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46章 屠龙(四)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2-02 02:50: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此时,齐磊很期待一会儿能发生点什么。

  可是,王振东心情就没那么好了,心中甚苦。

  昨天他还是新浪的掌门人,今天就沦落到回自己的办公室都需要保安在侧的地步了。

  不过说心理话,王振东这已经算是好的了。

  起码上市之前,齐磊提醒过他,会很危险,可能会发生什么。

  王振东尽管没听,可心理上是有准备的。

  所以,尽早得知噩耗,起码还有个铺垫。

  而在齐磊前世的那个时空,可没这么个挂逼兄弟。

  王振东是实打实地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罢免了,那个冲击力,一定比今世这个时空大得多。

  而这也是齐磊最佩服王振东的地方。

  前世王振东遭此巨变,却能在很短的时候内马上调整过来。

  既没有和新浪扯皮,也没有意志消沉,而是迅速投入到二次创业之中。

  这份果决,还有自我调整的能力,说实话,是一般人不具备的。

  ......

  来到王振东的办公室前,王振东不由一怔。

  因为,后勤的工作人员正在摘牌子。

  把齐磊都看乐了,“有这么着急吗?”

  两人在两个保安的陪同下,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董事长办公室的牌子摘掉。

  然后,也不敢与王振东直视,低着头快速离开。

  王振东纵使再好的养气工夫,脸色也有点铁青。

  在门口恍惚半晌,推门而入。

  进到办公室内,碰的一声将门重重关上,将两个保安隔绝在外。

  没有拿了东西就走,而是抚摸着他那把老板椅,缓缓地坐了下去。

  齐磊也没催,往沙发上一歪,“要不,让他们把牌子给你挂回来?”

  咋呼着,“太过分了!”

  王振东没说话,低头想事儿。

  齐磊则是拿着茶几上的工夫茶具,自己给自己泡了一泡。

  捻着茶盅,在那儿细品,“去年的茶吧?味不太对哈!”

  说的王振东又想掐死他。

  可是,这回不是在沮丧,也不是生不起来气,而是在大脑飞速运转。

  过了足足十分钟,抬头看齐磊,“说正事儿,畅想真让你拿下了?”

  齐磊挑眉,怎么现在又开始确认了?

  “比真金还真!”

  王振东得到确认,继续道:“所以,你想收了我帮你管畅想?”

  齐磊登时呲牙咧嘴,“能特么别说那么难听吗?”

  嘬了口茶汤,认真起来,“没什么收不收的!你看三石这些高层,哪个把我当老板了?”

  “我就是个出主意的,给大伙儿顶在台前的样子货。”

  “真要说将来咱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一定不是上下级。”

  “大家有心气儿,有志向,一块儿搞出点动静,就这么简单。”

  “别整那么复杂,还我收了你?我可没那么大的脸。”

  这话说的王振东心里舒服。

  可是,该面对的现实还是要面对的。

  苦笑道:“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总要认清一个位置!”

  齐磊登时斜了他一眼,“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不用你了,没意思。”

  “老子相中的就是你的能力,要事事都听我的,放条狗上去不就完了?要你干啥?”

  王振东被气笑了,“我去你的吧!你才狗呢!”

  皱眉沉吟,“可是......”

  齐磊打断,“没什么可是!你要是过来,那畅想集团一切事务,从经营到管理,再到人事,我不插手,和计研所协调好就行了。”

  “说白了!”齐磊干脆道,“那边你是老大,我给你打下手。”

  王振东:“......”

  看着齐磊,他好像不是在开玩笑,哭笑不得,“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问!”

  “你是同情兄弟啊?还是怎么着?怎么就挑上我了呢?”

  摊着手,“说实话,新浪上市这个事儿,我做的很失败,也暴露了我性格中的弱点。”

  “现在看来,太冲动了,有点不计后果的莽撞,我都怀疑我这种性格以后能不能改。”

  “诶!!?”却是齐磊一挑眉,“你可千万别改!”

