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53章 另一个内核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2-02-21 19:13: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从治安堡到黑石堡,其实直线距离不算远,不到二十里山路。

  可就是这二十里,却阻断了几代人的致富之路。

  第二天一早,由齐磊的大侄子齐振鹏领着,齐磊一行人进了山。

  去黑石堡的路,应该说没有路,只有半条早年间采伐时淌出来的运材道。

  别误会,这种路其实就不算路。是东北林场从山上往下运原木的小路。

  而且走不了车,马车都不行,只能落雪之后跑爬犁。

  到了夏天,不是草就是泥,两条爬犁辄有半米深,能没掉小腿。

  而且,即便是这种烂路,也不能通到黑石堡,只能算一半儿,另一半则是更难走的悬崖峭壁。

  廖凡义傻龙,还有拓爷,想象过那个地方应该挺偏僻的,可是也没想到这么偏。

  听齐振鹏描述了一番,都是直咧嘴。

  廖凡义,“这样的村子怎么不出山?不搬到山外来,怎么都不行的。”

  齐振鹏有着农村青年的憨厚,露出一口白牙,“咋出来啊?”

  “大教授你不知道,俺们这边都是山,地本来就少,就算出来,也没地种。”

  “再说,黑石堡那边吧,啥都好,就是路不通。”

  “年轻人倒是想出来,可是老马头不让,老一辈儿的都舍不得。”

  廖凡义点头表示理解,已经有点上喘了,看着茫茫的大山,“可这不是办法嘛!”

  抬头看了眼齐磊,发现这家伙很轻松。

  不仅仅是体力上的轻松,神态表情都很轻松,不似昨天那般愁眉不展。

  心下好奇,紧赶几步到了齐磊身边,“怎么了这是?”

  齐磊偏头一笑,“我有点思路了。”

  廖凡义一怔,知道说的是做节目的事儿,“这么快就想通了?”

  好奇道,“什么思路?是改主题?还是改节目形式?”

  齐磊,“什么都不改!”

  “嗯?”

  廖凡义一愣,一旁的张显龙和马拓都竖着耳朵听着呢,也是愣住。

  “不改?”

  拓爷,“还叫向往的生活?”

  齐磊点头,“对,还叫向往的生活!”

  廖凡义,“还是走进农村的题材?”

  齐磊,“对,还是走进农村的题材。”

  “这”

  三个人相视一眼,有点不理解了。

  廖凡义最后道,“你这可不是观众向往的生活啊!”

  廖凡义知道,在专业方面,齐磊是绝对清醒的,他不会脑子一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所以,既然什么都不变,那他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

  问道:“那你的思路是什么呢?保持原来的主题,原来的节目形式,没法抓住观众的心啊!内核不成立,那你请再多明星,再大的制作,也撑不起来啊!”

  却不想,齐磊道,“我想到一个更好,更有意义的内核。”

  廖凡义,“什么?”

  齐磊,借着休息的机会,“你看哈!”

  “原本框架的向往的生活,是满足观众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对都市快节奏生活的一种释放。”

  “可是问题是,这种情绪在当下属于小众,不一定被主流观众接受。”

  廖凡义点着头,“就是这么个道理啊。”

  齐磊,“可是,你想过没想过,向往的生活,为什么一定就是都市观众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呢?”

  廖凡义都笑了,“你的节目形式就是到农村去过田园生活啊?”

  齐磊,“不是!!”

  “怎么不是!?”

  齐磊,“原本的框架确实是这样的,可是.,我可以在田园生活之外加一点东西,使田园生活成为载体,或者只是一个室内演播室的外部延伸。”

  “载体?”廖凡义正糊涂了,“承载什么呢?”

  齐磊想了想,“承载另一个群体向往的生活。”

  “哪个群体?”

  “老一辈人!”

  廖凡义,“你到底在说什么?”

  齐磊一拍大腿,“你还记得去年给抗战老兵影像资料里,有一个姓陈的老人家吗?”

  廖凡义,“有印象,就是那个江西的老战斗英雄?现在一家人带领全村致富的那个?”

  “对!”齐磊看着廖凡义,“老英雄向往的生活是什么?”

  廖凡义:“”

  齐磊,“他向往的就是,让全村过好日子!”

  “那你说,如果我把节目拍摄地就安排在老英雄所在的那个村庄,通过节目,通过流量巨星的视角,去展现陈老英雄的朴实,还有向往的生活,这个内核还立不住吗?”

