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54章 别急,听我讲故事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9-06 12:55: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耿大爷是临近中午了,踩着点来的。

  尽管齐国栋让他早点来,可是老耿知道,这是齐磊和他自己家人的一场狂欢,是齐磊那熊孩子又犯了幼稚病,要在家长面前显摆一通的中二表演。

  他一个外人,关系再好也不应该去掺合,所以耿大爷故意来的挺晚。

  不过,耿大爷嘴上说不想掺合,但还是挺重视的,换下了他那件一入冬就不离身的军大衣,特意整了一身西服,大皮鞋也是擦的锃亮,还打了条领带。

  弄的老耿走道都迈不开步了。

  可即便是这样儿,还是有点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的感觉。

  就像个老农民参加表彰大会一样,哪哪都别扭。

  但是,老耿忍了,进了马迭尔宾馆,就直奔订婚仪式的主会场大宴会厅而去。

  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个卫光明。

  好吧,齐国栋和齐磊当然不会要请卫光明,是耿大爷自做主张带过来的。

  原因是,卫光明不是没有脑子,只不过去年的时候生意太好,给惯出毛病来了,有点得意忘形。结果,正好撞到齐磊枪口上了,事后卫光明也挺老实的。

  不过,这些和耿大爷没关系,他也不会因为一个卫光明特意去干涉齐磊的喜好,更不会为了他还从中调节什么的。

  直到给二中捐钱的那一回,卫光明跟着老耿大爷捐了五十万。

  当时也说了,卫光明就是花钱买个安心,服了,服软了!行了吧?

  齐磊本来也没把他当回事儿,服不服软的也没啥关系。

  但是,卫胖子毕竟之前就和耿大爷有交集,又是跟着老耿捐的钱,算是捧了老耿的场。

  更重要的是,老耿的畅想代理,和卫光明的电脑店都在南通大街,还是隔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老耿就没法不搭理他了。

  一来二去,卫光明也算是在老耿这里重新树立了形象。

  所以,这个和事佬,老耿不当还不行了。

  当然,成年人嘛,说和也不是像电视电影里演的那样,什么给我个面子,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之类的车轱辘话。

  面子不是那么使的,事也不是那么办的。

  把卫光明带过来,随份份子钱,然后他就可以走了。

  根本就不用面对面,礼账上有名字,齐国栋、齐磊是肯定能看到了。

  谁带过来的,怎么来的,是什么心思,大家也心知肚明,不用老耿还得充大头的给我个面子啥的。

  关系到了,面子自然就有了。

  再说,卫光明也不求别的,以后生意上或者其它场合见面,别使绊子,故意顶牛就行了。

  要是有什么利益上的交集,能拉一把那更好。

  就这么简单。

  流程也是依照老耿设计好了,和卫光明到了大宴会厅,门口就有礼宾。

  卫光明掏出一个红包递上去,在礼账上记下名字,就准备回去了。

  而老耿也没拦他的意思,准备进到里面,找个旮旯一坐,等着订婚仪式开始。

  却是没想到,临进大宴会厅之前,齐磊不知道从哪蹿出来了,一步就把他拦了下来。

  “看见你那辆破车,就知道你得在这儿。”

  老耿撇嘴一乐,“我不在这儿?我能在哪儿?”朝齐磊挥了挥手,“玩你的去吧!别管我了。”

  他用的是“玩”这个字眼儿。

  本来就是胡闹,在老耿看来,你说你吓唬大人们干啥?

  不过,也无可厚非,毕竟岁数小。

  年轻人嘛,你得让他神气神气,否则他干了那么多牛气的事儿,连动力都没了。

  你像奕子和宁子,为啥跟齐磊一起胡闹?为了钱吗?

  当然不是!那两对钱没兴趣,为的就是能了不起,能神气。

  “上你爸那儿显摆去吧,我找老南聊会天去!”

  结果,却是齐磊倒退一步,上下打量着耿大爷这身要多屯有多屯的装束,突然拉过他就走。

  “你不在,我显摆的也不过瘾啊!”

  “嘿!!”耿大爷眼珠子一立,“这倒霉孩子,跟我你还显摆啥!?”

  齐磊不管他说啥,“走吧!没你就差意思了。”

  不由分说,强行把耿大爷拽走了。

  临了,还对愣在那儿的卫光明淡淡地来了一句,“进去坐啊,待会让我三叔给你敬酒!”

  卫光明一下怔住,半天没回魂儿,却是老耿大爷一边被齐磊很不情愿地拽走,一边傲娇地回头蹦出一句,“装啥傻呢?让你进去自己找地方!”

