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3章 追回来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9 00:38: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越到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南光虹提出条件之后,齐磊反而不急着做出反应,而是陷入了沉思。

  那么....

  而且,先不说接不接得住的问题。

  先说,有用吗?

  南光虹对国产系统的执着和破局,有用吗?

  也许....

  有用!

  做为一个重生者,结合后世的先知先觉,齐磊发现,南光虹似乎为国产软件和国产系统选择了一个最好的时间节点和最佳的时机。

  首先,这是国内个人电脑市场刚刚起步的年代,在这个时候普及国产软件、国产系统,是最好的时间点。

  现在,虽说国外系统确实已经抢占了高地,但是,在国内电脑还不普及的情况下,认知度也只存在于专业层面,普通消费者还没那么认外国货。

  老百姓家里有电脑的太少了,如果一款国产系统横空出世,是有可能抢占一部分未来市场的。

  其次,之所以说这是最佳的时机,其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即便不管国内,放眼国际的个人电脑格局,也许真的能干点事儿出来。

  99年,微软的windows系统刚刚发布win98版本,但还没有普及,全世界的主流操作系统还是win95。这本来就是一个初级阶段的操作系统,漏洞不少。

  当然,98漏洞其实也不少。

  而国内起步比世界格局更晚,国内就是一个落后的初级市场,win95都是先进的,很多旧机型还在用着dos系统。

  即便国产系统有漏洞,有缺陷,客户的容忍度也会比后世高得多。win98还时不时蓝屏死机呢!

  这个时候,如果能给国产系统找到一个测试平台,说不定历史就真改变了。

  当然,还得有一个前提,那就是,windows系统在国内得收费,不能让盗版起来。

  但是,以南老的学术、政治背景,如果有了国产系统,推动政策层面严把操作系统的知识产权关,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少南老是说得上话的,也认识一群说得上话的人。

  最后,这是南光虹在畅想最艰难的时刻,也是畅想走在十字路口的关键时刻。

  如果三石公司同意南老的要求,等于是给畅想的技术部门留了一条活路,也等于是给畅想开辟了一个不一样的可能。

  当然,畅想的技术部门一直活着,畅想也弄不死他的技术部门。

  因为,畅想的技术部门就是“中科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

  后世,很多人都知道畅想有“技工贸”和“贸工技”之争。殊不知,其实这也是香港畅想和北京畅想,关于公司控制权的一场争斗。

  再说白一点,就是一群计算机研究所的老学究,和一帮子从计研所走出去,在贸易上尝到甜头,转头放弃技术的商人之间的分歧。

  如果齐磊的记忆没错,似乎就是九九年,南光虹被畅想强行踢出局了。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在后世,当畅想一次次的骚操作彻底耗光了国民的容忍度之后,在舆论倒戈之后,那些陈年旧事都被扒了出来。

  比如,召回国外问题产品,却唯独不管国内,事后还得让大伙儿支持民族企业。

  没错,某星的召回门,其实不是某星首创,那是跟着畅想学的。

  比如,相同的机型,国外的价格比国内便宜50%。

  比如,投票门。

  比如,把总部搬到米国。

  再比如,畅想不是中国公司,而是国际公司的论……

  这其中有一些可能是误解,无从查证。

  但是,贸工技和技工贸之争导致南光虹离职这件事,却是最能让国人给畅想定性的一个事件。

  这件事,可以说是畅想走向“米帝良心”这条康庄大道的源头。

  还是那句话,如果三石公司同意南光虹的要求,那是不是不单单可以给畅想的技术部门一个喘息的空间,也给南光虹一个继续留在畅想的可能?

  那后面的那些倒灶事件,“米帝良心”还会不会发生?

  想到这儿,齐磊都惊了。

  我特么就是一个帮别人开网吧的,居然也成了一只煽动时空的小蝴蝶了?

  那么,出于家国情怀、个人利益等等的考量,要不要帮忙?要不要答应下来呢?

  齐磊陷入了沉思。

  最后,我帮你大爷!!

  这风口太大,三石根本接不住的。

  再说,就算是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接了,那我凭啥给你畅想做嫁衣啊?

  老子拼一回命,死也得死的值回票价吧?

  此时,齐磊的心跳有点快,四姑说的那个机会来了。可是,这个机会真的有可能要了三石公司的命。

  如何抉择?

  齐磊汗都下来了。

  ……

  与此同时,齐磊不说话,南老急了,“这位小老板,我说几句实在话。大家都是中国人,我们在计算机的硬件领域已经慢了不仅仅一步,如果在软件方面再不努力,那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就拿操作系统来说,这是一台电脑的基石。放眼望去,你能用到的,看到的,都是国外软件,这是不行的啊!!”

