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9章 择骑兵苗种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至骑兵营,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息扑面而来。

  “怎么回事?”沐雅问一个他比较熟的骑兵,他们现在仍旧是替补骑兵,所以很多得到的消息是有限的。

  “伊文王的大军被人袭击,我们的驿兵说敌军俘虏了五千人往旱比沙漠的方向去了,大将军下令我们八百骑兵作为先锋军……”

  骑兵的话没有说完,哨声已经吹响了。

  八百人翻身上马,这甚至是其中相当一大部分骑兵第一次穿上铠甲。

  “替补骑兵准备,大帐内集合,左安副将有话要训!”

  当八百精骑离开后,立刻传来了副将的命令。

  秦涓和沐雅随着剩下的不到一百人进入骑兵营大帐。

  左安副将原本是金国人,在蒙古灭金之前被大将军看中收为己用,左安懂兵法知谋略,三年前在黄河中上游打赢的几次伏击宋军的战役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秦涓知左安才干,却又打心底不喜欢左安。

  *

  然而……

  五天之后,秦涓和沐雅也穿上了骑兵甲胄。

  这是他们第一次出任务。这一年,秦涓刚满十一岁。

  能轮到他出任务的原因说起来很惨烈,因为八百正规精锐骑兵也是第一次出任务,这一出,死了接近五百人,于是他们给补上了。

  别人的劫数让他们真正成了精锐骑兵。

  但死去五百人的庞大数量,让他也意识到了这个任务很难很难。

  鲁巴千户与左安副将痛心疾首,断断续续培育了好几年的年轻精锐骑兵折损了一大半,这对吉哈布营帐来说是灾难!

  但是比起这个,伊文王的大军被不明势力袭击,敌方俘虏走五千蒙兵、袭击杀害五百精骑的事,更让吉哈布营上上下下愤怒不已!

  他们的任务和前面的八百人一样,要去给吉哈布营的大军探寻敌人的路线,他们是吉哈布营的先锋军!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就在秦涓临行前阿奕噶带着三千人去迎接东逃的伊文王,因为他们刚刚得到了一伊文的下落。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各自祝福对方好运。

  *

  当年阿奕噶第一次领功是是十二岁的时候,那时他八岁半。

  如此看来他十一岁了,也该领军功了。

  可是这个任务……

  太难了。

  *

  荒芜人烟的旱比大沙漠,飞沙走石,使得赶路的人眼睛都睁不开,这是他们走过的最诡异的沙漠,比浩瀚广袤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还要恐怖。

  他们三百人才出来不到一天一夜,便失去了联系,没有向导,没有方向,甚至没有水源……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再往北行三里路左右,三个百夫长其中两人说他们一人带队往东北探路,另一人带队往西北探路,留一队一直向北,三队百夫长也达成了协议。

  “保护好水。”秦涓提醒沐雅。在一望无垠的沙漠里,水囊成了他们主要保护的东西。

  “我们大军被人偷袭,他们抓走了我们五千人,我想他们应该不会走远?为什么会这样?追了这么久反倒让我们迷路了??”

  前面几个年纪在十六岁上下的骑兵交头接耳起来。

  那几个人因为年纪大,喜欢聚在一起,他们也不喜和后面年纪小的交流。即便如此,不注意队形,说话这么大声也要顾及百夫长的,显然他们不这么认为。

  百夫长是年纪最大的桑巴干,桑巴干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的是他的五个兄弟。

  与他们不同桑巴干一直是正规骑兵,年龄十七,蒙族人,他身材高大健硕,为人沉闷,一般是别人说的时候,他只垂着眸听着。

  他的武器与普通的骑兵不一样,他手中的武器叫鼓槌,鼓槌很重但很厉害,一锤下去能透过敌人胸前的板甲震碎敌人的五脏六腑。

  这是弓箭和刀都做不到的,但一个营帐里鼓槌耍的流利熟练的一般没有几个,因为太废手。

  一般耍个二十多年,这双手就会废掉。

  桑巴干耍了五年了,可能他的战争生涯比起其他兄弟都要短,所以,他在等,一直都在等一个军功。

  身后,新来的骑兵说着前面的骑兵如何如何不小心,只有他知道那群来历不明的敌人有多么可怕……因为他是那八百人里活着回来的人。

  死亡受伤的兄弟那么多,他能完好无损的回来,是因为他们的百夫长用命换了他们百人回来,骑兵营八个队,只有他们队活着回来了,但他们的百夫长死了。

  他摸着他的鼓槌,只是突然在想如何才算是一个好的百夫长。是带兄弟们建功立业?还是保护兄弟们平安活着?

  前百夫长的死给了他极大的震撼,直到他成为新的百夫长,也带了新来的骑兵。

  就在这一刻,他突然驻马转身对身后的骑兵们道:“风沙太大,夜已黑,我们原地休息!”

  “为什么啊?刚才不是说一直向北赶路吗?”

  “我们三队出来,其他两队都在赶路,我们为什么要休息?让其他两队先抢功劳吗?”

  桑巴干太明白了,这群平均年纪在十四岁上下的骑兵虽然个子大力气大体力好,但心智还是小孩,小孩的想法很简单,就像当年的他。

  他没有回答,沉默的吩咐他的几个兄弟下马扎营。

  他的兄弟都听他的,这几人一动,许多人也下马了,秦涓看了眼四周,也要跟着下马,沐雅却低吼道:“你真听那个蠢货的?这个时候下马扎营?有没有搞错啊?”

