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1章 校考失利(万字)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9 00:38: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运动会这个事儿吧,不知道为什么,年纪越大越没兴趣。

  小学的时候,一年之中最开心的就是运动会,因为能吃好吃的。

  那个年代,经济匮乏,即便家庭富裕的,也没富裕到哪去,对于零食也从来没有管够的时候。

  哥仨手里倒是有点小钱钱,谁都不是爱挥霍的孩子,有了钱反而不舍得花。

  最多课间吃个冰袋儿、无花果,放学来个“卷糖”(麦芽糖用两个小竹签卷起来,像梆梆糖)。偶尔买一袋麦丽素,三个人分也就算过年了。

  但是,运动会不一样,那哪是运动会?那是零食大会!

  一人拎一大袋子去学校,全是好吃的。

  还没过午就扫荡光了,然后等着齐国栋来给他们再送一波儿。

  更重要的是,这一天是最舍得花钱的时候,校门外一排一排的小商贩,简直就是儿童大集。

  各种玩具、烧烤,反正在那个匮乏的年代,显的尤为丰富。

  你可以左手攥着一把羊肉串,右手擎着呲水枪,豪横的迎接小伙伴儿们的羡慕目光。

  总之,爽就完了。

  上了初中,三叔去当兵了,没人再来送弹药。

  而且,时代也变了,不再一袋子一袋子往学校拎零食,只要带着钱就行。

  中学的校门前,也没有卖幼稚小玩具的商贩,反正就是少了点味道。

  不过,也有爽的地方。

  比如吴小贱,用他的话说,可以死皮赖脸地挨着喜欢的女生坐。

  是的,初中生的小暧昧就是这么简单,即便是自称“老手”的吴小贱,也只想一起坐一坐就好。

  而唐小奕则是可以和卢小帅他们挨个班串门儿,站在桌子上摇红旗。

  至于高中,齐磊不知道!

  因为前世在职高就没开过运动会,倒是听唐奕回去和他炫耀,说他们班在男生女生躲回教室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当时还挺羡慕。

  可是,真的轮到他参加这个运动会,齐磊却是有点不厌其烦,真的是太麻烦了!

  王东有点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味道,他这个体委终于可以发挥作用了,强行给十四班众安排了项目。

  用他的话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跑不下来也没关系,重在参与。

  而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高中不像小学和初中,班主任就跟保姆一样,亲力亲为。

  都十六七了,谁还管你那么多事儿?所有的事情都由班干部组织,刘卓富完完全全就是个甩手掌柜的。

  就扔下一句话,“学习比不过人家,那开个运动会总得把精神文明奖,还有学年总分第一,给我拿回来吧?否则,你们可真就是干啥啥不行了啊!”

  “嚓!”大伙儿都在背地里暗骂,“挤兑谁呢?”

  彻底看清了老刘的本质,站着说话不腰疼,心黑手狠,禽兽不如!

  但是,没办法啊,谁让这个班他说了算呢?他一句话,大伙儿就得动起来。

  细数下来,事还不少呢!

  走方阵得练吧?长短跑,还有铅球跳远,起码也得练一练吧?

  到了齐磊这个大班长这里,还得买服装。

  是的,运动服!

  后世还有没有这个习惯不知道,反正在这个年代得有仪式感。

  参加各个项目的运动员得统一着装,十多块钱一套的裤衩背心儿得置办上,这个得班长去采购。

  再然后,就是方阵着装,检阅的时候得穿的一样儿。

  这个其实也不难,二中本来就有校服,那种八九十年代烂大街的蓝白校服,又土又丑。

  而且,考虑到初中三年,加上疑似的高中三年,所以发校服的时候,根本不考虑现在的尺码,而是预估了以后的尺码。

  于是,裤裆能到膝盖,上衣可以当连衣裙。

  能从初一一直穿到高三,最被少男少女们痛恨的一套服装,诞生了。

  而且,从校服上就更能看出各个年级不同的听话程度。

  初一、初二清一色的都穿校服;到了初三,上半学期还算听话,可到了下半学期,马上毕业了,基本就没人穿了。

  至于高一,发下来就压箱底,不到运动会和大型活动是不会拿出来的。

  有的时候,运动会都不往出拿,毕竟全校都是蓝白校服,那不就单调了。

  所以,各班偶尔也要花些心意,比如,去实验中学借。他们的校服款式和二中一样,只不过,是红白配色的。

  还可以去三中借,他们是绿白配色的。

  如果实在借不来,也好办,这年头谁还没件白衬衫?

