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55、蛊惑狐心思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抓秦涓的人没有料到这小子会这么精,一下就猜到他们是谁的人。

  不过这不重要。

  “你老实点就会少受苦,等我们带你去见扩端王,我们能完成任务,自然少不了你的那一份好处。”

  秦涓白了一眼说话的人,他都被五花大绑了,叫他怎么不老实?

  在沙州没有呆足一天,当夜里这一队人就带着秦涓继续赶路了。

  秦涓猜想应该是扩端王不在沙州,所以这些人又带他去凉州。

  秦涓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当初他从扩端王手底下溜走,扩端王不知道该怎么恨着他呢……他会不会被揍死啊,他还是很怕疼的,可千万别让他死的太难看。

  凉州是扩端王久呆之地,驻军接近十万。

  十万是很庞大的数字,这里的驻军是虎思斡耳朵的三倍,城池却只有虎思斡耳朵的一半大。

  秦涓没来过这里,但凉州在诗词里出现的频率高,他不陌生。

  凉州,此时应该称作西凉府,窝阔台汗令其次子扩端“开府西凉,镇西夏故地”。

  此处在华夏千年的历史中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扩端王驻军十万于此地,只因此地,南通吐蕃汉羌边界,西通河西是西出之要郡,北通蒙人老窝是镇守他们老巢之关要,东去中原是下黄河流域之必经。

  这么重要的位置,秦涓不得不佩服汉武帝他老人家深谋远虑,一眼看尽后世千百年。

  这就是张骞通西域之后,汉武帝亲笔提名的武威。

  可是宋人丢了,百年都没有找回来。

  这个位置千年前汉武大帝已经给他后世子孙们敲了警钟。并用“武威”命名,扬我大汉威仪,此地在,中原屏障在,中原威仪在。

  “大哥,我们几个守着这小子,你搞快点安排我们进城吧。”

  “那你们等着,看紧点别让这崽子跑了,眼珠子又在乱转指不定在想怎么跑。”老大说完后快步离开了。

  秦涓还以为他们进城了,搞了半天他们这是在城外啊

  城外都这么繁华的?

  只不过守城的官兵确实是多,路上随便看几眼都能找到一大队士兵。

  这里是军民混住的,有些士兵还扛着锄头等农具,这些士兵要种田,不光如此还要帮着卖东西。

  不得不说这个扩端王有点东西。

  “崽子,想吃什么我去买。”一个士兵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秦涓正在想问题,突然被打断,烦躁的向他龇牙,还发出吼叫声。

  “嘿嘿,好玩。”那人忍不住还想拍了一下,哪知这下,被狼崽子一口咬住了手腕。

  速度太快!让人完全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疼得嗷嗷叫了。

  “死狗崽种!竟然玩真的!”那人捂着手腕生气无比,却又不敢再拿秦涓怎样。

  其他人都乐的哈哈大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手贱!哈哈哈哈哈……”

  秦涓猛吐几口唾沫,这些人将他的手反绑着,叫他难受死了……

  若等他解脱了,真想揍这些人一顿出气!

  “问你吃啥,我们要去买,快说,不说不给你吃。”一个士兵抱着胸问他。

  “肉包子。”秦涓答道。

  那人再回来的时候手上端着许多东西。

  士兵们围了过来,拿起东西就吃,那人将一个纸包递给其中一个士兵,说道:“你去喂他!”

  “这俺可不敢,他咬俺手咋办嗫。”那人立刻摇头。

  “你前天不是喂的好好的吗?”

  “前天是前天,今天他刚咬过人,俺怕他还没咬过瘾,又想着拿俺来磨牙,俺才没那么傻……”士兵哼哼道。

  “……”

  “一群怂瓜,给老子看着!”那人擦干净手走过去,拿出一个包子。

  “都别动老子的牛肉,给老子看过来!”他大吼一声。

  众人只见他颤巍巍的走过去伸出手将一个肉包子贴在秦涓嘴上,秦涓还没有张开嘴,他火速收手……

  好在秦涓反应无比迅猛咬住了肉包子,不至于掉在地上。

  “看到没!!”那士兵乐得像个孩子,“你们看

  到没!”

  “……”秦涓看白痴一样看了那人一眼,只觉得这肉包子真小,一口就没了。

  秦涓没吃饱,看向那人,眼神示意他搞快点,大爷我很饿。

  其他人看到狼崽这个眼神,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老奴才你就快点给你大爷喂饭去吧哈哈哈哈……”

  那士兵又气又想笑,谁叫上头只让他们拿人,还要求他们好生伺候着,他们一路只能威胁,却也不敢拿这狗崽种怎么样。

  那人一口气给秦涓喂了五个包子,越喂越觉得好玩,怎么回事,看这崽子吃饭越看越觉得好玩。

  等他将一袋子包子喂完了回来,看到已经吃的没剩下些什么东西了,气的直吼:“你们把老子的那份给吐出来!”