  卫光明这才回魂,“嗯...嗯呐!”

  ......

  ————————

  副楼的小宴会厅门前,开始渐渐地聚集着一个个人影。

  这其中,有徐文良、章南,也有齐家的兄弟姐妹。

  徐文良站在人群之中,有些格格不入,此时就看出来了,齐老爷子是真能生。往这一站就是好几十口子,你受得了吗?

  也终于明白齐磊那小兔崽子为啥鬼精鬼精的了,七大姑八大姨的,那真是干啥的都有。

  一大堆人里,唯一认识的就是齐国君、唐成刚,还有吴连山这三家。

  其实,齐国君他们也是懵的,虽然知道了“内情”,可是对于齐国栋突然成事儿了这个事实也是挺难接受的。

  毕竟齐老三不着调,这已经不是全家人的共识了,这是全尚北的共识。

  见了徐文良也在这儿,齐国君不由带着唐成刚和吴连山靠了过去。

  “老徐,章校长!”主动打着招呼。

  徐文良则是暗松口气,齐国君来打招呼,正好缓解了他的尴尬,要不人家老齐家大聚会,你说我一个外人在这儿算干啥的?

  “老齐!”

  章南则是含笑点头,没多说话。

  徐文良此时已经知道这个三石公司的老总名叫齐国栋,是齐国君的弟弟。

  赞许道:“齐老好家教啊!你们兄弟都不差。”

  齐国君没回,也只剩苦笑了,给唐成刚和吴连山介绍道:“都见过,倩倩的父亲。”

  又对郭丽华、崔玉敏她们介绍章南,“倩倩的母亲。”

  没提什么书记不书记,校长不校长的,也许在齐国君看着,孩子的那层关系才更重要一些。

  唐成刚和吴连山自然不会冷落,原本也和徐文良见过面,只不过那个时候是公对公的关系,现在却不一样了,与徐文良很自然的攀谈起来。

  而三个妈却是有点拘谨。

  董秀华见过章南,再加上本身在机关工作,更倾向于书记爱人这层身份,所以有点放不开。

  郭丽华则是暗自审视着章南,这可是未来亲家。

  至于崔玉敏,也是从未来亲家的角度看问题,而且......

  而且,章南的个人气质很端庄,形象也好。再加上身为老师、校长自养成的那股气场,有点生人勿进的架势。

  然而,三个妈不知道,章南的心理活动与她们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章南现在是轻松,终于解脱了!也有愧疚,帮那几个熊孩子瞒了这么久。

  主动搭讪,“你们就是齐磊、唐奕、吴宁的妈妈吧?”

  “做为二中的校长,我得说,他们很优秀,为学校集体争得了很多荣誉。”

  “做为母亲,我得说,他们教会了我家倩倩很多!尤其是石头,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要感谢你们教导出来的好孩子啊!”

  “......”

  “......”

  “......”

  三个妈先是一愣,相视一眼,然后。

  郭丽华,“嗨!!可别说这话,我家石头要是没倩倩带着,成绩也起不来,我还得谢谢你呢!”

  崔玉敏,“章校长,你是不知道啊,我家那个小疯子可不是啥好榜样。要不是倩倩和石头带着他,他能上天!”

  董秀华,“吴宁也一样,上初中整天不着调的,要不是你调二中去了,管住这帮混小子,我们还不定怎么操心呢!”

  得,三个没聊过一个,两句话就全拿下了。

  此时,四个爹凑一块儿,聊着什么发展啊,创新啊,尚北经济啊,这些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而四个妈则围绕着孩子的问题,进行深入探讨,倒也渐渐亲近起来。

  只是,四家无意间注意到,离宴会厅门口很远的位置,还站着两男一女三个中年人,远远地也不过来,而且谁都不认识。

  即不是老齐家这边的关系,也不是徐文良、章南这种大伙儿熟悉的面孔。

  三人就那么远远地徘徊着,而且一脸的苦大仇深,根本就不像是来参加订婚这种喜庆事儿的。

  唐成刚心生疑窦,“这三位是谁?”

  大伙儿也齐齐地看过去,“不认识。”

  正在众人疑惑之际,却是章南突然想到了什么,主动道:“我去问问。”

  说着话,就见章南走过去聊了几句。

  弄的徐文良还有点尴尬,人家老齐家办事儿,问也是老齐家的人去问,你怎么这么热情起来了呢?

  他们都是客,和齐国君几家不一样,得分得清主客。

  然而,徐文良没想到的是,章南过去没一会儿,就把那三个人带了过来。

  还热络地给大伙介绍,“这是杨晓的爸爸妈妈和二叔。”

  “哦!!”

