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5章 屠尽.孽龙(十三)。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2-01-05 06:2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今天没食,码的有点懵了。

  也不知道后面写的对不对味,明天起来可能还要改一下。

  另外,没来得及改错字,对付看吧。

  晚安。

  ——————正文——————

  莲花集团的问题,畅想是找的媒体爆料,当然不会傻到自己出马。

  依旧是新京报,头版大标题——有志少年?还是虚伪小人!

  文章以齐磊那番慷慨激昂的网络发为切入点,什么为南老还愿,什么为业主着想,还有什么抨击畅想柳纪向有侵吞国资排挤高层嫌疑等等。

  不得不说,小齐总公关能力一流。

  可是话锋一转,马上写道:

  可是,小齐总自己真的如他所那么坦荡无瑕吗?他的发家史,乃至他家族的发家史真的就干干净净吗?

  随后便列举了,莲花集团的成长历程,一切都是真的,唯独隐去了两个看似不重要的信息。

  一个是,药厂已经停产停工十几年后,才被唐成刚拿到手。

  一个是,副食厂在齐国君接手之前,唯一的盈利点就是来自政府福利。

  而少了这两点,就很有味道了。

  药厂变成了,一家千人规模,拥有药品生产许可,以及多种知名中成药的国营企业。

  却被唐成刚以不足千万的价格全资收购,尚北政府还提供了千万的无息贷款。

  一家年年盈利,厂房设备冷链齐全的副食品厂,被齐国君以每年不足十万元的价格,承包了。

  这样的新闻一出,再加上“有心人”同步转载到网络,让那些支持齐磊的粉丝网友瞬间沉默。

  大家搞不懂了,到底是不是真的?万一是真的,那可就……

  人在未知面前,习惯了保持沉默。

  而这,同时也让那些本就对柳纪向抱有崇拜心理的网友瞬间达到嗨点。

  “去你m的!!就说不是啥好东西吧?骗的我好苦!”

  ……

  “呵呵,自己家的屁股都不干净,还在这冒充圣人,也是醉了。”

  ……

  “什么叫侵吞国有资产?这才叫正宗的侵吞国有资产!”

  ……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喽!”

  ……

  各种谩骂嘲讽,为老柳站队的声音此起彼伏。

  网络舆论的反转,仿佛又一次上演。

  此时的舆论转向,列维斯坦以为齐磊马上会开启反击,毕竟他之前的回应都无比犀利,而且迅速异常。

  可是,让列维斯坦没想到的是,齐磊哑火了。

  是的,他突然就不说了,博客沉寂的像博主断气了一样。

  列维斯坦琢磨了半天,才得出结论,“这是一头猪吗?”

  农夫都抬举他了!

  这个时候哑火?心虚?不敢回应?那我准备的那么多应对方案不白费了?

  那你不死定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

  是的,没见过这么公关的啊?这个时候,你就算编,也得编个文案啊!

  不回应,不就更助长舆论反转吗?

  好吧,列维斯坦不知道,在后世这叫人设崩了。

  齐磊不回应,怂了。

  那个犀利果断不服就干的人设,不就崩了?

  不就更加佐证,新京报的爆料是对的,齐磊的家族真的有事儿?

  于是,一泄千里啊,拦都拦不住,网上全是骂齐磊的。

  过了足足两天,齐磊才突然更新了博客,结果不是回应,说的是网络下乡的事儿。

  其中还暗讽畅想,放弃了通信产业,错过了这条快车道。

  这都是柳纪向的错误决策,柳纪向不配称企业家。

  可是,没用啊!

  你这和之前的畅想不是一个套路吗?转移目标,避重就轻。

  而且适得其反,不心虚,你扯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列维斯坦一看,“哈!”老头儿都笑出声儿了,“看来,他真的有问题,真的不行了!”

  马上制定了反击方案,这回畅想是主攻了。

  不但继续对齐磊家族的问题穷追猛打,而且针对齐磊嘲讽的,柳纪向不是企业家这一话题,进行深入挖掘。

  请人,请媒体,请朋友,一个个现身说法,为老柳立人设。

  柳纪向不但是企业家,而且是中国企业家的榜样。

  至于齐磊,那就是臭大粪!

  而这个时候,畅想甚至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曹老任老,还有张瑞麟,对事件发表看法。

  其中,任老一向低调,不想参与这些无用的争斗,坚决的回绝了。

  可是,曹老和张瑞麟……

  这件事儿,他们从头看到尾,说实话,站柳纪向的立场。

  无它,齐磊从最开始就不太磊落。而且,畅想交给三石,是个未知数,老柳起码在畅想快二十年了。

  老柳在这个年代,人望还是不错的。

  两人于理出发,想这件事快点结束。

  于是,在不同场合,也表达了对柳纪向的支持。

  这就很微妙了。

  之前说了,柳纪向和这两位不是一个圈子的,连圈外人都表示支持,那说明柳纪向是众望所归。

  而齐磊的舆论支持,也就此降到了最低点。

  只要柳纪向一句话,列维斯坦就能发起最后的总攻,让齐磊彻底臭大街。

  和我玩舆论?还嫩了点!

