,终端机能节省的不仅仅是硬盘,电源、cpu等等都可以作出相应的调整。在不影响性能的基础上,压缩一部分成本。”

  “这份报价单,就是这么来的。”

  南老毕竟不是商人,搞技术的,有点师者之姿,解释的清清楚楚,亦没有藏私。

  这让王晨有点不喜,谈判嘛,要讲究一点技巧的,不能一次都露了出来,不留余地。

  但是,这个方案是南老出的,如果没有南老,他们也拿不出这么有优势的竞价方案。

  况且,也没必要玩什么技巧,也就由着他了。

  然而,王晨没想到的是,南老出了方案不假,帮着贸工技赢了一阵也没错,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呢!

  “怎么样?这个方案,我想你们是拒绝不了的。”

  对此,齐磊点头,“畅想不愧是畅想,实力超群!”

  却不想,南老一笑,“别急着夸,我们是有一个要求的。”

  王晨,“!!!”

  齐磊,“!!!”

  王晨有些意外,什么要求?这个提前可没和他说过啊!

  齐磊也皱眉,“什么要求?”

  而南老也终于图穷匕现,“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你们三石网吧的终端,必须优先适配畅想研发的硬件驱动程序和软件应用,了。包括不久的将来,畅想自己的国产操作系统也要优先考虑装机。”

  “你能满足我们这个条件吗?

  “……”

  “……”

  这才是南老的终极目的。

  网吧!网吧产业会提前于家用电脑占领国内的消费市场。

  这是一个看似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区别很大的市场分层。

  说简单些,国产软件和操作系统难以被畅想管理层接受,主要原因就是风险大,亦没有发展的土壤。

  而风险就来自于市场。

  一个新系统、新程序的应用初期,肯定要面临市场的考验,各种漏洞、缺陷必免不了。亦是在市场反馈之中得到改善,这是软件行业的必经之路。

  在这方面,国外以微软为首的软件公司由于起步比国内早,个人电脑市场的规模也比国内大,抢占了市场最初的容忍期。

  最开始的,也是最容易被接受的。就拿微软的windows98来说,蓝屏死机的问题一直存在,甚至当下的首富盖茨,开着发布会做着演示都能蓝屏死机。

  这要是换了别的厂家你试试?一下就死了。

  可是,人家的市场认可度已经上去了,基本就没什么影响,用户该用还是用。

  可是换了国产的呢?是没有人为你的错误买单的。

  因为市场已经被外国人占领了,自然也就没有国产软件生存的土壤了。

  用户会用脚投票,一款知名公司的成熟软件和一款刚刚问世、漏洞百出的软件用哪个?

  结果当然没有悬念。

  这也是管理层最大的顾虑所在,不敢冒这个险,且收益很低。

  但是,网吧用户不一样啊!这个市场是集中的,不是松散的家庭用户。

  一个公司,一年的采购量就是十万台。也就是说,一家公司就能左右十万台的装机软件。

  这是多大的一个底层基数?

  对于畅想来说,如果有合同约束,那就不存在风险的问题或者说风险很小。

  而畅想的技术也就能借着网吧平台,得到一个相对大基数的市场反馈。

  假如三石公司同意装机畅想软件,那畅想就可以跳过原始的用户积累,一下就能达到一定量的装机水平。对软件更新迭代,还有数据累积,都有着重大的意义。

  这次放弃年节假,千里迢迢的跑来龙江,是南老自己请缨的结果。

  而目的,就是来一个先斩后奏。

  只要三石公司点头,那他就可以拿着合同回总部,我已经找到突破口了,你们还能不让我干吗?

  此时,南老目光炯炯,把宝押在了三石公司身上。

  所紧盯的重点,正是齐磊姑姑们在家庭座谈会上提到的那个——掌握大量终端设备,能干的事情很多。

  而南光虹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些终端来发展畅想的软件技术。

  这可能是他最后的翻身机会,或者说,是他在畅想做的最后一次尝试。

  而齐磊看着南光虹的眼神,似乎也看明白了一些什么。

  说心里话,南光虹这个想法不错,借三石公司破局,推动畅想的技术研发,进而带动国产软件市场向上攀登。

  齐磊做为一个重生者,结合后世的一些信息,甚至有点热血上涌的感觉。

  只要他一点头,改变的可能就是国产系统,、国产软件大趋势的命运。

  可问题是,南光虹有点天真了啊,即便他有一万个理由,可三石公司又不是开善堂的,更不是你们畅想的实验田。

  牺牲我三石的用户体验,来成就你们畅想?想什么呢?

  弄不好,三石公司就得让你们玩死,我找谁说理去?

  情怀归情怀,是使命感也好,家国天下也罢,齐磊不是没有。

  但是,凭啥我死你活啊?活的还特么是一个畅想?

  除非……

  此时,齐磊脑子里突然蹦出四姑在除夕那天说的话来了。

  “机会....风口....”

  机会?风口!!?

  倒是值得冒死一试。

  只不过,老爷子啊!你这风口特么的有点忒猛了吧?根本就是龙卷风口!

  我一个屁大点儿的小公司接得住吗?

  有齐磊点懵,他没想到第一个风口是这么来的。容易死天上!

  而且,话说回来,老子就算愿意为国产,为情怀、为南光虹走一回阎王殿!

  那我凭啥顶着你畅想的名号,当个替死鬼啊?

  ……

  ——————

  月票月票月票!

  求15元倍数的打赏,求月票...

  晚上十点以后还有一章!

  我要爆更!我要....我要不活了呀(卖萌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