  裤子则按照当年的流行色,配西裤,统一的白胶鞋。

  齐磊记得,他初一那年,整个尚北都流行穿暗红色的西裤。所以那一年,除了“校服”方阵,最多的就是白衬衫配红裤子。

  初二也是红裤子。

  到了初三,才换成灰裤子。

  如果哪个班有人和消防队或者城南驻军有关系,能借来迷彩或者夏季常服那就牛叉了,基本上和精神文明奖已经握手了。

  当然,也不是绝对,得看有没有心狠手黑的班级,人手一把塑料花在经过主席台时挥舞一下,也贼带劲。

  用后世的眼光来看,这些可能有点傻。

  但是,在这个年代,白胶鞋、塑料花、白衬衫,是学生时代必备的三件法宝,应用极为广泛。

  运动员的裤衩背心对齐磊再简单不过了,都没往上收服装费,更没用他出马。

  给周桃打了个电话,让她打发冯强去地下城淘换两个款式的运动装,男生女生各一个款,便宜还实惠。

  齐磊还特意嘱咐,“质量别太次。”这样明年就省事儿了。

  结果,冯强真当回事儿了,弄了四十多套,30多块钱的。

  地下城批发价30多,按尚北的零售价起码五六十块了。

  拿回来齐磊一看,嚓,真特么不知道给我省钱,老子现在很穷的啊!

  然后就是方阵和方阵服装,这事儿就有点麻烦了。

  离运动会还有一个星期,全校除了高三,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基本都停了,各班都会由班长和体委组织着到操场上临时抱抱佛脚。

  用本山大叔的话说,有病没病走两步,起码做到整齐划一。

  而看着操场上那帮小初中生积极而又欢脱的样子,认真训练一丝不苟,十四班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只觉得自己老了。

  方冰站在班级门口,撇嘴瞅着大太阳,“有特么什么可练的呢?”

  董伟成也掺合道:“咱班女生的皮肤多白啊,这要晒黑了,看着多膈应?”

  叮!咣!!

  二成子被女生们一通爆锤,是真特娘的猥琐!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高中生来说,还真不愿意去外面晒着。

  不光十四班不愿意动,一班也在背阴地里徘徊。主楼那边的班级虽然出来了,却也精神面貌不太好。

  已经过了五月中旬,天气开始晒了起来,都不愿意去遭罪。

  王东也不愿意组织这破事儿,坐在屋里,小过堂风一吹,看看书,做做卷子,他不香吗?

  但是,老刘说了,“每周的流动红旗都到不了咱们十四班,你们自己说说,见过小红旗长啥样吗?开个运动会再不把红旗给我挂上,那还说得过去了?”

  老刘等于是下了死命令,必须把旗给拿回来!

  “那咋整?”王东也很抱歉,“走吧,都上点心,争取半节课咱就回来。”

  说实话,十四班王东应该是变化最大的,不像开学时那么苦大仇深,也合群了。

  不然,在报运动会项目的问题上,他就不会开那么大的玩笑。

  现在,那个曾经的三中小霸王,更有人味儿了。

  有点哄着来的意思,“走吧走吧,早去早回!”

  大伙儿垂头丧气,“唉,体委也容易,给个面子吧!”

  王东,“我谢谢你们哈!”

  说着话,领着大伙儿不情不愿地往出走。

  却是齐磊在座位上动都没动,来了句,“都回来上自习吧!这事儿,我搞定。”

  大伙儿都涌到门口了,立时一怔,董伟成“你搞定?咋搞定!?”

  随后乐颠颠、贱嗖嗖地蹦跶回来,“给给给,给丈母娘送...送礼啊?”