  众人了然,纷纷打招呼握手。

  齐国君三家就不用说了,杨晓都快成三个妈的干闺女了。现在有啥好事,买个衣服,织个围脖,不光想着小哥仨和徐小倩,也都带着杨晓。

  徐文良也知道,杨晓和徐小倩是很要好的朋友。

  只是大伙儿都有点好奇,杨晓父母和齐国栋又扯上啥关系了?也请他们了?

  而经过闲聊才得知,这三位不是来参加订婚宴的,而是来找孩子的。

  一说,怎么回事?

  开始,杨明军还不太想说,可是听说这几家的孩子和杨晓关系都很好,再加上让他来这儿接人,杨明军猜测,那骗他回国这个事儿,估计就和这几个孩子脱不开关系了。

  干脆也不隐瞒,把事情从头到屋说了一遍。

  再然后,徐文良和齐国君他们就抱歉地翻了白眼了。

  徐文良很是歉意,“昨天打电话的那个徐同学,应该就是我家倩倩。”

  齐国君也是很无语,“估计给你打国际长途的,就是我家那个混小子。他是领头儿的,最能出馊主意!”

  杨明军:“!!!”

  杨明军差点没爆炸,你们还挺坦荡哈?承认的挺痛快呗!?

  依照他在二弟杨明成那吹的牛,得跟这几个家长干一架。

  但是,徐文良是尚北的书记...算了。

  至于齐国君....就更算了!

  现在身前身后全是老齐家人,他又不傻。

  可不干架是不干架,我姑娘呢?还给我啊!

  正要拉脸子,却见齐老爷子、齐奶奶,还有唐占山老爷子、唐奶奶,从正楼里出来,往副楼这边走。

  到了小宴会厅门口,齐老爷子嘿嘿一乐,“都在这儿搓着干啥?进去啊!”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国栋呢!?”

  正主都没出来呢!

  齐老爷子,“该来的时候就来了呗,急啥?来来来!”招呼大伙儿,“都进去呆着。”

  大伙儿自然没法拒绝老爷子,等到齐家儿女,包括徐文良这个受邀的都进去了,齐老爷子看着门口呆愣的杨晓父母和她二叔。

  “你们是...晓丫头家的大人?”

  老爷子气场有点足,杨明军俩口子气势不由一弱。

  刚刚他们已经听说了,这是老齐家的小儿子办订婚,马迭尔都给包了,门口还停了不少省牌的车,这家人不好惹。

  关键是,这老爷子,还有那个穿军装的,挂相,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杨明军好汉不吃眼前亏,呲牙一笑,毕恭毕敬地大着嗓门儿,“齐老爷子吧?先恭喜您老家门大喜啊!”

  “没错,杨晓是我闺女,您也认识她?”

  他语气很恭敬,笑容很真诚,祝福很到位。

  却是换来齐老爷子一声鄙夷,“喊那么大声干啥?我又不聋!”

  杨明军:“......”

  心说,这老头儿咋回事?这么不近人情呢?

  然而,更让他闹不明白的还在后面呢!

  就见老爷子脸一板,用下巴指了指大门,“进去!”

  “我......”

  杨明军有点不是滋味,干啥啊?没完了呢?我又不是你儿子,你给我使什么横?

  脸色有点渐冷,“就不进去了吧?我们是来找闺女的。”

  只见齐老爷子背着手,一边往里走,一边来了句,“还找闺女?挣钱挣的闺女都不要了,找啥找啊!那老毛子的地方就那么好呆?”

  “你进不进来?不进拉倒!”

  头也不回,“那个是晓儿的二叔吧?你这个叔当的够格儿,比爹强!你进来吧,一会儿有好事等着呢!”

  “......”

  好吧,杨明军要骂娘了,这老头儿,管的还挺宽呢!

  只是,这话让杨明军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定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更不是。

  倒是杨明成,登时大乐,“老爷子,您慧眼啊!!”

  溜溜地往里走,随着大流进到小宴会厅。

  临走还瞪了一眼大哥,小声逼逼,“听着没?公道自在人心!”

  杨明军这个气啊,没招了,也硬着头皮跟着进。

  小声回怼二弟,“你就嘚瑟着,晓儿就是跟你学的,没一点正经的!”

  ......

  杨明军俩口子进去之后,找了个角落,也不入坐,就那么站着打量里面的布置。

  里面,其实没啥布置,几张足够坐下在场所有人的桌椅,空荡荡的。

  上首一个小小的舞台,同样是空荡荡的。

  一点都不像办订婚宴的样子,因为完全没布置。

  不光杨明军疑惑,连齐家人这时也在疑惑,这哪是办订婚宴啊?咋啥也没有呢?

