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67章 报应啊!

小说:重生之似水流年 作者:苍山月 更新时间:2022-02-21 19:13: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齐磊和王胖子,26号回的京城。

  梅姐和张国戎则是在武汉与他们分开,回香港继续忙碌。

  前世,齐磊在京城生活了近二十年,而且大部分时间,老爸老妈也在京城打拼。

  一家人,从租住筒子楼,挤一居室,到拥有属于自己的家,明亮而宽敞。

  甚至,齐磊的户口也借人才引进的政策,迁了进来。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前世的齐磊在这座城市之中,始终有着外人的无措与彷徨。

  他也从来没把这里真的当成是家。

  可是今世,没来由的,有些归心似箭呢?

  下飞机那一刻,京城**且浑浊的空气扑面而来,撞的齐磊骤然呆滞。

  那一刻,他想明白了,因为今生这里有了寄托。

  其实前世也好,爸妈也在京城,也是牵挂。

  只不过,齐国君与郭丽华和齐磊差不多,对这座城市几乎没有感情。

  老两口经常念叨着,吃不上家乡的油豆角,自来水没法喝,不像尚北的水甘甜。

  又或者,再折腾几年,麻利儿的回尚北养老。

  以至于,一家的归属感属实不强。

  可是,今生却不同。

  齐磊在这里有事业,畅想中传制作中心,还有三石公司一半的业务重心都在京城。

  而他的那些雄心壮志,也大多要在这里启航。

  有朋友唐小奕吴小贱李憨憨伟哥,还有418。

  当然,还有身边的晓儿。

  有长辈南老老秦常奶奶,廖老师,还有董大校长。

  当然了,还有爱人。

  齐磊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中午,徐小倩下午有课。

  沉吟片刻,对一旁的王胖子,还有雏鹰班道,“你们回北广吧!”

  王胖子还有一大堆片子要剪,确实要回北广的中传制作中心。

  可是,你不回北广吗?

  齐磊,“我回家睡觉!”

  出了航站楼,北广来接人的大巴就停在门口。同时,还有三石公司驻京办事处的一辆车来接两位公司老板。

  齐磊的骚包大g要托运回来,后天才能到京城。

  此时,齐磊把车钥匙拿了过来,让送车的司机打车回去。

  晓儿习惯性地拍在副驾驶,“go!!”

  齐磊,“那什么,和你小晗姐回北广吧!”

  杨晓一听就急了,“我还没报道呢!”

  齐磊哄骗,“跟她回雏鹰班看看,顺便看看李憨憨。”

  杨晓,“我不,我又不是雏鹰班的!”

  齐磊干脆伸手过去,帮她把车门拉开,“乖!”

  杨晓气死了,不得不下车。

  不过,却恶狠狠地甩下一句,“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看错你了!”

  “嘿嘿。”齐磊厚着脸皮笑,“等你有男朋友,也这副嘴脸。”

  杨晓懒得搭理他,重重地把车门甩上。

  却是在关门的最后一刻,齐磊又补了一刀,“晚上十点之前别回家哈!”

  杨晓,“谁稀罕回去啊!累折你那破腰!”

  可惜,齐磊没听见,雏鹰班众却是听的真真切切。

  周小晗萌萌哒地颠过来,“他不要你啦?”

  “什么破腰?腰怎么了?”

  杨晓:“”

  尴尬甚久,骤然咆哮,“周小怂,你是不是皮紧啦!!?”

  说着话,张牙舞爪地冲上去,和周小晗打闹着上了大巴车。

  上了车坐下之后,杨晓还在恨恨的想着,“不让我十点回去?我偏要早回去,看你们俩个在干嘛!!”

  “我我我九点五十九回去,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

  齐磊没去清华找徐倩,主要是找不着地方。再加上,太low了。

  一下飞机就直接杀过去,好像咱多着急吃包不对!多想她似的。

  倒不如回家,准备一桌浪漫的晚餐,做上几个她爱吃的菜。

  比如:猪肉炖粉条子啥的。

  再配上两杯

  哈啤!!

  微醺之下,正式开启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到家之前,齐磊先去了一趟西街市场,买了一大堆食材回家开搞。

  却不想,下午四点多,没课回家的张洋,一回来就在楼下看到了三石公司的那辆奥迪。

  这车他们认识,一个月前,唐小奕大学报道的时候,唐成刚开过。

  再加上,知道齐磊今天回来,这是到家了?