  秦涓愣了一下,虽然他面上表现的不知所措,但他心里却清楚的想着,桑巴干是百夫长,他们得听桑巴干的,而且桑巴干是那八百人里活着回来的,应该更有经验。

  他们且行且停,如此搞了两日,整个骑兵队里只差要发生暴动了。

  前面喋喋不休的骑兵诉说着他们的不满,也就在这时,一匹奔马朝着他们奔来。

  立刻有警觉的人架起了弓,但很快他们放下弓,因为他们看到马背上驮着一个人,那人和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和甲胄。

  几个人过去将那马牵来,又将那个骑兵弄下马。

  等了一会,军医仔细为那个骑兵包扎了伤口,喂了止疼的草药丸后,骑兵才醒过来。

  “都……都死了,两百人……死了……”那个骑兵断断续续的说道。

  终于,那些之前叽叽喳喳的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蹲坐在一旁像一只只木鸡。

  百夫长桑巴干没有再问这个逃回来的骑兵什么,他倒是拿起远眺镜朝着骑兵逃来的方向远眺了一会儿。

  他们是被袭击的,那些人来去如风,且人数众多,昨夜袭击他们的应该有三千人。

  三千人打三百人,太容易不过了,叫他们过来探路简直就是送死。

  “那些人有什么特征?”见他们都在问,秦涓听了半天,突然问道,他是问完了,才发现自己开口说话了。

  本来有人想吼秦涓,可转念一想,他们搞了这么久连敌人到底是谁都搞不清楚,这打个屁啊!

  这时那些骑兵也反应过来了,一人大声问道:“那些人有什么特征,比如他们的马,他们的衣服,武器。”

  “黑色的,纯黑的,马都是黑马,清一色的黑色。”

  这时桑巴干看了过来:“那袭击你们的和八日前我遇到的是同一批人。”

  这群敌军被他们暂时称作黑子狗,清一色的黑色,就连刀柄也用黑漆染黑,如风一般来,闪电般的作战,他们对待精锐不留活口,但对散兵和步兵不同,散兵和步兵他们都没有直接杀掉。

  “只杀精锐,那么我们……”

  “他们杀光精骑,夺走马匹和我们身上的武器装备。”

  听到这里沐雅抱着胸,其实他想说:整个草原上,也只有我们吉哈布营拿精锐骑兵探路打头阵。放在别个营,谁拿精锐打头阵?

  空气里弥漫着的恐惧。

  “为什么他们知道路,而我们一直向北走却一直迷路?虽然敌军是向北逃的,我们就一定要向着北、东北、西北去追吗?”

  就在众人沉默间,秦涓稚嫩的声音又传来,应该是第一个问题没有被人拒绝,所以才给了他再问的勇气,毕竟在这群人里面他很少很少说话。

  桑巴干不禁看向这个脸庞稚嫩的孩子,个子最小人却长得最好看,他敢说这一百人里不会有比这个孩子更漂亮的,可这孩子的话说的,让他听着新奇又有几分道理。

  “左安副将大人给的是向北,都是向北,我们还向东向西不成?还是你想向南直接回吉哈布??”

  这个说话的人的声音很大,他如此一吼,秦涓没再开过口了。

  秦涓看着脚底下的沙子,只怕向南都不一定能回吉哈布,他心下一惊,甚至不清楚为何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秦涓觉得很不安,也许是因为过去历经过好几个死劫,他对死亡的警惕比寻常人灵敏。

  这一夜他没有睡着,即使百夫长让人将带来的羊腿烤了让大家分食,大家吃饱了都安心去睡了,但他却始终睡不着。

  果然,当危险临近的时候,他是第一个睁开眼的,他听到了马蹄声,轰隆隆的如打雷一般!

  “起来沐雅!”他最先去喊就睡在他身旁的沐雅。

  在他说话之间他发现睡在远处的百夫长桑巴干也醒了,桑巴干爬起来,他又看到了那个孩子,他只是看了一眼,因为不容他多想,他开始吹哨……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黑子狗如风般席卷而来。

  这一次,他们三百人,活着出来的只有十几人。

  马匹在黑夜里狂奔,他们逃出来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有拿,因为根本不容许他们去捡那些东西。

  当亡命狂奔几十里路后,他们才停了下来,桑巴干一数人数,只有九人了。

  他有五个兄弟,刚才一战死了两个,只剩下三个了,这时他再看看剩下的五人,却陡然发现那个孩子也在,和一个高大的少年同乘一匹马。

  沐雅是被秦涓拖上马的,如果不是秦涓反应快率先醒来了,沐雅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死了。

  两年前那个饼,换了一个救命之恩,他想似乎是不错的……

  “你过来。”桑巴干指着秦涓,面无表情的说道。

  沐雅自觉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但秦涓才刚刚救了他的命,让秦涓独自去面对百夫长不好吧,沐雅道:“百夫长,秦涓没有做错什么……您不要凶他。”

  桑巴干有些无语,他有凶那孩子吗?

  秦涓却是骑着马向着桑巴干走去,至这位百夫长面前停下,他恭敬的行礼。showbyjs('经贸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