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第23章 牵系是狐狐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现在怎么办啊?我们要往回走吗?”曰曰从手指缝里看向秦涓。

  秦涓早就不想理他了,哪里还想说话。

  现在当务之急是去找水源才对。

  直到秦涓确定他们走的方向是东南方,也没有找到水源,但直觉告诉秦涓再往东边走应该会有水源。

  向着东边走,曰曰怕他生气,只能抓紧他的衣服,也不敢抱住他的腰。

  正逢雨季一路走来草原上多暴雨,好在他们的几个水囊都是满的。

  到了夜里惯例休息,这会儿曰曰知道自己错了讨好似的让秦涓先睡他来守夜……

  秦涓将身上曰曰的外套扔给他:“睡不着。”

  曰曰接过外套,慢悠悠道:“那我给你讲故事吧。”

  秦涓点点头。

  和曰曰赶路的日子,曰曰对他讲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他都没有认真听。

  这次,曰曰讲伯牙无部的人用豹子打猎……拿老虎耕田。

  “我信你个鬼。”秦涓听了只当他在鬼扯。

  曰曰却说:“我当时听狐狐讲的时候和你一个神情。”

  秦涓一听是狐狐讲的,愣了一下。

  “狐狐说打猎用豹子一逮一个准,老虎跟猫似的懒,但你顺着它的毛摸摸它,或者摸摸它的大腿……它会乖乖耕地。”曰曰讲着讲着,侧过头看向秦涓,瞧见这小狼崽听得可认真了……

  奇怪?他刚才不是说不信吗?

  曰曰见他听的认真便继续讲,秦涓听着听着便也睡着了。

  *

  次日他们再往前走二十里见一条小河,曰曰兴奋的下马。

  秦涓将水囊里灌满了水,又将马儿牵了过来,忽地看到河边草丛里有什么东西。

  他弯腰捡起来,拿在手中。

  曰曰看了过来:“怎么会有佛珠?”

  秦涓皱眉:“应该是僧人掉的,奴奴说这种东西碰了便不能遗弃……”

  曰曰想都没想说道:“那你可真是倒霉。”

  “……”

  秦涓收好佛珠,又看到不远处有块破旧的佛幡,他捡过来,随手递给曰曰:“弄好了就继续赶路。”

  两人再走不到十五里路见前面沙路上有人。

  曰曰:“那是什么人?我们要绕道吗?”

  秦涓答道:“不像是兵。”

  “我们要过去吗?”曰曰眯眼。

  “我感觉他们是遇到了麻烦,地上躺着三个。”

  “眼力这么好??”曰曰惊讶道。

  秦涓面无表情:“还凑活。”

  坐地上两个站着两个,死了三个,不必说应该是遇到了麻烦。

  秦涓不敢贸然上去问,但也不敢再走了。

  “我们可以先等一会儿。”秦涓说道,曰曰点头。

  大概是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听到了驼铃声。

  从他们来的方向来了大概一只三十多人的队伍。

  曰曰惊叫道:“秦,那应该是个大商队,我们要不要跟上?”

  “嗯。”秦涓眸色深沉。

  商队应该是去城镇的,至少他们不会迷路了,他们这个时候应该跟上商队确保安全。

  秦涓在包袱里拿出一块布,包裹住头发,又将那串佛珠戴在胸前。

  “你在干嘛?”曰曰问他。

  “假扮和尚。”

  “??”曰曰愣住了。

  “就拿一串佛珠就是和尚了??头发还在呢?”

  “把你身上的甲胄全部脱下来放到包袱里,再把头发盘起来。”

  “???”曰曰一脸懵逼,但又不得不听他的,因为他总觉得秦涓说的是对的。

  “然后呢?”

  “把那个佛幡举着,我们扮作和尚山贼不会来抢我们,商人们也会带我们上路。”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曰曰听了只觉得神奇,他不禁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秦涓不说话,自然是他爹说的,他爹曾经随着他爷爷到过天竺边境,当年他爹为了顺利就是这么干的。

  他怀疑前面那个沙山上的人应该是遇到劫匪了,不仅被抢了马匹和物质,还死了人。

  现在,他们估计都想跟着商队走,但这么大的商队不是什么人都会带的,扮作僧侣最好蒙混过关。

  秦涓说道:“若他们盘问,你便说是在室弟子,就是佛寺里雇来帮忙整理佛经的,你手上那个是幡,供奉药师菩萨用的,别出错。”

  曰曰有点记不住,但沉着脸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出错的。”

  秦涓自然信他,王世子曰曰大惊小怪的样子都是装的。

  他不知道曰曰和乌匡之前遇到过什么人什么事,但曰曰能活着,绝对不是靠什么运气那么简单。

  曰曰将他的外袍脱了,主要是紫红色的颜色加上金线绣花实在太惹眼了,把外袍翻了个面拿来包裹住秦涓的弓箭,绑在马鞍上。

  秦涓见了心道这人有时咋咋呼呼?其实心思很细腻……

  他们准备好了,便去找商队求他们带上他们。

  商队的管事的是个中年。

  曰曰小声在秦涓耳边说道:“他是唐古特人。”

  中年说的是蒙话,但秦涓不知曰曰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中年说:“之前就有人说他们是僧侣,但我们没答应。”

  秦涓说道:“我们可以给你们付钱,这段路有劫匪我们只想有个照应,这是实话。”

  那中年笑道:“小兄弟你能拿多少钱呢?”

