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88章 连接现在与未来的通路(三)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0-08 21:18: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当一众老学究还在纠结难受的时候,齐磊笑嘻嘻地走过去,贱兮兮地来了一句,“还研究呢啊?”

  廖凡义他们这才抬头看到齐磊。

  眉头都锁的紧紧的,庞清方突然道:“小子,挺得意吧?”

  齐磊摇头,“不得意,骂的是我也不是你们。”

  大伙儿一翻白眼,那你怪谁?还是不自找的?

  其实,关于齐磊的这条新闻,大家开始是不理解的。拿自己开涮的,真没怎么见过。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廖凡义疑惑发问,指着数据无语:“只是为了展示这个‘沉默的螺旋’?”

  齐磊正色起来,“算是吧。”

  解释道:“这条实验项目,其实没有它实质的新闻目的,仅仅只是通过一个社会事件,来展现网络时代与传统媒体时代,在传媒角度的差异。”

  “但是....”齐磊话锋一转,“它展现的可不仅仅是沉默的螺旋。”

  “嗯??”

  众人一疑,“你还要展示什么!?”

  齐磊笑了,“不是要展示什么,其实已经展示出来了。”

  众人听罢,对视一眼,就在齐磊刚要解释的时候,陈兴福教授和廖凡义突然抬手制止。

  “你先别说,让我想想!!”

  是的,一群搞传媒、搞新闻的大拿,在这儿让一个小孩上课,心理上有点接受不了啊。

  况且,廖凡义他们已经开始沉浸其中。他觉得,自己发现问题,要比齐磊说出来更能引起他的兴趣。

  齐磊则是一摊手,不让说就不说呗,况且要找出来也不难。

  就这样,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廖凡义几人翻阅了大量的实验数据,又对三天的实验过程做了复盘。

  终于,廖凡义灵光一闪,“议程设置?”

  齐磊一听,登时笑了,“对,议程设置!”

  议程设置功能,同样是大众传播学的一个定义。

  通俗一点的解释就是,传播媒介如果对某一个重要问题反复报道和强调之后,民众就会对相关问题产生高度的“对应性”,也就是反馈效应。

  根据这个原理,学术上认为,大众传播具有为民众设置“议事日程”的功能。

  打个比方来说,就是前黑板连续报道齐磊相关的事情,那么,不管观众愿意或者不愿意,都会被限定在这个议程之内,做出不同的反应。

  当然,这个“议程设置”属于大众传播的天然属性,基本功能,还不至于让廖凡义他们忽略或者惊讶。

  任何新闻只要连续、长期地登陆前黑板,都会形成这样的结果。你就是报道楼门前有一坨狗屎,连着报几天,也得有人绕着走。

  廖凡义在意的是,前黑板的新闻,在齐磊这个人的基础议程之上,又做了进一步的限定。

  想像一下,齐磊这个人,在二中的话题性是很高的,属于传说级的人物。

  他写过校歌,带领十四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是学生会主席,还是校广播站最受欢迎的主持人。

  甚至这小子挺帅的,和校园女神一般的徐小倩仿佛是神仙眷侣,等等等等!

  他身上的话题无数,谈资无数。

  可是,回首整个实验过程。

  第一天:齐磊的成绩是抄的。

  第二天,齐磊的家世起底。

  第三天,齐磊和校长、老师的关系。

  虽然没有一句明确的说齐磊的成绩就是抄的,他的家世就是导致他为什么能抄到,为什么要抄的诱因,而第三天校长和他的关系,仿佛再次作证了前两天的议题。

  所以,关于齐磊的话题,已经被逐渐锁定!!

  被限定到了一个很小的范围,仅仅是抄袭、人际关系这个范围。

  廖凡义发现,第一天的观点反馈里,大家还能从其它方面谈论对齐磊的喜欢、不喜欢。

  负面的观点是从其它方面的谈论的,而正面的观点也是从各个角度为齐磊辩解。

  比如他优秀,他有领导力,他多才多艺等等。

  到了第二天,负面和正面也有从其它方面争论的,但是已经开始减少了。

  到了第三天,就更少了。

  即便是正面观点,也是从他抄没抄、家庭背景有没有影响抄成绩,这个结果的角度在争论。

  也就是说,议程已经被锁定在了:他到底抄还是没抄,外加他的家庭背景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上面。

  没人在关心他是不是长的帅,是不是多才多艺,是不是有领导能力了!!