  更让人疑惑的是,本应该齐、唐两家的老爷子、老太太落坐宴会厅中间的主位。

  可是,唐老爷子一进屋,就在主位旁边的一张桌子坐定了。

  齐玉蓉他们一看,赶紧上去扶,“这哪行啊,您得坐主位!一会儿得让国栋和他媳妇管您叫爸!”

  唐占山却是一乐,“这挺好,你们就别安排了。”

  说着话,也不动地方。

  而让人更不解的是,不但唐占山坐到了次位,齐老爷子也没进主位,与唐占山同入一席。

  然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朝墙角的杨明军两口子,一瞪眼,“那杵着干啥?过来!”

  杨明军都无语了,你这啥情况?咋还盯着我不放呢?

  扭捏地上前,却是齐老爷子指着主位来了一句,“坐那儿!”

  “我......”

  “!!!”杨明军慌了。

  登时失了方寸,“不行不行!规矩我还是懂的。”

  那特么是他坐的地方吗?

  却是齐老爷子一改之前的豪横,叹了口气,缓和道:“坐吧!这是你这辈子坐过的最舒服的一张椅子!”

  又对远处的杨明成招呼道,“你也过来坐,你是半个爹!”

  说完,又招呼徐文良夫妇、齐国君夫妇、唐成刚夫妇,还有吴连山夫妇,都坐进了主位。

  这么一来,别说杨明军和杨明成了,齐国君这老哥仨都是脸上火辣辣的。

  这算咋回事儿?这尊卑长幼都没了呢?这是我们坐的地方吗!?

  徐文良就更别提了。跟坐在火焰山上似的,烤的痔疮都要犯了。

  我就是个受邀的啊,打酱油的!我我我我,我坐这干啥!?

  惊悚地看着章南,意思是,这家人是病是咋地?

  至于老齐家那帮兄弟姐妹,其实也懵,搞不清是什么状况。

  齐玉蓉凑到老爷子耳边,“爸,这啥情况啊?”

  老爷子仰着下巴,还在欣赏自己的杰作,回了句,“等着!!”

  齐玉蓉登时无语,咋感觉越来越不像订婚呢?像是烧烤大会,把主位那几对儿架在火上烤啊烤啊,烤的滋滋冒油。

  就这么尴尬无比地坐了足足有五分钟,底下全是齐家人悉悉索索的议论之声。

  杨明军也好,徐文良也罢,都有点受不了了。

  最后,徐文良支着身子就想站起来,章南摁住他,“你干什么?”

  徐文良黑着脸,“尿急!”

  他是真坐不下去了,尿遁也得跑。

  然而,就在此时....此刻!

  ......

  小宴会厅门外。

  齐磊扫视众人,“准备好了吗?”

  唐小奕登时舔了一下嘴唇,捋了捋满脑袋发胶的发形,又郑重地把墨镜架在脸上。

  “赶紧了!!废什么话!”

  吴小贱则是颠着小跳步,一副拳击手即将上将的模样,“来吧!吓他们一跳!”

  杨晓紧紧攥着徐小倩的手,舒缓着紧张的气氛。时不时把空着那只手,攥紧...放松....攥紧....放松。

  终于,几小只身后的林晚箫实在看不下去了,“差不多得了,我赶时间呢,很贵的!”

  齐磊听罢,深吸一口气,骤然撑开手臂,向前猛的一推。

  马迭尔宾馆小宴会厅的大门,应声敞开。

  让我们去好好的显摆吧!

  ......

  ————————

  小宴会厅的大门吱呀而开,让全场一静。所有人寻声看去,然后呆滞当场。

  只见:

  齐磊,唐奕、吴宁、杨晓、徐倩、赵维六人走在最前面,意气风发地迈步而入,宴会厅外的灯光有些刺眼,使得几个少年人的轮廓更显虚幻。

  齐国君支着椅子,回转身躯,错愕地看着齐磊,还有另外的几个孩子。

  六人一改平常的随意穿衣风格已然不见,都有意的套了一衣身裁剪恰当的小西装,让门里的一众爸妈更是恍惚。

  说实话还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儿子、闺女这么帅呢?

  突然升起一丝憧憬,这就是他们长大以后的样子啊!

  将来他们走出学校,走上社会,开启大人的生活,应该就是现在的这身打扮。

  西装笔挺,昂首挺胸!

