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81章 一个一个的搞定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2-01-11 22:10: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百四十万就已经很让梅姐惊讶了。

  先不说,向往那个让人绝望的制作成本。

  即便真的赚了钱,梅姐本人能分到140万,其实也已经是可以接受的报酬了。

  要知道,这个年代的港星,可不是后世一集电视剧就敢要200万的流量明星,那特么还得偷个税呢!

  就拿梅姐来说,她去内地开一场演唱会的出场费也不过七八十万,一部港片的片约也就一百多万。

  而且,这还是包括经纪公司,以及经纪人的分成在内。

  虽然到了她这个级别,经纪公司的分成比例很低了,但也不可能全揣在她自己兜里。

  后世梅姐离世的时候,资产也不过3000多万。而且要知道,梅姐的出道时间是1982年。

  那一年,齐磊刚来到地球表面。

  到她离世二十多年,攒下亿万身家,多吗?

  而且,她的主要财产来源,其实是房地产投资和金融投资。

  演艺事业真的就是赚辛苦钱。

  所以,140万真的不少了,而且是半季就有140万的进帐,那一季就近三百万了。

  虽然《向往》档期长了一点,可这绝对是梅姐从艺以来接到的最轻松的工作。

  在有山有水的地方,住两个月。

  而且别忘了,中传的合同是与经纪公司切割开的,公司那边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齐磊一分没少付。

  剩下张国戎和梅姐的部分才是按分成来算。

  也就是说,这300万是实打实的进到梅姐兜里。

  已经相当满意了。

  结果……

  结果,你让我看看下面的大写?

  梅姐一低头:壹仟肆佰万圆整……

  “真是1400万?”

  大写的就没有多个零少个零的问题了。

  登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搞咩啊?你个死孩子,不要开这种玩笑!”

  一百四十万她还没接受,一千四百万就离谱。

  梅姐从艺二十年,就没拿到过这么多的酬劳,而且还是半季。

  张国戎此时也站了起来,拿过梅姐的支票仔细看了看,确认是一千四百万。

  皱眉看着齐磊,“怎么回事儿?说好是帮忙的,你别搞啊?”

  张国戎倒不认为齐磊在开玩笑,他以为是齐磊知道他这边的困境,变着法的帮他们。

  也难怪刚刚他会说违约金他来出。

  不过,张国戎还是很有原则的,一码归一码。这个钱他们是不能要的。

  对此,齐磊也无语,心中大叹,这就是差距啊!

  一千四百万放在这个年代的天王巨星手里,都不敢接。

  要是放在二十年后的某些流量小牲、当家花蛋手里,能甩齐磊脸上,一千四百万?你打发要饭的呢?

  “你俩想什么呢?”

  齐磊对二人翻着白眼儿,“我要是想用钱帮你们,会直接把戎哥的经纪公司买下来,还用拐弯磨脚?”

  给两人算了一笔账,“央视那边与广告商签的是收视率分成合同。”

  二人迷茫,“????”

  这个年代,这种合同不常见。

  齐磊也懒得解释,“反正就是收视率越高,广告收入就越高。”

  “截止第六期播完,总广告收入是3.04亿。”

  “刨除制作成本,央视的播放成本,净利润差不多2.7个亿吧!”

  “我给你们俩凑了个整儿,多的下半季结账的时候再算。”

  张国戎:“……”

  梅姐:“……”

  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三观有点崩了。

  你要知道,他们在香港上电视综艺,多数时候就是公司的宣传任务,要么就是友情帮忙。

  即便有通告费,也就是一万两万港币。

  有的甚至就几千块儿,包个红包。

  怎么稀里糊涂放松了两个月……

  “真的是一千四百万?”

  这回喊出来的是张国戎,声调都变了。

  “不要搞啊?综艺这么赚钱喽?”

  “两个就拿一千多万,要睡不好觉的!”

  齐磊则是异常严肃,“戎哥,你又搞错了。”

  张国戎,“哪里搞错了?”

  齐磊,“半季!半季一千四。估计这一季播完,你能分3100万左右吧?”

  张国戎和梅姐:“……”

  三千多万,两个月?

  梅姐心说,老娘存款加房产,再加投资,值三千万吗?怎么稀里糊涂就翻倍了?

