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92章 连接现在与未来的通路(七)。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0-12 22:32: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自己把自己聊崩了三观!

  就问你狠不狠?

  正傻眼着,廖凡义和张路臣踱步过来。

  “想什么呢?”

  齐磊闷声,脱口而出,“重塑自我认知!”

  “......”

  “......”

  两人脸一黑,廖凡义都无语了?你真的假的?

  打趣道:“那是镜中我还是个人主义觉醒啊?”

  齐磊认真的想了想,“镜中我和个人主义都参与了!”

  廖凡义登时就怒了,“那你这自我意识还有缺陷呗!?”

  齐磊,“说不准!有可能!”

  廖凡义是真怒了!“你能等正事儿办完了再重塑吗!?这是关键时刻!没和你开玩笑!“”

  “啊?”

  齐磊抬头,就见廖凡义凶神恶煞的模样冲进眼眶。“齐磊,我告诉你,一会儿给我好好表现!咱们能达到什么规模,拿到多少经费,全看你一会儿怎么忽悠了,给我激灵点!”

  齐磊皱眉,“那你咋不去?为啥让我去?我不想去。”

  廖凡义无语了,“我去!?”

  “我去还有你什么事儿?你不就白忙活了吗?”

  实验是齐磊主导的,这一点大伙儿有共识。

  下面会议室里正在进行的是,学术报告会!

  关于模型整体的总结汇报得齐磊去做,廖凡义还没无耻到窃取人家的成果!

  说白了,将来学科奠基了!那奠基人是谁,先后顺序,是要写进学术历史的!

  放在古代,就是青史留名的!

  差一位,那就能差到天上去!他居然一点都不着急!

  齐磊,“......”

  啥学术地位啊!?当我傻啊?

  憋了半天,蹦出一句,“该死的老北,又给我使绊子!”

  用屁股想也知道,是老秦搞的鬼,那人看着憨厚,其实不是啥好人,心眼多着呢!

  就是不想让齐磊出国,啥招儿都使出来了!

  其实,只有齐磊自己清楚,让我留国外我也不留啊,正二八经的中国心!

  廖凡义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听进去了呢!为了加强一下认识。又找了招数。

  平复心情突然严肃道:“那天...”

  “回去之后,我们想了很久....”

  齐磊抬头看他,你这又是啥路子?

  廖凡义:“你说的对,我郑重向你道歉,态度不对啊....不应该大意啊!”

  齐磊:“......”

  这又是唱哪出?苦肉计?

  廖凡义长叹,“你说的对啊,我们太大意了!”

  “以为守得住门,以为很简单....可是,真的守得住吗?我现在心里没底了!”

  “更不应该掉以轻心。”

  “后怕啊!”

  顿了顿突然蹦出一句,“如果二十年后,抛开物质生活,那时的人在精神层面还没法比现过的更舒心,真的就是媒体人的耻辱!”

  齐磊本能的一撇嘴,还更舒心?

  不能说全部吧...有相当一部份人觉得活的更累了,更糟心了。

  能保持现在的社会心态,那就不错不错的了,还更....

  突然!

  嗡的一声!

  齐磊脑子一片空白,转而渐渐清明,更舒心!?

  更特么的舒心!?

  我特么知道我为啥赢,赢了之后要干啥了!!

  他三观...又回来了!

  是的,廖凡义一句话,把齐磊的三观给拼凑上了。

  齐磊找到目标了。

  二十年后,他挣钱....他打出去....干这干那....

  为个啥啊?

  一人拯救世界啊?

  没那么圣母,也没那能力!

  当个世界首富,也就那么点钱,不足以撼动什么。

  但是!!

  也许,可以像廖凡义说的那样....

  也许,他可以试图去让一个时代感觉上更舒心!

  在那个未来里...

  也许,他做不到让祖国更富强,这不是一个商人可以办到的,而且...说实话,在原本的那个时空,祖国在经济和国力方面做的已经很完美了。二十年天翻地覆还要怎么样呢?

  我们已经很好了,只是社会的高速发展,带来了一些小瑕疵,使得民众的幸福感有所下降罢了。

  而这方面,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他是可以尝试的啊。

  年青人有好游戏玩,而不是氪金到底。

  老年人不被保健品收割....老有所乐。

  人们生活有幸福感...

  祖国强大,歌舞升平。

  入眼皆是咸淡安宁,满心都是阳光绚烂...

  就像眼前的天空,就像校园里的丁香花..

