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5章 不想洗手(三)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1-03 01:48: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周小晗最近经常来采审办,毕竟是学生组织的活动。

  她又不是张显龙那种和校方关系特别好,可以简化流程的学生会骨干。

  所以,音乐节所需要的器材,需要她拉出单子,送到采审办过审。还要当面说明,分管老师签字,最后采审办才会签字。

  然后,她还得自己拿着签字单,跑到财务处盖章,再拿着单子回采审办,由学校采购。

  除了这些,一些租赁的舞台设备,以及舞台施工,同要要走流程。

  反正,周小晗被折磨毁了。

  不过,话说回来,学校这么折腾,其实也还是挺不错的。

  整个音乐节,几乎没有老师的参与,都是周小晗这样的学生亲力亲为。

  至少周小晗学到了很多,以至于周大美女信心膨胀,自称北广第一学生楷模。

  即便毕业当不了主持人,她去搞演出策划,也绝对饿不死。

  到了采审办门外,周小晗敲门,里面马上传来赵姐的招呼,“进。”

  周小晗听到之后,蹦蹦跳跳地进去,只见办公室里只有赵姐一个人。

  “赵姨!”

  赵姐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财务处开会。

  一见门口扑过来一只白面鬼,吓了一跳。

  “我地个老天爷哟!”

  再看原来是她,登时无语,“挺大个姑娘,没一点稳当劲儿。”

  上下扫看周小晗,这孩子怎么回事儿,打扮起这样?不像是上学的,倒像是逛舞厅。

  “嘻嘻!”周小晗把一份租赁合同往桌上一拍,“请赵姨过目。”

  这是一份舞台租赁合同,早就审过的,赵岚拿过来翻了一遍。就拿出公章盖上。

  “去财务处签字吧!”

  “嗯,好勒!”

  周小晗拿过来就跑,“赵姨再见!”

  “回来!”赵岚叫住她,“跟我一起过去吧!”

  周小晗这丫头挺讨人喜欢,赵岚也是热心一回,她跟着过去,财务处起码不会再卡脖子。

  要不往那一放,明天来拿,丫头还得再跑一趟。

  两人一道出了采审办,赵岚还挺奇怪,“画这么浓的妆干什么?跟鬼似的!”

  周小晗马上贴到耳边,贼兮兮的:“我有黑眼圈,一会儿有面试。”

  赵岚一听,“雏鹰班的面试啊?”

  这回轮到周小晗意外了,“赵姨,你也知道啊?”

  雏鹰班的事很低调的,至少她身边的同学都没几个知道的。

  没想到,赵岚一个后勤会有所了解。

  对此,赵岚骄傲的撇了撇嘴,心说,我不知道?我们小齐经理就是领导,我能不知道?

  不过,赵岚也没蠢到这个地方,有些话没必要和一个学生嚼舌根子。

  但提醒周小晗几句还是要的,“好好面试!机会难得呢!”

  周小晗眨巴着大眼睛,“赵姨,您是不是知道什么啊?”

  一把挽过赵岚的胳膊,“跟我透露点呗?比如,你知道不知道面试什么内容?”

  赵岚登时一惊一乍,“那我哪知道?”

  “不过...”话锋一转,“总之,你上点心就对了!”

  生怕人听见,凑到周小晗耳边,“这么和你说吧,雏鹰班每个人一年的教育培养经费知道是多少吗?”

  周小晗被赵岚给唬住了,“多少?”

  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就是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要付出的经济代价。

  你以为,你交的那点学费就够国家在你身上花的钱?差远了!

  这个数额不固定,当然越好的学校花费就越多。

  而雏鹰班....

  赵岚,“本科生40万,硕士80万,博士生上不封顶。”

  周小晗吓死了,“真的假的啊?”

  这可是2000年,周小晗都没想过40万是多大一笔钱。

  “培养一个本科生就得花40万啊?”

  赵岚一撇嘴,“肤浅了吧?是一年四十万!”

  周小晗:“......”

  她觉得,自己想象力好像不够了。

  四十万?干什么能花四十万?教材镶金边啊?

  赵岚,“虽然现在大校长还没批呢,不过,估计挺不了多少时间,雏鹰班的负责人挺坚决的,早晚得批。”

  周小晗一听,“负责人谁啊?陈姥爷?”

  赵岚:“陈兴福只管教学,另有其人。”

  “谁啊?”

  眼见到财务处了,赵岚呲牙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上点心!”

