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60章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2-02-21 19:13: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赶唐奕走是不可能的,但是,家里不养闲人啊!

  于是,唐小奕得多干活,挣伙食费的这个梗,又成了全家人的口头禅。

  为了节目效果,唐小奕也是拼了,上山下地,劈柴烧火,那是相当的全能啊!

  这个假期,也注定遭罪了。

  接下来,就是五个人的家庭日常了。

  唐小奕为了留下来,啥活都干,而且什么都能搞出点名堂来。

  比如说,地里的西红柿茄子“掐尖”,备个垄,除个草之类的。

  连鸡笼子,他都会钉。

  而石头哥,则是做为三个人里的老大,指点江山。一会儿让唐奕干干这个,一会儿让杨晓去那打打下手,然后他当甩手掌柜的.。

  只是在偶尔两小只搞不定的时候,才出手。(其实,唐小奕都搞得定的,只不过,到了最出彩的时候,石头哥必然出场。)

  关键是,他每次都能装到。

  次次都是唐小奕累一身汗,晓儿急的直挠头,最后,石头哥踏着七色云彩从天而降,拯救世界。

  杨晓是小疯丫头一个,咋咋呼呼和齐磊唐奕搞气氛,甚至有点过于跳脱。

  家务上面什么都会一点,但什么都不太行。

  其实自己人都知道,晓儿没那么差,可这是齐磊有意为之。

  反正,三个小的其乐无穷。

  至于大家长张国戎,齐磊有意不让他沾家务活儿,家里大事儿他决定,其它时间,真的就是度假。

  看着景色发呆,叼着牙签儿看三小只在那儿搞怪,时不时还挂上一个温馨的笑容。

  梅姐不用说了,大大咧咧的性格里有着不为人知的细腻。最快进入角色的,其实就是梅姐,每天像个贤惠老妈一样摘菜做饭。

  即便食材匮乏,没有荤腥,也想方设法的给大家变着花样的做。

  只不过,烧柴的土灶,梅姐确实不会用,还得唐小奕打下手烧火。

  磕磕绊绊欢欢乐乐的平淡且温馨,大家都渐渐进入状态,干干活,聊聊天,斗斗嘴。

  梅姐还时不时到村子里转转,和老乡们问东问西。

  倒也真有点采菊东篱下的味道了。

  ——————

  截止到目前,节目的整体效果还不错。

  虽然还是那个问题,主题还没引出来,也不明确,依旧有大众审美上的缺陷,不过,现在还没显现出来。

  张国戎是那种忧郁里还带着人来疯的性格,是这个年代里少有的极富综艺感的艺人。

  梅姐,为人仗义,而且很会照顾人。

  齐磊唐小奕和杨晓这三个默契到无与伦比,还贼能扯淡的熊孩子。

  再加上一个神神秘秘,至今也没露脸露声的反派导演。

  就算没有主题,效果也拉满了。

  之前就说过,按张国戎和梅姐的热度,向往的生活起码能热一季。

  现在看来,是完全没问题的。

  而且,真正的节目主题很快就来了。

  后世向往的生活最大的亮点,就是客人到访。

  采取的点菜的模式,突出一个偶然性,再加上时不时跳出来的怪异菜单,给黄大厨和一家人增加了生活难度,也随之制造了矛盾点。

  要吃鱼,你得抓鱼。要吃肉,你得买肉。这样一来,很自然的制造了节目效果。

  可是,这个环节不适用于这个时空的向往的生活。

  首先,沐抚村的偏僻程度,还有道路艰难,就是最在的阻碍。

  这么偏僻的地方,要是还有客人主动要来,那就有点过于失真了。

  所以,这个时空的向往的生活,是反过来的,不是客人主动上门,而是一家人主动邀请客人。

  突破口,就在于那一百块。

  说实话,一百块真的太少了,当地人能活,可是这一家人都是大手大脚惯了的,一百块根本不够。

  五个人从反派导演那买一点毛巾牙刷之类的生活用品,再打一壶油,采购了十斤面粉,就所剩无几了,连肉都没吃上。

  开始的几天,家里有米有面的,没有肉倒也还熬得过去。

  可是,随着米缸见底,面袋子越来越瘪,还有一群肉食动物一个星期没见到荤腥,终于熬不住了。

  梅姐没办法,吵吵嚷嚷的找反派导演理论了好几次,都没结果。

  于是,家中的“三个熊孩子”,还有一个“没正事儿的爹”,开始发力了。

  “这么下去,是不行的啊!”

