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14章 下死手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8-05 05:0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说实话,陈木昆让章南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境地。

  和那些曾经试图改变的梦想家一样,有雄心壮志去做一点事情,可惜最后却倒在了钱的问题上面。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大多数人因而留下遗憾,不得不屈从于命运。

  而章南也已经在妥协了,用学校小卖部和食堂的利益去交换。

  甚至章南已经做好了搞不到钱,从而降低目标,比如老师的奖金少发一点,学校的成绩稍稍知足一点。

  不去做龙江名校的美梦,只做一个哈市闻名的高中。

  可是,章南绝对不会想到,在她身边潜伏着一个开了挂的家伙,那小子专门就是为了消灭遗憾而来的。

  可这却坏了陈木昆的好事。

  变态嘛,见不得别人好。

  当宁站长自报家门,说是榕树下ceo的时候,陈木昆短暂错愕后,主动上前握手。

  “您好您好,我是陈木昆,叉叉文学论坛的创始人,也是章老师的学生。”

  宁站长知道卫光明在,可却不知道什么陈木昆。

  一听是章南的学生,赶紧握了个手,一脸狐疑。

  却是章南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面有担忧。

  她清楚陈木昆要干什么,很怕他把这些不请自来的金主也给搅合黄了。

  所以,之后特意把王兴业叫到身边,让他盯紧陈木昆。

  王兴业早就看这货不顺眼了,“章校长放心!”

  随后,依旧是固定流程,介绍二中校史,带着人参观学校。

  现在学生老师都放假了,学校里也没人,也搞不出别的花样。

  带着宁站长他们,在学校里转了一圈儿,其间章南一直在观察。

  那个南光虹是国家工程院的院士,在计算机行业的威望很高,这趟居然也亲自来了。

  那个三石公司的老板齐国栋……

  好吧,齐国君、齐国栋,章南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是齐磊的亲戚。

  而且,三石公司的那些网吧业主倒还好些,随便看看,没什么侧重点。

  可那个领着网吧业主的女青年倒不简单,似乎一直在帮着二中说好话。

  唯一让章南有点看不懂的是个老农民一样的老头儿,畅想的龙江总代理。

  而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对二中十分好奇!准确地说,是对十四班尤其好奇。

  还在主楼这边的时候,就有人问,高一十四班在哪。

  到了西校舍十四班门前,又驻足了很久。

  其间,还扒着窗户往教室里看了半天,交头接耳的小声嘟囔,可惜章南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

  其实,那是几个人在吐槽。

  耿大爷,“小石头和徐丫头他们就这个班?啧啧,够破的啊!”

  南老也抻着脖子瞅,回道:“破不破的无所谓,咱们那时候条件还不如这个呢。”

  周桃也扒着窗户猛看,而且还一脸愁苦。

  虽然周桃已经和齐磊确认了无数遍,可是看到教室,想到小老板真的就是个高中生,天天在这间教室里上课,她还是觉得不真实。

  这期间,陈木昆一直跟在宁站长身边,显得颇为热情。时不时还拿他那些什么应试教育不好,商业教育才是前景的说词忽悠宁站长。

  话里话外,意思就是,让宁站长别在二中投钱。

  把王兴业急的啊,本来要阻止,甚至要硬气赶人了。

  可是,他发现那个陈千宁,也就是宁站长的表情有点怪异呢?

  那眼神看陈木昆,就跟看傻子似的。

  呵呵,能不看傻子吗?

  这特么是老板安排的任务,你扯东扯西的,在那扯什么驴马烂子呢?

  再说了,你不是章校长的学生吗?怎么感觉你像拆台的?

  最后,宁站长实在没忍住,“陈总在国外呆过不少年吧?”

  陈木昆一怔,怎么突然问这个了?讪讪一笑,“遗憾啊,还没出过国。”

  宁站长一挑眉头,“没出过国怎么就成香蕉人了呢?”

  陈木昆不懂,“香蕉人?什么意思?”

  宁站长很隐晦了来了一句,“推荐你看看我们站的《贝尔格莱德之恋》里面有很多生动的网络用语哦!”