  就像那些跑圈儿的牲口们,骂骂咧咧,但不知道为啥,咋就那么高兴呢!?

  齐磊突然就悟了。

  这些,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是可以做到的。

  他留恋这段青春年华,是因为他知道未来会匆忙无趣。

  他想留在美好时光里久一点,是因为出了傻子圈之后的世界,没那么美好。

  他一直不肯走,一直想再温存一会儿。这来自于齐磊自身的执念,与理性无关。

  结果,他傻了!

  脑子有坑,一根筋了。

  既然那么爱,为什么只想着温存?我延续它不好吗?

  齐磊虽然没法改变房价的焦虑,没法让未来不那么匆忙。

  可是,他可以去掉一些焦虑,可以抹去一些杂音,可以少一些戾气。

  他可以让未来不再出现那么多沉默的大多数!

  可以少几个喷子!多几个知性的声音。

  “让流年有色,大地有光...”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哦操!”

  齐磊嗷一声差点没蹦起来,吓了身边一堆人一跳。

  这孩子咋的了?癔症了?

  结果,就见齐磊瞪着眼珠子,“我特么开悟了啊!刘大显灵了!”

  “三观都高了一大截呢!”

  我噗!!

  廖凡义差点栽楼下去,你还出家了呢!你还道飞升了呢!

  悟个屁!

  ————————

  会议室正在进行的是洞察模型进展报告会。

  由十四班和四个任务班的辅助专家,连同两名学生,做现场汇报。

  其实就是,专家进行专业方面的汇报,两个学生负责现场问询,最后再由实验的负责人进行整体汇报。

  按理来说,是没有这个环节的。

  原本的计划,也是模型运行完毕之后,实验组带着全部数据回到京城,再组织人员进行研究汇总。

  可是,连老秦都没料到,到了第四个阶段,齐磊亲自下场之后,直接就放了大招,这已经超出了传播学范畴。

  不管是大数据应用下的定向投送,还是后来抛出的“网络时代守门人”的课题,已经向安全问题倾斜了。

  所以,老秦更加重视,不得不请示安排了这场报告会。

  而且,负责人的整体汇报要齐磊亲自来做,廖凡义他们都得靠边站,毕竟实验的真正主导者是齐磊。

  当然,老秦确实有别的心思。他还有着让齐磊坐办公室里研究战略的执念!

  等到前几个任务班做完汇报,已经是临近傍晚。

  说起来开始齐磊还有点紧张,因为里面坐的全是大佬!

  不管是真正意义的上面的大佬,还是学术大佬,反正没有一个简单的。

  好吧,廖凡义、庞清方、张路臣这种也是大佬,可是和真正的学术大佬还是有点差距的。

  怎么说呢?

  按理说,老秦那么重视,除了廖凡义是齐磊推荐的,剩下的实验组的人也得出动最好的。

  可是,各个院校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拿走人家最好的这事儿就没法落实。

  这就是社会学,不是纸上谈兵,往往没法按“最优解”来处理问题。

  说白了,北广组建新学科,新院系。自身师资不够用,从别的院校调人,能给你个系主任级别的大能仙士就不错啦,已经算态度端正,相当支持啦。

  而且,还得是副的!主的都给不了!

  真正的大罗金仙那都是镇校之宝!是一个院校的根基,说给就给的?

  而齐磊,你就按前世来算,也就是个二流研究生,让他给这些学术大神们做报告着实有点虚。

  可是,真的轮到他上场,一进去......

  嗯,确实挺唬人的!

  坐了一屋子白发老爷爷,鲜少有“年轻”的。而且,还有穿军装的!

  阵势很大。

  可是一抬眼,不知道咋的齐磊又不紧张了....

  第一,他是大赛型选手。一上场从来不带虚的!

  第二,又不是没见过世面,小爷还在大j区大佬怀里撒过尿呢!还和部长级的坐小板凳卖过萌呢!怕啥?

  又不是没见过世面!

  第三!这些都很牛不假,可我也不差啊。

  十七岁身体里住着个一块腹肌的四十岁大叔,就问,你怕不怕!?

  第四!我才不想被你们套牢呢!还学术地位...一边玩去!自由点多好?

  说白了,现在突然有点奔着砸去了!不是把报告会搞砸,而是打破老秦和廖凡义他们的幻想,把自己搞砸!

  于是往前面一站,第一句话就差点没把廖凡义吓了一个跟头。

  “节省时间,各位坐一天也听了一天了,概述这些就没必要说了。趁着还有精力,具体问题,我们具体解答吧!”

