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7章 人不轻狂枉少年(一)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1-06 01:18: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雏鹰班第一批成员,基本定了下来。

  截止目前,一共19人。

  其中包括,张显龙、马晨宇、周小晗在内的本科生8人,硕士生7人,博士生3人。

  除此之外,还有艺术学院、文艺系的一个辅导员。

  情况和赵国华差不多,也是研究生留校,就是奔着新学部来的。只不过,导师没当成,稀里糊涂成了学生。

  当然,大一军训还有两天回校,除了江瑶和陈文杰,到时还有一次针对大一的选拔。

  不过,估计人数不会太多,加在一起,也就20多人顶天了。

  但是,这二十多人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了,思维敏锐,见解独到,且都有个性。

  像是张显龙和马晨宇的那两篇论文,虽然撞车了,但是,在这个年代,已经从学术上自觉的在探讨网络传播的特性与技巧。

  不夸张地说,除了马拓,这两个本科生的表现,已经超过其他人一大截。

  而且,仅仅是这二十多人,每年的经费投入就是一笔天学数字。

  说实话,要不是有洞察模型在那儿比着,谁也不敢花这么大的代价,去培养这么一个所谓的精英班。

  细算下来,单是现在,本科生加硕士生,每年的硬性投入就是880万。

  这还不算大一要招进来的,还不算那三个博士和一个导员。

  要是人人都像马拓一样,张嘴就是两百万的大g,廖凡义估计,没两千万打不住。

  2000万啊!一个上千人的院系,一年也花不了这么多钱。

  看着齐磊,“这钱你打算怎么花啊?”

  齐磊一笑,“那就得看他们的想象力了。”

  见几个老学究都是一脸肉疼的架势,齐磊只得又安慰道:“放心,现在你们嫌弃花得多,说不定到时候,你们又得惊讶于他们挣的多了。”

  “挣的多?”众人一怔,“还能挣钱呢?”

  当然能挣钱!

  其实,雏鹰班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一个小型的“洞察模型”。

  之前说过,做为一个重生者,齐磊最大的价值其实就是向这个落后于他自身认知二十年的时空传递信息。

  而重生这么长时间,最高效,也最有价值的一次信息传递,无疑就是洞察模型。

  短短二十天,齐磊表达太多东西了,这个模式他怎么肯轻易扔掉呢?

  所以,雏鹰班表面上看是培养一群网络传播精英,是为新学部提供教学经验。

  从雏鹰班身上,看到网络传播的趋势,进而深度研究。

  可是,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这些,那就有点太浪费了。

  至少在齐磊这里显得太浪费了。

  他可以借雏鹰班做很多事儿,让洞察模型继续运转下去。

  正要给廖凡义他们解释一下,却是有人冲进办公室,“不好了,楼下快打起来了!”

  众人一滞,廖凡义皱眉道,“打起来通知保卫处,回来报什么信儿?”

  “不是....”报信的人苦脸,“是今天面试的选上的和没选上的快打起来了!”

  “!!!!”

  这回连齐磊都是一惊,急忙朝楼下跑去。

  ……

  事实上,楼下,面试过后的考生并没有散去,且情态各异。

  因为结果是当场宣布,被选中的十几个人当然是心中雀跃,喜不自津。

  而没选上的,其实开始也只是有点遗憾,这个年代的学生还是朴实的。

  校方决定,尽管面试的过程有点摸不着头脑,即便现在他们也没想通到底面试了个啥,又考了些啥。

  可是,终归还是尊重结果,尊重事实。有的人,还大方的对选上的同学表达的祝贺。

  左右下午的时间已经空出来了,大伙儿聚在一块儿,三两谈论,话题也必然就是雏鹰班。

  可是,谈着谈着,众人就发现有点不对味儿了。

  首先,选上的,必然是过了第一道自我适应题。而且,最后一个问题,是否会在二十年后上战场的选则,无一例外的都选择了是。

  而没选上的,也无一例外,全都是各种理由不上战场的。

  这就....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张路臣明明告诉他们,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逻辑和过程。

  然后,你们来一个唯结果论?

  大家把选上那些人的答案问出来一对比,感觉得还不如自己的逻辑清晰呢!

  就比如江瑶,纯粹就是脑子一热,毫无逻辑可,更没有一点理智。

  她都选上了,可是像董亮、冯佳馨这种有理有据的居然落选。

  那说明什么?

