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43章 屠龙(一)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1-28 23:43: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查了一天资料,从头学股市规则,发现老苍果然在这方面不是啥天才。股市这段看个大概意思就得了,俺是真不懂,肯定不专业。

  前面有人又提到上层影响、又柳的背景啥的,小白文要啥自行车啊?能写吗?我想活着。

  另外,今天就八千五,不到一万,实在整不出来了,而且断的很难受。

  所以废话就放开头了,别看!就当今天没更新。要不是为了全勤,老苍今天都不发。

  明天高潮,大伙投个票就跑吧。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正文——————

  万事俱备,连汪皮裤都应景儿了,你就说还缺啥吧?

  这时,不光齐磊,很多人都开始跃跃欲试。

  连穆正明都给齐磊打电话,“还等什么呢?差不多就动起来吧!”

  “把你准备好的这些东西全都放出去,香港畅想的股价必定崩盘,之后就看德盛操作了。”

  对此,齐磊苦笑一声,“穆大伯,你信不信?德盛肯定不是这么操作的。”

  穆正明怔住,“不是?”

  齐磊坚定摇头。

  虽然计划是这么计划的,但是,这事儿交给德盛之后,依齐磊前世的经验,这些资本巨头能给你玩出花儿来。

  电话那头,穆正明沉默了。

  他终究不是研究证券的,有点往宏观经济那个方向靠。再加上,这个年代的老学者,尤其是没出过国的,对于西方金融机构的操作还是不够了解,真不知道那帮人有多黑。

  总之,不管怎么说,穆正明倒是来了兴致,“那好啊,正好可以借机看一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操作的。”

  放下电话,穆正明想了想,又主动给常老太太和王文利打了电话,想一起再研究一下。

  本来还有点惶恐,常兰芳不是他随便就能支使得动的。

  却没想到,老太太也感兴趣,三个人约了时间,坐在一起把德盛可能的操盘手段预演了一下。

  王文利凭借她多年的经验,成了主力喧声,倒是比穆正明想象中的直接爆雷,搞崩股价要高明一些。

  可是,最后的结论和齐磊差不多,“德盛这种百年投行,即便限定了条件,可他们的手段真的不是我们能猜得出来的。”

  这些话让常兰芳和穆正明更加的期待,德盛到底会用什么手法去操盘呢?

  只是,尽管已经一再高估德盛的手段,他们也没想像得出来,人家是怎么玩的。

  最后,全被惊掉了下巴。

  ————

  同样的问题,齐磊也在问文经理,“你们到底要用什么手段去操盘?”

  电话那头的文经理淡然一笑,却是不知道很多人已经把德盛的这次行动当成了演示文稿,八百双眼睛盯着呢!

  要是知道被盯上了,文经理说什么也不出这个风头。

  可是,毕竟他不知道,还以为就是和三石合作,玩一回深度操作呢!

  面对齐磊的问题,颇有几分得意,也以为齐磊是担心他们做的不够好,自信道:“小齐总,你要相信德盛的能力!”

  “这次,由贾马尔与我亲自掌舵,小齐总只要等待一个结果就好了。”

  齐磊登时乐了,心中暗道,你越高明越好啊!常奶奶越能看清你们的本质。

  嘴上却道:“那行吧,我其实还是相信你们的,就是好奇。”

  谦虚起来:“需要我怎么配合?神舟与三石公司的合同、还有极光、顺腾不再使用畅想供货的消息,这些大雷随时可以发出去。”

  “我的盘古系统庆功会也可以随时预告举行,要不要我提前放出去一个消息预热?”

  不管是逐级递进的一个消息一个消息的放,还是一起爆雷,都需要齐磊这边配合。

  只是什么时候爆出去的区别罢了。

  然而,让齐磊没想到的是,文经理一听,马上阻止,“别!!千万别!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小齐总去做。”

  “忍住,什么也别表现出来,让德盛先操作一下!”

  齐磊,“????”

  德盛先操作?怎么操作?

  好吧,连齐磊这个在后世见识过资本贪婪的选手,都低估了德盛的能力与手段。

  直接爆雷砸塌股市?那都是小儿科的操作。德盛要是也这么玩,那它就不是德盛了。

  之前就说了,德盛的名是:贪婪是一种长期投资!