  廖凡义又想找刀了.....

  千叮咛万嘱咐你别搞砸了!有你这么没礼貌的吗?

  下面的老爷爷们也是一愣,相视一笑,调侃起来:“这小孩儿,还挺懂事儿!”

  你还别说,确实是坐了一天了,中午饭都是一边听报告,一边啃的盒饭。

  有的老爷爷为了不错过数据报告,坐下就没动地方,水都没怎么喝,就怕上厕所。

  至于齐磊这个人,更没什么惊讶之类的感叹。

  对他的事儿,这些人比廖凡义、庞清方他们消息灵通得多,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一些。

  而且,来尚北的路上都惊讶一路了,现在早就过劲儿了。

  既然这样,那大伙儿就不客气了,赶紧翻看一天的记录,其中一个率先发难。

  “我来提第一个问题。”

  “第四阶段的实验还没结束,我看不到数据,十六班的任务完成度是多少?如果现在做问卷,你认为,对倭国的好感度能达到多少?”

  这位是庞清方的顶头上司,人大国关学院的院长。

  所以他关心的,也是自己那一摊子的事儿,就是十六班有关倭国的任务进度。

  齐磊皱眉想了想,“不超过30%。”

  老爷爷一怔,“才这么低!?”

  说实话,数据比他料想的要好上一些。他以为那些宣传小作文一发,会很难看的不到80%,也会很接近了。

  齐磊则道,“不低了。第一,这是在东北,有天然的仇恨属性。”

  “第二,实验开始时,问卷调查的好感度是4%!仅仅十七天,长了20%,您觉得乐观吗?”

  老爷爷脸一黑,这小孩儿,意思是那么个意思,说话这么冲呢?

  低头沉吟,“确实...不乐观。”

  继续问道:“这个数据,和你设定的实验目标80%以上还有很大的差距,这点你怎么看?”

  齐磊,“80%以上,是为第五阶段设计的。”说到这顿了顿,“如果有第5阶段的话。”

  老爷爷皱眉,“第五阶段?你的意思是说,第五阶段可以达到80%?”

  齐磊,“如果任务班愿意,可以到95%以上。”

  老爷爷,“这可能吗?”

  齐磊一笑,直视,“这位伯伯,在这个实验里,我们已经验证了很多个不可能!所以...别在说这种话了。”

  好吧,老爷爷败走。

  这孩子啥情况?谁招他了?

  齐磊则是在底下默念,老爷爷对不起,不是不尊老爱幼哈。

  “我来问第二个!”这时又冒出来一个,一个文史学家,关心的是十七班的任务。

  而且,学乖了,不像之前那个那么磨叽...

  “十七班预估一下数据可以吗?”

  齐磊,“可以,10%撑死了。”

  这位一听,直接就懵了。

  好吧,刚想说才10%,可是一想上一个...我谨慎点吧。

  迂回战术!

  “这个10%的数据,你怎么看?”

  齐磊,“没什么看法,情理之中。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问题,大部分人还是能保持清醒的,少部分人没有自我判断能力很正常。”

  这位皱眉,“可是,这也和实验目标差了很多。第5阶段,你保证十七班能完成任务吗?”

  齐磊笃定,“能!”再次顿了顿,又说了一遍,“如果有第五阶段的话。”

  两次!!两次强调“如果”...

  张路臣听得微微皱眉,从心理学上来讲,齐磊似乎在潜意识里排斥第五阶段?

  可是那个搞文史的却看不出这些,一听能办到,还有点不敢相信:“能到50%以上?”

  却闻齐磊,“不!100%通过!”

  “......”

  好吧,他也想说不可能了,100%?年轻人太自信吗?

  想直接问第五阶段的内容,你第五阶段要干啥?刀架脖子上投票啊?

  可是还没等他问呢,却被另一个打断了。

  “说说一班吧!”这次开口的是一个和蔼的老奶奶。

  可是,你真当她和蔼,那就大错特错了。搞整体经济规划的,没一个和蔼的!!

  笑呵呵地看着齐磊,“小齐是吧?一班你随便说说,挑你认为有用的重点,做个总结就行。”

  齐磊一挑眉,这个是会问问题的!

