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89章 连接现在与未来的通路(四)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0-08 21:18: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任务班终于摸到了窍门儿,开始反击。

  而人一旦沉浸其中的时候,所能迸发出来的激情,是相当恐怖的。

  此时,西校舍给任务班专门开辟出来的办公室内,四个任务班的核心成员齐聚一堂,正在按照齐磊给出的思路摸索着下一步的方案。

  而与他们相同的是,为任务班做保障的那几个专家学者也聚在一起,在商讨着什么。

  是的,他们也开窍了,也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开始真正的发挥专业能力。

  要说之前,大伙儿还是有点没当回事儿,教一帮小孩儿玩什么资本?玩什么舆论?

  想法也如廖凡义那几个老学究第一眼看到实验文案时一样,“这不就是小孩过家家?”

  可是,随着实验的推进,大伙儿也开始认真起来。

  他们发现,这过家家...不太一样,挺适合大人来玩的。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最先拿出第一步方案的,居然不是他们这些专业人士,而是李沫。

  这四眼妹儿从第一天开始就投入其中,所以,她比那些专家更早进入角色。

  事实上,第一个提出联合四个任务班一起推翻十四班的人,也是她!

  这段时间,学的最认真、思考的最多的,还是她!

  刚刚齐磊的思路,看的最透彻的,还是她!

  议程设置、网络传播,把前黑板架起来,李沫居然听懂了。

  于是,顺着这个思路,她想到了,如果要利用网络传播的话,那就要把72个班里那些“观点名人”而利用起来。

  怎么利用?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雇佣。

  可是,资金从哪儿来?

  一班确实在做生意,这段时间攒下了不少钱,可是这钱其实不多。

  目前,72个实验班的购物倾向,还是以普通套餐和普通生活必需品为主,这是他们利润最少的品类。

  所以,去掉一班的开销,平均下来,一天能攒个100多块代币券就不错了。

  现在,一班的资金一共也就500多块钱,这点钱是不够的。

  突然看向宋小乐,“宋小乐,你现在有多少钱?”

  宋小乐一愣,“不到1500!干啥啊?”

  现在,最有钱的就是宋小乐。这货占了二班一半的股份,再加上公司盈利,他一天的收入有300多。

  李沫一听,登时眼冒绿光,“借给我,我给你利息!”

  宋小乐一听,“可以啊!你给多少利息?”

  李沫白了他一眼,“少不了你的!而且,不但给利息,一班全力支持你保住股份!”

  又看向十六、十七两个班,王学亮和郭志勇登时摇头,“我们现在没钱。”

  李沫一笑,“你们是没钱,但咱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把你们前后黑板的位置暂时借给我。事成之后,一班可以给你们提供一部分资金,还有宣传上的帮助,怎么样?”

  王学亮和郭志勇登时心中大喜,“真的!?”

  李沫,“当然是真的!就说借不借吧?”

  “借!”两人当然要借。

  反正现在他们也没什么建树,前后黑板的资源也是浪费,正好给一班用。

  “还有...”李沫继续道,“你们的保障团队也得暂时借给我们。”

  “没问题啊!”

  “......”

  “......”

  “......”

  一旁,几个专家学者无语地看着四眼妹儿,尤其是一班那个姓赵的经济学家,嘴巴张大,瞳孔涣散。

  突然发现,他好像第一天认识这个小丫头一样。行啊,有点天赋啊!募集资金、资源交换玩的挺溜哈!

  朝看过来的李沫竖起一个大拇指,不吝赞美。

  心说,“可惜了,这丫头的志向是学物理,否则这个徒弟当场就收了。”

  天赋这个东西,不是看你在书本上记下来多少,把老师讲的懂了多少,考试能考多少分儿,而是看你学了“一”,能不能想到“二”。

  活学活用才是真谛。

  这才叫天赋,而在赵教授看来,李沫是有天赋的。

  然而,让赵教授没想到的是,就这么一个大拇指比划出去,对李沫一生的影响有多大。

  李沫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我是不是应该学经济啊?

  嗯,回头好好想想!

  此时,李沫暂时不考虑那么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赵老师,咱们有两千块,还有五分之三的前后黑板了!”

  赵教授欣慰地点了点头,两千块啊!两千块就能干很多事了。

  “这样....”赵教授开始出主意......

  “李沫,要不学经济吧?来人大,我亲自带你。”

  好吧,心里想的是出主意,是实验的事儿。

  可是,嘴上很诚实,把想法说出来了。

  李沫眼前一亮,刚要说话,结果,说完赵教授就后悔了,“咳咳!!”清了清嗓子,“开玩笑的,别当真。”

  人家孩子要去学物理,学的好好的,成绩名列前茅,他这不是毁人家吗?

  “我.....”李沫差点没哭了,咋就开玩笑了呢?不带这么逗人玩的啊!?

  我想去啊!搞经济多有意思啊?

  关键是,能玩人,管钱!

  贼爽!

  赵教授却没发现李沫的异常,转入正题,“我们可以尝试写几个观点范文,然后,先找几个‘观点名人’试一试反馈,再逐步加大力度。”

  另外几个学者一听都笑了,“这个简单!”

  他们里面有研究大众传播的,有社会学的,有心理学的,有文史专业的,甚至还有律师。

  研究几篇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还撩拨舆论导向的软文儿,还不简单?

  李沫在一旁欲又止....最后,撇嘴走了。

  不要我拉倒,我还不跟你学了呢!

  众人当下就商量了起来,不到两小时的工夫,几篇隐蔽性极强的网络传播小作文儿就成形儿了。

  齐磊一直在旁边看着,没插手。

  也用不着他插手,前黑板的破绽太多、太大,这几个人就足够了。

  只是,看着李沫那个表情挺有意思的。

  默默出了屋,来到主楼四层,找到章南,“章姨!”

  “人大那个姓赵的相中李沫了,李沫好像也有那个意思,您想想办法啊,也许能再弄个保送啥的!”

  章南正忙着呢,好像一点都不意外,反而还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有对上眼儿的了?”

  “你别管了。”

  齐磊一个激灵,啥意思?没懂呢?

  老丈母娘....老丈母娘不会早就盯了上吧!?

  “哦!”恍然大悟,瞪眼大叫,“我说耽误那么长时间的教学,您咋一点都不着急呢,原来在这儿等着呢啊?”