  一个问题被无限放大!!

  这是值得深思的...也许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议程设置....议程设置!?“

  几个老学者,一边念叨,一边琢磨。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东西啊....你展示这个东西,而且还得单独提一嘴....

  目的是什么?

  齐磊看着廖凡义,陈教授,还有庞清方他们皱眉苦思,并没有去打扰,也没有去解释这个问题到底是不是严重。

  而事实上,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

  锁定议程,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好,益处多多。

  举个随处可见的例子,“一个演员演技好”,只要锁定这个议程,那就没人关心他其它方面的污点。

  一个明星,只要锁定他是不是你喜欢的偶像,就不再讨论他其它方向的缺陷。而认定议程为是自己偶像的群体,就成了饭圈文化。

  说句可能让人难受的话,绝大多数人,除了自己擅长的领域,或者感兴趣的议题。在其它方面是缺乏逻辑能力的,甚至干脆就懒得想!

  于是,很容易就会掉进别人设置好的议程之内。

  然后掉进去了都不自知!而这种议程设置,在后事随处可见!

  无害的,可能就是一个产品的营销,一个明星的设定。

  但是,如果用的不好,或者被对手利用....

  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比如....

  “买华为就是爱国!”

  这特么是最恶毒的议程设置!买就是爱国,不买就不爱国....

  可这就是个伪命题,必然有相当一部分人不认可,形成势均力敌的舆论对抗。

  一旦锁定了这个议程....

  那就没有人再去关心华为的遭遇到底是对是错,华为做为中国企业的意义和责任,我做为一个中国的人价值观和责任。

  甚至会产生抵触心理,即便有这种思考,也成了佐证“买华为就是爱国”的“强词夺理”,导致两方对立。争吵不休

  实际上....这事儿它就没有对立的道理!一个国家,欺负一个公司,手段下流且恶毒,你就算隔着太平洋去看,也特么知道该支持谁。

  可是...在一个议程设定里,必然有对立的双方,就像一盘棋,必然有胜负是一样的。

  一部分人,被动的成了对立方。

  而且,官方是没法做出正面辟谣和干预的,不能说爱不爱国和买华为没关系,那会在这个关键时期,让很多人产生国家不支持民族企业的错觉。

  更不能说,买就是爱,那不理性。

  也不能说,不买就是不爱,那更不理性。

  所以,你看整件事里,只有任老一个人在说,不要把买华为产品和爱国牵扯在一起。

  这就是议程设置在网络时代的应用。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议程设置锁定的是更大、更具影响力的呢?

  .....

  说心里话,齐磊现在特别想提醒一下廖凡义,你们会在“议程设置”上吃大亏!

  然而,这毕竟不是胜负游戏,而是为了深入研究而设立的实验,以真实情况为主吧!

  所以,只能闭嘴了。

  但是,看在张路臣眼里,却又不一样了。

  这小子,肯定是藏了话的!

  可是,他藏了什么?

  就见齐磊打了个哈哈,不再多提。

  “那什么,火侯差不多了哈,明天进入第二阶段!”

  说完就走了。

  等他一走,张路臣马上提醒众人,“这小子不太对!”

  大伙儿一怔,“怎么了?”

  张路臣皱眉想了半天,“总觉得他要么在挖坑,要么就是隐瞒了一个关键信息,总有点胸有成竹的味道呢?”

  “......”

  这话如果是廖凡义说出来,大伙儿可能不会太当真。

  开什么玩笑?咱们是专业的!

  什么沉默螺旋,什么议程设置的,他们肯定比齐磊熟,也比他用的多,见的多。

  说句不客气的话,沉默螺旋也许有些陌生,这是国内媒体大环境造成的。

  出于宣传的目的,当然也在用。可是,怎么说呢?天天吃大米不一定就知道大米是什么成分,对不对?