  张国戎做为大家长,展开了话题,“向往的生活?生存挑战咩?”

  齐磊点头认可,“我还在长身体呢,要营养的!”

  杨晓瞥了一眼他那一米八的大个子,“少长点没关系。”

  就见齐磊回瞥了一眼,要不是录节目,车就开起来了。

  沉吟片刻,“我倒有个办法,但不是长久之计啊!”

  张国戎一听他有办法,还长久之计呢?

  “衰仔!!都要饿肚子了,还考虑什么长久之计?”

  齐磊,“好吧!”

  给唐小奕使眼色,让他去找反派导演要点钱,就说往家里打电话。

  沐抚村这里,手机是没信号的,只是村委会有一台固定电话,要打得交电话费。

  唐小奕和齐磊的默契还用说?

  立时会意,去找反派导演,就说给家里打电话,说开学的事儿,让王胖子借点钱。

  王胖子没法不给,学业为大嘛!

  不过也鸡贼得很,“这个钱,只能用来打电话,不能买东西,否则要没收。”

  唐小奕不耐烦,“知道啊!”

  没一会儿,唐小奕甩着钱就回来了。

  异常兴奋:“走啊?是空手套白狼?”

  齐磊神秘一笑,“就是空手套白狼!”

  晓儿一听,登时兴奋,“我要吃肉!”

  张国戎有点好奇,这三小只又开始打哑谜了,登时好奇地跟了上去。

  出门时,梅姐嘴角挂着黑灰,在那儿生火,“晚上吃粥!”

  张国戎瞥了一眼反派导演,打着马虎眼,“有粥吃就还好。”

  说着话,便和齐磊一起出了院子。

  村委会离他们的吊脚楼不远,比齐磊他们这里高一点。

  事实上,如果是从村委会朝这些喊一嗓子,院里都能听的真真切切。

  一路上,遇到村民,张国戎都主动打着招呼。

  只不过,山里人本就怕生,更不要说这个年代。

  再加上,沐抚这个地方,很多人连普通话都听不懂,也说不明白。

  所以,回应张国戎的也只有憨厚的笑容。

  至于见了张国戎这种级别的巨星是什么感受

  这么说吧,全村除了年轻人知道一点,上了点岁数的,连张国戎梅姐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感受了。

  大山里的人,对明星没啥特殊待遇。

  到了村委会,只有一个看电话的老大爷,倒是普通话很好。

  齐磊上前打着招呼,“赵爷爷好呀!”

  老头子见齐磊他们来,笑问道,“又来打电话啊?”

  平时,沐抚村的电话都没人用的,也就最近这几天,都是这帮录节目的在用。

  齐磊也是笑着回应,“要打几个长途。”

  赵老爷子起身背手,“那你们打,我不在这儿碍眼,钱放抽屉里就行。”

  说着话,就到院子里乘凉。

  张国戎看着老头,对着跟过来的摄像镜头,“打赌,这老爷子肯定是见过世面的,气质就看得出来。”

  一副算命先生的胸有成竹。

  赵老爷子确实和普通的山民不太一样,不光是普通话,做事聊天都很得体,甚至有着让张国戎都看不懂的从容。

  之后不去管老人家,问齐磊,“到底要怎么搞哦?”

  齐磊却反问他,“你想吃点啥?”

  张国戎一滞,学着东北话,“吃点啥?咱们就只剩下粥了,啥都行!”

  齐磊一听他啥都行,就看向杨晓和唐小奕。

  杨晓,“我要吃肉!”

  唐小奕,“火锅?”

  “那就火锅吧!”

  当下拿起电话,想了想,先给汪皮裤打了过去。

  齐磊知道,他新专辑已经完成了,正好有空。

  “干嘛呢?”

  “没事儿啊!想你了,想请你吃饭啊!”

  “没在京城,在湖北呢!搞了个节目,要不要过来玩玩?戎哥和梅姐都在。”

  “是吧,那就来呗?请你吃火锅。”

  “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来吧!”