  以二成子的鼠目寸光,也就能看这么远了,让徐小倩的母后强行把精神神文奖给十四班。

  齐磊无语地瞪了他一眼,懒得和他磨嘴皮子,对全班道:“别管了,反正不让你们晒着,又能把奖拿回来就行了呗!”

  “牛逼!”

  十四班众一声呼号,掉头就往回跑。

  啥叫班头儿?

  就是一句话,不管真假,先信了再说。

  至于齐磊怎么搞定......?

  多简单点事儿啊?做为一个重生者,你不能让99年的思维给你禁锢住。

  人家走整齐的方阵,我就也走方阵?完全不用嘛!

  三石公司的库房里有不少cos装,什么米老鼠、唐老鸭、机器猫、大雄、加菲猫啥的,有不少。

  还是齐磊出的点子,专门找了一家服装厂定制的,给新网吧开业造势和活跃气氛用的。

  每家网吧开业,三石公司就把服装送过去,由网吧自己出店员和雇临时工cos各种卡通角色。

  到时,往网吧门前一站,这年头儿的老百姓只见过大头娃娃,哪见过这么花花的阵势?

  非常吸引眼球,造势效果也非常不错。

  正好,让冯强和运动员服装一起送过来。

  到时,把十四班都扮上,一群卡通cospaly绕着操场走一圈儿,谁还和你走方阵?

  此时齐磊不说,吴小贱还想不起来这个事儿。

  登时眼珠子一转,回身对杨晓道:“晓儿啊,到时你得打牌子啊,走在咱班最前面!那套水兵月的......”

  杨晓登时就脸红了,“滚!”

  吴小贱,“别啊!”目光飘向杨晓那两条大长腿,“一般人没你这效果啊!”

  杨晓刚要骂,却是齐磊从身后飘出一句,“吴小贱的意见,还是很有建设性的。”

  杨晓:“......”

  徐小倩:“......”

  程乐乐:“!!!!”

  男生没一个好东西,“你们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啊?”

  却是齐磊一边低头做题,一边毫不忌讳地来了句,“大白腿!”

  说完,还抬头和吴宁交换了个眼神儿。

  真理吧?

  真理!

  ......

  ——————

  就这样,别的班在外面暴晒苦练,十四班在屋里踏踏实实的上自习,不要太舒服。

  老刘本来在办公班暗中观察,可找半天,竟没发现自己班的影子。

  心里还奇怪呢,人呢?拿我话当放屁了呗?

  假装遛弯,回班级看看。

  结果倒好,这帮小崽子都在屋里呆着,一点都不着急。

  老刘没忍住,“怎么不出去练一练?”

  齐磊就把自己的想法和老刘说了,说他能借来卡通服装。

  老刘一听,好像还不错哦!比较新颖,比较出彩啊!

  板着脸,佯装勉强在点了点头,“那行吧...”

  “不过....”话风一转,“别的班在晒太阳,你们在自习,比人家多很多学习时间啊!这个月的月考再不往上蹿两名?还说得过去了?”

  “怎么着这个月的月考,也得给我拿个学年第六吧?”

  上个月,十四班平均成绩是第八。

  一拍巴掌,“就这么定了!都给我上点心,考不出来,别怪我收拾你们!”

  “......”

  “......”

  全班齐翻白眼,心中大骂,你可当个人吧!?

  等老刘一走,齐磊差点被埋了。

  “都特么是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

  “嚓!我其实很想去外面晒着的。”

  ......

  “这绝对是班头儿和老刘串通好的,上当了!上当了!!”

  ......

  齐磊:“......”

  特么老刘不当人,和我有个屁的关系?

  ......

  老刘的恐吓,大伙儿一点招儿都没有,被拿捏的死死的。

  其实,别看背地里经常拿老刘开涮,没一句好听的,可真到节骨眼儿上,十四班还是听老刘的。

  起码谁是对你好,大伙儿不傻,都分得清。

  但是,现在除了准备运动会,还要兼顾月考,日子简直就是没法过了。

  可是齐磊不知道,做为他一心爱国,抛弃学业,抛弃小伙伴儿们两个月的惩罚,麻烦还远不止于此。

  晚自习的时候,财伟来了。

  把齐磊叫了出去,“跟我走一趟吧!”

