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90章 连接现在与未来的通路(五)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0-10 00:08: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传播学....

  听起来挺深奥,艰涩难懂,可其实本质上就是“信息输入与输出”。

  所以,但凡研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科学,比如政治学、经济学、新闻学、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哲学、语学、语义学....

  甚至!!神经病学等等,都和传播学脱不开关系。

  只不过,在传统媒体时代,传播学属于各大学科的边缘学科,附属其上。

  即便是在齐磊重生而来的那个时空,传播学依旧属于边缘学科。

  可是,在网络传播时代.,随着信息化的深入,网络传播学的重要性越来越高,与其它学科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

  也越来越被学术界所重视,应用比重也越来越高。

  怎么说呢?透彻的理解传播学的作用其实很飘渺。

  形而上,谓之“道”。

  形而下,谓之“器”。

  在传统媒体时代,诸如,政治学、经济学、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等等,都是“道”。

  中国人重视这个“道”,认为它支配着“地“上的一切“形“、“器“、“象“。

  这个时期的“道”是在天上的,普通人接触不到。传统媒体的单向、集中属性,也不需要普通人知道这些东西。

  最直观的体会就是,那个只有电视、收音机和报纸的时代,我们虽然无时无刻不被政治、经济等社会学科影响着,包围着。

  可是,政治学本质、经济学理论这些专业的东西,除了专门搞研究的学者,连当小官儿和做生意的都不一定知道。

  这个时代,天上的“道”是无形的,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传播学就是纽带,连接”道”与“世俗”。

  而到了网络时代,信息爆炸造成理论下沉。直观反应就是,到处都有科普博主讲“道”,也就是把政治学、经济学的理论知识科普出来。

  再加上应用越来越具体,越广泛,别说当小官的、做生意的要懂“道”,普通人通过各种信息渠道,也在接触。

  “道”落下来了,接地气了!

  那么作为纽带的传播学,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了。

  它把“道”变得有形,成了形而下的“器”,越来越多的应用到普通人的生活中。最后量变产生质变,又汇聚成“象”。

  后世的网络环境,就是“象”。而且,传播学要跟随大学科的变化而变化,与时俱进。

  可恰恰这个与时俱进是最难的,因为很多在传统媒体时代已经被验证的概念,在网络时代要么被颠覆、要么应用存在差异,有点“破后而立”的味道。

  而恰恰让一个人破而再立,是最困难的。

  所以,之后二十年,几乎所有的传统媒体官媒也好,地方台也罢,没有一个能实现从传统媒体向网络新媒体转型的,几乎就是全军覆没。

  不仅仅是各种客观因素的影响,什么放不下身段,利益牵扯什么的,这些都只是表相。

  内因是,缺乏理论支持。

  那为啥网络媒体那么多做起来的,可是传统媒体有那么多年的底蕴却做不起来呢?

  很简单,网络媒体是一帮搞经济的人做起来的,商人逐利,哪有利益往哪,只要有钱赚变就变了。

  可是,传统媒体则是一群学新闻的人做起来的。你让他们抛弃毕生所学,重新来过?

  不现实,思维方式都不一样。

  而且,商人不会考虑社会影响、政治影响、文化影响。

  他只追逐利益!

  所以,网络的信息端口由他们主导,必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其实真的不是谁谁谁使坏、是汉奸。没那么多阴谋论,仅仅只是赚钱而己。

  那么问题来了,考虑社会影响、政治影响、文化影响,有责任感的学术界和传统媒体,既难下决心转型,又跟不上节奏。

  再加上,网络信息端口又缺少一个很重要的传播学环节把关人,也叫守门人。

  于是,乱象就来了。

  这种混乱又不仅仅局限于互联网,会辐射到现实世界的方方面面。

  更不仅仅局限于镜中我塑造的自我意识缺陷,造成的个人主义极端。

  这可不单单是多几个喷子那么简单,更不是被某些国家利用,给你添点乱那么容易,影响的是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我们的传媒人其实也一直在追,在试图改变这种现状,但却是一步慢步步慢。

  可以说,是慢了半拍的。

  然而,就是这半拍,就带来了很多麻烦。

  这也是齐磊做为一个后世搞新闻的从业人员,为什么极力主张现在就开始研究网络传播学的原因。

  起码,得把这半步抢回来!

  要是能再抢先半步,那就能打出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此时,一众老学究都陷入了沉思,他们是真正意识到了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洞察模型...

  这哪里是验证一个学科?这就是在洞悉未来!!

  而且,对于他们这些专业人士来说,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未来。

  因为,在那个未来里,他们这些所谓的前沿学者,像个孩子一样失去了权威,被耍的团团转。

  这是无法被原谅的!

  廖凡义、庞清方,还有张路臣,几乎是同时抬头落寞地看着齐磊,突然很是失落。

  因为,这一刻的挫败感,真的是无法表。

  良久,庞清方突然朝一众屋子里的孩子们挥了挥手,“都先回去吧!咱们...咱们下午再讨论实验的事,让我们静一静。”

  齐磊没说什么,和四个任务班的同学一起往出走。

  他清楚,通过实验让这些老派学者认清现实是很残酷的。因为这个过程来的太猛烈,要比原本那个时空的逐渐觉醒要汹涌得多。

  然而,从长远来讲,这又是很有必要的。

  只有他们这些前沿人士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个学科才能立的稳。

  而且,这才哪到哪?更猛的还在后面呢!