  只见陈木昆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宁站长摇着头不想说话了,实在搞不懂这个人到底是哪头儿的。

  后来,趁陈木昆不注意,宁站长没忍住,小声和王兴业道:“这位...真是章校的学生?”苦笑一声,“怎么不像是来帮忙的?”

  王兴业都快憋坏了,一听宁站长这么问,实在没忍住,“别提了,这就是个白眼狼!”

  说着话,把陈木昆刚刚干的事儿和宁站长一说.。

  最后还苦脸长叹,“这不是欺负人吗?我们做老师的没有他那么多花花肠子,陈总别听他的,章校长为了拉赞助的事儿,真的挺辛苦的,千万帮帮忙!”

  王兴业其实是一个挺机灵的人。可是也要分跟谁去比。

  如果在老师、教育行业来说,王兴业算是个玲珑心。可是和这些天天玩心眼儿的商人一比,那就差太多了。

  王兴业有点被逼急了,此时也有些真诚动人心的味道,希望这一大波人别让陈木昆影响了。

  结果……

  结果那哪是别影响了啊!

  宁站长一听,什么玩意?我老板的老丈母娘你也敢算计?不是不影响的问题了,得弄他!

  当下就去找了齐国栋,齐国栋一听,什么意思?还特么有这种人?

  当下去就找了周桃,周桃一听,刚要暴走,却是一旁的老耿大爷发话了。

  “这种人我有招治儿,交给我吧!”

  指着宁村夫,“一会儿你配合着点。”

  此时,学校也转的差不多了,章南拍了拍手,“大伙儿去会议室坐一坐吧!”

  于是,众人又转战会议会。

  由于老师都放假了,老董和王兴业亲自给大伙儿去泡茶。

  却是耿大爷拦下两人,“泡茶啥的就省了吧,我们坐一会儿就走。”

  章南示意听这老头儿的,搓手踌躇,想着怎么切入话题,让这些人捐点钱。

  哪怕是一点点,解决一下燃眉之急也好。

  可是,让章南没想到的是,老耿大爷这时候又开口了,“大伙儿都静一静吧!”

  会议室里登时没了声音,都听老耿的。

  只闻老耿道:“人家都是老师,谈生意说道钱的事儿,不是人家本行,咱们也别为难人家了。”

  “来也来了,看也看了,这学校有啥困难,章校长刚刚也说了,都痛快点,一人说个数儿,回头统计出来给学校送过来。”

  这话主要是对那些网吧业主说的,而老耿在他们之中也是有威信的。别忘了,耿大爷还是三石网吧业主协会的会长呢!

  此时,老爷子发话了,大伙儿纷纷点头。

  却是阿木昆仗着刚刚在队伍里上蹿下跳,再加上交际能力不错,以为自己已经融入组织了呢!

  “咳咳!”清了清嗓子,“我先说两句,我觉得吧!”

  刚开个头儿,却是老耿一句话就给摁了回去,“你先等会儿,一会儿再轮到你,先让我们业主报数。”

  说着话,对王兴业道,“王副校长,麻烦你给记一下。”

  王兴业:“……”

  三观有崩。

  这,这特么是捐钱?咋这容易呢?

  却是不等他,那边业主们已经开始发话了。

  简单明了,姓名加捐款的数额。

  “张温茂,5万。”

  ....

  “许泰华,8万。”

  ....

  “汤锐立,5万。”

  ....

  “吕安顺,10万。”

  ...

  “朱超民,10万。另外,蒋喆今天有事儿没来,让我给代了,蒋喆5万。”

  来的十多个业主,一人五万、八万的往上凑。

  王兴业连忙拿出本子记录,手都在抖。

  三观真的崩了。

  都这么有钱的吗?真就这么容易的呗?

  眨眼之间,已经有一百万之巨了。

  而等业主们报完,这边齐国栋也动了。

  拿出一张清单,正是那天在群里商量好的数额。

  递给章南,“章校长,这是我们三石公司凑的一百万,另外还有几十台退役的电脑,让孩子们别嫌弃,回头给你们拉过来。”

  “还有……”齐国栋对王兴业道:“深圳企鹅公司让我代替他们报个数,一百万!”

  王兴业:“……”

  脑瓜子嗡嗡的啊!

  三,三三三三,三百万了!

  三百万了啊!!