  柳纪向也是恨的压根直痒痒,好不容易赢了齐磊一回啊!

  斩草除根!!

  可是,柳纪向没想到的是,就在要砍这最后一刀的当口,有人发话了。

  “格局大一点,打掉齐磊对畅想没有任何好处。”

  “相反,留着他,可能让畅想起死回生!”

  别忘了,齐磊手里攥着一张订单,一张可以让畅想度过难关的订单。

  你真的和他不死不休,那张订单也回不来。

  怎么说呢?发声的人其实不在乎畅想和三石谁输谁赢,或者说,他们希望柳派赢,但是也没那么重要。

  重要的不是柳,也不是齐磊的死活。

  他们在乎的是,畅想这片试验田能否成为支撑他们这条与常兰芳那条不太相同的观念路线,是否留存,是否能够延续的问题。

  他们看重的是理念,是路线。

  这比什么金钱利益远近关系要重要得多。

  如此一来,柳纪向就不能对齐磊下死手了。

  或者说,在畅想起死回生之前,没法下死手。

  怎么办呢?柳纪向一时无法想通。

  而列维斯坦,“很难!”

  让一个人死很容易,可是让一个人服输,还交出核心利益,这就难了。

  也就在这个当口,齐磊更新了一条博客。

  “累了,好烦!”

  “柳大爷,选个场合咱俩见一面,当面锣对面鼓的解决一下吧!”

  直接正面约战了。

  柳纪向和列维斯坦看着齐磊的博客,足足有一个钟头。

  柳纪向没搞明白,齐磊是垂死挣扎,还是挖了坑呢?

  毕竟这一年多,齐磊好像没少给他挖坑。

  但是,话说回来,不管是不是坑,柳纪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接着。

  有两个原因:

  第一,他公开叫嚣,你不跟不行,舆论看着呢!最后一哆嗦了,换成老柳怂了?不可能的。

  第二,这个提议,非常!非常!契合某些人的意思。

  不希望畅想死,要借齐磊手里的订单解决畅想的危机。

  对那些人来说,简直就是想睡觉来枕头。

  但是,柳纪向又不得不防一手齐磊挖坑。

  怎么办?只能交给公关专家列维斯坦来处理。

  柳纪向的要求就是,“这个少年很狡猾,尽管他现在处于劣势,可是谁也保不准他还藏着什么阴招儿!”

  “所以,既要与之见面谈,也要防止他使用手段!”

  列维斯坦一听,这个命题太难了吧?

  回去又想了一宿,吃了半只鸭子,终究还是没难倒他。

  “他要见面可以,但是场合时间地点,得咱们来定!”

  柳纪向,“这就能防住他了?不太可能吗?”

  咋地?齐磊还在会场安炸弹是怎么着?太夸张了吧?

  就见列维斯坦做高深状,“no...no..nono。”

  “柳总还是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啊!”

  “这说的是,这个时间地点,是电视台的直播厅!”

  柳纪向:“????”

  列维斯坦解释道,“任何阴谋都是怕见光的,任何谎也都经受不起时间的考验。”

  “直播现场,所有话题放在明面上,他那些拿捏柳总的把柄就不好说出来了,牵扯太大。”

  “而且,他也不敢玩什么阴谋了,全中国的电视观众在看着他,一旦他使用诡计,观众的眼睛不会逃过的。”

  “而这在我们米国,是很常见的电视辩论!”

  柳纪向:“……”

  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哈!

  你就比如,他驱逐南光虹,还有港股的那些事儿,这些是老柳怕齐磊揭盖子的。

  可是,南光虹的事儿上面有定论,他不好在直播里说吧?

  而港股,自己有毛病,齐磊也不干净,他不会当着观众给自己抹黑吧?

  “好办法!”柳纪向想通了。

  这老外就是不一样哈,创意都这么独特的。

  “可是!”老柳不太理解,“这等于是绑上齐磊的手脚来对峙,他会同意吗?”

  列维斯坦一听,笑了,“他能让柳总不得不答应,我们也能让他不得不答应!”

  柳纪向,“怎么做?”

  列维斯坦,“发公告!”

  你不是在博客公开叫嚣吗?那好啊,我们也公开!

  这回轮到你不得不答应了,否则,你怎么面对舆论?

  于是,畅想公告又出来了。

  柳纪向邀请齐磊参加一档财经节目,而且是现场直播,你…来不来!?

  齐磊看到畅想的公告,整个人都傻了。

  回头看老秦,“查出来了吗?谁在给畅想公关操盘?”