  国内对沉默螺旋的研究,就是这种情况。

  媒体相对封闭,没有外部影响,民众议题只存在于个人社交圈子,不属于大众传播之列,所以研究没价值。

  可是,你要说议程设置,这个他们懂啊,很懂!

  用的多,使的溜,不怕齐磊设置什么议程。

  但是,如果这话是张路臣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大伙儿都清楚这老头儿是干啥的,他这么说,那说明齐磊确实有这个心理。

  “防着点?”

  廖凡义点头,“防着点!”

  “咱们亲自把关,加大十四班的审核力度!”

  这几个人开始认真了。

  但是认真有用吗?

  在齐磊那不知道,不过至少让四个任务班挺难受的。

  实验进入第二阶段:发展期。

  而与第一阶段最明显的界限,就是第二阶段增加了一条实验规则。

  当天晚自习,各班就收到了一条通知:

  从明天开始,每个学生拥有给后黑板观点点赞的权利。

  每人每天,早中晚,分别对五条新闻拥有一次点赞的权利,一共15次点赞的机会。

  实验组会对受到点赞的观点进行统计,前二十名的观点贴有奖励,一个赞一毛钱。

  这条规则是齐磊定的。

  廖凡义能想到的解释就是,“资本介入传播领域。”

  至于能产生什么影响,那就不是他们能想到的了,毕竟这是时代的局限性。

  而齐磊的真实目的,其实是催化。

  催化模型,更贴近后世的网络环境。

  要知道,光有齐磊这一个网红是不够的,他自己骂自己目的其实就是打个样儿,让别人知道怎么走红。

  他要造星,制造一批网红,成为流量焦点。

  接下来的日子,齐磊说到做到,只给四个任务班提了两个概念,就不再参与,专心经营他的网红神经病儿。

  而且,齐磊也有意地减少在实事上做出评论,完全脱离开主流体系,每天写一写短篇的小故事,发一点后世老掉牙的段子。

  比如:“看电视的时候,突然出现广告并不算可恶,真正可恶的是,漫长的广告过后,等来的却是片尾曲。”

  ......

  “特别能吃苦”这5个字,我想了想,我只做到了前四个....

  ......

  上午肚子饿,看见同桌桌上有瓶酸奶,想都没想就喝了。

  一会儿同桌来了大叫道:“我的洗面奶怎么不见了?18块啊!!”

  哥没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向厕所,一顿抠嗓子,老难受了。把东西拼命地吐,直到吐出酸水。

  好不容易吐的差不多了,眼泪叭嚓滴回到座位上时,同桌抱着一个瓶子说:“吓死我了,洗面奶滚到桌子下了,我的酸奶怎么又不见了呢?

  哥心里直骂:你奶奶个熊滴,喝你点酸奶把人往死里整!!

  ......

  像这种搞笑有内涵的段子,吸粉蹭蹭的。

  而当第二阶段规则公布,神精病儿成了名人,开始大量吸金的时候...

  利益的驱使,又使得一部份有能力的普通人,开始模仿神精病的走红模式。

  渐渐的,大批草根红人,流量焦点开始出现。

  完全遵循了市场规律。

  这些流量焦点,也在逐渐的形成一个全新的生态。与前黑板并行的,具有传播属性的生态!

  只可惜,廖凡义那几个学者的焦点还在前黑板的争夺上,并没有对后黑板的草根红人们倾注过多的关注。

  那边四个任务班,已经让廖凡义带领的十四班,折磨的欲死欲仙了。

  首先,一班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终于开窍了。

  她们之前那种广告打出去,一点新意都没有,基本没效果。

  那怎么办呢?当然是听取专业意见,开始改变策略。

  广告词换成了,精彩人生,从澳洲牛排开始。

  表面上看,和品味精彩生活...........你们还在等什么没啥区别。

  可实际上,这里面学问大了去了!!

  从广告营销的角度来说,原本那条只是倡导性的广告。而新广告词,则是一种“概念捆绑”。

  天差地别!

