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55章 永远不可能长大的你们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09-07 00:20: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马迭尔小宴会厅里,西装革履的几小只,开始了他们的讲述。

  他们自己的故事,是比小说更精彩,更让爹妈血脉喷张的奋斗史。

  ......

  “最开始是我、唐奕、吴宁我们三个人.....”

  “通过摆袜子摊,一共挣了2万多。然后,唐爸把两万换成了三万,给了我们仨。”

  对面的唐成刚、齐国君、吴连山三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是茫然。

  这事儿他们当然记得,不但记得,从三个孩子那儿换过来的那两万,三个爹到现在还留着呢!

  那是三小只挣的第一笔钱,得留一辈子。

  可是,这事儿和三石公司有什么关系?和齐国栋给你们股份又有什么关系?

  只闻齐磊继续道:“其实,那三万块钱,我们一天都没留着,由赵维拿去和小桃姐合伙继续做袜子的生意。”

  突然看向齐国君,“爸,您还记得去年中秋节,我三叔去您那儿换月饼劵吗?”

  齐国君,“记得啊!”

  齐磊,“那个事儿也是我出的主意,和三叔一起干的,挣了十四万”

  “????”

  好吧,齐家人听的也有点懵,他们甚至不知道月饼劵的事儿。

  还在那琢磨呢,啥劵?咋挣的?

  而齐国君猛的瞪向齐国栋,特么倒腾月饼劵,你带着他了?

  却是齐国栋讪笑,“别看我,那是你儿子出的主意,我就是个跑腿的。”

  齐国君:“......”

  齐家人:“......”

  齐磊继续道:“后来,一直到了寒假因为冬天袜子的生意做不下去了,赵维就回了尚北。加上一夏天袜子挣的,我们手里有差不多20万。”

  “那时候,大伙儿脑袋一热,想拿这个钱开一间网吧,在校外有一个玩的地方。”

  大伙儿听到这儿,又翻了白眼,“你们还挺会玩,自己开网吧自己玩?”

  齐玉华,也就是齐磊的四姑,有点急了,“那后来呢?咋和你三叔的公司扯上关系的?”

  齐磊,“说开网吧的时候,除了赵维我们四个,当时杨晓、徐倩和程乐乐也在。”

  “听了这个事儿,程乐乐不想和我们胡闹。可是,杨晓和徐倩却觉得挺好,于是加入了进来。”

  “我们这个小团体,也就正式变成6个人了。”

  看着杨明军,“晓儿把买琴的钱投了进来,徐小倩也出了一点她的压岁钱,一共凑了二十四万多一点。”

  “我们拿着这个钱去哈市买电脑,结果被经销商当穷鬼给怼回来了。”

  此时,齐磊露出一丝苦笑,“你们可能不知道,20几万想开网吧,人家看不上眼,不卖给我们。”

  几个家长心头一紧,从齐磊和小伙伴儿们的表情就看得出来,几个半大孩子受到挫折时得有多无助和沮丧。

  然而就在这时,齐磊豁然开朗的一笑,“不过,没关系!”

  “感谢各位爸妈、叔叔阿姨的正确教导,使我们成了一群不服输的犟种!”

  “那经销商反而帮了个忙,一气之下,就想着自己开不成网吧,那就帮别人开网吧!”

  “二十台电脑人家不愿意卖给我们,我就不信,200台、2000台的时候,卫胖子依旧傲慢!”

  “于是,就有了三石公司,和三石公司的第一项业务——网吧管理。”

  “......”

  “......”

  “......”

  “......”

  这个时候,已经不仅仅是这五对爸妈了,老齐家那些姑姑、姑夫,都瞪着眼珠子,脑瓜子嗡嗡的,一个个半张个嘴巴不敢相信。

  唯独齐老爷子老两口和唐老爷子老两口,四个老人嘴咧的都快看见后槽牙了。

  当初,他们也是听到这段时,就激动的不行了。

  要知道,这才是这几个小屁孩最厉害的地方。

  你要说那些挣钱的小聪明啊,灵机一动啊,确实值得夸,但也就那么回事。

  谁都有些小聪明,只不过看你用在哪儿。

  有的人用在挣钱上了,有的人用在学习上了,有的人用在歪门邪道上了,不足为奇。

  三个臭裨将,还顶个诸葛亮呢!

  但是,裨将为啥成不了诸葛亮?因为最难能可贵的,其实是那股劲儿。

  一般人受了委屈,不是找家长,就是忍气吞声,可不会像这几个孩子似的越挫越勇,还能转换思维呢!

