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2章 小心眼儿的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2-02-19 01:41: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所谓,忠逆耳,良药苦口。

  齐磊演讲的内容,其实不见得有多新鲜,很多学生的父母、老师仔细回想的话,他们大概也总结过类似的结论。

  这不是多么高深的人生哲理,恰恰相反,就是一个中年人不断踩坑,不断经历艰难之后的人生感悟。

  可是,人就是这样,父母、老师说出这样的话,不见得有什么效果,大多被叛逆期的我们当成了“絮叨”,当成了说教。

  反而是齐磊这种“成功人士”,用不一样的方式,可以让学生们铭记。

  是不是有点讽刺?我们最不愿意相信的,恰恰是最不可能欺骗你的。

  “去渴求知识吧,同学们!”

  “知识带给你们的,也许不是技能,不是生存的手段,但知识是一种思维方式,带给你清晰的逻辑、理性的思维。”

  大礼堂中,齐磊依旧在继续着他的讲座。

  听的众人似乎打开了另一扇大门,而这,正是雏鹰二期最需要的几个要素之一。

  正如陈姥爷所说,这批孩子在素质上没有任何问题,缺少的是具有主动性思考的能力。

  高中之前,大家都是按照老师的意愿在被动学习,而且学习的内容都是定向的,宽度不够。

  可是,但凡是走上社会,走上工作岗位的人都能感受得到,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无论你的作专业性有多强,所需要的知识都是覆盖面极广的,尤其是社科类的职业。

  一个只会新闻学的记者绝对不是一个好记者,一个只懂经济学理论的金融毕业生绝对在金融圈混不下去。。

  你的知识储备,必须是有宽度的。

  而大学,其实就是被动学习的高中生向社会人才过度的中间阶段。

  过度的好,就既学会的专业技能,也学会了做人。

  过度的不好,那走出校园,职场道路一定比别人要坎坷得多得多。

  雏鹰二期,其实就是还没有完成这个转变。

  你说他们不聪明,脑袋一根筋?不是的!

  这就好比后世清华,还是北大的教授说,智商110以下就别来上清北。

  很多脑子有坑的,把人家一顿狂喷,说人家歧视智商不够的,清北你就牛逼啊?不聪明就不配活着云云。

  殊不知,骂的那些人,不是蠢,而是无知。

  东亚人平均智商106,但凡你是正常考上高中的,能念到高三不掉队的,智商110是肯定得有的。

  人家说的这个门槛儿根本就不高,而且,人家的目的也不是设门槛。

  人家的意思是,告诫那些靠特长加分、走特殊渠道进清北的学生,只有这部分才担心智商的问题呢!

  总之,雏鹰二期在智力上是绝对没问题的。

  北广大一大二就选出这27个,智商能有什么问题?

  问题还是在思维方式,在知识摄取的方式上。

  而今天的讲座,对于雏鹰二期来说,也不仅仅是教会他们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那么简单。

  之前不是说,三天交一份新闻分析吗?

  就是关于收购arm案的。

  本来他们还一头雾水呢,这从哪开始分析啊?而且还得让他满意,可咋整?

  结果,今天开讲座,他自己把答案公布出来了。

  靠!!

  走了大运了,就等于是开卷考试呗?

  所以,雏鹰二期的学生都乐坏了,尤其二成子,三冰子,宋小乐他们。

  昨天他们看得出来,齐磊是真生气了,本来还有点忐忑,这要是答不好可咋整?

  二成子拍着胸脯,“班班班班,班头儿还是够意思的!”

  这话引来雏鹰二期其他同学的附和。

  有人小声bb,“凶是凶了点,可是…还是心善啊!逃过一劫啊!”

  然而,都想多了,那块脏石头会这么轻松的放过你们?他脏招多着呢!

  讲座从九点,一直持续到快十二点了,近三个小时。

  到了后来,齐磊口干舌燥,想下去,大伙儿都不让他下去。

  最后,齐磊往舞台边上一坐,也没有什么正经的内容了,就是和大伙儿闲聊天,解答一些问题,包括八卦,甚至说了一些创业史。

  最后的最后,又聊到为什么今天会开这个讲座。

  就见齐磊一指雏鹰二期,“就因为这帮二傻子!”

  好吧,他开始鞭尸了,把雏鹰二期批的体无完肤。

  二成子他们在底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特么的,白夸他了,真不是个东西!

  可是,没办法,你还得听着,生气也得听着。

  而这还没完呢!

  接下来齐磊的话,把二期的人吓了个半死。

  “我给他们留了个作业,三天之内,写一篇arm收购案的分析报告。”

  “要是写不出来,全特么给我滚蛋,哪儿来回哪儿去。”

  其他同学一听,登时调侃,“这也太容易了吧??”

  别说雏鹰班了,现在让他们写,他们也写得出来。

  别问为什么,齐磊都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儿了,要是还写不出来,那回家哄孩子得了。

  “小齐导员,你这不是放水吗?”

  齐磊一挑眉,“放水了吗?”

  “放了!”

  齐磊,“那也不容易吧?”

  “容易!”