  王振东怔住,“什么?”

  只见齐磊郑重道,“千万别改!!要的就是这股一往无前的劲儿!”

  王振东不解,“不懂。”

  齐磊道:“说实话哈,比你会管理的,不是没人。比你懂技术的,也一大把。”

  “既懂管理,又懂技术的少是少了点,可是我也不是找不着。”

  “但是!!”

  话锋一转,“懂管理,懂技术,还特么敢下手,不犹豫的,那就真不好找了。”

  出了口气,“我实话实说吧,你来管畅想,我只有两个要求。”

  王振东,“哪两个要求?”

  齐磊,“第一,别特么和柳纪向学,否则兄弟没得做。”

  “第二,把你那点技术特长捡起来,弄点干货出来。”

  坐直身子,“五年...不!十年之内!三石不管你要一分钱利润,把研发投入给我拉上去。”

  王振东:“......”

  齐磊说这些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使了很大力气。

  “这么拼吗?”

  却不想,齐磊很认真道:“我和柳纪向说过一句话,全球化就是一群强盗的游戏,咱们可以不拔刀,但手里一定得有一把刀!”

  王振东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齐磊,“可是问题来了,打造咱们自己的刀,这条路不好走!”

  “各种国外的技术封锁,国内的基础落后,各种难题,得花大钱!”

  王振东点了点头,补充道:“花了大钱,都不一定能成。”

  齐磊,“所以,柳纪向不敢做!”

  王振东,“你认为我敢?”

  齐磊,“我认为你敢!”

  王振东,“我确实敢!”

  齐磊,“所以,别怕赔钱,也别怕做不好。哪怕产品依旧用别人的东西,哪怕做出来的是垃圾,那也得有自己的储备。”

  “如果有一天,真有人把刀架在咱们脖子上,起码得有刀可出!”

  王振东:“......”

  齐磊,“我就和你交个底吧!你把畅想折腾倒了,咱们兄弟大不了当没做过一笔买卖,大不了被人骂败家,大不了中国少个组装厂。没了就没了,无伤大雅。”

  “可是,你要做成了......”

  齐磊呲牙一笑,“当别人的刀落下来的时候,希望咱们能来场‘一夜转正’,利刃出鞘的戏码!”

  “那此生....便无憾了。”

  “!!!”

  不知道为啥,王振东听的有点燥热。

  这孙子不愧是学传播学的,有毒吧?忽悠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呢?还带画面儿的。

  说实话,王振东在今天之前,他就没想过去造电脑,更没想过要锻造一把自己的刀这个事儿。

  就在刚刚,去给齐磊当小弟,也仅仅就是王振东在走投无路之下的一个选择罢了。

  怎么就几句话的工夫,突然觉得这是个事业,比新浪更值得他一往无前,背水一战的事业呢?

  看着王振东面色潮红的在思考,齐磊有些唏嘘,说实话,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忽悠忽悠,仅此而已。

  到头来,还得王振东自己选择。

  选择是留在新浪,杀个回马枪,还是和他去锻造一把虚无缥缈、不知何时出鞘的利刃。

  “老王!”

  齐磊突然开口,王振东回魂,“嗯?”

  只见齐磊搓着手,“再和你说个事儿。”

  王振东,“啥事儿?”

  齐磊有点犹豫,“奇石是......”

  王振东,“其实是什么啊?”

  齐磊,“奇石是我。”

  王振东翻着白眼,“其实是你什么啊!?”

  “奇石!是我搞出来的!!”

  王振东还没听明白,什么乱七八糟的?

  正要细问,却是传来敲门声。

  二人皆是一怔,暂且放下正在说的话题。

  王振东皱着眉头,“进!”

  咔嚓,门锁转动,一个人影推门而入。

  王振东看清来人,眉头一皱。

  齐磊却是挑眉往后一靠。

  只见秦良,哈腰进来,“王总,在呢啊!”

  王振东眉头皱的更深,“你....怎么来了?”