  离门口还有几步,抬头就看见墙边儿站着的江瑶。

  江大小姐还示威地朝齐磊扬了扬下巴,低吼,“不许笑!老娘是被张小孩强迫来的。”

  她才不想在这当门神呢!

  对此,齐磊听见了,也是无声一笑。

  心说,你还不情愿?知道张小孩的心思,你就偷着乐吧!

  该说不说,尽管张小孩和齐磊这仇是结死了,但是客观地讲,他对他们班的那些特长生还是不错的。

  想给她提个醒,张小孩这是给你们混人缘来了!

  可是想想,还是算了。没敢和江瑶打招呼,怕这娘们儿又犯虎。

  刚要推门出去,却是宋小乐一步蹿了上来,一把搂住齐磊脖子,“石头,给我再讲讲!”

  好吧,四个任务班的同学可没看出这么多道道,更没齐磊那么多的心理戏份,他们还沉浸在欢愉与强烈的兴趣之中。

  是的,他们不知道刚刚的论道过程有多残酷,其中意味着怎样的惊心动魄。

  一帮真正的小孩儿,哪能考虑那么多?只知道,这其中他们是出力了的,而且他们是赢家。

  现在欢脱的很。

  “石头!石头!你再给我讲讲,你刚才说的这些东西,除了搞新闻,还有啥用处?”

  齐磊停了下来,瞥了他一眼,见好几个人都靠了上来,来了句:“你问这干啥?”

  宋小乐瞪着眼,“好玩啊!”

  齐磊都懒得搭理他。

  不过,突然看着江瑶他们,眼珠子一转,略微拔高声调,让高三特长班那几个都能听得见,道:“你现在就是应用。”

  宋小乐一愣,“我?我咋了?”

  齐磊一乐,“想学传播学了,是吧?”

  宋小乐,“对啊!我就想考这个专业了,多特么刺激啊!”

  这段时间,宋小乐是玩爽了。又当大款,又当网红的,能不爽吗?

  好吧,换了谁都得爽。

  因为,社科类的学科基本就是个玩人的学问。不同的是,从哪个角度来玩而己。

  齐磊听他这么说,更乐了,“所以啊,你现在就在应用!”

  “你的自我认知已经被这个实验,还有身边人的交互给改变了,你就是镜中我明白了吗?”

  宋小乐:“......”

  愣了一下,来了句,“可我本来就很有天赋好吧?没参加实验,我也有天赋啊!”

  一脸严肃,“这个自我认知,哥早就有,和实验没关系!”

  众人翻着白眼儿,脸真大啊!

  倒数第一,是咋好意思说出这话的呢?

  齐磊则是看了一眼江瑶,眼神里的意思是:记住了,一会儿得知道怎么和廖凡义那帮人说话!

  却是钱宏俊把宋小乐挤一边儿去,也是一脸期盼,“还有别的用处没?”

  他也掉进去了。

  齐磊一眯眼,开始没憋好屁了,“有!!”

  钱宏俊期待,“什么!?”

  齐磊,“泡妞。”

  不光钱宏俊,一众男生直接就疯了,“真的假的?”

  齐磊坏笑,“真的!”

  钱宏俊,“不信,这和泡妞啥关系?”

  齐磊,“不信是吧?我问你,以前约过李沫一起吃中午饭没?”

  钱宏俊撇嘴讪讪:“她不搭理我。”

  齐磊,“你现在过去,问她中午是吃牛排,还是披萨!”

  钱宏俊脸一黑,“就...就这么直不楞腾的问啊?”

  齐磊,“赶紧去!”

  钱宏俊一咬牙,信你一次!屁颠屁颠儿地过去了。

  “钱沫沫!”

  李沫皱眉,“干啥!?”

  钱宏俊梗着脖子,“你你你你,你中午吃牛排还是披萨?”

  李沫本能做答,“牛排吧?”

  钱宏俊,“那行了!”

  掉头就走。

  李沫还挺莫名其妙,“诶诶诶!!你啥意思啊?我要两份胡椒酱!!”

  钱宏俊,“知道啊!废话真多!”

  几步冲回齐磊身边,整个人都飘了!

  “咋回事啊!?”

  这回都不用齐磊,大伙儿一摊手,“议程设置。”

  钱宏俊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子,“哦操,真能泡妞!”

  说完,又感觉哪不太对,一下反应过来,要哭。

  “可是,我特么为啥要泡她啊?老子又不得意她,我喜欢箫娅的啊!”

  众人翻着白眼儿,就你那点小心思啊,真幼稚!

  狗都心知肚明你对人家有意思,别说大伙儿了。

  宋小乐拍了拍钱宏俊的肩膀,“四眼儿妹不错,你知足吧!”

  钱宏俊想骂娘,还嘴硬呢,“我真的不喜欢四眼妹儿,好不啦?”

  “嚓!这事儿闹的,中午还赔了一顿大餐!”

  齐磊则是撇嘴,蹦出一句经典的:“贱人…就是娇情!”

  说完,还给江瑶使眼色,记住了,这都是知识点。

  把江瑶瞥烦了,“我告诉徐小倩去,你朝我抛媚眼儿!!”

  齐磊,“……”

  登时败走,夺门而逃。

  另一边。

  任务班的人都走了,几个老学究还都有些沉闷。

  廖凡义一抬头,发现张嘉志还在那儿鹌鹑一样的站着呢!