  这就和他们当年打仗一样,一个阵地正面打不下来,硬要打,不要命的往上冲,那是不可取了。

  啥叫大将之才?就是敢想,敢做,敢推翻自己,推翻常规。

  正面不行,我包抄;包抄不行,我搞偷袭。

  你看这几个小孩干的多漂亮!?你嫌弃我的单子小?那我就拿着别人的单子,拢到一块儿来打你脸。

  这才是天才的想法,有血性的行动力。

  最让四个老家伙激动的地方,就是这儿。

  说明啥?说这几个孩子不是俗人!

  唐老爷子看着一众儿子女儿辈儿一个个膛目结舌的表情,心里那叫一个美。就为了看这一眼,他跑了好几千里地回的东北。

  和齐海庭骄傲道:“看着没?咱大孙子这才叫得了咱们的真传,当年咱们不就是这么干的?”

  齐海庭一扬下巴,“那是啊!”扫视一屋子的儿子闺女,“这都不行,差远了!”

  说了一众齐磊的姑姑、姑夫们直翻白眼儿,啥不行啊?就是偏心眼儿!有你们这么惯着的吗?

  而坐在最中间的那几对爸妈,却是没工夫吃醋。

  “等等!!”唐成刚此时已经凝重起来。

  惊愕道:“你是说....三石公司是你们几个...创办的!?”

  他还一直以为齐磊绕这么一大圈儿,是说他们的钱哪儿来的,接下来要说他们用这个借给了,或者是投给了齐国栋。

  结果......

  “是你们....不是老三?”

  齐磊用肯定的答复,回答了唐爸,“是的!准确地说......”

  好点不好意思地看向齐国栋,却是齐国栋比较有自知之明,“准确地说,我就是给他们打工的!”

  唐成刚整个人都傻了,“就,就你刚刚说这二十多万?二十多万你们就整出个公司来?”

  齐磊再次点头,“对!”

  “十五万买了省台的七天广告,两万做了一个网吧系统程序,剩下的钱租了宣化街的一个门脸房,装修加买办公家具。”

  “最后兜里就剩下......”

  唐小奕接话,“剩下三千多。”

  唐成刚,“???”

  操啊!这几个崽子胆儿是真特么的大啊!

  二十多万,敢这么花的?

  这叫啥?孤注一掷!?

  然后,还让他们干成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却是齐磊道:“说到公司创立的初期,我们得感谢一个人。”

  “谁?”

  就见齐磊四下扫看,在角落里把耿大爷找着了。

  好吧,耿大爷进来,居然没人发现,更没有主意。

  “大爷!过来啊!”

  老耿一怔,又往后缩了缩,笑道,“说你的,叫我干啥?”

  齐磊,“过来啊!”

  见老耿不动窝,唐小奕和吴小贱干脆冲过去,硬行把老耿大爷架到中间。

  弄的老耿脸都红了,“你看看,你们玩你们的,非带上我干啥啊!”

  他可没兴趣参与小孩的臭显摆。

  却是唐小奕一句话就戳到了老耿的柔软,“没你,能有我们的今天吗!?”

  不但把老耿拉了过来,而且还强行按在了椅子上。

  给亲爹介绍,“老唐,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耿长海,耿大爷!你儿子的恩人,你以后看着办吧!”

  老耿一听,赶紧朝几个爸妈解释,“别听他们瞎说,我就是他们的客户,没啥恩不恩的。”

  却是齐磊摇了摇头,“不是!”看着一众爹妈,“这真的是我们的恩人!”

  此一出,让耿大爷突然有点眼眶发热,只剩下一句,“这孩子...说这干啥?情份到了,那不都应该的?”

  而一众爸妈和齐家人却是凝重了起来,好好看了看这个跟老农民领奖似的小老头儿。

  心说,这大哥到底帮了多大的忙啊?让这几个孩子说这么重的话?

  ......

  ————————

  知道齐磊发家史的人,多半会说,齐磊最应该感谢的人是卫光明。

  没有卫光明那一激,就没有三石公司。

  话虽没错,可是实际上,卫光明顶多算是歪打正着的一个诱因。

  其实,三石公司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老耿,没有之一!