  德盛百年不衰,靠的就是把每一笔投资做到收益最大化,他们要榨干对手兜里的每一个铜板。

  所以,德盛的第一步操作不是让齐磊爆雷压股市,而是利用人性的弱点。

  也就是贪婪!!

  二月二十多号的这几天,文经理一直在京城活动,期间约柳纪向,还有畅想的几个高管小聚。

  主要的目的是谈一谈德盛高华即将加入的新股东——香港奇石。

  其实也没什么可谈的,德盛高华是德盛主导的,畅想在里面就是个傀儡皇帝,加入新股东也是德盛说了算。

  在柳纪向看来,也就是文经理出于礼貌,和畅想控股打个招呼罢了。

  “奇石科技进来…”期间,柳纪向颇为幽默,“文经理是真不给我老柳脸面,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石头!”

  就是一句调侃。

  文经理没当回事儿,大笑道:“柳总说笑了,那三块石头哪里是柳总这座‘山’的对手?”

  “不够看的!”

  柳纪向笑了笑没接,那三块石头可是挺麻烦的。

  正经起来,只道:“投资公司这边,还是文经理做主就好,不用管我们,我们对新股东表示欢迎啊!”

  “改天,文经理可以把奇公的老总约过来见个面,交个朋友嘛!”

  这回却是文经理不接话了,见面?见面能出人命!

  老柳见状,却是没想到奇石的老板会是他认识的。反而心中笃定,奇石应该是没有实体了,只是德盛在德盛高华占股的一个幌子。

  此时,他已经把奇石定义为德盛的影子公司了。

  “对了。”相谈甚欢之时,文经理突然转变话题,“畅想今年的业绩可能不乐观啊!”

  柳纪向神色一沉,“唉!”蔼然一叹,“没办法的事啊!”

  国内电脑市场正是突飞猛进之时,畅想原本预计2001年的销量能拿到一张满意的成绩单。

  可是,还是三石公司闹的!和三石公司的供货关系还不明朗,这很可能影响畅想2001的数据。

  “说心里话。”柳纪向语重心长,“三石这个事儿,对畅想确实有不小的影响。”

  “我们预估三石2001年设备需求应该在40-50万台之间,缺了这张单子,确实不太好看了。”

  畅想内部也有预估,少了三石公司,2001年的销售数据能和2000年的持平,就已经不错了。

  本来柳纪向以为文经理只是闲聊说一说,却没想到,他说完这些话,文经理居然一副欲又止的态势。

  再加上,这个话题是文经理挑起来的,他先提起来,畅想今年的业绩不乐观,这让柳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

  “文总,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啊?”

  别的不说,德盛这种投行,对政策消息的敏锐度可是远超他们这些做企业的。

  只见文经理想了想,突然一笑,故作大方,“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就像柳总说的,都是老朋友了,是这么回事儿。”

  “我们得到一个消息。”

  柳纪向和一众畅想高管不由坐直身子,“什么消息?”

  文经理,“今年政府采购的设备一直没定下来吧?”

  柳纪向心头一颤,“没!”

  文经理,“应该是要多部门联合招标了。”

  “!!!!”

  柳纪向登时大惊,“文总,这可开不得玩笑的!”

  文经理,“十有八九吧!”

  柳等人:“……”

  瞬间鸦雀无声。

  畅想一家就占了国内电脑市场的三分之一,兼容机,也就是攒机的数量都没有畅想的整装机卖得多。

  真的是产品质量、价格等多方面,得到市场的认可吗?

  当然不是!

  要真是这样,之后的神舟低价电脑也就挤不进市场了。

  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网吧采购!

  第二,是政储采购!

  网吧采购占了畅想年销售额的60%,而政府采购这一块儿也是不容忽视的。

  每年,畅想都要向国有企事业单位、政府部门、包括军方提供大约几十万台电脑的供应。

  也就是说,现在机关单位用的都是畅想电脑。

  剩下的才是市场销售。

  尤其是前几年,没人能和畅想竞争,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清华同方的产品日渐成熟,北大方正的pc业务也做到了国内第二,而且这两家也都是国资背景。

  碰的一声,柳纪向重锤桌角,“这是同方和方正在背后搞鬼啊!”

