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章 哪来的神仙?(三)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0-25 17:16: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姚国远这个人,看似没有弱点,其实他的弱点最明显,快退休了,既是他的借口,也是他的牵绊。

  而李长发做为三个副职里唯一能干事儿的,他想转正,他也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应该转正。

  突然空降过来一个领导,自然是有情绪,也自然要和新领导对着干,掰一掰手腕。

  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职场斗争,随处可见。

  其实,采审办里最蠢的就是赵岚。

  而且也别奇怪,几乎每一个团队里都有这么一个角色,耳根子软,舌头又长,还没主见。最主要的是手上没个轻重。

  也就是把握不好分寸,更想不出来什么高明的斗争方式,破绽也最多。

  但是,千万别拿她这种人作为突破口,什么杀鸡敬猴的手段也别用在这种人身上。

  第一,不一定见效;

  第二,有的时候,真的就是蠢到不可礼遇。惹急了,她会不顾一切的和你硬刚,闹的不可开交。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就像刚刚,如果是把赵岚叫出去单独聊几句,用对负姚国远的招数威胁她,赵岚真敢扭头就去找董北国理论,闹的沸沸扬扬。

  虽然齐磊不怕她闹,董北国也一定会在权衡利弊之后,站在齐磊这边。

  但是,得不尝失。

  最主要的是,会让董北国觉得你这个小领导也许有能力,但是也就那么回事儿,还欠点分寸和火候。

  所以,像赵岚这种蠢人,最好就是敲打,是引导。她只要正经干活,那就别要求太多,用的好还能起到一点正面效果。

  所以,采审办这一下午,齐磊不仅仅是在“驭下”,其实也是在“安上”。

  董北国听了一下午,除了放心,还是放心。

  帮忙都不用你帮的,进去都给你赶出来。

  而且,齐磊做事的尺度在哪儿,分寸在哪儿,表现的明明白白,让领导有底,那以后采审办的工作也就不用缩手缩脚了。

  要不然,前面死了三个采购经理,齐磊来当这个第四个?

  今天给你下个禁锢咒,明天上个脚镣子,八百双眼睛盯着你,开会时不时还得含沙射影的敲打一下,那日子就没法过了。

  现在,董北国算是彻底放心了。

  背着手和廖凡义悄无声息地离开,期间,还对时不时跑来瞅几眼的吃瓜群众呵斥,“看什么看?该干嘛干嘛去得了!”

  “告诉你们啊,小齐经理那是我老董花了大力气请过来的,你们都给我放尊重点!”

  吃瓜群众没怎么样,先把廖凡义惊够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校长这个脸皮,.还是有深度的哈。

  殊不知,董北国心里都乐开花了。

  采审办,那绝对是他的一块心病,现在看来,有望痊愈啊!

  回到自己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给大领导打了个电话。

  “领导!我输了!这个齐磊是个人物啊!”也是光棍,服输了。

  大领导那边气够呛,你董北国是越来越不见外了,打电话都不分时侯了?就这事儿?我这正开会呢!

  “人物?”领导冷笑一声,心说,人家身家几十亿,给你当采购经理就偷着乐去吧!

  某些人愁的都掉头发了,想把他摁在办公室里研究战略,都还没得逞呢!

  ......

  ——————

  采审办半年多以来,头一回这么高效的运转,以至于传开之后,整个行政综合楼的人后背都凉飕飕的。

  回想起那张乖巧带笑的娃娃脸......

  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半天!半天都不到,那孩子就把采审办那几块滚刀肉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别管是真服还是假服,反正是服了!

  干活了,听说还得加班。

  这就见鬼了!

  而采审办屋里,已经忙飞起来了。

  确实是那句话,不管你服不服,先动起来再说了。

  积压了半年的工作,齐磊说三天,董北国进来吼了两嗓子又变成了两天。

  李长发脑子一热,又立了军立状。

  说实话,任务不轻,不连轴转都做不完。

  但是,怎么说呢?自找的啊!