  齐磊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两人走在漆黑一片的校园甬道上,齐磊没忍住,“伟哥,有啥事儿...咱在人多的地方说呗?”

  财伟一个趔趄,回头瞪眼,“你啥意思啊?”

  齐磊夸张地倒退一步,“我怕月黑风高,你新仇旧恨....”

  “我去你大爷的!”

  传哥一点没客气,直接开喷,在齐磊面前已经彻底没了形象。

  因为他发现,你就不能和齐磊讲理,否则必吃亏,还特么毁三观。

  齐磊则是嘿嘿一笑,“伟哥学习多累啊,我帮你调剂调剂,咋还骂人呢?”

  财伟无力摇头,一点招儿都没有。

  回道:“爱叫叫吧,顶多就俩月,能咋地?”

  好吧,很有阿q精神啊,以为离开了二中,伟哥这个绰号就能甩掉了,此时已经完全放弃抵抗了。

  对齐磊正经道:“学生会的事儿,等高考过后再说。但是广播站的事今晚交代完,我就可以下岗了,运动会就得你上了。”

  这些事儿,在上学期,章南、老刘、财伟都和齐磊说过。

  章南和齐磊说的是学生会。财伟毕业,齐磊接班,依旧是对齐磊的锻炼。

  而广播站就更不用说了,财伟一走,缺一个男播音,非齐磊莫属。

  对此,齐磊也没推辞。

  毕竟再有两个月伟哥就高考了,你总不能让他还坐在主席台上,伴着运动会进行曲,拿捏着嗓子,用播音腔:

  “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高一十四班....”

  “天蓝海净,骄阳似火!”

  “十四班的健儿们,意气风发,抖擞精神....”

  多耽误学习啊!

  两人来到四楼的广播站,见一个人已经在广播室等着了。

  齐磊认识,高二的,叫江瑶,广播站的女播音员。

  见了齐磊,江瑶大方地打招呼,“小石头,我就说你晚早是我手下吧?”

  江瑶和齐磊是去年大合唱的时候认识的,做为串场节目,江瑶是独唱,齐磊他们给她伴过奏。

  参加过合唱比赛的都知道,舞台其实有两道幕布,一道幕在舞台最前,把整个舞台挡严实。

  还有二道幕,在舞台的中间,一分为二。

  合唱比赛的时候,一百多号人上台合唱台、摆造型,是需要时间的,这个时候拉二道幕,合唱队在舞台后半部分,不被观众看到。

  而前半个舞台就会上串场节目,给二道幕争取时间。毕竟要好几分钟的时间,不能让观众干等着。

  一般串场节目,各个学校都不一样,二中的就是江瑶的独唱。

  这大姐学过美声,今年唱的是《我的太阳》,老牛叉了,可也把齐磊他们折磨了够呛。

  毕竟,用电声乐队给我的太阳伴奏,简直就是折磨。比给合唱队伴奏难多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和江瑶认识的,不算太熟,也不算陌生。

  此时,对于江瑶的调侃,齐磊嘿嘿一笑,我怕你这个?

  “那对手下好点哈,不然造你的反!”

  江瑶听了,哈哈一笑,“你早就该来,伟哥贼无趣,跟他搭班子能无聊死!”

  财伟一听就瞪了眼,“特么我还没走呢!”

  江瑶,“你现在走也不迟呀!”

  伟哥:“......”

  伟哥还是闭嘴吧,江瑶属于女生里面特别能说,也特别敢说的那种。

  和江瑶搭班子一年多,其实伟哥在嘴上就没占过便宜。

  懒得和她磨叽,简单的和齐磊交代了一下这屋里的器材都怎么用,还有日常的工作。

  其实也不用怎么交代,有江瑶带着,主要还是运动会要上台。

  但明显这点也不用担心,就齐磊那张脸皮比城墙还厚,他怕过啥?别说照稿子念,就算没稿子,他都能给我忽悠两小时。

  交代完工作,伟哥也没着急走,坐在广播室里聊了会儿天。

  从高一开始,财伟就管着广播室,虽然大多数时候就是放一放课间操伴奏什么的,也没有太多开口的机会。

  但是,毕竟呆了三年了,现在交出去了,有点不舍得。

  伟哥这人,还是重感情的。

  江瑶别看嘴上那么说,其实也有点舍不得伟哥。毕竟有伟哥在,她基本就是个甩手掌柜,啥都不用管。

  可是现在齐磊来了,她的任务就重了。

  “伟哥,要不你再复读一年吧,我有点不想你走呢!”

