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4章 屠龙(十二)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1-12-10 20:29: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今天两章)

  事态走向了一个齐磊既想看到,又不想看到的方向。

  想看到,是因为,齐磊基本是稳赢。

  不单单是舆论方向对齐磊来说是自己的主战场,他游刃有余,还因为舆论说白了就是发声。

  二十年后的声音,放在这个时代,有些显得过于超前,是无法引起共鸣的。而有些即便是在这个时代,即便没有核弹级的破坏力,也可以说是振聋发聩。

  而这样的声音,齐磊在后世真的听到太多太多了。

  这就好比,2021年的只要是嘴利索点的普通网友,回到2001年,喷那些所谓蚣蜘,那就是虐小孩儿。

  同样的,齐磊掌握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这个年代的柳纪向可以招架的。

  而不想看到的是,这颗雷砸下去,真的很得罪很多人。

  不是次元壁那头,一帮傻老爷们想像的什么摄政问题,得罪上层。

  其实,别看齐磊和老秦走的很近,可上层的事儿,他还远远够不着。

  老秦和常老太太现在与其说让齐磊“参与”,还不如说在“雕琢”。

  齐磊也好,吴宁也罢,还有徐小倩,他们的上限还远远没到。

  老秦是在投资,期许将来他们能为这个国家成就更大的梦想。

  那齐磊怕得罪谁呢?

  呵呵,只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不是只有一个柳纪向,像他一样的既得利益者一抓一大把。

  而齐磊这一杆子下去,一船人谁也别想好。

  ……

  ————————

  第二天,照例准备了早饭,把徐小倩他们送去上学。

  齐磊在网吧包间与老秦碰头。

  老秦看着齐磊那吊儿郎当的熊样儿,怨气十足的发问,“真有八成?”

  好吧,这个答案,他还不如不问呢!琢磨了一宿也没想通,哪来的八成?

  对此,齐磊嘿嘿一笑,“看着就行了。”

  说着话,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下各大网站的新闻,还有博客网的热搜。

  果不其然,博客网上,三石公司攻略畅想的热度已经在前面了。

  其它网站倒是谨慎得多,没有过度报道。

  其实,包括传统媒体,对这则新闻也是持谨慎态度的。

  齐磊一看,好事儿啊!

  当下发了条博客,“某某杂志是不是想接律师信了?”

  “郑重声明,三石公司从来没有过入主畅想的想法!畅想控股、畅想集团到什么时候都是国资。”

  “我可不敢动哈!”

  “不过。”话锋一转,“该说不说,柳大爷经营的真的挺差的,我惦记点他们的股份不是问题吧?”

  老秦眼睁睁地看着齐磊编辑帖子,“你这不是挑衅吗?”

  齐磊无所谓,“挑不挑衅,大伙儿都心知肚明,有什么关系?”

  看了眼桌面右下角的时间,“都20号了,速战速决吧!”

  老秦:“……”

  齐磊今天好像变了一个人,很主动嘛!

  殊不知,这家伙主要还是知道徐小倩也不出去了,心情很美丽。

  再加上,昨晚想通了一些事儿。

  得罪人就得罪人呗!老子是玩无敌流的,怕得罪人吗?

  再说了,关键时刻还有老秦,干就完了。

  总之,他现在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爱谁谁!!

  轻巧的敲击回车键,博客发出!

  然后……

  然后一帮人就惊了。

  因为,太反常规了。

  收购并购这种事儿,低调点,和气点!起码,你得注意一下公众形象吧?

  即便有杂志爆料,当事人大多也是不回应,或者慎重回应。

  比如:

  “在谈,有意向,还不确定,静待佳音都算是张扬的了。

  可你这倒好,调侃都上来了,柳大爷都叫出来了?太轻浮了!

  博客还没发出去五分钟,王振东的电话就先甩了进来。

  “你是不是喝多了?”

  齐磊还没等回话呢,网吧的电话也响了,李春燕打过来的。

  手机正在通话中,就打了座机试试。

  “什么情况?你真要收购畅想啊?”

  齐磊都回不过来了。

  而博客下面的网友留也热闹了。

  “小齐总霸气!!”