  “对了,我们在的这个地方比较偏远,没有锅,你带个铜锅过来。”

  “对,明天去机场接你哈!”

  “挂了。”

  张国戎听的直皱眉,心说,还真来火锅?只不过,咱不光缺锅,咱啥都缺。

  结果,齐磊那挂了电话,又给小马哥打了过去。

  “忙吗?”

  “你就瞎忙,你看看戎哥和梅姐多潇洒,我们一起做节目呢,可嗨了!”

  “你要不要来探个班?”

  “那就明天吧!明天日子比较特别。”

  “对!是有点赶。那你来不来啊?不来别后悔哈!”

  “行!请你吃火锅。”

  “对了,少点底料,你顺便带过来点!”

  “再多带点肉也行,人比较多,我怕不够。”

  “就这样,明天见!”

  ......

  张国戎:“”

  齐磊放下电话,在那儿掰手指头数,“锅底料肉都有了,青菜咱们地里有的是。”

  抬头看张国戎,“还缺什么?”

  张国戎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种后世的老梗在这个年代绝对让人傻眼。

  老道如张国戎也是服了,这也行?

  不过,老道就是老道,神来之笔脱口而出,“蘸料!”

  齐磊一拍脑门子,“对啊,还有蘸碟儿呢!”

  刚要拿电话,张国戎一把抢过来,“我来!”

  太有意思了,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空手套白狼了”。

  干脆坐下,翘着二郎腿,“喂??华仔啊!”

  而齐磊这边,则是对着跟过来的摄像,开启话外音,“观众朋友们,生活中,这叫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但在商业中,叫非法集资,缺德带冒烟儿,大家提高警惕!”

  那边,张国戎还在忽悠华仔。

  “嗨!别难过,不就是没带你玩吗?”

  “不过,小齐总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还差那么一点点啦!”

  “要不,你过来玩玩?”

  “不麻烦不麻烦,请你烫火锅喽!”

  “明天。”

  “不远的,很方便!做飞机到武汉就到了,骗你干什么?”

  “那一为定?对了,没有蘸碟哦,机场买一点就行了。”

  “还有还有!突然好想吃港式牛丸啊,海鲜啊,要不你带过来一点?”

  “这边是当然没有喽!”

  “还有还有!米面也正好没了,要去镇上买,有点不想动喽!”

  ......

  “对嘛!我就说华仔当然够朋友,会帮忙的喽!“

  “也不要太多吧??”

  “顺路带十袋米十袋面?反正用车装,省事喽!”

  齐磊,“”

  唐小奕,“”

  杨晓,“”

  十袋十袋的要吗?

  狠还是你狠哈!

  结果,张国戎挂了电话,很是得瑟,“反正是要一次人情,那就一次性解决嘛!”

  齐磊三人登时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随后,齐磊又打了个电话,四个人便出来了。

  赵爷爷坐在院子里,摇着蒲扇,“打完了?”

  张国戎,“打完了,谢谢您哈!”

  与赵爷爷聊了几句,四人出了村委会。

  期间,张国戎还像个孩子似的念叨,“今晚吃粥,明天吃粥,他们起码得半夜才到,那火锅就放在夜宵吧!”

  齐磊,“不合适吧?后半夜吃火锅?咱有那么着急吗?”

  杨晓:“有!我要吃肉!”

  张国戎登时一指晓儿,“你看看,孩子在长身体呢!”

  齐磊,“那也不太合适。”

  张国戎:“那就早餐,不能再拖了!”

  齐磊,“我看行,就定早饭了!”

  却是没注意到,身后的赵老爷子听的直摇头,怎么感觉这帮城里来的,这么可怜呢?

  回到家,齐磊偷偷的把消息告诉了梅姐。

  梅姐一听,火锅?

  “宵夜啊!等什么?”