  心说,你是真没救了,眉眼高低都看不出来的吗?没见这正失落着吗,还在这儿干啥?

  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来,背着手出了办公室。

  与张嘉志擦身而过的时候,才低吼一声,“跟我出来!”

  张嘉志溜溜地跟上,一师一徒来到办公室外面。

  张嘉志笑嘻嘻的陪着,“老师!啥事儿!?”

  廖凡义看左右也没外人,指着张嘉志,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啊你啊,你怎么就一点都不长进呢!?”

  张嘉志笑容有点僵,可依旧不敢收回去,还是呲牙陪笑,惹得廖凡义更恼火。

  他还不光笑,他特么还嘴贱,“老师,我咋不长进呢?你看那小齐磊在那儿嘚吧嘚吧的,还朝您说教?我都没搭理他。”

  “放以前,早给他喷回去了!”

  廖凡义有点咬牙切齿了,“你还把他喷回去!?”

  “播音主持方面不好说,可是在传播学、新闻学方面,人家都能当你祖师爷了!”

  不对!

  说完,廖凡义才发现这话有毛病,特么气糊涂了。

  气急败坏:“你看看人家!人家还不到十八,专业能力就不说了,起码有这个眼力见!!”

  “嘉志啊,你可别不当回事儿了!一个高中要都混不下去,你让我还得跟你操多少心?”

  廖凡义是恨铁不成钢,就张嘉志这个性格,真有可能在二中都混不下去。

  哪个老师、同学能看得上他吧?更别说领导了,都替他着急。

  语气有点重,说的张嘉志面颊发烫,笑容也僵在那,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你要说他不如哪个同龄人,他还能接受。可是....

  微张着嘴巴,眸子的焦距也垂了下来。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就这样儿,他也没觉得自己有啥错儿。

  怎么说呢?

  张嘉志是典型的入错了行。

  也许他这种偏执、不会做人的性格,去学理,搞科研,那说不定就是个某某大学、某某研究院,深藏不露、性格怪异的扫地僧。

  偏执反而是他的优点。

  可是,他偏偏学了个人文社会科学,而且偏偏是以交流为主的专业,那就没办法了。

  廖凡义最可惜的其实也是这一点,他宁愿没教过张嘉志这个学生。

  尴尬半晌,廖凡义以为他在低头反思,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但愿他突然开窍吧!

  结果,张小孩突然抬头,依旧是那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满脸通红的模样,来了句,“老师说的对,我是不争气,给您丢人了!”

  廖凡义一怔,这是他说得出来的话?

  开窍了?

  然后....然后廖老师想多了。

  张小孩那话锋一转,“可我不争气不要紧!”眼珠子一瞪,“我学生争气就行了啊!”

  眼神渐亮,“我肯定不如那个小兔崽子了,这点我承认还不行吗?”

  “但我学生可不比他差哈!不信,老师你瞅瞅去!?”

  说完,都不给廖凡义说话的机会,掉头就冲回屋里。

  “出来出来,都出来!廖老师要看看你们。”

  廖凡义:“!!!”

  仰天长叹,老天爷,还是收了他吧,他是没救儿了!

  这还抱着他那点小九九不放呢?全白说了!

  眨眼之间,廖凡义面前就站了一排。

  张嘉志手舞足蹈,两手拖着给廖凡义介绍,“这个叫江瑶,好苗子啊!在广播站,齐磊都得听她的!”

  “这个马帅,可有天赋了,真的!老师,你要不信,可以考考他!”

  “这个......”

  此时的张嘉志没有一点为人师表的觉悟,倒像个市侩商人,在极力的推销着他的“商品”。

  还是那副,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反正我干我的执拗。

  “这个叫吴连宝,就是普通话稍稍差了点。可家是农村的,长这么大进县城都有数儿,不好是正常的。再给我两月,我肯定给他板过来。”

  “你看这形象,是不是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反应也快!真的,比我强多了。”

  “老师,你考考他们呗?真不会让您失望!”

  廖凡义:“......”

  突然有些感慨,五味杂陈,更是不知道该说啥了,也有点后悔刚刚的话有点重。

  压了压手,让张嘉志别介绍了。现在介绍他也记不住,心里乱的很。

  张嘉志则马上识趣地停了下来,“老师,你看看!真的,你好好看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话,不让你失望。

  廖凡义再怎么着,现在也只能从了他。

  轻轻地点了点头,上前半步,面向这么十八九岁的孩子。

  “大家好,你们的老师,是我最得意的学生!”

  这话半真半假,却是发自内心。

  也许,这就是张嘉志这个人很讨厌,可是廖凡义却一直对他念念不忘的原因吧!

  而张小孩听了廖凡义的话,僵在脸上的笑容突然绽放开来,无比灿烂。

  挺直了腰杆儿,扬着下巴和江瑶他们示威。

  听见没?听见没?我没吹牛吧?

  廖凡义无语地摇了摇头,改变主意了...为啥要给他这个脸呢?

  又想掐死他!

  收拾心情,眼不见为静,面对一众学生,更不提张嘉志了,否则他又上脸。

  温和道:“刚刚,齐磊和我们说的那些东西,听了吗?”

  几个学生终究是没和这么大的教授正面接触了,还有点放不开,江瑶带头点了点头,大伙儿才有回应。

  廖凡义一笑,“那...听得懂吗?”

  几个学生还没答呢,张小孩那边又来劲了,“问你们呢?廖老师这是考你们。答好了,保送都没问题!!都好好答哈,别紧张。”

  廖凡义气的一指十步之外,“一边呆着去!”