  把澳洲牛排和精彩人生绑定在了一起,人生想精彩,你就得吃牛排。

  这样的例子在现实中有很多,比如“脑白金”。

  今年过节不收礼呀,收礼只收脑白金;今年孝敬咱爸妈,送礼还送脑白金;今年爸妈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

  它把送礼、过节、孝道这些传统观念和商品绑定。弄的就像,不送脑白金就不算过节、不算送礼、不算尽孝一样。

  效果如何,看销量就知道了。

  再比如,旺仔牛奶。

  在那个年代,应该都看到一个广告:妈妈到学校接孩子,给小朋友递上了一瓶旺仔牛奶,然后同学们夸张大叫,“哇!!你妈妈好爱你啊!”

  于是,旺仔牛奶就和母爱绑定了,不给买就是不爱,买了才叫爱。

  这些可以算是隐性的心理暗示,甚至可以说是胁迫。

  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却已经着了道儿。只能说,普通消费者在专业人士面前,永远是处于劣势的。

  一班的牛排广告就是这个道理,概念绑定,不吃,人生都不精彩了。

  他们甚至还给广告配上了图片,一张构图精美的图片。

  也从这天开始,一班的高级套餐、豪华套餐销量,开始稳步增涨。

  有人开始消费了。

  ......

  二班的情况和一班完全不同,他们那边依旧是正常的报道。

  只不过,高二二班有限公司开始不盈利了。

  而宋小乐捐钱给二班设置的那个福利基金,也出现了问题。

  二班班委会突然违反合同规定,把共管的资金200元,未经总经理宋小乐的同意,私自取了出来。

  对此,宋小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二班班委会退还这笔钱。

  说白了,就是一场扯皮的官司。

  72个班对此也展开了评论,大多为宋小乐鸣不平。

  二班的人都太不是东西了,人家捐的钱,你们还侵占?还有良心吗?

  .....

  十六、十七两个班,依旧不愠不火。

  还是任务太难,连帮助他们两个班的专家都无从下手。就算下手,也都让十四班给打回来了。

  是的,不让发!

  王学亮就写了一篇《为什么要倡议与倭国友好》的文章,里面没有什么激烈的论,只是打了个擦边球,就给打回来了。

  理由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牵强附会。

  然而,齐磊依旧不着急。

  发展期,其实就是一个各方试探规则、尝试有各种方法达到目的阶段。

  这是需要过程的,也是在不断的试错。

  齐磊不干预的原因就是,互联网也不是一天就群魔乱舞的,坏人也是需要过程,需要摸索的。

  他当然可以自己下场,帮他们直接进化到终级形态。可是,十四班,也就是前黑板,也需要一个适应、防御的过程啊!

  直接来大招儿,那就失去了实验的意义。

  但是,廖凡义他们已经不这么想。

  之前,张路臣的提醒起了作用,所以几个老学究儿异常警惕,开始主动出击了。

  首先,一班的广告下面,突然开始出现正面宣传语。

  “精彩人生,从澳洲牛排开始。”

  (图片)

  (艰苦朴素、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当下的生活条件,还不足以支撑我们享受奢靡的物质生活。)

  嗯,老宣传语了。

  对于二班的事儿,严密监控舆论。

  指出,法律会给双方一个公正的评判,请大家理性看待。

  ......

  至于齐磊那一条儿.....

  那条就随他去吧!

  因为齐磊说过了,这条新闻就是一个验证传播学理论的实验项,他们也想看看还能有什么新花样。

  ......

  就这样,四个任务班差点没哭出来,就不讲道理呗?

  仿佛又绕回了之前的问题:十四班的权利太大,简直就没法玩!

  再加上廖凡义他们就是不讲武德,还没怎么着呢,就下死手!?

  对此,可把十四班美坏了。

  二成子此时把郭志勇送过来的稿子甩回去,“重写!要要要要...要么就别别写了!”

  “特么的岳岳老爷都都敢诋毁,你你你你你们班都牲口啊!”

  把郭志勇气的,“大橙子,你等实验完事儿的!!”

  “你你你你你再骂?再骂一个字儿都都都,都不给给你发!”

  “你大爷的!”