  齐磊:“”

  第二天

  第二天,华仔小马哥汪皮裤差点没把这一家子骂死,一路上就没停过。

  真的以为就是很方便,下了飞机就是到了。

  结果,这一路颠的,北都找不着了。

  到沐抚,真的就是后半夜了。

  倒是这一家人礼仪还是做的很足的,全家人整整齐齐的站在院门前迎接,那叫一个恭敬,那叫一个热情,搞的三个人都不好意思吐槽了。

  真的热情惨了,还没进院呢,手里的行李啊,礼物啊,带过来的食材啊,就都接过去了。

  不给都不行,用抢的。

  抢过去之后,齐磊一边检查,一边问,“带齐了吗?”

  梅姐也在翻着东西,很是急切,“油蝶酱碟查过了,一样不少!”

  张国戎,“坏了,忘让他们买油了!”

  家里油也不多啊!

  齐磊梅姐杨晓和唐小奕登时懊恼:“怎么把这事儿忘了?.”

  随后异口同声,表情乖张:“下次!下次一定!”

  汪皮裤小马哥那三个人都懵了,你们五个什么情况?大半夜的,眼珠冒绿光很吓人的,知道吗?

  而且,怎么感觉他们欢迎的不是人,而是东西呢?

  这一家子,就不像好人!

  反正有点后悔,就不应该为了一顿火锅遭这份活罪。

  然而,沐抚的美景天然拥有治愈一切的能力。

  当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进来,大家从睡梦中转醒,一切的阴霾都随着辽阔的景色而烟消云散。

  等三个客人下楼,就见那一家子正在那烧水,准备烫火锅。

  仨人都傻了,合适吗?大早上吃火锅?

  殊不知,这一家人要不是为了照顾镜头前的公众形象,半夜就开荤了。

  那节目效果

  连早起负责拍摄的王胖子都有种感觉

  之前,他不是吹牛吗,一部电影拍三分之一,他就知道大卖不大卖。

  而这次换成综艺了,反派导演的感觉来了。

  他知道,至少这一季的向往的生活,必火无疑。

  而且,很可能成为未来综艺节目的模板。

  现在,就看小齐总能不能顺利的把他那个主题引出来,被观众接受,甚至是拔高节目的高度了。

  至于那个主题能不能引出来,会不会成功,全看今天了。

  就在一家人和三个嘉宾一大早上的塞了一肚子油腻的同一时间,又有两位神秘嘉宾上门了。

  也是由这两个神秘嘉宾,正式引出了第一季向往的生活的主题。

  至于张国戎梅姐和齐磊,也正式开启了坑人模式,向往的生活变成了坑人的生活。

  而且越玩越大,不是坑一顿饭,坑几袋米那么简单了。

  从沐抚村到板桥镇,不过三十公里的烂泥路。

  小马哥捐了一公里,华仔捐了500米,汪皮裤刚刚红起来没多少钱,也掏了200米。

  然后,唐爸亲爹杨成军,再加上梅姐和张国戎在圈里圈外的人脉,只要是联系得上的,你就来吧!

  来了没有不扒层皮的,这一家子,绰号周扒皮,配合默契,一套一套的。

  不过,还不算太黑,也不白捐,只要是圈里的明星来了,齐磊就卖歌。

  只要是导演制片一类的来了,张国戎就卖片约.。

  但凡是个老板,梅姐倒不卖片约,她卖广告,卖代。

  观众看到成片之后,一定惊掉下巴,这家人也忒黑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

  一个星期之后,节目组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拍摄素材,王胖子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剪出三期节目一点问题都没有。

  也就是齐磊之前说的,先拍三期看看。

  当下,王胖子不再迟疑,和齐磊带着母片离开沐抚,回了京城。

  包括张国戎在内的所以有人,也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加上音乐特效之后的成片到底是个什么效果。

  毕竟大家都是圈内人,也都上过综艺,对这个全新的综艺形式也有一个预判,估计要火,而且是火到不到再火的那种。

  成片剪辑在北广进行,过程由王胖子齐磊香港团队共同完成。

  怎么说呢?

  剪辑师是香港的,再加上个王胖子,这帮人干活突出一个快。

  别说是一个综艺节目了,一部电影从立项筹备拍摄剪辑特效加上配乐,全套一个月的活,他们也不是没干过。

  大一点的制作,撑死两三个月就搞定。

  在2001年,全世界也只有香港电影是最接近好莱坞工业化流程的,亦是最有可能成为与好莱坞抗衡的电影工厂的。

  只用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前三期的成片就完成了制作。

  看完自己拍的成片之后,王胖子请齐磊吃了顿饭,单独聊了聊。

  “这个综艺,你打算卖给谁?”

