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87章 连接现在与未来的通路(二)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0-06 17:36: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在齐磊的设想中,这次实验,应该可以进行到四个阶段。

  有可能...进行五个阶段,但是,在他干预的情况下,很难做到。

  不过,在给廖凡义他们的文案上,其实只有两个阶段。剩下的,齐磊没敢写。

  因为,他怕那几个老学究看过之后,更对这个实验不情不愿了。

  ......

  怎么说呢,从第三阶段开始,实验将逐渐偏离他们的认知,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这并不是夸张的说法,真的就是新世界!

  此时,实验的第一阶段已经完全展开。

  对于72个数据采集班和五个任务班级来说,第一阶段并不复杂,就是一个熟悉规则、适应规则的阶段。

  这个阶段的用时也不会太长,最多两到三天。

  分派完任务,齐磊借机回到十四班转了一圈儿。

  神秘兮兮地把门一关,对着里边的十四班众低吼:“机会难得哈!起码半个月,那四个班消停不了!你们争点气,趁机猛追啊!”

  十四班的任务最轻,不像那几个班,要想完成任务,就算不拿出全部时间,也得有半天交代了。

  大伙儿一心,齐刷刷地朝齐磊竖起大拇指,“鸡贼还是你鸡贼啊!”

  一个个开始闷头做题。

  说白了,十四班就是裁判呗,而且比裁判权利还大,多简单点事儿?

  齐磊刚在班里咋呼完,这时宋小乐也来敲门了。

  刚刚齐磊跟他说,让他过半小时来找自己一趟。

  齐磊出了班级,站在走廊里想了想,对宋小乐道:“算了,都叫上吧,省着我再一个一个地沟通的。”

  说完,到一班把李沫叫了出来,又让宋小乐到十六、十七班,把王学亮和郭志勇也叫。

  几个人聚在一起,还有点敌意。毕竟这一个多月,见面就掐已经习惯了。

  王学亮最先发难,“齐磊,你太不是东西了,报复呗!?”

  齐磊笑笑,“真不是报复。”

  宋小乐他们却是好奇,“老四,齐石头给你安排什么活儿了?”

  问完还看向齐磊,“能说吧?”

  齐磊,“能,只要对十四班保密就行!”

  “哦!”宋小乐得了首肯,怼了王学亮一杵子,“说吧,我给你当个裁判!”

  王学亮居然没找宋小乐的不是,瞪着眼珠子,“他特么让我班当鬼子!”

  “噗!!”

  宋小乐喷了,“那...你还挺倒霉的。”

  却不想,那边郭志勇也是苦着一张大脸,“我班也好不到哪去!这特么把岳飞和戚继光从书里扣出去,是人干的事儿?”

  对此,齐磊也不多说什么。要说倒霉,宋小乐后期的任务比他们都倒霉。

  招呼四个人,“跟我走吧!”

  齐磊把他们带到了西校舍,原来十四班的那间教室。

  这里现在是实验组的办公室,此时廖凡义、庞清方、张路臣,还有老秦、林晚箫都在。

  见齐磊把那几个学生领过来,也是无语一笑,完全没必要!

  齐磊的用意大伙儿是清楚的,他是想动员一下这四个班,让他们加把劲儿。

  可还是那句话,十四班像个门神一样在那儿卡着,另外四个班使多大劲儿都得过十四班这一关。

  也就是说,不管他们使用什么手段,都是通过黑板传递信息。

  而黑板的审核权在十四班手里,这就是个无解的课题。

  也许齐磊有什么颠覆性的手段,能在实验的过程中改变规则。

  但是,至少现在他们想不出任何符合逻辑的手段。

  就比如廖凡义,他能想到齐磊非要运行这个社会模型的目的,再结合齐磊一再强调新学科理论,觉得他的最终目的,应该就是颠覆传统媒体,也就是前黑板。

  他要改变前黑板的使用规则,也只有这样,才能体现这个社会模型的价值。

  但是,如何改变呢?如何颠覆呢?

  这是廖凡义不理解的。

  目前,廖凡义的灵感只局限于,走西方的民主路线,以及内部腐化。

  也就是说,齐磊会利用四个任务班来发动民主抗议之类的形式,迫使十四班交出或者放宽审核权。

  或者,直接采取金钱攻势,打破十四班的内部防线。

  毕竟这不但是主流思维,甚至是很常见的。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廖凡义又会很失望。

  因为,毫无意义!!

  国内的体制和国外就是两回事,就算齐磊做到了,也不符合国内的国情,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而腐化十四班......

  那还用你花几百万做一个模型吗?

  庞清方那几个人和廖凡义的想法差不多,而且更纠结。

  他们也希望看到一点新东西,开拓一下视野,可也真的不抱太多幻想。

  ......