  说明,张路臣骗人!考官根本就不看逻辑,不看过程,他们只要一个答案。

  很多人就有点气不过了。

  其次,就是对齐磊的意见。

  对于齐磊是考官,是雏鹰班导员这件事儿,大伙儿还是没回过魂来。

  实在太魔幻了。

  最后,马拓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拓爷从楼里出来,人也是懵的,他的面试过程比别人还要魔幻一万倍。

  几个在研究生公寓的熟人见他出来,自然上去问结果。

  拓爷懵着点头,“过了。”

  众人,“嚓!你也过了?”

  拓爷来了句,“我不但过了,还拿着研究经费了。”

  众人,“......”

  这就有点无语了吧?当场就批经费了?

  有人问,“你什么项目啊?这就给经费了?”

  于是,拓爷把他写的论文报了出来,“关于奔弛内饰的国风改造与中西审美调和。”

  众人,“……”

  大伙儿都没听懂,这算是个什么科研项目呢?

  “那...批了你多少经费啊?”

  拓爷,“一台大g、一个改装车间。”

  “……”

  得,此一出,彻底炸锅!

  尤其是不知道从哪儿钻出个宗宝宝,来了点内部消息:雏鹰班,有巨量的教培经费。

  本科生40万,硕士生80万,博士生无上限。

  怎么说呢?

  要是没有这条儿,即便觉得考官撒谎,面试不公平等等,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只有一个本硕博的直通而已,能来面试的,哪个不是一身本事?

  一万多人里选出这么几十个,不是闹着玩的。即便没有直通通道,考个研究生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进不了雏鹰班,那就进不了呗,顶多是心里不舒服,谁谁谁都选上了,可是我没有。

  但是,巨量的教培经费太致命了。

  40万什么概念?

  边缘一点的小城镇,普通工人的月工资才几百块的年代。

  京城一个大学教职员工,一个月才挣千把块。

  出国留国,几年也花不上40万啊!

  40万!?80万?上不封顶?

  别说是用在教育培养上的经费了,就拿最低标准的本科生来说,40万够在京城给他安家。

  买车,娶媳妇,然后还有剩余,可以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了。

  齐磊那么大一个四室两厅,才花了18万……

  能不急眼吗?能不要个说法吗?

  这其中,起带头作用的,还是一个本来不应该看重这四十万的人

  董亮!

  董亮原本是没多大情绪的。

  没选上就没选上呗,他家有得是钱,要什么资源拿不到手,和一群破学生在这争来抢去的多没意思。

  可是,和女朋友冯佳馨在旁边聊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越聊越上头,越聊越不是滋味。

  凭特么什么啊?老子的面试过程就算不是最好的,也是优秀的吧?凭什么把我刷下来?

  于是,董亮就上头了。

  等到拓爷一出来,谜底一解开,群情激愤,董亮也彻底失控,带着没选上的一众学生,闹了起来。

  本来选上这边也挺好的,没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比没选上的有优越感什么的。

  可是,董亮接下来做的一件事儿,却是让两边彻底对立。

  他把周小晗给骂哭了。

  周小晗真的是又菜又爱玩,又怂又爱冲。

  打王者她就是先手司马懿,一个大招砸进去,发现砸的是敌方前排战士,一点输出没打,开一技能就跑。

  一边跑,还得一边喊救命。

  两边稍稍有点对立,周小晗就想当和事佬。

  挡在马拓、江瑶他们前面,对着没选上的嚷嚷,“大家冷静点,学校这么安排,肯定有学校的考虑,吵也是没用的。”

  结果,她不出来还好点,董亮还没打算搞的太大。可一看周小晗,就气不打一处来了。

  再加上,有点失去理智。真的是一点风度都不要,一点余地都不留了。

  瞪着眼珠子,“哪特么都有你!瞅你画的鬼似的,现什么眼!?”

  “当你过万圣节呢啊?滚!!”

  周小晗:“……”

  一下僵住,嘴角还挂着假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退回去,又拉不下那个脸,想上手挠董亮一个满脸花,又手脚发麻。

  两边也都愣了,选上这边,眼珠子都红了。

  而没选上的,也没想到董亮这么激动。

  可是,董亮毕竟是替他们在发声,虽然觉得骂周小晗有点过分,但事情到了这一叔,大伙儿都想要个说法,谁也不能临阵退缩。

  而董亮...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拉都拉不住,指着周小晗开火。

  “装特么的清高?”