  文经理却是笑道:“其实,中国的电脑市场早晚有这么一天,没有直接分配给这两家配额,而是采取竞标的方式,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柳纪向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儿,畅想和这两家相比还是有优势的,竞标的话,畅想的赢面还是很大的。

  只不过……

  “唉!”柳纪向依旧烦躁,“就怕竞标只是个幌子,这里面还是有别的操作啊!”

  这回文经理不说话了,算是默认。

  沉吟半晌,“这对畅想来说,不是好事。”

  柳纪向点头,“确实是不好事。”

  文经理突然又道:“不过,也是好事!”

  “嗯?”

  文经理看着柳纪向等人,“不介意德盛操作一下吧?”

  “????”

  “????”

  “????”

  见众人疑惑,文经理有些不好意思,“是这样的,德盛毕竟是搞金融的,这个内部消息对我们来说,有价值。”

  “一旦正式的竞标方案公布,再加上畅想失去三石公司订单,这两件事要是同时发酵……”

  旁边的柳纪向一下明白了,“你们要动畅想的股价?”

  文经理笑了,“柳总,别误会,咱们这个关系,我能坑你吗?”

  却是柳纪向不见笑脸,你要动我的股份还不叫坑我?

  “唉!!”只见文经理一叹,“这么和柳总说吧!股价下来已经是客观事实了,不是德盛要把畅想的股价打下来,对不对?”

  “相反的,德盛可以帮柳总再把股价做上去。”

  柳纪向皱眉沉思,”怎么做?“

  文经理,“柳总想想,如果说,畅想接在连遭受不利因素影响股价触底的时候,传出畅想出走海外,与ibm洽谈收购的事宜,这算不算重大利好消息呢?”

  “!!!!”

  “!!!!”

  柳纪向一下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当然是利好消息,而且是很大的利好消息。

  文经理适时道,“这样,这次德盛不吃独食,咱们大家一起赚一波小钱,怎么样?”

  畅想的几个高管再次怔住,一起?

  就闻文经理颇有得意的接着道:“在股市里啊,盲目的股民追高抛低,会玩的看高抓低,就认为自己是高手了。”

  “殊不知,像我们德盛这种大机构,是另一个玩法,几位愿不愿意试一试?”

  几人听罢,不由相视一笑。

  你要早这么说,大家都有好处,那不就没这么多波折了吗?

  股市起落那都是正常的,畅想势头正好,这才是客观事实。

  只要股价能回到高位,那最赚钱的一定不是股民,而是他们这些股东。

  至于具体怎么去操作…有德盛操盘,还用他们去操心吗?

  只是这时柳纪向有些好奇,“文总,要真是小钱,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就不和德盛抢利润了!”

  说的是客套,场面话,其实是在试探,你说的小钱,到底是多少啊?

  他们得有个衡量吧?要是几百万、小千万的收益,哪怕是亿元的收益,看似不少,可是还有德盛分大头儿,他们这么多人,就没必要了。

  结果,文经理来了一句,“这个嘛,现在说不好,我也没法打个那包票。”

  柳纪向,“大概的预期总是有的吧?”

  文经理没办法,“要是市场不敏感,德盛没操作好,也就几十亿的程度吧!”

  “正常来说,百亿级是有的。”

  “……”

  “……”

  “……”

  畅想这些高层差点傻了。

  你别看他们号称是国内第一的电脑公司,国内数得上数的企业家,可是,目前香港畅想的市值也还不到两百亿。

  柳纪向虽然一通操作,把畅想私有了,可是他的股份算下来,连胡润榜还没上去呢!

  他还没齐磊有钱呢!

  文经理张嘴就来个百亿级的,那种感觉…是没法形容的。

  畅想做了十七年了啊!才两百亿不到,人家在股市上随便动一动,就是百亿级的?

  最后,柳纪向拍板,“看文总的!”

