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30章 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2-02-21 19:13: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章算不上什么高潮,但爽不爽的另说,是一个重要过渡。

  希望别漏下,认真看。

  ——————正文——————

  车子滑行在尚北并不算宽阔的街道上。

  看着街两旁沉浸在年味中的城镇百姓往来穿梭,老秦和吴宁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享受着。

  到齐老爷子家门前,唐奕齐磊,还有赵维,正在门口踢着雪,聊着天。

  吴宁下车,唐小奕自是骂骂咧咧,“让你跟我一台车吧?这个慢啊!”

  吴宁则是推了推眼镜,紧了紧羽绒服,“等会儿能死啊!?”

  “嘿!”唐小奕瞪了眼,“又没收拾你了,是吧?”

  说着话,瞪着眼,一副不服就干的架势。

  而吴宁立马就怂了,“你看看,急啥?等你哥我不是应该的吗?对吧?”

  唐小奕占了上风,自是嘚瑟,“这态度还差不……”

  话还没说完呢,却是吴宁已经不知不觉地上到他背后,猛然一个前冲,勒着大脖一掰,就把唐奕撂倒在路旁的雪堆里。

  “来!!你再叫唤两句!还叫唤不叫唤!?”

  招呼齐磊,“石头,上!”

  唐奕被阴,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瞪着笑呵呵正往前凑的齐磊,“操,两个畜生!”

  咋呼呼救,“维子哥!!帮忙啊!”

  却见赵维呵呵的乐着,也不上前,“你们哥仨儿的事儿,别叫我!”

  只是嘴上这么说着,脚底下却踢起阵阵雪雾,扬的唐奕满脸都是。

  “三个畜生!”

  老秦就坐在车上没下去,嘴角不由扬起弧度。

  刚刚在车里和他说话的是吴宁,而现在和几兄弟打成一片的是吴小贱。

  ……

  ——————

  齐家子女今年回来陪老爷子过年的不多。

  生活就是这样,不能尽善尽美。

  从齐家这边来说,当然希望年年都齐全的回来报道。

  可是,齐磊那几个姑姑连着回来了两年,今年要是还回来,那公公婆婆那边就该有意见了。

  所以,除了齐磊一家三口,还有齐磊的两个叔叔回来了,八个女儿只有老八齐玉锦在。

  原因嘛…齐玉锦在这个年代已经正式步入大龄剩女的行列,她也没别的地方去。

  不过,好在今年外人比较多,齐玉锦算是逃过一劫。

  连齐国栋都定婚了,虽然今年太忙没能完成老爷子定下的结婚抱孙子的宏愿,可也算解决了婚姻大事。

  唯独她,三十了还单着。

  有外人,齐海庭也不好说她啥。

  总体上来说,这个年过的还是挺热闹的。

  老爷子听说大孙子要卖了一部分买卖做大事儿,不但没泼冷水,反正鼓励齐磊,“年轻人就该想咋干就咋干,爷支持你!”

  对于卖掉0支付这个决定,齐国君和郭丽华知道之后,也没什么意见。

  父子俩趁着没人聊了一下,听了齐磊的一些理由之后,齐国君是支持的。

  这期间,吴宁也和吴连山进行了一次父子间的深谈。

  谁也不知道这两父子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事后吴连山有点亢奋。

  年夜饭亦多喝了两杯,还和齐国君劲儿劲儿的。

  不无骄傲地对齐国君念叨,“我家宁子,不比石头差!”

  这话听的齐国君没啥,可唐成刚有点招架不住了。

  看唐小奕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差点手痒。

  心中大骂,他娘的!你给老子争点气啊!

  ……

  ——————

  年后,常兰芳等人便开始完善整个收购计划。

  一连七天下来,却是卡在了一个看似不起眼,却很重要的问题上。

  那就是,整个收购计划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简单来说就是:

  第一阶段:打通香港畅想。

  也就是,先从股市,再各个击破小股东,逐步吃进香港畅想的股份,直至最后,拿到香港畅想,也就是实体电脑制造的控制权。

  但是,问题来了,就股市这关就过不去。

  这不是电视剧,更不是郑少秋的《大时代》,可以把股市操盘极度简化到观众看得爽就可以了。

  只要开始操纵股价,畅想会马上作出反应,并做出不可预测的应对手段。

  当畅想发现,有人试图从二级市场介入的时候,他们为了保住公司利益,很可能不惜动用现在的资金来保价,保公司。

  一旦进入公司中控者与侵略者的僵持阶段,那短时间内就很难分出胜负,甚至公司保卫者的赢面要大得多。

  因为,他们手里能出的牌比侵略者多得多。

  也就是说,其实第一步——股市,是最难走的。

  这一点上,王文利给出的建议是,“要找到一个绝对可靠的操盘高手,尽量避免畅想因为过度紧张而过早介入。”

  齐磊问道,“王姐,你不行吗?”

  王文利则道:“我可以,但是,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的掌控局势。因为在这种局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这个操盘手要天然的不被警觉。而我不具备这一点。”

  这道理很简单,如果是一个在港股长年从事证券交易的股票经纪突然开始操纵畅想股价,那畅想即便知道了,甚至知道自己会有一些损失,也只会当成是正常的做空牟利。

  再比如,如果是畅想身边的一个熟人去做这件事,畅想也会放松警惕,正常的股市规则而已。

  可是,如果换了王文利这个陌生人突然杀进去,做空吃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畅想完全有可能做出不一样的判断和反应。

  齐磊大概明白了王文利的意思。

  老秦此时则道:“我们倒是可以提供几个符合条件的人选,不过.....”