  “你选上了你就牛叉了?怎么选上的,心里没点逼数啊?”

  “大g坐的舒服吗?你齐磊小学弟给你使多大劲啊?”

  “……”

  欻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周小晗身上。

  她坐过齐磊的车,这事儿大家是知道的。

  被董亮这么一说,周小晗整个人都懵了。

  眼圈一下就红了,委屈的。

  想解释,可是心慌的很,脑中一片空白。

  心中想的是:谁来救救我。

  ……

  齐磊和廖凡义他们其实已经到了门口,这一幕都看在眼里。

  廖凡义第一个怒了,“太不像话了!”

  正在上去给周小晗解围,却是齐磊拦了他一把。

  “不着急。”

  廖凡义等人齐齐皱眉,看着齐磊很是不解。

  不着急?你没见周小晗在那儿都快崩溃了吗?

  只见齐磊呲牙一笑,“这种事儿,我们有我们的解决方式。”

  “????”

  “????”

  好吧.,也就在这个时候.,两方对立之中,静的吓人的事发现场里,传出两声不太“合适”的声音。

  “石头....剪刀....布!”

  寇仲琪:“哦吔!”

  宗宝宝:“靠!”

  当所有人把目光集中到两个人畜无害的少年身上,就见寇仲琪排众而出,来把周小晗面前,很是埋怨的瞪了周小晗一眼。

  “啥也不是,叫周小怂得了!”

  随之又哄,“别哭了,老娘给你出气。”

  董亮一听,气乐了,“你给她出气?你特么算哪蹦出来的!?”

  就见寇仲琪回头,淡淡地撇了董亮一眼。

  “嘴要是闲得慌,不如去公厕挨个马桶舔一遍,做个人人称赞的好东西。”

  董亮瞬间上头:“你.....”

  操!这套词儿没听过,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只见寇仲琪已经转过身,一脸不屑,训儿子一样。

  “你呲个大牙,跟阉狗成精似的,瞅啥呢?”

  步步逼上,“我们卸妆是万圣节?那你脱了裤子就是儿童节!”

  “低头瞅一眼行吗?裤裆里还有东西吗?裤衩子就是装饰对吗?兜蛋的功能是不是浪费了?”

  “我噗....”董亮有点懵,又是没听过的。

  其他人也都喷了。

  这是....这是骂人吧?听着像,可怎么那么憋不住笑呢?

  寇仲琪继续:“瞅你那揍性,拎个畜生的脑袋,挂个四条腿着地的身子!”

  “欺负我们那么有本事吗?那么闲吗?门口过辆粪车都得尝尝咸淡的?口太重是不是还得加把盐。”

  噗噗噗!!

  寇仲琪:“你说你没选上,没选上找校长摇尾巴去啊?在这儿叫你奶奶个棉裤裆呢?”

  “脑子呢?”

  “人类进化的时候,你躲起来了?”

  “……”

  “长脑袋是用来增高的?”

  “……”

  “脑瓜子直接连大肠上了,是吗?拉天灵盖里了,是吗?”

  “噗!”

  在场所有人都喷血不止,这都什么词?怎么那么有画面呢?

  寇仲琪:“智商呢?有吗?”

  “没事儿晒晒太阳吧!没准晒黑了就没人说你是白痴了!”

  再次轻蔑地瞥了董亮一眼,“特么光着腚推磨盘,转着圈儿的丢人!”

  “我要是你妈,宁可靠黄瓜养老也不把你下出来。”

  “......”

  这一刻,寇仲琪杀疯了。

  董亮整个人都炸了。

  其他人又想笑,又发懵。

  周小晗:“......”

  这一刻,周小晗的偶像再也不是倪萍姐姐了,一辈子都是寇大姐的铁粉儿。

  太勇猛了,我怎么骂不出来呀?我口才也挺好的呢!

  “你...你!!”

  董亮上气不接下气,涨红脸色,目露凶光。

  “你特么找死是吧?”

  寇仲琪一听,“什么玩意?”

  猛然上前一步,“呀!!”

  吓特么董亮一激灵,不由倒退一步。

  “呀呀!!”

  “瞅把你出息的啊,还想动手是吧?”

  “来来来!”寇仲琪掐着腰,“来来来,赶紧动!”

  “来来,快点!”步步逼近,“你敢动手,我就敢把医院住到塌!”