  秦良闻,赔笑指着门外,“我来办入职。”

  “这不,正好跑过王总这里,来打个招呼。”

  秦良也算职场老将了,没那么多戏,真的就想过来给董事长报个到。

  神态恭敬,语也是条理清晰,甚至还表了个决心。

  “刚办完就过来了,王总,您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我一定努力工作,为新浪添砖加瓦!”

  “.......”

  “.......”

  话没毛病,什么都没毛病!

  毛病就在于,王振东已经不是董事长了,门口的牌子都拆了。

  而且,齐磊和王振东是眼瞅着秦良和吴华涛,还有张丽楠,一起从地下停车场出来的。

  那他就不可能不知道,王振东现在的处境。

  再说了,齐磊在这儿坐着呢,又是王振东亲手把秦良赶出的新浪,他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回来了?回来第一件事儿就是跑到王振东这来露个脸?

  什么意思?

  杀人诛心啊!

  王振东眯了眯眸子,恶狠狠地看着秦良。

  齐磊则是瞪着眼珠子,差点没笑出声儿,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就说怎么遇到秦良了,原来是董事长一下台,人家先杀个回马枪。

  而秦良就好像没看到王振东不善的表情,依旧保持着风度,笑呵呵的。

  “我看后勤的把董事长的门牌摘了?”

  “怎么?换新的了?”

  砸吧着嘴,语带双关,“是该换了。”

  王振东,“!!!”

  秦良,“以前我在公司的时候,就是那块牌子吧?”

  “那时王总赶我走,我就在想吧,多半就是那块牌子闹的,惹王总不高兴了啊!要是能换掉它,该多好?”

  “咦!?”面露喜色,“结果,今天我一回来,牌子就没了。多好?”

  说完,秦良也不动,就那么笑呵呵的看着,眼中似有挑衅。

  王振东真的怒了,怒到了极点。

  瞥了一眼敞开的办公室门,“保安!!”

  一声低吼,却是没有回应,门口那几个保安已经不知所踪。

  登时心下通明,笑了。

  此时,王振东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

  如果,齐磊不是早就提醒他,董事长的宝座危险,他没有那个心理准备。

  如果,齐磊今天不来,或者不提让他去畅想的这条路。

  那么,当秦良推门而入,极尽嘲讽,他还能像现在这样笑出声吗?

  估计不太可能!他应该是暴怒的,甚至做出一些不恰当的举动。

  可是现在,尽管也愤怒,也屈辱,可是处理问题的方式却完全不一样了。

  突然对秦良道:“所以,是吴华涛让你来的?”

  秦良一怔,“吴总.....”

  王振东根本不让他说下去,“你是来激怒我的!?”

  秦良彻底慌乱,“我。”

  王振东,“回去告诉你主子,手段太拙劣了,他果然没什么智慧。”

  秦良:“......”

  说着话,王振东到办公桌前,拿上手机、钱包,招呼齐磊走了。

  他很愤怒,想杀人。

  可是,王振东忍住了,他不能让算计他的人得逞。

  齐磊看着他那寂寥的背影,无语摇头。

  憋屈啊,老王!

  不过没关系,这口气,哥们帮你出来了。

  ......

  ——————

  王振东走到门口,已然与秦良错身,又不得不站住,回头看向齐磊。

  就见这家伙和秦良面对面,斜倚在单人沙发背面,抱着膀子,表情怪异地看着秦良。

  王振东看懂了,齐磊那眼神儿就像在....鄙视一头猪。

  “唉!”

  只闻齐磊长长一叹,“小良子啊!你咋就不能学聪明点呢?”

  我噗!!

  秦良一口老血,你才小良子!你全家小良子!

  齐磊笑呵呵的,“杀人诛心哈!”

  “来,我给你分析分板哈。”

  “你们王总,再加上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秦良拧眉,“什,什么?”

  齐磊一副看傻子的神态,“代表着,你要是把我们俩得罪死了,万一针对一下你,那it这个行业,你算混不下去了。”

  秦良:“......”