  对于众人怪异的神态,齐磊看在眼里也不在意。

  在意也没用,因为说不通。

  2000年,中国的gdp总量是1.2万亿。

  都不说米国了,倭国是近5万亿,我们只是人家的四分之一。人均gdp是倭国的2.5%,也就是25分之1。

  再过5年,一个名为“雪亮军刀”的网友在网上预测:2030年,中国gdp总量有可能追平倭国。

  2030年啊!25年之后啊,还特么是“有可能”!!

  可即便是这么保守,且不自信的预估,也被日吹骂成了狗,被全国人民嘲笑太过自信。

  可事实上,从2005年开始算起,我们追平倭国根本就没用25年,只用了5年。而超于倭国,那是2010年的事儿。

  从2000年到2019年,我国gdp从1.2万亿到14.36万亿,增长率1086%。

  同时期的米国增长了109%,倭国.....3.8%

  从1.2万亿到14.36万亿,从1086%到3.8%......

  放在2000年,谁会相信这组夸张的数据,谁又会理解这组数据背后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不去理会廖凡义等人并不算舒服的神态,齐磊依旧干着他自己分内的事。

  见李沫、宋小乐他们四个有点局促,齐磊笑道:“带你们来这儿,就是打消你们的心理负担。”

  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齐磊则是对他们介绍道:

  “这位是廖凡义教授,北广的系主任。”

  “这位是庞清方教授,人大国关学院,国际政治系的主任。”

  “这位是张路臣教授,京城师范大学的心理学主任。”

  四个人依次打着招呼,廖凡义几人也是师态威仪的保持着形象,和几个“小孩儿”象征性地点了点头。

  随后....

  年轻人就是这点比较好,局促归局促,可是真到具体事儿上,又很能放得开。

  王学亮此时也豁出去了,苦着着对着齐磊,“齐磊,能给句准话吗?你到底折腾啥呢?”

  宋小乐也开口了,“这不是几个教授伯伯搞的实验吗?你跟着瞎指挥啥啊?”

  “你们......”看看廖凡义他们,又看看齐磊,压低声音,“你们到底啥关系?”

  好吧,在他们眼里,齐磊有点装x装大了吧?

  人家京城来的大专家搞的实验,你跟着前钻后跳的干啥?就因为你爹是资本家啊?也太....那什么了吧?

  对于众人的疑问,齐磊也只觉好笑,不过多解释:“别问没用的了,我和廖教授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此一出,四个学生没怎么样,那边廖凡义却抬了头,心说:你敢说没关系?

  不管这次实验结果理想不理想,齐磊他是都要定了的。

  而且,老秦已经和他“密谋”过了,这熊玩意想出国!

  结果就是,廖凡义比老秦还急。

  你一个要学人文科学的,跑美国干啥去?再说了,出去还回得来吗?

  要知道,这个担忧在这个年代真的非常现实。

  说个数据吧,这年头,出国留国的一百个人里,最后能回来的只有3.8%。

  也就是说,出去的一百个里面,回来的都不到四个。

  都给人家做贡献了,出去还回得来吗?

  宋小乐那几个人倒没注意廖凡义的表情,李沫又开始放飞想象力。

  “齐磊,你是不是要拖我们几个班的后腿啊?让我干这些没用的,你们班好追上来?”

  齐磊脸一黑,“......”

  这娘们儿心眼还挺多,这就看出来了?

  嘴上却道:“别瞎说,我是那种人吗!?”

  李沫推了推眼镜,“反正,防着你呢,你别想超过去!”

  郭志勇和王学亮听了李沫的提醒,也是恍然大悟,瞪着眼珠子,“哦!!我说的呢!!”

  “哦嚓!齐磊,你也忒特么阴了吧?”

  齐磊:“......”特么的,现在人都这么精的吗?

  倒是廖凡义本来心里就有小九九,一听几个小孩的幼稚争吵,突然就找到了突破口,说了句“公道话”。

  “这个你们想多了哈!”

  四个小孩看过来,宋小乐嘴可甜了,“廖叔叔,你可别替他打掩护。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可损了,最不是东西的就是他!”

  “哈!”廖凡义忍着笑,“我给齐磊证明,这回他还真没那么多心眼儿。”

  “再说了,保送北广可用不了那么好的成绩,他差不多就行,我不挑!”

  别管齐磊最后愿意不愿意来,没事儿就提一嘴,也许说着说着就成真了呢?

  “???”

  “???”

  “???”

  “??????????”

  把那四个说的一脑子问号,一下就懵了。

  “保,保送?”

  “他高二还没念完呢,保送的事儿就定下来了?”

  这也不算完,那边,张路臣也笑着打趣,插了一脚。

  “我们京城师范也可以啊!小齐磊,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学心理学吧!”

  “......”

  “......”

  “......”

  “......”

  问号脑袋*4。

  “京城师范大学和北广哪个好?”

  “张路臣钦点了,是不是就算是他的弟子了?”