  老秦,“德盛的高级公关顾问,叫列维斯坦的。”

  齐磊,“啧啧。”

  摇着头,“我要是老柳,不但不给他咨询费,还得倒扣他钱。”

  老秦,“怎么?现场直播又正中你下怀了?”

  齐磊摇头,“没有。”

  老秦,“那你嘲讽什么?”

  齐磊,“我都没敢想过能现场直播!”

  齐磊想到的最好的结果,就是一个半公开的谈判。与之前直接摊牌唯一的不同就是,有舆论监督和关注。

  结果,你来个现场直播?

  嚓!!齐磊真没敢想过。

  这也太惯着我了吧?

  博客回应的时候,手都在抖。

  “6月....2号.....晚上见?”

  这特么的,赢了都没成就感。

  齐磊感觉他的运气好像又来了,怎么回回到关键时刻,连上帝都帮咱呢?

  又无敌了!

  其实,从他们锁定目标到唐爸和亲爹身上,这场战斗就注定了。

  原来很简单,对方以为,齐磊要在侵吞国有私产上做文章,目的是挤走柳纪向。

  所以才会用唐爸和亲爹来反击。

  殊不知,方向错了,与齐磊要公关的舆论点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而且,他们越是这样,就越帮着齐磊往他的那个方向走。

  这就好比后世,司马大侠开炮,舆论发酵一个月之久,很多网友还认为司马的目标是畅想是老柳。

  其实错了,就算老柳最后倒了,他也只是一个副产品,真正的目标比一个老柳要大得多。

  不是某个人,而是某群人。

  关键不在于老柳侵吞没侵吞国资,而在于风向变了,一些人背靠中国大市场疯狂收割财富却不干人事儿的时代,过去了。

  老秦在一边看着,“这么有把握?”

  齐磊答非所问,“二号之后,给我派俩保镖哈!”

  “你要保镖干啥?”

  “我惜命,怕被灭口!”

  老秦,“……”

  有这么严重吗?

  ……

  ——————————

  六月二号,齐磊奔赴南方某省某卫视的财经直播。

  说起来,这种电视辩论的形式,在国内还尚属首次。

  老秦没和他一起去,直接回了京城。

  用齐磊的话说,没必要了,今天全部搞定,等着以后保我命就行了。

  临行前,大伙儿给齐磊送行,看着他开车扬长而去,真的就像个屠龙的斗士。

  是只想不通,他这一剑挥下,到底是怎么劈倒一片的.。

  ……

  地方是柳纪向选的,嘉宾都是柳纪向定的。

  多年前,老柳和这家电视台的台长有过交集,而且畅想年年都要在这家电视台花费数百万的广告,即便今年经营环境不好也不例外。

  所以,连节目主持人都得算是畅想的关系。

  可即便是这样,为了防止齐磊在节目上放冷枪,列维斯坦就蹲守在导播室,随时可以通过耳麦指导柳纪向现场技巧,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

  齐磊到地方之后,看到了两个“熟人”——曹老和张瑞麟。

  这两个人同样是刻意安排。

  嘉宾都是老柳的人,齐磊没同意。

  扬,都是你的人,我去谈个屁!那我也带几个人行不行?小马哥王振东什么的。

  对方一听,就放弃了。要是齐磊再带自己人,那就乱了,干脆让齐磊提议几个局外人。

  齐磊想了想,说了三个人的名字。

  正是张瑞麟和曹老,还有一个任老。

  只不过,任老过于低调,后世要不是hw危难之时,老爷子连采访都很少接受,更不要说上节目了。

  于是,就剩下张瑞麟和曹老。

  畅想那边一想,正好这两个都是支持柳纪向的,而且还是圈外人,更有说服力,也就同意了。

  对于齐磊提议让两人参加,其实张瑞麟和曹老都是拒绝的。

  你们那点破事儿,就没完了是吧?

  再加上,对齐磊的第一印象其实并不好,真的不太想来。

  可是,最后还是答应了。

  他们也希望这事儿快点结束,太占用公共资源了。

  来是来了,给了齐磊这个面子。

  但是,见面之后的态度,却很冷淡。

  无它,不喜欢这个小孩儿,手段太极端,做事太没分寸。

  对此,齐磊道也不太在意,只是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两位,日久见人心,我是个好孩子。”

  说的曹老青筋都蹦起来了,好孩子?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呢?

  节目开始之前,照例要对一个台本儿。

  其实也没什么好对的,柳纪向不会告诉齐磊他想在节目里说什么,齐磊当然也不会告诉他。

  所谓对台本,也就是警告齐磊,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主持人是个女的,长的贼刻薄,对齐磊态度也不太好。

  “小齐总,有在先,我们是公众媒体,不要害我们,有些话不好在节目上说的!”

