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13章 掏心掏肺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2-02-15 02:52: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此时,文经理脑袋有点懵,这让他感觉非常的不好,齐磊又不按常理出牌了。

  每次有这种先兆的时候,他都从齐磊这里讨不到好处。

  好吧,其实他哪次也没讨到好处。

  只不过,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齐磊坑的比较明显罢了。

  文经理也是纳闷儿了,“你怎么想的?德盛高华?让德盛高华来运作这件事儿?”

  “咱们两家都打成什么样儿了?都到相互拆台的地步了,还能合作吗?”

  对此,齐磊却是持不同看法,“我可没拆你的台,是你一直在拆我的台!”

  文经理气乐了,“把你德盛高华的股份骗走了,还没拆台?”

  齐磊扁了扁嘴,“这还真不是拆台。”

  只见文经理翻着白眼,我信你个鬼哦!

  心里话,这几年,他和齐磊斗法无数,可基本还能保持着表面和气。

  就是背地里下死手,可是见面还是一团和气的状态。

  大家都在演嘛,演着玩儿呗!

  可是这次,文经理不打算再演了。

  一来,有点想交交心。

  二来,实在搞不清,这块脏石头到底是什么套路。

  太特么邪性!

  既然摸不清虚实,干脆就摊牌得了。

  “石头。”文经理也坐了下来,“你叫我一声哥,我今天也几句当哥的心里话……”

  齐磊一挑眉,直觉告诉他,文经理这不是来虚的。

  “我就愿意聊心里话,刺激。”

  文经理,“……”

  “开始吧!”

  文经理这边深吸了口气,切入正题,“你德盛是什么?”

  “投资银行?资本大鳄?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

  “其实,我在德盛这么多年,悟出点不同的看法。”

  “德盛其实没那么高的层次,它就是个投机商!”

  长出口气,语重心长,“哪儿有利益哪儿叮上一口,其实就这么简单!”

  “我们没有什么政治立场,有,也顶多算是政治投资。”

  看了齐磊一眼,“我知道,你背后有官方背景,你个人也有家国情怀。其实这和德盛没什么关系,我们不想掺和任何的政治斗争,仅仅只是想利用这些谋取一点利润罢了。”

  典型的资本家嘴脸,有奶就是娘。

  不过,让文经理的这么清新脱俗,晚景凄凉,也是不太容易。

  齐磊也不反驳,静静地听他继续。

  文经理,“所以,其实你不用防着德盛高华,我们在中国资本市场掀不起什么大浪,顶多是投机赚钱,对你们的整体政策和大的金融平衡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苦笑一声,“所以,你干嘛老盯着德盛高华呢?”

  “把股份还给哥,德盛记你一份情,将来必定大礼相还!”

  “怎么样?”

  生怕齐磊一口回绝,文经理马上又补充话,“而且,当哥的给你个承诺,只要我在德盛一天,德盛高华一定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中国的事情。”

  “而且,我可以帮你去操作一些你们想要的东西。”

  “就比如这次r的收购案,如果咱们早点达成协议,也许最后得利的就不是j投资银行,而是你!”

  文经理这回真的是掏心掏肺了,他的都是实话。

  其实他想过,如果当时齐磊拿德盛高华做筹码找他合作,暗中收购r,他会不会答应?

  会的!

  肯定会的!

  正如他自己所,德盛没有立场,或者用个时髦点的词,他们没有信仰。

  没有什么芯片产业的国家博弈上的考量,哪个对自己有利,那就卖给那个。

  齐磊看着他,心,能让皮特文出这样的话,也是不容易了。

  低头沉吟着,文经理以为他在考虑,面有期许。

  殊不知,齐磊在组织语,也准备和皮特文掏心掏肺一回。

  终于,齐磊抬起头,“文哥,咱们先不这个,你介意不介意让我猜猜,你想拿回德盛高华的目的是什么?”

  文经理一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他也想听听,齐磊能猜出什么来。

  却是齐磊一开口就直击要害,“你们是盯上了央行那十万亿的国有资产!”

  “!!!!”

  文经理瞬间慌乱,因为齐磊猜对了。

  可是,马上又镇定下来,讪讪一笑,“这不是明摆着的呢?”