  老秦想说,即便这样,也无法百分百确保畅想不反制。

  却不想,齐磊此时陷入了沉思。

  因为,他也想到了一个操盘手,一个符合王文利所说的一切条件,而且没有人比这个操盘手更适合的存在了。

  只不过……

  “给我点时间,我有个人选,让我好好想想!”

  众人看向齐磊,“谁啊?”

  只见齐磊已经沉浸在思维的闭环里,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不过,还是本能地报出了一个名字,“德盛银行”

  老秦突然一瞪眼,“谁?”

  其他人也是一脑门子问号。

  “????”

  “????”

  “????”

  “德盛?没搞错吧?”

  即便在座的很多人不知道齐磊和德盛的过节,但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畅想的柳纪向和德盛之间有往来。

  你去找德盛?德盛不得把你卖了?

  然而,齐磊已经不再回答了。

  沉默了足足有半个钟头,突然对老秦道:“给我整一份德盛在中国的详细资料。”

  老秦差点没笑出声儿,还真挑上德盛了?不过这也简单。

  打个电话的事儿,一会儿工夫,传真就发到莲花集团了,唐爸亲自去取回来的。

  齐磊拿到资料,如获至宝。

  借助资料,再把自己前世的一些记忆片段套入进去。

  整整一天的时间,直到晚间,齐磊一声怪叫,说不上是兴奋,还是激动:“就德盛了!”

  大伙儿一脸懵,“德盛?怎么想的呢?”

  “为什么就是德盛了?”

  “人家…会帮你搞柳纪向?”

  这不是耗子给猫当三陪吗?

  挣钱不要命了!

  ——————

  二月初,也就是临近正月十五之前。

  林晚箫回了深圳,第二天就和老秦一起去了香港,注册了一家名为的计算机零部件代理公司。

  而齐磊这边,则是通过三石公司正式渠道,联系了德盛投资集团驻大华中地区的办事处。

  以个人名义,邀请德盛派遣负责人来哈,进行商业洽谈。

  这事儿就新鲜,三石公司要求德盛洽谈?还是齐磊发的邀请。

  德盛大中华地区的几个主要负责人接到邀请函,坐在会议室里憋了一上午也没想通,齐磊怎么会找他们?

  尤其是那个当初和董战林一起去过尚北的那个文经理,牙都咬掉了。

  “这是什么路数?”

  在他看来,齐磊就算下地狱去找魔鬼做生意,也不会找到德盛吧?仇都结那么深了。

  要知道,德盛在齐磊身上吃的最大的一个亏,就是因为齐磊而失去了孟山都的合作。

  你想啊,本来是去尚北帮忙的,孟山都就是个吃瓜群众。

  结果,忙没帮怎么样,却丢了整个大中华地区的科研采样团队,那可是孟山都最顶尖的转基因专家团队啊!

  要是不集体叛变,也许转基因大豆的成果都出来了。

  现在还在和香港那家挖墙角的公司打官司,而且前景极不乐观。

  为此,孟山都直接就和德盛掰了,转而去和汇丰合作。

  此次德盛损失极大,全因为这个齐磊。

  现在他还有脸找上门来?

  “怎么办?”德盛大中华地区投资总裁戴维斯看向文经理,“你是最早和这个小齐总接触的人,由你来决定吧!”

  文经理心里想骂娘,他决定?他当然是让齐磊有多远死多远!

  可是,戴维斯是他的顶头上司,既然这么问了,那就是戴维斯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要是把个人恩怨加进去,那才是找不自在呢!

  沉吟甚久,“我去见他!”

  戴维斯听罢,满意地笑了笑,“文,你是一位合格的管理者,在投资行业,能给你带来利益的就是朋友,只有那种毫无瓜葛的才是敌人。”

  “显然,你很清楚这一点。”

  夸奖完,又道,“让贾马尔陪你去吧!他刚到中国,还不熟悉,正好去长长见识。”

  看向下首的贾马尔,“你要与文好好配合,看他是怎么把敌人变成我们的客户的。”

  贾马尔笑着点头,“文是我的前辈,您放心,我一定全力配合。”

  文经理:“……”

  有些无奈,可也毫无办法。这就是职场,戴维斯终究还是不放心他。

  ……

  于是,二月四号,文经理和副手贾马尔专程来到哈市,并在三石公司的安排下入住马迭尔酒店。

  这里和三石公司有伙伴协议,一般的商务客户都住这儿。

  第二天,文经理在马跌尔商务厅中与齐磊见面。

  看到这个昔日让他头疼不已的年轻人,文经理尽管保持着表情上的专业,可是内心却是无法平静。

  心道,但愿这个恼人的年轻人能给我带来业绩。

  上前握手,“小齐总让人刮目相看啊!”

  语带双关,既点出了齐磊之前给德盛带来的麻烦,又夸奖了他有魄力找上德盛。

  双方握手落坐,对于文经理的恭维,齐磊淡然一笑,“过去的事儿了,文哥别放在心上。”

  “这不就给您赔罪,还送礼来了吗?”

  文经理一怔,赔罪?送礼?什么礼?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太明白小齐总的意思。”

  齐磊,“资金周转不开,找你借笔钱,行吗?”