  “就比如……”

  齐磊有点不耐烦,“知道了。”

  你态度不好,我也不会对你好,多简单点事儿。

  还吓唬了主持人一下,“我要真说点啥,你拦得住啊?废什么话?”

  冷冷甩了一句,“我的觉悟,比你高。”

  “你!”

  主持人没气死,这什么人啊?

  马上开场,不好和齐磊浪费时间,干脆用胸麦对导播室通话。

  “都听见了?他要是出什么幺蛾子,导致什么演播事故,可别怪我!”

  导播室里的工作人员不由看向列维斯坦。

  台长有吩咐,今晚技术上的事儿,他们说了算;主题的事儿,这个老外说了算。

  而列维斯坦听了翻译的转述,沉吟了一下,“没关系。”

  把耳麦通话切到柳纪向,“柳总,你去和齐磊交流一下。”

  “你的话,在他那还是有份量的。”

  柳纪向皱眉,可是不得不找上齐磊。

  “小齐总!”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齐磊就笑了,“柳大爷,您要真这么怕,就别搞现场直播。搞了,就别怕!”

  柳纪向,“你……”

  齐磊讪笑,“您要直播,不就是要堵我的嘴吗?”

  “您放心,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心里有数。”

  “您想到的那些,我一个字都不会提!”

  柳纪向黑脸,扔下一句,“知道就好!”

  齐磊看着老柳的背影,无语摇头,小声逼逼:“一直都说,您老格局不大。”

  正念叨着,老秦电话进来了。

  “怎么样?被包围的感觉不太好吧?”

  齐磊登时笑了,扫视四周,还真有点十面埋伏的感觉呢?

  不过……

  “还行吧,人不少,真是能打的还没见着。”

  老秦无语,“还是这么自信!我还以为你到现场得慌一下呢?所以打个电话给你打打气。”

  却是齐磊看表,“从八点开始计时,五分钟解决战斗。”

  老秦一滞,“五分钟,夸张了吧?”

  齐磊,“不夸张,这颗雷,老柳接不住,后面全是垃圾时间!”

  ……

  ————————

  八点整,现场直播,正式开始。

  这场针锋相对,吸引了无数观众的收看。

  没办法,本来小齐总就是自带流量的,再加上畅想与三石的纷争这一年断断续续就没停过,又是两边的老总亲自上阵,终极对决。关注度能不高吗?

  面对镜头,齐磊依旧是那么懒散的模样,斜倚在沙发上,淡然的看着对面的几个人。

  而对面的柳纪向张瑞麟曹老都是微微皱眉。

  说实话,就连张瑞麟和曹老都不喜欢齐磊这种做派,太不庄重了。

  柳纪向倒是无所谓,你越显得不稳重,他就胜算越大。

  其实也没什么胜算不胜算的了,就是通过这么一个方式,来解决畅想现在的经营危机,让齐磊对着镜头,亲口许诺把拿走的订单还回来,让畅想度过危机。

  节目开始,主持人一点没客气。

  先提到,尚北制药厂的问题,把矛头直指齐磊。

  对此,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为小齐总捏了一把汗。

  这个问题,可是不好回答。

  可是,齐磊的回答完全让人大跌眼镜。

  “啊?今天不是来吵架的吗?又是我的谅解会吗?”

  把主持人闹不会了,疑惑道,“难道小齐总不想为父辈解释一下吗?”

  齐磊,“不想!我爹的事儿,我哪敢管,他揍我。”

  主持人:“……”

  努力道,“即便小齐总说不出来什么,或者说哑口无,可是尚北药厂尚北副食厂的事儿,已经和三石公司收购畅想的事情关联起来了,引发了公众热议,你也应该给公众一个交代啊!”

  这已经很犀利了,甚至可以说是呵斥。

  可是没想到,齐磊只是撇了撇嘴,“这话说的就新鲜!”

  掰着手指头算,“合不合规,合不合法,好像不是你们说了算吧?”

  “那是监管部门说了算的。我不解释,就是我代表不了监管不部门。”

  “我说没问题,也不是最终解释。”

  “结果如果,也是监管部门调查取证之后来决定的。”

  “要说非给公众一个交代,也不是解释,而是……”

  突然转向镜头,“观众朋友们,没事儿,心放肚子里!哥也好,我爹也罢,都经得起考验,最终会给大家一个结果。”

  说完,朝主持人一摊手,“交代完了!”

  噗!电视机前的公众大多笑出了声儿。

  为什么喜欢齐磊?就是齐磊身上那股劲儿忒特么招人稀罕了。

  就跟邻家的小屁孩,进屋就盘腿上炕一个感觉,一点不端着,也一点不见外。

  “好样儿的!!你看看人家那淡定劲儿,这不比啥解释都有用?”

