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2章 别惹二愣子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7-29 00:38: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表面上看,李玟玟在一伙儿玩伴儿之中年纪最大,已经十九了。

  可是事实上,她才是心智最不成熟的那个。

  以前还有所谓的骄傲,还有她那套乱起八遭的嫁人理论撑着,但自从被齐磊打回傻子圈儿之后,这位大姐却是连最后一点伪装都不剩下。

  如果拿她和财伟进行对比的话,那小玟姐绝对是财伟的另一个极端。

  伟哥是活的太明白,明白的有点瘆人。

  就比如,伟哥曾经喜欢徐小倩,认为那就是他的人生伴侣。所以,他可以淡定从容的给齐磊递上一支烟。

  可是,在被齐磊摧毁三观之后,几乎看不到他有任何迷茫期,等于说马上校准了人生轨迹,再不去纠结徐小倩的问题。

  再比如,在广播室里听齐磊他们唱《追梦赤子心》,见识了那种让人神往的少年癫狂之后,伟哥只用了一个晚上,就从“老干部”变成了邋遢少年。

  这种调整能力,这股狠劲儿,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不是说伟哥的善变,反而恰恰印证了这个家伙的可怕之处。

  而李玟玟恰恰相反。

  如果伟哥是人间清醒,那李憨憨就是难得糊涂。

  什么时候都是迷迷糊糊的,也什么都可以,又什么都不可以。

  一旦认准了一件事,你很难把她从惯性里拉出来。看似专一,其实是没有方向。

  就是单纯,单纯到几乎没有自我。

  可是,齐磊作为一个过来人,其实是看得出来李玟玟的心思的,更明白曹小曦那天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气。

  然而,他只能当做没看见,或者不知道,因为他太清楚年轻人的感情了。

  那种情感,懵懂而又毫无来由,可能因为一个梦、一句话、一个眼神、一次不经意的碰触,便会喜欢上一个人,并不会因为齐磊有多优秀而加分。

  就像徐倩和齐磊的开始,只是因为考场上的一句“大姨”而已。

  然后信誓旦旦以为便是永远,可实际上,那只是荷尔蒙激增的年纪,一次再平常不过的冲动罢了。

  不是说不纯,不认真。相反,是太纯了,太认真了。

  纯到没有任何世故、龌龊的想法,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默默地想着。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只要把它交给时间就好,也许在某个早晨,一切又将归于平淡。

  是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操蛋,美好的东西,要么寿命都很短,要么只存在于小说和电影里。

  现实拥有美好的幸运儿不多,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憧憬。

  而像是李玟玟这种性格,如果齐磊用对待财伟,哪怕是李琳那种,直接了当的方式一步到位,反而对她是一种伤害。

  会让她觉得很丢脸,然后把自己蜷缩在惯性里,很长时间都出不来。

  不如顺其自然,等到上了大学,远隔千里,随着时间的消磨渐渐平静。

  也许突然就悟了,不再纠结苦闷,就像这个年纪无数个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一样。

  其实,真正因为“我们不可能”、“我们不合适”、“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狗血回绝而放下的,真的少之又少。

  尽管道理告诉我们,不喜欢就要说清楚。

  可是,真正的人生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道理?绝大多数的年少冲动,都是被时间慢慢抚平的。

  也正因为这样,每个人的青春里,几乎都有遗憾。

  某某个喜欢的女生来不及表白...就忘记了。

  和那个女生只差一层窗户纸,却一不小心回不去了。

  那年夏天,那间教室,那束阳光下...那张让人回味终生的稚嫩笑脸。

  可曾想过?这才是生活,操蛋而又逃不开的生活。

  此时的李玟玟双腿并拢,腰杆笔直,两只手拿着表格捂着其实并没有头皮屑的长发,五官严肃且拘谨,一双眼睛却是写满了惊喜和惶恐。

  有点像做错事的小猫儿,瞪圆了眼睛,却又一脸无辜,看得一旁的江瑶和曹小晓一副没脸见的样子。

  而齐磊蹲在他她前,平静,而又尽量不去直视李玟玟的眼睛,“这两个学校先考着,考不上再回来用功也不迟。”

  只见李玟玟依旧是懵懵的状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弄的齐磊也跟着智商下降,瞪着眼珠子:“麻烦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几个意思?”

  真看不懂啊!

  李玟玟也瞪着眼珠子,憋着笑,“没几个意思啊!”

  齐磊,“没意思,你点头又摇头的?”

  李玟玟眼珠转了转,“我也不知道啊,就想点头也想摇头。不行啊?”

  齐磊,“李憨憨,你能认真点吗?我们几个给你查了三天呢!”

  李玟玟一怔,“还有别人啊?”

  齐磊,“你关注的点很清奇啊!”

  “嘿嘿。”

  “那到底考不考啊?”