  财伟:“......”

  其间齐磊想起一个事儿来,“李玟玟呢?她怎么没过来?”

  李玟玟要考播音主持,这事儿学校知道之后,自然要给她创造一点机会。所以从开学开始,李玟玟也是广播站的一员。

  事实上,开学这两个多月,女声的播音任务一直是李玟玟在负责。

  江瑶带着她,算是一种锻炼。

  此时,齐磊问这个问题,江瑶倒挺奇怪,“不是说你和李玟玟关系不错吗?你不知道?”

  齐磊一脸茫然,“我该知道什么?”

  他这段时间心思就没在学校,对李憨憨的事儿还真没上心。

  财伟:“李玟玟刚刚参加完校考,今天下午才回来,请假了。”

  “请假?”齐磊皱眉,听江瑶的口气,隐隐感觉不对,“怎么了?”

  江瑶扁嘴,“考的...不太理想。”

  齐磊听罢,心头一沉,不太可能吧?李玟玟可是没少下工夫。

  从过年到现在又准备了这么长时间,齐磊一直认为她没问题的。

  却是财伟也有点可惜道:“李玟玟其实还是挺不错的,主要还是选择错了,但凡换个学校都有希望的。”

  齐磊,“她选的哪个学校?”

  财伟,“北广。”

  我噗!!!齐磊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心中大骂,李憨憨啊李憨憨,你是真牛叉啊!

  直接就无语了,那特么能考过才怪!

  北广是国内最好的新闻类大学,播音主持专业也是公认的最难考的。

  可以说,和别的学校就不是一个级别,有点校考里的清北的味道。

  招生极为苛刻,更不愁生源,临场发挥差一点都不行。

  其实,李玟玟这回确实有点托大了。

  她本来就心大,天生的乐天派、直肠子,结果这回乐天大劲儿了。

  她觉得齐磊把她夸那么好,又是条件好,又是心理素质好,天赋还不差,那干嘛不考北广?

  只要排名靠前,450分就能上北广啊!

  她现在文化课已经差不多能有450了,只要校考排名前几,那不就稳了?

  可她就没意识到,北广的校考和她想的完全就是两回事。

  一到考点儿就傻眼了,龙江省报北广的学生得有好几百。

  她就算再条件好,也比不过那些已经准备了一年,甚至从高一就开始准备了的考生啊!

  最后,倒是没考砸,但排名也不高,算是个中等吧!

  可这个校考排名,再加上她的文化课水平,基本就没戏了。

  更要命的是,上过高三对校考有过了解的同学都应该知道,一般特殊专业的校考从年初就开始了,五月份算晚的了。

  她只报了一个北广的校考,这个排不上去,几乎就没机会了。五月以后,基本所有学校的校考都结束了。

  江瑶,“按她现在的排名,文化课得520往上才有可能进北广。”

  “下午回来,我看见她了,情绪不太好。本来运动会想让她和你搭档的,可她回绝了,说是不想考播音主持了,然后就请假回家了。”

  齐磊脑瓜仁儿有点疼,心说,我还告诉了她好几遍,别报北广,怎么就不听呢!

  从广播站出来,下到三楼,齐磊没继续往下走,让财伟回班把曹小曦叫了出来。

  两人在走廊里,“大姐啊,你们咋不盯着点?报特么什么北广?她心大,你们也不长心呗?”

  这事儿,齐磊不光在家里那次和李玟玟说过,后来曹小曦和于洋洋在场的时候,齐磊也说过。

  只见曹小曦兴致不高,看着齐磊的眼神也有点不善,欲又止。

  最后,也只是硬着语气,“那报都报了,考都考完了,咋办吧?你说这些废话还有啥用?”