  朝老奶奶点了点头,客气了点:“一班的实验目的大家都应该清楚。”

  “商品定价规则,就是越贵越奢侈的利润率越高,就是鼓励一班,追求利润,模拟自由经济市场。”

  “其它的我就不多说了....一班赚了多少钱,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只报两组数据。”

  “截止第三阶段结束,也就是颠覆前黑板的计划成功,开始收割期之前。全校5276个实验人员,平均存款是31.78元代币券。”

  “这些钱的主要来源就是1.2.3阶段一共十天的日工资结余,加上点赞规则,以及实验人员购买点赞的代币券流通。”

  “这是第一个数据...”

  老奶奶点头。

  齐磊继续:“第二个数据,是第四阶段截止昨天傍晚的数据统计,实验人员,平均存款....3块4毛钱!”

  嗡的一声!!

  会议室里登时陷入了议论之中....

  久久不能平静!

  要知道第四阶段也仅仅就进行了6天而已!学生们就把手里的钱花的差不多了?

  白发老奶奶插手沉吟了一会儿,问向齐磊,“你是觉得这个存款数额下降的太快吗?”

  “对!”

  老奶奶笑了,有心考校:“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更多的货币投入流通,这是好事是经济活力的一种体现。”

  齐磊一听,装傻还是真不知道啊?

  也不废话,“那请您把关于经济流通和商品流通的数据汇总找出来,翻到最后一页。”

  老太太皱眉照做,翻过去一看...登时眉头皱的更紧,凝重了起来。

  对齐磊道,“说下去。”

  齐磊,“截止昨天,奢侈商品的销售总额比较实验开始之初,暴增了1690%!!”

  老太太,“嗯...”

  咬牙沉吟,“这确实是个问题,你针对消费主义的软营销策略很成功!”

  “然后呢?”

  齐磊,“您再看看,果腹级的商品,也就是最便宜的三餐和便宜商品的销售额.....和最开始差了多少?”

  老太太一看,登时一惊!脱口而出:“翻了四十倍!?”

  齐磊,“是的...四十倍!也就是多,与实验之初相比,四十倍的人开始用果腹级的三餐来应付生活。”

  嗡的一声,会议室陷入议论之中....

  齐磊等他们安静下来。

  “这说明,在消费主义和一班的大范围软宣传之下...不光消耗了5000多人的存款额度。”

  “甚至很多人,已经开始用正常的支出来消费奢侈品!已经出现了透支消费和过度消费!”

  “很多学生宁可吃5毛钱的白米饭不加菜,也要消费奢侈品。”

  “这还是好事吗?”

  老太太说不出来话了....陷入了沉思!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沉吟了好久,才和身边的另一个经济学家,激烈的讨论了起来!

  其间,其它人也问了不少其它班的问题包括十四班前黑板,唤醒的问题。

  总体上来说,第四阶段的数据以及反应的问题都非常有价值。

  终于,之前问过十七班问题的那个文史学者,再次发问。

  你预计,“第四阶段什么时间可以结束!?”

  齐磊如实作答,“随时都可以结束,相关的实验数据都已经拿到了。而且很充分。”

  那人再问,满眼期待:“那么,是不是说我们马上就可以看到第五阶段了?”

  此一出,会议室瞬间安静,所有目光集中到齐磊身上!

  有人甚至迫不及待,“第五阶段到底是什么!?”

  前四个阶段,一个阶段比一个阶段劲爆!他们很期待第五阶段又能带来多少惊喜。

  而齐磊被问到第五阶段...

  下意识看向了老秦!!

  是的,第五阶段,马上就可以开始,只不过....齐磊在挣扎!

  他曾经对老秦说过,关键时刻,需要他来喊停!

  因为....齐磊已经停不下来了,到了这一步!好不容易到了这一步,他想展现的更多!!

  好不容易打开了一个现在和未来的信息通路,他要尽可能的拿出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是无价的!

  而廖凡义他们,包括会议室里的学者们,也是停不下来的!

  这个实验太有价值了!现在每出现一个新的现象、新的数据在他们眼里也是无价的!对未来的学术研究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能喊停的,只有老秦!

  齐磊就这么看着老秦,老秦也看着他....

  他在齐磊眼睛里读出了渴望!他渴望第五阶段。

  但是,也从他眼睛看出了齐磊在内心深处,其实是需要他喊停的!!

  是的!他很矛盾!

  他想停!但又不舍得停?

  老秦怎么判断?他要怎么替齐磊来做这个决定?

  看似老秦也会难以抉择。

  而也许齐磊不知道!!!

  最停不下来的就是老秦!

  他要从全局的角度考虑问题!