  “我想想。”

  “姐,咋好像是我求你一样呢?”

  “难道不是吗?”

  “是!”

  李玟玟又傻笑起来,“那我考虑考虑。”

  “行。”齐磊,“回去吧,求你!”

  “嗯!”李玟玟站起来就走。

  可是,还没下主席台,突然又折回来了,一改神态,咋呼着冲到江瑶面前。

  “瑶瑶啊,你还是歇着吧,运动会我来主持!”

  说着话,一把将江瑶的开幕式稿抢了过去,掉头就跑。其间还挥手大吼,“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

  江瑶狐疑了半天,“李玟玟本来就不聪明,现在更憨了。.”

  看着齐磊:“那她到底是考还是不考呢?”

  齐磊横了她一眼,“你也不聪明!”

  江瑶脸一板,“说谁呢?”

  齐磊,“她要是不考,还主持个什么的运动会!姐,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

  江瑶,“可惜什么?”

  齐磊死活不说了,气的江瑶抓狂,“破孩子!一点也没有伟哥省心。”

  齐磊嘿嘿地笑着,却是不说话。

  ……

  另一边,曹小曦追上李玟玟,回头瞪了一眼主席台,恨恨道:“算那小子有点良心!”

  “嘿嘿!”李玟玟笑着,“瞎说啥,石头都说了,是他们一起帮的忙,是他们有良心!”

  曹小曦皱眉摇头,“真搞不懂你!”

  李玟玟,“不是你搞不懂我,是你天天瞎想好不好?我就是校考没考好,你偏偏要往别的地方扯。”

  “小妖精,你越来越像个八婆了!人家石头和徐小倩挺好的,别给人家找事儿。”

  曹小曦:“……”怎么绕来绕去,反倒成了老娘的不是了?

  “行行行,我不管了,行吧?”

  然后,曹小曦也问了江瑶问的问题,“那你到底考不考啊?”

  对曹小曦,李玟玟却是没含糊,直接把那两张报名表给撕了,“不考!”

  曹小曦有点懵,彻底无语,“那不还是的吗?怪我多心?你就铁了心考二外是吧?”

  却不想,李玟玟突然严肃起来,“二外也不考了。”

  曹小曦眼前一亮,“真不考了?”

  李玟玟,“真不考了。”

  “这就对了嘛,姐挺你!”

  李玟玟挑眉一笑,又变成那个大大咧咧的傻大姐了。

  正好走到主楼门前,嗷的一嗓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要多傻有多傻。

  没过五分钟,李玟姐又风风火火地杀出主楼,这回头发扎了起来,挽成一个丸子,人也精神了不少。

  蹦蹦跳跳地上台,“我来啦!瑶瑶,你一边玩去吧!”

  得~~她满血复活了。

  ……

  ————————

  彩排其实挺简单的,各班按顺序走一圈儿,然后在操场中间再按顺序排位置,其间做一下调整就好。

  而主席台上,就是男女两个念稿子的,别出错就行。

  各班不用着装,按平时练的方阵走整齐就行。

  哦,对了,路过主席台还有口号,基本是一套词儿,“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这个时候也就看出各班的训练成果了。

  只说高一学年的话,最整齐,口号喊的最响亮的,是七班和一班。

  最拉跨的,当然是十四班喽!

  特么一天都没练过,他不拉跨,谁拉跨?而且,连个口号都没有。

  别的班四四方方,步伐整齐,十四班除了前面擎着双手,做打牌子状的杨晓儿还算认真一点,其他人完全就是放羊状态。横不成排,竖不成列,呼呼啦啦逛菜市场一样就过去了,堪称敷衍到了极致

  看的别的班直懵,“这是特么的放弃治疗了吗?也太没当回事儿了吧?”

  却是列队时,七班的人吃味道:“人家十四班牛气的很,哪在乎运动会这点事儿?”

  一旁的八班紧挨着,也道:“能不牛吗?从倒数第一到学年第八的班,听说人家这个学期还要冲到前五呢!”

  也是奇怪了,按说,高一十四个班,现在没有哪个班是偷懒的,都在拼命的往上追。

  用后世不恰当的说法,这就是内卷啊!

  可是,即便拼的这么厉害,十四班总是能往前挤一挤,一次月考上一个名次。

  就真特么的邪性。

  此时,讨论十四班的已经跑偏了。

  一部分人关心的是成绩,“我听说,他们班的学习计划和时间都是班长由来安排?是不是里面有窍门儿啊?”

  ……

  “呵呵,净扯淡!你让我们班班长安排一个试试?下晚自习要吃闷棍的。”

  .....

  “是真的吧,他班都听齐磊的。”

  ……

  而另一部分人,则在讨论别的事。比如八班的詹小天,“他班体育特长的,就一个王东吧?”