  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齐磊对王胖子也算有了一些了解。

  淡然一笑,意味深长,“估计是芒果台吧,别的卫视也买不起。”

  不过马上改口道,“但也说不准,看情况吧!”

  王胖子一听,点了点头。也知道齐磊这节目做的成本有点高,抬高了门槛。

  几次预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想没想过和央视联系一下?北广不是有门路吗?”

  齐磊眯眼看了他一眼,“你想让我赔死是吗?”

  央视当然好,可是谁都知道,央视的购片预算比地方台卡的还死,他们更出不了高价。

  再说了,央视都是自制,独立制作的节目,人家看都不会看。

  虽然片子不错,不过,如果央视真能买,也认可独立制作综艺,那齐磊这边也得是压价钱,甚至赔钱卖。

  王胖子其实是知道这一点的,那他为什么还要提这一嘴呢?

  沉吟好久,终于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的导演片酬可以象征性的拿一点,给你降低你一点成本。”

  齐磊一听,似笑非笑,“你那才多点钱?”

  王胖子,“”

  好吧,王胖子有点不好意思了。

  其实,王胖子这个人一点也不像表面那样憨厚,他精明着呢!

  之前没开拍的时候,他大概听了齐磊对项目的陈述,大概有一个判断:这节目就是赚点辛苦钱。

  所以,只要齐磊给的价钱合适,那就拍呗!

  可是开拍之后,王胖子的心态就变了。他知道这个节目会火,而且不仅仅是受欢迎的那种火。

  用内地的话说,就是很有宣传意义。

  这和原本只是赚钱的想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向往的生活如果能上央视,和在地方台播出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在国字头的电视台做一档综艺节目,意义上是不一样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鼓动齐磊把节目送进央视。

  而且王胖子知道,齐磊也好,北广也罢,在央视是有关系的,能说得上话。

  只不过,这个提议确实有点不地道,毕竟他那点薪酬才多少钱。

  要真说赔,齐磊才是赔大头儿,好几千万的投资呢!

  而齐磊当然知道王胖子的那点小心思,见他人有点不好意思,玩味的拐了个弯儿。

  “王导,赔点钱也不是不行!就像我之前说的,本来我也赔得起,你说是不是?”

  王胖子讪笑,知道刚才的话有点突兀,改了口,“谁的钱都是钱,我有点着急了。”

  齐磊,“你没明白我的意思。”

  王胖子抬头,“什么意思?”

  齐磊,“我可以赔一点,甚至把几千万都赔进去也无所谓。”

  “可是,人这个东西嘛,都想找个平衡。”

  “你们都赚钱,不赚钱也能落个好名声,最后让我来买单,这不太合适吧?”

  王胖子,“”

  齐磊,“可以送央视,但是”

  “但是什么?”

  齐磊,“有条件。”

  “小齐总,说说看。”

  齐磊,“不能让我一个人赔,你在香港有人脉,去和戎哥梅姐两家公司谈。”

  “大家片酬都降下来,我就认赔!”

  王胖子一滞,登时就为难了。

  “小齐总,说心里话吧,如果是戎少和梅姐降一降片酬,大家都是朋友,他们肯定是同意的。可是,经纪公司”

  人家做的是生意,不会搞这种事情的。

  “恐怕不太可能,这不是关系好不好的问题。”

  齐磊皱眉,“那这样,你去和那两家经纪公司沟通一下,他们的经纪酬劳,我一分不少,把戎哥和梅姐那份让出来。”

  “他们两个,再加上你,重新签一份分成合同。”

  王胖子不解,“分成合同?”

  齐磊,“对呀,利润分成。”

  王胖子一下明白了,就等于是白干呗!

  齐磊都赔着干了,他们几个也跟着白忙活呗?小齐总这是够黑的啊!

  原本还只说降片酬,现在好了,一分钱都不想给了?

  不过也说得过去,人家是商人,利益至上嘛!