  “再说了,你不知道她为啥报北广?”

  齐磊心说,我特么上哪知道去?这两个月他心思就没在学校。

  不过,有一点曹小曦说的对,在这瞎埋怨有个屁用,得赶紧补救。

  掉头就走。

  却是曹小曦不知道他为什么走,还以为这货吼两句就不管了呢,“你不去劝劝吗?玟玟现在挺不好的。”

  却不想,齐磊学着她的语气来了一句,“考都考完了,咋办吧?劝还有啥用?”

  气的曹小曦直跺脚,站在走廊就开始嚷嚷,“齐磊!你就是个王八蛋!”

  惹得高三各个班都有人探头出来看,还都挺奇怪,曹小曦这是怎么了?让齐磊给欺负了?

  ......

  后两节自习,曹小曦没心思上,和于洋洋一起跑去找李玟玟。

  在李玟玟家楼下,给她打了电话,没一会儿就见她穿着小睡衣下楼。

  即便有黑夜掩盖,两个好姐妹也一眼就看出她哭过,眼睛都肿了。

  三个人垫上几本练习册,坐在劝业场门前的台阶上,看着冷清的街道发呆。

  过了好久,于洋洋才开口,“看开点,没考好就没考好呗,你这成绩走一个好二本已经没问题了。要是再怒把力,也许一本也有希望的。

  模拟考440多,这个分数在龙江省来说,二本学校几乎可以随便挑了。

  李玟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看不开啊?挺开的呢!”

  两人鄙夷地瞪了她一眼,却是没说话。

  沉默半晌,却是曹小曦实在没忍住,“齐磊这个王八蛋!”

  李玟玟一怔,“你骂他干什么啊?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没考好。”

  她以为曹小曦是责怪齐磊怂恿她考什么校考。

  可是,曹小曦骂的就不是这个点,“这孙子,刚刚跑来质问我,为什么让你报北广?”

  “特么的,为什么报北广他不知道??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老娘怼了他两句,人家掉头就走。操!什么东西!”

  .......

  曹小曦一向是很乖很乖的那种形象,今天却是有点情绪失控了。

  猛的瞪向李玟玟,“你也是,傻啦吧唧的,都特么不想说你!”

  李玟玟被骂的没了气势,可还是嘟囔着,“你说他干什么呀?校考的事是他出的主意,我没考好,他心里肯定也愧疚啊,你这不是给他添堵吗?”

  曹小曦:“......”

  几近窒息,无已对。

  良久,“李憨憨啊!他给你这个名儿起的,真点没错!我就不明白,你在这折腾什么呢!?”

  “要么就干脆点,把人抢过来!要么就躲远远的,省得闹心。”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一点都不像你!”

  李玟玟一听,也急了,“别瞎说!人家两个人挺好的,我也没那个意思啊!”

  “真没有?”

  “真没有!”

  “那你非考北广干什么?”

  李玟玟窘迫,“我...我喜欢啊!再说,我确实是做主持人的料啊!那干嘛不考最好的?”

  曹小曦瞪眼,“那现在呢?傻了吧?怎么办?”

  李玟玟,“那就不考了呗,能怎么办?洋洋不是说了,走正常学校我的分也够呀。”挤出一丝傻笑,“姐又不是没退路。”

  曹小曦缓和了下来,“那你打算考哪儿?”

  李玟玟,“二外语......”

  曹小曦:“!!!”

  “啊!!!”绷紧了身子一声长嚎。

  曹小曦要爆炸了,气死了,还在这嘴硬呢!?

  别人不知道为什么又是二外语,也只有曹小曦和于洋洋知道原因。

  因为,京城第二外国语学院和北广就隔了一道墙。

  “你爱咋地咋地吧!”

  曹小曦气疯了,就没见过这么不争气的。

  干脆不管了,站起来就走,头也不回。

  却是李玟玟尴尬地朝于洋洋小声逼逼,“这丫头....吃枪药了呗?二外多好啊!”