  张国戎更是颠覆三观。

  做为男星,赚的肯定比梅姐要多一些,可也多的有限。

  况且是在香港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三千多万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心里有点发慌,这钱来的太容易了。

  而齐磊此时看着二人呆愣的表情,其实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做为一个重生者,别的行业齐磊不保准,可是在传媒领域,他有足够的本能为这个时代的他们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这个年代的港星,其实就是一群搞娱乐的苦力,仅仅只是表面风光而已,真正积累下财富的,也只是少数的几个人罢了。

  其实,从后世港星的诸多境遇就看得出来。

  别的不说,tvb拍了那么多好电视剧,可是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演员的收入还不如公司的普通职员。

  港姐出身的蔡少分,一集的片酬折算下来也才一千块。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多少红极一时的人物最后都是穷困撂倒的收场。

  又有多少女星,以豪门为终极目标了。

  当然,到了梅姐和戎少这个级别会好很多,赚的不少。

  可也是相对于基层演员、歌手的。

  后世那个时空,梅姐确诊癌症之后,还要拼命工作,连演十几场演唱会,还有其它工作。

  这里面有经纪公司不是人的原因,可是来自艺人自身的压力又何尝不大呢?

  所以,齐磊的想法简单粗暴,光游山玩水,心里头想着挣钱,收益不大。

  先解决经纪压力,然后再游山玩水的解决身心上的压力,然后才有精力和更从容的心态去规划事业。

  没错,“挣钱”和“事业”是两回事。

  做为朋友,齐磊希望两人能摆脱前世的命运。

  可是做为歌迷、影迷……

  就这么歇了也不行啊!你得给我弄点好歌,整点好电影出来,才对得起齐磊的心血。

  当然了,以上目标都达成之后,再给大伙儿创造一点共同价值那就更好了。

  贼不走空嘛!

  只见齐磊再次坐下,示意张国戎也坐下,想和他来一次深谈。

  梅姐很识趣,知道齐磊有话要和戎少说,“你们聊,我去找点吃的,晚饭还没解决。”

  说着话,离开了房间。

  “怎么样?”齐磊看着戎哥,“还有什么顾虑?”

  张国戎闷头不说话,下意识摸向衣袋,想找一支烟。

  这才发现,他已经戒烟很久了。

  “公司那边…其实对我不错。”

  齐磊一听就笑了,“不错是因为你可以给他们创造利润!”

  他自己就是商人,太清楚其中的逻辑。

  “你信不信?明天的小报把你和公司闹翻的消息一登出来,但凡你表现出一点有要走的意思,他们立马翻脸!而且,宁可毁掉你,也不会轻易放你走。”

  张国戎:“……”

  抬头看齐磊,“那你呢?你为什么帮我?”

  他和齐磊之间的交情,其实也就拍《向往》之后才越走越近。

  之前,用句东北话讲,齐磊其实有点上赶着的味道,硬往上贴。

  这个问题把齐磊问住了,沉吟起来,他在想应该怎么回答。

  最后,“我见不得朋友不好,尤其是……”

  想说“尤其是涉及生死”,可是把话又咽了回去,说这个不合适。

  可这确实是齐磊的真实想法。

  说心里话,齐磊很喜欢张国戎和梅姐,但还没到死去活来,迷到不行的地步。

  他也确实想拯救生命,可也不至于花费这么大的心力在这件事上面。甚至不惜花费时间做《向往》,力求从源头解决问题。

  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前世的阴影。

  前世,唐奕和吴宁的离开,对齐磊来说,打击太大了。

  那种眼睁睁看着挚爱亲朋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堆冰冷的肉……

  再推进焚烧炉,只余一捧灰烬的感觉,真的是撕心裂肺!!

  所以,当张国戎和梅姐与齐磊成了朋友,那就不再需要任何理由,仅仅只是他不想看着朋友离开,就足够了。

  然而此时,齐磊话说一半,张国戎却是更加好奇。

  “说呀,怎么停了?”

  齐磊一咬牙,干脆,“戎哥,我知道你有抑郁症。”

  “!!!”

  张国戎一惊,登时不在纠结前面的话,而是陷入另一种恐慌。

  “你…你别乱讲!”