  观众爽了,可是主持人和对面的柳纪向却尴尬了。

  今天不就是借这个由头开的现场直播吗?让齐磊几句话就把这事儿给过了,那还直播个屁?

  柳纪向急中生智,突然对曹老说话,“老曹,你看见了吧?”

  指着齐磊,数落小辈一般,“他就不和你好好说话,也没法沟通!”

  “您给说句公道话,我这么大岁数还得听他呼喝,你说,这怪我吗?”

  曹老被架在那儿,不开口不行了。

  心下琢磨,反正是来当和事佬的,那就干点正事儿呗!

  哈哈一笑,打起圆场,“全中国都知道小齐总什么德性,柳总第一天认识他吗?”

  柳纪向苦笑以对,曹老继续转向齐磊,“你也火气别那么大嘛!和气生财,和气生财,不和气怎么生财呢?”

  齐磊一笑,换了个姿势,“我和您老任老张总都挺和气的啊!”

  看了一眼柳纪向,“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柳大爷就和气不起来了。”

  曹老,“年轻人脾气大,可以理解。可是,总得注意一下影响嘛!”

  齐磊刚要接话,主持人却是突然打断,“说起影响。小齐总知道商界的你的同行们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齐磊微微皱眉,“不知道。”

  主持人,“想知道吗?”

  齐磊,“不想。”

  主持人,“我……”

  没憋死。

  干脆也不管你想不想了,“咱们来看看大屏幕吧,这是一些商界同仁对你攻击柳总的评价。”

  说完,镜头转向大屏幕,柳纪向不由坐直了身子。

  内容他是看过的,很精彩。

  齐磊也回身看向身后的屏幕。

  却是有些乏善可陈,无外乎还是那几头。

  不过,为了增加可信度,又添了几位不是柳那个圈子的,也确实都是名人。

  每个人都录了一段vcr,都是声援柳纪向的。

  史某某:“畅想从20万元的本钱,走到今天这个规模不容易,柳总的贡献有目共睹。我个人希望畅想能度过难关,继续带领中国企业突出重围。”

  卢之强:“入股畅想之后,我才知道电脑行业的竞争有多激烈,也深刻的意识到柳老的经营路线是没有问题的。这里特别想正告小齐总一句,畅想人是团结的,不要试图破坏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柳总做为中国企业家的榜样,会继续带领我们走下去!”

  潘某某:“柳总好,小齐总好,做为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深知国内有今天这样的经商环境来之不易,我们每一个人有义务维护这样的成果,不要恶意的破坏它。最后说一句,柳总无愧中国企业家榜样的称号,加油!”

  某某某:“电商行业其实和电脑行业一样,属于竞争激烈的领域。柳总能在电脑行业杀出重围,是值得尊敬的!畅想做为民族企业,亦大有可为,柳总加油!”

  “……”

  ……

  “……”

  差不多都是这套东西,2001年嘛,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

  后世看起来挺假,挺low的内容,在这个年代却是有很大的号召力。

  现场观众都有点画魂儿,老柳人家还是有底蕴的啊!也是这么多年奋斗积攒下来的品德。

  vcr放完,主持人咄咄逼人的看着齐磊,“小齐磊总,做何感想?”

  齐磊回头,“谁写的文案,词儿都重了。”

  我噗!柳纪向一口老血喷出来。

  瞪着齐磊,你啥意思?

  刚要出声,却是齐磊不给他机会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切入点,齐磊就要接管现场了。

  而且,和老秦的牛皮都吹出去了,五分钟解决战斗的。

  “而且!”声调渐高,“这怎么还都提什么企业家啊!民族企业标杆啊!这种话?”

  柳纪向一皱眉,却是不好接话了,总不能让他自己说自己是企业家吧?

  这时,张瑞麟突然开口了,“这里,我得说句公道话了。”

  动了动身子,“客观地讲,以柳总畅想今日的成就,柳总确实称得上是企业家了,畅想也确实是民族企业的标杆。”

  结果对面的齐磊笑着摇头,“我不认同。”

  “要说你张总曹老,还有今天我特别想让他在场,可是实在太低调的任老,说你们是企业家,是民族企业的标杆,我齐磊第一同意!”

  “而且愿意拿你们当榜样,向你们学习!”

  “可是柳总……”看向柳纪向,“柳大爷,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

  “可是,我觉得您顶多算一个成功商人,跟企业家一点边儿都不沾!”

  张瑞麟皱眉,“柳总算得上企业家!”

  齐磊斩钉截铁,“不算!到哪说他也不算!”

  张瑞麟来了火气,小屁孩嘴怎么就那么犟呢?

  掰着手指头给齐磊数,“畅想在电脑行业,纳税第一!帮助大批工人解决就业问题,把中国电脑卖到了国外,使畅想拥有了国际知名度!”

  “首先践行了国际化的进程,社会影响力极大!”