  ……

  然后,齐磊也好,一众搞经济的老学究也罢,包括王文利、畅想的高管们,可算是长见识了。

  不服不行啊!单论这一块儿,德盛玩出花来了。

  从2月20几号开始,德盛带着一众香港畅想的股东,开始陆续在高位抛售畅想的股票。

  之前说过,香港畅想的股权结构是畅想控股40%多.、技术转让公司2%、屿进公司20%多。

  这些加在一起有60%的公司股权,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通过股权转让、二级市场收购等等手段入局的小股东。

  当然了,这批人中,还是以畅想控股的高层居多,都是趁着股价爆低,几毛钱的时候入场的。

  这一部分所有加在一起有近20%的股份,剩下的才是在二级市场流通的。

  有了德盛操盘,短短几天的时间,到了三月初,除了技术转让公司的2%没有任何变动,畅想控股、屿进公司,还有小股东的股权占比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畅想控股向股市释放了4%的股份,屿进公司从20%降到了11%。

  而那些小股东也释放了大概10%的股票。

  此时,畅想的股价一直维持在一个相对健康的价格之上,大概是3.54港币到3.74之间。

  此时,畅想法人股总数已经从80%多,降到了不足60%。

  也就是说,有近40%的股权成为流通股,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要是在国内,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而这个时候,如果齐磊的奇石公司入场,在二级市场大肆收购,必定有所斩获。

  当然了,也只是如果,是理想状态。

  奇石公司入场,畅想不可能不有所察觉,也就是说,不可能这40%全被奇石拿走。

  可即便这样,也足够诱人了。

  在原本的方案中,本来也没打算借二级市场拿到太多股份。

  在王文利的设想中,二级市场收够10%-15%就是极限,剩余的股份要通过其它渠道获得。

  齐磊也给文经理打电话,“奇石是不是该出手了?”

  文经理都笑了,“小齐总,别急,贪婪是一种长期投资。”

  “等着吧!!”

  齐磊则问:“那我这边的消息什么时候放出去?”

  文经理,“不急,等我们的消息!”

  齐磊,“……”

  三月中旬,也就是齐磊已经回到学校开始学习之后。

  两个消息接连爆了出来:

  第一,多个部委、事业单位果然就电子设备采购问题进行公开招标。

  这个消息,对畅想无疑是不利的。

  第二,某国际著名金融机构,专门发布了《2001年电子产品市场前景评估报告》。

  文中专门提到了在中国叱咤风云的畅想公司,预计未来两年,畅想电脑因为失去最大的电脑采购商,以及政府供给等条件,必定带来业绩下滑,甚至要面临巨大的挑战与危机。

  前景不容乐观,投资风险极大。

  这两条消息一出,极大的动摇了畅想股价,更撼动了股民的信心。

  不知不觉间,畅想股价开始缓慢下挫,在3月17号,又进入暴跌趋势。

  仅仅几天的时间,股价从3.74港元跌至1.91港元,跌幅接近50%。

  而这期间,畅想官方没有就负面消息做出任何回应。

  王文利虽然身在内地,可是却一直关心着港股走向。到了1.9元的低点,王文利使给齐磊打电话。

  “差不多了,可是暗中慢慢吃进了。”

  同时还夸奖了德盛一番,“高手就是高手,你的雷还没抛出去,光他们自己就把股价做到这个地步,关键还没有引起一丁点市场怀疑。真的不容易!”

  与王文利通过话,齐磊自然就给文经理打电话,装傻:“怎么样?我现在暴雷,股价直接就死了!”

  文经理一听,“别!!千万别!!”

  “等我消息!听指挥,这才刚刚开始!”

  齐磊,“????”

  半天蹦出一句,“你别坑我哦!”

  十八日。

  香港某财经媒体拍到了柳纪向赴美,到ibm接洽的照片。

  一经发出,舆论哗然,各方都在猜测柳纪向跑到老美那去干什么,不会要收购ibm的pc业务吧?

  可这都只是猜测,对股市并无影响,畅想股价一直在1.91左右震荡。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3月25日。

  ibm总裁突然接受媒体采访,承认正与中国的畅想集团讨论交易pc业务的可能。

  而就在同一天,一直未对负面消息发声的柳纪向,第一次面对媒体侃侃而谈。

  “政府采购招标对畅想没有任何影响,相反,我认为这是促进行业发展的好事。”

  在采访中,柳纪向级为自信地反问观众,“截止目前,畅想电脑是不是国内,乃至国际最有竞争力的品牌?”