  秦涓掀起眼皮从腰间拿出一个小钱袋:“这袋子里的都给你。”

  袋子里还剩五粒银豆,他是提前放好的,他得表现出把全部的钱都拿出来的样子。

  中年接过钱袋,打开来看了看,又深看了一眼秦涓。

  他和他身后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中年带他们上路了。

  这支商队出现的很是时候,前面确实有个劫匪窝,但因商队人多,装备也不差,所以放他们过去了。

  跟着商队走了一个多月,也恰巧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城镇。

  *

  “我怎么感觉到了西域?说蒙话的和汉话的都有。”曰曰说道。

  “大概是吧。”秦涓一直注意着周围或忙碌、或闲聊的百姓。

  那支商队在进城的时候与他们分道扬镳。

  “如果是西域,这里应该有蒙古大营才对!”想到这一点曰曰大笑道。

  秦涓一听却皱起了眉,曰曰顿时眯起眼来。

  秦涓觉得保护伊文王世子平安是一回事,再进蒙军大营是另一回事。

  再者,他若不带着曰曰,他是有几成几率逃走的。

  曰曰突然笑道:“西域这里好多营帐的,再往南就是郭饵,郭饵……”

  秦涓明白,曰曰不想他走。

  但秦涓想,他或许没多少机会逃走了,在遇见曰曰前的几天那是他离逃走最近的一次。

  但也许没遇上曰曰,另一个结果就是他以逃兵的身份被抓住了,然后……已经死掉了。

  秦涓没有说话,沉默的走到一旁的饼摊子前买了饼,然后翻身上马。

  曰曰跟着爬上马,他突然勾唇笑了。

  小狼崽还是很惜命的,是想活着见到伯牙兀·狐狐吧,小狼崽连梦里都在喊狐狐呢,他可都听到了呢。

  *

  城东十里外。

  *

  “那是我们的大军!”看到草原上坐落有秩的宝帐,曰曰大笑到。

  “哪一支的?”秦涓知道蒙古的大军很多支,因为带领的王爷很多个,很多大军连蒙古人自己都搞不清楚。

  曰曰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个王爷的大军,但旗帜是他们的:“……”

  秦涓也不指望他了,决心离那支军队更近一点。

  “秦,你先把我的牌牌拿出来,我手还是很疼,应该是伤口裂开了……”他给秦涓挡了一箭,在路上日日以此为由让秦涓“伺候”他……

  “疼……”你爹。秦涓没骂出来,知道这傻子就是故意的。跟着商队的时候,他还找商队的郎中为曰曰看过,郎中都说已无大碍。

  “在哪。”秦涓不咸不淡的问。

  “在裤子里。”曰曰红着脸答道。

  “……”秦涓想把这傻子直接掀下马,整个草原差不多也只有这个傻子会把东西放在裤.裆里。

  “放裤子里最安全了,如果那天商人们检查我们的衣服的时候摸到了,肯定会当作金子拿去的,带我们上路肯定是要收钱的。”曰曰眨巴着眼睛说道。

  秦涓“嗯”了一声表示赞同,随即去摸牌牌。

  “秦,你怎么可以摸我的!!”没过一会儿曰曰就脸红的大叫起来。

  “……”

  秦涓恨不得把这货打下马去,他不过碰到这货的肚腩,大叫个爹啊!

  肥肚子!一看就是没有好好锻炼,跟着他多磨掉两斤肉也是有好处的。

  秦涓拿起王世子的牌子就往蒙古兵那边走。

  这一幕十分凶险,因为那些人看到他们过来后架起了弓箭。

  秦涓的一只手高举着牌子。

  营帐的士兵会意了,吹了一声哨子。

  接着一个哨兵吩咐他们下马。

  秦涓闻扶着曰曰下马。

  立刻有几个士兵向他们走来,一个士兵接过秦涓手上的牌子后对他们说道:“手背在身后,不要动。”

  两人照做。

  士兵看了眼牌子,因为牌子上的蒙文,大概意思是大汗授予的意思,士兵见状拿着牌子去找他们的大人。

  那个大人见了不敢确认真假便说:“我去找雪别台大人,你们先在这里等着,也别轻慢那二人,好生问话。”showbyjs('经贸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