  可以说,没有老耿,就没有现在的三石公司。

  也有人认为是齐磊够妖,才把三石公司推到今天这个规模。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齐磊其实没那么妖,或者说,他变得这么妖,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功劳也在老耿身上。

  他只是一个还算聪明,点子比较多,还有“先见之明”的重生者罢了。

  在没有三石公司之前,无论是格局,还是智慧,又或者商场上的手段,哪一样他都不及格。

  小打小闹的投机取巧没问题,开公司?别闹了。

  回想三石公司初创,一帮年轻人守着一个门脸房,啥也不懂。

  唯一有经验的是周桃,还是个之前卖袜子的小老板。

  现在说出来谁能信?谁能信三石公司是他们这一帮人干起来的?

  老耿出现之前,有订单,但也有限。

  照那个趋势,三石公司就算活下来挣到钱了,也不可能是今天这个规模。

  是老耿义无反顾地砸了一个大订单,还呼朋唤友地给三石拉来了几十单生意,一下就把三石公司盘活了。

  更是像上班一样,在三石公司以业主委员会的名义驻点,变相地促成了后面的很多单。

  齐磊不说,大伙儿都不说,可不代表大伙儿心里没数儿。

  正是因为有老耿这粒火种,才让三石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最艰难的初创阶段,使得很多隐藏的问题都不算问题了。

  再说了,如果不是开头就那么火爆,三石顶多拿着几百、千多台的电脑订单忽悠一下哈市的电脑经销商,会用一年的采购订单吸引到畅想的注意吗?

  没有畅想,齐磊会遇到南老吗?没有那几百万的定金在手里攥着,齐磊敢想接手南老的系统研发团队吗?

  没有庞大的用户基础,齐磊能和小马哥搭上线吗?有钱收购r树下吗?

  更不要说,后面又是做搜索引擎,又是做导航网。还拿到传奇的代理权了。

  这就像滚雪球,没有老耿大爷这个基础,后面的一切都是白搭。

  齐磊再是重生者,他也只是个有想法但没实力的幻想家罢了。

  而且,这还只是单单从生意的角度来说。

  耿大爷在做人做事上,又教了齐磊多少?教了小伙伴儿们多少?

  公事私事,又从财力上提供了多少支持?

  可以不夸张地说,齐磊手指上虽然没套着一个古朴无华的戒指,但耿大爷绝对是他打怪升级路上的老爷爷。

  此时,耿大爷是不想参与的,但是,齐磊他们不能让他走了。

  做人得知道感恩,这个时候,耿大爷得在!

  耿大爷没办法,也只能说,你看这事儿闹的,好像我和几个小孩一起胡闹似的。

  ......

  齐磊...

  继续讲着他们的故事。

  从三石公司最开始,像个皮包公司,四壁空空,到周桃的加入,终于有了一点公司的样子。

  从最开始的订单很少,到耿大爷天神下凡,扭转颓势。

  再到和畅想谈专供机型,和南光虹在京城的创业咖啡馆里决定给国产系统杀出一条血路。

  听得徐文良有点无语,“院....院士啊!”

  抹了把冷汗,工程院院士都让他忽悠来了?

  不过,想想也是释然,部长级的大佬他也不是没忽悠过,这小子就是占了一个胆儿大,脸皮厚。

  齐磊,“再后来,就挺顺利的了。”

  “去年过年,二姑不是说让我们把握终端的优势吗?”

  “等终端机的数量上去了,自然而然就开始做导航网,做r树下了。”

  那边,大伙儿早就靠到中间来了,齐玉琴翻着白眼,我那是说给齐老三听的,谁知道是你们几个小崽子在哪吒闹海?

  “前几天,去京城又顺道谈成了和韩国actoz公司的游戏代理合同,预计二月份上线。”

  “公司的大概规模就是这些了。”

  几个爹妈听齐磊说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跟听天书似的?

  唐成刚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你先别说他到底挣了多少钱,怎么他做生意就这么容易呢?

  动不动就是个系统研发中心,动不动就跨国代理的呢?

  齐国君没忍住,“那这个大概规模,有多大啊?”

  齐磊呲牙,“这个嘛......”

  嘿嘿一笑,“其实也没多大!”

  “截止到目前,网吧管理这一块儿,有1014家加盟网吧,占全国网吧市场的17%”

  “.......”

  “.......”

  “.......”

  “.......”

  众人有点麻。

  结果,吴小贱补了一句,“加盟网吧其实做的不太好,当下正是网吧爆发式增长的时候,我们做为全国第一家网吧连锁,只占了17%,其实是不及格的。”

  “......”

  “......”

  吴小贱:“不过,我们的管理系统发展的更好一些,全国44%的网吧电脑终端,都用我们的管理系统。”

  “......”