  “你特么要是不动手,老娘都瞧不起你!动!赶紧的!”

  这边周小晗一惊,想上前阻止。

  董亮真敢。

  身后,廖凡义他们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董亮的情况,他不差钱!

  而董亮....好吧,你要就是扯点别的,董亮可能还顾及顾及。

  什么赔钱讹人这种事儿,董少爷怕你这个?他家有得是钱。

  再说了,寇仲琪太气人了,是个人也忍不了。

  果然,就见董亮红着眼珠子,已经疯了:“你特么找死!”一个大耳刮子就抡了下去。

  齐磊这边登时没脸见的一捂眼睛。

  “完喽!咋就不忍着点呢?”

  就在董亮巴掌抡出去的同时,寇仲琪抬手就是一擒。

  锁死董亮手臂,转身...扭腰..送肩,一个标准柔道背摔,董亮直接就甩了出去。

  唔哐!!!

  董亮连怎么回事儿都不知道,就后背巨疼难忍。

  “啊!咳!!咳...”

  摔晕了。

  “.......”

  “......”

  “.....”

  来的太快,所有人都傻眼了。

  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就看见,董亮失去理智打人,然后眼前一花,他就摔那了。

  而寇仲琪....

  居高临下轻蔑地看着死狗一样的董亮,神秘一笑,“忘了说,老娘黑带三段,二级运动员来的。”

  昏死过去的董亮一抽抽。

  其他人...

  “......”

  “......”

  “......”

  寇仲琪:“大家都看见了哈,是他先动手打女人的,我只是自卫。”

  说完,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又蹦出一句,“就这智商,趁早上吊。”

  董亮:“......”

  也就是晕了,没晕也得气晕。

  这边,廖凡义他们呆愣愣地看看寇仲琪,又看看齐磊。

  就见齐磊一摊手,“我说不急吧!”

  有些不好意思,“那丫头嘴厉害,手上更厉害。”

  廖凡义:“......”

  错愕之间,齐磊已经动了,来到众人身前。

  把目光集中过来,先是瞥了一眼地上的董亮,呲牙一笑,“别特么装了。”

  地上没动静,齐磊也懒得说别的,给宗宝宝,还有张显龙他们使了个眼色,“抬校长院去吧!看看死没死。”

  死是肯定没死的,而且也不至于晕过去。

  寇仲琪其实无论是嘴上,还是手上,都是有分寸的。

  她能让你难受,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难受,但是,自己还不至于惹大麻烦。

  等张显龙背着董亮走了,齐磊才看向那些没选上的同学。

  “本来是不想搭理你们的,可是....”

  目光如刀,“你们比我想象的还要蠢!”

  “......”

  没选上的几十个学生有点脸上挂不住。

  可惜,主心骨董亮都被抬走了,其他人彻底被震住了,一个个都不敢出声。

  齐磊再次扫过每一个人,“不明白自己蠢在哪是吧?”

  “那好,我来告诉你!!”

  “董亮是个蠢货!而你们被一个蠢货煽动,那就无法原谅!”

  有人受不了了,“我们就是要讨个说法!”

  有第一个开口就有跟从,“对!!上不上雏鹰班无所谓,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齐磊笑了,“什么说法?”

  有人嚷嚷,“为什么骗人!?为什么没有公平!?”

  齐磊更笑,“骗人?谁骗你了啊?”

  众人立时指着张路臣,“他!!他骗人!他说不在乎答案,可是最后选的都是敢上战场的!!”

  ……

  “对!有的人回答还没我们好呢,凭什么他们能选上?”

  结果,就闻齐磊来了句,“就骗你了,怎么着吧!!”

  “你!!”

  “!!!”

  齐磊眼神更加犀利,“记住!”

  “以后不管是谁,是你的祖国,还是你祖国的敌人!不管是考试,还是酒桌上的吹牛,只有一个答案!”

  “那就是会!!哪怕是送死,哪怕你并不情愿,你也要这么回答。”

  “因为,这是你身为一个中国人的责任!”

  底下人一听,登时不愤,“你这是强辞夺理,是不讲理!”

  齐磊,“不明白,是吗?”

  “这道题,考验的其实是本能反应。”

  “敢不敢为自己的国家而战?你们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敢不敢,也不是怕死不怕死,而是...我爱不爱这个国家?”

  “只有理清了这个逻辑,才是敢不敢的问题。”

  “爱不爱你的祖国?”