  还没反应过来呢,庞清方又来了句,“北广和师范还是差了点意思,能和人大比吗?”

  “小齐磊,你来人大,我做主给你本硕博一条龙!怎么样!?别出国了,有什么可出去的?”

  噗......

  李沫想哭,她虽然励志北大,清华次选。出国没想过,但要是能出更好。

  可是,人大要是本硕博全套给她,她也是可以考虑的呀!

  有些嫉妒地看着齐磊,怎么好事儿都让你赶上了?

  却不想,齐磊就坡下驴,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听听!!听听!!现在知道了吧?哥不差那点分儿,哥是格局那么小的人吗?哥就是闲的没事儿,陪你们玩玩。”

  耷拉着眼皮,跟个“赵本山”似的,“咋还当真了呢?”

  我呸!!

  四个人都想啐他脸上,真不要脸!

  ......

  不过还好,经过这么一番鄙夷,几个人也彻底放开了心思。

  宋小乐有点不耐烦了,怎么就那么不乐意看齐磊在这儿装呢?

  “到底啥事儿?赶紧的!”

  齐磊也切入正题,“没啥具体的事儿,就是怕你们放不开手脚。”

  “......”

  王学亮都气笑了,“你说的轻巧,谁能放得开啊?”

  让他给倭国说好话,王学亮是很膈应的。

  这种事儿...咋说呢?在别的地方,也许没啥?都过去几十年了。

  但是东北......

  确实膈应!

  而在尚北,那就更膈应了!!

  你要知道,尚北最大的一条街叫雅臣大街,就是纪念抗日英雄的。

  城南的烈士陵园里就放着汪雅臣、赵一曼、赵尚志曾经用过的遗物,臭名昭著的731遗址离尚北不足百公里。

  有几个没去参观过的?

  同样无语的还有郭志勇,从小就看《岳飞传》,听刘兰芳讲《杨家将》。

  你要知道,虽然这一代人也看日漫,也喜欢孙悟空和贝吉塔,也向往樱木花道和流川枫。

  但是,喜欢归喜欢,心中的偶像依旧是忠义无双的杨家儿郎、大破金兀术的岳武穆、又莽又飒的程咬金,还有赤面美髯的关二爷。

  连什么七侠五义、杨过小龙女都还要差上一些的,真不是二十年后的奥特曼和超级英雄。

  二十年后,你问大家为哪部电影哭过,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告诉你,为钢铁侠的响指哭了。

  你问大家哪部电影在你心里评分最高,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告诉你是,肖申克救赎里的自由和希望。

  可是,如果你在二十年前问哪个让你哭过,百分百的少年会说,为孙悟空被师父赶走哭过,为岳飞冤死哭过。

  你们问大家哪部电影你最喜欢,除了《大话西游》和《英雄本色》,几乎所有人都会想起两部0差评,且每个人都看过三遍以上的电影——《地道战》和《地雷战》。

  这足以说明郭志勇现在的心情,你让我把岳爷爷从课本上抹掉?你还是个人了?

  对此,齐磊只说了一句话振聋发聩,又让他们很久也想不通的话。

  “你们今天做的越成功,明天我们就越警惕!”

  “今天你把岳爷爷从书上抹下去,为的就是明天他依旧留在课本上!”

  “......”

  “......”

  “......”

  “......”

  只见齐磊安慰道:“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你们是在做好事。”

  指了指隔壁的教室,“那个屋里,有各方面的专家,他们会教你们怎么做合法,怎么做可以规避大众心理的抵触情绪,甚至怎么绕过十四班的规则限制。”

  “你们要做的只是提供灵感,按照聪明人的思路最后达成目的就行了。”

  要说整个实验,齐磊最怕的就是这四个任务班放不开,毕竟他们不是真的坏人和愚人,有自己的价值观。

  一班、二班还好说,主要就是十六、十七两个班,干的那些事儿...确实有点缺德。

  万一放不开手脚,遵从自己的主观行事,那就失去意义的。

  四个人听罢,又开始为难,他们已经知道了十四班的规则。

  王学亮揶揄道:“可是,你这限定的难度也太大了啊,我们很难放开手脚吧?你们班一个不高兴,甚至可以把我们的前黑板封掉,那还怎么玩?”

  此一出,倒是廖凡义说话了,“齐磊,我也觉得条件太苛刻,其它四个班很难有作为。”

  却是齐磊一抽抽鼻子,“这还苛刻?已经是降低难度的了。”

  嗤~~!

  廖凡义和庞清方他们嗤笑一声,也不好说什么了。

  毕竟,实验模型是齐磊建立的,他说了算嘛!

  但还是那个态度,难度太大,出不了什么结果。

  却是张路臣看着齐磊,他又在观察微表情。

  在说这不苛刻的时候,齐磊依旧习惯性的停滞,在过脑子,然后就有挑眉、抽嘴角的动作。

  这说明,他极度自信,仿佛已经有了答案。

  这让张路臣很好奇,如果是他....要怎么规避十四班?