  郭志勇走了,十四班全体瞩目礼,都觉得好笑。

  三冰子嚷嚷着,“你们说班头儿咋想的?跟这帮二货一伙儿,找虐啊!”

  大伙儿哄堂大笑,觉得三冰子说的挺对的。

  大橙子,甚至跑到徐小倩那去嘚瑟,“你你你,你说说班头得了!!跟跟跟他们混啥啊?”

  “赶赶紧回来得了!”

  徐小倩一笑,拱火道,“那多没意思?你们加把劲儿,得让他输一回啊!”

  大伙儿一听,也对哈....

  就没见过班头儿输过!这次就让他输!

  感觉当这个“权威”怎么这么爽呢?

  ....

  廖凡义他们在西校舍,此时也很得意。

  陈教授哈哈笑着:“我看他们还能弄出啥猫腻来?全给你封死了!”

  庞清方附和关注点在齐磊:“他还是年轻啊!被老张抓住了细节,这回没招儿了吧?”

  说着又有点不确定,“应该没招了吧?这他要是还能想出办法,我就服他了!”

  张路臣点头,“不太可能了!”

  所谓一力降十会!路都封死了,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对了,两天没看着他了,这小子忙啥呢?”

  陈兴福,“爱忙啥忙啥吧,严防死守,不给他留机会!”

  而廖凡义又有点患得患失,“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说实话哈!”廖凡义还是冷静的,“咱们都清楚,十四班代表着什么。可是,扪心自问,在模型之外,现实里,我们的媒体能做到像现在这么警惕吗?”

  几个人听罢,陷入了沉思。

  廖凡义说的有道理,能吗?显然不能。

  那是一个更庞大的系统,更复杂的环境,不可能每一条传播出去的信息都像现在这样,一个字一个字的甄别。

  而且,是在知道四个任务班目的的前提下。

  那...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你会针对一条广告搞思想宣传吗?会在与邻邦友好的情况下,严防个别论吗?

  不会的,任何人也做不到这么完美。

  可是,想了想,庞清方又道:“也没什么吧?这个实验不是验证我们会不会失误,会不会错漏,验证的就是特殊情况的特殊处理能力!”

  “如果在这个模型里,我们能够应付这些挑战,那就说明我们在现实里也一样可以应付。”

  “那齐磊提出来的这个学科,也就没有建立的必要,我们现有的学术体系就能够应对未来,不是吗?”

  众人听罢,纷纷点头。

  “所以,不用留手!!”

  这时,廖凡义突然道:“那二班的事呢?按照实验剧本,明天二班的事儿就要全面爆发了。”

  几个人又想了想,“可以不管!”

  廖凡义,“为什么?”

  庞清方,“有两个理由,第一,我觉得二班的实验剧本是最有价值的,可以验证一下网络环境下,这种信息不对称所引方的后果。”

  “第二,二班的事儿最好控制,因为只需要一个辟谣就可以了。”

  “就正常按照实验剧本走吧,不需要干涉。”

  二班的实验剧本比较特殊,也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他们不是和十四班对抗,而是宋小乐和二班全体学生的对抗。

  庞清方想看看,能产生什么样的实验结果。

  四月十二日。

  二班的新闻价值终于在铺垫了数天之后,开始爆发了。

  前黑板上写道:

  高二二班有限公司总经理宋小乐,起诉二班班委会侵占公益资金一案,一审宣判,宋小乐败诉。

  驳回,资金追回请求,

  宋小乐不服判决,向上一级法院提起上诉。

  尚北二中,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宋小乐上诉到最高法,坚持维护自身权益。

  这条新闻,登时引起不小的反响,各种声音层出不穷。

  绝大多数是支持宋小乐,批评二班,批评法院的。

  在后黑板上的热议,持续了一整天。

  四月十三日。

  二班事件有了最新进展,只可惜,让所有人大失所望。

  最高法,终审判决宋小乐败诉,并补捐代币券300元整。

  72个班的学生看到这条新闻,以为自己眼瞎了。

  还有天理吗?还有公平吗?