  那自不用多说,肯定要上楼看一眼亲爱的表哥。

  张洋到了门前,大剌剌的就开始砸门,“哥!!开门呀!!想你了呀!”

  屋里正炖着肉扎着围裙,颇具妇男气质的齐磊脸一黑,“特么的!你来干啥?”

  “家里没人!滚!”

  门外张洋,“”

  两月不见,我亲爱的哥哥脾气怎么还大了呢?****了?

  “哥,你炖啥了?这香呢!”

  齐磊,“狗屎!赶紧给我滚!”

  张洋吧唧嘴,“咋还吃上屎了呢?咱家条件不至于。”

  齐磊烦了,“能不贫了吗?你家寇大姐回来了,你找她玩去,别耽误我吃包子!”

  张洋,“那你吃包子,能把炖肉给我留着不?”

  “你滚不滚?”

  齐磊腾的拉开房门,拎着锅铲,杀气腾腾的。

  张洋往后一缩,“滚就滚呗!”

  往屋里一看,使劲儿吸了吸鼻子,才调头下楼,“唉,饥渴的男人和饥渴的女人一样可怕!”

  齐磊拧眉,想把铲子飞出去。

  可是仔细一想,不太对啊?这句话怎么回味,怎么透着装叉呢?

  “诶!?”

  “诶诶!!你给我回来!寇大姐饥渴你了?咋办到的?”

  却是张洋的声音已经在楼下,“太高深,哥你学不会的。”

  嚓!

  讪讪地折回屋里,扎着膀子,琢磨了半天。

  我这叫饥渴吗?不叫吧?

  说不好听点,顶多叫两世为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说好听点,那就是船到桥头,水到渠成嘛!

  这叫两情相悦!!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得,唱起来了。

  也就是在自己家,他现在哪是十九岁的小年,俨然中年猥琐大叔的模样。

  旁边但凡有一个观众网友之类的,非三观尽毁不可。

  小齐总的人设崩了啊!

  可这也怪不着齐磊,三年啊,等三年了!

  在尚北的时候,虽然徐小倩也常在齐磊家过夜,俩人没羞没臊的还睡一张床。

  可终究还是高中生,有些底限是不能逾越的。

  现在好了,上大学了,天高皇帝远了,齐石头同志憧憬着肆意且欢乐的同居生活。

  想像着,徐小倩温柔中有些俏皮,又带着一点点东北娘们儿的彪悍性格,会给这段同居生活带来怎样的欢乐。

  五点钟,齐磊的手机响了,徐小倩打过来了。

  “哪儿呢?”

  齐磊,“家呢!饭都快熟了,就等某人回来享用呢!”

  徐小倩,“啧啧,真贤惠。”

  “等着吧,估计得快七点才能到家呢。”

  齐磊一听,正常情况下,下班时候,确实得堵两个小时。

  马上支招,“你做地铁啊!到四惠打车回来。”

  徐小倩应下,“嗯,我尽快。”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齐磊这边则是动作夸张的把手机甩到沙发上。眼珠子一转,到厨房把炖肉小火煨着。

  时间差不多了,再炒两个菜。

  六点半的时候,徐小倩还没回来,倒是伟哥比较识趣,提前打了电话,“我能回家吗?”

  齐磊,“不能。”

  伟哥,“哦,那我今天住寝室了。”

  齐磊,“真乖,不愧是我备选的妹夫!”

  伟哥,“我噗!!!”

  伟哥登时人就傻了,等回魂儿,齐磊已经把电话挂了。

  懵懂地站在北大校园之中,伟哥越来越感觉不好。

  老子藏的很深啊!这孙子怎么知道的?

  老子就是有那么一点想法好吧?不算越界吧?

  操!我做错啥了?

  不对啊?啥叫备选?我特么才是个备选?

  伟哥癔症了。

  正好文学系的一个才女羞答答的过来,“财伟学长,能”

  “不能!”伟哥断然拒绝。

  邋遢大王,别看不是老干部了,不是玉树临风了可是女人缘依旧很高。

  “非常感谢学妹的垂青,奈何你我无缘,时不予卿”

  “学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套词,伟哥哪学期不得重复几遍?

  身旁路过的同班同学听得一个个砸吧着嘴,“啧啧,邋遢财又伤了一个无知少女。”

  结果,才女脸一黑,“捷达财!”

  “你能不臭美了?我要问你,能不能利索点?校刊的稿子约俩礼拜了,你绣花呢啊?还不交上来?”

  噗!!