  直视齐磊,一点也不示弱,“你不得不承认,那十万亿资产,我们来整合,比你们自己要强得多。”

  ……

  关于央行那十万亿国有资产,之前提过,但的不详细。

  其实,就是计划经济时期,全国各地的那些旧工厂、旧企业,改革开放之后,绝大多数在市场经济大潮下陷入了困境,难以支撑,又鲜少有能靠自身的能力转轨转型。

  就比如,尚北的药厂、塑料厂、农机厂、化肥厂等等。

  不是哪里都有一个唐成刚,可以让药厂和塑料厂起死回生。

  大多数都是拖着庞大的身躯,半死不活的成为国家负担。

  九十年代初和九十年代末的两次下岗潮,清退的也是这些不良国有资产的职工。

  从改革开放的角度来,这些旧厂、老单位已经成了发展的巨大拖累,是必须甩掉的包袱。

  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央行把全国的不良资产打包,组成了若干个金融产品,试图借民间资本的力量来清理这些前进的包袱。

  总量…超过十万亿。

  这十万亿的大礼包,诱惑其实不小。

  之前,柳纪向成立畅想控股、畅想金融,其实就是打的这十万亿的主意。

  只不过,他一个卖电脑的玩不太明白,小试牛刀的阶段就困难重重。

  再后来,德盛突然出现,成了柳纪向的救命稻草,也就有了现在的德盛高华。

  所以,德盛高华成立之初的目的就是这十万亿的大礼包,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而且,目前来看,德盛高华在重组和运营这些不良资产的诸多庄家之中,是做的最好的。

  第一次,第二次,总共从央行那里买了二三十亿的资产包,经过他们超越国内的整合手段和经验,效果非常不错,央行甚至上赶着想让德盛高华来继续吃进。

  “石头,这事儿天下皆知,就不用再提了吧?”

  却是齐磊冷然一笑,“文哥,你们骗得了别人,可是骗不了我。”

  “我看过德盛高华的账目,咱们一共吃进了近三十亿的资产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完成了破产重组,生生把几个停产多年、名存实亡的京城老企业扭亏为赢了。”

  突然一挑眉,“赔了不少吧?”

  “你!”

  文经理一滞,你特么怎么知道赔了!?

  赔钱的是德盛,而不是德盛高华,在高华的账面上可是看不到的。

  而且,做的很隐秘,官方都看不出来赔了。

  “你别胡!赚了!赚的虽然不多,可也是赚了!”

  “得了吧!”齐磊一甩膀子,“咱可好了掏心掏肺的哈!”

  文经理:“……”

  脸色憋的不太好看,“你怎么就不信呢?那你,我疯了?赔钱的买卖你文哥做过吗?”

  只闻齐磊一语道破天机,“你当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可是这次赔钱,你是故意的,是做给官方看的!意欲让官方看到德盛的能力,好用更低的价格把更多的资产包拿到德盛手里。”

  文经理:“!!!”

  可是,齐磊还没完呢,“当你拿到更多的资产,你当然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赔钱整合,赔钱运营了,更不会选择当下这种耗时耗力的整合方式。”

  “你看中的是地皮,是未来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潜力!”

  呲牙一笑,把文经理笑的头皮发麻,“那些不良资产、国有老厂,最值钱的…就是地皮了!!”

  “因为年代的关系,当年建厂时的市政规划已经不适用了,很多厂子面积大,而且就在市中心。即便当年在郊区的,也因为城市扩张而进入了核心城区,地皮可是老值钱了啊!”

  “到时,你们把工人一打发,设备、技术直接淘汰,只要把那块地炒起来,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行了!”文经理突然打断齐磊的话,面似寒霜,“别再了!”

  直视齐磊,“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嘿嘿!”齐磊一乐,“你还敢不对我们造成影响吗?”

  文经理急了,“我们仅仅只是炒一点地皮而已!况且,你们国家本身也有释放房地产市场的意愿。”

  摊着手,有点慌了,“炒房炒地嘛!全世界哪个国家不炒?不炒,你经济起得来吗?”

  齐磊,“错!!”突然严肃,“我们确实要拉高房地产市场,但是,有续的增长和恶意炒作是有区别的!”

  纵观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几次飞涨,第一次是市场刚刚开放,就是民营资本疯炒抬起来的。

  而德盛是急先锋,根就在它。

  文经理此时被齐磊怼的,已经不出来话了。

  拔高声调:“你到底要怎么样?控制德盛高华,就是想阻止我们炒房炒地?”