  “......”

  唐小奕,“网吧这一块有点整拉跨了,不过放心,明年我们有一个大围剿计划。因为不用网吧这块提供主要盈利了,所以会抢市场。”

  “比起这个,r树下和导航网还是比较风光的。”

  “r树下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文学网站了,注册用户已经过400万了,日点击在两百万左右。”

  “导航网就更好了,装机主页占到了市场份额的91%,基本是垄断的。”

  “......”

  “......”

  “......”

  徐小倩,“另外,我们和网易、新浪、企鹅等几个同行企业,合作成立了‘东街17号’的游戏互助平台,预计明年春天也会上线。”

  杨晓,“还有还有!我们现在手里有20几项服务器架构的专利,基本领先世界了。”

  “......”

  “......”

  “......”

  几个爹妈彻底懵了。

  这都啥玩意啊?说了一大套,听着更晕乎,更不明白了。

  杨明军已经失去了耐心,面容扭曲,“停停停!!这些我们都听不懂!”

  他们都和耿大爷属于一路货色,都是传统商人,哪明白那些互联网名词。

  “你们就直说,这二十多万做起来的公司,现在值多少钱吧!”

  够直接,有点俗,可是也问出来爹妈们最关心的问题。

  你说什么点击啊,市场占比啊,这几个当妈的谁听得懂?当爸的也就吴连山和唐成刚有点概念,还不一定能猜的准。

  还不如直接点,吴连山,“对,你就说挣了多少钱得了!”

  “这个嘛......”

  齐磊他们对视一眼,没说公司值多少钱,“钱没挣多少。”

  杨明军也没发现孩子们的小猫腻,“没挣多少是多少!?”

  齐磊,“现在公司账上的流动资金就100多万。”

  “今年网吧管理之前确实没少挣钱,但是都花了。”

  唐成刚,“花了?花在哪儿了?毛利是多少?”

  齐磊,“毛利,2300多万。”

  噗!!!一屋子里都喷了。

  “2300多万!?”

  唐成刚折腾成尚北首富了,他也就一千来万的资产,你们是咋挣的啊?

  第一反应是:这是什么世道?我落伍了?

  而徐文良....

  尚北一年的财政收入是多少来着?我这个书记当的怎么感觉没几个孩子像回事了?

  杨明军....

  妈的!!国内的钱这么好挣,我还出国干啥?你们这是要飞是吧!?

  可是,等大人们回过味儿来,又皆是咋舌。

  咬牙切齿,恨啊!

  败家啊!你们这帮小王八犊子是真败家啊!

  毛利2300万,你刨除运营花销,再搞点扩张,剩下一千三百万也是那么回事儿啊!账上就特么一百多万!?

  啥概念?

  这六个小王八犊子,一年不到的工夫,败了2200多万!?

  杨明军心都在滴血,“你们咋花的啊?”

  一个个心疼的啊,太败家了!生意不是这么做的啊!!

  唐成刚可算找到点存在感了,让齐磊他们比的,他这个当爹的都快成废物了。

  其他几个爹妈又何尝不是?

  他们当然希望几个孩子好,可是,你们也不能太生猛了,太生猛你让我们这些当爹的老脸往哪儿放?

  五个爹,一个官四个商,要真没干过六个孩子,那传出去还有脸见人了?

  唐成刚长出了一口气,开始语重心长地说教,得摆出点大家长的派头:“你们这么干不行啊!得稳扎稳打嘛!”

  齐磊:“......”

  和我想的咋不太一样呢?不应该夸吗?

  还不知足了呢?

  我太低调了?

  那边,齐国君也板着脸,“两千多万就这么造没了?石头啊,你行!你真行!你爹我都没见过2000多万!!”

  杨明军,“晓儿啊晓儿,你早点告诉你爹啊!早点说,我还能给你们把把关!”

  徐文良也是痛心疾首,看着六个孩子,“两千多万啊!我能盖好几个超市,或者修条路了!”

  说完,几个爹偷偷擦汗,可找回点自尊心了!

  连围观的齐家姑姑们,也开始了。

  齐玉蓉捅了捅齐国君,“国君,我跟你说哈,不知道拉倒,知道了你可得盯紧了。两千多万,出点啥事可咋整?”

  齐玉琴,“艾玛~~!现在这孩子真了不得了,这就干公司了?那公司是那么好干的?你们这回事办不好,得批评了!”

  “你早点说,这钱不就攒下了?”