  周遭绝倒一片。

  “呃”伟哥当场社死。

  ——————

  社死这个事儿吧,是一种极其痛苦的体验,体验异常难受。

  而更可怕的是,全世界吧,就你一个人难受,所有人都喜闻乐见。

  齐磊也就是不知道伟哥竟有如此奇遇,否则也绝不会放过这个看他出丑的机会。

  此时,四菜一汤,冷热荤素

  这便是中国式浪漫,不是烛光刀叉的法式温馨。

  夹个膀子,端着腰板坐仨小时的毅力,齐磊是没有的。

  铺上桌布,摆好碗筷。

  万家灯火之下,有一盏为你点亮的星光。

  忙碌一天之后,可以蹬着椅子,歪着身子,享受美食的同时,分享一天的快乐与烦躁。

  这才是最平淡,却最过瘾的浪漫。

  搓手看着自己忙活了一下午的杰作,齐磊还是很满意的。看了眼表,已经将近七点了。

  包子快回来了吧?

  结果正想着,门外便传来钥匙开锁的动静。

  齐磊一听,巴掌都快搓出火星子了。

  贼狗腿的冲到门口,乖张的哈腰迎接.。

  随着房门打开。

  齐磊,“亲爱的包”

  “包,包包包”脸一垮,“章姨!”

  跟在徐倩身后的章南看到齐磊那便秘一般的表情,还挺奇怪。

  一边进屋,一边脱鞋,一边细心询问,“怎么了?见了我不舒服?”

  “没有!”齐磊反应贼块,“坐一天飞机,累了。”

  “哦。”章南进屋,见桌上的菜,登时埋怨,“累了就休息。”

  责备徐小倩,“你呀,多照顾他,他精力不够用的。”

  徐小倩就差脸上写五个大字——我要笑疯了!

  他精力不够用?您不来的话,肯定精力旺盛着呢!

  齐磊则是恶狠狠地瞪了徐小倩一眼,“你妈来了,你也不说一声!”

  随后才去厨房拿碗筷,“章姨,二中那边不忙吗?您怎么来京城了?”

  章南和徐倩洗了手出来,才和齐磊解释:“来开会的,教育部组织的县市级中学建设报告会议,还有讲座。”

  齐磊心说,靠!就是说,一时半会走不了了呗?

  嘴上却道,“那正好了,就住这儿吧!”

  章南凝眉苦笑,“我已经住这儿了呀?有三天了吧?”

  齐磊:“”

  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是被耍了!

  下午的张洋打电话来的伟哥,还有唐小奕和吴小贱他们,会不知道?

  这帮孙子,竟没人告诉他!

  “那什么”招呼章南落坐吃饭,“您这要学多久啊?”

  却是徐小倩忍着笑意,“不是学,咱妈是来讲课的!”

  “讲二中模式!”

  齐磊,“”

  徐小倩,“至于时间嘛?也不长,得半个月吧!”

  齐磊,“???”

  章南,“计划是半个月。不过,还要与京城的几所重点中学交流学源上的一些问题,还有参观行程,估计要二十天。”

  齐磊,“”

  二十天?

  突然感觉炖肉是不是忘放盐了?没啥味儿呢?

  ————————

  老丈母娘的横加阻碍,让齐磊的同居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

  只能在吃完饭,刷碗的时候,和徐小倩在厨房打了一架。

  败家娘们儿,不早告诉我,害的老子白激动了。

  而徐小倩最恶毒的就是:

  在这种情况下,她不是义正辞的指责齐磊,思想不端正,整天搞黄色。

  也不是嘲讽他色急,精虫上脑。

  更不是主动承认错误,安慰齐石头同志受伤的心灵。

  而是用极尽撩人的语态,在齐磊耳边说了一句,“十天嘛很快的。”