  齐磊做沉吟状,“可以这么吧?”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无续炒作,包括地方zf的见钱眼开,拿地皮换资金,再投入发展的思路,就是德盛带起来的。

  这个最先进入国有资产整合的资本,没起到一个好的带头作用,把国外那些囤地、炒地的那一套,全弄进来了。

  大伙一看人家赚着了,自然是有样样。

  很多人对于中国房地产市场商品化初期的那几年,没什么概念。

  这么吧,前世就北广周边的定福庄、管庄、高碑店为例,01年02年,五环外,大农村,房价就是齐磊买的那个价格。

  还是新房好房,一千七八、两千封顶的程度。

  04年开始,商品房政策开始慢慢发力,年初还是两千左右,到年底,翻了一倍,均价四千左右。

  05年,6000多。

  到了06、07年,八九千只能买八九十年代的二手楼,新房普遍一万往上。

  三年的时间,涨幅500%。

  而这个时期,定福庄、管庄、高碑店依旧是大农村的状态,市容市貌还不如好一点县城。

  “文哥!”齐磊语重心长,“中国老百姓攒下点钱不容易,炒房炒地这个事儿,缺德!”

  文经理,“……”

  “可是!”文经理还是不太能接受,“房地产市场是一定要涨上去的啊!”

  齐磊,“确实是要涨!咱们可能也左右不了别人去炒房炒地,但是,起码咱们自己别干这缺德的事儿!”

  文经理无语了,“我们是商人,不是救世主!”

  齐磊,“对呀,我们是商人,所以干点什么不挣钱呢?为什么非刮地皮呢?”

  文经理脱口而出,“那你,什么比刮地皮挣钱?”

  却是齐磊笑了,“我还真有,让德盛高华不刮地皮也能血赚的门路。”

  文经理一怔,“什么?”

  齐磊,“就是央行的资产包啊!”

  文经理再怔,“资产包?那里面除了地皮,都是废品。”

  当然,也不是没有价值,可是要考虑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

  一个倒闭的国有厂拿在手里,破产重组,项目改造,再投资生产线,最后再产品营销。

  可能翻身,但能有多少利润?

  可是,换个思路就不一样了。

  有把工人下岗清退,只留一块地皮在那躺着,等高价再卖,来的容易吗?

  “石头,你现实一点行吗?“

  齐磊也不解释,直接上干货,出去取了一个文件袋过来。

  一边打开,一边招呼文经理上前。

  “文哥,你看哈,这是我从央行那挑过来的一个资产包。”

  文经理凑上前去,对于工作的专业性他还是具备的,马上进入状态,“都是什么?”

  齐磊,“这里面有海南工艺品厂、五指山皮革厂、儋州被服厂,陵水、万宁、三亚好几个村级水产公司。”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 .mimiread. 銆?p>

  “以及,亚龙湾附近几千亩的望海山地。”

  文经理,“……”

  老毛病又犯了,心,都是好地啊!单独亚龙湾那块地就是一座金山,要是开发房地产…赚翻了!

  疑惑道,“海南的资产包,我们也看过,没有亚龙湾这块地啊?”

  “呵呵。”齐磊呲牙一笑,“你拿不着,不代表我拿不着, . 对吧?”

  文经理,“……”

  看特么给你装的,关系硬了不起呗?

  可是,不得不承认,齐磊的是实话,一般人拿不到的资源,在齐磊这可能就不是问题。

  这让文经理难得的发现了一个把齐留在德盛高华的优点他能带来资源。

  “那这个资产包,你想怎么运作?”

  齐磊,“你看哈,工艺品厂、被服厂、水产公司,这些不用了,已经是濒死状态。”

  “如果按照你的思路,也就是他们的地皮有点价值。”

  “可是在我看来……”

  文经理,“怎么办?”

  齐磊,“被服厂、工艺品厂只要稍稍改造一下,就是服装道具的生产源头。”

  “而陵水、万宁的村级公司,他们有渔民资源,有地皮,还有大面积的优质海滩。”

  “再加上亚龙湾的看海山地,我们就可以围绕海南,做一个大型影视基地。”

  “可以建立不同风格,不同地形的拍摄实景。”

  “到时,用渔民把海南诸岛的旅游和取景打通,主题公园、配套设施、酒店度假区一完善,我再把中传动作特效公司搬过来。”

  “那整体的环电影制作、拍摄取景,还有旅游度假一体化的综合模块就成型了。”

  “你觉得,这事儿不比炒地皮的利润空间更大吗?”

  文经理:“……”

  人傻了,你这……

  心有点太大了吧?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第一更。

  喜欢重生之似水流年请大家收藏:重生之似水流年更新速度最快。

  s..book318352487592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