  他们要是不想为难一下小经理,不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齐磊这边看着大伙儿忙活也没说什么,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

  到了五点十分,还有二十分钟就下班的时候,齐磊悄无声息地给财务处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派个出纳过来。

  这回是真打,过了有五分钟,一个年轻的女出纳敲门进来。

  起初,赵岚还有点发愣,出纳真来了啊?

  却是齐磊抢先一步,指着赵岚他们正在装订的票据,“都拿走吧,以后这种事儿别堆到我们采审办,没工夫给你们减轻工作量!”

  说的小出纳挺委屈的,怪我们喽?是你们采审办起幺蛾子,不往财务处送。

  怪我们喽?

  看齐磊岁数小,说话也没那么客气,“那麻烦你们以后勤送着点行吗?别一攒半年,我们那边还着急呢,账都归不了。”

  话是朝齐磊吼的,可是扎的却是赵岚的心。

  这事儿怪她啊,她脑子不清楚,留了半年的票据。

  出纳这么一吼,等于是给赵岚上眼药了。

  登时接话,“也是怪我,小陈你别有情绪哈,以后这边肯定勤送着。”

  姓陈的出纳听罢,微微扬了扬下巴,心说,这还像句中听的话。

  然而没想到的是,齐磊来了句,“你回去吧,让你们处长来取。”

  陈出纳:“????”

  齐磊呲牙一笑,“我和他掰扯掰扯,票据管理是财务处的事儿,还是审计的事儿。”

  陈出纳脸一下就白了,“是..是我们的事儿,可是你们不送。”

  齐磊都不等她说完,“既然是你们的事儿,非要等我们这边送过去吗?丢了少了,你们的责任,还是我们的责任?”

  “我.....”

  齐磊烦躁的一甩手,“行了,都拿走吧!下回自己定期来取,别等这边送,采审办不负责送票据。”

  把陈出纳气的啊,不就是个采购经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欺负人呗?

  抱着票据,回去就找出纳主管告状。

  出纳主管一听,也觉得太欺负人了,你们采审办压着票据,怪我们?

  可是,他级别不够,也没那个胆子去找采购经理理论。否则,审计和成本核算能卡死你。

  只能继续告状,又告到了财务处长那儿。

  结果,财务处长一听,笑了。

  “行了,知道了,有机会我找那边说说,不能这么欺负人。”

  “不过...”话锋一转,“叮嘱个人想着点,定期去取一下,也不费什么事。”

  出纳主管一听就舒坦了,还是得是老大。

  “行!这事儿我想着,不给他们落把柄!”

  财务处长点头,“这就对了。”

  至于事后找不找采审办理论...去找了,那财务处长就是傻子。

  真真假假驭下之术,要是这点事儿都看不明白,那就白混了。

  ......

  而采审办这边,送走了陈出纳,赵岚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看这事儿弄的,小齐经理,财务处长老沈脾气也不好,因为这点事儿,要是您和他再弄出点不愉快,我可没脸儿了!”

  齐磊一笑,“没事儿,别多想!在这个屋里错了对了,没有外人说三道四的份儿。”

  下之意,你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我说可以,外人不行。

  “......”

  赵岚这个心里啊...

  自责!小齐经理人不错!

  你说,我怎么就犯浑呢?

  当下,票据都拿手了,赵岚手里也没活了。

  已经到了下班的点儿,可是赵岚哪好意思走?招呼手下两个审计员。

  “来来来,都动起来!老姚,把你手里的报表分我点,咱一起弄!”

  老姚毕竟岁数大了,赵岚自己没事儿了,想帮他分担点。

  姚国远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的任务虽然没有李长发多,但是他是一个人,李长发那还有四个采购员呢!

  所以理论上,要是他的工作全重做的话,是最累、最重的。

  可是,姚国远没想到,这个时候,齐磊发话了,“赵姐,你帮李哥那边搞一搞吧!”

  赵岚:“......”

  不敢违背,带着人去帮李长发了。

  姚国远眉头大皱,又针对我?

  殊不知,齐磊另有打算。

  他按照四个采购员的职责描述,整理了一遍。

  最后到李长发那边,“把这几个案子,挑出来。”

  李长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还是照做了。

  却见齐磊拿着他的几个案子,到老姚那儿,“姚大爷,把你手头的事儿放一放,优先做这几个。”

  老姚:“......”