  “这算问题吗?特么的,你就算是编,就算是撒谎,你得给我说爱!”

  “否则,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质问我?”

  “你都不爱她,有什么资格让她花巨资去培养你这个白眼狼!?”

  .....

  .....

  .....

  众人一片沉默,良久才有人激昂道,“我不是不爱,我就是认为不值!”

  齐磊瞪着他,“你这种人就应该拉出去枪毙!”

  那人,“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有拒绝的权利!说句难听的,我也有不爱的权利!”

  齐磊,“你没有....”

  那人,“你凭什么说我没有!?我有说不有的自由!”

  齐磊,“你懂自由吗?”

  那人梗着脖子,“比你懂!因为我读的书比你多!比你有文化。我是博士!”

  齐磊,“你懂文化吗?”

  “我....”

  齐磊,“你知道什么叫文化吗?”

  “还博士?我看你没文化!你比一文盲还可悲!”

  “你....”

  齐磊,“我来告诉你,什么叫文化。”

  “真正的文化是植根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

  “你觉得你做到哪一条了?”

  “你有修养吗?君子如玉,光华内敛,谦和守下,是为修身!”

  “修身,齐家,才能治国...以安天下!”

  “你告诉我你有这样的胸怀吗!?”

  轻蔑的瞥了一眼那人,“还自由?”

  “西方以自我为绝对重心的自由吗?”

  “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论公德,家国大义!论私德,己所不欲!”

  “这两点你哪做到了?只谈自由,不谈责任,那特么就是耍流氓!”

  那人被齐磊骂的面红耳赤,羞愤难当!!

  强诡辩,“国家都没要求我一定要怎么样!你凭什么!?”

  齐磊,“那好,我来告诉你凭什么....”

  “就凭你是个传媒人!”

  那人脸色登时:“我....”

  齐磊笑了,“看来这句你倒是听懂了,并不是无药可救。”

  看向众人,“你们...身处中国最好的传媒院校。”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你们就是这个国家未来的喉舌!!”

  “是这个民族的声音!甚至还是人民的耳朵。”

  深吸口气:“我们这个民族....对世界是高歌还是哀鸣....”

  “世界对我们是赞美还是诋毁...”

  “还有我们的人民见到了什么?”

  “是铿锵奋起,还是靡靡烂调!?”

  “得到了什么?是力量还是沮丧?”

  “是大国复兴的磅礴之势!”

  “还是跪着起不来的小人之戚...”

  “这些责任......全在你们肩上扛着!”

  “所以你们必需爱这个国家!”

  “没有任何折扣可!”

  “否则!你就不配做媒体人!不配做中国的声音!”

  “......”

  “......”

  “......”

  身前身后....冰火两重。

  那些叫嚣的,不服的...

  此时鸦雀无声,有的人依旧愤愤,不知自醒。

  有的人听懂了,听进去了,却还需要时间消化...

  而身后....

  刚刚跑回来的张显龙....

  本来就愣的马晨宇....

  高深莫测的拓爷....

  还有又怂又爱冲的周小晗...

  江瑶....

  陈文杰....

  包括寇仲琪和宗宝宝。

  只觉心口起伏,激动难平。

  直到这一刻他们这些入选雏鹰班的人,才算刚刚认识到,什么叫雏鹰班!?

  为什么要问那个有关爱国与不爱国的问题。

  雏鹰班...

  就是未来中国的....最强音!

  是中国媒体人的良心。

  突然有所期待!甚至是....迫不及待!

  周小怂....

  看着齐磊,有点发呆。

  突然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诗: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此时纵使无声,亦能听到他振聋发聩的怒吼。

  而这个画面,被两个刚从器材库租来摄像机,准备新闻作业的研究生,拍了下来。

  传到了校内论坛上。

  齐磊的很多身份也随之挖了出来。

  从前那个二世祖、纨绔、外强中干的草包。

  摇身一变,成了后勤采购经理、雏鹰班辅导员、振聋发聩的传媒良心。

  震的全校浑身发麻。

  ....

  董亮并没有真的晕过去。

  当时那个情景,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最好的选择就是装晕,否则董亮不知道他应该怎么离开现场。

  送到校医院之后,急诊值班医生一检查就知道他是装的....

