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12章 少年慕艾时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直到这时,左安才正眼看向这个孩子,一个漂亮的孩子,有两种不同的美的糅合,不会美的过于纤柔,又不会过于粗犷,男人爱看,女人也爱看,或者说的更细致一点,这张脸武夫爱看,文人也爱看。

  他就像是江南遇上了漠北,交杂在了一起,又如此、恰到好处。

  左安不会想到接下来的一刻钟他会听到怎样的谈话,他更不会想到这将会直接影响到他对骑兵的看法。

  从营帐里出来,左安的脸色阴沉沉的,秦涓就跟在他身后,秦涓唯一的胸甲已经丢了,以他们现在的状况,一个骑兵若丢掉了铠甲根本不会有补给,他们军需供应的东边路线早就被突然出现的黑子狗军掐断了。

  西征军尚且还能维持以战养战,但他们这种以驻守和应援为主的大营完全无法度日,也正因如此,黑子狗成为他们要解决的迫在眉睫的问题。

  现在的吉哈布营仅剩下不到三千人,因为三日前大将军带了四千人去应援托雷王爷,留下的三千人供鲁巴千户差遣。

  几日前阿奕噶寻得丞相耶律楚材、伊文王世子及其旧部归来,却没有想到秦涓会被耶律楚材所救。

  左安请示过鲁巴大人后,他深夜点兵一千两百余人。

  吉哈布大营的骑兵几乎全军覆没,马匹是蒙人十分重要的东西,一年养一匹马的所需能养三十几个奴隶兵,十几个散兵,七八个骑兵……

  骑兵全军覆没可怕,更可怕的是丢了九百多匹马,这才是让左安心在滴血的事。

  “所有副将全部上马!”他一声令下。

  在秦涓上马前左安将一个东西扔给秦涓,秦涓喜出望外……这是桑巴干的毡帽和他的胸甲。他麻利的将胸甲套在身上戴上毡帽。

  只有一百多匹马,他们上了马后,散兵和奴隶兵只能跟在后面跑。

  让秦涓欣喜若狂的是他活着,桑巴干的马儿也还活着,他吹了吹口哨那瘦小的马就朝着他奔来,马脸蹭了蹭他的脸,表现的亲昵又温柔。秦涓摸了摸它的头,不敢再耽误了,翻身上马跟上左安。

  让士兵们都感到惊讶的是,左安副将让一个小骑兵上前带路,左安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听一个骑兵的话办事,这个骑兵还是个奴隶,还是个十一岁的孩子…….xs.co(m)

  可是左安三思之后觉得这个孩子说的很对。

  那些黑子狗其实也并没有多么厉害。

  *

  刚才在营帐内秦涓对左安说的第一句是:黑子狗既然占到了好处,不会就此离开,所以他们会在旱比沙漠上逗留,寻找下次作战的时机。

  他的第二句话是:桑巴干曾对我说我若活着回来,请大人一定要抓住此时机进行反击。

  桑巴干没这么说,但秦涓知道桑巴干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桑巴干的话比他一个孩子的话要有力。

  他的第三句话是:我一路总结黑子狗喜欢抱团,喜欢夜间出战。

  秦涓心中本已有计谋,但他咬着牙没说,他只是一个骑兵,而且在他们看来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有些该是副将去思考的事,他若抢着说了会让人心生猜忌。

  他不想被人容不下。

  十一岁的孩子自以为算准了一切,但忘了左安也是玲珑心窍的人物,这一切也逃不过左安精明的双目。

  *

  一千二百余人踏上旱比沙漠。

  左安吩咐:“所有步兵听令披上沙黄色麻布袋,你们由其他五个副将带领,给你们两个白天的时间率先抵达秦涓所说的第五古烽燧!”

  这些人里面有阿奕噶。

  阿奕噶看了一眼秦涓,他下马将自己的马匹交给秦涓。

  甚至他们都没有好好说话就分别了。

  阿奕噶身上套好了沙黄色的麻袋,他和另外几个副将要带着步兵们跑七十五里的路率先抵达第五古烽燧

  且不被敌人发现!

  秦涓似乎是猜到了左安的用意。

  那么他们这一支全部骑马的看似精良的骑兵,就是吸引黑子狗军上钩的诱饵了?

  他没有想到左安副将会拿自己做诱饵!

  他在赌,赌其他五个副将率领的由散兵和奴隶组成的一千人步兵能率先跑到第五古烽燧!

  秦涓依然骑着桑巴干的老马,他把阿奕噶的马的马缰系在他的一只马镫上,这样阿奕噶的马会温顺的跟着他的老马跑。

  大约在路上行了一日,秦涓想黑子狗的眺望镜已经发现他们了吧。

  他们这一晚没有歇息而是继续赶路,他们这么做完全只是在以诱饵的方式掩护那一千步兵。

  秦涓听到左安在安抚其他大人。

  左安说黑子狗军不敢这么早对他们下手,要下手也一定是第五个烽燧以后。

  其他大人不解,秦涓虽然心里清楚解黑子狗不下手的原因,但他不理解为何左安这么肯定一定是第五烽燧以后?