  “向往的生活,不一定就是城里人向往国外吧?这个思路本来就是错的,是不健康的。”

  “既然我不能让他们向往田园,那为什么不开启另外一条路,给观众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呢?”

  “这”廖凡义有点傻眼,说实话.,不是不行。

  思路是对的,可是有点不现实吧?

  “你是一个娱乐性的真人秀节目,这个主题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齐磊,“寓教于乐不好吗?”

  廖凡义,“可是,观众不一定买账啊!”

  齐磊摇头,“看节目怎么拍。”

  廖凡义,“很难拍出寓教于乐的感觉.。”

  在这个年代没有范本,廖凡义也想像不出应该怎么拍。

  “而且,你别忘了!”廖凡义提醒道,“你是独立制作!也就是要自己承担风险,自己核算成本,然后卖给电视台。”

  “听你昨天的描述,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就是你做这个节目想投入多少钱?”

  “听你的细节,可是不少花钱啊!”

  “光张国戎梅姐两个人的出演费用,就不少钱呢!而且,你每期还要请嘉宾,这个嘉宾还得和两个主嘉宾的名气地位对等。”

  “也就是说,这个节目周播的情况下,拍十二期,算一个嘉宾可以出两期,也就是六个批次。平均一期,算上两个固定嘉宾,三个临时嘉宾,就要5个巨星级的。”

  “就算你两个月拍完,两个月啊!香港那边,两个月可以拍两三部电影,十几场演唱会。”

  “这么算下来,就算给你友情价,也不是小数目,光片酬就得几千万啊!”

  “万一你这个内核不讨喜,成片卖不出去,你不就全赔里了?”

  齐磊沉吟,这确实是个问题,是有风险的。不过

  抬头看廖凡义,“我觉得能卖钱!”

  廖凡义严肃起来,“我也只觉能卖钱。”

  做为一个媒体人,廖凡义这点眼光还是有的,齐磊这个真人秀的创意非常好,是有商业价值的。

  “关键就在于,你要怎么利用真人秀这个点来实现价值。反正我认为,你现在这个内核,有点差强人意。”

  但是,即便廖凡义把话说的这么透了,可是齐磊似乎很有信心,也很固执。

  笑了笑,有点意味深长,“这事儿咱们明天再讨论,相信你会有不同的想法。”

  廖凡义皱眉,“不同?”摇了摇头,“应该没这个必要!”

  齐磊,“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齐磊,“一个老头儿。”

  齐磊不再说什么,闷头赶路。他觉得这个新内核一定行。

  前面这十里林道,翻山过梁,短短十里却也走了近两个小时,中间还歇了好几次。

  没办法,即便在学校经常运动的张显龙,到了后面也是有些吃力,更不要说缺乏运动的廖凡义和马拓了。

  直到林道转过一个山腰,前方彻底看不见路了,只剩杂草与灌木,众人只能顺着平缓处下了山坡,沿着谷底的溪流继续前进。

  这就彻底没有路了,只能在溪水间的一块块大石头上跳来跳去。

  引路的齐振鹏给廖凡义解释道,“这是黑石堡唯一的一条出来的路,一下大雨,山上涨水就彻底封死了。

  廖凡义直咧嘴,看着两边愈发陡峭的山壁,再往前干脆就是直上直下的绝壁,更是感慨:“进出也太难了。”

  齐振鹏,“那可不咋地?”

  “听老太爷说,头几十年,小鬼子把周围的屯子都占了,唯独进不去黑石堡。”

  傻龙一听,“我要是小鬼子,我也不来这破地方!”

  却是齐磊冷笑一声,“破地方?”

  突然指向右前方的山壁,“你看那。”

  傻龙一滞,聚焦看去,“什么啊?”

  廖凡义和马拓也眯眼看过去,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直到又近了些,傻龙才看清怎么回事儿,突然惊叫,“有人!!山上有人!!”

  “哪呢?哪呢!?”

  廖凡义和马拓都惊了,这把陡峭的山壁,怎么可能有人?

  而顺着张显龙所看去,果然有人。

  右前方,离谷底起码百米的山壁上,隐约可以看到几个人影儿。

  然而,让三个人激动的不仅仅只是山崖上的人,而是在那几个人影身后的壮观景象。

  那是一道疤痕,一道大山的疤痕!