  普通人可能不了解,没晕的人有无意识的眼动,医生一看就知道了。

  不过也没拆穿,让张显龙他们回去,董亮自己在那躺着去吧。

  又磨蹭了半个来小时,董亮才假装转醒。医生又检查了一下,有没有脑震荡,就让他该干嘛干嘛去了。

  董亮下午也没去上课,更没有接受冯佳馨的安慰。

  想一个人冷静一下。

  于是开车回家了。

  他家就在京城,顺义那边的别墅区。

  到家迷迷糊糊睡了一下午,晚饭保姆送到床头也没动。

  直到十点多,董父回来,他才下楼。

  董父一看儿子那个状态就知道肯定有事儿。

  也不急着问,爷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直到董亮自己受不住了。

  “爸,我让人欺负了,你帮我找补回来。”

  董父皱眉,原本还和善的面容登时冷了下来,“没用的东西!吃了亏就来找爹,是最无能的表现!”

  董亮一苦,心说就知道...

  可是还不甘心,“对方挺有能量的!在学校里和领导关系很好。家里应该也挺有钱的。”

  “应该?”董父更怒,“你连对手是什么底细都没弄明白,就结仇?我是怎么教你的!?”

  “哎呀!”董亮烦了,“那就事都赶到那了,我有什么办法!?”

  董父,“那你说说,这个应该是怎么来的?”

  董亮,“那崽子开了台大g。”

  董父点头,在这个年代,大g确实可以代表很强的经济实力了。

  “还有吗?”

  董亮,“没了...东北来的,论坛说好像是尚北?”

  “就你去年去的那个地方!”

  董父:“???”

  尚北来的?开大g?

  突然问了一句,“姓唐?”

  尚北的首富姓唐,他还是知道的。

  董亮摇头,“不是,姓齐。”

  董战林一下愣住,脱口而出,“齐磊?”

  这回轮到董亮傻眼了,“爸你认识?”

  董战林心说,化成灰他也认识!去年他差一点就栽在这个小孩手里!

  尚北大米那件事,董战林弄了个里外不是人!!陈副部那条关系彻底断了。

  龙江省的几个官员也再没了往来。

  孟山都因为去了一趟尚北丢了一整个中国区实验室,也把账算在了他董战林头上。

  也就德胜公司那边没什么损失,暂时还稳得住。

  后来他想通过关系挽回损失,想在徐文良和他爱人身上做点文章,把徐文良搞走,结果也差一点引火烧身。

  把龙江省教育厅的那个梁成,折了进去。

  幸亏他做事一向谨慎,才没惹一身骚。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齐磊!你说他能不记得呢?

  “呵...呵呵。”

  董战林就纳闷儿了,这是犯冲吗?又和自己儿子顶上牛了。

  沉吟半晌,董战林长长一叹,罢了....

  他就不是较劲,冲动的人。

  身情过去了,搞了这个齐磊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那就没必要了。

  看向董亮,“小孩子的事儿,自己解决吧,这点事能找你爹,将来怎么成器?”

  “切!?”

  董亮老大不愿意,“您那...就缩着吧哈...”

  说完就跑,把董战林气的...什么叫缩着?这是骂他爹是王八?

  差点没背过气去!

  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想再和尚北的人有任何交集。

  董战林信命,那个地方邪性!

  人更邪性!

  然而....

  也许就是命,他不想...有时候还由不得他不想。

  董亮刚跑没一会,家里的电话就响了。

  董战林接起来,“喂...文经理,怎么有空给我这个闲人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正是德胜的文经理。

  “改天一起吃个饭?”

  董战林一听,笑了“这是有什么好事儿想着老哥?”

  文经理,“有这么个事儿。”

  董战林,“你说...”

  “齐磊这个人你还记得吗?”

  董战林一个激灵!今天什么日子?

  也没说记得不记得,“怎么了?”

  文经理,“嗨...改天见面在说吧。”

  董战林,“不方便电话里说?”

  文经理,“也不是不方便,就是挺复杂的。”

  整理了一下语,“简单来说,就是我们的一个客户,畅想柳老知道吧。”

  “前段时间想给孩子投一家互联网公司叫三石,结果人家没给这个面子。”

  “柳老就拖我们想想办法...”

  “结果我们投资部门,查了一个多月也没什么进展。”

  “倒是从深圳一家叫振杰的律师事务所出来的律师那里得到了点有意思的消息。”

  董战林不解这和齐磊有什么关系?

  却闻文经理道,“三石公司幕后老板另有其人!”

  董战林,“谁啊?”