  “你们这些人实在太过分了!”

  等他们的老大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先进城再说,好像是来了贵客,全城戒严呢。”

  几人押着秦涓进城,秦涓一路琢磨怎么跑,现在更没法跑了。

  阿奕噶估计得气死,他一连这么久都没回去,连一封信也没有寄过去……

  现在天气渐热了,不知道罗卜城门城墙修的如何了。

  还有曰曰不知踏上归途没有……

  呜,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着回去。

  果真呆不得,逃不掉,从一个营到另一个营,被抓来抓去……

  小狼崽耷拉着脑袋,失落的情绪上来了,挡都挡不住。

  走了好一会儿,那些士兵押他进了一个地方,没等到扩端王,他先被送到地牢了……

  具体的也不怎么清楚,反正那些人就是不想他好过。

  他一路大致了解到,因为他们查到此前他在斡端出现过,被他们查到了告诉了上头后,上头的叫他们在斡端逮他。

  这不被逮到了就要被带来见扩端王。

  现在是怎么回事,完全搞不清楚。

  那些抓他的士兵也见不着了。

  不过双手总算是能活动了,他在地牢里活动了好一会儿后困意上来了,便趴在草

  垛子上睡觉。

  秦涓睡了有一会儿,快要醒来的时候是因为听到了脚步声……

  他皱了皱眉,其实已经醒来了,但是不想动,也没睁开眼睛,他不确定是不是地牢里又进来了其他的犯人。

  他听到脚步声渐渐小了,有人在不远处的地方说话,便翻了个身,想继续睡……

  一路赶路他都没怎么睡好,现在好不容易才有个地方好好躺一下了,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呢。

  他翻了个身后很快又睡过去了。

  哪知这时几个人出现在牢房外。

  年轻的声音吩咐道:“你去把门打开。”

  少年一身蒙族贵族的打扮,若是此刻秦涓醒来仔细瞧瞧就会发现这个少年和曰曰眉目之间有点神似。

  孛儿只斤·只必帖木儿,扩端王第三个儿子,年纪和万溪差不多。

  “把他叫醒。”他冷声吩咐牢头。

  牢头的上前,踢了秦涓一脚,秦涓以为是老鼠,真的烦死老鼠了,挥了两爪子,仰着面继续睡。

  “……”

  牢头又好气又好笑,刚想继续踹他。哪知身后的人走过来,盯着草垛子中的少年瞧了再瞧。

  牢头见状忙把手中的灯盏凑近了些。

  这一瞧,牢头也瞧到了,这孩子生的顶顶好看。

  “父王找的是他?”

  “回世子,不确定。”只必帖木儿身后的男人眼观鼻,淡声说道,“那日的少年戴着面具,从名字的线索查去,才查到是大永王麾下一副将,那日他抵达斡端才被斡端的士兵逮到。”

  只必帖木儿笑道:“还挺废一番功夫,不知父王要抓一个小孩做什么,呵,你们先看着吧。”

  那男人没有说什么,恭敬的行礼送只必帖木儿出去。

  男人看了秦涓一眼,吩咐了牢头几句,快步追了出去。

  只必帖木儿还以为抓的是什么有能耐的人物,或者说吐蕃哪个重要的人质,结果他赶着过来,就这?

  一个长得漂亮的小狼崽?

  他阿爹也不是什么爱美色的

  人,抓一个漂亮的男孩子做什么?

  “难道是送去引诱哪个王公贵族?有这个可能!”只必帖木儿眼前一亮。

  那引诱谁呢?

  就那孩子的脸和睡姿来看,你说他乖巧吧,那孩子嘴角透着倔强,鼻梁挺直深刻,眉宇飞扬,这种人能拿去伺候人那种事?

  他阿爹想什么呢!