  “我们得有自己的东西,得把命脉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能让外国的公司把我们的每一台电脑都锁定,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可是这条路,光靠我们是不行的,得全行业共同努力,打造一个国产的软件应用平台。”

  “你们的网吧系统,我认为就是最好的时机,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而且,你放心!我的团队绝对会考虑到三石公司的利益,不会让你们的利益受到损害。”

  南老说的真挚且激动,别说一帮小年轻,老耿都皱着眉头看着齐磊,有点想劝的意思了。

  人家都保证了,不损害咱们的利益,那就当帮个忙呗?况且,设备的价格给的还那么便宜。

  暗自捅了捅齐磊,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老耿大爷这代人,对国产,对家国情怀,还是有执念的,这个时候考虑的已经不是自身利益了。

  却不想,齐磊这个小当家人在背后给耿大爷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

  缓缓抬头,不是看向南老,而是看着王晨。

  然后。

  “王总监,我想问一句。”

  王晨,“请讲!”

  只见齐磊突然眉头紧皱,似有怒气,“这是你们畅想集团的意愿,还是南老私人的愿景?”

  王晨一下就怔住了,这个小老板…生气了?

  心思电转,马上作出回应,“哎呀呀!!”是冲着南老的,“南老,您说您,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事先和我们商量一下呢?”

  一句话就撇清了关系,答案自明。

  齐磊心说,果然!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赌了!

  骤然转向南老,“既然您老说了几句实话,那我也说几句实话。您听听,我说的对不对?”

  南光虹愕然,“你说。”

  齐磊,“我就说几组数据吧!”

  “当下,全球拥有的个人电脑总数已经达到5亿台,但这五亿台有8成以上在发达国家。”

  “按人均占有量计算,发达国家大约是发展中国家的10多倍,可见二者差距之大。”

  “米国人口2.6亿,拥有电脑总量1.4亿台。中国12亿多人口,拥有电脑总量1590万台,与米国相差40多倍。”

  “澳洲人口1800多万,拥有电脑1060万台。”

  “南韩人口约4500万人,拥有电脑1060万台。”

  “您知道这组数字背后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电脑消费的主力市场是西方。咱们国家穷,百姓也穷,消费得起电脑的太少了!”

  “而且,这种穷的现状,你我,还有王总监都知道,未来十年、二十年都未必能改善!”

  “这也就意味着,咱们的个人电脑保有量,十年二十年也赶不上西方。”

  “那么问题来了,为了不到两千万的市场而去研发国产软件,从而忽视西方市场,甚至有可能得罪西方的软件和硬件行业,让他们对畅想进行打压,这不是傻了吗?”

  “您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脱离实际,不太靠谱!”

  南光虹:“……”

  王晨:“!!!”

  王晨心说,可以啊!这小年轻说了他想说却不敢说的话啊!

  就是这么个道理嘛!国内市场才多大?中国人那么穷,消费级电脑还是少数人的奢侈品。

  市场就那么大,自行研发国产就等于是赔本赚吆喝,还有可能得罪金主。有病吗不是?

  而南光虹涨红着脸色,气到不行。

  这个小年轻,目光短浅,唯利是图,简直....简直....简直就是竖子不可教也!!

  太让人失望了!

  然而,齐磊还没说完呢,更过分的还在后头。

  对王晨来了句,“反正要是拿我们当小白鼠,那这个生意就没法谈了,再便宜我们也不用!”

  一副我不是傻子,别想动我们三石公司利益的姿态。

  王晨一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道:“别误会,这只是南老的个人意见,不代表畅想集团。”

  “如果贵司对设备方案满意,我们完全可以不附加软件要求!”

  齐磊呵呵一笑,看向南光虹,“南老,您看,您落伍喽!”

  “放弃吧,行不通的!”

  南光虹:“!!!”

  “哼!”负气而走,绝望至极。

  过了一会儿,畅想团队也走了。带着没有悬念的合同,只等招标会走一个形式。

  齐磊看着众人的背影,心扑通扑通的直跳。

  心说,南老啊,对不住了啊!等过个一年半载,咱再好好聊聊?到时候,我肯定捡好听的说。我夸你,我把你夸秃噜皮了。

  ……

  可是,齐磊没想到的是,此时的南老很失落,没想到,连一个小年轻都可以指着他的鼻子呵斥。

  他押上希望的最后一次机会也宣告破灭,这让南老生出心灰意冷的感觉。

  回到宾馆,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直到深夜。

  最终,南老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老柳啊,你赢了…我想是时候离开畅想了。”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最后只说出一句客套话,“畅想没有你,我很遗憾!”

  终究没有挽留。

  ……

  二月22号,大年初七。

  畅想王晨带人再次来到三石公司,对合作细节进行敲定。

  齐磊看到昨天就来过的畅想团队里唯独缺少南老的身影,不由心生好奇。不过,脸上却满是戏谑。

  “昨天那个天真老头儿呢?”