  你一我一语,可抓着一个把柄,必须痛批,必须教育!

  小样的,还上天了?

  跟菜市场似的,数落的齐磊他们都不知道说啥了。

  确实有点太低调了!

  老耿大爷本来是不想参与的,可是,越看越可乐,主要是没见过这场面。

  终于忍不住了。

  “咳咳!!”清了清嗓子,把大伙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那什么,我插一句哈。”

  几个爹对这个老头儿还是很尊敬的,刚刚听了齐磊的描述,也知道唐奕那话说的一点不夸张,这是几个孩子的恩人。

  赶紧道,“老耿大哥,有话你就直说!就冲你对孩子这份情谊,我齐国君慢慢还,咱以后就是一家人。”

  老耿一乐,“那感情好,求之不得!”

  “不过!”话锋一转,“对于他们花钱这个事儿啊,我得说句公道话。”

  大伙疑惑,就见老耿苦笑着摆手,“他们干的那个行业啊,就是这个互联网,跟咱们传统的生意人想法一点都不一样!”

  众人一滞,“咋不一样?”

  老耿,“这玩意我也是跟石头他们处久了才发现了,咱们那一套在这个行当里不灵啦!”

  “咱们是挣钱,攒钱,然后拿攒来的钱,再去挣钱。”

  见众人点头,“而他们,那个是越花钱,越挣钱!”

  “???”

  “????”

  大伙儿一脑门子问好,“啥意思?”

  其实,还真不怪几个爹和齐家人没见识,资本市场那一套理论,正是通过互联网行业的兴起,才被普通人所熟知的。

  在这之前,不接触资本运作,还真不明白其中的门道。

  只见老耿大爷对着唐成刚道:“具体是咋个不一样,我也说不好。”

  “不过,你要不信,那你问问这几个孩子,他们这个公司要是卖了值多少钱,就明白了。”

  说完,看着齐磊,意思是,你也别低调了,露个底,吓唬吓唬他们。

  “?????”唐成刚一脑门子问号,还真就看向齐磊他们,“公司值多少钱啊?”

  “这......”

  齐磊看见耿大爷给他使眼色了,呲牙咧嘴有点犹豫,支吾道:“这就别说了吧?没打算卖,说了也没意义啊!”

  唐成刚心说,你还端上了?咋地?不好意思啊?

  “说,我就好奇!”

  齐国君也不耐烦了,“赶紧说,跟你爹还绕什么绕!?”

  大伙儿也是屏住呼吸,齐齐看过来。

  齐磊心中哀嚎,我真不是绕,我是真怕你们自卑。

  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少报点吧,打个五折?

  缓缓地,很为难地伸出一个手指头。

  齐国君和唐成刚看他端着一根手指头,“一千万啊?”

  那特么也没多少啊?光花,你就花出去两千多万。

  齐磊憨憨一笑,“一亿。”

  “!!!”

  几个爹妈差点没背过气去。“一....一亿!?”

  呆愣当场,这六个小王八犊子一年鼓捣出一个亿?

  却是齐磊还没说完呢,“美元。”

  “嘎!”齐玉蓉调都变了,“真的假的!?”

  齐磊,“真的!今天说卖,明天就有人来签合同。”

  “......”

  “......”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小宴会厅鸦雀无声。

  突然,哐当!!

  五个爹也不知道哪来的默契,齐刷刷往那一靠,摊在椅子后背上。

  表情....没表情!

  几个爹第一个想法就是:不玩了!还要啥表情?

  没意思,有抬屁股就走冲动。

  还做啥生意?

  还当啥官啊?

  回家啃小去吧!

  你特么张嘴就是一个亿,还美元?那还怎么和你玩?

  郭丽华手指头都要扣进桌板里去了,也没弄明白,这是个啥品种呢?

  不应该啊?

  按理说,不应该啊?她和齐国君都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生个儿子,能挣一个亿了呢?

  半天才强自镇定,“别闹!真...真值一个亿?”

  弄的齐磊都不好意思说实话了,只道:“可能吧?”

  而实际上,如果现在把三石公司卖了,别说一个亿,两个亿明天都能让人踩破门坎儿。

  齐磊说的这个价格,是打了五折的。

  r树下和导航网的估值,也许就不止一个亿了,这是人家明刀明枪给出来的价格。

  要知道,三石公司不接受融资,可是资本又怎么会不觊觎三石公司呢?