  小齐经理好像不太愿意让学生知道他的身份,即便到雏鹰班也肯定知道,可是赵岚再蠢也没蠢到那个份儿上。

  要揭晓也是小齐经理自己揭晓,还轮不到她。

  最后叮嘱一句,“面试如果问你半年能不能过托福或雅思,你就说能!”

  周小晗明白了,给了赵岚一个感激的点头,“嗯!”

  ……

  有赵岚跟着就是不一样,财务当场盖章,没折腾周小晗一趟。

  拿着合同送回采审办,交给采购的人,就算完事儿了。

  赵岚好人做到底,“姚副经理这会正在仓库那边,你过去把合同给他就行了。”

  “现在采审办没人,省得你下午再跑一趟了。”

  周小晗心下感慨,“赵姨,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要不...你有儿子吗?我以身相许吧!”

  “去!”赵岚被逗笑了,“没个正经!”

  她家里有个闺女,周小晗是知道的,这就是空投支票。

  按赵岚的指点周小晗去了仓库,却是没见到姚国远,仓库的人说是回办公室了。

  没办法,周小晗又得去采审办。

  路上还在想:“赵姨既然这么说了,那自己还真得重视一下,这个雏鹰班必须得进去!”

  是的,不为别的,就为那四十万也得进啊!

  镶金边儿的教材啊!肯定特拉风。

  到了采审办,办公室的门果然没锁,说明里面有人。

  敲了敲门.。

  “进....”

  周小晗眉头一皱,她虽然和姚大爷不熟,可是百分百可以确定,这个声音不是姚国远的。

  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入,就见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姚大爷没在。

  倒是最里面的办公桌后露着一个后背,应该是在办公桌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周小晗登时有些紧张,因为她知道,那是采审办一把手,采购经理的办公桌。

  这段时间总来,但那张桌子总是空的。

  也听赵岚提过,他们齐经理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其实,也不用赵岚提,现在只要和校方有一点接触的学生大概都听说过。

  采审办新来的小齐经理,是个狼人,就采审办那个烂摊子,那帮滚刀肉,半天搞定,服服帖帖!

  这在学校职工之间不是什么秘密。

  周小晗不止听一个人说过,虽然事不关己听听就算了。

  可是,对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采购经理的印象,还是比较刻板的,反正是个很严厉的人就对了。

  站在门口不敢动,“请问,姚大...不...姚副经理在吗?”

  齐磊那正低头找东西呢,前天做了一个实验教学中心的设备采购单,随手就夹在哪个袋子里给忘了。

  今天下午,正好要和董北国说教学中心的事儿,却是找不着了。

  应该就在这一堆归案采购方案里啊!

  也没抬头,更没心思辨认说话的是谁,只知道是个小年轻的声音,应该是学生。

  “老姚出去了,有什么事儿吗?”

  周小晗眉头一紧,这动静怎么这么耳熟呢?

  没往那方面想:“我来给他送合同。”

  齐磊,“放桌上吧!”

  周小晗:“……”

  更熟了!

  小心翼翼的上前,表情却是“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的模式。

  把合同放到桌上。

  “齐经理吧...那我放这儿了。”

  说着话,贼溜溜的往前探身子,她想看看这个齐经理长什么样儿,这个声音她绝对听过。

  而且....

  好吧,不可能是那个家伙啊?

  齐磊还在那儿撅着呢,听到人已经到了近前,再怎么说也得礼貌的回应一下吧?

  直起身子,抬头。

  “好...你放...”

  “呀!!”

  “呀!!!!”

  齐磊是吓着了,一抬头,身前不足二十公分有个脑袋,你说吓不吓人?

  而且,还是浓妆艳抹,跟个鬼似的,你说吓人不吓人!?

  好好看了眼,这是周小晗??

  来了句:“你....是姓周吧?”

  好吧,认不出来还不至于,就是习惯性的调侃。

  而周小晗...尖叫一声,石化当场。

  瞪着眼珠子,卡粉儿了....

  半天回魂儿,“呀!!呀呀!!”

  “你你你你你!”

  齐磊都替她着急,“你什么你!化成这样儿,你到处乱窜什么?”

  真吓齐磊一跳,印象中周小晗从来不化妆,关键她也不用化妆。

  突然来这么一下子,确实有点惊吓。

  周小晗:“你你你你....你是经理?”

  齐磊本来确实不想让同学知道他太多的事儿,麻烦。

  可是,周小晗就算了,反正在雏鹰班也得知道,登时一笑:“不行吗?”

  周小晗:“……”

  三观崩了!