  老姚都快哭了,不能这么欺负老实人啊!我自己的还没弄完,你又给我送一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老姚彻底闭嘴了。

  齐磊把那几个案子放下,顺手就把姚国远刚刚从他那儿拿回来的一摞报表和采购方案抱了起来。

  在姚国远、李长发等人不解的注视下,回到办公桌前,一一签字。

  “......”

  “......”

  “......”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老姚突然觉得自己挺不争气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齐磊签字意思就是,他做的那些报表和采购案全过了,不用重做了。

  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啊!

  一边在心里咆哮:看看!看看!我就说我做的没问题吧!?还让不让我重做?

  另一边想的却是:领导还是信任我的,看都没看就过了。

  然而,现在出现一个问题:

  原本熬两个通宵都不一定做完的工作,票据那一块被财务处分走了,老姚的案子又都过了,就剩下李长发经手的还需要梳理一下。

  可能今天随便加个班儿,明天都不一定加班儿。

  工作量减少了一半还多,就很舒服。

  你不得不佩服这个小经理,他不但能让你服他,还能让你干的舒服。

  现在,整个办公室里,也就李长发心里还有个疙瘩。

  毕竟被返工的,都是他经手的案子。

  况且,服归服,心服,还是口服,要另说。

  别忘了,在他心里,终归是齐磊顶了本应属于他的位置。

  ......

  ——————

  六点的时候,两个女审计员到食堂打了饭端回办公室,大伙儿随便对付了一口。

  一直到八点半,齐磊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招呼大伙儿下班儿。

  差不多明天一天,这些积压的活也就完事了。

  赵岚一边收拾她那件打完的毛衣,一边与齐磊道别。

  “小齐啊,那姐就先走了哈,明天见。”

  说完,和两个女同事乐呵呵的出门。

  嗯!脚步轻盈,神清气爽的。

  姚国远是真叫不出齐经理,又不好意思叫小齐,只好朝齐磊点了点头。然后,擎着他那个满是茶渍的塑料保温杯,闷头出去了。

  李长发也在收拾东西,他要把明天要做的工作都整理出来,然后在桌上摆整齐。

  有点强迫症的味道。

  也正因为这个毛病,李长发基本都是办公室最后一个离开的。

  可是今天,收拾完一抬头,发现齐磊就在身边倚着桌子站着。

  “李哥,住哪儿?”

  李长发一怔,还是下意识做答,“住青年职工公寓。”

  青年职工公寓,是学校给未婚的老师和行政员工准备的宿舍,就在校内。

  齐磊一听,“那正好,一起啊!”

  李长发自然不能拒绝,只好与齐磊一同出了综合楼。

  八点多的校园依旧热闹,各个教学楼也都亮着灯。

  有去上自习的,也有打球归回来的。

  更有在小树林,校路树阴下的男男女女。

  不像高中那样遮遮掩掩,这里很奔放。

  男生女生牵手而行,又或在树下阴影里相拥。

  甚至视力好一点,还能看到树丛背面,抱着啃的。

  这不,刚出楼门,就见马路对面的树后,两个小年轻啃的那叫一个投入啊!

  也不是齐磊和李长发眼神儿好,而是,男生穿了件皇马队服,女生也是白t恤,看不见才怪呢!

  因为两人一直都没说话,李长发为了缓解尴尬,只能没话找话。

  讪笑道:“以前还没这么大胆,自大去年封校整顿之后,都出不去校门,反倒憋的谈朋友的多了起来。”

  “现在...呵呵。”

  齐磊也是笑,“挺好的。”

  话题也就到这儿了。

  李长发实在顶不住,“齐经理...是有事儿?”

  齐磊再笑,“李哥,聊几句交心的话?”

  李长发一怔,不知道齐磊这是什么意思,心说,不是吧?这就急着做思想工作了?

  齐磊也不管他想什么,直入主题,“我来,李哥情绪很大吧?”