  文经理差点没气乐了,这是送礼?好像是有求于我吧?

  表面不动声色,“还是不太懂小齐总的意思。”

  齐磊则道!“很简单啊,我正缺钱,德盛借我点,我再还你个人情呗!”

  “人情?”文经理眼珠子转了转,来了兴致,“什么人情?”

  就见齐磊笑道:“我拿的股权质押,贷款150亿。”

  “方式可以是有选择权借款,两年期。两年之后,德盛可以选择接收三石公司的还款,或者用40的股权做为还款。”

  “这个人情够大了吧?”

  “!!!!”

  文经理心跳都漏了一拍,第一反应是天上掉馅饼!真舍得!!

  第二反应是:你特么在逗我!

  关键不在贷150亿,现在不值150亿。

  关键在有选择权借款!

  两年之后,40的股权?谁都知道价值绝对远超150亿,这笔买卖绝对不亏。

  那为啥说齐磊在逗他呢?因为这个事儿就不可能。

  不是齐磊不会傻到算不清这笔账,而是德盛就拿不到40的。

  原因是,国内有金融管制。

  外资金融机构在国内从事金融业务,开办金融公司,占股比例不能超过0。

  你怎么给我40?这就是空头支票。

  再说了,就算两年后,突然国内放宽了外资金融政策,德盛能拿到这40,那对于德盛来说也吸引力不大。

  就算齐磊想给,德盛还不一定要呢!

  这就不是赚钱不赚钱的问题。而是……

  别忘了,已经有国资银行介入了。

  之前那1.4亿收购5.6的的股份,与其说是入资,不如说是对所有人的警告。

  警告,警告那些觊觎这块肥肉的金融机构,别动歪心思!

  那德盛还进来干什么?找收拾呢?

  这是中国的地盘,他一个外资还没那么猖狂。

  把金融做到德盛这个地步,他们已经不是靠着做一点金融产品来盈利了,他们靠的是吃准各个国家的政策和风向,靠政策盈利。

  这才是大道!

  所以,触及红线的问题,德盛绝对是谨慎再谨慎。

  文经理心说,小齐总啊小齐总,你这是拿德盛当傻子吗?还是拿我当傻子啊?

  这笔贷款,他要是一时没忍住诱惑答应下来,那文经理在德盛的事业也就结束了。

  德盛不养废物!

  有点生气,带着期待来的,可是齐磊明显没有诚意。

  刚要出讥讽,突然又是一怔,不对,这么拙劣的伎俩,不像是齐磊的手笔吧?

  现在,哪个生意人把齐磊这颗横空出世的超新星当傻子,那谁就是傻子。

  哪个生意人又不在研究,齐磊近几个月以来的一系列操作。

  他不可能用出有明显漏洞的骗术吧?

  文经理一下又缩了回来,极速思考。

  既然他知道德盛根本拿不到40.,那他的用意是什么呢?

  是留出讨价还价的空间?不像!用这种方法留空间?让人厌恶。

  那是……

  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刚刚齐磊说“送人情”。

  猛然抬头,“小齐总,是不是知道不少上层决策的消息啊?”

  就见齐磊玩味一笑,没正面回答,“我听说,德盛在和几家国内企业组建一家证券公司,正在申请综合牌照?”

  文经理:“!!!”

  确定了,几乎可以确定,齐磊80知道一些上层决策。

  文经理,点了点头,“德盛高华!”

  这在业内不是什么秘密,德盛确实在组建一家证券公司,应对的其实就是国内针对“外资持股限制在0以下”的政策。

  齐磊把话头拐到这来儿,等于是明告诉文经理,他确实知道一点政策的东西。

  这就是齐磊所谓的人情了。

  至于这个人情大不大?

  首先,德盛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金融机构,也是最早在中国金融市场开始布局的外资银行。

  95年就开始了。

  只不过,还是金融管制的原因,使得德盛没法在内地大展拳脚。

  这只华尔街之狼一直在寻找机会,寻找进入这块未来全世界最有潜力的“猎场”的机会。

  从德盛内部的分析判断上来看,大陆开放金融市场放宽外资金融管制是早晚的事儿。

  尤其是加入世贸之后,必然要转变风向。

  而当东风吹起的时候,谁在这片“猎场”拥有领地,谁就能抢占先机。

  所以,德盛在花旗汇丰等国际资本还没回过味儿的时候,就开始了内地布局。

  最开始,也就是前几年,就有人找过德盛,成立一家联合金融机构,只不过那个时候德盛对0的持股比例没兴趣。

  德盛要的是绝对的掌控权,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放开手脚,用西方先进的金融手段收割内地金融市场。

  于是,一直拖到000年,正式加入世贸,德盛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才开始的筹建。

  当然了,目前的德盛高华依旧是无法突破持股0的桎梏。

  但是,都说了它是一只狼,而且是从华尔街出来的恶狼,自然有办法提前布局,并且适度的绕过一些规则。

  而齐磊这个消息,真的太重要了,说明德盛的方向是对的。

  这个人情,真不小!

  “小齐总!”想到这里,文经理即便对齐磊有一些个人的情绪,也彻底回归职业经理人的专业素养,,态度彻底变了。

  就像戴维斯说的,资本嘛,只要有利益,那就是朋友!

  笑容灿烂,“我觉得,我们能好好谈一谈了。”

  齐磊也回了文经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文经理,“说吧,小齐总是什么打算?”