  像昨晚讨论时,廖凡义说的那样,要么民主推翻,要么内部腐化?

  张路臣有种感觉,这家伙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来了一句,“要不这样吧,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你和四个任务班在一个阵营吧?十四班就不用你来管了。”

  “嘎!?”齐磊一滞,“这...这不行啊!”

  那边,廖凡义一听张路臣的主意,登时也是眼前一亮。

  “对,这个主意好!你不是很自信吗?那你跟他们一起来,十四班交给我们来统筹。”

  齐磊无语了,“这真的不行!”

  廖凡义,“有什么不行的?你放心,我们绝对遵守游戏规则,不向十四班透漏四个任务班的任务。”

  齐磊,“......”

  齐磊突然表情怪异起来,“你们...确定吗?”

  突然抬头看向老秦意思是,“你不管管吗?太欺负人了!”

  却不想,老秦也只是搓着下巴,颇有几分玩味,没搭腔。

  是的,老秦默许了,他其实也想看齐磊和四个任务班一起会是什么效果。

  哦去!齐磊翻着白眼,简直无语。

  看的廖凡义他们还挺得意,不装了吧?傻眼了吧?

  这小子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让他去任务班,他也一样抓瞎。

  有点激将的味道:“你要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也不勉强你。但是,我觉得应该给十四班再添加一点限制,不能权力这么大。”

  意味深长,“你都搞不定,还指望别人吗?”

  “......”

  “......”

  “......”

  “......”

  那四个听着怎么那么刺耳呢!?

  这叫什么话?挤兑谁呢?

  瞧不起我们呗?

  而齐磊.....

  廖老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去四个任务班,那真的就是...就是克制啊!

  我要是去了,你们就没得玩了。

  ——————

  他们哪知道,齐磊之所以不和四个任务班同一阵营,不是因为十四班这边容易,他想捞个便宜,而是他要是去了四个任务班,那就没法玩了。

  你们敢让一个二十年后搞新闻的下场搏杀?

  完全就是开玩笑!

  都别说一个专业做新闻行业的,二十年后,就是随便一个爱上网,了解一点实事的普通人,放在这个模型面前,依葫芦画瓢鼓捣出一点下三滥的手段,都不是你们招架得住的。

  差距就是这么大!

  齐磊的本意是,这个社会模型任由四个班的同学自由发挥,不需要他的指导。只要有那些专家依照现有认知进行辅助,那么很容易就能模拟出四到五年之后的传媒状态。

  要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中,四五年之后就是公知乱飞,呱噪肆虐的年代了。

  已经足够警示。

  他只是在过程中稍稍提个醒儿,把握好二班和一班的任务线,足以再现一些二十年后的状态,那就够用了,足够这个学科开山立派的发展下去。

  整个过程是不需要他下场的,他一下去,就有点闹着玩扣眼珠子,用力过猛的味道了,能把这些人吓死。

  真的不开玩笑,真能吓死人。

  你要知道,十年后的网络环境对应的是十年后的传统媒体,再不济也是身处其中,听过见过的。

  二十年后的网络对应的也是二十年后的官方,即便是这样,依旧是疲于应付,且出现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案例。

  可是,在这个模型里,要是齐磊出手,那就是拿二十年后的群魔乱舞对抗二十年前的传统媒体。

  结果是什么?

  是比后世更不堪的模拟结果,齐磊怕这几个老学究招架不住。

  “几位老师!”齐磊不无诚恳,“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嗯,这话没错!”

  廖凡义答应的贼痛快,北广的几个人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这孙子是给北广捐大门的主儿,他能是啥好人?

  而且,齐磊不说这话还好点,说了反而让北广那几个老师特别想看他出丑呢?

  人心嘛,都有阴暗面儿。

  大众传媒的系主任起哄道:“就这么定了!来来来,小齐磊,你再给我们上一课。”

  “好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齐磊也没办法了。

  想想也没什么,也不一定非要贴近后世的直实情况。本来就是推演,如果结果更吓人,更混乱,那就更能引起他们的重视。

  毕竟他的目的不是重现未来,而是防御未来。结果不重要,但是对未来失控的认知很重要。

  “呼....”

  齐磊深吸一口气,严肃起来,算是答应了下来。

  “这样吧,也别说我们四个班欺负人。”

  他角色转变的还挺快,已经把自己当成四个任务班的人了。

  听到廖凡义他们耳朵里,挺刺耳啊,你们还欺负上人了?

  只闻齐磊继续道:“我要是过去,那现有的规则就不公平了。”

  大众传媒那老学究挑眉,“干什么?一过去就要改规则?这不好吧?”哈哈大笑,“小齐磊,你这叫耍赖!”