  章南抬头,插手,支着下巴平静地看着齐磊,“你知道的太多了。”

  齐磊一缩脖子,掉头就跑。

  “走了!”

  太吓人了,老丈母娘永远在第五层。

  ......

  ——————

  陈鹏又支楞起来了(站起来了)!

  自从上学期让齐磊和徐小倩当众喂了一波狗粮、啪啪打脸之后,他就老实了很多。

  这也是个官二代,一点不傻,财政、付江都甘愿给齐石头当马仔,他脑袋才没那么大呢!对招惹这么个东西呢!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二中水太深,他是折腾不出什么大风浪来的。

  所以,踏踏实实地在自己班的那个小圈子,玩一玩闹一闹也挺好。

  可是,陈鹏这个人终究是耐不住寂寞的,要是没齐磊....

  没吴宁...

  没唐奕...

  没财政...

  没付江...

  没卢小帅...

  没大东子、二成子、三冰子....

  没......

  好吧,没这些人,他绝对就是高二最靓的那个仔儿!!

  可惜,人生没如果啊,只能憋着。

  可是,最近这几天,陈鹏突然就找着感觉了呢?

  陈鹏开始当网红了!!

  是的,原本他对这个实验模型是不咋感冒的,一天十块钱的代币券儿,还不让花自己的钱,这大大拉低了陈鹏的生活质量啊!

  可是,后来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神经病儿,迅速蹿红成了名人。

  这不由让陈鹏眼前一亮,特么还能这么玩的?和我的胃口啊!

  于是,陈鹏有点上头了。

  他猜想,这个神经病儿应该是詹小天。没错,十有八九!

  也只有他能和齐磊对着干,还有那么多黑料。

  而且,这个“网名儿”也符合詹小天的气质啊,那孙子不是啥正常人。

  只是,詹小天不承认,陈鹏拿他也没办法,可心里认定了就是他。

  心说,有啥可藏的?不就是发点破段子,嘚瑟一下吗?

  但问题来了,陈鹏眼红啊,骂齐磊也是真特么的爽啊!

  关键是,这孙子一天光点赞就能挣一百多块,就没天理好吧?

  而且,这就不是钱的问题。

  陈鹏老羡慕神经病儿出名以后的状态了,到哪能听到谈论神经病儿今天又出了什么段子、他又喷谁了的话题。

  这不就是陈鹏想要的状态吗?

  于是,陈鹏也要当网红,和钱没关系,单纯就是想出名儿!

  那么,问题又来了,陈鹏没有人家那两下子,写的东西不是那么吸引人咋办?

  目前为止,他最热的一个观点贴,就得到了20多个点赞。

  于是,陈鹏动起了歪心思,你詹小天聪明,老子也不笨!

  他找了实验过来的好几个班,仗着之前在实验高中的人气,拉拢了一大批人。

  “把每天的15次点赞给鹏程万里,一个赞一毛钱!”

  没错,点赞排名前20的实验班一个赞给一毛,他全许出去了。

  陈鹏不在乎钱,老子就是要出名,这个钱都砸出去又怎么样?就算倒贴一点,他都没问题,只可惜,他没那么多代币券儿。

  你看看....

  陈鹏也算是个人物了,这么快就发现了流量的价值。

  一个赞一毛,对于普通实验人员人学,每天15个赞那就是一块五,不是小钱了啊,当然愿意帮陈鹏实现这个网红梦。

  就这样,鹏程万里开始迅速走红!

  他只是联系了四个班,200多人,每天给他提供3000多个点赞。

  这个点赞率已经很高了,比次次排名第一的神经病儿还要高一大截,这让陈鹏非常有成就感。

  而且,不但有成就感,还让陈鹏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惊天大秘密!

  这特么是个买卖!!是个大买卖!

  老挣钱了!

  这3000多个赞,他虽然挣不到钱,可是高排名带来了高曝光率,内容稍稍差点也无所谓,又能吸引来大量的关注度和点赞。

  他每天的点赞量居然能到4000多,甚至逼近5000,200块就这么轻松到手了。

  好吧,陈鹏绝对是中国互联网史上的第一刷子!

  他找到了流量密码。

  ......

  周蕾同样发现了财富密码,以及满足她无限虚荣的密码。

  事实上在后黑板,第一个属名的观点贴不是神经病儿发的,而是周蕾!!

  实验开始第一天,当周蕾看到齐磊的月考成绩是抄的的时候,心里莫名的舒爽。

  写观点的时候,心想反正是不记名的,再加上对齐磊的恨,自然不会写什么好话。

  可是,让周蕾没想到的是,她的观点居然贴上了后黑板。

  那时着实吓了她一大跳,她怕被认出来,怕大家批评她造谣、小心眼儿,恶意重伤。

  可是,结果好像和她想的不大一样。

  首先,很多人在骂齐磊,这让周蕾找到了同类。

  而她由于在初中就认识齐磊,知道不少他初中的糗事,观点自然也有说服力,连同班同学都在谈论她的观点。

  于是,周蕾开窍了,也胆子大了。

  从第三天开始,她的观点信封就开始属名。不是她的真名,而是一个网名——雪飘零。

  只是那个时候,雪飘零这个id并没有走红。

  等到神经病儿走红之后,周蕾才开始模仿他的成名之路,开始连载一些文字、一些段子。

  而且,周蕾又发了新的吸引眼球的方式。也就是说,她不光模仿,她还突破了。

  有一天,她无意中把一张美少美战士的贴纸贴在了观点信封上,结果,后黑板,她的观点贴子上,真的就有一张美少女战士的图片。

  在别人都是文字,只有她这里一张图片的情况下,自然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再加上,周蕾本身还是有一点水平的。起码绿茶久了,最知道男生喜欢什么,女生又喜欢什么,也特么最会立人设。

  从那以后,周勒开始在观点信封上配图,专门挑选一些不露脸的背影,或者女姓局部照。青春气息兼顾文艺范儿,内容也是兼顾少女心思和小男生的暧昧喜好。

  大量地吸收粉丝!!

  所有人都以为图片上的女生就是“雪飘零”本人,可能是高二的箫娅、李琳,也可能是高一的张燕玲等等。

  众说纷纭,更加提升了热度。

  就这样,周蕾红了,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每天上百元的收入,也让周蕾着实过了一把有钱人的瘾。

  而像周蕾、陈鹏这种,以各种方式走红的普通人,也是越来越多。

  后黑板的生态系统,也算彻底建立起来了。

  这天。

  李沫和钱宏俊找到了陈鹏和周蕾,开门见山:“别紧张,你们的信息对普通实验室保密,对我们来说却不是秘密。”

  钱宏俊,“事实上,你们能走红,也是我们在操纵。没有我们,你们是上不了后黑板的。”

  陈鹏:“......”