  这半年来,各种国内外的资本就没停止过向三石公司投来橄榄枝,价格也是一个比一个诱人。

  就拿r树下来说吧,齐磊350万从朱威廉手里买过来的,算是r树下最艰难时期的抄底。

  五月的事一过,直接就翻了十倍,报价3500万rmb,收购100%股权。

  到了上个月,国外的一家资本投资机构,已经报到2000万美元,收购36%的股份了。

  至于导航网,那就更值钱了。

  近乎垄断性的装机量,自带引流,还有自己的搜索引擎。

  而且,商业潜力是看得见的,谁拿到手里,竞价排位和广告收益现上就能变现。

  拿到美国去上市,就更加的“钱途无量”了。

  这么说吧,论商业潜力,什么新浪网易?什么企鹅搜狐?

  都不够看!

  目前,资本市场最大的一块香饽饽,就是导航网。

  而且是,所有人想得也得不到的致命诱惑。

  所以,来接触三石公司的资本根本就不开价。因为,没有价!

  只要三石公司肯卖,多少钱都可以谈!

  只这两个网站加在一起,就绝对超过一个亿美元的价格。

  这还没算上南老的研发中心,没算上网吧管理的1000多家加盟网吧,没算网吧管理软件近一半的市场份额,没算那20多项服务器专利,还有传奇和东街17号的价值。

  耿大爷说的对,互联网行业一出生就是一场资本游戏。

  相较于传统行业,这里是不讲道理的,越砸钱就越赚钱。

  当然,这是在允许资本介入,进行运作的情况下,不代表齐磊他们已经赚了这么多钱。

  而实际上,三石公司比较倾向于传统模式,依旧是一个结构畸形,盈利单一的企业。

  如果只论资本市场的价值,确实很值钱。可实际上,99年2000年本身就是一个互联网企业被高度膨化的时期,真正的价值没那么高。

  此时,齐磊看着一众有点脸黑的爸妈,想补救,安慰道:“反正你们就当三石公司是虚胖,摊子比较大,其实没啥钱就行了!”

  可是,齐磊一个亿的大话都说出来了,现在还说这些有啥用?

  齐国君短暂呆滞,突然站起来说要走,“走!!带我们去你公司看看!”

  “对对对!”杨明军和唐成刚也是反应过来,“走走走,带我们看看去!”

  看看值一亿美元的公司长啥样,也长长见识。

  结果,齐国栋不干了,“啥玩意!?我这要订婚呢!”

  特么的,你们还像个哥了?

  好吧,齐国栋要不说,他们都忘了。

  结果,郭丽华来了句,“那你赶紧订,抓紧时间!”

  齐国栋:“......”

  却是林晚箫看着这一家人,憋不住笑,也挺....挺普通嘛!和正常人没啥区别嘛!还以为什么三头六臂的能生出这么一群妖孽。结果,听了这个事儿还不如我呢!

  哈!我当时还是很淡定的,比这些爹妈可是强多了的啊!

  只是,林晚箫也不想想,他听着的的时候,是听别人的故事。

  可是,这帮爹妈,那可是听自己儿女的故事,能一样吗?

  不过,林晚箫说的也没错,任哪个当爹的听说这个事儿,也淡定不了。

  此时,林晚箫心道,也别订婚了,更别提什么参观公司了,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取出九份合同,先拿出其中一份,推到五对父母面前。

  “这是三石公司出资协议,以及股权分配协议,需要各位家长....”

  呸,说着都别扭!

  “需要各位家长和赵维先生共同签字生效。”

  五对爸妈还没回过味儿来,还是懵的,茫然地接过协议,又茫然地接过林晚箫递上来的签字笔。

  齐国君想都没想,茫然地就要往上写名字。

  结果,齐玉锦突然在身后伸出一只手,“等等!!”

  齐国君一愣,林晚箫也一愣,皱眉看着齐玉锦,“你要干什么?”

  “嘿嘿。”齐玉锦装傻地笑看林晚箫,“师父,不急着签,我们得看看啊!”

  这事儿谁说的准?万一你在合同里做什么手脚呢?签完了字,那我们给谁说理去?

  “这可是师父教我的,得严谨!”

  林晚箫差点没气死,显着你家有律师了是吧?

  谁做手脚!?除了我,这玩意就没别人经手,你怀疑我?

  其实,齐玉锦不是那意思,林晚箫什么人,她会不知道吗?