  “这还不算企业家?”

  齐磊,“这顶多算个国际倒爷!这叫什么企业家?”

  问向柳纪向,“请问柳总,畅想为国家实现了什么技术创新了吗?正在推进哪些技术研发了?”

  柳纪向苦笑,“又绕回到了技术技术技术,老南这关就过不去了吗?”

  拔高声调,“我在不同场合重复了无数次了,南工的离开,仅仅是畅想在经营策略上的转变,顶多算是要路的商业道路不同。”

  “为什么一定要技术?那是要承担风险的!我要对畅想负责,要对国家财产负责!”

  齐磊寸步不让,“你的负责,就是把背靠计研所,拥有研发能力的畅想,搞成了贸易公司?”

  柳纪向:“这只是选择不同!”

  齐磊,“可你不应该这么选择!”

  柳纪向瞪了眼,“照你这么说,踏踏实实搞盈利,遵纪守法的商人就不行,就得背个包袱赶路?照你这么说,中国那么多商人,包括你的父亲,都不行,必须得唱高调?必须得把责任放第一位,生意放第二位?”

  “没这个道理啊!”

  老柳有点急了,连耳麦里列维斯坦提醒他注意情绪的话都没听。

  “生意就是生意,改革开放,就是让生意变得好做,就是要企业营销变的自主,变得容易,变得无国界!你这大帽子一扣,都不做生意了?”

  一点没客气,当着镜头,说出了很多生意人的心声。

  经商环境需要自由的市场,商人自由的意志!

  还不不觉痛快,继续道:“我们追赶西方经济,就要放开手脚,迈开步子,学他们的先进思维!”

  “你非要给大伙儿戴个紧箍咒?”

  “当然,我不是说,企业家不应该有责任感,使命感!”

  “而是没到时候!!我们要发展,要效益,先赚钱才能想其它的!”

  一番话还是很有力度的。

  连曹老张总虽然想法上有些出入,可是大体也是认同。

  这个年代,g退民进,大趋势如此!轻装上阵,从上到下一门心思的搞钱,先富起来再说,能富起来就是本事。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这番话没人觉得有问题,而且认同感十足。

  一些原本支持齐磊的观众甚至都有点动摇,觉得小齐总是不是有点太装了?

  老柳没问题,只能说畅想走贸易路线是对的。

  而齐磊听完老柳的这番话,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呼....好!”

  一声断喝,“那咱们就不唱高调!”

  瞥了眼镜头,“当着全国观众的面,咱们聊点实在的,怎么样?”

  对柳纪向道,“能问柳大爷一个问题吗?”

  柳纪向皱眉,不知道齐磊是不是给他挖坑。

  可这是现场直播,挖坑他也没办法!

  “你问!”

  齐磊,“你我先不说企业家的问题,就说商人,商人总行了吧?”

  “咱们就是学西方,对吗?”

  柳纪向想了想,“目前来看,这是唯一的出路!计划经济已经证明了,不能让老百姓富裕。”

  齐磊,“全学?一点不落下?”

  柳纪向,“我还没发现哪不能学。”

  这在2001年,确实是一个正确答案。

  齐磊听罢,点着头像是认可。

  “那您是前辈,您说说,如果西方资本发展到了瓶颈之后会怎么样?”

  柳纪向一下警惕的起来,“你想表达什么?”

  齐磊笑了,“不想表达什么啊?正常聊天呗!”

  柳纪向却是不敢说话。

  不过也没关系,他不回答,有人可以回答,齐磊又问向张瑞麟和曹老。

  “二位讲讲,资本瓶颈要怎么突破?”

  两人其实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这都是经济学家去思考的问题,太大太笼统,他们之前没想过。

  不过,两人没有柳纪向那么多的顾虑,反问齐磊,“小齐总有答案?”

  齐磊道,“我比较擅长总结,所以还真有答案。”

  张瑞麟道,“那小齐总就说说看。”

  齐磊,“资本,或者说商人,在达到经营瓶颈,生意迟滞不前,或者无法满足更高的利润要求的时候,无外乎那么几种选择。”

  “第一,铤而走险!践踏法律!!最不济也得是践踏道德。不管你是哪种方式,偷税也好,还是从事违法经营也罢,又或者垄断破坏市场,总之,为了追求更高的利益,他们什么能干得出来。”

  众人点头,算是认可。

  “第二!”齐磊继续,“quanqian交易!这个不用多说了吧?电视机前的观众都明白,寻找权力庇护,谋求资源上的倾斜。”

  众人依旧点头,这似乎仅仅只是关于资本瓶颈的讨论,连柳纪向也都松弛下来。

  这都是常识,别说西方,中国也不是没有,从古至今,多了去了。

  主持人也是没再咄咄逼人,而是尽到了主持人的义务,给齐磊捧哏。

  “那第三条呢?”