  惹得众人哄笑,都看齐磊的热闹。

  唯独老秦,一副没脸见的模样,突然发现,学问大和稳重不稳重没啥大关系...又嚣张早了吧?

  而齐磊那边一点没让老秦失望,也是呵呵的笑,“别急啊,改规则也是为了你们好!”

  “嗯?”

  错愕之间,齐磊已经揭晓了要改什么。

  “你们几位接管十四班,可以告诉他们四个任务班的任务!但是,要一切合规合法,不能野蛮干预,无理由下架。”

  “当然,如果进入第四阶段以后再有限制,那就太欺负人了。”

  “进入第四阶段之后,你们可以使用任何手段,甚至临时修改游戏规则来进行野蛮干预。”

  “不然...我怕你们输的太惨。”

  廖凡义:“......”

  庞清方,“......”

  张路臣:“......”

  大伙儿一下噎在那儿,有点懵,啥意思?

  结果,齐磊还没说完呢,“不行,这依旧太欺负人了。”

  “这样!”齐磊挑媒,“第一、第二阶段,我不参与四个任务班的事儿,他们自己行动。”

  “第三、第四阶段,我有限度的参与,不进行具体操作,只出主意,行吧?”

  “嗯!”沉吟其中,点了点头,“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说的几个老学究血压有点高。

  怎么让他说的,还不是十四班占便宜了呢?相反,倒是劣势!而且是巨大劣势!!

  “那就...说定了?”

  齐磊挑起眉头,有点期待了呢?

  廖凡义他们都有点心虚了,这小子不会有什么高招儿吧?可是已经顶到这儿了,改无可改。

  硬着头皮,“说定了啊!”

  “不过,有在先。”廖凡义突然想到了什么,“实验期间,你不能在十四班呆着!”

  否则十四班干什么,有什么决策,他全知道了。

  齐磊都笑了,“行!”

  答应的贼痛快。

  廖凡义眯眼,还是不明白他哪来的自信。

  突然又加了一条,“我劝你别用民主对抗,还有贿赂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没意义。”

  齐磊都笑了,“这样吧,四个任务班,但凡出现贿赂十四班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但凡有违法、违规的情况,我们马上出局!”

  廖凡义:“......”我想错了?他有别的招儿?

  只见齐磊哭笑不得,“廖老师,别想了,你想不出来的。”

  “还有就是!”齐磊突然拔高声调,对屋里的所有人道:“我提醒大伙儿一句,提高警惕,千万别掉以轻心!”

  “否则,你们连什么时候开始输的,最后会输的有多惨都不知道。”

  “你!!”众人再次愣住,神情错愕。

  虽然有虚张声势的嫌疑,可是,怎么感觉不太好呢?

  而张路臣......

  张路臣突然就坐直了身子,因为他发现,齐磊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认真的!

  至此,齐磊也不多留,领着四个人转身要走。

  “回来!”却是一直没说话的老秦开口了,依旧是玩味的笑。

  有些可怜地看了看廖凡义他们,随后又来到齐磊身边,抱着膀子,“既然你入了任务班的阵营,那...你的那项特权也得交出来了吧?”

  齐磊手里有一项神秘的权利,阵营换了,特权也不能留了。

  却不想,齐磊摇了摇头,“不能交。”

  老秦一滞,“为什么?”

  齐磊意味深长的一笑,“这项权利,本来也不是你们的啊!”

  “!!!!”

  老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瞳孔放大,冷汗都下来了。

  齐磊却不多说,拉着老秦转移话题,“正好,我有点事儿和你说。”

  出了办公室,让那四个自己去隔壁熟悉一下,认一认人,自己则是和老秦来到西校舍旁边的空地。

  好吧,这里原本是小树林儿,树都挖走了,光秃秃的。

  老秦还在想着刚刚的事儿,“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齐磊打着哈哈,“这个不急,也急不来。”

  老秦,“那你还有别的事儿?”

  却见齐磊凝重起来,“你是唯一知道这个实验有四个阶段的。”

  “对啊,怎么了?”

  老秦做为与齐磊关系最密切的人,再加上他和身份,所以齐磊在最开始就把实验的全部步骤,还有设想,以及预计的几个阶段,和老秦详细地讲过。

  也正因为老秦知道,廖凡义他们理解的,文案上第一第二两个阶段只是一个开始,后面两个阶段才是重头戏。

  所以,他才会在廖凡义他们点头之前,就开始提前准备了。

  否则,哪来的4号同意实验,5号二三百人的保障团队就进场了?