  别看她不擅长商业法,但是基本的常识她还是知道的,她是怕几个孩子股权分配不合理,将来会很麻烦的。

  不仅仅是涉及到公司谁说了算,谁占多数股的问题,还涉及到融资、股权稀释一系列的问题。

  趁着还没签合同,还有改的余地,这要是签上名字,再想改就麻烦了。

  结果,齐玉锦拿过来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股权分配......

  没忍住,“谁给你们出的注意?”

  齐国君、唐成刚他们也是一怔,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探头去看。“怎么了?”

  齐玉锦把合同一摊,哭笑不得,“有人给你们支过招?”

  不是不合理,是太合理了。

  几对父母探头一看:

  齐磊占股55%,唐奕、吴宁、杨晓、赵维各5%,徐小倩2%

  齐国栋5%管理股、周桃4%管理股、赵娜4%技术股。

  剩下10%的员工激励股,由管理层带持,但投票权归齐磊。

  这个结构非常合理,不但齐磊保障了绝对的控制权,而且股东大会的持股比例高达77%,即便将来稀释股份,也不怕失去控制权。

  出这个股权架构方案的,是个高手!很有远见!

  却是林晚箫看着一帮爹妈,还有齐玉锦错愕的模样,十分得意。

  心说,厉害吧?吓着了吧?佩服吧?

  哼!!我第一眼看见的时候,也吓一跳。

  不由看向吴宁,当时他和齐玉锦的表现差不多,也问谁出的主意。

  而此时,几个爹也看明白了,也发出疑问,“谁支的招?”

  这几个小子,贵人不少啊?这都有人帮他们想到了?

  于是,几个爹那一发问,“咳!!”吴小贱那一挺腰杆,仰着下巴,没说话,有点嘚瑟。

  吴连山瞪了他一眼,继续问齐磊,“谁啊!?”

  “咳咳!!”吴小贱继续嘚瑟。

  吴连山皱眉,“消停会!!”

  “咳咳咳!!”吴小贱忍不了了,都这么明显了,还看不出来吗?

  指着自己,“我!!我啊!我出的方案!”

  大伙儿一愣,“你?”

  吴宁下巴上天,“咋地?不行啊?”

  “......”

  吴连山突然就乐了,他家吴宁,哈哈!

  嘿嘿的傻笑,对四周的众人轻描淡写道:“这孩子,得了点我的真传哈!”

  殊不知,吴连山骄傲死了,我儿子!你就说厉不厉害就完了!

  接下来,还有好几份合同。

  有五个小伙伴的个人股权合同,股东大会向齐国栋、周桃、赵娜转让管理股份的协议,还有那10%员工激励股的分配权转让协议。

  这些之前都是口头的,现在在法律层面得到了确认。

  而徐文良代徐小倩签协议的时候,手都抖的。

  别看徐小倩的股份最少只有2%,可是,这仅仅是徐小倩拿零花钱换来的。

  而且,徐文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按齐磊说的一亿来算,2%也有200百美元,1600多万rmb!

  这个十七岁的小头,身家1600多万,上哪儿说理去?

  签完这些协议之后,林晚箫很周到地单独递给了徐文良一份东西。

  徐文良一看,财产申报表。

  茫然道:“这是.....”

  林晚箫一笑,“徐先生的身份比较敏感,虽然咱们国家暂时还没有对官员申报个人及家庭财产的硬性规定,但是,我建议你主动做一个备案,有利无害。”

  徐文良点了点头,这个律师好,这个律师想的还是比较周到的。

  由衷道:“谢谢你,林律师,您是个好律师!”

  林晚箫微不可查的一撇嘴,用你说?我当然是个好律师?咨询费就一千块一小时。

  像这种公司组建的重要合同,换了谁找上门不得收个几十万?这都是基础服务。

  ......

  签完这些协议,三石公司算是正式的补全了所有漏洞,而这边几个孩子的装13之旅也该告一段落。

  得张罗齐国栋订婚的事儿了,至于这几对爸妈怎么折腾,那都是后话。

  “走吧?”

  齐国君张罗着,“老三,赶紧的,事还多呢!”

  他着急啊,恨不得现在就去三石公司瞅一眼。

  齐国栋翻着白眼儿,这大哥当的,眼里只有儿子!

  唐成刚则是笑呵呵地看着唐小奕,这小子全程带着墨镜,自以为很酷。

  对于他为啥这么酷,其实也是心如明镜。

  笑着问道:“装完了?”

  唐小奕呲牙咧嘴,“算是吧?装的....还过得去吧?”

  却是唐成刚把脸一板,“装完了,就特么把墨镜给我摘了!”

  眼珠子一立,“跟谁俩的呢?”