  王晨一笑,略有逢迎之意,亦没多想,“你说南老?对于南老昨天的冒失,我代表畅想集团再次表示歉意。”

  齐磊则道:“无所谓了,就是有点生气。你说,这拿我们三石也太没当回事儿了,风险太大了。”

  王晨急忙道:“是是是,是我们冒失了。不过,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发生了。”

  “南老昨夜已经向畅想管理层递交了辞职申请,并得到了董事长的首肯。”

  “严格意义上说,南老已经不算是畅想的人了。”

  “嘎!!?”

  齐磊差点没蹦起来,憋出一声鸭子叫。

  惊异之色转瞬即逝,“那什么....辞,辞职了?”

  王晨,“对啊!也许是齐老板的话对南老有一些启发吧!”

  齐磊,“哦。”

  特么还是没忍住,原地转了个圈儿。

  弄的王晨还挺奇怪,你这是什么反应?高兴还是不高兴呢?

  “怎么,齐老板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没!”齐磊赶紧敷衍,“没想法,挺好....挺好!”

  绕了半天的闲话,“那个那个....那个叫南什么?”

  王晨,“南光虹。”

  “哦哦,在你们酒店吗?我突然觉得吧,那么大岁数了,让我一个小年轻给给呵斥,是不是不太礼貌啊?要不,我去亲自道个歉?”

  王晨:“没这个必要了吧?”

  “况且,南老一早就订了回京的机票,这会儿应该已经在机场了。”

  “……”

  齐磊面色突然有些潮红,然后不着痕迹地一笑,招呼齐国栋,“来,你来陪一下王总监,我还有点事要出门。”

  说着话,齐磊连给王晨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转身就走。

  而且是…带着小跑的。

  路过耿大爷身边,给老耿使了个眼色,两人急匆匆地下了楼。

  “快!大爷,带我去机场!”

  老耿都懵了,“去机场干啥?”

  齐磊,“追人!”

  老耿:“追谁?”

  “南光虹!”

  老耿:“……”

  而齐磊自从上了车,就特么的控制不住了。

  妈了个巴子,不应该是还得个一年半载的才会离开畅想吗?怎么心理素质这么差,让我几句话就骂跑了?

  这特么有点早了啊!?

  开上捷达,两人直奔太平机场。

  到了机场,齐磊几乎是飞奔进去的。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南光虹坐的那班飞机刚刚起飞。

  齐磊连想都没想,二话不说,到服务台,“给我出一张最快去京城的机票!”

  航空公司的客服没什么,可把老耿吓着了。

  这回老耿是真看不懂了,“你到底找他干啥啊?”

  齐磊,“得把人劫回来!”

  老耿:“劫回来干啥?”

  齐磊,“那是个人物,得留住他,他说的那个系统可以干!”

  “可以干?”老耿大爷呆愣半晌,眼珠子一转,似乎明白了。

  “合着,你昨天是故意的?”

  “废话!”齐磊瞪眼,“不故意,那不就是给畅想搭台子了吗?他不离开畅想,怎么能进我的口袋?”

  说完,呲牙一乐,“跟老您学的,雁过拔毛嘛!”

  老耿:“嘿!”

  这小子,越来越贼了!

  “不是....”老耿又不明白了,“你留这么大一尊佛干嘛?不怕把庙盖子顶漏了?”

  南光虹的名气太大,别说人家看得上看不上你,你一个小公司养得了这么大一尊佛吗?

  “呵呵。”齐磊干笑一声,“就是把他供野地里,那也得是自家的地!”

  齐磊管不了那么多了,时代旧有的机会因素,也包括三石网吧的出现,给了国产系统一个机会,虽然成功的可能性依旧不大。

  可是话说回来,这就不是大不大的问题,哪怕是微乎其微,它也值得赌一把!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三石一个刚起步的小公司,赔进去又能怎么样?大不了从头再来!

  可是,一旦赌赢了,那就不是挣不挣钱,挣多少钱的问题了。

  不挣钱都行!

  这不光对齐磊,对三石公司,对国产系统生态,乃至于对国家,都是多大的一个机遇?

  而且,也别怪齐磊鸡贼,把南老留在畅想最后的一丝希望给浇灭了。

  齐磊宁可死在自己手里,也不愿意给畅想做嫁衣。

  说心里话,昨天之前,他就没想过这个事儿。

  可是,昨天南光虹一出现,一说出意图,齐磊就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姑姑们心心念,抓不住就再也找不回来的机会。

  所以,齐磊才故意刺激南老,他想的是,把南老借三石翻身的想法浇灭,历史就得按原本的轨迹,南老在畅想内问的斗争中落败,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再然后,南老离开畅想,只要他一走,齐磊马上贴过去,正好捡个大漏儿。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小蝴蝶扇的有点猛了,南光虹会提前离开畅想。

  那就没办法了,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得去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