  李长发不语。

  低头沉吟,他在想,齐磊到底是什么用意,要不要和他真的交心。

  然而,齐磊见他不说话,“其实这都正常,要是换我在你的位置,心里也不好受。”

  李长发:“......”

  齐磊,“进办公室看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最难对付的。”

  李长发,“????”

  嚓,不是交心吗?不是思想工作吗?你怎么就盯着这个事儿不放了呢?

  “没有!齐经理别多心。”

  齐磊,“我多心了吗?难道李哥对经理这个位置不感兴趣?”

  “我.....”

  短暂错愕,登时一笑,“齐经理总拿我开玩笑。”

  一副诚恳之态,“说实话,我这个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经理的位置还不能胜任。”

  “尤其是今天,和齐经理一比,真的看出差距来了啊!”

  回答的可谓滴水不漏,一点口风都不透。

  只不过....

  “啧啧。”齐磊砸吧着嘴,“那还...挺失望的。”

  “哈?”

  李长发一滞,可惜?什么特么叫可惜?

  齐磊,“我觉得你是个有野心,也有胆识的人。没想到,你不是?”

  “我.....”

  差点没噎死,这...你就明着激将呗?

  关键是,让一十八岁的孩子激将,李长发再不开口就说不过去了。

  声音渐冷:“齐经理到底要说什么?”

  齐磊却是反笑,“别介意,并不是挑衅。”

  长出口气,看着前方路灯下匆匆而过的年轻身影们,“那...我就当李哥是有这个野心了哈。”

  “李哥你想没想过,也许上面派我来,而不是提拔你,仅仅只是因为你的火侯还不够?”

  李长发:“!!!”

  就见齐磊又露出那个招牌的、欠揍的乖巧笑容,看着他,“所以,我要是你,应该借机沉淀一下,反思一下。”

  “毕竟,李哥才三十出头儿吧?就算三十五岁的副处,也不算晚了。”

  李长发:“......”

  眉头皱的更紧,齐磊说中了他的痛处。

  像李长发这么聪明的人,他也清楚自己的劣势在哪的。

  “你到底要说什么?我不需要你来说教。”

  齐磊一听,“别着急嘛!不是说了吗?交心!”

  李长发:“......”

  齐磊,“这么说吧,我在采审办呆不长。”

  李长发:“????”

  齐磊,“也就一年多的时间。”

  李长发:“......”

  齐磊,“说句你可以会难受的话,我们不是一个舞台的。这个经理只是一个借口、一次救场,连跳板都算不上。”

  “所以,我不是你的竞争对手。”

  这话就有点伤人了,意思是,你看好的什么经理,对我来说,就是个屁,屁都算不上。

  李长发:“......”

  齐磊,“而且,大一军训之后,我的工作重心也不在采审办,这边还是需要一个能扛得起来担子的副经理。”

  “不要指望我可以像今天这样帮你做工作,我只负责签字,琐碎的事儿就不要来找我了。”

  李长发:“......”

  这时,齐磊站定,直视李长发,“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觉得能胜任,那就做出一个样子来给我看,给校领导看。”

  “算是表态。”

  “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行,那就规规矩矩的像赵姐、姚大爷一样混日子。”

  “我......”

  好吧,李长发做梦也想不到,齐磊所谓的交心,是这么个交法,让他没有一丁点的招架之力。

  是的,李长发能说不行吗?当然不能!

  他这么大情绪,这么苦干为什么啊?为的不就是爬上去这一步吗?

  然后,齐磊告诉他,上面是让他借机沉淀,反思....

  他就呆一年...

  还让他扛起采审办的大旗。

  这特么的,你说让李长发怎么答吧?

  只能剩一个答案了啊!

  “我....尽力!”

  是的,李长发最后,真的服了。

  这回是,口服心也服!

  就像齐磊说的,他和齐磊不是一个量级的,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我尽力配合你!”

  于是,他答错了。

  只听齐磊冷笑一声,“尽力不行!”

  李长发:“????”

  齐磊,“我要的是...必须配合我!”

  “......”

  霸道到李长发愣在那儿,半天没动一步。

  等他回魂儿之后,发现齐磊早就已经走远了。

  ......

  今天少,歇歇。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