  齐磊,“当然了,你也可以就缩在新浪,有吴总罩着你。”

  “可是,你怎么不动脑子呢?你是做市场的啊,是必须要和行业接触的啊!”

  “你说,一个出不去的市场主管,要你有什么用?”

  秦良:“!!!”

  却是齐磊瞥来一个无比嫌弃的目光,“你还傻了吧唧的跑来当枪使?”

  “是不是激怒了王总,再激怒了我,顺手你们吴总再拍点东西,发给媒体,发到网上去,那王总就彻底和新浪拜拜了,想搞事都得被舆论骂。”

  “到时,你就是头号功臣?他是这么和你说的吧?”

  秦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操!齐磊这才叫杀人诛心呢!

  “小,小齐总,别瞎说!”

  齐磊摇了摇头,心说:老子果然不太擅长扮猪吃虎。

  还是无敌流,一路平趟比较有快感。

  拍了拍秦良的肩膀,“你啊,不光追姑娘时有点脑瘫,做事也差点意思。”

  玩着一笑,“要不,我成全你一回?”

  说着话,越过秦良,要和王振东出门。

  秦良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一动都不会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一如一年多以前,在北广那次一样。又被齐磊踩在地上摩擦了。

  只不过,更让他无法理解的还在后面呢!

  他盼着齐磊走,齐磊也作势要走。

  但是和秦良错身而过的一瞬间,“咦!?”

  小齐总突然一声轻咦,转头眯眼,“你笑什么?”

  秦良一怔:“????”

  我,我笑了吗?

  小齐总板起脸来,“你特么笑什么呢!?”

  “笑话你王总是个失败者?”

  秦良彻底傻了,“我....我没有!”

  他真没笑。

  王振东也愣了,他看着呢啊,秦良真没笑。

  可是齐磊不管,明显就是找茬儿!

  有点不依不饶了,“妈了个巴子的,我王哥也是你能笑的!?”

  “操!!你们欺人太甚了吧?”

  秦良想哭,我没笑!真没笑!

  可是,笑没笑,齐磊可管不着,没笑也是笑了。

  就见他眉头紧锁,四下扫看,一眼就盯上门后头,王振东的一套高尔夫球杆了,伸手就抽出一根四号铁。

  小痞子闹事儿一般指着秦良,“妈波的,你敢笑?你再给我笑一个!”

  秦良吓的直缩缩?干嘛,打人不会吧?

  真不笑,笑不出来.....

  可是....

  “操,你还敢笑!”

  (秦良我真没有!!)

  只见齐磊把球杆把肩上一搭,大摇大摆的出了王振东办公室。

  没打人.....打人比较严重。

  王振东瞪圆了眼珠子,看着他出来。

  人也傻了...

  一把拦住齐磊,低吼:“你干什么!?”

  齐磊意味深长的笑了,“憋屈着,不是咱们兄弟的习惯!”

  “得把这口气顺下来!”

  王振东要疯,“冷静!他们就盼着你闹事呢!”

  齐磊呲牙:“那更得满足他们了啊!”

  出门就是秘书台,正好没人。说着话小齐总抡圆了球杆...

  咔!!

  一声脆响,秘书台的玻璃隔断四分五裂。

  秦良:“!!!”

  人傻了,没明白怎么回事儿。

  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我成功了!”“我激怒了这个愣头青!”

  而是....

  “和我没关系!出事儿别找我!”

  ...

  王振东也傻眼了,明知道是坑,你特么还跳?疯了?

  脑瓜子嗡嗡的,都不会思考了。

  眼睁睁看着齐磊砸完秘书台,又架着球杆往前走。

  前面是副总办公室,落地的玻璃墙,没人。

  咔!!

  登时磨砂变蜘蛛网。

  再往前走,财务总监办公室。

  有人,一老大姐正站在门口傻眼。

  齐磊笑呵呵地扫了扫手,“大姐,让让。”

  咔!!

  ......

  小会议室。

  咔!!

  大会议室。

  咔!!