  周蕾:“......”

  李沫一笑,说心里话,有点难掩轻蔑。

  这就是高度的不同,这两位别人眼里的网红大v,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他们制造出来的一个工具人而已。

  端起派头:“这叫信息焦点,说了你们也不懂,都是传播学的知识。”

  “你们只要知道,是我们制造了信息焦点,咱们是一伙儿的。”

  “找你们是做一笔生意,有没有兴趣?”

  陈鹏放下戒心,这种实验环境,毕竟不是现实,还有着隐藏自己的的戒备。

  “什么生意?”

  钱宏俊,“替我们做事,每条观点给你们钱。”

  陈鹏和周蕾对视一眼,“就这么简单?”

  钱宏俊都乐了,“比这还简单的,都不用你们自己写观点,用我们写好的稿子照抄就行。”

  陈鹏:“......”

  他们现在还不懂不些,还抱有传统观念,认为还有这种好事?

  “行!多少钱?”陈鹏答应了下来。

  李沫,“你的话,40块一条!周蕾20。”

  周蕾却不干了,“凭什么我比他少?”

  李沫:“姑娘,你要搞清楚,这是个按流量来评估价值的世界。你的流量比陈鹏低,自然就拿的少喽!”

  周蕾听的不舒服,可也无从反驳,只能强辩道:“那你们还找别人了吗?别人给多少?”

  按说,不能告诉她,可是,前期只有少量的网红带节奏,况且知道也没什么,因为剩下的都是自己人。

  “有!”

  “神经病儿、乐乐很冤啊。”

  周蕾:“那他们多少钱?”

  李沫撇嘴,“他们?他们比你们高多了。”

  “那不公平!”

  李沫:“有什么不公平的?你们的稿子,有一大部分都是人家写的,很公平了!”

  “干不干?不干拉倒,我们找别人。”

  “干!”周蕾最后还是答应了。

  她其实没那么硬气,现在在后黑板走红的不仅仅只有她,竞争不小呢!

  只是心里还是不服气,那个神经病儿和东乐很冤啊有什么啊?

  人气也就和她差不多,也许还不如她呢!

  ......

  ————————

  与此同时,相比起四个任务班的轻松写意。

  廖凡义、庞清方他们却没那么轻松,正在十四班训话呢!

  “提高警惕!!”廖凡久再三强调,“到了这一步,也可以实话告诉你们了,实验已经进入到了第三阶段!”

  “你们的敌人,四个任务班,马上就要开始发起进攻!”

  “你们班代表的,是我们这些传统媒体人的脸面!”

  “在保证实验原则,公平、公正的前提下,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能让四个任务班有机可乘!明白了吗?”

  “明~~~白!!~~~了!!!”

  十四班众拉着长声儿,周之洲甚至头都没抬,还在那儿做题复习呢!

  心里还道,这大叔,怎么比那几个老的还磨叽呢?反击?反击个屁啊!?

  突然对同桌刘林来了句,“班头儿这几天是不是都没时间学习啊?”

  刘林点头,看向前方,“徐小倩都好几天没抓着他的影儿了。”

  却是方冰突然不知道从哪儿扑出来,一手搂一个,“提高警惕!!干倒班头儿!”

  三人登时中二上头,“提高警惕!干倒班头儿!”

  中午之前...

  四个任务班送到前黑板的新闻稿,递到了十四班和廖凡义手中。

  是的,隔壁进进出出,气氛凝重,廖凡义猜想,齐磊他们应该是要今天开始动手了。

  所以,不但十四班的学生要审一遍,他们这几个老学究也要审一遍。

  所以,他才给十四班训话。

  周之洲正好今天值班儿,审任务班的稿子,心里也是打定了主意,哪怕有一丁点可疑,都得给他们打回去。

  齐磊不是说了吗,隐蔽性很高的...那好啊,我看你有多高!

  可是,新闻稿拿过一看,周之洲脸一黑。

  “嚓!齐老二投降了?”

  特么这算是什么反击?

  送到廖凡义这儿一看,“这......”

  廖凡义都无语了,“你这隐蔽性也太高了吧?”

  1.价目表....(今天连广告词都没有!!)

  2.高二二班班委会,申请强制执行(实验剧本,和那四个班没关系)

  3.二中学生议论纷纷,齐磊父亲有意把齐磊转学(同样是实验剧本)

  4.倭国首相访美....

  5.岳飞是民族英雄.....

  这特么的....比第一阶段还干净!!

  真的就是啥也没有,这要是再不给过,那就说不过去了。

  啥情况呢?百思不得其解啊,只能硬着头皮发出去。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什么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口号,依旧是不能少的。

  可是,这玩意发出去,真的就是一点新意都没有,大伙儿都看腻了。

  各班的观点信封也是吐槽的不少,其中几个“大v”也开始渐渐有了声音。

  神经病儿:我实在无力吐槽,已经2000年了啊,我们的前黑板就不能与时俱进一下子?报道一些年轻人感兴趣的东西不行吗?很难吗?

  ....

  乐乐很冤啊:前黑板一如既往的毫无新意,听说有“群众”已经给十四班提了意见,但并未被采纳。咱也不知道咋回事。

  不过,我个人是表示理解的,做为二中的权威媒体,要保持中立正面的形象,这是权威媒体该有的姿态,为前黑板点赞哦!

  齐磊是阴阳怪气,宋小乐是一半一半。一半老阴阳,一半又替十四班和前黑板说话,你都分不清他是真是假。

  鹏程万里: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吐槽?

  前黑板的公用就是提供权威论调把握校园大方向,说一个专业一点的名词,这叫严肃媒体!

  它不应该是调侃嬉笑的地方,也必须严肃起来。

  想看搞笑的,看我段子就好了呀!

  雪飘零:前黑板是需要大局观和格调的...

  几十年的口号喊下来也是宣传需要,这无可厚非。我们年轻人虽然不喜欢,但请不要质疑,更不要诋毁它。

  轮到这两位,干脆就是唱赞歌,站前黑板的队。

  只不过,细看这四个贴子,传递的信息很有意思。

  中立正面....