  齐磊说出第三条:“改变规则!制定规则!成为规则的制定者,还怕挣不到钱吗?”

  这回主持人又点头,“原来是这样。”

  皱眉天真,“小齐总说这些,与今天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呢?”

  只见齐磊突然探身,掰着手指头给主持人数。

  “第一条,犯法!!这个没什么可说的,咱不是今日说法。”

  “第二条,qq交易,这在西方是合法的!游说法,就是专门为这个制定的。哪家大资本没有自己的游说公司?没有把大把的资金投入到各级选举政治投资?这是西方经济体系里很重要的一环。”

  “第三条,改变游戏规则!西方有华尔街,有mlc,有资本赡养的无数学者为其制定规则,解读规则。”

  扫视众人,“我说的对吗?”

  曹老张瑞麟点头认同,连柳纪向都投入进来,下意识认可。

  结果,齐磊看到三个人点头了,反手就是一个核弹。

  直接炸了,连倒计时都没有。

  “那么请问三位,也请问电视机前的朋友,第一条犯法,在哪都要不得。”

  “第二第三条突破瓶颈的西方规则,哪一个能用在中国!?”

  曹老张瑞麟心头一紧,有些通透了。

  而柳纪向....

  嗡!!两耳瞬间炸鸣,后面齐磊说了什么,他一个字都听不见了。

  柳纪向不是傻子,一点就透!

  他知道,坏了,这才是齐磊今天想说的。

  而齐磊的反问还没完,字字诛心。

  “商人是不分黑头发,还是黄头发的.。”

  “哪里的商人,只要经商,总有一天会遇到经营瓶颈。到那个时候,西方有那么多为商人量身定制的规则,可中国商人怎么办?”

  “我们的国家,不允许贿赂合法!规则不是为商人服务的,而是为人民服务的!那中国商人怎么去宣泄欲望?怎么去突破瓶颈?”

  众人:“……”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是大脑飞速运转,想跟上小齐总的节奏。

  至于老秦常奶奶,还人其他关心此事儿,与之息息相关的人士,则也在消化着齐磊的话。

  现场,柳纪向已经懵了。

  张瑞麟曹老眼神渐亮,他们知道齐磊要说什么了。

  只闻齐磊继续道,“中国商人遇到瓶颈,一些人会停住!可是,停不住的怎么办!?”

  “你们说!怎么办!?”

  伸出一个手指,“只剩下第一条,践踏道德,甚至去践踏法律!!”

  嗤笑一声:“所以不讲责任?不唱高调?不说情怀?”

  “那未来,没有包袱,没有情怀约束的资本,会让你看到无数乱象,甚至现在已经在发生了!”

  这在后世太常见了:

  疯魔的只知道捞钱的游戏产业.....

  三氯氰胺的奶粉…

  随处可见的豆腐渣工程…

  没人性的开发商…

  为了一款产品而贩卖焦虑的保健品…

  还有天价的4s店…

  100亿撬动三万亿的老马!!

  人人点赞的小马!!

  以及连电费都得吃差价的潘某某!!

  等等,等等!

  以至于后世对“商人”二字,已经彻底失去了信任。

  什么原因?

  因为欲望啊!因为瓶颈啊!

  没有利润,怎么维持股价,怎么维持不断膨胀的野心?

  人性之贪,就是原罪!

  老百姓想的是那么多钱了,你们还那么贪?

  可是他们想的是,钱只是一个数字,可这个数字当然越多越好!

  为了这个数字,法律不至于,可是道德…算个屁啊?

  ————————

  齐磊看着主持人,看着观众。

  “商业行为,是最容易滋长欲望的土壤!当然小商小户,安心经营好自己的小生意日子的他们也用不到这些,也想不到这些!”

  “可是大商大贾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早晚有一天!生意会遇到瓶颈!早晚有一天!财富会让你站在风口浪尖!成为万众焦点!”

  “别说是践踏道德的,人情冷漠的,就算没到这一叔,一点小小的瑕疵在那样的位置上,都会被无限放大!到了那个时候怎么办!!?商人慌不慌!?”

  “这里还不是西方!不会给制定规则盘剥老百姓的机会,也不会有游说公司让你权钱勾结!交织保护网”

  “那怎么自保?害怕不害怕啊?”

  顿了顿,“索性我说的再直白一点!西方资本主义,资本为王,所有人家有保护!”

  “咱们是劳苦大众建立的人民为本的国家!那你的保护伞是什么啊?不是权力!也不是资本的臭钱!是特么人民!等真遭殃受难的时候,人民呼声才是你的保护伞!”

  “所以.....”轻蔑的瞥了一眼柳纪向,“别扯什么企业营销无国界。”

  “这话没错!可是得加一句——企业家有国界!”