  一路走过去,齐磊一路砸。

  直到到满地狼藉,吴华涛才带着人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身后的几个人还带着数码相机。

  指着齐磊,瞪眼怒喝:“你要干什么?”

  齐磊看傻子一样看着吴华涛,“瞎啊?不是要干什么,而是在干什么?”

  “重问一遍。”

  咔!!!

  得!!又碎一块。

  吴华涛又惊又喜,这是他要的结果。

  王振东被罢免,情绪失控,大闹新浪总部......

  这新闻够大,也足够有用。

  所以,前台叫了保安怕出事儿。

  可是,前台同时也给吴华涛打了电话,通知他王振东上楼了。

  于是,吴华涛又悄悄地让人把保安撤了,甚至暗示秦良去激怒王振东。

  看来秦良干的不错,唯一有点小瑕疵就是,王振东没出手。

  小齐总发飙,意义不大啊!

  “你在干什么!?”

  齐磊,“砸你啊?看不出来吗?真瞎啊?”

  “你!”吴华涛没憋死,说不过齐磊。

  “你放肆!”

  齐磊,“我就放肆了,你报警没?”

  “报了。”

  齐磊,“既然报了,一边看着就得了呗!”

  吴华涛:“......”

  不能看着啊,王振东没出手,你一混不吝砸了不白砸吗?

  心思电转,登时把矛头调转,瞪着王振东。

  “王振东!!你带来的人,你不管吗?”

  “这里是公司,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王振东眯眼,看着吴华涛,缓步上前。

  既没说阻止齐磊,也没回应吴华涛的喝问。

  “为什么?”

  吴华涛一怔,“什么为什么?”

  王振东,“其他几个股东都是外人,我管不了。你是和我一起的元老啊!为什么?”

  “为什么背叛?为什么?”

  吴华涛:“......”

  略有慌乱,“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

  外强中干,“从代理《传奇》开始,你就接连的决策错误。”

  看向四周,人越聚越多,“《传奇》那么赚钱的游戏,你拱手让给了三石。”

  “东街十七号,别人都做游戏了,唯独新浪迟迟没有动作。”

  “搞什么体育直播?你是胳膊肘朝外拐,你不配领导新浪!”

  王振东一听,“所以...是那个德国人主导的这次罢免行动?”

  “我......”吴华涛根本就跟不上王振东的节奏。

  确实是那个德国人——冯.诺德。

  他是新浪的投资人之一,同时也是《传奇》的母公司actoz的投资人,当时就是冯.诺德替金永民拉来了新浪做托儿。

  铩羽之后,又和actoz一起对连成一气的新浪、三石怀恨在心。

  没想到,仅仅只是提到了《传奇》,王振东马上就想到了冯.诺德。

  “你......”吴华涛急于扭转局面,“你不要顾左右而它!”

  “你承认不承认?是你把《传奇》让给三石的?”

  “承认不承认,在游戏行业的决策是错的?”

  王振东:“......”

  这个他可以解释,人家齐磊能做起来《传奇》,你不一定做得起来。

  东街17号的游戏布局,也不一定适合新浪。

  这些都可以解释。

  只可惜,王振东不打算解释了,因为解释没用,那不过就是他们的一个借口罢了。

  在一众新浪员工的注视下,咬着牙,突然走向齐磊,在身前站定,缓缓伸手。

  齐磊一看,乐了,“几个意思?”

  王振东惨笑,“既然都砸了,那为什么不过过瘾?”

  齐磊都砸半天了,人家都拍照留证了,而且还报了警,那就没有再收着的必要了。

  从这里也能看出王振东的个性,他真的就是个狠人,而且是个清醒与冲动并存的狠人。

  齐磊听罢,都不得不赞一句,“有道理!”

  把四号铁递给了王振东。

  于是,吴华涛希望看到的一幕上演了。

  王振东亲自下场,把顶楼每一块能砸的地方都砸了,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从早上开始,他就一直憋着,憋着!!