  权威....

  年轻人不感兴趣....

  严肃媒体...

  大局观...格调!!

  嗯!依旧是很正能量的。

  连十四班的人看了都挺满意,“操!!还是有明白人吧?”

  徐小倩则是撇着嘴,“叫神经病的没一个好东西!”

  榕树下那个逮谁喷谁,二中这个天天骂齐磊,徐小倩想撕了他。

  别让她知道这人是谁!

  廖凡义、庞清方他们也是松了口气。

  总体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就一个神经病儿使用了质问的口气,表达了不满的情绪,其它的舆论观点还是很客观的。

  好吧,正面、权威、格调、严肃媒体!!

  这些词语,连这些传统媒体人都是认可的,这叫定位!前黑板的定位就是这样的。

  虽然确实有点不接地气,可是,雪飘零说的没错,前黑板是需要保持格调的。

  传统媒体的新闻模式,就是保持形象,做德、美的代名词。

  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儿,不然怎么保证严肃性和权威性?

  在这个年代,一个人不稳重,那就是轻浮,轻浮的人不可信。

  而一个媒体如果轻浮...只有八卦小报儿才轻浮呢!

  但是,问题又来了,反击呢?

  无论是四个任务班的前黑板新闻,还是他们掌控的后黑板......

  反击呢!?

  你能看出任何有人操控的痕迹吗?

  连神经病儿的论都只是年轻人追求新鲜的刺激感官,发表的对传统媒体刻板的不满,属于人之常情。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廖凡义还是决定把神经病儿列入重点观察对象。

  “盯着点这个观点名人,我总感觉这人的语气有点像齐磊呢?”

  庞清方一听,“不可能!他自己骂自己?”

  “呵呵。.”廖凡义嗤之以鼻,“那混蛋东西,啥事儿干不出来?”

  庞清方直咧嘴,这小子确实有点邪的。

  不过,庞清方喜欢,年轻人就要不居一格。

  开始,他还没想过争取一下这个年轻人,可是至少现在,庞清方改主意了。

  这事儿一完,他得和齐磊谈谈,看看他有没有兴趣来人大。

  北广有啥好去的?国有什么好出的?人大多好?那才是顶尖学府呢!

  到了晚上。

  晚间新闻四个班又来送稿,廖凡义差点没疯。

  一样!!和中午的一毛一样!!

  “你们在干什么!?”

  结果,齐磊呲牙一笑,“嘿嘿,问多了不是?反正您小心着点儿,我们已经出手了哦!”

  说的廖凡义脸都绿了,你骗鬼子呢?!

  迷魂阵!肯定是迷魂阵!!

  就这样,新闻依照中行的发出去,前黑板必然又招来更多的不满。

  这是没创意了?从早到晚怎么都是这个玩意?

  观点信封也开始有点不对劲儿。

  神经病儿:别问前黑板,无可奉告!咱聊点别的行吗?比如,《传奇》的服务器又满了,网吧的费用又降了,2块钱一小时勒,妈妈说我又能打《传奇》了。

  乐乐很冤啊:号外号外!高二八班某同学,炮楼冒烟被老吊车逮了个正着。大哥心下一横,没跑,给老吊车递了一根儿,屎差点没揍出来。

  鹏程万里:重大新闻,二班宋小乐试图在成绩上超越十四班二成子,这是两个倒数第一的战争!我想说,倒数第一打的这么火热,你们让倒数第二怎么活?

  雪飘零:雪花从一降生就奔向大地,飘落的那一瞬间,就是它一生...可是,雪花从悔改...因为...那是它的宿命。(配图)

  三个八卦小新闻,一个酸文写的还不咋地。

  剩下的,依旧毫无波澜。

  连那些“自来水”骂前黑板的,都让四个任务班给屏蔽了。

  为了不分散火力,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这四个人身上。

  可是,看在廖凡义眼睛里,有点脑袋疼!

  搞什么飞机!?有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难受。

  都准备好了,你们倒不出招了呢!?

  心说,让齐磊诓了?

  他们不是今天动手?怎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

  然后....

  好吧,诓了不是一天,而是好几天。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一连四天,前后黑板毫无波澜,甚至比第一阶段还老实。

  重点照顾的那个网红神经病儿,也是东拉西扯,偶尔和其他几个网红一起调侃一下前黑板,要么就是让人无语的八卦小新闻。

  只不过,这货好像很会抓心里,都是大伙感兴趣的话题。

  大体方向还是那一套,最严重的一句话也就是,“把前黑板摘了算了。”赢得不少点赞。

  其他的一些网红,像是乐乐很冤啊、鹏程万里、雪飘零,则是发点八卦小新闻,吸引一点流量。顶多有时候和神经病儿一样,调侃一下前黑板。

  而且,多是正面评论。腔调的也是,前黑板的正面、权威、格调...是严肃媒体!

  就是替前黑板说话。

  对此,廖凡义等人也是彻底松了口气,看来四个任务班这是虚张声势。

  对于网红的调侃和争论....

  这很好啊!本来就是严肃媒体,和你们那些小道八卦不是一个级别的。

  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何况是夸前黑板的居多。

  说白了,这些网红大v,就是不入流,瞧不上眼的。

  但是,话说回来,第三阶段开始已经四天了,总这么不咸不淡的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再说,那几个班不更新内容,四天了,一天三遍,前黑板就没变化。也就是说,四天以来,前黑板都是相同的内容。

  总这么下去也不行。

  于是,廖凡义决定,他们不上内容,咱们自己上。

  管你是阴谋还是阳谋,我自不动如山。

  于是......

  4月18号,前黑板的内容是:

  1截止4月16日,二中校园消费指数平稳,同学们理性消费,收支平衡,成果喜人。(艰苦朴素勤俭节约)

  2宋小乐拒绝执行法院判决,试图抗拒法律。(相信法律相信正义)

  3齐磊转学手续办妥,随时可能离开二中。

  4中倭关系离不开历史,只有认清历史,才能认清未来。(铭记历史不忘国耻)

  5岳母刺字的故事...(尊重历史尊重英雄)

  嗯!不但有新内容,还依旧严防死守呢!

  结果,上完了新内容之后,当天的后黑板居然没有什么反响,全都是八卦小道消息,居然一点对前黑板的评论都没有。

  廖凡义开始还以为四个任务班控评了,他们操控了后黑板,故意减少五个主线新闻的曝光量。

  沉默的螺旋嘛!