  “也别说什么唱高调,还背着包袱上路?那不是包袱,是保命的灵符!渡劫的仙丹!是像柳大爷这个级别的商人,必需要考虑的责任!否则,你没有好下场!!”

  “还企业家?”齐磊嗨了!也不管什么直播不直播了。

  表情那叫一个精彩,那叫一个嘲讽:“你们算个屁的企业家!?”

  掷地有声,“做中国的企业家!你得有民族复兴的紧迫感!国家强大的使命感!人民爱戴的责任感!否则你自许什么企业家?顶多就是一个大号倒爷!”

  “也别说什么,国际企业这个那个的!扯特么什么蛋呢?”

  “背靠着中国这么大的市场,放头猪上去都是国际大企业?你只是有国际企业的规模!”

  “担当!责任!牛逼的技术,你有什么!?”

  “像香港的霍老先生!深圳的任老先生,在场的曹老先生和张总这样的,那才配得上企业家!”

  “我敬他们是条汉子!即便不是国际大企,我也认为那是中国商人的榜样!”

  “愿意以之为目标,奋斗一生!”

  “你老??”

  “呵呵!趁早一边玩去!”

  齐磊.....

  又杀疯了!

  而且骂爽了。

  此时,千千万万百姓家的电视机前,无不默然无声......

  没有叫好....也没有思考!

  不会思考了。

  齐国君和郭丽华,在厂子里特意找了一台电视,此时老齐同志正襟危坐!!

  就像在部队里的坐姿。

  双手攥拳!骨节发白,甚至微微有些颤抖。干的漂亮!

  而郭丽华.....

  又有怀疑,这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呢?

  徐小倩特意逃了晚自习,蜷缩在沙发上,抱着膝盖出神。

  旁边走着徐文良,并没有因为女儿的逃课而震怒,反而比徐小倩看的还专注。

  这女婿,真特么造一阵子。

  老秦则是舒舒服服的坐在办公室里,端着热茶,优哉游哉的看着齐磊大杀四方。

  “唉....对嘛!”

  “这段话一出,你出去啊!?你倒是出去啊?看谁还和你做生意!”

  小生意没问题,但是涉及到核心技术,谁敢和你合作?

  正美着....

  电视画面突然一花!!信号断了!!

  有人掐断了直播信号。

  一场针锋相对的厮杀,乍然而止。

  老秦一挑眉,看了看表:“嗯....吹牛!已经七分钟了嘛!”

  抿了口茶水的工夫,电话响了。

  老秦看了眼来电显示,喜上眉梢,接通:“领导有什么指示?”

  电话那头....

  “这个齐磊,接手畅想的意愿坚决吗?”

  老秦,“很有信心!而且他和南光虹的组合,确实值得期待....”

  “嗯....那就让他试试吧。”

  “放开手脚,不要怕阻力,告诉他,做出点成绩,不要光喊口号嘛。”

  “其它的事,不用他担心。”

  老秦一听,腾的站了起来,“多谢领导信任!”

  对面,“话讲的不错,可以宣传宣传。”

  .....

  五月末的夜,还有些微凉。

  齐磊和张瑞麟曹老一起出了电视台的大楼。

  两人用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眼神看着齐磊,想说点什么....

  却又不知道从哪开口,齐磊今天这番话,说的好!

  但也说的不好!

  好在他给中国商人定了一个基调,传播学中这叫框架。

  而不好在....

  他因为这些话,会得罪一大批人!

  不光是柳纪向倒了,他的那些追随者也得罪了。

  而是,和柳纪向一样的想法的人,不再少数,他等于是砸人家的饭碗。

  而且抛开这些不说,两人也为之前对齐磊的误解有些惭愧。

  所以....

  真的不知道从哪开口。

  然而齐磊的一个举动却是化解了这场尴尬。

  只见他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和笔。

  “二位,重新给咱写一句寄语吧.....”

  张瑞麟:“......”

  曹老:“......”

  “好!”张瑞麟率先接过本子。

  还是上次在龙凤山,齐磊要他们签名的那个本子。

  张瑞麟之前的那句寄语还在!

  只有四个字——知行合一

  那是张瑞麟讽刺齐磊,说的和做的不一致的话。

  而这次.....张瑞麟想了想,依旧在本子上写了四个字。

  依旧是....

  知行合一!

  到了曹老,也依旧是四个字....

  践行初心!

  齐磊看着这八个字,笑容渐渐化开,灿烂无比....

  宛若夜幕中的骄阳!有此刺目。

  这时,不知从哪涌出一众记者,长枪短炮的怼到了脸上。

  齐磊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干脆把本子上的寄语,摆在心口。

  仿佛....

  那就是他的军功章,亦是少年,对这个世界的宣!

  他想让这个世界变的更好.....

  知行合一,践行初心!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s..book318352402600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