  他当然想拿更多的数据!验证更多的突发情况....

  无论是身处的位置,还是个人的情感!都无比渴望看到第五阶段!

  然而...

  即便是这样的内心挣扎,

  老秦只是淡淡的一笑。

  犹豫都没犹豫!!

  “停吧.....没有第五阶段了。”

  齐磊既然能和他说出这种话,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后果是齐磊不想见到的!是严重的!

  而在这个用人来搭建的模型里,能有什么是齐磊觉得严重的呢?

  只有人!!

  他得喊停了,不需要犹豫!

  人最大!

  老秦声音不大,但却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除了几个上面的代表,所有学者都看向老秦,一脸不能相信,“为什么!?这么关键的时刻,不能停!”

  他们是不知道的,也许就算知道了,此时也是不冷静的,被学术冲昏了头脑。

  而齐磊.....

  齐磊差点虚脱!!

  在老秦喊出停的那一瞬间,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浊气....

  还好...还好!!

  齐磊脑子恢复清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他突然有点后怕!刚刚他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应该不犹豫的喊停的!

  而老秦的这个停救了齐磊了!也让他一下子想通了!

  就不能有第五阶段!

  缓缓抬头....

  “我来说,为什么不能有第五阶段....”

  语气平淡且坚定。

  “也只有我知道第五阶段是什么....”

  众一怔!“只有你知道?”

  齐磊苦笑,突然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对!只有我知道。”

  “我不敢告诉任何人。”

  抬头看老秦,意思,包括你!

  “为什么?”大伙儿更加疑惑。

  齐磊,“因为说出来,你们一定想看结果,想验证数据!”

  众更好奇了:“那第五阶段到底是什么!?”

  齐磊,“第五阶段是....彻底失控!”

  “什么!?”众人大惊!!“彻底失控?存在这种可能吗?”

  齐磊,“存在!”

  “那为什么不做!?”

  齐磊,“因为危害性太大了!我们承受不起!”

  “尚北二中这两届学生得废一半都是保守的!”

  “还得是我们在花废大量金钱,大量精力,大量人力物力,做心理重建的前提下!”

  “各位...洞察模型,是个由人来组成的模型...一但造成心理影响,很可能就是不可逆转的伤害。”

  “我不敢做下去了....”

  “......”

  “......”

  “......”

  “......”

  齐磊突然抓起一个水杯,也不管是谁的,猛灌了一大口!

  顺了顺气,“我来描述一下第五阶段吧.....”

  “首先....准备1个亿的实验经费....”

  好吧...大伙儿又无语了。

  这半个多月了,也才花了六七百万,你这一张嘴就一个亿?

  齐磊,“一少部份是实验经费,大半是5000多参与人员的心理重建...”

  “危害真的很大!”

  “......”

  “......”

  齐磊,“我只要说一点第五阶段的规则你们就应该都明白了。”

  “第五阶段的规则是....”

  “每隔两天,72个实验班的5000多实验人员的基础工资,增涨基础值的100%,也就是20代币券...30代币券....40代币券。模拟随着整个生活水平的提高,而增幅的平均收入。”

  “每隔一天,除奢侈套餐、奢侈商品之外的,基础食物供给、生活必需品供给...价格上涨基础值的20%...模拟日常必需品的涨幅速度。”

  ”第隔一天,奢侈商品价格上涨基础值的100%。这个就不用多说了。”

  “预计20天为周期,工资上涨1100%,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220%,奢侈品价格上涨2000%倍。”

  “除此之外,一班开始开通个人小额借贷业务。进一步加上消费空间。”

  “同时展开,更深入的商品营销策略。”

  “模拟的是....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间。”

  “如果我们大力控制生活必需品价格,比如粮食、肉蛋、以及日用品。”

  “在人均工资上涨11倍,基础商品只相当于3.2倍的的情况下。”

  “民众对国家、物价,以及生活幸福指数的满意度。”

  “说白了现在猪肉5块钱,大米1块,二十年后猪肉15,大米3块!大家对这样的生活满意还是不满意。”

  “满意的话,为什么满意。”

  “不满意...为什么富裕了,生活成本还没提高多少,还感觉不到幸福!”

  一众学者都听懵了!!

  这....这是特么什么脑袋!?

  这特么太有价值了!!

  连老个老太太都急了,“做!!这个实验必需做下去!我要数据!”

  齐磊一皱眉,“做?”

  “那这五千人怎么办?远超当下生活水平的发钱!还时时受着消费主义,和各种资本套路的轰炸!”