  齐磊,“真容易?”

  “真容易!”

  “那你们谁有兴趣,也可以写一写嘛,回头送到雏鹰楼去。”

  鬼魅一笑,“好好写哈,你们懂的!写的好,万一比雏鹰班写的还好,那他滚蛋,你不就进来了?”

  “……”

  “……”

  “……”

  “……”

  全场瞬间凝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哦嚓!哦擦擦!!这不会是雏鹰班选拔的考题吧?

  众人一下就兴奋起来了。

  要知道,雏鹰班这个诱惑可是有点大。

  “小齐导,不是大一大二的,也能参与吗?”

  齐磊,“当然能,雏鹰班本来就不看学年的。”

  “!!!”

  嗡的一声,所有人更加兴奋,跟打了鸡血一样,可把雏鹰二期那几头给吓坏了,一个个人都傻了。

  还…还真要把我们踢出去啊?

  哦操,不带这么干的啊!这要是被踢出去了,可丢死人了,北广都呆不下去了。

  二成子脸色煞白,“完了完了!”

  他在雏鹰二期的成绩,和在十四班时惊人的相似,倒数第二。

  这要是有人被踢出去,他概率很大啊!

  “完了完了完了,班班班班长不讲情面了啊!”

  宋小乐一听,“你没戏!别写作业了,直接被踢出去得了!”

  二成子眼珠子一立,“轮到你说老老子?你个倒数第一的选手!”

  “呃。”宋小乐一窘,“骂人不揭短,干嘛呢?”

  好吧,台上的齐磊看着雏鹰二期那边,阴森森的一笑。

  开卷是开卷了,可是压力也得给我拉满,能让你们轻松了?

  后台,周小晗砸巴着嘴,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唉,可怜的孩子们,被收拾的太惨了,嘿嘿。”

  却是拓爷斜了一眼周小晗,这姑娘是典型的心大,好了疮疤忘了疼。

  “好心”提醒道,“你刚进雏鹰班的时候,比二期还惨!”

  周小晗一怔,对哈,一篇论文接一篇论文的。

  脸色一苦,似有追忆,“当初真难呀!”

  结束讲座,齐磊刚回到雏鹰班想消停一会儿,董北国就冲进来了。

  “小兔崽子,还反了你了!把话给我说清楚,谁是大技校?”

  好吧,齐磊吐槽北广就是大技校的时候,董北国正在打电话敲诈老秦。

  结果返身就听说,齐磊说北广是大技校。

  这老董能忍得了?

  “有你这么诋毁母校的吗?”

  “现在全校都传开了,你还给起了个名儿?定福庄司仪培训学校?”

  “咋地?想造反!?”

  齐磊却没当回事儿,“这有什么?自我调侃嘛!和五道口职业技术学校一个道理。”

  董北国一怔,“五…五道口什么玩意?”

  齐磊,“五道口职业技术学校!”

  董北国有点懵,连带在一个屋里的廖凡义、陈兴福也有点疑惑。

  “没听说五道口有这么个学校啊?”

  齐磊端着茶杯,一脸坏笑,“不会吧?这都没听过?”

  “没听过。”

  齐磊,“清华大学嘛!又称五道口职业技术学校。”

  我噗!

  三个人全喷了。

  廖凡义念叨着,“五道口…职业技术学校?哈哈哈!”

  陈兴福也是哭笑不得,“那北大呢?”

  齐磊脱口而出,“圆明园职业技术学校呗!”

  “哈哈哈哈!”

  大伙儿一乐,齐磊,“哈工大,就应该叫圣马家沟职业技术学校!”

  董北国憋着笑,“你这什么跟什么啊?”

  “别瞎起外号,北大清华的听见,得和你拼命。”

  齐磊撇嘴,慎重地想了想,“应该不会,但是农大说不准。”

  董北国一滞,“农大?农大叫啥?”

  齐磊,“海淀种猪选育场。”

  “……”

  “……”

  “……”

  第二天,董北国正好去部里开会,和北大清华的校长碰上了。

  放在以前,董北国和这些大名校的校长不是一个级别的,都说不上话。

  那下巴扬的?都要上天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北广近两年很出彩。

  几个校长也不由调侃,“老董啊,听说你调职了?”

  董北国皱眉,“调哪儿去?”

  清华校长一笑,“不是调到定福庄司仪培训学校去了吗?”

  董北国眸子一眯,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微微一笑,“你一个五道口职业技术学校的,还有脸笑话我呢?”

  清华校长:“……”

  “五,五道口?”

  农大校长刚要说话,“老陈,你闭嘴,海淀种猪场的没资格在这儿说话!”

  一番玩笑,大伙儿听个乐儿,但是谁也没占了董北国的便宜。

  倒是清华的校长和董北国商量了一件事儿,“跟你借个人呗?”

  董北国,“谁?”

  清华校长,“齐磊。”

  董北国登时警惕起来,“你借他干什么?”