  “记住了!到啥时候,我都是你老子,看不惯就揍你!”

  却是唐小奕一点都没当回事儿,撇嘴摘了墨镜,“你看看你,定力不够啊!这就急了?”

  揶揄道:“逗你玩的,还当真了呢?”

  “逗....”

  唐成刚差点气死,给你能的,还逗我玩?

  却没想到,唐小奕突然严肃了起来。

  众人发现,不光唐奕,齐磊、吴宁、徐小倩和杨晓,也同样严肃起来。

  只见唐小奕站了起来,站了笔直,郑重地对着亲爹。

  “爸!妈....”

  “今天,没打算显摆,也不会去显摆!”

  众人皱眉,不显摆,你这是干啥呢?

  却是吴小贱开口了,也是一改常态,很严肃,很认真,“我们只是想在我们最重要的时刻,有你们的陪伴,有你们的见证!”

  ......

  徐倩,“石头说,今天是我们的成人礼,过了今天,至少你们不会把我们再当孩子了。”

  唐奕:“我们好好地想了这个问题。”呲着牙,“其实,也没什么,不当就不当呗,反正我也当腻了。”

  杨晓笑着,“那么...既然无可避免,那就由你们亲眼看着我们...长、大、吧!”

  一众爹妈有点傻眼,这是咋的了?这是我儿子(女儿)说出来的话?

  却是齐磊接过话头,“爸...妈...”

  “杨叔...杨婶....”

  “徐叔....章姨...”

  最后看向老耿:“耿大爷....”

  “我们是因为胡闹,因为少年意气,所以造出了一个名叫三石的公司。”

  “可是经过一年的成长,你们一年的教导,我们决定不再胡闹,我们想把公司好好做下去,把它当成事业!”

  深吸口气,“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我们需要仪式感!”

  “我们希望,你们和我们一起见证它,这才是我们策划今天这一切的原因。”

  “不是为了在你们面前显得神气,而是像要你们陪我们一程!”

  “你们眼中,孩子长大的最后一程。”

  “尽管我们不太想让你们当大人看待。”

  突然眉眼一苦,蹦出一句谁也没想到的,“妈,我真不想出国。”

  噗!!

  郭丽华眼眶一酸,却是笑出了声,“熊玩意,不想去就不去呗!”

  然后那边吴小贱,“爸,我真不接你的班。”

  吴连山,“.....”

  杨晓则是:“爸...妈....我想你们了。”

  杨明军怔在那儿,突然红了眼,“爸错了!!爸错了!别哭姑娘,爸错了!!”

  ......

  ————————

  片刻之后,大宴会厅门前。

  齐国栋与赵娜,一人搀着齐老爷子和齐老太太,另一人则被唐老爷子和老太太挽着,并肩站在最前。

  而在一对新人身后,是五个家长,带着五个孩子。

  齐磊挽着老妈的手,“妈,给你看看我们打下的江山!”

  话音未落,大宴会厅的欧式大门已然缓缓开启,镁光灯随之星星闪烁,让人睁不开眼,宴会厅的复古吊灯把会场映照得光怪陆离。

  郭丽华只觉双目瞬盲,待渐渐恢复,门内的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大厅之内,金碧辉煌,红毯铺地,三石公司400多名员工,以及来自哈市、同行的各位宾客全场起立。

  哗~~潮水般的掌声如波涛般袭来,让郭丽华恍惚着,也幸福着。

  其他几个父母又何尝不是呢?

  这就是几个小王八犊子的千里江山,这就是他们的鹏程万里。

  正孩子们所说,他们不是想显摆,他们只是需要见证,需要仪式感,由最亲的人看着他们长大的那一刻。

  尽管他们想错了,不管到什么时候,不管你是挣了一个亿,还是在学校里考了倒数第一,他们在妈妈、爸爸眼里,永远都是孩子,永远不可能长大。

  就像现在.....

  郭丽华突然在齐磊胳膊上恶狠狠的拧了一下子,然后面目狰狞。

  “败家玩意!”

  “账上就那点钱,还不省着点花?咋那不会过日子呢?”

  “呃...”

  齐磊脸一黑,不说好成人礼的吗?咋还家暴呢?

  .....

  ——————

  还剩点收尾,也是和下一个剧情衔接的东西,也算没食,写完整了。

  明天还是加更,不过,明天可能得晚点。

  看情况吧,要是上午码的多,就中午发一章。

  要是码的少,就晚上来个一万五六千的大章。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