  事实上,即便廖凡义他们不同意,老秦都打算秘密的,在其它途径验证这个实验。

  刚刚齐磊示意他管管,别让他和四个任务班一组,老秦没阻止,也是因为,他想看看齐磊亲自动手,第三、第四个阶段是个什么效果。

  而在齐磊的设想中,这四个阶段分别是:

  第一阶段:适应期。

  72个班,还有四个任务班,以及维护系统运转的十四班,都处于适应游戏规则,已经学习和自我成长的阶段。

  72个班,适应每天10块钱的生活费;四个任务班,则是从专家那里摄取相关知识,完善自身的过程。

  第二阶段:发展期。

  当各方熟悉游戏规则,也习惯模拟环境之后,这个社会模型就算真正运转起来了。

  各方开始深入优化各种玩法,比如72个班,会逐渐适应观点信封,并在加大对后黑板“大众观点”的关注度。

  而一班的也一定会尝试挣更多的钱,十六、十七班则是开始尝试展开任务。

  在这个阶段,十四班依旧发挥决定性作用,与四个任务班会形成对立态势,矛盾深化。

  这两个阶段,也是齐磊写在文案上的,是廖凡义他们看得见的。

  在这两个阶段的结尾,是一个大大的“?”。

  也就是说,让那几个老教授去推演...结果。

  然而老秦知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还有第三阶段:颠覆期!!还有第四阶段:收割期!!

  这才是齐磊要展示的真正的实验成果,更是老秦好奇且重视的关键。

  到底像不像他推演的那样?

  真的会变成那个样子?

  可是现在,齐磊提到了这四个阶段。老秦有点不确定

  “怎么了?你的加入会让结果有变化?”

  却见齐磊凝重抬头看着他,“不是有变化,是变化很大!”

  “有多大?”

  齐磊,“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老秦,“什么事?”

  齐磊,“如果实验进行到第四阶段,你要时刻保持清醒!!”

  “如果进入第五个阶段.....”

  “我应该是收不住的,那几个教授为了实验数据,应该也是停不住的,你要做好准备随时喊停!”

  “!!!!”

  老秦心里一突突。

  “还还,还有第五个阶段?”

  齐磊,“有!”

  ————————

  时间来到四月八号,洞察模型启动的第二天,一切运行平稳。

  此时尚处在第一阶段的适应期,任务班和实验班都还在熟悉游戏规则,适应环境。

  尤其是任务班,一班已经上了一天的经济学课,二班则在律师的带领下了解公司各个人员的权利和义务。

  十六、十七班也没动,还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

  早晨,72个实验班的黑板内容也没什么特别。

  前黑板依旧是五个板块。

  1.商品价目表....

  2.高二二班有限公司发展迅猛,在总经理宋小乐的带领下,日盈利达到了15%。

  3.齐磊的父亲是莲花集团合伙人之一,爷爷是高干离休,家中背景深厚。

  4.倭国领导人对我国进行友好访问,加强合作,邻邦互利。

  5.戚继光.....

  依旧没啥营养,比较出彩的就是二班又赚钱了。昨天不是盈利10%,今天就15%了,挺让人羡慕的。

  而齐磊,昨天说他考试是抄的,今天就把他家庭背景抠出来了,不得不引人遐想。

  实验班,依旧是用五件事发表评论,主要还是集中在高二二班和齐磊身上。

  对二班的盈利表示羡慕,有人还推测,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二班的日均生活费就是别的班的两倍了。

  而齐磊....

  已经有人恶意揣测,甚至开玩笑,“这孙子家里这么有钱,还特么学什么学?”

  ....

  另一大亮点就是,后黑板终于派上了用处,昨天的评论都贴了出来。

  因为其它几项都比较平常,观点主要还是集中在齐磊和高二二班身上。

  有一些写的很有意思,赢得了不少关注。

  比如,有人调侃,宋小乐那倒数第一都能当总经理?二班早晚得黄。

  这就赢得了不少的笑声和调侃。

  而齐磊....

  大伙儿突然发现,这货人缘好像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啊....

  贴出来的观点都特么是骂他的!

  “肯定是抄的啊?你看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学习好才怪!”

  ....

  “反正我要是他,我就不用学习,给老师送点礼,抄呗?考上什么大学都无所谓,他爹挣的够他吃一辈子了。”

  ....

  “十四班班主任是他初中老师,数学、英语也是初中的,同桌是全校第一,你品....你细品。”

  (这条评论,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引论很多。)

  ...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

  8号全天的前黑板大概就是这些,没什么变化。

  9号...前黑板有变化...

  1.价目表,(品味美好生活,豪华大餐、高级套餐!你们还在等什么?)

  2.高二二班有限公司,在宋小乐的带领下,从容应对金融危机,实现逆热增长5%。全班欢腾一片。

  3.齐磊与章校长关系匪浅.....

  4.倭国是我国的友好邻邦,我们应该放下仇恨,共同面对未来。

  5.岳飞事迹.....

  首先,在价目表后面的空白处,一班开始添加广告。只是广告词写的不咋的,效果也不太好,并没有太多人选择昂贵的大餐。

  然后就是二班,又增涨了,虽然只有5%,但起码没赔钱。二班的日子,应该是所有班级里最好的。

  到了齐磊和徐小倩这...