  什么150亿,40股份的事儿,文经理提都没提。

  那是只一个还人情的引子,是句玩笑,他还不至于傻到,认为齐磊会把这么大一块肉放出来。

  齐磊也不绕了,也不提那40的事儿,而是说出了实际的需求。

  “0亿,用10的股权质押。低息,最好无息,两年期还款。”

  文经理沉吟,“有点不合理。”

  这10仅仅只是质押,齐磊只要还钱就和德盛没关系。

  问题是,现在的10可不值0亿。

  而且,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

  突然道:“能问小齐总一个问题吗?”

  齐磊,“可以啊!”

  文经理,“我很好奇,三石公司资金应该很充裕吧?做为国内最赚钱且无负债的公司,似乎没有借0亿的必要吧?能说说这笔资金的去向吗?”

  这才是关键,你无缘无故的借0亿做什么?

  “这……”齐磊犹豫了起来,“这个,德盛关心的有点多了吧?”

  文经理皱眉,齐磊越不说,他越生疑。

  “小齐总,即便是德盛答应借这笔钱,也有权了解资金的大概去向。”

  只见齐磊听罢,有些为难,“这个事儿....就一定要追究吗?”

  见齐磊犹豫,文经理当下使用谈判技巧,穷追猛打,“小齐总,这是必须的!请你要认清这一点,绕不过去的,我们要为资金安全负责。”

  “好吧!”齐磊闻摊手。

  文经理以为他的追击奏效,却不想齐磊来了一句,“那我想谈判只能到此为止了。”

  “嘎!?”

  文经理鸭子叫都出来了。

  操,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咋就结束了?

  可是,表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那....非常遗憾。”

  非常遗憾又咬碎一口牙,太特么气人了!

  不过没犹豫,起身就走。

  这也是技巧,不能有一点软弱。

  第一场会谈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回头想想,文经理都蛋疼,这都谈了个啥?

  可是,又急不得。他现在能做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和三石公司耗下去。

  文经理有这个底气,国有银行入股的操作,说白了就是抢,让三石公司与国内银行的关系闹的很僵。

  如果齐磊急用钱想贷款,那只有地方银行和外资银行这两个选择。

  而国内的地方小银行,面对这么大的贷款金额,利息等等条件又一定十分苛刻。

  别忘了这才001年,40亿不是个小数目。

  所以,齐磊选择其实不多。

  第二,他必须要搞清楚齐磊贷这么多钱干什么。

  不光是好奇,而是文经理和副手贾马尔商量过后,一致认为,齐磊借这笔钱的目的绝对不简单,而且很可能与德盛有关。

  不然,他不会反应那么大,只是问了几句就终止谈判了。

  他在隐瞒什么?

  于是,文经理一边比耐心,一边关注三石公司的动向。

  ……

  ————————

  三石公司。

  会议室中,南老急的团团转。

  “完了完了完了!德盛起疑心了!”

  南老毕竟是搞技术的,心有没有齐磊这帮人脏。

  有点沉不住气,“小石头,找德盛真的对吗?”

  南老很想不通,德盛一旦知道三石的真正目的,他会不去和柳纪向打小报告?那你还谈什么收购?

  对此,齐磊紧咬牙关,“南大爷,您不懂他们这些从华尔街出来的狼他们没有朋友,只看准利益!”

  “只要利益足够大,亲爹都能卖!”

  南老不说话了,颓然坐在椅子上,“只能寄希望你是对的了。”

  吴宁则是看着齐磊,不去纠结找德盛到底是对还是错,“下一步怎么办?”

  齐磊,“等!等他们自己警觉!”

  吴宁皱眉,“警觉?”

  齐磊,“三石要进电脑制造业的事儿,只能他们自己去挖掘。我们说了,反而会误事。”

  吴宁明白了,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道:“让他们去挖掘,还不能做的太刻意,对吗?”

  齐磊,“对!”

  南老又有点着急,“这也太难了吧?”

  哪成想,吴宁来了句,“不难,交给我!”

  说完,抓起齐磊的电话,从手机的电话簿里调出一个号码,就拨了过去。

  齐磊怔怔地看着吴宁,有点好奇,他有什么办法?

  就闻吴宁对着电话:“喂?是极光网吧连锁的张全安先生吗?”

  ……

  “我是三石公司的,找您商量个事儿,能提前几天来哈市,把代理采购合同签了吗?”

  ……

  “对,最好后天,您和广总一起过来。”

  ……

  “其他人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吧,现在不太方便。”

  ……

  “哦,对了,给您换了个酒店,马迭尔那边不太方便,换到丽华酒店行吗?那边的环境也很好。”

  一通电话过后,吴宁把手机甩给齐磊,迎上齐磊的笑脸,摊了摊手,“多简单啊!”

  齐磊点了点头,“多简单啊?我都没想到!”

  南老那却是不太理解,“这就行了?”

  就见吴宁看过来,“行了!”

  南老,“要不....拉着张全安那帮人到马迭尔转一圈吧?万一德盛没注意到呢?”

  吴宁,“不需要太刻意,现在刚刚好。”

  “我要是德盛,一定会注意到这些细节。这就足够了。”

  既不打草惊蛇,又能起到提示作用。

  就这样,两天之后,极光网吧顺腾网吧的张全安广子晋再次来哈。

  而一直紧盯三石的文经理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举动。

  极光网吧连锁和顺腾连锁的两家老总,出现在三石总部!