  张小孩,“好勒!”屁颠屁颠地过去了。

  抻着脖子瞅,还嚷嚷,“刚刚提的那些,什么议程设定、镜中我、沉默螺旋啥的,答呗!”

  廖凡义放弃了。

  “对!就按你们老师这个思路,想到什么说什么。”

  嗯,这确实是一场私人考校。

  别忘了,廖凡义不仅仅是洞察模型的实验人员,他还管着校考和保送考核这一块儿。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也确实益处多多。

  你别看张小孩...自负...小心眼儿...狭隘...不识好歹!狗咬吕洞宾!!特么好心当驴肝肺!还特么弱智!!蠢!!心里有病!!不长脑子!

  但是,不长脑子是假的,他还是有脑子的。

  这买卖,只赚不赔。

  廖凡义笑道:“听懂哪个就说哪个。没关系,说错了也没关系,毕竟没系统的学过。”

  江瑶和几个同学对视一眼,“说啥都行?”

  廖凡义点头,“对,啥都行!不过,得用普通话,把东北味给我去掉!”

  “哦。”

  江瑶扁嘴吐舌,眼珠子一转:“那...廖老师,在回答之前,我们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廖凡义点头,“可以啊!”

  江瑶,“北广哪个系最有名啊?”

  廖凡义,“当然是播音主持,但新学类院系也不错。”

  江瑶,“那您在哪个院系?我听张老师说,您要组建一个新院系,我们可以报这个吗?”

  廖凡义暗道:这小丫头,还挺会拍马屁!

  摇了摇头,“你们可能没这个机会了。”

  马帅急问:“为什么?”

  廖凡义,“现在还是论证阶段,即便马上成立,前期的筹备工作也要持续一段时间。等到符合招生条件,你们应该都是快上大二了。”

  几个学生一听,有些失望。

  吴连宝紧着眉头,“廖老师,那如果我们特别想去您的院系,上了北广之后可以换专业吗?”

  江瑶一听,眼前一亮,接道:“对呀,就是先学播音主持,或者大众传播。等到您那准备好了,我们就转过去,行吗?”

  廖凡义欣慰一笑,有人愿意学,这是做为一个学科奠基人最大的欣慰。

  “当然可以,我很欢迎!不过....”话锋一转,调侃道,“不过,你们也要成绩好才行,我可不收差生。”

  几个学生一听,“真的!?那一为定!廖老师,不许反悔哦?”

  廖凡义点头,“不反悔!只要成绩好,我就收!”

  “哦吔!!”江瑶乖张一叫,与马帅、吴连宝击掌,“搞定!”

  廖凡义心里咯噔一声,咋回事?

  结果,那边张小孩啪的一拍巴掌,“漂亮!”

  吓了廖凡义一跳,瞪眼看过去,却是张小孩一摊手,“议程设置,锁定了!”

  “不但听懂了,还会用了呢!”

  “我......”手上也就是没刀,否则非杀了张小孩灭口。

  心中咆哮,是你们这么用的吗!?这叫什么议程设置!?

  不过,经过这几头师生这么这闹腾,静下心来之后,廖凡义突然想通了,并不像刚刚那般愁苦,反而有些欣慰。

  他想明白了,不用那么悲观,愁苦个屁啊!?

  第一,本身,他们就是走在了时间的前面。虽然任重道远,可是终究是领先了。

  全世界的媒体人、社会科学从业人员,虽然已经意识到了网络时代的传播学会有不同,国内外也有相关的论坛和学术研讨。

  但是,也仅仅是皮毛而已,甚至没达到设立学科的地步,都是在其它学科的框架内研讨。

  谁也没有他们现在走的快,走的远。那还担心什么呢?

  第二,我们不一定会输掉未来,相反,很有可能会赢得未来!!

  看看齐磊,看看任务班的那些孩子,再看看眼前的这几个小年轻儿。

  他们的脑子是活的啊!思路是清晰的,甚至让人惊艳的啊!

  有了这些后辈,我们又悲观什么呢?

  未、来、可、期!!

  突然背起手来,笑着对江瑶她们道:“都回去吧!我记住你们了,记住你们今天说的话了,但愿你们到时不要后悔!”

  这句话,代表了很多,连张小孩这种情商的...都听懂了!

  重重地给廖凡义鞠躬,“谢谢老师!”

  “谢个屁!”廖凡义瞪眼,“文化课不合格,一样进不去!我不会给你开这个口子。”

  张小孩,“那您放心,我们班都是学习好的!”

  廖凡义看着他低吼笑骂,“滚吧!”

  特么的,没一个省心的。

  突然觉得,张....小孩?

  呵呵,张小孩儿当个老师也挺好的,起码他那一根筋的劲头儿能用对地方。

  第三阶段,颠覆期……

  仅仅用了四天的时间,这是谁也没预料到的。

  下午,廖凡义、庞清方,还有张路臣等人,第一次主动的来到了任务班的保障办公室。

  郑重地向任务班宣布,第三阶段结束,他们认输了!