  突然发现,北广好魔幻,齐磊居然是采购经理!?董爷爷瞎眼了?

  可这又是无可反驳的事实。

  周小晗又不傻,回想前段时间,采审办第一天换经理那天,隔着门的声音。

  还有齐磊大g上那张校内通行证。

  还有他把车停在女生楼前,居然没有人管的事实。

  还有还有,别人都去军训,就他搞特殊。

  种种事实都验证着另外一个事实,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北广的采购经理,副处级干部。

  特么的没天理了!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行,你得让我缓缓。”

  齐磊摇着头,干脆继续找他的采购单。

  过了有两分钟,周小晗终于接受现实,不再那么失常,可是依旧有点愣神儿。

  突然发现,现在这个齐磊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了。

  在她心里,齐磊就是个有点才华,很气人,很幼稚,很二世祖,很渣很渣的小学弟啊!

  突然成了副处级的校领导,还是那个把采审办治的服服帖帖的浪人,就很颠覆。

  而这时,齐磊终于把采购单找了出来,如释重负。

  抬眼看周小晗,无奈一笑。

  这个时候,就没法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越纠缠,她越不正常。

  干脆有意转移话题,“周小晗同学,能说说你这个妆是怎么回事吗?很有自残倾向啊!”

  周小晗本能的想骂回去,可是....生生憋回去了。

  突然就骂不出口了,郁闷做答,“没睡好...黑眼圈...一会儿有面试。”

  “哦。”

  齐磊明白了,站起身来,又调侃了一句:“那你...再坐会儿,我先走,回头记得锁门。”

  周小晗弹起来,“不坐了。”

  两人一起出了采审办,又一起走在学内小路上。

  并肩走了好久,都快到目的地了,周小晗才反应过来,“你去哪儿啊?”

  心中呐喊,你别跟着我了啊,好尴尬。

  齐磊则道:“学科建设办公室。”

  周小晗:“……”

  登时又惊了,“你也去面试!?”

  嚷嚷完就后悔了,问的就多余。

  他确实应该面试,别忘了,看站内信就是齐磊提醒她的。

  “哦,你也面试。”

  为了缓解尴尬,周小晗急中生智,“有什么内部消息吗?”

  眼中还装出一副希冀的神态。

  好吧,赵岚都知道一点内部消息,齐磊和赵岚一个办公室,肯定不会不知道吧?

  虽然赵岚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她了,不过,周小晗准备装傻。

  齐磊要是和赵岚说的一样,她也打算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这样,大家就不尴尬了。

  唉!!

  老娘太机智了。

  而齐磊一听她问内部消息,倒是想起个事儿来。

  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周小晗,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齐磊:“假如...二十年后,你有四十多岁了吧?”

  周小晗一听急了,“什么叫四十多岁?才四十一好嘛!?”

  齐磊,“好,就四十一岁吧!假如那时战争,需要你上战场,你会去吗?”

  周小晗登时皱眉,这算什么问题?

  眼珠子一瞪,“肯定啊!你就说打谁啊?老娘八十也和他们拼命!”

  齐磊严肃,“认真的?”

  周小晗:“认真的!”

  齐磊登时笑了,“那就没问题了。”

  之后什么也不说了,周小晗暗自撇嘴,“切!就知道他什么都不会说1”

  “还不如赵姨仗义呢,起码还告诉她那么多内部消息。”

  ……

  之前说过,学科建设办公室,在研究生学院楼。

  此时,虽然离一点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可是研究生楼下,除了进出的研究人,已经聚集了不少来自各各院系的学生。

  这次雏鹰班的选拔涵盖了全校8000多本科生,4000多研究生。

  从中选出70多人,做为备选,至于面试之后还能剩下多少。

  可能除了几个实验教学中心的领导,没人知道。

  也就董北国昨天在食堂说漏了嘴,“某些人说十个能剩下一个就谢天谢地。”

  “不过我看没那么悲观嘛,剩个二三十个还是没问题的。”

  董校长对自己的学生还是有信心的。

  此时,面试的学生早早的就来了。

  倒不是有多重视,再重视也不至于来这么早,主要还是...神秘!

  说心里话,要不是论坛的站内信署名是廖凡义和陈兴福。

  大伙儿都以为这是恶作剧!

  太特么神叨了...

  本硕博直通的班级,那不就和清华的姚班一个兴致了吗?北广也要打造自己的明星班级呗?

  而且本硕博直通的这个诱惑力也确实够大....

  但是问题来了。

  这么大的事儿,这么重要的通知,居然只有一封站内信!