  ……

  “小齐总这是蓄谋已久,势在必得了啊!静待佳音!”

  ……

  “静待佳音!”

  ……

  “静待佳音。”

  ……

  老秦在一边看着,心说,和他想的不太一样呢?怎么没人骂呢?

  仔细一琢磨也是,齐磊就是这么个人设。

  ……

  .

  -->>

  与此同时,传统媒体本来矜持谨慎,看到齐磊的博客,也都是无语苦笑。

  还谨慎呢,人家自己爆出来了。

  得,赶稿子吧!

  本应逐渐发酵的舆论,瞬间引爆,铺天盖地的新闻轰炸。

  柳纪向也是搞不太懂,这么张扬的吗?

  与一众股东,还有德盛的文经理开会商量了好久,终于找到的原因。

  “这是他擅长的领域,所以他有信心!”

  文经理,“所以,这不仅仅是齐磊的口嗨,而是他的策略?”

  柳纪向,“你看看他的博客下面就知道了,公众都是支持他的!”

  众人,“……”

  惊讶之余,也就只剩感叹了。

  一个博客,都让他玩出花来了!

  你看看这公关能力,这影响力,一个做生意的,网友的忠诚度、信赖度比明星还高。

  别说小齐总调侃着要收购畅想,他就是现在说要登陆火星,估计也是前呼后拥的。

  众人回过神来,“怎么办?”

  搞传媒真玩不过他啊!

  柳纪向也在发愁,他曾经在这上面吃过亏,知道齐磊在这方面的厉害。

  却是文经理道,“别急,我从总部调帮手过来。”

  德盛玩资本厉害,公关也是一把好手。

  总部的公关能力,甚至可以插手米国大选。

  那都是西文传媒的实力派,还怕你一个小年轻了?

  柳纪向当然希望能有高人来制裁一个齐磊,马上同意。

  只不过……

  “德盛调人过来也是需要时间的吧?那现在怎么办?”

  不能干等着啊?眼看网络舆论就控制不住了。

  再加上传统媒体也开始报道,老柳怕吃不消啊!

  听的文经理直挠头,说实话,柳纪向,包括畅想这个公关能力啊,简直就是企业下限!

  这还用问吗?

  “马上发公告,表明畅想的立场啊!”

  于是,当天下午,畅想发布公告:

  “第一,畅想无意进行股权变更,目前公司运转正常。”

  “第二,对于奇石公司恶意收购畅想集团股份一事,畅想控股将向港交所提起申诉。”

  “第三,畅想是中国电脑企业的排头兵,是改革开放的先行者,更被业界赞誉为民族企业的榜样,我们决不允许这种恶意的商业掠夺出现在畅想身上!”

  “誓死捍卫每一个畅想人的利益!”

  公告一发,畅想彻底表明了立场,要和三石公司血战到底。

  可是,柳纪向本以为,这么慷慨激昂的公告,应该能让舆论倒向畅想吧?

  结果,和他想象的咋不太一样呢?

  网友管你那个?

  “我认为,小齐总应该比老柳做的好。”

  ……

  “老柳还是很有能力的,企业家典范啊!只不过,对不起,我站小齐总!”

  ……

  “畅想最近的财务情况不容乐观啊!要不换个人经营试试?”

  气的柳纪向想吐血。

  “刁民!!一群刁民!!”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齐磊这回可比以往刚太多了。

  畅想下午发公告,还没到晚饭呢,小齐总的回应就来了。

  博客:《深度解析畅想公告三条》。

  第一,无意变更股分是真的,因为柳大爷可不敢让新股东看到畅想的财务状况。

  运转正常就有点扯淡了吧?

  咱不带睁眼说瞎话的,银行贷款和上游供应商的钱都快还不上了吧?要不,公布个财务状况给大伙儿助助兴?

  第二,奇石公司收购畅想集团股份的过程,全程合规合法。

  而且,奇石公司保留着所有交易记录、会议记录、还有整个收购过程,以及给总部三石公司的进程报告。

  那是相当精彩、跌宕起伏啊!

  各方大战,抛了又进的,柳大爷要不要我都公开出来?看看奇石违规没违规?

  第三,咱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吗?还企业家典范?还标杆?脸红不?