  齐磊玩的挺熟的。

  对此,廖凡义也是无语,小伎俩,不足道哉啊,就没点新鲜的了呢?

  可是,事实却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下午,廖凡义闲来无事,想调取一下这几天的模型数据,看看一变化。

  可是拿过一看,就是今天前黑板上了新内容之前的观点信封数据之后,廖凡义没吓死。

  不是任务班控评了,而是根本就没有人参与前黑板的话题讨论。

  观点信封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小,小到让他汗毛都炸起来了。

  “坏了!”

  廖凡义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但还不敢确定,因为在他的认知里这就是不可能的。

  疯了一样跑回西校舍,撞开门朝里面的庞清方、张路臣等人大吼,“出事了!!出大事了!”

  把几个老学究吓的一哆嗦,干嘛呢?也三十多岁的人了,一点也不稳重。

  庞清方老神哉哉,四平八稳的,“出....什么事了啊?慢点说。”

  那表情把廖凡义气的,直接把数据甩到老头儿脸上了,“自己看!”

  庞清方皱眉,嘛呢?虽然你是新学科发起人,但这事儿眼瞅就黄了,你牛什么牛?再说了,懂不懂尊重一下老人家?

  抓起数据,不和廖凡义计较,低头一看。

  “我的妈呀!”庞清方差点没坐地上。

  “这,这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廖凡义瞪眼,“我还想问呢!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关注度这么低了!?”

  庞清方回过神来,瞳孔放大,朝老铴,朝统计组的负责人大吼:“马上!!马上做一个临时问卷,我们要知道前黑板的关注度和满意度!!”

  老秦都气乐了,我天天提醒你们别掉以轻心,完了吧?都凉了,还没准备棺材呢!

  给统计组使眼色,让他们照办。

  “等等!”

  统计组刚要去落实,又被廖凡义叫了回来。

  沉吟半晌,“把...把后黑板和那几个观点名人的关注度和满意度一并统计了。”

  那边老秦一挑眉,你看看,廖凡义还是清醒的,他看出一些东西了。

  就这样,实验组在晚自习才拿到问卷数据,统计组连夜统计,廖凡义他们一夜未眠,就在一旁等着出结果。

  终于在午夜时分,统计数据出来了。

  老秦把数据交到他们手里,还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各位,现在看来,这门学科真的有必要啊!”

  “你们已经被架空了!”

  一帮老学究心里直突突,脸都白了。

  庞清方一把抢过,“拿来吧你!有没有必要我们说了算,我们才是专业的!”

  老秦:“......”

  摇头苦笑,“那你们就自己看看吧!”

  结果,几个老学究看了数据,直接就傻了,脑瓜子嗡嗡的。

  廖凡义、庞清方,几乎是齐刷刷的砸在椅子上,然后异口同声:

  “休眠效果!”

  “进入休眠了!”

  谁进休眠了?前黑板进休眠效果了!

  数据上现实前黑板的满意度虽然有所下降,可是数据还可以接受,下降的不多。

  问题就在于关注度,最要命的也是关注度!

  关注度降到了一个他们无法接收的数字,不足30%!!

  也就是说,三分之二的人已经不关心前黑板写了什么,甚至可有可无。

  满意度没有下降,但是关注度断崖式下跌,这就是休眠效果。

  大众疲劳了,不关心了,尽管你还是权威,没人质疑你的权威性,可是没用!

  一个不被关注的权威有什么用?信息无法输出,那就是废了。

  “怎么会这样?”张路臣百思不得其解,“怎么突然就休眠了?”

  廖凡义咬牙切齿,下了结论,“是那几个观点名人搞的鬼!”

  放下后黑板和网红的数据,有些无力,“就是他们搞的鬼!”

  庞清方一把抢过去,“我看看!”

  结果一看,庞老头儿人都懵了,后黑板的关注度...95.7%!!

  这是前黑板不出问题都不可能达到的数据!

  再看那几个网红的满意度、关注度,更是高的吓人。

  数据说明一切,那就是——后黑板已经取代了前黑板,成了72个实验班获取信息的主要端口。

  是的,就像老秦所说,他们被架空了!

  甚至可以说改朝换代了,前黑板没用了。

  廖凡义突然气笑了,“这个混蛋!!”

  无语地抬头,看着几个同事,“他确实提醒咱们了....”

  “议程设置!!”

  “他居然给前黑板设置了一个议程,而且在咱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锁定了!”

  庞清方也咬牙切齿:“这是犯规!!他违规操作了!不然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确实太难以接受了。

  而廖凡义沉吟半晌,更加无力,“违规了吗?好像...没有!”

  确实没有!不但没违规违法,而且是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事儿就办了。

  屋中一片寂静,静的吓人。

  这一刻,不光是他们三个,所有实验组的人冷汗都出来了,他们比谁都清楚前黑板代表着什么。

  被锁定了议程!?而且是在不知不觉,甚至是他们认可的情况下锁定了。

  用什么议程??用的是他们完全认可的,“正面、权威、有高度....”

  然后....

  “严肃媒体...”

  严肃媒体!!

  可笑不?可怕不!?

  廖凡义终于反应过来,他知道他们错在哪儿了。

  诚然,严肃媒体不是一个贬义词,而对于一个心智成熟的人来说,严肃,就是权威,这是好事。

  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

  这是在学校!实验场是学校,实验对象是一群16到18岁的学生。严肃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词语,有着天然的排斥。

  注意,这并不能让廖凡义感到庆幸,以为校园实验就是片面的,不包括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就不准确了?

  错!校园实验才是最准确的!

  因为....因为这已经代表着,他们失去了年轻人的关注。

  一个权威媒体的信息传递不到年轻人身上,那就等于失去了未来,失去了主宰未来的年轻人,这才是最可怕的!

  “别慌!!”张路臣最先反应过来,“还能补救!!”

  廖凡义和庞清方抬头,眼神渐亮,“对,幸好发现得早,还能补救!!”

  一旁陈兴福教授急问:“怎么补救?”

  廖凡义想了想,“时间不允许,只能正面回应!”