  诶呀!齐磊脑袋瓜子疼。

  一宿没睡着觉,光想着,徐小倩那句很快的。

  不过,也彻底老实了。

  齐磊敬重的人很多,可是怕的人真不多,章南绝对算一个。

  她在这儿,齐磊是不敢越雷池半步的。

  倒也踏实了,专心处理手头儿上的事儿。

  首先是中传影视制作中心,这边是最急的。

  向往的生活有一半的片子还没剪完,这也是王胖子跟随回京的主要原因,剪片子还得他负责。

  齐磊要做的,其实是主题曲。

  是的,向往的生活还没有主题曲,开头结尾一段简单的音乐,甚至可以说是平平无奇的音乐加片头,一直这么播着。

  之前,王胖子想过放一首主题曲,依节目现在的热度,这歌只要不太难听,绝对能火。

  可是,齐磊给否了,不是王胖子的提议不好,而是他另有打算。

  这么说吧,齐磊是故意的。

  杨晓目前在节目里的设定还是一个乖乖的小女儿形象,没展现过任何才艺。

  虽然之前,杨晓在北广音乐节上的视频有一部分网友看到过,不过传播度不高。

  在多数观众眼里,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小女生。

  而在这样的刻板印象之下,如果安排一下杨晓唱歌的情节,效果是一定很爆炸的。

  这首主题曲,其实齐磊就是想以这种方式呈现出来。

  只不过,齐磊一直没想到让晓儿在节目里唱哪一首歌。

  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这个。

  除了王胖子这边的剪辑和主题曲,还有就是雏鹰班。

  回到学校之后,雏鹰班没有回去上课,而是面临分离。

  目前,和中传在洽谈节目版权的,有好几家电视台。

  比如芒果,那边都急疯了,中餐厅再不开拍,真的就是1800万扔海里了。

  包括央视下一个综艺向往的客栈,也已经开拍。

  中传要提供咨询服务,派人跟组。

  粗略的算了一下,这个月就有6个组,雏鹰班不能再集体行动了。

  所以,齐磊把雏鹰班聚到一块儿,“6个组,或者一个组管几个节目。”

  “这事儿你们自己商量。前提是,要么别接,接就全力以赴,别搞砸了。”

  周小晗一听,“啊?那不上课了啊?

  好吧,周小晗其实不关心上不上课的问题,她本来就是大四,该拿的学分早就拿完了。

  其实,她是想留在京城,能做兼职挣点小钱钱。

  这丫头财迷着呢,跟向往的生活节目组走了两个月,虽然各种花销都是节目组报销,可是,周小晗也没挣到什么钱。

  要知道,大学四年,都是靠她自己挣出来的学费,还有生活费,基本没怎么管家里要钱。

  对于她拿上课说事儿这个行为,齐磊的回答也很简单。

  “实战就是最好的学习。”

  除了周小晗,其他人一听这话,其实还是挺兴奋的。

  毕竟,周小晗财迷,别人却没那么多想法。

  与其在学校里天天写论文,上大课,还不如跟着节目组自由得多,也确实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可是,齐磊下一句话,大伙儿就有埋了他的冲动了。

  “当然了”摸着鼻头,话锋一转,“实战归实战,理论课也不能挂,这就得靠你们自己去挤时间学习喽!”

  我去你大爷的!!

  不当人呗!

  傻龙登时就怒了。

  他今年研一,虽然没有上课的压力,可是要学的东西也挺多的。

  “石头哥,你这就有点孙子了吧?”

  马晨宇有点忍不了了,这货就是个地主老财,能压榨就压榨。

  而正在掏挎包的齐磊一下顿住,“你骂我?”

  马晨宇鼻子一抽,“别摆班导架子,当私人交流。”

  齐磊乐了,把手从包里抽出来,周小晗细心的发现,他手里攥着一沓银行卡。

  马晨宇继续道,“会出人命的!您能高抬贵手吗?”

  齐磊,“行啊!”

  “行”马晨宇一怔。

  嚓!你咋不按套路出牌呢?这就答应了?有点太痛快了。

  只见齐磊对全班道,“不想参与节目制作,可以不去,全凭自愿。”

  “而且,这个学期,几个导师和我已经沟通过了,不会给大家留论文,可以适当放松一下。”

  马晨宇更懵了,这么好?

  还没等他说话,周小晗已经要蹦起来了,“真的!?”

  齐磊,“当然是真的。”

  周小晗想都没想,“那我请求留下!”

  说完,对大伙儿抱歉拱手,哀嚎着,“不是我要脱离组织,老娘兜里就20块钱啦!再不赚钱,就得卖身了呀!!”

  众人理解的一笑。

  就周小怂那个条件,她要想卖身,钱来的太容易了。

  齐磊也没阻止,“还有谁想留下?”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除了马晨宇,拓爷也不想出去了。

  “大g的改造马上就完了,我想把相关的东西赶紧整理出来,就不跟组了。”

  齐磊,“行!”

  磕巴都没打,“就他们三个?”

  本来,宗宝宝和江瑶想站出来留下的。

  开始怂恿寇仲琪。“和你家张洋聚少离多的,要不咱们一起留学校吧!”