  文经理,“见面再说吧,反正你一定感兴趣。”

  董战林沉吟半晌,“说时间吧...见面谈。”

  心说,那个幕后老板,不是是齐磊的父亲吧?不然文经理不会这么神神秘秘。

  那这就是....确实有意思了。

  好吧,他都没敢往齐磊身上想!!

  十八岁...三石公司幕后老板,身家几十亿!

  这绝对是今年...不!!十年之内,最劲爆的财经新闻。

  .....

  时间到了九月二十日....

  上午九点,雏鹰班成员,如约到尚未完工的电视楼报道。

  齐磊提前了一会儿到,已经等在那了。

  身边还有董北国,以及陈兴福、张路臣。

  董北国看齐磊眼神儿就不太对!

  老头儿已经癔症了,就想着那五百万到底是不是赃款呢?

  而齐磊看着董背锅那个样子,也是无语了,“董爷爷....不就欠你五百万吗?你至于从早盯到晚吗?”

  董北国一滞,赶紧道,“谁说的!我在乎那点小钱吗?”

  “不急不急...一点也不急!”

  齐磊翻着白眼,不急你瞪我一早晨?

  “呼...”出了口粗气!

  干脆当着董北国的面儿,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喂?准备一张五百万的捐赠支票,明天让办事处送到北广校长办公室!”

  挂断电话,朝董北国一摊手,“听见了吧?踏实了吧?明天您老等着收钱!”

  董北国:“.......”

  更不踏实了!我还没想好接还是不接呢!

  好想直接问问,你家这钱都是哪来的啊!?

  而齐磊已经不去管董北国了。

  他今天心情不错,昨天在学科建设办公室楼下那段话被传到网上去了,嗯,拍的还挺帅。

  登时扭转了齐磊在北广的形象。

  虽说曝光了他的很多身份吧...

  不过这都是早晚的事儿,曝就曝了。

  说白了,谁也不想天天挨骂。

  所谓的不当回事儿,所谓的淡然。

  包括将计就计的顺水测试。不过就是自我安慰罢了。

  反正...齐磊就是一俗人!挨骂也气,被夸当然也有点小窃喜。

  至少现在,齐磊有点扬眉吐气,腰杆子溜直的感脚....

  今早开着大g,都在学校里多转了一圈儿。

  倍爽!

  等人都到齐了,齐磊还有点端着,一副你们导员厉害吧的姿态。

  咋说呢?

  有点小人得志的做派。

  装作沉稳高深,他也不是不会。

  主要是没必要,大学依旧是个中二热血的地方。享受一天少一天!

  面对大伙儿的目光,“都好奇吧?怎么选这么一个地方报道?”

  大伙儿一翻白眼儿,你够了!

  看把你嘚瑟的!

  这里面就没有俗人,如果二中的十四班是渣子的逆袭,那雏鹰班就精英中的精英,bestofthebest!!

  傲着呢!

  别看昨天挺帅的,但是...也就那么一会儿,过了劲儿又都谁也不服谁了。

  毕竟齐磊年纪小,他要是三十岁,那就没这么多不服了。

  可你才十八?导员怎么了?

  有钱怎么了?不比谁多个脑袋!

  马晨宇梗着脖子,懒洋洋的,“行啦...别铺垫啦....说正事儿呗?”

  齐磊把眼珠子一眯,对陈兴福来了句,“小马这个月经费减半。”

  马晨宇,“!!!”

  “错了!!石头哥!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来这里呢?我真的很好奇啊!!”

  齐磊嘿嘿一笑,“这就对了嘛,不要质疑导员的权威!”

  “好呀!”突然正色,“那就不卖关子。”

  直入主题,“今天来三件事!”

  “按排雏鹰班这个学期的学习任务、明确一下雏鹰班与众不同的待遇、按排每个人的课外任务。”

  “第一,学习任务!首先是托福、雅思的达标,这是硬性规定,到下个年期开学,没达标的滚蛋!”

  “不同年级的课程安排,一会陈姥爷会给大伙发一个表儿。自己选课,自己搞定。这个也不多说了。”

  “总之一句话,除了托福和雅思,课程其实不多,只相当于你们原本学习任务的一半儿。”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意外之喜,还以为雏鹰班就是玩命学呢,怎么还少了?

  那还挺好的哈。

  齐磊看在眼里,却是暗自冷笑,课程是少了,可是一点也不轻松。

  真正劳心劳神的还在后面呢!!