  新闻等于是说,宋小乐那200元不但要不回来,还得再捐300块?太欺负人了吧?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魔幻。

  十四号,宋小乐亲自写的一份诉苦贴,登上了后黑板,讲述了他被二班全体学生排斥并逼捐的全过程。

  内容恳切,甚是可怜。

  这在全班引发了大量讨论,声援宋小乐的呼声越来越高。

  而就在宋小乐事件持续发酵的这几天里,一班、十六班、十七班尝试了各种方法完成任务。

  可惜,要么就是收效甚微,要么就是十四班给打回来。

  经过几天的拉扯,一班、十六班、十七班也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十四班是巨大的阻碍,如果想要完成任务,就必须清除这个障碍!

  也就是说.....他们终于要对十四班下手了!

  其实,这依旧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在国外,媒体是掌握在资本和政客手中的,所以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但是到了这儿,媒体在实验组手中,在十四班手中!!

  这会大大阻碍资本和政客的操纵。

  怎么办?

  用西式的思维就是,任何阻碍资本增长,权力操纵的障碍都是敌人!

  必须!清除!

  于是,一班,十六班、十七班也必然生出动摇十四班的想法。

  其实,就算他们不想,辅助他们的专家组也会帮助他们向这个方向走。

  那么....

  全局的角度来说,只要颠覆十四班的想法滋生出来。

  实验也就宣告结束第二个阶段发展期的进程,正式迈入第三个阶段——

  颠覆期!

  说白了,实验模型是模拟的网络时代,为了追求真实可观。

  那适应期、发展期、颠覆期....都是对应着相应的现实阶段...也必需附和发展逻辑。

  廖凡义他们听齐磊说过有第三、第四个阶段,但是也只是提了一嘴,并没有细说。

  而且,依照廖凡义他们一直以来的认知,到了第三个阶段,无非就是那两个手段——民主推翻和内部腐化。

  真发展到这个层面,实验也就没有意义了。

  此时,一众学者就坐在齐磊对面,满心玩味地看着他。

  “小子,你心心念的第三阶段了,咋样,还有招数吗?”

  廖凡义有点愧疚,“不得不说,第二阶段,我们用力有点猛了。”

  “可是,这也是应该的。四个任务班所做的事儿,即便是在现实里,也应该被管控,不是吗?”

  齐磊有点没啥意思的砸吧着嘴。心说看把你们得意的啊...

  这时庞清方也道,“这和你的初期实验设想有些出入,我们几个做的主,你应该能理解吧?”

  齐磊听了更有点牙疼,“你们爱怎么出入就怎么出入吧!”

  嘎?

  庞清方一愣,怎么感觉他一点不在乎呢?

  就见齐磊一脸的无语,“有点失望.....”

  “我还以为你们真的能重视起来,拿出一点惊艳的东西。让我也长长见识呢!”

  这是实话,齐磊还真希望,能通过这场预演,看到一点惊喜。

  别光他一个人在这显摆,你们也拿出来专业的,让我惊艳的啊....

  他更愿意看到,廖凡义他们的快速反应,精准应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完全没抓住重点,甚至已经危机四伏还不自知。

  “你们防是防了,可也没防在正地方啊!”

  “嗯!?”几个人一怔,“没防正地方?”

  “唉!”却是齐磊哀声一叹。

  站了起来,“走着瞧吧....答案都在接下来的实验之中。”

  呲牙一笑:“走了哈,明天开始第三阶段!”

  “你回来!!”

  廖凡义叫住他,依旧不知道齐大的自信在哪里。

  而是提醒他:“我再提醒你一次,要是我说的那两个套路,那就省省吧,没意思!”

  这话说的齐磊还真就折了回来,就站在几个人面前。

  彻底凝重了起来:“廖老师,其实我已经算是提醒过你们了...”

  “第三阶段要怎么展开,其实我也告诉你们了!”

  摇着头有些无奈,张路臣甚至在他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丝寂寞的感觉。

  “你告诉我们了?”

  齐磊,“我以为以你们的专业素养,即便没准备,也应该猜到了一些呢。”

  “现在看来.....”