  ……

  三条解析与回应,一下就把畅想打懵了。

  第一条,齐磊显然是做了功课的,畅想的财务状况真的乱透了,还公布?不敢!真不敢!

  第二条,更不敢接招儿。

  别忘了,齐磊勾结德盛不假,可是,这要是公布出来,就等于把柳纪向和各大股东恶意操盘的事儿也公布出来了。

  柳纪向敢接?

  再说了,德盛现在也和他们坐一块儿呢!

  要是公布出来,房子就塌了,他们得让唾沫星子淹死。

  至于第三条……

  好吧,第三条倒是可以做一做文章。

  别看后世畅想臭街了,可是在这个年代,畅想确确实实是标杆,是

  .

  -->>

  民族企业的榜样。

  这一点,即便是支持小齐总的网友也不否认啊!

  这不找他?当下!

  畅想的公关人员眼巴巴地看着文经理,高人啥时候来啊?

  好吧,文经理想骂娘,这还用等高人?

  “发!!怕什么?占理的东西都不敢上手,那还打什么舆论战!?”

  于是,畅想的回应在第二天问世。

  “畅想从不以民族企业自居,这是国家、同行赋予的荣誉!”

  第一、第二条刻意回避,没做回应。

  齐磊这边看着畅想的回应,心说,可以啊,比后世水平高多了啊?是不是请什么高人了啊?

  不过,问题不大。

  齐磊的博客中午更新,“哪个同行赋予的?说出来听听呗!我好离他远点,这人不靠谱啊!”

  网友一看,登时笑的不行,小齐总是真的刚,过瘾啊!

  而一直到晚上,畅想始终没回应齐磊的质疑。

  于是,齐磊追发了一篇长文,穷追猛打。

  《聊一聊畅想这家民族企业行业标杆》

  文中是这样写的:

  五年前,如果柳大爷说出这种话,我个人是不会反对的,因为那时的畅想确实让中国企业看到了希望。

  当然了,柳大爷说这话依旧有点脸皮厚,因为畅想的标杆也不是你柳纪向啊?而是南老!

  齐磊在文中,把南老对畅想做出的贡献,畅想如何完成初期的资本累积、如果在电脑领域取得的成绩一一道来。

  包括现在畅想赖以成名的“畅想主板”。

  “畅想电脑之所以领先,那是因为国内唯一能自己造主板的就是畅想。”

  “可是,这个主板的不是柳纪向的成果,那是南老的心血!”

  “更恶心的是,你们把南老踢出畅想,咱就不说了,留给其他媒体朋友解读。”

  “咱们就说说,柳大爷是怎么利用你爹在专利领域的优势,不把畅想主板、畅想汉卡等一系列南老的成果拖延着不注册个人专利的呗?”

  “不注册专利,南老就无法用专利投资在畅想拥有股份,也就方便柳大爷把老爷子赶出去!”

  “特么的,用着人家的专利,偷着人家的成果,功劳都让你们占了,还有脸说自己是民族企业?行业标杆?”

  “南老一走,你们还剩下什么?吃老本的民族企业啊?”

  这篇博客一出,柳纪向身边有一头算一头,全傻了!

  连文经理都不嘚瑟了。

  这孙子火力太猛了,根本就没法还嘴。

  柳纪向气急败坏,可又无计可施。

  这个时候,他想开口都开不了,无法迎战啊!

  只能……只能给畅想所有员工发了一封公开信。

  “全体同仁!家人们!”

  ”畅想到了最危机的时刻,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

  “我们所有畅想同仁,要迎难而上,不畏强敌,战斗到最后一刻!!”

  嗯,说是给畅想员工的公开信,可是如些高的关注度,不可能不流向社会。

  就算员工比较老实,不把老板的话说给外人听,老柳也得想办法让它流出去,因为这是他的态度。

  既没法还嘴,又不能让舆论继续发酵,那怎么办?

  只能展现一个姿态啊!你看我好委屈,我好气愤!

  我们畅想全体,誓死捍卫荣誉!

  相当奈斯,这波搏同情…屁用没有。

  而舆论真的会如老柳期许的那样,看到畅想的态度,从而同情畅想的处境吗?