  这两家跑三石来做什么?

  而且,奇怪的是,马迭尔不是三石公司接单商务客户的酒店吗?

  可是,文经理并没有在马迭尔看到这两个人的身影。

  也就是说,两个人被三石公司安排在了其它酒店,这是为什么?

  这道分析题其实不难,两家与三石可以交换的利益都是明摆着的。

  盘古系统三石管理软件,这是两家网吧连锁所需要的。

  那三石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呢?三石需要设备供应。

  可是,二十亿啊!

  这么大一笔钱,就不是寻找供货商那么简单了吧?他们自己都能做供货商了。

  而且,为什么不能和自己说?齐磊为什么反应那么大?直接就不谈了?

  因为德盛和畅想的关系?德盛和畅想关系密切,不是什么秘密…

  一连串的推理之后,文经理马上得出了一个最大的可能。

  三石要自己做电脑组装!

  否则,不管他做什么,都用不到0亿。

  想到这儿,文经理都笑了。

  对贾马尔道:“年轻就是年轻!生意是生意,只要能给德盛带来利润,谁会把私交带入到生意里呢?”

  贾马尔点头,“文,你果然像戴维斯说的一样,是个专业的经理人。”

  好吧,这夸的文经理有点蛋疼。

  公是公,私是私,他也是被逼出来的。

  要是贾马尔不在身边,也许就是另一个结果了。

  淡然一笑,“等着吧!如果三石真的想做电脑组装,那他们早晚会找上我们。只有我们才能借他钱!”

  又熬了两天,齐磊那边终于按耐不住了,主动来找文经理。

  “文哥,一句话,这个钱能不能借?”

  文经理心中暗笑,这一回合他赢了。

  依旧坚持原则:“能借,但我要理由。”

  齐磊,“那再加0亿,40亿的贷款,能借吗?”

  文经理一滞,怎么突然又加倍了?

  给齐磊让座,“小齐总,别急,坐!”

  齐磊坐下后,他才笑着道:“怎么说呢?0亿和40亿对德盛来说都是一样的,但是我还是需要资金去向。”

  见齐磊为难之后,文经理又道:“这样吧,既然小齐总为难,那你也先别说了,我先猜一猜,可以吗?”

  只见齐磊立马警惕起来,“你知道了?”

  文经理得意一笑,“小齐总,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要相信德盛掌握消息的能力。”

  “让我来猜一猜吧!三石想自己生产pc设备?彻底解决被卡脖子的困境?”

  齐磊大惊,“你!!”

  文经理马上摆手,“小齐总别担心,听我说完!”

  “做为德盛的大区经理,我的首要职责是为德盛谋求发展,而不是个人的得失!”

  “虽然,我本人与董战林还有畅想的关系都不错,与小齐总也有过一些不愉快。”

  “可是,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

  “我不会把从小齐总这里听来的消息,转手告诉你的竞争对手,或者干脆就是仇家。”

  “请你相信德盛的专业水准!”

  齐磊似乎稍稍放下心来,心说,我信你个大头鬼!不说?

  不说是因为你从老子这得到的好处更好,否则你以为他不说出去?

  面上还是惊魂未定之态,似是沉吟甚久,一咬牙,“无所谓了!”

  抬头看来,“我今天来就是说这个事儿的,你既然猜到了,那就倒省事儿了。”

  文经理点头,“其实你早说,就没这么多麻烦了。”

  “这样!”文经理大方道,“不冲别的,就冲小齐况之前透漏的那个消息,最后不管贷多少,这个钱,德盛一定贷!”

  齐磊一听,长出口气,“那....最好!”

  文经理,“不但如此,我们在国外和许多厂商也有合作,还能给小齐总提供一点经验。”

  齐磊,“这倒不用。”

  转回正题,“那就不啰嗦了,40亿!能贷吗?”

  文经理,“能说说为什么突然又翻了一倍吗?”

  这又是一个让他关心的问题,这两天文经理也没闲着。

  他分析了三石公司这一年的网吧业务,去年的设备采购量是万台,按照正常的增涨率,001年,三石公司的设备需求起码在要40万台。

  如果他们想自己生产,那生产线产能起码需要年产50万台才够。

  而建一家从研发到全自主的电脑组装厂,差不多就是0个亿的投入,正好佐证了他的猜测。

  只是没想到,怎么今天齐磊一来,就翻倍了呢?

  40亿可不是多了的问题,而是多太多了。

  “能说说原因吗?”

  齐磊一咬牙,“能!原本我是打算建一个够三石公司自给自足的生产基地。可是.....”

  文经理突然一惊,想到了什么。

  结果,齐磊马上验证了他的猜测,“结果现在计划有变。”

  看向文经理,眼神中满是得色,“我手里有年需求140万台以上的订单啊!”

  “多少!?”

  文经理一下蹿了起来,吓着了。

  齐磊,“140万台!”

  文经理怔在那儿看了齐磊好久,突然道:“对不起,我要离开一下,小齐总等我一会儿。”

  说完,文经理回到卧室,关上门,似乎和贾马尔在争论着什么。

  随后又打了一个十多分钟的电话,足足有二十分钟才出来。

  “小齐总确定.....140万台?”