  他确实有抑郁症,很多年了。

  九十年代初,就因此而退出了歌坛,跑到加拿大养了一年多才敢回香港。

  只不过,这个秘密只有他的经纪人陈姐知道,连梅姐都不曾察觉。

  “你听谁说的!?”张国戎有点紧张,“别乱讲!我这么开朗的人,怎么会得那种病?”

  齐磊则是笑而不语,就这么看着他。

  而张国戎越来越心虚,“乱讲!!再这样朋友没得做!!”

  ……

  “不要瞎猜!我很好,好得不得了!!”

  ……

  “……”

  ……

  “陈姐…陈姐告诉你的!?这个八婆还说什么了?”

  捂着脑袋,很是痛苦。

  在港圈,这是不能传出去的……

  却闻齐磊道,“没人告诉我!不过,我有个导师,是国内顶级的心理学家,他和我专门讲过抑郁症。”

  “靠!!”

  张国戎急了,“不是传媒学院吗?搞什么心理学?”

  齐磊,“所以,你承认了…自己有抑郁症。”

  张国戎顿住,整个人萎靡下来,最后终还是摇了摇头,“我不承认,你只是猜测!”

  齐磊,“好!那就当我是猜的。所以,是时候换个环境了。”

  只见戎哥动容,“去内地发展…真的好吗?”

  齐磊一摊手,“好不好的,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干脆道,“这样,我给你个承诺。”

  “什么承诺?”

  齐磊,“每年两季的《向往》,大概4个月的档期,依旧是分成合同。”

  “剩下的时间,你自己支配,中传不会向现在的公司那样各种计划。”

  “是拍电影录专辑,还是搞演唱会,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想干也没关系。”

  “就算去剃度当和尚,都没人管你。”

  看着张国戎,“其实可以轻轻松松地做事业,做你喜欢做的事儿。”

  张国戎:“……”

  说实话,有点动心了。

  其实,他一直想寻找的就是这种喜欢、放松的状态。

  可是,即便齐磊已经把话挑明了,张国戎还是不能承认他有抑郁症的事实。

  沉吟良久,“我需要和陈姐商量一下。”

  齐磊,“好啊!她在哪?现在就叫过来。”

  张国戎当下掏出手机,“陈姐,你上来一下。”

  陈姐其实一直就在楼下的车里等着他。

  等陈姐上来的这段时间,张国戎还在瞻前顾后,甚至无措的揶揄齐磊。

  “你惨了,陈姐是不会答应你的。她手底下不光是我,还有好几个艺人,不可能为了我跑到内地去!”

  ……

  “先讲好哦!陈姐不去,我是肯定不会去的。”

  ……

  “陈姐这个人你不了解,她很有原则的,不会轻易被你打动!”

  ……

  “你惨了,你真的惨了!陈姐会骂人的!”

  四十几岁的人了,此时却像个孩子,而且是做错事的孩子……

  齐磊只是淡笑回应,却是什么都没说。

  五分钟的工夫,陈姐上来了。

  还没进门,就听到她和梅姐聊天的声音。

  梅姐一直都没走,就在走廊里。

  等她进门,张国戎几步迎上去,“姐,他有话和你说。”

  说完,跟在陈姐身后,真的就像做错事的孩子。

  陈姐太了解张国戎了,见他这样,就知道不是小事。

  第一件事是安慰,“有我呢,你不用管。”

  张国戎挤出一丝笑,指着齐磊,“他说错话,就骂他!没事儿的,我们是朋友。”

  陈姐笑,“那你去外面陪梅梅吧,有姐在。”

  张国戎:“好!”

  逃似的跑了。

  这时,陈姐才转向齐磊,“国戎就是这个样子,只有最亲近的人才放得开,小齐总别介意。”

  不管是什么事儿,先给张国戎找个台阶。

  而齐磊,开门见山。

  “我想让戎哥从现在的公司出来,去内地发展。”

  陈姐一滞,没想到齐磊这么直接。

  登时眉头就皱了起来,心说,有点棘手。

  还没等她说话,“陈姐也跟着一起过来吧!”

  陈姐登时就笑,“我就算……”

  又没说完,齐磊,“中传下属的经纪公司,只有杨晓一个人,背靠央视、广电和北广。”

  陈姐,“……”

  背景好深!

  还正在组织语呢,齐磊,“戎哥一季《向往》的收入就三千多万。”

  陈姐:“????”