  江瑶是才大二,宗宝宝名义上大二,可实际上,他是中途特招进的北广,根本没学满两个学期。

  所以,他们在学分上的压力太大了。

  倒是想出去跟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齐磊不会给他们挂科的机会。

  至于寇大姐,他们认为,寇大姐应该是最想留下来的吧?

  除了学分的压力,寇大姐对张洋

  别看这娘们儿啥话都敢冒,可对张洋,真的是一心一意的。

  两个人以为寇仲琪会不加思索的同意留下。

  可没想到的是,寇大姐眸子一眯,“不对!”

  两人,“怎么不对?”

  寇大姐,“再等等看。”

  她总觉得,齐磊答应的有点太通快了,不是他风格。

  再加上,说事儿就说事儿,你手里攥银行卡干什么?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殊不知,寇大姐只猜对了一半儿。

  齐磊确实不怕他们不去,但不是憋着坏,而是

  “那就这几个了?”

  “定了哈?”

  周小晗皱着小眉头,坚定点头,“嗯嗯!!定了。”

  齐磊,“行吧!”

  亮出银行卡,按上面的名字,给大伙儿发下去。“这是学校给你们开的卡。

  周小晗拿着卡,“这是什么呀?”

  齐磊,“工资卡啊!”

  周小晗,“什,什么劳务费?”

  齐磊笑了,“咱们学校又不是周扒皮,中传更不能干违反劳动法的事情。”

  “向往的生活录两个月,当然得给发工资嘛!”

  “啊!?”周小怂傻眼了,“还,还给钱啊?”

  “多新鲜。”齐磊白了她一眼,“你要是不想要,可以捐出去。”

  周小晗闻之傻笑,“嘿嘿,捐呗,也不是不行!就捐给沐抚村,挺好的。”

  嘴上这么说,手却是攥的紧紧的,财迷小妞的做派尽显无遗。

  “哦!对了!”

  周小怂终于绕到了正题,“这里面多少钱啊?”

  这才是周小怂真关心的问题。

  齐磊戏谑,“没多少钱,少的很。”

  周小晗一听钱不多,有点失望,就知道你没那么大方。

  结果,还没鄙视完呢,齐磊又蹦出一句,“拓爷和傻龙这次表现最好,出力也最多,同时也是策划组的正副组长,所以,他们两个是十五万,其他人是十万。”

  我噗噗噗!!!

  周小晗差点上下喋血,“多,多少!?”

  齐磊,“拓爷和傻龙十五万,你们都十万啊!”

  “啊!”周小怂嗷的一嗓子,“啊啊啊!!”

  三嗓子。

  突然发现,老娘亏了!

  大眼珠儿一转,试探道:“是不是以后跟组.”

  “废话!”齐磊不客气的瞪眼,“雏鹰班又不是善堂,该给的钱,我看谁敢少给一分?”

  周小怂:“”

  “那什么”眼神飘忽,“我觉得吧跟组也挺好,我我我我,我还是跟组吧!”

  十万啊!老娘卖身给你都行啊!

  别说跟组了,她大学好几年,当了那么多次校外主持,也没挣上一半儿。

  “我跟组!”

  齐磊冷笑,“要不还是算了吧?功课挺重的,你留下好好学习,顺便看家?”

  “不!!”

  “我会挤时间!!不留下!”

  挣钱的事儿,敢少了我周小晗?

  齐磊,“不耽误学习?”

  周小晗,“不耽误!”

  “那好吧!”齐磊点了头。

  结果,那边拓爷摸了摸鼻子,“那什么大g改造的学术整理,我觉得也不一定非要在学校完成,到节目组也一样!”

  拓爷不是没有节操,实在是他给的太多了。

  两月挣十五万,这谁受得了?

  齐磊一点都不意外,笑呵呵地看着马晨宇,“马大帅,那看家的事儿,就只能由你来担负了!”

  马晨宇心说,你做梦!

  “谁爱看谁看!老子要挣钱!”

  你看看,没人愿意留下来了。

  齐磊长长一叹,人啊,就是得多一点压力。

  现在多好?实践与理论并行,成长的不就更快了?

  一众雏鹰班成员跟齐磊混这么久了,也算看出来了,又让这孙子拿捏了。

  突然很不爽,明明知道是个圈套,可你还不得不往里跳。

  好气!

  正想着,陈兴福推开了教室门,往里面看了一眼,板着脸朝齐磊招了招手,意思是,让他出来说话。

  齐磊皱眉,心说,陈姥爷找我干啥?

  转身出教室,听听姥爷有啥吩咐。

  雏鹰班众也好奇,周小晗呆愣,“不会又起什么幺蛾子吧?”

