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4章 全特么是套路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8-10 21:09: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齐磊和徐小倩战战兢兢地走了。

  太可怕了,大人的世界太可怕了!

  显然,这是章南又要借题发挥,让二中和实验对立,进而展开竞争。

  就像之前,让十四班和高一其它班级对立一样。

  这都是领导的驭人之术啊,脏的很!

  只是齐磊有点好奇,丈母娘就不怕玩崩了?

  第一,把老董给装进去了。

  人家老董都同意了,你这来个不行,老董哪还有脸儿?

  第二,实验中学那边彻底就结仇了啊,弄不好是要出乱子的。

  反正,齐磊觉得这回风险挺大的,不太合适。

  再说了,老刘可就遭罪了,齐磊还是挺不愿意见到的。

  也不知道丈母娘是怎么想的。

  只是,他和徐小倩一走,老董苦着脸放下茶杯。

  “小章啊,老头子我这世英明不要也就不要了,可是王兴业能制服实验中学那帮老油条吗?”

  却是章南淡笑,“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都利用不起来,那他就不是王兴业了。”

  把一个镇级中学弄的风生水起,你当王兴业是省油的灯?

  “看着吧,弄不好,现在老马和王红已经和他是一条心了!”

  老董:“……”

  “唉.!”悠然一叹,“我这么老实一个人,怎么教出这么个鬼精鬼精的学生呢?”

  而事实上,王兴业确实已经在动手了。

  回实验中学的路上,王兴业和老马骑着车,追上王红。

  王红和老马两人脸色都不太好,期间老马实在没忍住,“你要说不给就不给了,现在老董都答应了,还传出去了,这让咱怎么跟底下人交代?”

  王红也是愤愤,“这个章南,仗着是书记的爱人,也太不讲情面了吧?这就是没拿咱们当自己人!”

  瞥了一眼王兴业,最近王校长和章南走的挺近的,她也只敢稍微吐槽一下,却不敢说的太深。

  老马其实也是同样的心思。

  王兴业还没上任呢,就开始合校了。这段时间,虽然在实验中学已经开始展开工作,但是忙的也都是合校的事儿。

  严格意义上来说,王兴业都不算是实验中学的人。

  对此,王兴业心如明镜,可是假装不知道。

  两人在吐槽,他也跟着吐槽,而且他特么还添油加醋。

  “两位,看出来了吧?章南表面上说的挺好,一碗水端平。可我看,她还是向着二中那边的。”

  两人一怔,没想到王兴业能说出这种话,“王校长....”

  只见王兴业苦着脸,“反正啊,看着吧,合校之后的日子不好过喽!”

  这回两人又齐齐点头,“唉!当时就是糊涂啊!”老马感叹着,“就应该咬死了不同意合校:现在想后悔都晚了,教委的文件这几天就下来了。”

  王红也是不服,“谁让人家是书记的爱人呢!”

  却闻王兴业道:“其实,关系不关系的都不重要!章南早就是徐书记的爱人,那李万才下死手的时候,她不一样被拿下去了?”

  “说到底,还是咱们今年没考过人家啊!”

  二人一听,细想之下,确实是这个道理,一切的根源其实就是高考成绩。

  正因为二中的高考成绩太突出了,所以才有了合校,才有了今天说话不硬气的局面。

  王兴业撇着嘴,“你看看章南刚刚那话说的多不客气?成绩上不来还想要名额?”

  “这话就是找打架呢!可是人家就敢说,就是硬气!为啥?学生老师争气啊!”

  二人还是连连点头,就是这个个理儿。

  老马一叹,“可是现在说啥都晚了!”

  “不晚!”王兴业突然一句,随之停下了车。

  老马和王红一听一看,也跟着停了下来。

  疑惑地看着王兴业,“王校长的意思是…还能让教委改主意?”

  王兴业则道:“改主意是不可能了,那让程局长的脸面往哪放?”

  “但是……”

  话锋一转,“谁说合了校,就不能分开了?”

  “嗯!?”二人一个激灵,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王校长!快说说,怎么分开?”

  王兴业干脆把车停在路边,与老马、王红围做一团。

  一脸诚恳道:“说句心里话哈,我是新来,原本对实验中学确实也不抱什么希望,差距实在太大了,连追赶的心气儿都没了。”

  说的老马和王红齐齐低下了头,这话不好听,却是事实。

  王兴业继续道:“本来打算,合校就合校吧,给章南当几年副手,等她走了,我还能顺理成章的接个班儿。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吧?”

  二人还是只剩点头的份儿,这话到家了,是掏心窝子的话。

  王兴业,“可是,在实验中学呆了也这么长时间了,说没感情那是不地道。再加上……”

  “她也欺人太甚了,这是真想一口吞了咱们实验中学啊!”

  “所以,咱不能坐以待毙了!”

  王红已经激动了起来,“王校长,你就说,咋整吧?不行我拼着受处分,组织老师去省里反应问题!”

  王兴业听的一激灵,“别别别,那是不行的。”

  老马也道:“那王校长啥意思?我现在也后悔了,最好能马上分开,否则这一届高一,咱都没有生源。”

  王兴业听了,还是摆手,“分,也不能马上分!”

  二人不解,“为啥?”