  齐磊,“你要是过来,除了分成,经纪合同乘以2。”

  陈姐:“!!!!”

  齐磊,“你手下的艺人都有谁?一起过来。国内,我的资源就是他们的资源。”

  陈姐:“……”

  “不要担心违约金,那点钱,中传还出得起。”

  陈姐:“……”

  齐磊,“我知道陈姐手里还有一个天星娱乐,做演出的,可以资源共享嘛!”

  “正好,天星有海外资源,中传有内地资源,我们的合作,陈姐想象得到吧?”

  陈姐……

  崩溃了。

  “这事儿…可以商量!”

  等陈姐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张国戎和梅姐都是一怔,这才多一会儿,两分钟都不到。

  张国戎马上迎了上去,“陈姐,他年纪小,说错话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梅姐也帮腔,这么快就出来了,说明没谈拢啊!

  “其实,石头也是为了戎少好嘛,大家的初心都是一样的。”

  却见陈姐苦笑一声,“国戎啊!”

  “啊?”

  “去内地发展,看似也不错。”

  张国戎:“……”

  梅姐,“……”

  第一反应就是,齐唰唰的看向一门之隔的齐磊,心说,你给陈姐灌什么迷魂汤了?药效也太快了吧?

  对此,齐磊也只能一摊手,不是药效快,是咱有底气啊!

  况且,正好赶上香港娱乐业不景气的当口儿,傻子才不同意他的那些条件呢!

  搞定张国戎,齐磊长出了一口气。

  只是张国戎临走前,朝齐磊一伸手,“拿来!”

  齐磊,“拿什么?”

  张国戎,“装傻是不是?我的那份呢?”

  梅姐那一千四你都给了,我的呢?

  “哦哦!!”齐磊都快忘了。

  “不着急!”

  他确实是打算今晚就把钱给张国戎的,可是现在改变主意了。

  “等几天,挑一个适当的场合。”

  张国戎:“……”

  “搞什么呢?”

  带着疑惑走了。

  梅姐本来也要和戎哥一起走,而且梅姐很高兴,看到张国戎有一个好去处,好前途,她打心眼里替他高兴。

  只是齐磊叫住她,“梅姐,单独聊聊?”

  梅姐怔住,“我啊?”

  “我有什么好聊的?”

  齐磊,“聊聊吧!”

  强行把梅姐留下。

  梅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大大咧咧还在那儿开玩笑:“小石头,你可想好了,现在是夜里三点,把姐留下,要传绯闻的!”

  齐磊怕你这个?

  一抬下巴,“放心吧,小报记者又不傻,你对我来说太老了!”

  “滚!”梅姐笑骂,“死孩子!”

  “说吧!什么事儿?”

  齐磊坐下,酝酿一翻,“姐,戎哥过来了,陈姐带的那几个,包括张雪友、汪名荃、杜德韦好几个也过来了,你要不要考虑也换个环境?”

  解决了张国戎,那下一个就是梅姐了。

  “我?”梅姐一听,没当回事儿,“我就算了,现在的公司呆的还算顺心。”

  白了齐磊一眼,“就这事儿!?明确告诉你,不考虑!姐现在好着呢!”

  齐磊却是不听,意味深长的翘起嘴角,“要不…换换吧?”

  梅姐看他那个表情不太对,“为什么?”

  结果蹦出一句,让梅姐好几宿都没睡着觉。

  “签了中传,就得定居京城,离家里远一些……”

  “!!!!”

  梅姐瞬间色变,“小石头!你到底要说什么!?”

  “呵。”齐磊笑了。

  他要说什么,其实梅姐心里清楚。

  离家远一些,不就是离她那一家子吸血鬼远一些吗?

  就她那个妈?那个舅舅?那一家人??

  也就是杀人犯法,否则不知道多少梅姐的影迷想拆了那一家人。

  齐磊不由想着:

  女儿死了,争家产也就算了,还说得过去。

  可是,把女儿生前的内衣都拿出去拍卖,还算是人了?

  如果说戎哥的抑郁,工作压力是主要成因。

  那梅姐的癌症,工作只能算是次要,主要就是那个极品母亲,就是被她拖累死的。

  “去京城吧!离他们远点……”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