  只闻齐磊继续道:“你们以为,就是以武犯禁的把戏?就是游走法则边缘的灰色伎俩?”

  “除了暴力推翻、拿钱贿赂,咱们的对手就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错了!”

  “........”

  “........”

  众人无,“咱们的....对,对手?”

  “谁啊!?”

  “谁?”齐磊自嘲一笑,他也没法说是谁。

  很多!

  掷地有声,“反正,要真的只是那么低级的把戏,咱就不做什么实验了。我给你们写一篇幻想小说,把我能想到的未来都写出来,看看就完了呗!?”

  众人怔怔地看着他,“你...你到底要说什么?难道....”廖凡义想到了一些企么,“难道你不打算用那两个办法?还有别的办法?”

  齐磊被说乐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道:“你们想像中的不正当手段,未来不是没有,而是一定会有!”

  “但却不是我们要推演的!”

  “那些东西有法律,有国家规则,不需要我们担心,更不用专门设立一个学科去研究它。那是法学的范畴,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法规健全不健全就可以了,”

  “说心里话,不难解决!”

  这就好比“行走的50万”...

  行走的50万,很难防吗?

  不难防!因为有“50万”这道关卡在这威慑着!这就是法律的意义。

  难的是什么?难的是那些隐蔽性高,甚至根本就不违法!

  合理合法的给你使绊子。

  这才是最麻烦的。

  防不胜防!

  “明天!!”齐磊最后撂下一句狠话,“明天开始,实验进入我的节奏!”

  “到时.....别惊讶。”

  说完,转身而走.....要出手了!

  从西校舍出来,齐磊把一班、二班宋小乐、十六班、十七班全体都集中在了一起,包括所有保障四个任务班的专家。

  直入主题,“因为规则,我不能直接参与你们的具体行动。但是,从第三阶段开始,我可以开口了。”

  那边,李沫、王学亮他们都要急死了,“你就快点说吧,咋办!?怎么能把十四班撸下去!!”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实验规则的问题了!是个人恩怨!

  特么十四班那帮孙子太气人了!有一点毛病都不给过!

  必需弄了他们!

  却是齐磊轻蔑一笑,“为什么要撸掉十四班班呢?就不能把眼光放远一点吗?”

  大伙儿:”?????“

  齐磊提示道:“你们可以直接废掉前黑板嘛”

  “!!!!”

  “!!!!”

  “!!!!”

  众人一惊,“废...废掉前黑板?怎么废?砸了啊?”

  齐磊,“废掉它,不一定要毁了它。祛除十四班的阻碍,也不一定非得让十四班任由你们驱使,也可以绕过他们。别忘了,不还有后黑板吗?”

  “这......”却是一个搞传播学的老师皱眉摇头,“这不太可能!”

  这个思路不难想,他们也不是没想过。

  后黑板开始成为另一个媒介,再加上网红流量焦点的出现,他们这些内行难道看不出来吗?

  包括隔壁的廖凡义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后黑板的威胁?

  当然知道,他们没那么蠢。

  但是,依旧不太可能。

  原因很简单,大众认知的聚焦就在前黑板。

  这就好比,如果是一条重大新闻,人们肯定以央视的表述为主。

  央视对一件事发表评论,就等于是板上钉钉了。

  就是大众认知,它就是权威,天然的权威。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前黑板做为信息的源头,讨论项的源头,它天然的拥有大众认知上的权威性,无法撼动。

  毕竟任何一个人也没蠢到去挑战央视的权威性。

  所以,绕过十四班,绕过前黑板,比腐化和民主推翻更不可能办到。

  对于几个传播学导师的疑惑,齐磊只能给他们提供一点灵感了。

  可也仅仅是这么一点灵感就够了。

  “议程设置.....网络传播....树立新媒体端口.......利用沉默螺旋,让前黑板失效!”

  几个导师一时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齐磊无语:“给前黑板设置一个议程!!明白了吗?”

  “......”

  “......”

  “......”

  几个导师都听傻了,给...给前黑板做议程设置?

  这是一个没人想到,也没人敢想的事儿。

  有人脱口而出,“怎...怎么设置?”