  马晨宇咋呼,“悬!!”

  拓爷则是摇了摇头,颇有高人兴叹世间沉浮的超然,“班导兴,雏鹰苦。班导亡,雏鹰亦苦矣。”

  江瑶可没他们那么多哀声叹气,她就是好奇陈姥爷找齐磊干什么?

  垫着脚尖,开始往门口靠,打算听墙根儿。

  大伙儿一看,嚓!在这儿纠结什么呢?听听不就知道了?

  于是跟在江瑶身后,都靠到了门口,贴着门偷听。

  就闻陈姥爷异常严肃,“齐磊,我告诉你!!你这学期要是敢像上学期一样,挂四科!!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子不管你干了这个,干了那个,学校这一块儿,你不能给我扔下!!”

  “真当你能了!?不用学了!?”

  “你再给我不当回事儿看看!?”

  齐磊臊眉搭眼的往那儿一站,让陈姥爷训的跟三孙子似的。

  雏鹰班的那个小心肝儿啊,顺间通透。

  装啊!怎么不接着装了?有人能治你吧?

  突然感觉,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真的是!!

  齐磊除了班导,他还是学生。

  就像陈兴福说的,你在外面再怎么牛,理论基础你都通了吗?学透了吗?

  在陈姥爷看来,齐磊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他展现才华,而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打好基础。

  对此,齐磊也很无奈。

  关键是,你没法反驳陈兴福,他说的对,齐磊确实缺少一点理论上的沉淀。

  所以,从这以后,齐磊不管到哪儿,包里必须装着陈姥爷自编的传播学教程。

  没办法,那老头儿是真不惯着他。

  学校这边的事儿就这么多,其实也不少。

  自打回了京城,齐磊就在忙,都没时间和二成子三冰子他们聚一聚。

  不过,他们现在也没空搭理齐磊。

  因为,这届大一学聪明了。

  北广最牛的是哪儿?当然是雏鹰班!

  而第一期雏鹰班,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选出来的。

  而且是隐性出题,无迹可寻。

  所以,第二期雏鹰班,肯定也是这段时间开选。

  自打进学校的第一天,班导导师就已经在给他们打预防针了。

  就比如陈姥爷,“这个班很牛很牛,是国内传播学的天花板!”

  “这么说吧,雏鹰班在一个本科生身上的投入,够养一个正常的博士生了。”

  “我从教一辈子,花在科研上的经费,还不如人家雏鹰班里的一个博士生一年的研究经费高。”

  “就是这么大的扶持力度!”

  “谁要是能进去,不仅仅证明了个人的能力,也代表着你在传媒这个行业站稳了脚跟。”

  “不夸张地说,这是你们走上人生巅峰的一条捷径。”

  “至于,怎么才能考上雏鹰班抱歉,老师是无法回答的,因为出题的人不是我。”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大一新生想上雏鹰班不是不可能。”

  “但是,有一个前提!”

  扬了扬手里好几寸厚的传播学教程,“一个月的时间,把这个给我背下来,学透!”

  “你要是有这个本事,就有这个机会!”

  底下的学生一听,嚓!拼了呗?

  玩命一个月,幸福半辈子啊!

  殊不知,雏鹰班考核和那本书一点关系都没有,陈姥爷在骗人。

  因为今年就是他出题,齐磊不能参与。

  没办法,今年尚北出来的学生太多了,董北国都怕他徇私舞弊。

  所以,今年的选拔把齐磊排除在外了。

  考题就是陈姥爷拍的板儿,没人人比他更清楚,和这本书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他只是单纯的想让这帮孩子多把心思花在学习上。

  而且,谁要能把这本书用一个月预习一遍,那四年的传播学课程,你就算经常逃课,也挂不了科。

  只能说,都是套路!

  但是,二成子三冰子那几个人他就真信了,你有什么办法?

  主要还是进了学校才知道,班头在这边混的这么牛,雏鹰班就是他的天下。

  那当然要进雏鹰班和班头儿混喽!

  然后,这几个傻小子傻丫头就真的玩命学了一个月。

  用二成子的话说,“完完完完”

  李琳,“完全不是问题,和十四班的强度比还差点!”

  二成子,“对!李琳说的对!”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感谢唐伯鸡的盟主打赏。

  老板大气!!老板发财。

  老板.....

  为啥这个月的老板,都不喜欢8点到12点这个时间段打赏呢?

  不过,没关系了,老苍劈叉拜谢。

  s..book318352511833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重生之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