  在笔直的绝壁上,像是小孩儿边吃边玩啃出来的面包豁口,也像是生物实验里用玻璃缸装盛的蚁穴刨面。

  陡峭漆黑的山壁被啃出了一条长长的豁口,一眼看不到头。

  当看清眼前的景象,廖凡义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确定自己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亦没有感同身受的共情,可是突然鼻子就是有点发酸,眼圈也红了。

  登时再也没有了大教授的矜持,和两个小年轻一起,跳着石头,急匆匆的往前跑,想看个真切.。

  ......

  怎么说呢.....

  这十几里山路走来,大家就一个感受——绝望!

  无论是从白河子到朝阳厂的拖拉机,还是从朝阳厂到治安堡烂泥路。

  起码让廖凡义深切的感受到,有的地方真的不是资源不行,也真的不是老百姓懒。就像这么偏远的山区,路才是最大的难题!

  换了谁来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脱贫致富。

  太难了。

  而从治安堡到黑石堡这段路,才叫真的绝望。

  廖凡义甚至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窝在一个进出都难的山沟沟里不出来?

  最后只能归咎于山民的迂腐。

  然而,面对前路艰难....面对深谷绝壁,突然在眼前呈现出那好似被啃食一般的山崖。

  那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是人力所及!!

  再看到蚂蚁打洞一般的几个身影,就在绝壁豁口的尽头,一手凿子一手石锤。

  你甚至能想像得到那叮叮当当的敲打之声!

  廖凡义突然来了文人的感性,因为他看到了希望!

  是的!

  这种从绝望到希望的强烈反差,让他不能自已。

  那么长的豁口....

  那么长的,从山里往外走的路!!

  得是多大的毅力,才能做到?

  终于,离的近了。

  一行人就在那啃食岩壁队伍的正下方,廖凡义也看清了。

  那是一个黝黑黝黑的老爷子带着几个年青人在劳作。

  老头儿好像穿着红背心儿,一头花白短发,一锤一锤的把铁钎砸进石头里!

  锤声不算急,可是即便不在近前,也感觉得到那份融进锤声里的坚定!

  廖凡义有点被折服的感动!或者说被感动的折服。

  这时,齐磊的声音悠悠传来,“这条路......”

  “老马头儿凿了十年.....”

  “十年!就力一个两百来号人的小村子,能出得去!”

  三人怔怔看来,“十年......”

  张显龙,突然好奇,“就因为这个你老把雏鹰班送过来的?”

  “不是吃苦?”

  张显龙不笨,他知道雏鹰班需要什么....

  对雏鹰班来说,十年开山的精神,比吃一点苦更重要。

  却是齐磊一笑,“都有吧....”

  “吃苦,连带看一看这条路。”

  当然,“除了这两项,还有一个更重要。”

  张显龙,“什么?”

  齐磊却是指着山上那个老头儿,“他!”

  张显龙:“他怎么了?”

  齐磊看着崖壁上那个身影,“他是个传奇。”

  传奇?廖凡义那边一怔!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老头儿?”

  齐磊,“对!就是他.....”

  说完,齐磊突然大声的朝崖壁上喊,“马爷爷!石头来喽!!”

  山壁上的老头儿手一顿,拧着眉头循声朝下看,然后中气十足:“谁??”

  眯眼瞅了半天,“老齐家那小子?”

  突然眼珠子都亮了!

  朝山下嚷嚷,“是老齐家....不对...是齐大老板不?”

  齐磊本来要应的,结果一听齐大老板,差点栽河沟子里去!

  “什么特么情况?”让齐海庭知道,马老爷子管齐磊叫老板......

  能锤死齐磊!!

  可是山上的老头儿可不管,登时乐了:“哈哈!”

  老头儿异常兴奋,“齐大老板!!你可算来了!诶呀!就等你来呢!”

  老头儿跳着脚站起来,指了指大山沟里面,“回村!!我这也回!迎接老板!迎你去哈!”上面和下面不通,是两条路,别看现在上下隔了才一百来米,可是想面对面,得到七八里外的黑石堡了。

  齐磊一听,脸更黑了,什么跟什么啊?这老头儿.....痴呆了?

  突然感觉不太对劲儿呢?

  张显龙则是捅了捅齐磊,“这,这就你说那传奇啊?”

  咋感觉这个传奇有点谄媚呢?

  廖凡义也是摇了摇头,这不就是个趋炎附势的老汉吗?

  半开玩笑,半嘲讽,“有钱就是好哈....这么大岁数,都得点头哈腰的。”

  齐磊,“......”