  “那还怕什么呢?我们只要把产品做好,就不愁消费者不买账!”

  “一切挑战都是畅想向上攀登的阶梯!”

  对于与三石公司之间的业务纠纷,柳纪向是这样说的,“那是一场误会,我们也在试图与三石公司解开心结。”

  “说实话,这场误会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而且矛盾的起因,错误都在畅想!”

  “在这里,也要向小齐总说一句抱歉,希望能坐下来谈一谈,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嘛!畅想为了表达诚意,愿意承担责任,在新合同上给予三石公司一些补偿。”

  姿态拉的贼低,一个谦逊老者的形象跃然镜头。

  事后,舆论也开始分析,三石公司其实没有更好的选择,现在采用补贴政策临时采购国外品牌就是证明。

  早晚还是要和畅想合作,没必要再僵持下去,小齐总应该大度一点,摒弃前嫌之类的。

  弄的好像齐磊小家子气了,连博客粉丝都跑到齐磊的博客下面留,“都是国产的希望,相煎何太急呢?”

  ……

  小齐总,差不多得了,和老柳谈谈,他现在也不容易啊!

  ……

  而对于畅想股价走低的情况,柳纪向亦是慷慨激昂,“做为畅想的领导者,我们不会看着公司倒下去。”

  “所以,我们的股东,包括我本人,都开始有计划的回购畅想股票,不能让股民们陪着我们继续损失下去了。”

  就在这样的论调之下,畅想股价开始慢慢回升。

  1.91港元....

  2.07港元....

  ....

  2.69....

  2.98....

  3.94....

  4.86....

  5.68!!!

  到了四月初,畅想股价已经接近6港元,一次又一次的刷新着股价新高。

  比起最低点的1.91,已经翻了两倍,堪称股民们的狂欢。

  可是,你以为真的是股民们大赚特赚?

  错了!

  早在爆出畅想与ibm接洽,柳纪向回应媒体之前,畅想股价还在低位震荡的时候,各个股东已经开始陆续吃进。

  柳纪向在面的媒体说回购的时候,其实他们已经回购完了。

  等到股价开始上扬的时候,二级市场的流通股总量已经从40%多,悄然减少不到20%。

  要说,股市真就是个吃人的修罗场,最倒霉的永远是散户小股民。

  此时抛售,自以为是在止损,其实正中资本的下怀。

  等畅想股价达到6块,翻着跟头往上走的时候,畅想实际的流通股,也就是在股民手里的股比,最低时仅仅只有可怜的5%。

  还是那句话,散户都是弱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捡便宜只存在于唏嘘与听说,吃亏的时候却一定谁也跑不了。

  倒是那些知道内幕消息的畅想内部高层,一抛,一进,脑满肠肥!

  至于违规不违规……

  一来,有德盛操盘,自然表面做的很漂亮。

  流通股实际是5%,可是大面上看还是有很高的比例,德盛有一万种方法让这个操作不被人发现。

  那些股票既没在柳纪向名下,也没有畅想股东名下,看上去还是在股市流通。

  二来,就算有瑕疵,可是,你知道这一出一进,多大的收益吗?

  如果参与的股东们把手里的股票在6港元的高位出售,恢复到原本的股权占比,就能把上百亿揣进自己兜里,谁还在乎违规不违规?

  就像文经理说的,贪婪的是人性,面对这么大的诱惑,99%的人会被贪婪吞噬,泯灭人性。

  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而且,即便是这样,即便涨了这么多,所有参与这场盛宴的还不着急抛呢!

  畅想的股票已经炒起来了,借着与ibm玩暧昧的机会,还能再涨,还能再挣。

  “唉!”

  这个时候,齐磊也好,老秦也罢,常老太太、王文利等等,只能用瞠目结舌来形容。

  资本的饕餮盛宴何其壮观啊!!

  常老太太天天盯着港股,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大半夜给齐磊打电话。

  “孩子!奶奶不求你别的,这次事成,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把德盛给我摁死了,给我往死里摁!”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老太太有见识,听说过,也见过,可是却没像这次这么从头到尾的关注过。

  老老实实的中国人哪见过这种嗜血如恶魔一般的场面?这不就是吃人吗?

  对此,齐磊唯有点头应下,“您放心,我尽力!”