  这会儿.....不用憋了,尽情释放。

  别忘了,王振东也才三十出头儿,也有未凉的血勇。

  吴华涛也不拦着,阴阳怪气,“把王总录的帅气一点!”

  新浪的员工们就这么看着,看着一路走来的王总迈着稳重的步子,小心地检查每一处能砸的位置,然后,挥舞球杆...一处也不放过。

  只是,和吴华涛的心境不同,他们不觉得王振东失态了,反而有点同情王总。

  任谁,倾其所有打拼下的事业,一朝被夺,都会像王总一样不理智吧?

  直到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才把王振东拦了下来。

  吴华涛面对民警自然是添油加醋,恨不得民警能给王振东带上铐子,那样他又能多几个张不错的素材。

  《昔日新浪老板,情绪失控砸毁公物,被警方拘捕。》

  啧啧,多好的标题啊!

  可是,民警不会听吴华涛的一面之辞,了解完情况,见王振东情绪也稳定,就要带回所里处理。

  该赔赔,该怎么回事儿就怎么回事儿呗!

  这种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还是公众人物,轻易不会上铐子。

  看着齐磊和王振东,民警也是新鲜,“有事儿说事儿,再不济还有法律,暴力方式是不可取的!”

  “走吧,两位老板。”

  吴华涛远远地看着,有点可惜,带上铐子啊!?就这么走?少点味儿啊!

  可是,齐磊却没动。

  “少点味儿啊!”

  民警皱眉,“少什么味?怎着?小齐总还没砸够?”

  就见齐磊呲牙一笑,“砸是砸够了。”

  “不过,这事儿估计用不着警察叔叔。”

  民警让他气乐了,“用不着?用不用得着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法律说了算!”

  齐磊,“对呀!”

  “我们自己家搞装修,这不是问题吧?”

  “自......”民警都乐了,你还挺能编哈!

  吴华涛挤上来,“警察同志,别听他胡扯,这就是打砸抢!”

  民警瞪他一眼,“少说两句!”

  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却是那边,齐磊舔了舔嘴唇。

  “吴总啊吴总!打不打砸抢,马上就能揭晓。”

  转头看向王振东,“和你说个事儿。”

  王振东,“啥事儿?”

  结果,齐磊说出一句,除了两个民警,差点没趴下一片。

  “我以香港奇石科技实际控股人的名义,正式授权王振东先生,全权代为管理奇石科技持有的14.3%新浪股份。”

  “包括,股权转让、分红支配、董事会投票权等等,一切事务。”

  朝王振东呲牙一笑,说了三个字儿:“回、马、枪!!”

  王振东:“......”

  吴华涛:“......”

  新浪员工:“......”

  民警:“????”

  都没听懂。

  或者说,没反应过来。

  民警同志第一个回魂,眉头大皱!“这...这和带走有关系吗?”

  齐磊马上回答,“有!!关系大了!”

  民警一瞪眼,“能让你践踏法律?”

  齐磊,“当然不能!是这么回事儿哈。”

  给民警普及起公司法来了,乖张的小声bb,就像八婆:“王振东有15.7%的新浪股份,加上我这14.3%,就是30%。”

  民警凑上前,“嗯,然后呢?”

  齐磊:“30%意味着,王振东拥有一票否决权。”

  “就也是说,董事会什么罢免啊,玩阴招啊,免职啥的,都不管用!”

  民警茫然,“这...几个意思?”

  齐磊,“意思就是,董事会罢免王振东的决定,王振东可以一票否决,他还是新浪董事长!”

  “那您在想想......新浪的董事长把新浪砸了,搞搞装修,没问题吧?”

  民警:“......”

  好像...没哈问题哈。

  那边,吴华涛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这不可能!!”调都变了,吓特么大伙儿一跳!

  去他大爷的!玩呢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吴华涛要疯!

  奇石是齐磊的?

  而王振东也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了。

  操!!奇石是齐磊的!操啊!

  第一反应......

  不是狂喜,而是......