  “形成错误的价值观,消费观!万一扳不回来怎么办!?”

  “这些人就废了!”

  老太太,“......”

  老脸一红,有些没考虑周全。

  可是,确实是太着急了。

  还有点不死心,问向张路臣,“张教授....可以心理重建吗?花费多少都行啊?这个钱花多少都值啊?”

  “对啊!!”有人和老太太一样急,“这个应该做啊?就没点办法吗?”

  一众学者,着魔了一样。

  张路臣无力的摇了摇头.....

  “不太可能....”

  其实不是这些学者冷漠,而是实验价值太高了....

  事实上,齐磊也知道实验价值高!

  但是....

  真不能做!

  此时,会议室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而齐磊则是看向老秦。

  他们怎么想不重要!老秦说了算!

  只要老秦听到这个实验过程,还依旧保持不做的初心,那就没问题!!

  就怕老秦动心!

  而事实上,老秦确实有点馋了!不是动心,是馋了!

  这对国家的整体战略制定都是有帮助的!

  能不馋吗?

  可是,当齐磊忐忑望过来的时间,他也好,身后的几个大佬也好,别说心,眼皮都没动一下!

  淡然朝齐磊一笑,“放心....这就更不能做了!”

  人、最、大!

  其它的都不重要!

  齐磊则是点点头,有老秦这句话,他就安心了....

  看向一众讨论激烈的学者们,呲牙一笑。

  放松下来,心说这帮老学究还是没人家老秦觉悟高啊....

  还在这舍不得呢?

  那好吧,我帮你们死心!

  笑嘻嘻的,“都很想做是吧....”

  众人看着他....

  无声!

  就见齐磊突然缓缓抬起手臂.....

  “做可以....”

  众人安静下,全部看向他,只见高举手臂,朝众人喊道,“做可以,那么我宣布,在第五阶段....”

  “我将行使,我手中的特殊权利!”

  众人一滞,“什么权利?”

  齐磊拔高声调:“停掉一班...二班所有普通成员!根据大数据全校所有对倭国抱有敌对情绪的实验人员!”

  “全校所有,反对将岳飞、戚继光移出课本的实验人员的.....”

  “专用观点纸和信封!”

  扫视全场,“我的专有权利就是...拥有专用信封,专用观点纸,以及一班先锋报用纸的支配权!”

  “我说不给谁!就不给谁!”

  “......”

  “......”

  “......”

  会议室中瞬间失声,落针可闻!

  这回连那些老秦上面的大佬们都惊了!!

  你要不想第五阶段进行下去就明说呗!我们也是支持你的!

  你,你这是搞啥?

  而那些学者们.....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突然蹦出一句,“胡闹!”

  “你这就是胡闹!”

  “哪有这种权利!你这么弄,实验还怎么进行?”

  齐磊却是戏谑一笑,摊手:“怎么就没这种权利啊?这是规则定下来的。我可以这么使用。”

  大伙儿登时怒了,“这就不是规则的事儿!你这是脱离现实!这就离谱!?”

  齐磊,“离谱吗?可我怎么觉得很贴近现实呢?”

  神情一变!

  “从传统通信到网络通信!”

  “从电信设备到通讯规则!”

  “从软件到硬件!!”

  “从系统到每一个电子原件!!”

  “你们来告诉我!哪一个是我们自己的!?”

  “哪一个不是离谱到人家说给你停了就停了!?”

  “这!!不是现实吗!?”

  “!!!”

  “!!!”

  “!!!”

  “!!!”

  场中再次静了下来,而且静的吓人!所有人都五官扭曲!

  愤怒!对齐磊的恶愤怒!

  不甘!不甘于他的强词夺理!

  无!然而又对他说的事实!无以对!

  老秦,以及他身后的那些人,也是冷汗直流!瞳孔放大!

  更意识到了什么!

  而且....

  这绝对是他们今年!!听到的最恐怖的故事!

  也是印象最深刻的当头棒喝!

  一辈子也忘不了!

  老秦终于知道齐磊为什么要这项权利了...

  之前也猜到了一点。

  但是没想到!他现以这样的方式拿出来!

  也许....

  这也是他要传递的重要信息?

  是的...我们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研究来,研究去!自认领先!自认已经窥视了未来!

  自认...不会再输掉未来!

  可是...全都是笑话!

  齐磊可以用最粗暴的方式!让一切实验任务失去意义!