  突然有点不确定了,这老马头儿,别掉链子啊。

  只得硬着头皮往村里走。

  进村看看情况再说。

  ......

  ——————

  黑石堡和外人想象的不太一样。

  穿过绝壁,豁然开朗。只见一片被陡山合围的平坦山坳映入眼帘,景色很美。。

  这里并不贫瘠,有大片的农田,漫山的野杜鹃...

  以及散落山间的一栋栋土坯房。

  再加上地处深山区,各种山货药材恨不得长到堡子里来。

  可以说物产相当丰富。唯一的问题就是......运不出去。

  运不出去,再好的东西,也不能带来财富。那就只能受穷。

  原本进村的老路,得看老天爷赏不赏脸,村里的牛马牲口一辈子都出不了村!

  唯一的一台四轮子,是二十年前,村里人花了三麻袋松子的高价请了个技术员,拆成零件儿,背进村儿再装上的。

  每年靠人力背出山一点山货,就是黑石堡唯一与外界的一点交流。

  齐磊也是小时候来过黑石堡,间隔得有六七年了。

  那时,齐海庭身边还没垮,隔一两年就要来这住几天。

  看老马头儿来的,小哥仨儿自然也会跟着。

  在齐磊的印象中,这里的山里红和山葡萄很甜,蘑菇圆枣子很新鲜。

  塔子更是香,但是真的穷!穷到飞起!

  此时,已经翻出谷底,上了山梁,冤枉黑石堡的齐磊给廖凡义解释道:“老马头儿是村长他爹,也是上一任村长。”

  齐磊向众人讲述着,“早年间计划经济,黑石堡自给自足,穷了点但也没啥。那时候全国都穷嘛”

  “再加上这里曾经是尚北唯一没让小鬼子占过的地方。”

  “那时候老马头儿都觉得路不通反而是黑石堡的优势,也就没人想着修路。”

  “等到改革开放一切都变了,老马头儿也退下来了,却又开始想修路,他说要是再不通,堡子就得一直穷下去。”

  “这一修就是十多年......”

  原本,对于山上开路这件事,有点感动的廖凡义。因为那谄媚老头儿的缘故。

  却是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板着脸朝齐磊阴阳怪气,“传奇....呵呵。”

  指了指前方,“老爷子上来了。”

  齐磊一看还真是。

  崖壁上的新路比谷快得多,所以老马头儿是先一步回的村子,然后没在村里等。

  带着人,迎上来了!!

  翻山越岭的来迎接.....

  离的老远那大嗓门儿就嚷嚷开了!“诶呀!!齐总来我们黑石堡。那叫啥玩意来着?”

  “蓬荜生辉!”

  “来来来!欢迎齐总!”

  “欢迎齐总,莅临黑石堡考察!”

  “给齐总呱唧呱唧!”

  齐磊服了!听着老马头那蹩脚的套词儿。

  哭笑不得,“马爷爷,您这都哪学的?”

  “我家老爷子会把断我的腿的!”

  老马头儿一窘,“咋了?不稀罕啊?”

  “那收音机里都这么播的啊?”

  那边廖凡义和张显龙马拓三人,即撇嘴,又憋不住乐。

  算是认定了,这老头儿不咋正常。

  齐磊也没招儿了,干脆转移话题,“那什么...我来接人的。”

  “那帮孩子咋样了?”

  老马头一听,“好!可好了!”

  “养的白胖白胖的!”

  “????”

  “?????”

  “?????”

  一帮人更懵了,这破地方....

  还能白胖白胖的?

  .......

  说一下最近的情况吧....

  前几天说感觉不好,主要是肠子....

  去年肠子做过手术,最近隐隐里面有点疼,估计问题不大吧....

  会去看,过了这个月去,先前也说了这个月对老苍来说有点重要,不能耽误。

  然后就是,睡眠质量怎么也上不去了。

  就拿今天来说吧,昨晚十二点,吃药睡觉.....

  两点多醒了,七点才又睡着,九点醒了,下午两点睡着,到四点。

  睡眠质量不好,所以.....

  大伙知道耳朵里塞个哨子,再带个二十斤的帽子,眼皮上再支两根牙签儿,睁着难受又闭不上。

  这些加一块是啥感觉不?

  我应该就是那种状态.....

  在调整了,今天删掉了近一半儿,前面把老马头儿写错了。

  不然黑石堡这段铺垫应该写得完的。

  别急,明天开始应该进**了。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s..book318352511832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