  如果是在现实中也许还能从长计议,从长计议的危害最小。

  也就是说,不做正面回应,慢慢的从自身找问题,唤醒前黑板的信息端口。

  可是,在这个模型里,来不及了。

  几天就是一个变化,没有时间给你慢慢来,只能正面迎战。

  趁着前黑板的公信力还在,马上开始反击。

  在众人看来,现在他们还是有机会的。

  首先,“议程设置”这个概念并不代表着陷入议程之后就都是负面阻力,它不能左右民众的判断。

  一个议程里,有反方,就必然有正方。

  也就是说,前黑板陷入严肃媒体的议程,那么就有支持,也有反对,前黑板还是有拥趸的。

  其次,休眠效果,只是休眠而不是失去公信力。

  关注度下降,但是满意度和公信力还在的。

  也就是说,大家只是有点厌倦了前黑板的内容,并不代表前黑板说话没有公信力了。

  他们现在只要把关注度拉上来,就可以扭转败局!!!

  第二天,也就是进入第三阶段的第五天。

  4月18日,前黑板突然转变画风。

  是的,大转变。

  廖凡义他们是专业的,也不傻,不会用硬刚、硬反对的方式来回击,那样效果不一定显著,而且很容易产生逆反心理。

  内容上轻松明快了许多,而且只是倡议大家,理性看待网红,不要把过多经历放到无意义的网红评论之中。

  就是倡导理性判断,不要掉入网红陷井。

  内容定下来之后,廖凡义甚至有了一些战意。

  心说,小子,玩的挺好啊!现在我在动摇你的基本盘,你接不接招?

  不接,装死,那就等着被一点点的蚕食,被一点点的扳回来。

  接招,那就得图穷匕现。

  前黑板的公信力还在,十四班的权威还在,咱们正面一拼,这就等于是前黑板和后黑板的对决。

  你就打不过我!

  还好他们发现的早,没给四个任务班和齐磊留机会。

  廖凡义倒是很希望齐磊接招,正面硬刚!那样,赢的才痛快。

  于是,齐磊如其所愿,真的就正面接招了。

  ......

  当天,72个实验班所有的网红集体上线,全部参战。

  而且,不再是遮遮掩掩的概念输出,正面回应网红议程。

  而且,以神经病儿为首的几个头部大v,直接点名指责前黑板,落伍!!缺乏创新精神!太高高在上了!

  乐乐很冤啊:大哥,咱还没到不让人说话的地步吧?我们就自己玩自己的还不行吗?

  鹏程万里:呵呵,无话可说,真的无话可说!

  雪飘零:我就是个小女生...什么也不懂,哪错了?我改还不行吗?

  全是类似的论,甚至都不和前黑板讲道理,只是卖惨,博同情。

  把廖凡义乐坏了,终于到了他擅长的领域。

  只要你们敢跳出来,那就能一个一个的驳回去,打死!

  再说了,就你们这两下子,也要开舆论战?太业余了吧?

  马上开始组织十四班进行反击,势要把这些人一举歼灭!

  可惜,还没等他回击呢,拿着最新数据的庞清方,以牙还牙......

  把数据甩他脸上了,“停!马上停!”

  廖凡义差点没闪到腰,“停...停什么?”

  “你自己看!”

  廖凡义无语,拿起数据细一看,结果人差点没了。

  因为两方大战一开,最新的问卷显示,前黑板的公信力和满意度直接掉了...15%!!

  是的,跳水了!

  之前还是休眠,还能看的数据。现在跳水啦!!!特么的见鬼了!!

  “这...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

  瞪着眼珠子,歇斯底里,“这怎么可能!?”

  前黑板的公信力明明还在的,怎么说没就没了?

  庞清方瞪眼,“你问我!?我问谁去?问齐磊去啊?”

  回身对一屋子人吼,“都给我查!!查不出来,谁也不许睡觉!”

  “查不出来就得去问那小子,我看你们丢不丢得起这个人!”

  好吧...

  陈兴福也是光棍,“别查了,现在就问吧,早晚都是丢人。”

  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查个屁啊?查了也没用,问去吧!

  恕不知,这边都要打起来了,那边齐磊却差点没笑死。

  “要是廖教授不出手韬光养晦,咱估计还得十天。”

  “结果,他出了个昏招,那第三阶段的战斗就可以提前结束了。”

  这真的就是对手不给力,帮着提前结束战斗了,能不乐了。

  “这是咋回事儿啊?”

  钱宏俊、王学亮,还有宋小乐,都好奇死了。

  一班、十六班、十七班的几个骨干也都靠过来,竖着耳朵等齐磊解释。

  是的,他们真的好奇。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实验的问题了,他们参与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沉浸其中了。

  突然就赢了,能不好奇吗?

  齐磊自己都说,第三阶段是最漫长的,估计要半个天。

  而当他们生出要颠覆十四班这个念头的时候也潜意识的认为,这个任务非常非常难。

  可是,简直不要太轻松!

  按照原本的计划,四个任务班会继续网络攻势,然后全面控评。

  如廖凡义教授想的那样,用控评来制造沉默的螺旋,使得大多数人不肯再开口,甚至转变立场。

  到时候,前黑板才会逐渐失去主动。

  可是,这些都没用上,就结束了?

  “咋回事啊?”大伙儿追着齐磊问。

  齐磊这边刚要解释,就听屋门哐的一声,被廖凡义给踹开了。

  三十出头儿的人阴着脸,好像个小老头儿,瞪着齐磊吼,“给我出来!”

  齐磊一笑,没当回事儿:“出去干啥啊?”

  廖凡义想掐死他!“出来给我解释解释!让你显摆显摆!”

  现在那边一屋子人就想知道这15%是怎么掉下去了。

  “好吧!”齐磊一摊手,干脆叫上任务班的人,来到廖凡义他们那个教室。

  四个任务班的骨干,再加上实验组的人,屋里站了一圈儿,只等齐磊开口。

  “一起解释了,就不说二遍了哈!”

  庞清方脸色也不好看,“你赶紧的!”

  齐磊乖张的嚷嚷,“好勒!”

  刚要说话,外面就又传来敲门声。

  大伙儿向门口看去,庞清方压不住火了,“特么的谁啊?”

  正要冲过去,亲自开这个门。结果,张小孩哈着腰,笑嘻嘻的自己进来了。

  “呀!?”

  “都在呢哈!!”

  一屋子人想踹死他算了,你特么不废话吗?

  廖凡义更是皱眉,他来干什么?不会挑时候呢?

  正要赶人,却是张小孩真就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啊!

  对于廖老师的不喜,只当没看见,自己顾自己,朝身后招手,“来来来,快点快点!都进来!”

  得!