  学者有学者的肚量,在学术上更不含糊。输就输了,而且输的心服口气,输的心满意足。

  因为,收获同样也是巨大的,这次输的值得。

  廖凡义通过张小孩那么一闹,心里也松驰了很多:“下一步,我们会尝试到前黑板进行唤醒,并重塑形象,这些可以与第四阶段同步进行。”

  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庞清方则道:“第四阶段,我们就不干预了,专心搞前黑板的研究,算是一个实验分支吧!你们也力求真实,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数据也是好的。”

  张路臣也道:“我们预计,唤醒前黑板大该需要十天的时间。你们配合一下,把第四阶段的实验内容争取也做到十天,咱们同时结束实验。”

  听的齐磊有点没懂,怎么感觉都不太重视第四阶段呢?

  来了句,“啥意思啊?你们不想看看第四阶段的成果吗?”

  庞清方笑了,“第四阶段的成果,不用看不也知道了吗?”

  突然对齐磊语重心长道:“年青人,争胜心别那么重!你都赢了,还想怎么样?实验的输赢本身就不主要,一班盈利,十六十七班误导舆论,这样的结果出来了,又能怎么样呢?”

  “重要的是,你们确实做到了,干掉十四班,干掉前黑板!”

  是的,其实能不能干掉十四班,干掉前黑板,才是几个老学究最关心的。

  既然做到了,而且收获很大,这就足够了。

  至于,一班、二班、十六、十七班是怎么误导舆论的,想也想得出来。

  天下都是他们的了,做到这些,有难度,但也不是没有手段。

  齐磊,“......”

  齐磊有点懵,合着我铺垫了三个阶段,就为这一哆嗦,在你们那就没当回事儿啊!?

  而且,这也没重视起来啊?

  他还以为,这几位真的就是开窍儿了,认识问题的严重性了。

  结果,你就告诉我这个?

  把齐磊气笑了,“几位老师啊!”

  “你们怎么就不关心了呢?实话告诉你们,第三阶段只是一个开胃菜,第四阶段才是干货。你们就不好奇?”

  “嗯!?”

  几个人一愣,眉头大皱,“你还有什么干货?”

  齐磊翻着白眼儿,“你们不会觉得,发现了第三阶段的关键问题就足够了吧?”

  几人,“那还有啥?”

  “......”

  齐磊突然陷入了沉思,他好像把事情想简单了。

  他以为,第三阶段就能把廖凡义他们打醒,可是现在看来,醒是醒了,可惜没完全醒。

  他突然就改变主意了,原本他是说好第三、第四阶段他不亲自下场的。

  现在看来,不把他们逼到绝路,他们是不会认识到有多过分的。

  我还是自己来吧,老子要挖坟!

  “好吧!”

  齐磊长出了一口气,郑重道:“第四阶段...收割期!”

  “顾名思义,前黑板已经休眠,对四个任务班的约束力大大渐弱。而要修复前黑板的公信力和关注度,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至少在前黑板恢复活力之前这段空窗期,四个任务班会对各自的任务展开最大力度的攻势。”

  众人点头,猜到了,这也是他们不太重视的原因。

  前黑板休眠,那就失去了意义。

  而齐磊又道:“可是,你们想没想过,为了利益最大化,任务班不会任由前黑板自由修复,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拉长这个修复期。”

  “说白了,前黑板越晚修复,他们收割的越彻底!”

  众人,“……”

  这依旧是情理之中,只不过他们没想到。

  廖凡义问了句,“怎么拉长?”

  齐磊,“提高信息传播的效率,还有民众的依赖度。”

  “既可以持续降低前黑板的关注度,又可以加强收割的信息输出。”

  廖凡义沉吟,“这...不太容易吧?”

  后黑板的信息传播效率不高,这是他们目前看到的网络媒体唯一的缺陷。

  后黑板的内容虽然很多,很吸引人,但内容很杂乱,聊什么的都有,做什么的都有。

  民众在其中找到自己感兴趣,或者说,任务班想要传递的定向信息其实不容易。

  即便利用了观点名人,也就是网红的信息焦点效应,这种效率依旧不高。

  再怎么说,前黑板一条新闻发出去,5000多个人都看得到。

  而后黑板不是,一个网红的观点,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

  这就是信息传播的效率。

  而齐磊说提高效率,还要拉升依赖度?

  好吧,又是知识盲区了,反正他们是想不到方法的。

  陈兴福突然猜道:“难道...你要集中几个主要网红的关注度?”

  一个网红的关注度越高,他信息传播的效率也就越高。

  如果齐磊继续培养头部网红,那他们就可以代替前黑板,使后黑板也成为一块内容高度集中的信息端口。

  也就是,无论从地位,还是功能上,全面取代前黑板呗!

  “错!”

  没想到,齐磊直接给否了。

  “陈老师,您想的还是不够远。”

  陈兴福:“......”

  齐磊,“我想到的这个办法,比您那个高整整一个维度。”

  “什么?”

  陈兴福调都变了,“高一个...还维度!?”

  陈教授瞪了眼:“你你你,你怎么高?吹上去的啊!”

  齐磊却认真道,“你说的是替代前黑板,那是不够的。而我要做的,是超越前黑板!”

  “......”

  “......”

  “......”

  好吧,又玄乎了。

  廖凡义都笑了!“你怎么超越?”

  齐磊,“前黑板就算全盛时期的信息传播效率也依旧不够高啊,我要更高效的传播效率!”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就...你就吹吧!使劲吹!”

  这回是真不信了。

  你要说,对未来的设想,我们确实没你想象力丰富。

  好吧,你年轻人脑袋好使,不服不行。

  可是,更高效的信息传播效率??

  扯淡!