  那就精彩的了....

  因为,后黑板,贴的也都是齐磊的黑料!!

  是的,比昨天贴出来的多了一倍不止,而且全都是骂的!

  至于今天的爆料....

  “操!就说他是抄的吧?和校长关系那么好,哪个老师不给他面子?”

  ....

  “别说了....他和徐小倩的事儿谁不知道?抄是肯定要抄的。只不过没人说破罢了。”

  ....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吧?”

  ...

  “能不提他了吗?一想就烦!”

  ...

  “这种权钱交易,裙带关系还少吗?齐磊家里有权有势,老师、校长都照顾不是很正常吗?只能说操蛋社会就是这样儿。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公平的,应该有人来管一管了。”

  (这条评论就是昨天点赞最多的那个人,今天依旧赢得了最多的关注。)

  至于十六班,那条新闻,建议友好邻邦?

  那就没这么幸运了,差点没被骂死!

  “友好你奶奶个胯胯轴子!?跟我爷爷,我二爷爷,我姥爷说去啊!?你看他们半夜找不找你就得了。”

  ....

  “这个真挺脑残的!”

  ....

  (王学亮和十六班差点没哭死,太难了,实在太难了。)

  十号。

  前黑板....

  1:(没有价目表)热卖大牛排!西式大餐,美洲进口牛肉,给你不一样的用餐感受!!

  2:高二二班有限公司总经理宋小乐,决定捐出200元,改善全班的生活条件。与二班班干部组成,公益委员会,共同监督、落实捐款的使用。

  3:齐磊月考成绩比上学期期末,提高了近300名,理论上这是很难做到的。

  4:倭国女团近日来华演出....

  5:岳飞事迹.....

  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十六班的倡议友邦没了....被骂没了。

  然后一班已经不写价目表,只打广告了。

  二班宋小乐捐款,引起的呼声最大,热度也最高。

  “宋小乐不错啊....有钱大家一起分。”

  ....

  “操,我班的班长怎么就没这么好呢?”

  ....

  (连续两天热评第一人)“我又来了,大家可以叫我神精病儿,不是我真有神精病儿,只是觉得当个神精病也挺好,起码无忧无虑,无思无妄....”

  “在这个欲望如霾般笼罩的人世间,也许只有傻子才能快乐。”

  “扯远了,佛理都弄出来了。”

  “发表一个段长评吧,对五个热点事件都做一个总结。”

  第一,“牛排是真吃不起....不过,我已经攒了三天了,马上!!明天就可以!!牛排我来了!”

  第二,“猜到很多人都会夸宋小乐,可是我很好奇....他哪来的那么多钱?这才几天?他一下就捐200??那他这个总经理到底占了多少股份?值得深思。”

  第三,“齐磊.....真不想说他,关键是知道他的事儿太多了,有不少独家爆料,比前黑板精彩多了。想听吗?”

  第四,“不喜欢倭国,但倭国女人没得喷,大伙儿都懂的。”

  第五,“岳飞都说了好几天了,能换点新鲜的吗?”

  这个人的写的最多,评论最详细,也最能抓住广大看官的心....

  于是....

  在这个时空的第一个网红大v,已经现出了雏形。

  与些同时....

  老秦....廖凡义,庞清方还有张路臣等人,聚拢在一起儿。

  看着统计组报上来的一组数据,眉头紧皱!!

  这是一组针对第三条新闻,也就是齐磊相关信息的数据对比。

  怎么说呢?有点惊讶!!

  第一天,也就是4月7号,对齐磊的负面评论比例是0.4%....

  第二天,是1.1%

  而到了今天,这个数据已经攀升到了恐怖的5%!!

  太快了!!

  而这还不是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四个任务班挑选的都是负面评论,控制了后黑板的舆论导向。

  负面攀升是必然的...只不过就是速度快了一点罢了。

  真正让他们无法理解的其实是对齐磊的正面评论!!

  也就是为齐磊抱不平的观点!!

  这一点是无法忽视的,要知道齐磊的人缘非常好,说他是抄的,说他家里有权有势。

  当然有了解他的,对他印象好的同学为他说话。

  抱打不平。事实上,这一部份人是绝大多数!!铺天盖地!!

  可是.....

  第一天的完整数据,是91.7%正面,0.4%负面,7.9%的不发表评论,也就是“没啥可说的”

  到了第二天,80.7%的正面,1.1%的负面,18.2的不发表评论!

  而今天......

  46.1的正面,5%的负面,48.9%的不发表评论!!

  负面评价在涨,涨的很快,但可以接受。

  可是.....越来越多的人不是参与到了正负选择里面,而是...选择了沉默!?

  而且这个比例高到吓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老秦满眼疑惑,没想到实验才开始三天,就给他们抛出这么大一个疑点。

  庞清方,廖凡义他们也是无比发懵...