  ……

  ——————

  德盛的这次操盘,堪称造富运动。

  如果这些股权都实打实的归结于畅想参与其中的高层名下,那明年的胡润榜,畅想绝对是入围最多的一家公司。

  尤其柳纪向,此时畅想的市值已经突破500亿,他通过这次的个人获利,再加上所持有的畅想控股股比折算,能进前三了。

  此时,香港畅想的股比是这样的:

  畅想控股:35.14%。

  是的,流通股少了,可是畅想控股的股权却比之前还少了近5%。

  技术转让公司:2%。

  从头到尾,技术转让公司就没动。

  屿进公司:28.21%。

  德盛控制的投资机构:11.22%。

  其它小股东总占比:17.34%。

  流通股:6%。

  ……

  这时,柳纪向再次联系文经理,“德盛就是德盛,不愧是国际投行啊!”

  文经理微微一笑,“柳总过奖了!”

  双方客气一阵,柳纪向终于说出目的。

  “是不是差不多了?应该释放一点股份了吧?否则……”

  下之意,差不多得了,别闹出事儿来。

  柳纪向还是很谨慎的。

  对于柳纪向的建议,文经理也没说什么,只是给柳纪向发了一份传真。

  柳纪向一看,当下决定,“那就再等等?”

  那是一份,之前看衰畅想那家国际机构,还没有发表的新文章。

  文中风向大转,承认他们对畅想集团的预测过于保守,亦存在偏差。

  就是自己打自己脸,之前说畅想未来两年业绩下滑,现在又改口了。

  可是问题来了,它出尔反尔没关系,可对于已经疯狂的股市,却是意义重大。

  这无疑又是一剂强心剂,而且是大剂量的。

  再等等……

  柳纪向心中狂喜,还能涨!!

  撰住!!别松口!!

  而放下与柳纪向的电话,文经理也暗自念叨:

  攥住!!继续贪!

  反手给齐磊打电话。

  “小齐总,火候差不多了,你的那些大消息可以放出去了!”

  齐磊:“……”

  齐磊正和南大爷、耿大爷一起吃饭呢!

  说实话,他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到了这一步,他要是还不知道德盛要干什么,那就说不过去了。

  只是耿大爷不懂啊,毕竟耿大爷这些都没接触过,刚刚还在警告齐磊。

  “现在所有的股权都在股东手里,你的消息即便放出去,也很难从二级市场拿到多少股份了。”

  于是,齐磊干脆按了免提。

  对着电话道:“现在流通股还不到6%,我把消息放出去,服价跌了,我也没地方收去啊?”

  “柳纪向一定会保公司,硬挺着的!”

  这些都是刚刚耿大爷对齐磊说的。

  只闻对面的文经理无比蔑视地来了一句,“小齐总,你太天真了,人性不光贪婪,还很自私!”

  耿大爷怔怔地听着电话,怔怔地看着扬头看着他的齐磊,他似乎有点明白了,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为了这次操盘,畅想那些小股东、高层把全部身家都扔了进去,在1.91这个价位疯狂吃进,只等高位抛出。

  要是现在,他们还不扔,还等着……

  一旦畅想的股票跌成白菜价,那崩的可就不仅仅是畅想的股价了,而是人心。

  ……

  当天晚上,齐磊发布了两条博客:

  第一条,“三天之后,北广大礼堂,盘古再现!!唠十块钱儿的?”

  鸽了好久的盘古庆功会,来了。

  第二条,是一张照片。

  是齐磊上个月,参观神舟电脑工业园区的照片。

  神舟电脑总经理吴建军明晃晃地出现在照片之上,就陪在齐磊身边。

  照片的配文是:“解释解释,什么特么的!叫特么的!惊喜!!”

  这让看到照片的网友、媒体......

  还有那段文字,不得不产生无限遐想。

  第一反应就是:三石网吧找到新的供应商了!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那哪是三石找到供应商那么简单?

  那是挖墙角,是把畅想的房子都挖塌了。

  连文经理看到齐磊的博客都直砸吧嘴。

  发布会暴雷....

  还是关注度无人可比的齐磊的发布会!?

  ……

  谁没忍住?

  谁不听劝了?

  报个名儿,哈哈!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