  他想多了。

  从开始到现在,畅想的公关可谓毫无章法。虽然还没出昏招,可也被齐磊逼到了墙角。

  而反观齐磊这边,吸引公众关注度、议程设置、突破上限效果、替换刻板印象,看似野蛮跋扈,甚至咄咄逼人,但却是层层递进,有条不紊。

  复盘下来。

  齐磊先是挑起事端,等着畅想回应,这是吸引流量。

  再针对畅想的回应,一一反驳。

  而且,那里面是埋了坑的。

  三条反驳,第一条、第二条,把畅想的嘴堵死了。

  畅想决计不敢公布财务状况,更不敢把奇石收购畅想集团的过程公布出来。

  只有第三条,留了一个看似疏漏的口子。

  第三条,齐磊完全就是口嗨,却是没有实质性的东西。

  畅想唯一可以回应的,也只有第三条。

  而等畅想回应,那么,收购的议程就被替换成了畅想是不是民族企业标杆的议程。

  齐磊紧接着又把南老抛了出来,用南老的经历,说一半儿,留一半儿的继续挖坑。

  公众的好奇心会打破上限效果,对此事持续关注下去。

  要不然,一下把猛料都爆出来,两家吵来吵去,公众没多久就烦了,会重新回到,“只是收

  .

  -->>

  购与不想被收购而已,两个奸商吵架,有什么好看的?”

  而同时,齐磊也替换了一个刻板印象,那就是,畅想是民族企业标杆?还是有南老的畅想才是民族企业标杆?

  这一点很重要。

  这个年代和后世不同,后世的畅想臭大街,而这个年代的畅想则还是人人称道的时候。

  齐磊这么蛮横的收购,别看粉丝多,声音大,可也必然会引起一部分人的反感。

  但是,南老这个雷砸出来,那这些人就得琢磨琢磨了。

  首先,柳纪向是成功企业家,这点毋庸置疑。

  齐磊也是成功的,起码也算个大商人,企业家差点意思对吧?

  对于外人来说,他们才不在乎谁来主持畅想呢,他们在乎的是畅想得一直牛逼下去。

  所以,貌似,齐磊和柳纪向谁执掌畅想都没大关系。

  这方面,可能柳纪向还要有优势一点。

  毕竟柳纪向成熟,而且经营畅想也有经验。

  但是,问题来了,齐磊把这个雷扔出去之后,大家会想,畅想现在还是民族企业吗?没有南老的成果还是吗?

  柳纪向到底干什么了?

  那如果……

  如果小齐总收购了畅想,南老不就回到畅想了吗?

  南老回到畅想,畅想才真的是民族企业吧?

  技术核心又回来了啊,大家是要有南老的畅想,还是要有柳纪向的畅想?

  不对!!

  应该是,大家是想要一个有南老、有小齐总的畅想,还是一个只有柳纪向的畅想?

  而就在公众还有点迷糊.,对这个概念模棱两可、不太清晰的时候,齐磊又一篇博客砸了下来。

  《回答一些网络上的质疑》

  内容一改之前的风格,很是郑重。

  “对于目前网上关于我本人故意抢走网吧订单,导致畅想陷入危机,并借机施行商业掠夺的质疑,这里郑重的做一个回复。”

  “我只说一个数据吧.,在我还没有投资神舟电脑之前,他们的报价就比畅想往年的价格便宜了21.4%。”

  “注意!是在同等配置的情况下,便宜了五分之一还多一点。”

  “很多人不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么说吧,三石公司2001年预计采购40到50万台电脑,每台电脑节省1000元左右,这就是四到五个亿的成本压缩。”

  “而在三石入股神舟之后,由于三石的技术团队、以及南老的加入,使得这个神舟电脑在质量不输畅想,性能可靠的前提下,进一步压缩成本,差距到了29.8%。”

  “大家可以自己算算商业账,中国网吧行业,今年的采购合同是150万台,能节省多多经费?”

  “我们是做企业的,你不能要求我非得买畅想的吧?而且,省下来的每一分钱都是业主的血汗钱,都是要回馈给网吧业主的。”

  这则博客一出,广大网友第一个反应就是:

  谁啊?谁脑子有坑啊?能从这么脑残的角度去攻击小齐总?