  “怎么回事?”

  倒是大众传媒的,那个姓陈兴福的老教授看了半天,突然一惊!!

  马上在数据堆里骤然翻找,找到一些相关数据,对比翻看了半晌...

  颓然落坐,“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众人早就关注着他了,此时一听,“快说!”

  陈教授道,“这在大众传媒学上叫....沉默的螺旋!”

  ....

  一墙之隔。

  李沫、宋小乐、王学亮还有郭志勇,看怪物一样看着齐磊....

  “孙子,你是真特么狠啊....连自己都骂,你还是人了!?”

  好吧!那些骂齐磊,骂的最狠的就是齐磊自己写的!

  孙子为了人气脸都不要了。

  再说了....

  李沫牙疼的看着齐磊,“特么神精病儿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了....你能换个名儿吗??”

  你怎么敢叫神精病儿!?

  “呃....”齐磊一窘,擦,早知道你喜欢,我把《布拉格之恋》删掉!

  开玩笑的,不去解释...

  “第一阶段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进入第二阶段了。”

  四个人点点头,确实可以了,他们已经摸到了一点门道。

  而这时,齐磊却道:“我答应那几个老家伙,第一第二阶段不插手的。”

  “不过我可以给你们圈出两个重点!也就是两个传播学的名词。”

  四个人皱眉,“什么?”

  “第一,信息传播!”

  “传统媒体的信息传播,也可以说是观点传播,只有一个步骤!”

  “那就是通过书籍、报纸、电视、广播等传媒载体,向读者观众传递传达一定的价值取向。”

  “可是....网络传播,却要细化到很多步。”

  李沫再次急问,“都有什么?”

  齐磊,“第一步,树立流量焦点!”指了指自己,“比如现在的我....”

  “第二步,寻找定向受众群体。”解释道,“比如那些推崇神精病儿的观众,他们一定是和我持有相同价值观的人。”

  “第三步,由流量焦点,释放话题也就是信息。”

  “第四步,?大众组成信息群,形成‘沉默的螺旋’。”

  四人一滞,“什么是沉默的螺旋?”

  齐磊,“这就是我要让你们记住,并利用起来的第二个重点!”

  “这是一个政治学和大众传媒学理论。”

  “描述了一个现象即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受到广泛欢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

  “这类观点就会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注意!!”齐磊突然重声腔调:“无论对错!”

  “相反的,当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很少有人理会,有时甚至会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

  “而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另一方越来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发展过程。”

  大伙儿似懂非懂。

  齐磊只能给他们举例,“就拿关于我的这件传闻来说吧。”

  “本来,支持我,正面评价我的人居多。而且是绝大多数。”

  “可是,由于,曝光率在我们手里,我们选择的都是负面观点。”

  “这就造成了,似乎有很多人对我不满的假象,即便在班级这个小圈子里,大家依旧正面评价。”

  “可是由于只是小圈子,会产生别的班可能恨齐磊的人多的想法。”

  “而且....骂的都刊登了出来,等于是给骂的人找到了同类。”

  “那大家就能继续似乎忌惮的骂...”

  “相反,正面评论的人看不到同类,他们心理上的不确定,就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保持沉默。”

  “而越来越多的沉默,越来越多的正面不再敢发声。又导致负面评价越来越占领主流。”

  “再说的明白点!”

  “大多数个人会力图避免由于单独持有某些态度和信念而产生的孤立。”

  “因为害怕孤立,便不太愿意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

  “记得!”齐磊再三腔调!“这是知识点!!非常重要!!”

  “几乎每一个细节都有应用。”

  说完,齐磊让他们自己消化,第二阶段结束之前,他就不能再插手了。

  出了办公室,来到廖凡义他们那个屋。

  进屋就见几个老学究在那愁眉苦脸。

  陈兴福:“不能啊...不对啊....”

  “沉默的螺旋是西方政治体制应用较多...他们大选就爱来这一套!”

  “我之前也研究过,可是感觉价值不大....咱们的体制和媒体掌控,用不着这玩意。”

  “怎么就三天就冒出个这玩意呢!?”

  齐磊在边儿上听了一会儿,暗自好笑,这真不是你们以前的大众传媒学就能解释的了啊...

  醒醒吧各位!

  ....

  感谢大石哥1伊异的55000打赏,老板大气,老板发财!老板天天都挣好多小钱钱。

  这段不太好写,大伙儿也应该看得出来。

  所以,5号本来说要加更的,可是真写不出来那么多。

  反正这几天我都尽量多写吧,尽量一万再出点头,就当持续加更了。

  让我一下写那么多不现实,要质量的。

  当然,哪天要是卡住了,写少了,也别埋怨,我尽力了。

  今天一万三。

  还有一个事儿,就是北广校考的时间,我写错了,那天脑子懵,没多想,进间是四月二十七日。

  不是四月七日。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