  可是阿爹的奴才朵奴齐不会告诉他,这个孩子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当然,如果这个孩子的存在会威胁到他阿爹的声誉,他会毫不犹豫的宰了这个孩子。

  “朵奴齐,你出来,立刻去告知我父王这个大永王的副将抓住了。”

  “怎么,殿下改变主意了?”朵奴齐躬身问道。

  “我懒得对一个孩子动手,你快去吧,别告诉我父王我来过地牢。”

  朵奴齐笑了笑,躬身行了礼退下了。

  次日,秦涓是被肚子饿醒的。

  他刚坐起来,就见牢头领了一个小奴才过来。

  他还以为是有人给他送饭,哪知小奴才从他的篮子里拿出一套衣裳。

  是蒙人的衣裳,他皱了皱眉。

  那小奴才没说话上来给他脱衣服,秦涓退了几步:“我自己来。”

  小奴才就不明白了,一个男的,怎么搞的像姑娘似的顾及这个。

  秦涓脱了衣裳,拿起小奴才手中的衣裳套上去。

  他穿好了,小奴才又给他递上皂靴。

  等都穿好了,秦涓的肚子已经雷霆震怒了……

  小奴才还要给他编辫子……

  秦涓最烦那什么辫子了,因为他怕麻烦。

  曰曰每次洗个头发拆辫子能拆一天,他就搞不懂怎么能这么不怕麻烦。

  若广袤的草原养出了蒙族男子的粗犷与勇猛,那他们全部的细腻心思,恐怕全用在了辫子和首饰上。

  军营里常见到那些大男人们不厌其烦的编着辫子……

  想想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在夕阳西下的营帐前,坐在一处打理自己一串一串的小辫子……

  秦涓有时候会觉得滑稽而可爱。

  其实,人们想要的

  幸福也挺简单的。

  秦涓不知道,他发呆的时候,小奴才已经给他编了满头的辫子,动作之快,令人乍舌。

  小奴才还沾沾自喜,怎么样,他这手速快的能去参加斡难河编辫子比赛去了!

  等秦涓反应过来的时候,吓得:“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奴才都给搞懵了。

  秦涓冷着脸将被小奴才编成辫子的一大把头发扎成马尾,带上小奴才手中的大帽往外走。

  牢头:“??”这人也太自觉了,完全不把我这个牢头放在眼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小奴才跟了上去:“我,我我……我叫夺鲁耳思思热鲁夷……”

  “记不住。”秦涓直接三个字将小奴才的满腔热情给浇灭了。

  小奴才的耳朵耷拉下来。

  “您……您……”

  “你不带我吃早膳,说什么我也记不住。”秦涓叉着腰面无表情的说。

  “好的,你记得我叫夺鲁就好,快跟我来吧。”

  “我尽力吧。”说不定等下他就忘记了,他现在光名字都能猜到名字越长的,表示来自比斡难河更北的地方,可能是大泽以北的蒙人。

  名字简单点的就是偏南一点的蒙人。

  当然不可死搬硬套,有例外的。

  秦涓还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吃早膳的地方,虽然人多看似自由,然外围全是士兵,完犊子了,想溜都溜不掉……

  小奴才端了一大碗猪蹄:“还好,还剩一碗给你抢到了,快吃吧。”

  这里吃饭都是靠抢的?

  “那谢谢你啦……”秦涓说着开始啃猪蹄。

  说实话他本来不爱吃这玩意,若不是饿狠了点,他都不想碰的。

  可是……

  这怎么回事,太好吃了吧。

  秦涓眼泪汪汪的把一大碗猪蹄啃完,小奴才看了直吞口水。

  “……”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猪蹄,肥而不腻,入口即化,香味徘徊于口齿之间,久不散去。

  这怎么做的,直觉告诉他旦木若是吃到这种猪蹄,一定能把扩端王给吃穷。

  或者直接把这里吃

  穿……

  小奴才问道:“你吃饱了没有?”

  “废话。”

  “那太好了,我带你去平府。”

  “废话我没吃饱,牙缝都不够塞!”

  “……”

  “等去了平府再吃吧,现在不早了,我得带你过去呢。”小奴才有些着急。

  秦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可当他进来之后,面前走走停停的人里,一大半都是和尚。

  他们显得很忙碌,有人在交流,有人在书写,有人在打坐。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小奴才重复道:“就是平府啦。”

  “那叫我来做什么?”不会就这么干站在吧。

  “不知道,王爷跟我说要我带你过来的,你不知道吗?”

  秦涓一股气提上来:“……”

  小奴才歪着头想:“是要你过来学佛经的?还是教你过来听念经的?”

  秦涓坐回座椅上:“没一个人理我我哪里知道。”

  小奴才一愣,低呼:“我不是人呀?”

  “……”秦涓扶额重复,“没一个和尚理我我哪里知道。”

  “那我去问问那些和尚。”小奴才麻利的跑了。

  和尚们无语了,以为是来了个督工的,都抓紧时间干活,结果搞了半天是个自己都不知道过来干啥的……

  “上面没人过来吩咐,所以我们也不清楚,不若您就坐在这里听我们讲经,若是无聊了可以去院子里走走。”一个和尚走过来对秦涓说道。

  “能冒昧问一句,扩端王安排你们在这里是做什么的吗?”秦涓问道。

  “自然是为了整理佛法,讲经……”

  秦涓总觉得奇怪:“这种事不应该去寺庙里,为什么在这里?”