  齐磊,“.......”

  真就是教一步走一步呗?就不会举一反三?

  好吧,真怪不着这些人,在这个年代,给前黑板....也就是代表的权威媒体,设置议程?

  别说想不到,都没想过好吗?

  齐磊:“假如前黑板......”

  “陷入到高高在上...不贴近生活,只会唱高调,甚至宣传作用大于事实的议程里...”

  “那么就会产生‘休眠效果’,甚至....信任危机!”

  “!!!”

  “!!!”

  几个导师好像抓住了点什么,“你让我们想想,好像有思路了!”

  齐磊登时笑了。

  即便四个任务班水平不够,但是这些辅助任务班的专家可不是棒槌,一点就透!

  什么特么的民主颠覆,还腐化?

  扯淡!

  议程设置!齐磊已经告诉廖凡义他们了。

  不过显然他们也没意识到。

  ......

  其实第三阶段的重点,就是议程设置!!

  之前说过,传统媒体的信息交互是单项的、集中的。

  也就是说,传统媒体是信息传播者,他们手里掌握着话语权。

  即便议程设置的概念他们是知道的,而且烂熟于心,可是这种熟悉不全面,是片面的。

  比如,传统媒体要设置一个议程——“艰苦朴素”,

  这是一定会成功的。因为传统媒体有优势。

  信息接收者也就是民众,只是这一个信息接收的端口,他们无法从别的渠道接收“铺张浪费”的信息观念来对抗“艰苦朴素”。

  所以,对于廖凡义这些传统媒体人来说,他们只考虑议程设置的好处,不用考虑弊端。只考虑输出不用考虑防御。

  但是网络时代不一样,信息源是双向的、发散的,再去传播“艰苦朴素”就没那么容易了。

  因为,会有“铺张浪费”、“消费主义”、“及时行乐”等等,各种对立面观点来消减信息传播的效率。难度会大大增加

  更要命的是在网络时代,权威媒体可以给民众设置议程,那么别人也可以向民众设置一个针对权威媒体的议程,这是廖凡义他们无论如何也反应不过来的。

  对于民众来说,信息接收的端口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了。

  失去了前黑板,还有后黑板。

  那么如果前黑板被锁定的议程,不用多么的恶毒,更不用触犯任何禁忌,你只要把它架起来就行了,不接地气、刻板、在天上飘着!

  再加上一如既往的“伟光正”,唱赞歌儿,72个班的5000名学生必然要产生审美疲劳的。

  这在传播学里叫“休眠效果”.....

  别觉得这是危耸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05年到15年这段时间,网络时代蓬勃发展的十年,回想一下民众对官媒的印象?是不是就是刻板,不接地气的?

  被锁定在这样的印象之中,那个时期,大伙儿就给官媒打上了标签,不管说什么,就是宣传,就是....(不多说,自行体会)

  反正大伙儿更愿意看网上的博客,看普通人的观点贴。看蚣蜘.....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被锁定印象后的,“休眠效果”

  休眠效果是指随着时间的推移,高可信度信源的传播效果会出现衰减。

  说直白点,前黑板今天齐磊,明天齐磊,后天还是齐磊,尽管你是权威,尽管大家还是会相信你,可是也没人去看你了。

  他更愿意到后黑板,找点私人爆料,更能引起兴趣。

  可一旦没人看了,那就失去了信息传播的基础,那就废了。

  廖凡义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齐磊会用这样的手段,在完全合规合法,甚至你连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的情况下,就把前黑板废了。

  十四班......

  十四班还什么这个那个的?牛皮哄哄?

  还等着四个任务班出招儿?等着去吧!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

  本来说这一章进高潮的,可是想来想去,还是要铺垫一下。

  这里面有很多专业的名次解释,不说明白,后面也看得不明白。

  还有就是,不用说什么404,敏感的东西我不会写,要写的东西也一点都不敏感。

  不是你们想像的,那些“50万”的手段。

  这段,要传达的其实就是传播学的重要性,还有我看生活中不会主意到的那些东西...

  算是理性看世界的一个窗口吧。

  主要还是为了大学剧情做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