  齐磊也不废话,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副本。

  文经理一看,呼吸都急促了,确实是140万。

  这是张全安广子晋代表网吧协会和三石公司签订的设备代理合同。

  一下全明白了,极光和顺腾来三石公司原来是来签合同的。

  140万....

  140万!还是从畅想手里抢手的140万....

  那是不是....

  文经理庆幸刚刚打了那个电话。

  因为有了这张140万的合同,那就不是40亿贷款的事儿了,这是笔大买卖!

  齐磊,也瞬间升级了好几个档次。

  从齐磊的角度,他需要40亿贷款。

  可是从德盛的角度,这笔贷款的意义,140万台电脑的意义,比40亿本身要大得多。

  是不是有点迷糊了?

  马上就知道为什么文经理这么激动了。

  这时,齐磊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来,“40亿!0的股权质押!两年期,你就说行不行吧?”

  文经理坐下,正式开始第二论谈判,“条件.....不合理!”

  齐磊也不争辩,“所以文经理可以开条件啊!”

  文经理大笑,“痛快!”

  也不废话了,“40亿低息,或者,干脆就无息借款。但要,质押0的0支付股份。这点我也没办法,德盛要保障资产安全。不管未来值多少钱,那也是未来的事儿。”

  “而且,德盛真的没有染指的欲望。”

  单单一个国有银行的背景,就让德盛保持了清醒。0支付前景是不错,可是,没必要在中国的地盘上和国资银行过不去。

  齐磊似乎在想,可在文经理看来,他其实不用想,140万的合同都签了,不借不行。

  “可以!”齐磊最后还是答应了。

  “另外……”文经理还没说完。

  “还要附加一笔.68亿美元的有选择借款。”

  齐磊听到这儿,挑了挑眉,“.68亿美元....怎么还有零有整的啊?”

  文经理却是神秘一笑,“40亿的无息贷款,我不记前嫌帮小齐总搞定了。那齐总是不是也应该帮我一个忙啊?”

  齐磊一滞后,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这么回事。”

  笑道:“如果我听到的消息没错,贵集团在组建的其它那几家股东,也是与德盛有.68亿美元的债务吧?”

  只见文经理低头淡笑:“小齐总不愧是商业奇才,看的通透啊!”

  “没错。”也不隐瞒,“这就是德盛的另一个附加条件。这.68亿美元,三石公司必须注资到,成为联合股东。”

  “而当贵国放开外资金融政策之后,德盛有权将这部分股权,做为.68亿借款的还款抵偿。”

  这才是德盛的真正目的。

  也是只占0股份,却能控制的根源所在。

  算上三石公司,德盛高华一共有6家

  东。

  如果你看到这六家股东的名单,就会马上明白很多事情。

  最大的股东,不是德盛,而是。

  没错,这里面有柳纪向的参与。

  第二大股东,才是德盛。

  后面还有,这就是前几年找德盛要合资,但是德盛没兴趣的那个。

  然后是,,国内的一家大型粮农企业,总经理是——董战林。

  一家香企证卷公司。

  最后是。

  首先,为什么畅想是最大股东?如果加上三石,重新分配股权的情况,畅想预计依旧可以达到0的占比。

  那是因为,德盛要扯虎皮拉大旗。

  在这个年代,对外资金融机构还是很敏感的,也很警惕。

  所以,德盛需要一个挡在前面的大旗。

  德盛想中国市场想疯了,可是奈何管制太严,不可能让你一个外资金融机构来呼风唤雨,只能拉上畅想。

  毕竟畅想是最大股东,谁来查,都可以把畅想推到台前。

  “你看老板是畅想,中科院国资,我德盛只是提供国际专业的金融经验。”

  而畅想之所以和德盛一起,也是赚个好名声。

  这可是国内第一家合资的金融机构,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柳纪向需要这个第一的名头,不然改革先锋的美誉哪来的?

  其次,文经理为什么非要自己出钱让三石入这个股呢?

  因为除了畅想控股,其它的四家股东——志华林远兴舟三石,入股的资金都是.68亿美元。

  而且,这几家恰好都和德盛有.68亿的债务关系,恰好借贷方式就是:有选择权借款!

  也就是说,德盛有权力选择四家公司用资金还款,也可以选择用的股权来偿还借款。

  现在明白了吧?

  除了这张虎皮,剩下的股东都在德盛的控制之下。

  德盛既可以借畅想的名头介入国内金融市场,又可以掌握的实际控制权。

  而等到政策一放宽,没有了0的限制,德盛又能马上通过借款协议,收回几家小股东的股权,真正的掌握的绝对控制权。

  到那个时候,畅想这张虎皮就没什么实际用处了,可以靠边站了。

  而在后世,齐磊的那个时空,正是金融政策放宽之后,德盛进行的以上操作,瞬间领先其它华尔街同行。

  这头凶残的华尔街之狼,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露出了獠牙。

  当时,它是唯一在内地拥有综合金融牌照的外资企业,马上开启了疯狂收割a股,多线出击农业房地产,全面收割中国市场的猎富之路。

  这期间,由于德盛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对期货及金融市场的操纵能力,它还有着其它困内金融企业所不具备的能力。

  那就是,可以借力国际期货市场,反过来影响国内的金融市场。

  举个例子,德盛曾经盯上双h集团的股票,先是在股市做空,使得双h股价大跌,借机大量买入。

  然后,反过来去国际期货市场哄抬饲料价格

  双h的主业就是猪肉,国际饲料价格大涨,使得猪肉价格连带疯涨,双h股价自然也跟着疯涨。

  最后在金融危机前夜,德盛套现离场,留下一地鸡毛。

  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西部矿业中航油中国远洋深南电南方航空东方航空国航太子奶业等等等等,全部有德盛的影子。

  德盛在中国近十年的布局和隐藏,最后终于得到了回报。

  而就是它们最重要的一粒棋子,亦可以说是一切的根源。

  至于为什么要拉上齐磊?那是另外一个故事,马上要揭晓的一个大生意。

  ……

  齐磊听到文经理开出的条件,眉头再紧,“你把我和畅想,和董战林扔到一起,这不找打架吗?”