  好像...也还不错。

  随着六个人的进入,隐匿在他们身后几个人影也显现出来。

  那是:林晚箫、齐国栋、赵娜、周桃四人。

  十个人相分前后,好像一个团体,俨然一副港片之中社团的模样。

  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好似一道风景,一道炫酷的风景,聚焦着所有人的目光。

  一众父亲不由站了起来,齐国君皱着眉头,着着最前面的齐磊,心说,搞什么鬼?在老子面前,你给我摆什么poss!?

  杨明军本能地就想冲上去,喝骂杨晓,你个败家丫头吓死你爹了!

  至于晓儿那酷酷的模样在杨明军眼里,也就惊艳那么片刻...

  在父母眼里,你们这些混蛋玩应,就是走出超模风范也就那么回事儿!

  还有老八齐玉锦,看到林晚箫的第一时间就迎了上来,“师父,你咋来了?”

  林晚箫白了她一眼,我咋来了?我是来挣钱的呗!只不过,齐磊这混蛋似乎没打算给钱。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齐磊他们大步来到主位前方。

  以齐磊为中心,六个人左右展开,坦然入座,与一众爸妈正好形成对峙之态。

  看着一个个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小哥几个,齐国君终于忍不住了,“你们几个....搞什么明堂?”

  瞪向齐磊身后,严肃站立的齐国栋和赵娜,“不是你们两个订婚吗?”环指四周,“这是咋回事?”

  啥也没布置,你们这几天折腾啥了?

  却是齐国栋呲牙一笑,“大哥别急,订婚宴在大宴会厅。订婚之前,得先办个事儿!”

  齐国君,“啥事?”

  齐国栋,“三石公司的股权分配书一直没签,今天正好把这事儿给办了。”

  唐成刚听罢,“你少显摆!还股权?你知道啥叫股权啊?”

  吴连山则是无语苦笑,“你们公司做股权,那就签呗?”一摊手,“把你哥晒在这儿干啥!?”

  齐国栋,“别急嘛!”

  看向林晚箫,“林律师,您来说吧!”

  林晚箫点头,上前一步严肃道,“根据我国民法典、合同法、公司法之规定....”

  “对于未满十八周岁的持股人,进行股权分配、股份转让等公司运行所需的商业操作。必需由其监护人代为履行法律义务。”

  “......”

  “......”

  “......”

  “......”

  所有人都皱着眉头,没听懂。

  就算听懂的,也没太敢往那方面想。

  郭丽华终于受不了了,“到底啥意思啊?你说明白点!”

  林晚箫一笑,“说通俗一点,就是...未满十八岁的公司持股人,进行股权转让、分配,需要监护人签字!”

  郭丽华,“那和我们有啥关系!?”

  林晚箫扁嘴摊手,“很明显啊,您就是监护人之一!”

  “我...我?”

  “我!!!”

  郭丽华指着自己,见鬼一样。

  再看看自己儿子,猛的一指,表情、腔调一股脑的失控了,“他啊!!”

  唐成刚那也反过味来,瞪着带着墨镜,打扮的像个小流氓一样的唐小奕。

  就见自己那混蛋儿子,此时正把墨镜拉到鼻梁上,露出一双贼溜溜欠揍的眸子,乖张地指着自己,一个劲的点头,使劲点头。

  好像在说,“对!!对对!!我!就是我!!”

  而齐家的那些姑姑们终于不再淡定了,腾的站了起来,惊愕地看着中间的那几对父父子子。

  到底咋回事?齐国栋给这几个孩子股份了?

  杨明军本来还恶狠狠地瞪杨晓!结果听了这话,嘴就合不上了。

  第一反应是看向二弟,咋回事?你怎么看的孩子?

  至于徐文良......

  徐文良,呵呵,他有预感,他今年签了无数个合同、文件,但今天,绝对将是他今年,乃至这辈子,签过最离谱的一份。

  也不知道咋想的,没对徐小倩有什么夸张的态度,反而偏头看向齐磊,“说吧,你又搞出什么动静了?”

  说完,徐文良自己都愣了。

  正常来说,他应该和齐家姑姑、姑夫们的想法差不多,齐国栋给几个孩子股份了。

  可是,徐文良咋就感觉,这是齐磊弄出来的妖蛾子呢?

  而齐磊一点没辜负老丈人的期望,压了压手。

  “各位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们,请你们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讲一个故事。”

  咕噜~~,众人咽了一下口水,异口同声:“说!快说!”

  否则,腿打折!

  只见齐磊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淡淡的微笑:“故事......”

  “得从去年暑假的袜子摊儿...开始说起!”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