  这就不分过去、未来了,传统媒体干了一两百年了,都没研究出高效的传播方法。

  啥意思?就是说,全世界,一两百年的媒体人,还没弄过你一个呗?

  国内外那么多人都没研究出来离高效的传播方式,你咋张嘴就来呢?

  “去去去!”

  廖凡义打趣笑骂,“吹牛上一边吹去!”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齐磊是认真的。

  “不信是吧?那咱们....拭目以待!”

  众人,“......”

  憋住!!不问!

  更不信!

  这就好比是燃油发动机,全世界折腾了一百年,热效率撑死也就40出点头。

  突然冒出一个人告诉你,他可以发明一款热效率80的燃油发动机。

  你问问那些机械工程师们信不信?

  肯定是不信的,因为已经突破认知了。

  4月19号。

  洞察模型正式迈入第四阶段收割期。

  四个任务班耗费大量金钱和精力,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

  十九号一早,前黑板没什么变化。

  几个老学究从昨天开始讨论重新塑造公信力的方法,只是依旧没有拿出可行性的方案。

  估计要等到明天,前黑板才有变化。

  72个实验班这边,也没有收到第四阶段的规则通知。

  不像第三阶段,有点赞给钱这种好事儿,看来这个阶段是没有了。

  而第四阶段,也不是没有变化。

  最大的变化就是:

  一大早,每个人手里都收到了一张类似报纸一样的新闻摘要,名曰:先锋报。

  当廖凡义在去十四班的路上拿到这份先锋报,整个人都不好了。

  十四班也不去了,火急火燎的往办公室跑。

  一进门就把报纸甩桌上,“他们居然自己做了一个信息端口!!”

  是的,这份报纸上,完全就是为四个任务班在背书,内容几乎就是四个任务班的相关报道。

  只不过,隐蔽性更强了,趣味性也增加了不少。

  而原本前黑板只有五个板块,而这份报纸...几十个板块,信息输出量高的吓人。

  各个方面,各个角度,五花八门,眼花缭乱。

  反正一看就是能让年轻人喜欢,且看得下去的报纸。

  廖凡义恍然大悟,怪不得齐磊那么自信,原来这才是颠覆十四班之后的目的,他不是发扬后黑板,拉高网红关注度,而是他们要做前黑板!!

  现在是报纸和后黑板相互配合,再加上网红做为第三个辅助点,多管其下啊!!

  廖凡义怒了,你们这么玩合适吗!?太狠了吧?

  怒不可遏,“这次又失算了!”

  办公室里的庞清方此时也捧着一份报纸,好吧,他早上一来就知道了,比廖凡义还早一会儿呢。

  此时也平静了下来,“他是真没说错哈,确实又是没想到的。”

  只不过....

  庞清方抖着报纸,“这也没什么新鲜的嘛?我还以为他吹的多厉害呢!”

  朝廖凡义压了压手,“坐,别急!起码这还是能应付的,也不算太奇怪的嘛!”

  廖凡义平静下来,但依旧眉头不展,“不过,这个思路确实是对的,咱们还是大意了。”

  张路臣也笑,“淡定,看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拿起报纸看了看,“这招确实没想到!不过,没啥新鲜的,没他吹的那么神。”

  说到底,你不就是又做了一个前黑板吗?绕开了十四班的监管。

  也没像齐磊吹的那样,还差一个维度?

  夸张了!

  这时,老秦也进了办公室,手里也拿着报纸。

  看几个人都在,笑了,“都知道了吧?”

  廖凡义闷声,“知道了。”

  老秦呵呵再笑,把报纸放在桌上,“有什么想法吗?”

  廖凡义,“没什么想法,算他有点新意!!可是,也就那么回事儿,没他说的那么夸张嘛?还差一个维度?”

  这话说的老秦一愣,看了看桌上的三份报纸,一下反应过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合着,你们还不知道啊?”

  三人抬头也愣了,“知道什么啊?不就是他们自己办了一份报纸吗?”

  老秦一听,无语看着办公室四周,

  来了句,“我只当是你们个人的疏忽,不会正式写进报告,用来担忧我们官方媒体的反应迟钝。”

  “???”

  “???”

  “???”

  几个更懵了,“秦同志?到底怎么回事?有这么严重吗?”

  老秦严肃起来,缓缓把两份报纸从庞清方、张路臣手里抽出来,与自己放下那份并排放好,推到他们面前。

  “这可不仅仅是一份报纸那么简单啊,你们还是自己看看吧!”

  三人皱眉,不解其意,终于低头看向那三份报纸。

  仔细又看了一遍,然后,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

  三份报纸放在一起才看出来,三...内容是不一样的!!

  有重叠,但有很大一部分是有差别的。

  廖凡义不解:“怎,怎么会不一样!?他们一下发了三份?”

  张路臣也不解,“可是,不对啊?发三份那就内容完全不一样,怎么还有那么多重复的内容呢?”

  齐齐看向老秦,意思是:你应该知道,你说说吧!

  老秦看着他们,“齐磊管这叫...信息定制!”

  众从还是不解,“啥意思?定制啥啊?”

  老秦:“用他的话说,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对待新闻事件的观点也不一样。自我意识也不一样。”

  “那么对信息的需求也就不一样了。”

  “他通过统计组的数据反馈,定制了不同版本的报纸,投放给不同需求和观点的人。”

  “这就是信息定制!”

  “我噗!!!”几个人一口老血喷出来,瞪圆了眼珠子,话都不会说了。

  对了半天的眼儿,张路臣嗷的一嗓子,“这不可能!!”