  文经理当然知道这三家不和,不过,为了更大的利益,他必须拉上齐磊。

  沉吟片刻,“总有办法解决嘛!”

  齐磊又想了半天,“可以!”

  “但是,我不以三石公司入股!”

  文经理,“那以什么方式?”

  齐磊,“我会注册一家新公司,参与到德盛高华,可以吗?”

  文经理皱眉,这就心眼儿有点多了吧?

  道,“法人是你?”

  齐磊,“不是!”

  文经理,“小齐总,这就没必要了吧?”

  你不是法人,你当我傻啊?

  齐磊,“别急啊!我又不是在这摘干净自己?真的就是不想和那两家掺合!”

  “这样,我把未来的电脑业务放在新公司,能放心了吗?”

  文经理一听,“这就没问题了。”

  却是齐磊呲牙一笑,“那你的条件讲完了?”

  文经理想了想,“还有一个事儿,未来我们与畅想会在海外有一些业务,到时小齐总要是感兴趣,也可以参与进来。”

  齐磊皱眉,心中却是激荡,来了!

  嘴上道:“什么业务?”

  文经理笑了,“到时你就知道了。”

  齐磊表面点头,心里却是暗道,“你不说我也知道!”

  又暗自把两人的对话仔仔细细的过了一遍,心说,差不多了,进正题吧!

  齐磊,“文经理的条件都说完了?”

  文经理点头,“怎么?小齐总还有别的需求?尽管提!”

  齐磊挑眉,“我还真有!不然我找你干什么?你真当我没地方找钱啊?”

  文经理:“???”

  突然发现,好像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什么条件?小齐总说说看。”

  却见齐磊呲牙,獠牙尽现。

  “我要德盛操盘,帮我拿下香港畅想的大多数股。”

  我噗!!!

  文经理一口老血,去你大爷的!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转念一想,也对啊!140万的订单,齐磊要是不鸠占鹊巢,他短时间内有钱也建不起来厂子啊!

  所以,齐磊从一开始就不是想借钱建厂,而是畅想!!

  即便文经理知道,齐磊拿到香港畅想,也只是拿了一空壳。

  可这足够了!

  也比自己建厂方便得多,而且快速得多,能马上解决140万设备的问题。

  愣愣地看着齐磊,“小齐总....好算计啊!”

  哭笑不得,“你....你怎么会想到找我来办这件事?你不怕……”

  没等他说完,齐磊打断道:“文经理好好想想,这事儿德盛肯定不亏!”

  文经理:“……”

  就在文经理愕然的同时,贾马尔却是另一番心意。

  他没有文经理和齐磊那么多不愉快的交集,他马上就意识到这笔交易德盛确实不亏。

  什么畅想?什么柳纪向?

  140万的订单一丢,畅想还不一定是什么样呢!这个时候讲交情那就是蠢。

  不由提醒文经理,“文,我觉得确实值得考虑。”

  文经理:“……”

  好吧!他冷静下来之后判断,确实不亏!

  思考甚久,文经理突然问了一句,“小齐总,如果你能拿到畅想的工厂,只是想解决内部订单?”

  却是齐磊轻蔑一笑,“文经理太小看我了吧?”

  “我当然想把它做大,做强!不但要让柳纪向低头,不但要称霸国内,有机会,我还要去抢占国外市场!”

  “哦!?”文经理一听他有心进军海外,登时来的了精神。

  不着痕迹道:“国外市场,很难打通啊!”

  齐磊扁嘴,做为难状:“确实难啊!可难也得想办法啊!”

  “实在不行,在海外建厂!”

  不等文经理说话,贾马尔没忍住抢白道,“倒不用那么麻烦。”

  齐磊一滞,看向贾马尔,“怎么讲?”

  贾马尔笑了,“小齐总觉得,ibm这个品牌怎么样?”

  齐磊登时惊讶,“那是你们美国人的图腾啊!怎么了?突然提起ibm做什么?”

  贾马尔,“有兴趣吗?”

  齐磊都傻了,“你....你啥意思?”

  贾马尔不再多说,却是文经理接过话头,“这都是后话,等小齐总拿下香港畅想的电脑工厂,咱们再聊!”

  “德盛也许可以给小齐总这样一个机会!”

  齐磊,“……”

  现在一切都明了了。

  德盛之所以要接齐磊进,其实就是看中了齐磊140万台的订单。

  有了这个订单,齐磊的组装工厂一建起来,马上就是国内第二,甚至第一,他就有了出海收购的资格。

  而在齐磊原本的那个时空,这个位置是“长城电脑”的。

  当然,文经理的预期中,三石也只不过是一个竞争对手,一个拥有入局资格的小角色。

  但是,现在齐磊说他要搞畅想,那可就不一样了,一下就跃升为庄家,是猎场中最肥的一头羊。

  那么比40亿贷款更大的生意,到底是什么呢?