  “那可有意思了。咱班上点心哈,给我盯着十四班的蹂躏!”

  七班那边一听,“算我们一个!”

  十班体委,“还有我们!”

  唉,十四班别看自己人玩的挺嗨,其实在学年,依旧不受待见。

  上个学期是瞧不起他们,结果十四班逆袭了。

  而这个学期是真心恨,因为十四班,别的班遭了多少罪?

  一个寒假,几乎就报销在十四班手里。

  而且,特么在他班墙上,还写着“最强十四班”呢!

  “我让你最强!”詹小天阴冷地瞪着十四班那帮放羊的,“特么月考排不过你们,运动会还不把你们按在地上摩擦?”

  八班别的不敢说,体育还是有点强的。

  用主楼那边的话说,八班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

  当然,还有七班。

  七班更惨,头脑简单,四肢还不发达。反正被醉拳砸的,彻底站不起来了。

  别的班怎么议论十四班都不过分,这就是章南要的效果。越掐越好,越掐越有动力。

  只是,十四班的那个散漫状态,连李玟玟都看不下去了。

  借朗诵稿子的间隙,“你们班怎么回事啊?”

  齐磊神秘一笑,“玩点特别的呗。”

  弄的不光李玟玟一头雾水,连在台上“监工”的教导主任都满眼狐疑,事后还把老刘叫去好好谈了个话。

  总之,从目前来看,高一的精神文明奖,不是七班,就是一班的了。

  作为学年第一,和倒数第一的两个班,一班还是比较大度的,“唉,七班出回彩不容易,要不咱班让了吧?”

  大度得七班想吃了这帮狗日的,一个个大骂,“西校舍就没一个好东西!”

  全学年最讨厌的两个班都在那边儿。

  但是,没办法啊,人一班有狂的资本。

  七班众没脸和人家吵,只能挤兑十四班。

  “你们班走的挺好的,明天继续保持!”

  而竞赛总成绩,应该是八班。

  这么说吧,八班虽然没有体育生,可是他们班能组一个高一篮球队,连带着半支足球队。

  被詹小天带动的,都挺爱运动的。

  对于其他班级的嘲笑和敌视,十四班的老硬币们都懒得搭理他们。

  早就免疫了。

  用班头儿的话说,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还精神文明奖,你们也配?

  还竞赛第一?没比过,吹你大爷的吹!

  于是,第二天,十四班开始打脸了,全校也都傻眼了!

  之前就说过,为了这个检阅服装能出彩,各班都是使尽浑身解数。

  还是拿高一学年来说吧,集齐了一二三中和实验中学的校服,还有两个白衬衫方阵。

  一班比较牛,从城南驻军借来了夏季常服。

  可惜,还是七班技高一筹,翘班好几天的唐小奕为了讨好醉拳,别砸着他,这回动用了富爸爸的增益光环。

  唐成刚去年给厂里的销售部、门市部,还有厂管理,统一订做了一套西装,男女款都有。

  结果,让唐小奕都给扒过来了。

  七班清一水的西装领带,别管大小合不合身,反正走在一起挺齐的。

  弄的七班众兴奋不己,“这回稳了啊!”

  唐奕却是苦笑,心说,稳?稳第二啊?你等着十四班出奇观吧!

  果然,等高一十四班出来的时候,全体都傻眼了。

  “哦操!!这么屌的吗?”

  十四班就是个卡通大全,连阿拉蕾都有。

  尤其是十四班举牌子那个...“真白啊!”

  连主席台上的李玟玟都隔着老远盯着十四班,还一个劲的抱怨,“切!!晓儿那身儿衣服我也行!”把腿往出一横,“我也有大白腿!”

  弄的齐磊就一个念头,离她远点儿!憨憨还是忧郁一点比较省心。

  没见老董校长,还有教导处主任,皱着眉看过来吗?这货简直就是在现眼。

  开幕式基本没啥悬念了,十四班玩的太花花,高一反正都死心了。

  也难怪人家走的像放羊,这种装扮要是走的整齐了才是违和。

  反正精神文明奖别的班是没戏了,只能在竞赛排名上下工夫。

  但是,话又说回来,真想踩十四班?

  诚然,十四班除了王东,确实缺少那种顶尖的运动健将,其他人也都不是高手

  但是,想把十四班踩下去哪那么容易?

  这帮渣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有一个特点已经磨练出来了。

  那就是:

  要么别干!干就玩命干!

  是真的玩命啊!

  也别挤兑我,打脸什么的十四班最擅长。

  两天的运动会,其他那十三个班终于知道了十四班为什么一直在进步。

  因为这个班,有一头算一头,都特么是二愣子!

  而这次运动会,让不光高一的其他班级达成了一个共识,也让高二高三的同样达成了共识:

  别惹那帮二愣子,和他们玩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