  再不济,也能院系发个通知吧?实在懒得弄,你在正门公示板上贴个通知也行啊?

  没有!什么都没有....

  只有站内信!如果一不小心,忘记看站内信了,可能就错过了。

  事实上,像周小晗这种懒得看的人大有人在!昨晚熬一宿的也比比皆是!

  真不知道新学部在搞什么飞机。

  所以,大伙儿早早就来了,没办法!只有一条情报“本硕博直通”...

  其它的,雏鹰班是干什么的,学什么的,有哪些师资,除了学历上的优势,还有其它的什么便利。

  包括,面试...面试什么?看形象还是口试?

  完全不知道!

  早点来,一是从其它面试者那里拼凑一些信息。

  二是....

  雏鹰班归新学部的实验教学中心对吧?那就是说学科建设办公室的那些老教授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吧?

  大伙儿也不是全无门路,有的认识,听过课,有的本身就是办公室里教授带的学生。多多少少能够打听一点。

  所以....

  齐磊和周小晗到的时候,起码一多半儿备选人员已经在楼下徘徊了。

  有的楼里楼外的乱窜,就想找个教授套套近乎。

  有的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叫唤着从各个渠道打听来的“小道消息”。

  这其中有张显龙和马晨宇...

  哥俩一见面,异口同声,“你怎么在这儿!?”

  张显龙,“我面试...”

  马晨宇,“我也面试。”

  张显龙,“你凭什么面试?”

  马晨宇,“齐磊那事儿我也参与了啊。”

  张显龙,“哦操!你剽窃我论文?枉我当你是兄弟!居然偷我论文!?”

  马晨宇,“我去你大爷的吧!张显龙我要是再搭理你我不是人!”

  哥俩差点没打起来。

  马拓也在其中,来回走动也不和人说话,不过,在场的应该没人比他的消息更全面了。

  因为拓爷已经在这转半天了,谁的聊天和小道消息他都听了一点,大概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事实。

  江瑶和陈文杰也在。

  只不过两人有点懵!上午正走着队列,被教官折磨的死去活来呢!

  结果时来运转!

  导员让她俩上车,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就到这儿了。

  目前也只知道是一个什么雏鹰班的面试,别的一概不知。

  对此江瑶还挺不情愿,老娘在播音系混的好好的,收服一众小弟,上什么雏鹰班?

  赵国华也在!

  就是他接江瑶和陈文杰回来的。

  送完人也没走,就在楼下徘徊,他还是不死心....

  特么的,马拓那么大岁数的都收进来了,凭啥不要我!?

  而除了这些熟面孔,还有生面孔更多,加在一起有三四十人。

  其间还有另外两个格格不入的身影宗宝宝和寇仲琪....

  俩人已经报完道了...分的寝室。算是正式的北广学生。

  说他俩格格不入,不是一堆大二大三,甚至硕士博士之间,两个小孩儿有点露怯....

  而是...这两人往台阶上一站,居高临下,那眼神儿,就跟挑牲口似的。

  是的...

  你让宗宝宝和寇大姐露怯?开什么玩笑?在这两头眼里,底下这些才是小孩儿,完全不够喷的。

  宗宝宝更贱,对寇仲琪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着急呢?”

  寇仲琪,“不知道...可能是怕进不去雏鹰班吧?”

  台阶下的学长学姐们,都看向这两个小屁孩儿,一看就是大一的小崽子。说话口气还不小。

  有人挑衅,“你们也考雏鹰班儿?”

  宗宝宝眨巴着眼睛,“不是呀!”

  那人登时鄙夷,“不是你在这到什么乱?一边玩去?”

  宗宝宝嘿嘿一笑,指着那老生,对寇仲琪咋呼,“他还急了....”

  寇仲琪,“别搭理他,咱又不是草船,轮不着他在这贩箭。”

  那男生:“.....”

  要气炸了,刚要上去对线。

  却是宗宝宝依旧眼里没他,对寇仲琪说话,“雏鹰班要考的吗?”

  寇仲琪,“不知道,反正老娘没考,稀里糊涂就进了。”

  那男生一个趔趄差点载台阶上,见鬼似的看着寇仲琪,“你你你你,你进雏鹰班了?”

  寇仲琪,“很稀奇吗?”

  宗宝宝,“很稀奇吗?”

  又补一句,“哥高中上的好好的,突然就来个人,就把我带这来了啊。”

  “不是很难啊?”

  寇仲琪,“对呀...不是很难啊。”

  “......”

  “......”

  “......”

  “......”