  于洋洋:“......”也是无语摇头。

  不过,她倒没像曹小曦那么激动。

  知道这憨憨脑子从来不转弯儿,认准的事儿别人劝不了,干脆顺着她,“是挺好,咱们加油哈....守着哈。”

  可惜太深奥,李玟玟根本没听出于洋洋话里有话,“是吧?我就喜欢那个学校,老娘有眼光吧?”

  和于洋洋说完,还在那朝曹小曦吼呢!

  “哎呀,曹小曦你别去和石头瞎说,他肯定也正难受着呢!再说,让徐倩知道该误会了,我怎么见人啊!”

  “听见没有?小妖精!”

  曹小曦顿住,回头,指着李玟玟胸口起伏,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李、憨、憨!你特么的没救了!”

  结果,李玟玟给她吐了个舌头,“略略略~~~要你管!”

  ......

  ——————

  另一边。齐磊下了晚自习就去了网吧。

  大伙儿早就习惯了,还以为他依照前两个月的惯性,又要通宵。

  只能说,没救了。

  各自回家,居然没人跟着。

  事实上,齐磊还真是差点通宵,他把国内,包括国外,有播音主持专业的学校全查了一个遍。

  因为这年头,很多学校连官网都没有,有的网上是看不到校考信息的,只能找电话。

  第二天中午,齐磊又来到网吧,按昨晚抄下来的电话,挨个打过去咨询。

  只是,情况不容乐观。

  正如之前所说,一般特殊专业的校考从年初就开始了,有的甚至安排在过年前。

  现在已经是五月中旬,该考的都考完了。也就是说,李玟玟就算重新选择学校,也错过了校考时间。

  即便有时间的,也不一定在龙江省安排考点。

  齐磊忙活了两个中午,依旧没什么建树。

  但是,齐磊依旧没放弃,李玟玟这个事儿说到底他是有责任的,不能不管。

  这其间,唐奕回来了。

  和前世一样,真的就是去砸玻璃了。

  对此,齐磊不得不和他好好谈谈。

  “这个这个...有啥收获没有?”

  唐小奕一边扒着红烧肉,吃的满嘴流油,一边回应,“有!”

  齐磊眼前一亮,“啥收获?”

  唐奕,“砸的贼爽!”

  嚓!亮眼神儿一下就暗了,心中也是一沉,手已经缓缓伸向电话,“就...没点别的?”

  唐奕不知所谓,皱眉停顿,“别的?认识了几个大学生算吗?”

  齐磊脸色已经彻底拉了下来,心说,我还是给唐爸打个电话吧,不该省的就不能省啊!

  却是那边唐小奕,“哦,对了,我要好好学习了!”

  齐磊一滞,手停在了电话上,“怎么讲?”

  唐奕,”咱国家太弱,老让人欺负不是事儿!我要考个好大学,干点正事。“

  齐磊眼神又亮了起来,“真的?”试探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也不见得能帮上什么忙吧?”

  只见唐小奕停下吃饭的动作,凝重地摇头,“你不做,我不做,大家都不去做...就永远也好不了!”

  齐磊激动了,“那就真要好好学了?”

  唐奕,“嗯!”

  齐磊,“准备考哪?”

  唐奕,“京城理工!”

  呼...齐磊长出一口浊气。

  可还没吸回来呢,就见唐小奕呲牙一乐,挑了挑眉头,“有个学姐说,等着我京城理工再见。”

  “嘿嘿,南方的,可温柔了呢!”

  操!!齐磊差点吐血,我特么前世怎么没听过这段儿?

  不过,好在唐奕是真的想学习了,那就不用找三个爹历史重演了。

  拍着唐小奕的肩膀,“你救了自己一命啊!”

  唐小奕没懂,“啥意思啊?”

  “没事儿,吃吧!在外面受了不少苦吧?”

  可怜的娃,特么也是个色胆熏心的主儿!

  ......