  “哈...哈哈!”

  朝民警干笑,表情仓促,急声道:“他他他他他,他开玩笑的!别当真,我们和你们回所里,这就和你们回所里!”

  说着话,强行拉起齐磊,“走走走走!去派出所,你说什么胡话呢?气糊涂了?”

  齐磊趔着,瞪眼看着王振东,“咋地?!你有病啊?”

  这反应不太合适吧?不得打脸打回去?这么忍得住?

  “你你你你,你是不是还不太明白?奇石我的!你还是董事长了!”

  王振东翻着白眼,原来刚刚在办公室里,他特么说的是“奇石是我的”而不是“其实是我的...”

  可现在没工夫想这么多,一声低吼,“闭嘴!”

  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喝骂,“你特么脑子进水了,为了报个仇,坏了大事值吗!?”

  别忘了,齐磊还没真正拿下畅想呢。

  奇石公司是他的,这个消息一传出去,让柳纪向知道,不就全完了!?

  王振东现在想的不是自己的回马枪,而是齐磊的大计划!是他的长刀出鞘!

  本以为能点醒齐磊,结果这货愣了半天.....像傻了似的。

  王振东拉着他,“清醒了?走走走!”

  齐磊:“......”

  齐磊是得愣住,只不过是傻了,而是看傻子一样看着王振东,那叫一个嫌弃啊.....

  蹦出一句:“你脑瓜子是不是让飞机膀子扫了!?再好好想想!”

  王振东一愣,“我...我怎么了?”

  只见齐磊无语状,“大哥啊!”

  “畅想控股不是上市公司,每一分的股权流动都要报备董事会的!”

  王振东:“!!!”

  把这个茬忘了.....

  “是...是吗?”

  这回轮齐磊翻白眼,“要不你先冷静冷静?”

  .....

  什么意思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没法玩阴的!更不能偷着来。

  齐磊哪怕动畅想控股0.1%的股份,柳纪向都知道!

  这事儿根本就瞒不住,而且也不可能像香港畅想一下,借德盛的手悄无声息地完成收购。再突然出现在柳纪向身前,然后无比热血的来上一句,“你出局了?”

  不可能的,那是电视剧里的桥段。

  所以,齐磊之前把收购畅想分成好几个阶段,收购香港畅想这一步是暗中行动。

  可是到了畅想控股这边,那就是明刀明枪的干了!

  此时王振东脑子终于归位了。

  “那......”人还是有点懵,不太够用,“那...那你怎么拿下畅想控股?”

  齐磊笑了,“畅想集团用阴谋,下一步则是阳谋。”

  “偷偷地进村,打枪地不要,不可能了。”

  四下扫看,见一众新浪员工还是懵逼状态,对王振东眼珠子一瞪,“你报不报仇?不报是吧?”

  “那走!!”

  “来来来来,民警同志,我开玩笑....”

  “等会儿!!”王振东嗷一嗓子,腰板都直起来了。

  两手一背,来感觉了呢?

  特么的,既然不用瞒着,那不爽一下不是亏了?

  “呵....呵呵!”

  慢悠悠地转头,看向吴华涛,“吴总......”

  “麻烦你通知董事会的各位,半个小时之后,来我办公室开会!”

  “谁没到场,后果自负!”

  王总抖起来了啊!

  齐磊看着王振东那意气风发的状态,心里有点苦,好不容易找这么一个苦力,结果...飞了。

  他娘的,我就是太心软!

  当初为啥要投新浪呢?不投,老王不就没这一出儿了?妥妥的畅想下一代掌门人。

  可惜啊!

  齐磊就是这么个人,先交情,然后还是利益。

  “唉!!”长长一叹,也背个手,挑了个姿色不错的女文员调侃,“喜欢什么装修风格的?我帮你建议建议。”

  女文员脸都红了,“都行。”

  而看着这一切的吴华涛,心都凉透了。

  老王杀回来了,太快了。

  而倒霉的,该是他了。

  却不知,远处的秦良比吴华涛更凉,都冻硬了。

  操你大爷的,什么情况啊?我是不是完了?