  一群人想弄死这两个倒霉孩子。

  可惜...值钱还很怒的男生,立时凑上去,呲着大板牙,“老弟,老妹...来,给点干货吧。”

  却见寇仲琪渐渐的一挑眉头,“叫声师姐听听。”

  他确实是师姐啊,雏鹰班第一个定下来的学员。

  那男生一听!过份了哈!士可杀不可辱!

  “师姐!”

  身后一众牲口想骂娘!节操呢?不要节操了吗?

  寇仲琪,“这就对了,小宝子,来...给他们讲讲。”

  然后....大伙儿就都围了上来。

  大师姐和二师兄,开始忽悠。

  为了面试嘛,不寒碜....

  传授了一会入班“秘籍”,就见齐磊领着个“半年徐娘”过来。和徐小倩差远了!

  登时两人结束卖弄,朝齐磊靠了过去。

  宗宝宝一见周小晗,嗯!老了点,妆艳了点,不过底子应该不错....

  上前打招呼,“姐姐好....我叫宗宝宝。”

  “你叫我宝宝就好...”

  贼乖巧。

  周小晗憋不住乐,这名字好奇葩,“宝宝?”

  宗宝宝:“唉!”

  寇仲琪则是无语,宗宝宝这套不要脸大法,成功率很低的!

  瞪了宗宝宝一眼,倒是没有平时那么猛,朝周小晗点头示意,说了句,“遮痘痘?还是黑眼圈?”

  周小晗一怔!“你怎么知道?”

  寇仲琪摊手,“脖子比脸白,还化什么妆?那么厚的妆不就是这点用处了吗?”

  周小晗登时竖起大拇指,“眼神儿真好!”

  两人就这么聊了起来,寇仲琪有意收着,和周小晗还挺聊得来的。

  齐磊看了眼表,对寇仲琪道,“盯着点,十二点半以后到的,记下来。”

  寇仲琪甩手,“滚吧。”

  齐磊也不在意,独自上楼去了。

  周小晗想叫住他!别人都在外面等,你进去干什么啊?

  可是再一想....

  好吧,人家是采购经理,应该有特权吧?

  想到这儿又有点生气!有特权你透漏一点啊?特么一个字都不说,真行

  对寇仲琪问道,“你们是同学?”

  她指的是齐磊和这两个人的关系。

  主要还是好奇,大一不是军训呢吗?这两人怎么在这儿?

  而寇仲琪的回答让周小晗摸不着头脑,“他啊...我大伯bai哥啊。”

  东北话的意思就是“老公的哥哥”

  周小晗有点懵,她知道这是层什么关系,就是不知道这姑娘怎么这么放得开...你才多大啊?就这么大方的叫老公了?

  有点接不住寇仲琪的话,只好转头问宗宝宝,“你呢?你和他是同学?”

  结果宗宝宝的回答更让周小晗挠头。

  宗宝宝琢磨了一下,叫兄弟?太普通,不附和哥的气质。

  叫同学,太生分....

  那就...一指楼里,“他是我老师!”

  周小晗:“....”

  翻着白眼,暗骂这孩子没个正经的,老师?他教你什么了?教你怎么气人?

  而不远处,赵国华也看到齐磊了!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啊....

  特么的陈姥爷真的放弃我了吗?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齐磊都能来面试?我不配!?为什么啊?

  决定找个机会上楼当面问问陈兴福!太欺负人了!

  至于张显龙和马晨宇....

  吵够的哥俩,两只脑袋凑一块儿,“这孙子也来了啊?”

  “这孙子应该来吧?”

  “那这孙子脸怎么这么大呢?”

  “谁说不是呢?别人都等着,他凭啥进去?”

  “算了...这孙子风水好,要不...别骂了?”

  “我看行!要不...咱俩给他烧柱香吧?”

  “烧一柱,烧一柱,又花不了多少钱。”

  另一边,齐磊可不知道傻龙已经把他给供起来了,要是知道非,现在就取消两人资格不可!

  进到楼上,来到学科建设办公室,董北国也在。

  见他来了,不咸不淡,“来了啊...别提经费的事儿!”

  “你那个方案在我这过不了!”

  雏鹰班经费的事儿齐磊已经和董北耗了好几天了。

  正如赵岚向周小晗透露的那样,雏鹰班的培养经费...是个天文数字!

  对此,董北国当然不答应,他可是个很抠门的校长!

  见了齐磊都不给他开口的是机会。

  可是话说回来,那你为什么还主动提这个事儿呢?

  你提了,不就是给他开口的机会?