  “西凉府寺庙重建之中,我们去不了寺庙只能来这里。”和尚继续为了解答。

  “真的只是为了传颂佛法?”秦涓狐疑的重复了一遍。

  “施主你在质疑我们还是在质疑扩端王。”和尚有些羞恼了。

  自然都不信……秦涓环视一周,勾唇笑道:“你们僧服不同,那几位

  冠帽也不同,可见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种族,佛法博大精深自有精妙,但佛法也流派纷呈,你们相聚在这里真不会打起来吗?难道……”

  秦涓眯着眼睛继续道:“难道扩端王是来看你们吵架的?”

  “哈哈……”小奴才笑了两声后忙捂住嘴巴。

  “你……你这孩子!”和尚气急了,“行了,贫僧也明白了,扩端王定是让你过来受佛法洗礼的,这样,你先去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抄写十遍,贫僧再来教导你。”

  “……”秦涓瞪大了眼睛。

  “若再不去,免去你的午膳,习佛法者必经常人不能忍之苦,常人不能忍之痛,快去吧。”

  “……”秦涓第一时间是想逃,和尚刚转过身去他就跑。

  可他才刚来到平府的院墙底下,就看到门口,院里内外一大排的士兵。

  不是吧,士兵多的没地方用了吗?拿来守着一群和尚?有这么浪费的吗?

  夺鲁追了出来,嚷嚷道:“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透气也不让吗。”秦涓欲哭无泪,他都快烦死了。

  小时候曾被奴奴秣赫罚抄佛经,现在又来……

  “你若不想写可没有午膳吃,所以搞快点吧,就十份。”夺鲁安慰道。

  有没有搞错,什么叫就十份,他知道《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有多长吗!

  佛经目前没有大规模的蒙文的,还在翻译之中,毕竟蒙人用畏兀字书写自己的语言也才这么几十年而已。

  现在流行的佛经大多数是梵语,汉字等。

  他们给他的是梵语的。

  秦涓发挥了自己这么多年以来,最快的手速,一个时辰只画了三张……而且比照着画了半天的佛经,他现在仍一个梵字也不认得。

  “行了,夺鲁你给我过来。”秦涓趴在桌上,他自认为他很喜欢学习,也很会学习,从小到大自己逼迫自己学的很多,被别人逼迫着学的也很多。

  他得出过结论,逼自己学的东西他都很喜欢,也学的很快,但别人逼迫他学的就很慢,且越做越不能让

  人满意。

  夺鲁被他吓到了,他什么时候记住他的名字了?

  “什么事,你说。”

  “去搞点饭菜来。”秦涓悄声说道。

  “可是这不行啊,和尚不是说没十遍不准……”

  “人要学会变通,天大的事也没身体重要,活着才能解决问题,况且我也没有说我不写足十遍。”秦涓悄声告诉小奴才。

  小奴才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法反驳,点点头跑了。

  秦涓满意一笑,继续和那些他完全看不懂的梵文苦战!

  夺鲁很快回来,他将帽子脱了,吃的都藏在帽子底下。

  “……我回来了,你,你现在吃吗?”

  “你可以叫我秦大哥。”

  “可是你不像比我大多少……”夺鲁反驳道。

  “给你一个眼神,自行体会。”秦涓掀起眼皮看了过去。

  “……秦大哥,你吃吧。”夺鲁将帽子递上去,“卤猪蹄。”

  秦涓速度放下笔:“给我挡着,有人来了提醒我一下。”

  “嗯嗯。”夺鲁点点头,他伺候王公贵族许久了,还从没有遇到过这么随和又这么好玩的少爷。

  当然,他一直以为秦涓是哪家的少爷。

  秦涓吃完了,将一包骨头递给夺鲁:“拿出去丢了别让人发现了,再给我两个时辰应该能搞完了。”

  “……”两个时辰天都要黑了……

  秦涓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注视着,当夜他这一天的所作所为都被人汇报给了扩端王。

  扩端王的人不明白为什么要留这么一个“不学无术”的孩子在平府那种地方。

  扩端王也没有说什么,只说再多看两日。又问了朵奴齐几句大斡耳朵那边的情况。

  朵奴齐垂眸答道:“三位大人的丧事正在筹备中,各部的人都会派人前去哀悼,王爷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他说完,小心翼翼的看向扩端王。

  扩端王眯起眼眸:“我们再等等,大泽背后的真相就快有眉目了。”

  朵奴齐低声恭敬的答道:“是。”

  次日,秦涓又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