  王兴业,“现在分了,那不就等着被二中压着打?”

  “人家现在有资金,有名气,有生源,还有经验,咱们怎么比?”

  “你们说,对不对吧?”

  二人又蔫儿了,现实太特么残酷了。

  而王兴业一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说到他们心里去了,“所以啊,咱们这样儿,咱分几步走。”

  二人,“哪几步?”

  王兴业,“第一步,我去牵头,去找章南争。合校可以,但是师资和班级,还是各教各的。”

  “这样一来,咱也不过就是搬了个校址的实验中学吗?那勾践还能卧薪尝胆呢,咱们也行!”

  老马,“然后呢?”

  王兴业,“然后?然后借二中的鸡,下咱们的蛋啊!”

  二人:“????”

  王兴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还想不明白吗?”

  “他们老师的教学经验不得学学?他们老师的福利,那同样也得给咱们吧?他们怎么提高成绩的,咱们就怎么提高呗?”

  “在实验这边咱学不来精髓,可是这回是章南指挥,就在眼皮底下,那还学不来,就是咱自己有问题了!”

  “再说了,咱实验本来底子就比二中好一点,还比不上他们?”

  “说白了,就是用二中的钱、二中的经验,还有二中的模式,来壮大咱们的声势。”

  二人眼前亮了起来,好像是这个个道理哈!

  而王兴业还没说完呢,“只要明年高考,咱们能压二中一头,咱们说话就有底气!到时候,你们不想分,我去找程局长,找省里。“

  “不合校,咱也是一流中学!”

  “对!”老马嗷一嗓子,“就这么干!还就不信了,咱的学生考不过二中了就?”

  王红也是打了鸡血,“王校,,我听你的,也许还有机会!”

  王兴业点头,“对喽,别蔫头茄子似的,咱还有机会!”

  “不过……”

  话锋又一转,“不过,老师们的工作可得做好啊!得让他们紧张起来,为了实验中学的生死存亡啊,这一年,得拼命了!”

  王红,“回去咱就开个会,必须把大伙儿都调动起来。”

  王红也是瞪着眼,在章南那憋了一肚子的火发不出来呢,“王校长,你就带着我们干吧!这一年,谁掉队,都是我王红的责任!”

  王兴业,“好,大伙儿一起努力!”

  回到实验中学那边,王红真的就组织全校老师,明天必须到岗,假期结束了。

  开会动员,准备新年期,家访,制定学生提高方案。

  二中怎么来,咱就怎么来。

  想要奖金不?二中发的,一个月好几千呢,你们还不给我动起来?

  只可惜,王红不知道啊,王兴业一回到办公室,就翘着二郎腿,给章南打了个电话。

  “章校长,搞定了哈!”

  ……

  “放心放心,这事儿在河山屯一中咱也不是没干过,熟的很。”

  ……

  放下电话王兴业还在得意,唉,斗争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就老马和王红那种实诚人,怎么一忽悠就瘸了呢?

  仔细回想,确实有点太容易了。王红那根直肠子也就不说了,连老马都一点意见都没有的吗?

  呵呵,时也,命也!

  出了办公室,准备去找王红,再讨论一下未来工作上的问题。

  殊不知,老马那边也在打电话。

  “小章啊,王兴业这个人可靠吗?刚刚他可当了回搅屎棍啊,鼓动王红分校的事儿。”

  ……

  “对啊,我觉得也不是啥大事儿,就将计就计了。”

  ……

  “那行,我不管,由着他折腾吧!”

  放下电话,老马也背着手出了办公室,还哼着小曲呢!

  诚然,老马对于合校的事儿也有抵触情绪,可是老马有个原则,合校也好,分校也罢,上面老师、校长怎么闹,怎么吵都可以,但是要时刻记住,我们是老师,是教书育人的!

  大前提和出发点,就是让学生能得到好处,无论是二中,还是实验,能真真正正的改变命运。

  为了这个目标,老马做什么都可以。

  即便他不想合校,但那只是从个人情感方面的考量。

  而他知道,合校,学生们是能切切实实的拿到好处的。

  只这一点,就够了!

  所以,这次他站章南这边。

  来到王红办公室,就见王兴业也在,老马心说,这两人还挺上心!?

  登时凑上前去,“研究啥呢?”

  王兴业见老马这么快就来了,心说,你和王红一样上心哈!

  笑呵呵道:“这不,和王主任一起研究研究,下一步的工作怎么开展。”

  老马,“好啊!太好了啊!实验中学在李万才在的时候都没这么团结过,咱们一起!”

  王红这个激动啊,心里弩着劲儿,我们校领导心都这么齐,你再反观二中,老吊车就是个吉祥物,马上退休了,老董今天还让她得罪了。

  章南现在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还干不过她了?

  没忍住,“就冲这股劲头儿,明年咱们一定能超二中,分校成功!”

  老马和王兴业连连点头,“对对对,借王主任的吉!”

  只是老马心理却道,“傻王红啊!傻王兴业啊!还明年?一年的时间,章南要是还不能让实验的老师完成心理转变,她就不是章南了。

  而王兴业也在感叹:“傻王红啊!傻老马啊!已经被章南拿捏的死死的了啊!”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