  ————————

  十六号,也就是运动会的前一天。

  二中已经提前进入“过节模式”,主席台已经搭起了棚子。

  大操场的跑道,还有各个场地都用石灰浆重新画了线,围绕主跑道的一圈彩旗也都插了起来,仪式感满满。

  下午全校没课,开幕式彩排。

  齐磊和江瑶昨天就拿到了开幕式的主持稿。

  中午,齐磊从网吧出来,一进学校正好碰到了曹小曦。

  “正好,你帮我把李玟玟叫主席台来,我有事儿和她说。”

  曹小曦现在看齐磊就不顺眼,“干嘛?玟玟没空!”

  齐磊无语,我又没惹你,干嘛啊?

  不过,李玟玟的事,齐磊确实有歉意:“求你行不?曹大美人?”

  曹小曦:“......”真是没皮没脸的。

  回到三楼,曹小曦琢磨了半天,最后还是跑到六班,把李玟玟叫了出来。

  “石头让你去一趟主席台,你去吗?”

  李玟玟一听,没回话已经往楼梯走了,还回头问呢,“他没说啥事啊?”

  曹小曦气的抓狂,追了上去,“他让你去,你就去啊?有点出息行吗!?”

  李玟玟一边小跑下楼,一边憨笑回应:“石头肯定有事儿啊,你走快点!”

  曹小曦:“......”

  俩个女生小跑着来到主席台。

  却是齐磊远远地就看见李玟玟往这边小跑,不由摇头,心说,李玟玟这个形象啊!

  披头散发,大t恤,大脱鞋,不复从前的精致,又变回了刚上高三的邋遢模样。

  这大姐不仅仅是把心思都写脸上了,全身上下都体现着没心没肺的光辉。

  到了近前,用手掌搭成一个凉棚,抬头仰视着齐磊。

  “有话说!有屁放!找老娘什么事?”

  齐磊咧嘴一笑,朝她招了招手,“上来说吧!”

  “哦了!”

  李玟玟欢脱着,根本就不走台阶,后退两步一个跳跃,差点没摔着。

  还是齐磊拉了她一把,才上去的。

  “嘻嘻。”一上去就赶紧松开齐磊的手,“少占老娘的便宜!”

  然后和台上的江瑶打招呼,然后自顾自的找了把椅子叉腿坐下。

  “说吧!”

  齐磊无语地看着她,突然蹦出一句,“没考好,挺难受的吧?”

  李玟玟一怔,随之把目光飘向大操场,“瞎说什么呢?姐是走心的人吗?大不了换个学校呗,多大点事儿?”

  齐磊,“那换哪想好了吗?”

  李玟玟依旧无所谓,“到时候再说吧,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齐磊,“装!接着装!”

  李玟玟,“你懂个屁!没装...真的。”

  齐磊看着她鸡窝一样的脑袋,无语摇头,“那你能先洗个头吗?一脑门子头皮屑,隔老远就看出两字儿——颓废!”

  李玟玟条件反射的抱住脑袋,“有吗?我...你瞎说,我从来没头皮屑的!”

  齐磊不想和她纠结这个问题,从开幕词的稿件底下抽出两张表格。

  蹲在李玟玟身前,先把一份表格放在她膝盖上,“这个是川音的校考申请,他们一般情况下不来龙江招生,今年是个特例,知道的人不多。5月24号,考点在黑大。”

  李玟玟脑子突然就空了,依旧抱着脑袋,掩盖着不知道有还是没有的头皮屑。

  怔怔地看着齐磊,任由表格躺在膝盖上。

  只见齐磊又递过来一份,“拿着。”

  “哦!”李玟玟下意识把腿一夹。

  “用手行吗?”

  “行!”

  终于放开脑袋,把表格抓过来,然后...捂在头顶。

  “用手了...”

  齐磊:“......”

  “第二份是浙传的申请表,6月2号,考点在哈师大。”

  “这也是今年最后一个播音主持类校考的学校。我问过了,他们今年在东三省的招生名额不少,重点就是哈市地区。”

  “虽然也不好考,但可以当一个备选。万一川音考的不理想,可以试试。”

  “你......”李玟玟傻笑着,“你哪找的啊?嘿,嘿嘿。”

  ......

  连上午的一起发了。

  这几天因为前面的剧情被骂的好惨,没好意思求票....

  厚着脸皮求一波吧!

  有票票的支持一下,没票票的打赏支持一下也不是不行。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