  黑子狗军不提前下手是因为这里还未深入旱比沙漠内部,黑子狗军担心他们的援军来的快,但是黑子狗没有探听到吉哈布营的底细,他们不知道吉哈布营都快成为空营了,大将军率大军西去助托雷王。

  左安回复给其他大人的,正如秦涓心中所想。

  “至于第五烽燧,只是本官的直觉判定。”左安皱了下眉,抿着唇,因为不好说他没有直说,其他大人见问不出来什么了,便也没再问了。

  黑夜过后,又一个白天过去了。

  当秦涓看着太阳落下远处的沙山,他不禁担忧起来,阿奕噶是否抵达第五古烽燧了?

  “我们还有多久抵达第五古烽燧?”有人大声问道。

  “才过第四个,应该还有至少十里路。”秦涓答道。

  如此,便也没有人再多问,他们不知道该慢一点,还是该快一点。

  慢了,会让敌人看清意图,若太快了又害怕步兵们没有提前赶到。

  两日跑路七十五里,对长期行军的人不难,难的是不能被敌人发现丝毫蛛丝马迹,这七十五里只是保守数据,他们绕道躲避还会加大行军里程。

  左安下令:“以原速度行军。”

  他的令下达后,他又问秦涓:“你们每次遇到黑子狗都是深夜,他们动手的时候都是你们睡着的时间?”

  “是,并且在我们遇到黑子狗的那晚前,有一个骑兵是另一队的,他说黑子狗杀来的时候也是他们彻底睡着的时间。”

  秦涓早就总结了这些黑子狗军,他们并没有强到恐怖的真正实力,他们抓住行军的积困时间,趁此杀来。

  而且他们休息基本是行军两到三日休一夜。黑子狗很会找规律。

  见左安没有说话,秦涓继续道:“他们的马匹黑而小,我猜想这种马应该速度快耐跑。”

  左安闻想到了什么,他迅速的看向秦涓。

  秦涓早已看向别处了,没有在看他,就像他刚刚说的话只是无意间说的一般。

  而从这一句话里左安得到的信息是,黑子狗军不是就近驻扎,他们从远距离的地方跑来的,并不是他之前想的黑子狗打的是伏击战?

  左安已来不及多想了,因为马蹄声如雷奔!贯彻耳道!

  “黑子狗来了……”有人叫道。

  左安一沉眉:“速度!火炮马!”

  火炮马,是把马腿上绑上火.药包让马匹冲进敌方阵营炸断敌方阵型。

  这招是蒙人跟宋人学来的,而真正玩的最厉害的是蒙人……

  西征军也不负众望……用此让大食人与罗马人大开眼界。

  火炮马很废马又废火炮,若不是极其关键的战争也不会轻易用到。

  虽然废马废火炮,但其收益极大。

  “轰”的一声巨响,火炮马奔向黑子狗的那刹那,黑子狗反应都没来得及,他们的阵型虽然被炸穿了,但到底他们有三千多人。

  “完犊子了,我们的步兵呢?!”

  “这离那什么第五古烽燧台还有五六里路呢!就算是步兵已经到了也不在这里啊!!”

  “住嘴!”左安一声高呵,那几个议论的人迅速闭嘴,他又看向其他几个副将:“见我们只有一百多人,黑子狗他们不想再等,当我们一抵达他们认为的可以围攻的区域就来人了!现在若想活命我们将剩下的火炮马全部拉出来,他们喜欢抱团便让他们抱不了团!”

  他的语速很快,副将们都听懂了他的意思,他们很快的下达了命令。

  “秦涓!”左安又大喊了一声。

  秦涓一惊,脸色微微发白,他看向左安。

  “等下六匹火炮马炸过去的时候你趁乱绕道去第五骨烽燧台将步兵喊来!若有贻误提头来见!”

  “是。”秦涓一咬牙点头。

  当三匹火炮马再度冲向黑子狗军阵营,那些黑子狗见到了第一匹火炮马的威力,这时三匹齐攻他们阵心,他们吓得只想到逃,黑子狗军很快由纪律严整的军队变成了一群散兵……

  这个时候秦涓和另一名驿兵趁乱向着第五古烽燧的方向狂奔而去。

  当看到第五烽燧驿兵取出吉哈布营的旗布,拿在手中飘扬,吹动了属于他们营的哨子旋律。

  他们足足奔跑了一刻钟,直到那第五古烽燧台越来越近了,才缓缓有哨声回应了他们。

  “在那里!他们到了!”驿兵大喊道,欣喜若狂,至少他们的脑袋是保住了。

  秦涓一时说不出话,额头上冷汗淋漓,他怕不怕死他真的不知道,但初次面对这样的场面,他真的有点力不从心,说不害怕是假的。

  十一岁的孩子握着马缰的手都在抖,若不是那古烽燧台处哨声的旋律能他暂且安下心来,他想,他恨不得就此昏厥过去……

  阿奕噶是第一个认出秦涓的,他带着人钻了出来,大喊道:“秦涓!”

  他的声音有点虚弱,他们为了万无一失不被黑子狗的人发现了,绕了远道才刚刚抵达这里!

  秦涓看到阿奕噶的脸不禁大喊道:“主力遇袭!奉左大人之命前来传军令:夹击黑子狗大军!”

  “他们多少人?”几个副将陆续跳出来问道。

  秦涓眼一眯,沉声答道:“暂不知。”

  他自然知道对方是三千多人,但他不能说,因为对方是他们人数的三倍。showbyjs('经贸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