  为什么呢?

  不像是一个传媒学院校长的话术啊....

  对此齐磊淡笑,心说这也是只老狐狸!

  嘴上道:“这事儿不急,咱们慢慢掰扯。”

  转头对廖凡义道,“十二点半,准时开始面试,晚到的一率取消资格。”

  你提了,我还就不提了呢!

  “!!!!”董北国一惊:“不是一点吗!?你十二点半人还没到齐呢!”

  齐磊一笑,“校长,这也是测试的一部份....”

  董北国:“.....”

  好吧,真的是测试的一部份!

  事实上不仅仅是齐磊的热点新闻事件是考试内容,还有很多隐性的考试正在进行。

  说白了,雏鹰班,不仅仅需要新闻天赋,以及独到的视角和能力。

  因为未来在教学和其它方面的需求,还需要一些个性的东西。

  比如,严谨!敏锐!还有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的洞察力。

  比如,平常大大咧咧,太过自负的人最容易漏掉站内信,都觉得那些消息是垃圾,没有看的价值。

  可是在雏鹰班不行!干的就是在垃圾堆里捡金子的活儿。

  所以站内信通知,是一个考验。

  而比通知的一点钟提前半小时,也是考验!

  仅仅是短短几句话的站内信,外加一个“本硕博直通”这种虚妄到不真实的限定条件。

  足以勾起人们的怀疑和欲望。

  只要是个正常人,要想方设法的去了解,去验证。

  可是,所有相关的教授领导,即便是找到他们也都很有限度的在透露雏鹰班的情况。

  这就需要一些技巧、一些能力,甚至是一些毅力了。

  从13号收出站内信,到19号面试。看似只需要准备一个2000字的报告,并不算难。

  可是实际上,像张显龙和马晨宇那种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幸运星并不多。

  大多数人要先确认真伪,或者干脆像周小晗似的,忽视了站内信。

  导致这六天时间,大部份被浪费掉了。

  准备很匆忙,而今天能早来的...

  亦是一种品质。

  要知道,这些人可以说是新学部的教学模版!更是未来文化碰撞的城墙与巨炮!

  他们要在如垃圾海洋一般的网络环境里敏锐的发现问题,还要从西方密不透风的文化屏障里找到连西方媒体都忽视的突破口!

  所以....

  对人的要求!极为苛刻。

  和董北国说清这些....

  董校长嘴都合不上了!“你这也...太苛刻了吧?”

  却是齐磊和廖凡义他们都是一摊手,“那没办法...我们只要精英!”

  董校长不服气,转念一想,不对啊...

  指着齐磊,“你说的好听,那你怎么还徇私呢?”

  齐磊挑眉,“我徇什么私了?”

  董北国,“江瑶、陈文杰、还有周小晗是怎么回事?”

  大一军训还没回来,所以,大一的选拔要延后,但是,江瑶和陈文杰已经在回学校的路上了。

  参加面试。

  至于周小晗....

  昨天晚上齐磊亲口说的,要是他不提醒,周小晗站内信都不会看!

  这是不徇私是什么?

  江瑶是齐磊中学同学,陈文杰是他室友,至于周小晗....你口口声声说站内信也是测试,那你还告诉她?

  不等于是漏题吗?

  对此,齐磊笑了,“你说这三个人啊...”

  “他们三个不需要隐藏测试,只需要面试。”

  董北国:“为什么?”

  齐磊,“因为长的好看呀。”

  我噗!

  董北国想踹想他!再离谱点呗!?

  而齐磊的回答是,“您还真别惊讶,有的时候...颜值就是正义。”

  “这三个人入选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他们三个,是最符合中西方审美的。”

  董北国,“什么意思?”

  齐磊,“就是在中国人眼里还是外国人眼里,他们都是美女帅哥。”

  陈文杰就不用说了,假洋鬼子,又是混血。

  江瑶属于五官很立体,眼窝有点深,嘴型也略大,又是标准的瓜子脸,高鼻梁。

  她的五官单拿出来,感觉都有点缺陷,但是组合到一块儿,就非常舒服。

  在这个年代叫,长的很“洋气”。

  而周小晗恰恰相反,他是标准的东方古典美。说白了,要是给周小晗换上一身汉服,她就像从史书里走出来的一样。

  这一点周小晗自己都没发现,也就齐磊,见过后世汉服流行那个时代,能有一点联想。

  她和江瑶能进雏鹰班,靠的就是那张脸,其它的可以适当降低有求。

  董北国:“.....”