  是ibm的pc业务!!

  这才是德盛真正的目标。

  ——————

  在德盛有一句名:“贪婪是一种长期投资。”

  所以,德盛的企业文化就是很少看重眼前的短期小利,而是放长线钓大鱼。

  40亿rmb的贷款对德盛这种国际金融巨头来说,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可是,拿到40亿贷款的齐磊,却绝对是一块巨大无比的肥肉。

  这才是文经理要齐磊入股的原因,也是他答应帮齐磊拿到香港畅想控制权的原因。

  他在等齐磊掉进更大的坑里。

  前世的这个坑,是给畅想挖的。

  事情的源头要从ibm的pc业务日薄西山开始说起。

  从九十时代未来开,在美国人心中如图腾一般的ibm,在pc电脑业务方面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没办法,后来居上的小弟戴尔各种骚操作,搞的ibm市场大面积流失,年年亏损,年年好几个亿美元打水飘。

  ibm当然也想过自救,想了很多办法,也请教了不少金融巨头出谋划策。

  可是最后的结论都是:“癌症了!放弃吧!”

  不得己之下,ibm才决定出售pc业务。

  至于怎么出售,这个咨询和操作的任务就落到了德盛头上。

  然后,一场华尔街之狼的经典狩猎就开始了。

  本来呢,bm是想把pc业务卖给倭国东芝的,这是ibm最佳选项。

  东芝当时也乐坏了,太想要ibm的pc业务了。

  然而,东芝身边也有一个金融智囊,还特么是德盛!

  你要放正常人眼里,那这事儿不就成了呗!

  天时地利人和。

  郎情妾意,还都找了一个媒婆,想吹都难啊!

  两边都用德盛,两边还都有买卖的意愿,可是....要是这么就成了,那也太小看资本的贪婪了。

  对于两方的暧昧,德盛有着不同的想法。

  这事儿不能让它成!成了你们两家高兴了,我却一点好处都没有啊!得利益最大化啊!

  这么大的并购案,可是不常有的,再不吃顿饱的,对不起华尔街之狼的称号。

  于是,德盛开始了骚操作,给东芝吹枕边风,“你可不能收购ibm,那就是个巨坑,谁也救不了!要是有价值的话,ibm会出售吗?”

  东芝一听真信了,那我还是别花这个冤枉钱了。

  第一次和ibm正式会谈,就坚决的表明了不想收购的意愿,而且十分坚决。

  这事就黄了!

  那不卖给东芝,卖给谁呢?卖给谁可以让德盛拿到更多的好处呢?

  当然是刚刚在国际上有点斩获,一心想出国的柳纪向喽!

  可是问题又来了,卖给畅想能挣钱,可是操作起来却非常有难度。

  第一,畅想毕竟还是国资,不那么好忽悠。

  第二,德盛在中国的影响力还不够大。

  第三,这个年代,对外来资本出海收购,国内的企业还是很谨慎的,国家也很谨慎。

  对国外资本也是抱有敌意的。

  是的,你没听错,阻力不是来自米国,而是来自中国。

  所以操作上,难度非常大。

  这也是为什么ibm从九十年代末就开始出售,一直到04年畅想才完成收购的原因。

  在原本的历史里,德盛着实费了不少的力气,经过一系列缜密的谋划才达成的目标。

  (这里就不水了,有兴趣上网自己查,很有创意。)

  当然了,在这次收购之中,畅想虽然有资金,可是资金还不充裕。

  这就给了德盛大赚特赚的机会,吃完上家吃下家,中间还得给畅想提供点贷款,金融服务等等。

  可谓是盆满钵满。

  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现在又不一样了。

  齐磊蹦出来了,他要拿下畅想工厂,还带着140万台的订单,那要是让三石公司收购了ibm.....这笔买卖更赚!

  首先,这140万台的订单,从畅想嘴里扣出来的订单,股价必然动荡,只这一项就能让德盛在大赚一笔。

  然后,齐磊入股,成为德盛的傀儡股东,能进一步稀释畅想控股的股份。

  等到回收股份的时候,德盛的股权占比更高。

  再然后,齐磊可不是国资,没有畅想那么多阻力。

  而且他有出海的意向,对ibm没有恐惧。

  这些前提条件会省去很多麻烦,躺着就能把钱挣了。

  最后!也就最重要的一点。

  齐磊比畅想穷得多啊!

  他要是心大想收购ibm,那基本就只能靠贷款,靠德盛提供的金融服务才能实现。

  比柳纪向来收购,挣的还多。

  这一刻,文经理也好,贾马尔也罢,都不约而同的抛弃了畅想,抛弃了柳纪向。

  就像戴维斯所说,能带来利益,那就是朋友,毫不相关才是敌人。

  至于齐磊收购香港畅想,对的股权有没有影响?

  想多了,畅想控股和香港畅想不是一回事儿。

  齐磊能得到香港畅想,但他没能力拿下畅想控股,对德盛一点影响都没有。

  此时,齐磊也在想,德盛成了他狙击畅想的操盘手,这个局....越来越有意思了。

  只是不知道,万一我连畅想控股都一窝端了,成了最大股东,不知道文经理会怎么想?

  会不会杀人的心都有了?

  ……

  (未完待续)

  s..book318352511829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