  ......

  如何去整顿公司内部,如何处理那些吃里爬外的股东,这些事儿,王振东不用人教。

  给他一点时间,新浪将是另一副模样。

  下午,身在京城的林晚箫来了一趟新浪,齐磊和王振东正式签了股权代管协议。

  直到晚上,才和小马哥、丁雷他们聚在了一块儿。

  丁雷还不住地埋怨,“嚓!!等等我们啊!专乘来看戏的,结果,啥也没看着。”

  对此,王振东没把他们骂死,“一帮孙子!!你们早就知道?”

  丁雷大笑,“没想到吧?学学人家石头,这事儿办的漂亮!”

  王振东点了点头,对齐磊扬了扬杯子,“记着了。”

  齐磊则是摇了摇头,“劝不住你,只好这么着了。”

  丁雷则是接过话头,“该说不说,老王你得记这份情,畅想这边....”

  “停!”却是齐磊打断了丁雷的话。

  知道丁雷要说什么,要劝王振东去畅想帮齐磊。

  可是,王振东已经做出了选择,这个茬,自从他说把新浪股份交给王振东代管那一刻起,齐磊就再也没提过。

  同时,他也不想让丁雷再提,只会让王振东为难。

  还是那句话,在新浪王振东投入了太多感情,他舍不得离开。

  “喝酒喝酒!!”齐磊转移着话题,“今天砸的那叫一个爽啊!”

  大家哈哈一乐,又在唏嘘他们没赶上。

  只是王振东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微微一笑。

  酒过三旬,王振东自己又把话头引来了畅想的问题上。

  “你....除了我,还有别的人选吗?”

  齐磊皱眉,回道,“有!”

  “谁啊?”

  齐磊,“我自己!”

  “......”

  “......”

  “唉!”王振东长叹,“这样吧!”

  把齐磊和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我要先把新浪里的那些臭鱼烂虾收拾干净,再找个靠谱的接班人,然后我再撤出来。”

  齐磊,“????”

  嚓!和哥想的咋不太一样呢?

  “你......”

  丁雷也呆愣了一下,随之大喜,“好啊!!这最好了!新浪找个代理人,你去畅想帮石头!”

  却是王振东摇头,“不找代理人,撤了就是撤了,全撤,一点股份不留!”

  众人,“......”

  只见王振东傲然冷笑,看着齐磊:“你不说就要我这股劲儿吗?那就拼到底,不留退路!”

  齐磊,“......”

  这个结果,说实话齐磊没想到,“你...你真舍得吗?”

  王振东坦然,“不舍得。”

  “但是...”话锋一转,“今天我明白一个道理。”

  看着众人,“正是因为不舍得,才越走越偏!”

  “都忘了建立新浪是为了什么,为了当这个董事长?为了当资本家?”

  王振东摇着头,“我觉得,我不是那样的人。”

  “当年家里穷,在鸭厂打零工才凑够去北大的生活费。到了那才知道,选了个最学不起的无线电电子学......”

  “没办法才转了编程。”

  “现在....不愁没钱了,日子好了。也该干想干的事了!”

  直视齐磊,“不舍得,但是不后悔!”

  “就像你说的,锻造一把能出鞘的刀!”

  “做成了....”

  “那咱们这辈子就值了!”

  齐磊怔怔的看着和帅一点也不搭边儿的王振东.....

  心中百感交集!!

  良久方郑重一句:“那什么...”

  “鸭厂是正经鸭厂吗?”

  我噗!!

  众人狂喷....

  小马哥边笑边打趣的蹦出一句,“老王不具备不正经的条件啊。”

  “我还差不多。”

  王振东气乐了,“滚!”

  都不是啥好人。

  多深刻的发主啊?怎么扯到正经不正经上去了?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感谢simon0911的盟主打赏。

  老板我错了,再也不说老板糊涂了...

  投投月票吧....

  大佬们。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