  “第二!明确雏鹰班的待遇....”

  众人登时竖起耳朵听。

  只见齐磊翻开一个文件夹子,“这个有些人已经听说了,本科生年教培资金是40万,硕士80,博士和陈丽敏不设上限。”

  陈丽敏就是那个艺术系的导员。

  “这其中包括...每人两台电脑。宿舍一台,教室一台。”

  “每人一部手机、一台相机、一台小型摄像机,以及配套器材。”

  “班级配四辆采访车,一个剪辑室,一个录音棚。”

  抬起头,“当然,你们之中大多数人没有驾照,自己去报名,班级报销。”

  “每人每月,八百元的服装费、道具费。”

  再次抬头,“这不是给你们自己买漂亮衣服的哈,作业需要。当然,特殊情况,花超了,可以申请补额。”

  “还有,每个人报上来一份书单,十本杂志单,中外覆盖哈,什么都行。”

  “目前就这么多了,以后临时需要再补充。”

  呲牙一笑,“本科生都四十万呢,随便花!”

  “......”

  “.......”

  “......”

  “......”

  十九个人都听傻了!这特么是雏鹰班?

  这特么是土豪班好不?

  还能这么玩的?爽死了啊!!

  而齐磊,则是又道,“爽吧?先别高兴。痛苦的还在后面。”

  “第三!!这个学期的课外任务。”

  “人和人的课外任务不一样哈,我点到名字的出列。”

  说着话,齐磊点了有十个人的名字。

  “你们这个学期的课外任务简单了,跟组!”

  “央视和北广正联合行动,抢救性拍摄一批抗战、援朝老兵的影像资料。”

  “这些老英雄都年纪大了,有的深藏功与名几十年,我们要把他们找出来,让历史铭记。”

  “你们就是跟着摄制组现场采集资料。班级报差旅费。”

  “不过....”话锋一转,“出差旅游是好事,可课内任务还有托福不能耽误,得你们自己安排时间。”

  那十个人面面相觑,倒不是任务有多紧,就算很紧现在也意识不到。

  主要是想不通,跟组?有什么意义吗?

  殊不知很有意义!

  这是一次爱国教育。别看面试最后一题大伙儿都选择正确,可是人和人的回答是不同的,有些人还得巩固一下爱国教育。

  安排完了,这十个人,还剩九个。

  “你们九个里,除了马拓,完成他的论文验证。”

  “其它人的任务,就在你们脚下...”

  众人茫然:“.....”

  看向四周,这就是没装修的毛坯楼,什么任务?

  “装修!”齐磊给出答案,“你们脚底下,就是雏鹰班的教室、活动室、会议室还有剪辑室,录音棚。”

  “我要你们自己拿出装修方案,而且有要求。”

  张显龙没忍住,“什么要求?”

  齐磊,“要求纯西式装修,不管是学院风,还是简约风,我都要!”

  “把北广,想象成哈佛,想像成斯坦福!把你们自己想像成白人!”

  “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会怎么装修他们工作学习、生活的地方,你们就怎么装修!”

  “????”

  大伙儿有点懵,这是为什么呢?

  是的,为什么呢?

  事后,廖凡义、董北国他们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呢?”

  却是齐磊一句话,就道破了天机,“等他们装修完,下一任务,就是把这里所有的装修元素,在不改变风格、改变审美标准的前提下。”

  “全部替换成中国元素!”

  “!!!”

  “!!!”

  “!!!”

  董北国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果然要搞文化入侵!

  这不就是隐性入侵吗?看上去毫无意义,可是实际上却很有破坏性的。

  一个国家的装修,体现了国民的审美标准。

  就拿欧美的简约风装修为例。用单色系,简单线条,勾勒出空间上的立体感与美感。

  这是很难融入中国元素的,因为在欧美眼中,中国元素就是大红配明黄、云纹配回字格等等。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只不过是西方的刻板印象罢了。

  中国写意山水画的简约、意境以及只用黑、白、浓、淡来表现艺术张力的造诣,可以说是登封造极!

  如果容入到欧式简约之中,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成功了,则在无形中提升你的文化认知度,已经接受程度。

  阴啊!!

  真特么阴啊!

  这小子怎么想出来的呢?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还有月票吗?扔一扔吧。

  明天可能还会很晚,而且数量不多。

  丫头病了,明天要带她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