  咬牙沉吟了好半晌,王胖子最后还是点了头。

  “行!!我按齐总说的,去试着商量。”

  要说,还是香港市场不景气闹的,大家都知道内地市场很大。而且,业内有远见的也都有预测,未来内地的电影市场也好,演艺市场也罢,只会越来越好。

  这也是王胖子宁可吃亏也想上央视的原因,等于是给自己留条路。

  齐磊一听王胖子答应了,登时笑了,“那我等你消息?”

  当天晚上,王胖子就去联系了。

  这件事主要是三方面,王胖子自己戎少和梅姐的经纪公司,还有戎少和梅姐本人。

  王胖子自己是没问题的。

  经纪公司那边,其实问题也不大。

  首先,他们在钱上没损失。

  再说,如果真的上了央视,戎少和梅姐个人的形象和知名度都会有所提升,对经纪公司来说也是好事儿。

  唯一的问题就是,戎少和梅姐有点吃亏,等于是两个月的时间零收入。

  王胖子先是搞定了经纪公司,随后想了好久,才把电话打到沐抚村。与两人说这个事儿。

  本来王胖子还挺难开口的,他比较在意央视播出,人家戎少和梅姐可不一定在意,何况是让他们蒙受巨大损失呢?

  可是让王胖子没想到的是,来接电话的是张国戎,他只是把情况一说,还没组织好语怎么说服他呢,对面张国戎就来了句,“没问题!”

  嘎?

  王胖子都惊出鸭子叫了,这,这么容易的吗?

  “真的?”

  张国戎,“比真金还真啊!”

  笑话,“帮忙嘛!不是钱的问题。还有别的事情吗?”

  王胖子,“那梅姐那里”

  张国戎已经贼痛快,“她也没问题。”

  “她”

  张国戎,“我替她做主了。”

  “能行吗?”

  张国戎,“你直接回复小齐总吧,就说我们都没问题。”

  闹的王胖子都怀疑人生了,这两人是挺仗义的,可是这回也仗义的有点过分了吧?

  殊不知,挂断电话,张国戎回到家里,和梅姐一说这个事儿,梅姐果然想都没想,“分成就分成喽,好事!”

  张国戎也道,“是吧?我想也是好事。”

  梅姐,“小齐总嘛,贼不走空,说他赔钱?我顶雷个肺哦。”

  好吧,王胖子还是和齐磊不熟,不了解小齐磊的被动技能。

  而王胖子那边,还跟做梦似的,感觉不太真实呢?这么容易的吗?

  可就是这么容易。

  和齐磊说他搞定了,齐磊一挑眉,“还挺效率。”

  这是齐磊想要的结果,想让那两人,一个别抑郁,一个别累趴下。

  光说教没用,靠美景和田园生活治愈也不用处不大,根源还是在于工作压力。

  可是问题来了,光嘴上说别太累,别一年几十场演唱会那么拼命,用处其实也不大。

  这不仅仅是他们自己想不想歇的问题,还涉及到背后的经纪公司唱片公司等等因素。

  你想歇,人家让不让你歇又是个问题。

  所以,先剥离出来。

  经纪公司挣你该挣的那一份,至于人,你们就别管了,在这条船上给我焊死,然后再逐步的转变工作重心。

  做为朋友,齐磊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那问题来了,现在怎么才能把这个不太正经的综艺节目推上央视的舞台呢?

  齐磊觉得,这事儿得和董北国聊聊,看看他是想要钱,还是想要名。

  而对于董背锅来说,这个选择题就有点难度了。

  我是要钱呢?要钱呢?还是要钱呢?

  这节目里还有北广的股份呢!

  “那什么”董大校长纠结了一宿,“成片出来了哈?”

  “别着急嘛,这事儿可以慢慢研究。”

  “能把成片先给我看一眼不?”

  “毕竟质量要是不过关,说什么都白搭啊!”

  董大校长在这一刻,突然有点小期待,烂片之王拍出来的东西,一定也是烂片吧?

  嗯,就是这么个逻辑。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框架理论的应用。)

  一:明天就是双倍月票,众筹月票了。

  所以,老苍明天开始爆更。

  二:明天就是双倍月票。

  所以,老苍不得不把家里的事先放一放,把**一气写完。

  哪个更能让大伙儿投月票呢?

  s..book31835251183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