  “小齐总不用解释,我们支持你!!”

  ……

  “某些人就是特么站着说话不腰疼,合着花的不是你的钱。”

  ……

  “唉!人就是不能太优秀啊!否则什么阿猫阿狗都跳出来了!”

  ……

  畅想那边也琢磨呢,“谁啊?谁特么质疑了?我怎么没看见呢?这特么不是帮倒忙吗?”

  齐磊做空畅想,拿走订单这个事儿,畅想一直留着,留着高手来了好放大招。

  现在好了,路都堵死了。

  特么的谁啊!?

  畅想的公关,还有网友做梦也想不到,后世有一种贼不要脸的技巧,叫——编弹幕。

  而且……单单把你堵死就完了?

  天真了,小伙子!

  紧接着,第二条博客又蹦出来了。

  “有的网友说的还是中肯的,确实是我们的转投别家,导致了畅想的经营危机。”

  “这里说声抱歉。三石无意危害畅想的生存!说实话,即便没有收购意向,我也不想损害这家中国企业的利益。”

  “发动收购的原因,也仅仅是我个人想替南老还个愿。”

  “我想看着他老人家能回到那个他梦开始的地方,而且是堂堂正正,再不用看人脸色的回去!”

  “也请大家放心,一旦收购成功,三石会将神舟的一部分订单,以代工的方式输送回畅想,保住南老的心血!”

  ……

  看的老秦瞠目结舌,这谁玩得过他?怎么想出来的呢?

  看的网友们,激动不已。

  “好想看南老回畅想.....”

  ……

  “我也想看,南老真的太不容易了。”

  ……

  “不得不说,当年小齐总,一个门脸房的规模就敢对南老伸出

  .

  -->>

  橄榄枝,真的需要魄力!”

  “双方都需要!”

  ……

  “柳大爷…卖了吧!趁着还值钱。”

  ……

  看的畅想的公关,还有老柳直跳脚。

  “卑鄙!!真卑鄙!!搏同情!!”

  那么问题来了。

  现在舆论是认为,畅想由小齐总和南老接手更好,还是由柳纪向继续掌管更好呢?

  最后这条博客,传达了很多信息,可不仅仅是搏同情而已,而是在理性与客观两个角度,对收购铺平了道路。

  第一,只有三石能救畅想!

  第二,南老荣归故里的戏码,就问你想看还是不想看?

  可别小看了这些,不像是西方,舆论是舆论、决策是决策。

  在中国,民情民意还是有分量的,百姓舆论如此,谁都要考虑违背民意的后果。

  就算不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也起码是一个重要考量。

  呵呵,玩舆论?

  齐磊能玩死你!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

  “这都是小打小闹,真正的大坑畅想还是没跳啊!”

  老秦在一旁道,“说明畅想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你还得费点工夫。”

  齐磊靠在沙发椅上,盯着电脑沉吟,半晌:“畅想的公关有点东西,确实还得再加把劲儿。”

  “让我想想。”

  按理来说,齐磊这套组合拳下来,傻子也打出三分火气了吧?

  可是,畅想的公关居然这么稳得住?

  再想想,出个狠的!

  而畅想那边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德盛的高人给盼来了啊!

  德盛公共关系部门高级顾问、斯坦福商学院创意公关权威学者——列维斯坦。

  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犹太老头儿,学识那叫一个渊博,公关手段那叫一个牛叉。

  来了之后,先将畅想近些天的公关行为做了一个复盘总结,又把齐磊、三石公司,还有与这两个关键点相关的资料信息仔仔细细研究了一遍。

  又套用各种独门公式,经验理论,最后用异常气氛的英语,大声呵斥,“畅想的公关,都是猪!!”

  “所以手段,堪称弱智!”

  听的畅想公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手太凶残,我们确实不是对手啊!

  那您来?