  “就算把500人往少了说,分5类人,他就要定制五倍的内容?”

  老秦却是苦笑,“难的可不是五倍的内容,难的是把5000人的数据分析归类。”

  “统计组、保障组从第三阶段开始就忙这个事儿,天天加班,都快死人了。”

  廖凡义一滞,“那对啊?这不现实啊!”他接受不了什么信息定制。

  “这还是5000人的模型,那要是放到互联网上......”

  老秦,“别说了,互联网上比这简单。”

  廖凡义瞪眼,“你咋知道,那几千万网民,多少数据。”

  老秦冷眼,“因为我们已经在这么做了!”

  几个人一下就愣住了。

  老秦则道:“网络的大数据分析,国家已经推进快一年了。已经过了验证阶段,正式立项!”

  “而且,不妨告诉各位,大数据分析的概念就是齐磊提出来的。我们和他第一次接触谈话,他重点说的就是这个大数据!”

  “......”

  “......”

  “......”

  老秦看着几个无以对的老学究,“我早就提醒你们了,千万别小看他,他是个战略天才。”

  “这么和你们说吧!”

  为了引起这几个人的重视,不至于让这次实验偏离现实轨迹,老秦只能透漏一点干货。

  “我实话告诉你们吧,去年的那事件,是他出的力。而且是在完全没有和我们接触的情况下,推演了那个结果,并且制定了一个完整的、近乎完美的计划。”

  “如果不是他自己主动暴露,我们到最后很可能,事完了都还不知道是谁做的!”

  “!!!”

  众人瞪了眼,“真的假的?”

  老秦,“真的!所以,别拿常理来判断他。如果不能重视起来,你们很有可能让这次实验受到损失,甚至失去说服力。”

  实验数据和结果,不仅仅是参与的这几个人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就可以的。

  还要拿回去被更多的权威智库,反复验证和讨论,其研究价值不仅仅局限于学术。

  如果因为这几个人的疏忽,导致别人看到数据之后对实验的可信度,严谨度产生质疑,那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老秦不得不把话说的重一点。

  几个老学究登时无以对,额角见汗。

  过了半晌,张路臣嗷的一声也蹦起来,“那也不对啊!我才反应过来,他犯规,统计组的数据他凭什么拿去用!”

  “我找他去!”

  说着话,张老头儿就往出冲。

  冲到隔壁,“齐磊,你玩不起是吧!?实验数据不是你这么用的!”

  屋里,包括齐磊在内,任务班、保障专家组,还有统计组的人都抬头看向张路臣。

  老头儿嘶吼着,“齐磊!你这是瞎搞!我们追求实事求是,而不是极致结果!”

  好吧,张路臣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信息定制!定向投送!!

  做为一个社会心理学家,张路臣太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

  一个普通人,甚至是一个心理学专业的从业者,都无法在这种定向的信息轰炸,以及长期的心理暗示之中保持理智。

  如果真的做到这一点....

  这个世界就疯了!

  张路臣近乎疯魔,“你没有底限了吗!?你怎么可以使用数据库!?”

  都把齐磊说乐了,反问一句,“张伯伯,这数据我为什么不能用?”

  张路臣,“那是实验组的数据!你是实验内的个体,你凭什么用?”

  “再说了,这是个人隐私,你凭什么把别人的隐私来为自己牟利!?你在犯法!”

  齐磊摊手,说出一句让张路臣轰然倒下的话,“实验组?个人?真的就能做得了这些数据的主吗?”

  突然意味深长的看着张路臣,一字一顿,另有所指,“我、们!!!就拥有这些数据的所有权吗!?”

  “!!!!”

  张路臣,还有后面跟过来的廖凡义等人,脑袋嗡的一声。

  尤其张路臣,只觉天旋地转,真的晕过去了。

  他明白齐磊话中的意思了。

  我!们!

  有大数据的所有权吗?

  没有!!

  现实里的数据在各个互联网公司手里,就算延伸到整个互联网的数据库,这年头也是存在老美的服务器里!!

  说句难听点的,你的ip地址!!都是外国人给定下来的,存也是存在外国人那里!

  断了你的ip地址,整个互联网都得瘫痪!更别说数据了。

  张路臣晕死过去。

  做为一个绝对忠诚的爱国者,他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而廖凡义、庞清方....

  仅仅只放松了一天的心绪,再一次奔溃!

  而且是....绝望!!

  突然意识到,尽管他们已经非常重视,无比认真,可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

  信息定向投送!!这又要怎么防!?

  说白了,传统媒体,效率之所以高,是因为信息第一眼的关注度高。

  单方渠道,在这个年代,新闻联播你不想看也得看,到了7点。电视收音机,打开就是这玩意儿!

  把遥控器按烂,不停换台,也能把一个新闻看完。

  但是....在控制个人意志的环节上是薄弱的,只能利用一些传播手段来加强认同感。

  可有的人他是真不喜欢看新闻,对新闻里的有些观点也无法接受。

  网络媒体,也就是后黑板,比前黑板效率更低。因为增加的信息甄别这个步骤。

  可是这个定向投送.....

  它就不讲道理!!

  正如齐磊所说,不是一个维度上的!!

  ....

  齐磊挺担心张路臣的,没想到老头儿反应会这么大。

  但是....

  齐磊没有后悔,更没有收手的意思!

  相反,火力全开!