  他把高三特长班准备走新闻专业的几个人都带过来了,江瑶也在其中。

  张小孩一点不见外,“老师,我就带他们来长长见识。您放心,不给您添麻烦,就听听,听听!~”

  廖凡义:“......”

  好吧,都无语了,气都不知道怎么生了。

  这事儿这段时间张嘉志没少干,他已经习惯了。

  一有机会,就把高三的几个学生带过来。

  廖凡义其实也清楚,长见识仅仅只是一方面,他就想让那几个学生在北广这些教授这儿混个脸熟。等校考、保送考核的时候,能占点便宜。

  你说,就你那点格局啊,心眼儿都琢磨这些没用的上了!

  懒得搭理他,严厉道:“说正事儿呢!要么别出声儿,要么就回去,不忙的时候再来。”

  毕竟是自己的学生,廖凡义也不好把话说死。

  于是,张小孩呲牙笑,“不出声!肯定不出声儿!”

  带着几个特长生鹌鹑一样往门边儿一站,还嘱咐呢几个学生呢,“多听多学,对你们有好处!”

  眼白一飞,贼傲娇,“你们可长点心吧!”

  大伙儿也无语,但凡张小孩有点情商,他也不至于混成今天这个样儿。

  可是,听一听,混个脸熟,确实有好处。

  庞清方终于没有了打扰,急看向齐磊,“说吧!”

  “这不科学,休眠效应不会出现这么大幅度的数据下滑,反应太激烈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传媒学没这一条儿!”

  一连串的问题砸出去,可见这老头儿有多着急。

  齐磊沉吟了一下,却是不理庞清方,而看向张路臣,“张老师,您应该熟悉这个现象。”

  张路臣一挑眉,“我?”

  齐磊,“对!”

  张路臣,“可是我真没看出来这是什么道理。”

  齐磊直接公布谜底,“这是镜中我和另外一条心理学概念的复合反应。”

  “????”

  “????”

  “????”

  这回不光张路臣,廖凡义和陈兴福都一脑门子问好,三个人齐问:“这和镜中我有什么关系?”

  镜中我,不仅仅是一条社会心理学概念,也是大众传媒概念,所以廖凡义和陈光福也是知道的。

  这时,钱宏俊没忍住,“啥...啥叫镜中我啊?”

  这词听着就有点玄乎呢?

  齐磊一笑,不急着和廖凡义他们解释,?是对四个任务班的学生解释道:

  “镜中我是一个社会心理学概念。”

  “它认为,人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对自我的认知,而这种认识主要是通过与人的社会互动形成的。”

  “来源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态度等等。是反应自我的一面镜子,人透过镜子认识自己所以叫镜中我。”

  见大伙还是茫然,齐磊干脆,“说白了,就是你行为取决于你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认为你是好人,那你就做好人做的事。坏人,那就奔着坏人的思考方式去做恶。”

  “而决定你是好人,是坏人的,不是你自己的认知,而是别人的评价!!别人说你是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

  “这......”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的假的啊?”

  这是歪理吧?

  齐磊笑了,“是不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好像不合常理,我是是什么样的人,由我自己决定,怎么会由别人决定?”

  “可社会学科就是这样的,它没有定理和板上钉钉的理论。只有概念,而且很多概念是相反的。比有镜中我就有个人主义。”

  “镜中我,认为自我意识来自人与人的交互。而个人主义,则认为自我意识来自自身的意识觉醒。”

  “但是,这两者都是有道理的。”

  “尤其是镜中我,它是一条有一百年历史的心理学概念了。”

  “......”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的感觉颠覆三观了。而且,好神奇的样子。

  至于后面的张小孩...

  一边怼着身边的江瑶,一边咋呼,“听听!听听!这都是高深的学问,有用!”

  廖凡义受不了了,“张嘉志,你给我闭嘴~!”

  张小孩,“这就闭!”

  不说话了。然后,还一个劲儿给自己班学生使眼色,别特么光听,给我记下来!

  那边,齐磊继续给任务班的学生解释。

  “这就是心理学的魅力。”

  “就拿镜中我来说,它认为‘人的自我认知是通过与他人的相互作用形成的。’”

  “这种联系包括三个方面:别人如何“认识“自己;别人如何“评价“自己;自己对他人的这些“认识“或“评价“的情感。”

  “举个例子就是,假如你的老师、父母都说你聪明,那你的自我认知也认为自己聪明,而不是我很笨。”

  “再比如。”环指屋中的年轻人,“你们参加了这次模拟实验,如果在实验里表现的很好,被身后这些大教授大学者夸奖,那这种来自别人的反馈,就很有可能影响你的自我认知。”

  “比如对社会科学产生浓厚的兴趣,甚至认为自己就是干这个的料,从而改变你们的人生方向,都是有可能的。”

  “镜中我解释的就是这一类自我认知的过程。”

  解释完,齐磊这才看向廖凡义等人。

  只见几个老学究都在思考,张路臣自自语,“镜中我?有关系吗?”

  齐磊,“有关系的,而且关系很大!”

  张路臣抬头,“说下去!”

  齐磊分析道,“我们平常对自我的认知,如果套用镜中我的概念,就是来自传统媒体、身边的人、社交交互等等!”

  “在这种传统交互下,自我概念是健全的,也是容易被群体化的。”

  “就比如,齐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那同学、老师,还有你们,天天看,天天生活在一起都是清楚的。那么,你们反馈给我的一定是客观全面的评价。”

  “这些评价,在自我塑造的过程中,也一定是客观的符合现实的,我的人格认知不会离谱。对吧?”

  一摊手,“说白了就是,镜中的我,不用缺鼻子少眼睛的成了个畸形,对吧!?”

  廖凡义、张路臣点头,“对啊!然后呢?”

  齐磊,“然后?”

  “网上反馈是完全不同的啊!?那个镜子里的我,可就奇形怪状了。”

  廖凡义一怔,似乎抓住了什么,可又不明显。

  齐磊,“网络的交互和反馈,一定是片面的,一定是无法完全认知的评价。”

  “我的一个贴子大伙喜欢,点赞私下评论。他们的评论,只针对帖子的内容,和贴子内容下传达的情感。”

  “他们看不到我完整的人,也无法作出客观全面的评价。”

  “就比如,一个女网红,发了张美照,那大家只评价她的美貌。对于她是什么人品,她有没有其它人格的的缺陷,一概不知,只看美貌。”

  “那这个女网红得到的反馈就是:我漂亮,其它不用管。自我认知就只剩下美貌了!”