  眯眼看着齐磊,心说确定了!

  这小子确实是在培养一批拿笔杆子、脸蛋子搞侵略的,战争贩子!

  什么特么教学?纯扯淡!

  不过话说回来,也确实是教学....

  想象一下,如果雏鹰班,真的可以摸索出一整套,文化西征的逻辑和路线。

  那么....廖凡义他们就可以通过这些雏鹰使用的方法,反推出,我们需要在哪些面方布防!

  这不就是新学部、新学科、对未来布局的意义吗?

  想到这儿....

  董北国一甩手,“我不管了!折腾去吧!”

  老眼一瞪,“但是丑话说在前面!我没那么多钱!”

  好吧,董北国又提了一遍!

  “本科生的培养经费就是四十万一年!博士生还上不封顶?”

  他不但提了,而且一个劲儿的提!

  齐磊皱眉想了想,这回不接招不行了。

  算了,就不和董校长躲猫猫了,其实...董北国不是不给钱,他是有别的大算在这磨齐磊呢。

  而齐磊,闲着也是闲着,陪校长玩玩呗?

  这时董北国又咋呼道,“你要干啥啊?要是哪个博士脑子一热,张嘴要一千万的研究经费你也给?”

  只见齐磊想了想,“如果钱花的有价值,不是不能给。”

  董北国:“.....”

  眼珠连转,继续呵斥:“胡闹!”

  “新学部一共就三个亿的经费,还要建那么多学院!你一个雏鹰班就这个花法...三个亿哪够?我上哪给你弄钱去?”

  齐磊一听,主动跳坑,“不够可以拉一点赞助嘛,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董北国心中大喜,可算上钩了啊,等的就是你这句!

  “说拉就拉啊....要不,你家赞助点?”

  却不想齐磊贼痛快,“可以。”

  “嘎!”

  这回轮董北国不适应了,怎么...怎么这么痛快的吗?

  早知道你这么痛快,我就不绕这个弯子了。

  好吧,自从看见齐磊开大g那天起!董老头儿就惦记上了。他是盯上齐磊的大g,盯好久了。

  “真...真能赞助点?”

  齐磊点头,“真能,您说个数?”

  齐磊能不知道董北国的心思吗?大学的校长教授都这样儿,为了项目经费,真的就是用尽一切门路。

  而且,人文社科不像理工科,理工科的成果能看到经济价值,所以赞助也好拉一点。

  人文社科,那真的就是基础概念研究,而且是费力不讨好。各地做调研,统计数据,总结现象。最后出成果了...

  啥用没有!没人愿意花这个冤枉钱。

  所以,老董拉点赞助确实不容易。

  齐磊也懒得和老头儿磨牙,赞助点就赞助点。

  他挣那么多钱,就图个爽!而花在教育上,真一点都不心疼。

  董北国一听都到“说数儿”这个步骤了,眼珠子瞪的更圆!

  苦思甚久,一咬牙一跺脚!伸出三根手指!

  “你让家里资助这么多,我就批条子!本科四十万、硕士八十万,博士不封顶!给你!”

  齐磊都看傻了,看着那三根手指:半天没反应过来,脸一拉:“校长...”

  “虽然知道你是在这等着我呢,卡我就是想让我掏钱,可你也太....太狠了吧?”

  董北国老脸登时一红,“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心里却道,要多了?要不....抹一根?实在不行,抹两根儿也行!!

  而齐磊有点哭笑不得!

  你这也忒黑了点吧?

  张嘴就三千万?

  有倒是有,齐磊现在有钱,很有钱!

  都能进胡润富豪榜了他差这三千万吗?再说他也认给教育花钱,齐磊始终觉得,生意人的目标不应该是比尔盖茨,更不是什么马斯克、索罗斯之类的。

  应该是曹老,霍老那种有家国担当的,有大义的.....

  那才叫企业家。

  否则有多少钱都只是个商人罢了。

  所以要是平时,三千万就三千万了。

  可是给小马续命刚扔出一个亿,这个时期再扔三千万?那耿大爷估计就得骂他败家作死了。

  沉吟半晌:“不行...太多了。”

  董北国眯眼,多吗?好吧...确实黑了点哈。

  能给你降啊...但是不能这么容易的降下来。得坚持坚持。

  脖子一梗,“少一个大仔都不行!”

  齐磊,“少要点!”

  董北国,“不行!”

  齐磊,“以后再给你补行不吧?”

  董北国,“怎么补?你还是一锤子买卖吧!”

  齐磊,“咱爷俩...不至于!抹点行不?”