  他可以把十六十七,做到100%,真的做到了!

  可以让颠倒黑白!可以让不可一世,灭掉了十四班的一班,再没有一点声音!

  而这一切,只因为他掌握着,最核心的东西!

  纸!

  纸是洞察模型里的传播媒介!

  那在现实里什么是媒介?

  我们有吗?

  此时,所有人看疯子一样看着齐磊...

  只见他缓缓站了起来!

  像个局外人一样,蔑视着所有人!

  “所以....”

  “你们想看一班的数据?想看二班的成员们申诉成功?看不到了!因为他们在第五阶段不会有数据!”

  “你们是不是还想看十六班怎么做到80%以上?十七班怎么通过50%的支持率?”

  “而这个你们肯定能看到,且而必然是100%!”

  “因为我手里....”齐磊扬了扬拳头!“我手里攥着的才是核心技术!可以让你们闭嘴!也可以让任何人原地消失!”

  “想想吧...”齐磊长长一叹,“也许...这才是我们应该洞察的未来!”

  说到这儿,齐磊郑重的面向老秦“向您汇报,截止4月25日洞察模型最后一个验证课题正式完成!请求关闭模型!结束实验阶段!”

  老秦看着他....郑重之中,又夹杂一点乖张的样子。

  突然想笑....

  憋着笑:“同意!”

  孰能有于以奉天下!?

  唯有道者!

  “yes!!”

  齐磊一握拳,和廖凡义张路臣掉头就走!

  这两人来和齐磊一起作报告,可惜一句话没说上!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当齐磊描述出第五阶段的时候,他们俩就站在齐磊这边!认为不能再做下去了!

  出了会议室,廖凡义有些激动!“你是对的!不能进行第五阶段!危害太大了!”

  只是说完才和张路臣反应过来,“咱俩出来干啥?”

  “还没要经费呢!”

  说完又忙忙叨叨的冲了回去!

  一激动把正事儿都忘了。

  等两人折回去,齐磊眼珠一转,心里大笑!

  擦!这回把人都得罪光了!算是砸了吧?

  不能再惦记我了吧?

  乐呵呵的往回走。

  而会议室里....老秦也转过身来,对着一众依旧纷纷的学者们一笑。

  解释道:“这是他的母校....他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他的同学,受到伤害的....大家理解一下。”

  学者们还想说点什么,可是老秦已经猜到了他们要说的话。

  突然又严肃起来:“还有就是....这是人道主义问题,不能含糊!”

  等于是给事情定了性!

  大家一看无可挽回....

  也只好惋惜作罢,倒是那老太太,闷头半晌,突然咬牙切齿的来了一句!

  “让他写报告!写论文!!必需把第五阶段从设置到预期,还有内在逻辑给我写清楚!”

  “写的清清楚楚!”

  突然一苦,“不让验证也行....可他总得给我个交代吧?”

  众人哈哈大笑,老太太可一点都不和蔼了。

  而老秦他们,则是笑罢转忧,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

  齐磊最后亮出来的特权....重点性一点都不比第五阶段的实验来的轻!

  这是一计警钟啊!

  而且是洪钟大吕!

  你说荒谬吗?不荒谬!不要对西方有任何幻想!只有拿在自己手里,才最踏实!

  以前没这么深刻,今天让这小子又装了一回!

  能记一辈子!

  ...

  会议室里,一直讨论到深夜...

  大伙儿把实验详述,以及主要数据研究了一遍又一遍....

  终于,临近十一点多....

  一个主管领导这才和一众专家达成共识...

  看向前排焦急等待的廖凡义、庞清方还有张路臣。

  长出一口气,“说吧...你们要什么!这个新学科要怎么建设?”

  “给我一个思路。”

  廖凡义一听,心头大喜!心说可来了!

  领导这么说,那就意味着,可以狮子大开口了。

  廖凡义直接道,“不光有思路!建设计划我都写好了!”

  从怀里掏出一张清单,“您看看这个!”

  大领导接过一看....

  差点没控制住养气工夫!眼角有点抽抽.....

  面上没啥表情,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

  狮子大开口是吧?

  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清单上列了一大串。

  首先,每年3亿专项扶持资金!!

  注意!是专项扶持资金,不算北广和jy部的院系拨款和教学改革专项资金。

  你是真敢要啊....

  这么多钱你要干啥?拿了跑路?

  然后...

  好吧....

  3亿好像没多要。因为他下面的要求要是达成了,确实得这么多钱,3亿都不一定够!