  老头儿心说,我来就我来!要不来中国干什么?就是来搞定这件事的。

  于是,老头儿又熬了一个通宵,吃了半只京城烤鸭,制定了一个详细的、精妙的公关方案。

  畅想的公关人员一看,嚓!专业的就是专业的,你看看人家这方案。

  5月24日。

  畅想的反击来了。

  别误会,不是畅想又发公告了,而是国内某个专门搞营销的大师级人物史某某,在博客公开发声。

  “柳纪向,是中国企业家的教父级人物,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攻击与谩骂,会让中国企业家心寒,失去经营积极性。”

  史某某直接给柳纪向定性了。

  而且这还不算完,某新兴电商企业老总亦发声道,“柳老是中国企业家学习的榜样.,不能就这么倒下。”

  某地产大佬:“柳老的奋斗历程,深深的影响着我,激励着我,他是中国企业家的标杆!”

  个个都是打齐磊脸的,你不说老柳不是企业家吗?不是标杆儿吗?这么多人为老柳发声,就问你打脸不打脸?

  齐磊:“……”

  齐磊都看傻了。

  看着铺天盖地的声音,齐磊断,“畅想换公关了!”

  老秦在一旁,“何已见得呢?”

  齐磊,“操!!原本那个聪明的过劳死了?”

  “换了这么个傻叉上来,老子赢都没成就感。”

  老秦:“……”

  扭曲了半晌,“那…你不又想了个杀招吗?还用不用?”

  齐磊瞪眼,“不用了啊!他跳坑里了啊!”

  “议程彻底锁定,老柳到底是不是个企业家,是不是个榜样?”

  茫然回头,看着老秦,“只要把我亲爹、唐爸都牵扯进来,咱们就赢了啊!”

  老秦:“……”

  老秦也纳闷儿了,畅想不好好的吗?真换公关了?

  要不是没这一出儿,齐磊且得费一番周章,才能把这个议程锁定,才能一点一点的引出唐刚刚和齐国君。

  现在好了,不用了!

  当天晚上,唐成刚开通了博客,莲花集团老唐。

  发了第一条搏文,“为什么我就不能把柳前辈看成是榜样呢?”

  在齐磊有意的推波助澜之下,唐成刚的身份马上就被网友扒了出来,齐磊父亲的生意伙伴、兼干爹!

  列维斯坦那老头儿一看,兴奋坏了。

  “看看!看看!!这才就公关!!”

  .

  -->>

  “只需要一点点智慧,就能让对方自己露出破绽!”

  “把拟定针对唐成刚的公关文案。”

  “他们攻击柳总,挤走了那个工程师,侵占了国…国什么?“

  文经理在旁马上提醒,“国有资产。”

  列维斯坦冷笑,“中国人真是可笑,资产就是资产,还要分国有和私人?落后的经济体制。”

  继续他的话题,“他们说柳总侵占国有,那么他的父亲、父亲的朋友又是怎么回事?”

  高深一笑,“这个小齐总的形象,彻底崩塌了。”

  于是,畅想这边开始针对唐成刚、齐国君展开攻击。

  议程彻底焊死!

  当看到畅想犹豫都没犹豫,直接对准两个爹的时候,齐磊确认了,“现在这个负责公关的,确实是脑残。”

  极是笃定:“没跑了!”

  老秦也无语,你怎么跳的这么丝滑?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哈。

  看把这小子得意的?

  ……

  ——————————

  唐成刚和齐国君的事儿之前就说过,显而易见。

  看从哪个角度去解读。

  承包副食品厂和药厂改制,属于敏感,稍稍玩一点隐性失实的概念,都不用太多花哨,只要按事实陈述,稍稍隐去一点点信息,那意思就完全变了。

  而且是那种,即便事后澄清,把隐去的那部分被回来都没用。

  公众先入为主的思维惯性,会让他们继续朝着畅想希望的那个方向推进,这事儿就很难说清了。

  列维斯坦心中冷笑,在中国这个落后的国家,木讷僵化的思维,以及恨不得辫子头的一群愚民,懂什么叫公关?懂什么叫传播创意啊?

  现在的这个局面,对于列维斯坦来说,这就好比一个长胜的的骑士,全副武装去和一个手无寸铁的农夫决斗。

  结果其实早就注定了。

  嗯!

  齐磊也这么想的,来的太容易了吧?

  换了这么个傻子上场,这不等于拿冲锋枪突突猪窝吗?

  是不是…太欺负猪了?

  ……

  先发一半,下章还在写。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