  廖凡义他们看的眼珠子都直了,这一老一少要干啥?菜市场砍价?

  那边董北国依旧擎着手指头,“就这么多!!别废话!”

  心里却道,你再求求我!再求求我我就给你抹!

  齐磊都要哭了!没看出来董北国这么贪吗?

  有点无语:“可我真不能一下拿出来这么多来,很麻烦。”

  董北国决定松口了,“听听!听听!!不能!不是没有...说明还是有啊...”

  “算...”

  长长一叹,算了,你少给点吧这句话还没说出来呢,

  齐磊那却是听他说完那句,回答的也是那句:“实话实说,有是有的....”

  “可您老也不能张嘴就三千万吧?多大一笔钱呢?”

  “嘎!”只觉眼前一花!!

  三三三三三三,三千万?

  齐磊那边继续苦口婆心,“这样,五百万!这少了!”

  “行就行不行拉倒。”

  齐磊还急了呢!

  结果董校长磕巴都没打,“成交!哈!”

  “哈哈!”

  “......”

  齐磊一下反应过来!看董老头儿的表情....

  咋感觉是捡了大便宜似的呢?

  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我特么是不是理解错了?

  瞪着眼珠子,“你说的是三百万,不是三千万?”

  董北国差点没上来气!

  心说什么玩意?什么又三千万又三百万的?

  我特么就比划了个三十万!你太瞧得起我了吧?

  三十万不少了啊...2000年的三十万,还是一个人文学科的科研经费,能花多少钱?

  就纳闷儿了,三千万你都能做主吗?你家开金矿的?开金矿也没这样儿的啊?

  你爸知道不会打死你吗?

  突然想起之前他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我爸是个资本家。”

  突然板起老脸,可惜那对老眸子依旧是月牙形的,怎么掰也掰不回来了。

  “什么三百万?你董爷爷我就这么不值钱?”

  做沉吟状,“五百...就五百吧!勉强过得去,我也不为难你了。”

  “唉!!”遗憾一叹,“我堂堂北广大校长,张一回嘴就抠出来五百万?”

  “这要传出去,我老董还怎么混??”

  “丢人了丢人了!”

  齐磊,“......”

  “董爷爷....您老说话的时候能把眼睛睁开吗?很容易让我产生被忽悠的错觉。”

  齐磊也是吃了不了解情况的亏。

  他就琢磨着,丈母娘拉个捐款都八百多万....

  这大学校长格局不得上天?真以为他比划的是三千万呢!

  嚓!没想到三百万就能打发。

  董北国白了齐磊一眼,现在感觉这小子越看越顺眼...

  他那个骚包大g,也越来越顺眼...

  反正哪哪都顺眼!

  “说什么呢?你董爷爷是那种人吗?五百万...也就是咱爷俩关系到位了,友情价懂不懂?”

  “去年你董爷爷陪大老板吃顿饭,两瓶牛二下肚,那也是要多少就给多少的。”

  朝屋里一甩手,“走了!”

  迈着四方步晃晃悠悠的出门了。

  结果等董北国走之后,廖凡义说了句话,差点没让齐磊载了个跟头。

  “董校可以比划的是三十万....”

  “嘎?”齐磊更郁闷了?“三十万?他也好意思?格局太小了吧?”

  却是陈姥爷那边一笑,“去年董校就拉了十一万五的研究经费,我觉得他的格局应该到也不了三百万。”

  齐磊,“......”

  惊诧半晌,骤然平静,

  “啧啧...老头儿也怪可怜的,两瓶牛二,就值十万出头儿?”

  “算了....”

  “就当给他老人家开回荤了。”

  哐当!

  破二八自行车钥匙落屋里的董北国刚走到门口,差点摔走廊里,“小兔崽子,瞧不起谁呢?”

  那是两瓶牛二喝出来的吗?

  那是感情处到位了,人家主动给的!

  不过转念一想五百万啊...

  得喝多少瓶牛二?

  值了!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月票走一走吧,虽然还没到大高潮,可是还得厚着脸皮求啊。

  另外,大家真的别打赏了,除了盟主...

  如果真的忍不住,小额打赏给角色吧...

  从来没弄过角色的事儿,以至于,人家都说咱是刷的,因为书友圈不活跃。

  因为角色星耀值低....数据不好看。

  我就纳闷儿了,这特么也成罪过了?

  另外,感谢孤孤孤寡寡寡和懒胖癌晚期的盟主打赏!!

  老板大板,老板发财,老板万寿无疆。68个盟主了,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