  廖凡义要成立北广数字传播与技术学部!

  注意!不是学院,不是系!

  他要弄一个学部出来!

  下辖:

  数字媒体理论与技术学院。

  大数据研究院。

  网络新闻学院。

  网络电视学院。

  网络传播研究院

  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

  计算机与网络空间安全学院

  数据科学与智能媒体学院

  实验教学中心

  还有!!他还要创办《网络传播学》学术期刊。

  不但涵盖了社科学科,还有工科!

  不算学术期刊,八个学院,一个教学中心。

  这是心得有多大?

  可还没等看完,庞清方来了句能把人气死的!

  “目前能想到的就这么多...再有再加!”

  “......”

  你还想再加?

  你这已经干出去半个北广了?原本北广只是一个新闻类的专业院校。也就十几个学院。

  现在你又加上工科,那北广还是新闻专科院校吗?都要成综合性院校了!

  突然一抬头,看着廖凡义,“这是你校长出的主意吧?”

  廖凡义一愣,“不是!真不是!”

  “哼!”冷哼一声,“不是就有鬼了!”

  廖凡义一个系主任,他有这么大的野心?直接要跳一级,要掌管一个学部?

  疑声道:“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庞清方一听,“不多!”

  “真不多!”

  “把这些学科放在一起,便于交叉研究。”

  “好吧!”大领导没多考虑,点头了,“大就大吧!”

  目前来看,有这个必要!

  可是,领导嘛,有领导的艺术,答应了是答应了。

  3亿!九个学院都没问题,全盘接受!

  但是,你不能这么算计上面啊!

  这得给北广调多少的师资力量?要了庞清方和张路臣就费了多大的劲儿?

  你还要弄这么大一个摊子?

  其中的阻力又得有多大?这不给上面出难题吗?

  北广这小算盘打的太响了。得敲打一下,下不为例!

  掏出钢笔,直接在清单的背面写了几个字:

  数字传播学部。

  学部部长暂由董北国同志兼任。

  副部长:廖凡义、庞清方、张路臣....

  董北国就是北广的校长,你既然敢狮子大开口,那你就来当这个部长吧!别以为我不知道。

  至于三个副部长,三人算是连跳好几级,不过也是应该的。

  这个实验...非常有价值,立功了!

  本应就递回去了。

  可是,老秦突然来了句,“领导...还有那小子。”

  大领导一怔,随之笑了,“把他给忘了。”自自语,“现在看来...还真不应该把他放出去。”

  沉吟片刻,再次动笔,“齐磊,北广后勤处.....采购经理。”

  抬头一笑,“他现在还没学位,教职是给不了的。只能放到行政岗位上,参与学部工作吧!”

  继续道:“看他自己意愿,可以现在就过去,也可以上完高中,至于他出不出国,这个咱们是左右不了的,个人自由嘛!”

  “不过,你要出去,总得把这个工作辞了再走吧!”

  想了想,“不辞也行,北广给他留着编制。”

  齐磊做梦都没想到,我堂堂互联网巨头,怎么就成后勤处的了?

  当然了...

  北广校长,董北国同志,当看到这份上面亲笔的任命,也有点腿肚子转筋!!

  “任命我兼学部部长?为什么啊?”

  “不应该啊?兼任也得是副校长,或者别的学部部长吧?”

  “我一校长我兼什么部长?”

  想了好久,这是敲打我呢?

  我得罪上面了?

  啥意思啊?

  好吧...

  董背锅...不对!

  董北国同志,好几宿没睡着觉!

  上大领导盯上了!

  ......

  ——————

  提一个小事儿,文中关于幸福度的问题,估计得有人说和传播学关系。

  是楼市和生活成本的问题....

  这个,后面有单独的剧情,就不在这里说了,说心里话,我还是头一次把科普剧情写这么长。

  原本还应该更长,这是一个高潮,也是一个大铺垫。可是实在不能再写专业名词解释了,审美疲劳了。

  还得留点干货给齐磊同学写论文。

  所以在这里就不全解释了。等后续剧情吧。

  另外,这段算是完事儿了,还有一点小小的收尾工作,以及下一个剧情的衔接。

  比如二班和齐磊的那条新闻到底有什么用之类的。

  但是,也得等我歇两天再说了....

  真的写摊了!

  这段本来就不好写,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不瞒大伙儿,看屏幕都是花的,休息两到三天。回来继续嗨!

  (刚改完还没改错字,对付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