  “第四阶段,所有的定制内容,我来!”

  宋小乐他们看着齐磊,没敢应声!

  突然发现这家伙表情有点吓人!!

  王学亮没忍住,“你...你吃得消吗?”

  齐磊怪异一笑,“不、是、事、儿!”

  得对得起张老头儿那一晕!

  19号晚上....

  72个实验班发现....

  豪华套餐中的牛排、披萨都不见了...

  换成了精致的寿司料理...

  小卖部里所有的高端文具都换成了倭国货、原本再售的港漫全部下架,只有日漫!

  第二天的先锋报上....

  则开始出现一些“很有意思”的文章。

  首先,是一篇散文....名叫后浪!!

  廖凡义还有陈兴福这些北广出来的人一点都不陌生,因为这正是齐磊在北广演唱会上的那段串场词。

  只不过,廖凡义完全理解不了!!

  这是多么励志,多么正能量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让齐稍加改动就特么的完全变了味儿呢!!

  他甚至都没改一个字儿!

  只是在文章里加入了配图....

  配图感觉也没啥问题,都是年青人朝气蓬勃,的生活写真。

  但是....

  图片里的年青人,要么就是拿着精致昂贵的倭国文具。

  要么就是看着十几块代币券才能买到的,珍藏版漫画。

  要么...就是几个年青漂亮的少女,一边在美景中,一起享受着的豪华寿司套餐。

  你要说,廖凡义什么也不知道,也就算了。

  可是...

  他是知道那四个任务班的任务的,看配合这些图片....

  怎么看怎么别扭!!看后浪的文字,也生出高攀不起的感觉了呢?

  这是什么?好好的一篇励志文,让齐磊加几张图,就成了消费主义的隐性广告了!

  哪个年青人是这么过日子的?开什么玩笑?

  除了这个,先锋报,还有一篇写倭国匠人的文章,“寿司之神”

  讲了一个把寿司做到极致的倭国匠人,赞美的也是倭国匠人文化....

  那里面说的那个邪乎啊....十年才学完煮饭,一辈子只做寿司,边捏寿司的手法都写的惟妙惟肖!

  这特么的,廖凡义心说这就离谱!!

  做寿司都做出优越感来了?特么廖凡义知道那么多中国的大国工匠!国宝级的人物,不得上天啊?

  再说了...照这么说,街边修自行车的修几十年,是不是修车之神?扫大街的大妈,扫了一辈子大街。奉献了一辈子,是不是扫街之神?

  不过,这也提醒廖凡义了,一个做寿司的,就可以吹上天,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中国工匠,那些默默无闻的无名英雄、匠人、科技工作者。也要拿出来报道一下。

  这是有意义的!也有必要的!

  是的,廖凡义已经开始自动带入防御性思维了。

  再然后,是十七班的任务了...

  在齐磊的主导下,十七班咸鱼了三个阶段,终于有了点眉目,先锋报上的文章是:戚继光抗倭主要打击的是汉人

  文章是一段历史科普,肯定了戚继光的功绩,但也明确的指出,明朝东南沿海活动的倭寇中,有相当一部份的海盗首领就是汉人。

  只是雇佣的倭国浪人,袭扰海岸....

  这三篇文章,一看就是齐磊操刀的....

  廖凡义隐隐感觉不对!又发现了一点触目惊心的苗头!

  这时,休息了一天的张路臣强撑着来到办公室,一来就问,“怎么样了?”

  廖凡义想让他回去休息,可是张路臣不干,“干正事!”

  没办法廖凡义只得把先锋报给他看....

  结果,张路臣这回也不磨叽了,直接拿着报纸去找齐磊。

  见到人,开门见山,“你是这什么套路!?”

  齐磊一看,“这才第一天,别急啊!”

  张路臣能不急吗?

  这三篇文章,表面上看啥也没有!可是其中都是包藏祸心!

  齐磊则是把几篇写好的文章拿出来。

  “慢慢来,还有呢!”

  递给张路臣一份,“这是倭国小学生...”

  又递一份,“这个是说煮饭仙人的...”

  又递一份,“这个是夸倭国马桶水可以喝的!”

  又递一份,“这个是夸东京的文化气息的,站在东京街人,我整个人都开悟了!仿佛找到了自我啊!”

  又递一份,“这个...这个和倭国没关系了,说岳飞这人情伤低,不会做官的。”

  又递一份,“这个是消费主义的软广,短片小说!!月薪三千,住豪宅,吃大餐,享受就完了!”

  “您放心!我的文笔还是可以的,带入感满满,我肯定能让大伙儿觉得,不管挣多少钱,就应该享受这种高品质生活!”

  “只可惜咱这条件有限,只能瞪报纸,要不我都想拍成电视剧!找几个帅哥美女,效果无敌了!”

  又递一份,“这个....这个就更有意思了,中篇连载,写一个倭国少年,穿越两宋之交,帮岳飞打仗战胜金人,还发现岳飞的满江红不是岳飞写的这个秘密。非常有文学性!”

  奶奶的!!

  齐磊要把后世那些蚣蜘的路都走一遍!我看谁还敢嘚瑟?在老秦那先挂上号,坐实一个居心叵测的帽子!

  我看谁还敢写煮饭仙人?倭国小学生?

  谁写谁踩雷!谁写谁死!而且咋死的都不知道!

  ........

  本来有一万七,先删了一千,后来又删了两千,彻底瘫了,没状态了,还是删了好。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