  “再比如,一段好文字,网络评价你真有才,那我可能真的认为我有才。可实际上,那特么是我抄的。可我不管,社交反馈是有才,那我就真的认为我有才。”

  “后果就是,网络社交会造成一部分人的自我认知有缺陷!”

  “!!!”

  廖凡义明白了。

  “你是说,网络环境下镜中我所塑造的人格是不健全的!?”

  “对!”齐磊重重点头,廖凡义抓住重点了。

  这是非常大的一个问题,不是开玩笑的。

  后世,经常那在网上碰到那些迷之自信,或者极度偏执,甚至在游戏里常遇到的那些,上来就骂“垃圾”,“你打不过,我你就啥也不是”等等!

  简直就是让你怀疑人生!怎么可能有这种人?有病!!

  然而,这些人里,可能真的不全是人品有问题,或者是坏。

  他特么是真的自信,真的就一根筋,真的就是有缺陷。

  因为,反馈投射到自我认知上,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最显著的就是游戏!!

  玩游戏的人几乎都遇到到两种人:

  一种是上来就骂的,只要比他菜,他就骂。

  另一种就是,明明条件不允许,还玩了命的冲动消费的。

  这就是社交互作造成的,自我认知偏差。

  骂你的,也许不全是他人品差,脾气暴和脑子进水,而是他真的就这么想的。

  想像一下,在一个虚拟的环境中,一个人满耳都是“你真厉害”或者“你真菜”,满眼见的都是强者为尊。如果现实中再断了社交联系,就会产生这种认知偏差。

  往死里花钱的同样是这个道理。

  是在游戏里找到了最舒适的反馈,已经脱离现实了,他甚至不管自己兜里有没有钱。

  再比如,“cx”那些被洗脑的人,癔症到让人无法理解的人。正是因为他们身处的环境,摄取的交互反馈,已经影响到了他的自我认知。

  真的就是谁也劝不动了。

  .....

  此时,廖凡义凝重了起来,说实话,这是他没想过的问题。

  认知偏差...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如何避免网络的认知偏差?值得研究!

  皱眉想了一会儿,“可是,这和数据下滑没有直接联系吧?”

  至少现在,他还看不出,“镜中我”和前黑板数据下滑有什么直接联系。

  张路臣则道:“你刚刚说这是镜中我和另一个心理学概念的联动?另一个是什么?”

  只见齐磊对张路臣玩味一笑,“另一个是‘个人主义’!”

  “什么!?”果不出齐磊所料,张路臣直接蹦了起来。

  是的,蹦起来了!!

  大伙儿都不明白,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殊不知,也就张路臣和齐磊知道原因。

  因为镜中我和个人主义这两个概念是不可能放到一起的,它们是相反的。

  个人主义是强调个人自由、个人利益,强调自我支配,来实现自我意识。

  而镜中我,则是强调与他人的互动,借与他人的交互来完善自我意识。

  这两个理论就是手心和手背,是天堂和地狱,不可能混在一起!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却见齐磊淡然一笑,“真的可能....至少在网络环境中是可能的。”

  掷地有声,“狭隘的社交反馈,造就了狭隘的自我意识,这是镜中我”

  “然而,网络天然的隐蔽属性,加上....信息输出成本极低,又造就了另外一个极端。”

  “每个人都可以发话,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

  “而这种信息输出,不用考虑道德因素,不用价值观,甚至没有任何善恶观。”

  “我可以用最恶毒的语,最狭隘的思想揣测任何人,然后说出去,不用支付任何成本。”

  “这就是极端个人主义滋生的土壤!人会高度自我、自信,这就是个人主义!!”

  “......”

  “......”

  张路臣瞪大的眸子,“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照你这么说,照你这么说.....”张路臣喘着粗气,“我们现有的社会心理学理论,不是要推翻了!?”

  社会心理学是什么?是社会学和心理学的交叉学科,研究个体和群体在社会相互作用中的心理和行为发生及变化规律。

  这是人类社会构架的基石之一,与社会学、传播学、法律、文化道德观共同构架了这个世界。

  怎么就...就不管用了?

  只见齐磊摇头,“不是推翻!没您说的那么严重,只是应用场景变了。”

  “而且,十分复杂,原本的传统的理论在新场景下,如何应用,需要从头研究罢了。”

  张路臣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继续说下去。”

  齐磊,“没什么可说了呀?镜中我造就了一个不健全的自我,而极端个人主义又起了作用。”

  “所以,前黑板再用教条式的说教来传递信息,无论对错,都会产生排斥。”

  “没人想再听说教了,甚至一部分人已经不用理性思考问题,而是感性。”

  “我不喜欢,那你就是错的!”

  “说白了,比起权威,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判断。”

  想了想,又道:“你可以用信息爆炸,大伙知道的多了来解释,也可以说前黑板落伍了。”

  “可是底层逻辑,就是这样的。”

  廖凡义:“!!!!”

  张路臣:“!!!!”

  齐磊,“我想,这应该是到目前为止,这个实验最有意义的一个结论了吧!”

  互联网最大的改变,不是生活方式,而是思维方式。

  这也是最致命的,危害最大的。

  不是说信息爆炸有什么不好,而是,有点小马拉大车的感觉。

  大车没问题,是小马拉不动了。

  前黑板与时代脱节,无法抑制社会问题,使之放任滋长。

  这段论,可以说是齐磊重生以来...传递最高效的一段信息。

  真特么的爽啊!

  廖凡义....

  张路臣和庞清方...

  直到此刻,才真正意识到,为什么齐磊说这是一个大学科,为什么说这门学科建立的必要性到底有多大。

  这一刻,他们开悟了!

  至于四个任务班的学生....

  怎么说呢?如果你在十六七岁的时候,沉浸在一场对你来说无比玄妙的实验模型里。

  又看着眼前,国内最顶尖的学科专家,在这儿论道...

  而且,更特么过分的是....你还听懂了。

  那种震撼......

  突然生出一个念头,不是齐磊真特么帅!而是,传播学...还有他们在做的这个实验....

  真特么牛逼!!

  有人...想学了。

  ......

  感谢alimama兔神保佑我和半闲_两位老板的盟主支持!!

  老板大气!老板发财!老板太特么的给力了!!

  今天的加更为你们,为这几天支持苍山的盟主和书友们!!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