  清华校长,“来清华给我们也办两期讲座。”

  董北国,“……”

  ……

  清华校长其实一直在关注北广这边,尤其是雏鹰班。

  他看了很多雏鹰班发表的论文,也搜集了一些相关的消息,本意是在清华也办一个类似的精英班。

  可是,他发现一个问题,雏鹰班的灵魂是齐磊。

  这个班级处处都有齐磊的影子。再加上刚刚的关于视野的讲座,一夜之间已经在互联网上传开了。

  所以,清华校长想请齐磊也去给清华讲两课。

  毕竟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清华校友、知名企业家经常性的办校园讲座。

  董北国听罢,“我当什么事儿呢,不难!”

  “不过,你得等一段时间,他最近有点忙。”

  清华校长,“等不怕,有时间过来就行。”

  好吧,董北国没说,齐磊正忙着处理雏鹰二期呢!

  完事儿他又要出国,确实没时间给清华搞什么讲座。

  更何况,昨天的讲座一传到网上,齐磊还有别的事儿要处理。

  此时,齐磊正在和拜伦奥古斯特通电话,“怎么样?这个出场方式,你还满意吗?”

  拜伦有点傲娇。

  其实,他从昨晚看到齐磊讲座的新闻,就一夜没睡好觉。

  这个仇,终于开始报了!

  拜伦本来就是个记仇的人,而且,任谁被整个欧洲抛弃,也得一肚子火。

  所以,他特意要求齐磊,要把他来中国的消息大肆宣扬出去。

  可是,现在齐磊问了,拜伦得装一下。

  “一般般吧!我看并没有多大的反响。”

  齐磊这边翻着白眼,没多大反响?你还要多大的反响?

  网上都炸了,到处都是对拜伦的问候。

  “欢迎来到中国.”

  “这大兄弟能处.”

  “拜伦好样的!十一亿中国人民支持你!”

  这样的语调充斥全网。

  可想而知,这个新闻传回欧米,又会引起怎样的舆论浪潮。

  事实上,现在欧洲还是夜里,几个小时之后,罗西奈特莉在来中国之前最后的一篇专栏稿已经提交审核了。

  内容是:

  “我真是个愚蠢的女人!我做了什么?我亲手将拜伦奥古斯特送去了中国。”

  这娘们儿绝对不是什么好人,现在自黑玩的贼溜,炉火纯青了。

  可是她越自黑,英国舆论越喜欢她,整个欧洲的舆论圈儿都喜欢。

  还有无数的英国傻老爷们给泰晤士报写信,给罗西写信。

  “这不怪你,这都是米国人的诡计!”

  “我们憎恨那些野蛮人!”

  好吧,即便没人想承认,可是无论在什么时候,颜值即正义大多通用。

  尽管这是盲目的,甚至是愚蠢的,可这是事实。

  此时,拜伦还是意犹未尽。

  “齐,我还要一个专访,我要亲口去呵斥那些愚蠢的欧洲人!”

  齐磊听罢,微微皱眉,沉吟片刻,“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拜伦,“确定!!十分确定!”

  哈,这家伙心眼儿也不大。

  齐磊沉默了,他本来想提醒拜伦,专访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现在公开他来中国的信息,已经在高度刺激西方的神经了。

  如果拜伦自己再跳出来,那就不是刺激,而是激怒。

  现在激怒他们,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要建设实验室的,而且微电子领域国内的水平很低,商业领域更是近乎空白,所有的实验设备几乎都要进口。

  万一愤怒的米国人对你来个禁运,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可是,沉吟了许久,齐磊最终还是同意了。

  “可以!”齐磊凝重道,“央视专访,你认为可以吗?”

  拜伦想都没想,“太感谢你了,齐!”

  齐磊则是长出一口气,“算了,再加一个罗西奈特莉的专访!”

  “我想,你们两个相逢一笑抿恩仇的场面,更加具有新闻价值。”

  “哦!”拜伦舒爽的一声呻吟,“完美!”

  与拜伦通完电话,齐磊给老秦打了过去。

  “干嘛呢?”

  老秦情绪有点失控,“小石头,咱们分开刚三天,你又找我干啥?”

  齐磊却是死皮赖脸,“嘿嘿,在哪儿呢?过来聊聊呗!”

  老秦,“哼!!你有事儿也自己先扛着吧!这回我还真去不了。”

  齐磊一怔,“咋了?你没在京城啊?”

  “没在!”

  “跑哪儿去了?”

  “海边儿。”

  “又去海边干什么?”这不刚从海边回来吗?

  老秦,“找两艘渔船,办点事儿。”

  齐磊一听,“渔船?”

  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点什么,“老北叔啊!说起渔船,我这有笔买卖。”

  老秦,“什么买卖?”

  齐磊,“关于冲之鸟碓的!你要答应我快点回来,我就给你出个好主意。”

  “我呸!!”

  也就是隔着电话,不然老秦啐他脸上。

  “你们这一老一少,没完了是吧!?一边呆着去!”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齐磊还挺无语,你看看,给你出主意都不用呢?

  再然后……啥一老一少?

  嚓!不会董背锅捷足先登了吧?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今天白天折腾了一天,一直没静下心来想情节,就这么多了。

  拉拉快不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