  连章南也懵了,她做梦都没想到,天上能掉下来三百万。

  可是,这还没完呢!

  大伙儿都报完了数儿,说完了捐款数额,老耿大爷这才笑呵呵的看着陈木昆,“陈总,轮到你了,你刚才想说多少来着?报个数吧!”

  “报……”陈木昆瞪圆了眼珠子,我报你大爷啊!

  我特么…

  我特么就没想捐!!

  可是,老耿大爷一脸期许,一屋子人都玩味的看着他,陈木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眼神飘忽,彻底下不来台了。

  憋了半天,汗也下来了,“我,我觉得吧…这事不能这么草率,支持教育是好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老耿依旧笑呵呵的,“光嘴上支持是不行的,得有实际行动啊!这要是传出去,陈总的名声不就坏了?谁还敢给你的网站投资?”

  陈木昆:“……”

  老耿大爷继续道:“刚刚我可都听说了啊,陈总对自己的老师那是真够意思,够意思到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啊!”

  偏头看向宁站长,“小陈啊,你是内行,你给说说,这在小说里叫啥玩意?”

  宁站长,“这叫戏剧冲突!”

  “哦!”老耿大爷恍然大悟,“对!!就是戏剧冲突,这素材你们写小说的用得上不?”

  宁站长乐了,“当然用得上啊!而且不光我用得上,我们榕树下正好在开展创作营。回头我把这事儿说说,什么蔡智恒啊,安妮宝贝啊,李寻欢啊.,一人能写一篇稿子,都能开征文大赛了!”

  “嚯~~!”老耿大爷大乐,“开啊!!我出奖金,让你们开,陈总这下可是出名了啊!连带他那个网站也出名了啊!!”

  陈木昆:“……”

  手脚冰凉冰凉的!

  这老不死的,威胁我!?

  对!就是威胁你!你看章南、老董他们为人师表,不能拿你怎么样,可是老耿惯着你这个?

  就威胁你了!

  以榕树下的体量还有影响力,都不用这么极端,弄死你一个小小的文学论坛不跟玩一样?

  老耿这是明着告诉陈木昆,要么破财免灾!要么,欺负死你!!

  不是商人吗?商人这可不叫欺负,这叫正常的商业行为。

  笑呵呵的,“陈总,你捐多少?”

  “我……”陈木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陈木昆急中生智,“这,这不是小事儿,我回去考虑考虑?”

  一个拖字决,让他用了出来。

  可惜,老耿大爷更乐,“可以啊!回去好好考虑!慎重考虑!不、着、急!”

  完了....

  陈木昆知道,这老不死的不是开玩笑,这是要死磕到底的节奏呗?

  看来拖是没用的。

  正想不出来办法,老耿又开口了,“实话实话,老头子我也没和你过不去的意思。”

  “就是你今天冒犯了,大爷我必需给你点颜色看看。”

  “得让你知道,有些人欺负不得。”

  “要不这样吧....咱们和气生财。”

  “你给章校长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之后,大爷我捐啥,你就捐啥,意思意思就得了。”

  似乎猜到了陈木昆的想法,耿大爷又了一句,“放心,我不和三石公司比,也不和企鹅比....我也是个开网吧的,我捐的钱肯定不高于网吧业主这边。”

  陈木昆一听,虽然心中无比屈辱!

  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终于....还是点头了。

  向着章南深深的鞠了一躬,“章老师....学生不懂事,学生错了。”

  章南点了点头,算是过去了。

  而耿大爷一见,大笑出声,“这就对了嘛!别把你在商场那一套用在老师身上!”

  扭头对王兴业来了句,“记上吧,耿长海....十万。”

  陈木昆一听十万,登时松了口气。连忙道,“陈木昆.....十万!”

  等陈木昆报完了数儿,耿大爷这才笑呵呵的看着陈木昆,“小伙子,大爷我高兴,今天再教你两句,第一,千万别在不明底细的情况下贸然出手。”

  陈木昆咯噔一声,眉头一紧!!

  却是耿大爷还没说完呢,“第二!!商场尔虞我诈,千万别对敌人手软!!”

  说完,砸吧着嘴,“这其实是两句。”

  可已经不重要了,对王兴业又来了一句!!

  “耿长海,再捐一栋教学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