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73、此狐狐甚骚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什么?!

  本来因为好久没喝水,现在正在狂喝水的秦涓,听到这几句后差点没被呛死。

  伯牙兀的公子?不就是狐狐吗!

  狐狐现在在尾随他们?有没有搞错!

  狐狐在哪,狐狐在哪?

  少年狼几乎是摇着尾巴站起来寻找狐狐的踪迹。

  还好那些人顾着议事没有注意到秦涓这边。

  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那只傻狐狸啦!

  “伯牙兀的公子尾随我们作甚?”忽必烈轻笑。

  他的属下也疑惑:“难道只是想去泽南拜访轩哥旧部,不小心和我们一起了?毕竟对他们来说我们的行踪更隐蔽。”

  “这个确有可能。”忽必烈抿唇一笑,轩哥与伯牙兀氏的一些事他也早已听过,况且伯牙兀·狐狐重情重义之人,流放期满后去泽南看望轩哥旧部也是情理之中。

  “那……大人我们要派人跟着公子狐狐吗?”

  “不必了。”

  是夜,因为遇上了大雪,他们不得不停下扎营过夜。

  秦涓觉得这里好冷,比罗卜城的冬天冷了太多,他穿的少,那些人也不管他,他有点难熬。

  好在夜里被窝暖和都是兽皮毛,很暖和,他都恨不得白天把这些东西全披在身上了。

  秦涓裹着皮毛被子,将脑袋也缩到里面去了,果然越往北越冷,这大冬天的也只有这群人敢在这个时候赶路。

  炉子里的火渐渐熄灭了,因为行军有安排,每夜用的炭火都是有数量的,达到数量之后不会再补给。

  一夜无梦,次日见到了太阳,了这时才有人来喊他起来。

  跟着他们这么长时间,秦涓也知道了这些人比一般的军队起的要晚很多,许多日都是太阳升起时才起来的,起的早意味着睡的晚,确实是这样的。

  因为出了太阳,骑兵们把捡来的木柴拿出来晒,这些木柴是备用的,即使他们携带的木炭还相当充足,但是他们要未雨绸缪,以防遇到其他的状况。

  做早膳的时候这些木柴会放在离炉子最近的地方,热量会烘干这些半干半湿的

  木柴。

  早饭是羊肉泡馍,他们给他一碗带着羊肉沫子的汤和一块饼子,他见他们把饼子掰开丢进汤里面,那饼子还是大块的……

  秦涓有些嫌弃,宋人不是这么吃的,宋人会把饼子掰成一粒粒丁状的,这样吃起来才会满满浸泡羊肉的香味。

  相传羊肉泡馍与宋高祖赵匡胤有关,只是具体的故事,秦涓不得而知了。

  他们带在行囊里的肉不多,所以从这一天起他们开始吃汤泡馍了。

  但是长期这样是不行的,行军赶路的人离不开肉,不然会没有劲气。

  行军赶路的马也不是吃草的,吃草的马打不了仗。

  但现在没有战事,所以忽必烈让手下的人把马吃的粮食豆子全折半了,再给马吃干草填肚子。

  这个时候秦涓已知晓了,他们的粮食带的不多。

  可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走了这么久连牧户都看不到,要到哪里去搞补给。

  大约是正月二十这日,如果秦涓没有记错日子的话,这一日他们遇袭了。

  又是马贼。

  泽南因为他们的王轩哥离世,这一带疏于管辖,今年马贼开始猖獗。

  似乎是在忽必烈意料之中的,所以他们没有表现出慌张。

  那些马贼人多接近九十人,忽必烈的人加起来也只有四十来人。

  忽必烈没有选择打,而是说他愿意跟他们走。

  马贼们不情愿抓人的,毕竟搞的不好就是暴露后被端了窝的祸事。

  马贼说若他们留下物质和钱财,能放他们离去。

  又不是傻子,冰天雪地的将东西留下,还不是得死。

  也不知忽必烈和马贼们说了什么,马贼竟然决定带他们回老窝。

  原来,忽必烈对他们说他是王子,抓了他去大斡耳朵找人报信,他的人会拿黄金赎回他。

  没想到贪婪的马贼们竟然信了。

  大约是这日快天黑的时候,一个骑兵小声对忽必烈道:“没看到那个孩子……”

  “多久了。”

  “有一会儿了。”

  “先别管,这是好事。”忽必烈抿唇道。

  真奇怪他们主子怎么说

  是好事呢,这冰天雪地的不冻死才怪!

  不过那小子真是本事,这都能逃出去!

  “还有一个时辰抵达,王子您稍安勿躁。”一个突然马贼走过来说道。

  马贼们见他们在说话,便派了人过来,以为他们是在商量什么,这其实只是想过来打断他们的对话。

  “我们会跟上的,只是本王的侍卫他受了内伤,有点不舒服。”忽必烈眯起眸说道。

  马贼狐疑的看了一眼他和他的侍卫,而后大笑道:“没事,这种事都是小事,等到了之后,我立刻安排郎中给几位爷瞧伤,只要您说话算话,允诺的黄金到位,一定把您们照顾的好好的!”

  忽必烈没有说话,只是笑。

  他们继续跟着马贼们走,只是会时不时的注意一下身后。

  趁着马贼们不注意,忽必烈每走一段路会扔下一块藏在行囊里的木炭。

  只要不下雪,这些木炭还是能被细心的人发现的。

  那孩子离开的时候捎带走了他的两个包袱,其中一个包袱里只有一件狐裘,剩下的一个包袱是一些吃的,马鞍上绑着有木炭,他应该能正常熬过两三天,时间久了就说不准了。

  秦涓跑了一会儿发现马贼们没追上来才长吁一口气。

  他不明白忽必烈为何会选择跟那些马贼走,但他才不会跟他们进去呢。

  正愁没机会逃跑,这群马贼们就给他创造机会了。

  秦涓一直往他们来的方向跑,他身上的吃的最多只能够他支撑两三日了,他必须见到那只尾随他们的狐狸才能活命。

  见不到狐狸,也要见到狐狸的爪牙。

  既然狐狐尾随他们,应该不会隔的太远!

  秦涓一夜未歇息,直往南走,当他又累又饿的时候终于停下来了。

  他走不动了,于是选择先歇一会儿吃饭。

  先扎了一个简易的帐篷,有风不好点火,必须在帐篷里才方便点燃木炭。

  将包袱里的羊肉取出来烤了一会儿,胡乱吃过以后,准备眯一会后再启程。

  正当他睡着的时候,察觉到有人靠近,因警惕感迫使他醒来,只是还未睁开眼睛。

  或许是因为熟悉的脚步声,他紧绷着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些许……

  当那股逼人的气息靠近,秦涓只觉得脸上一热。

  在他屏息凝神之间那人已将温凉的手抚在他的脸颊上。

  他没有动,不敢睁开眼,心里似乎已骂了这只狐狸千百遍。

  妖精妖精妖精。

  一见面,不,还没见面就这样对他!

  可恶的狐狸,在他还是一个崽子的时候就觊觎他了。

  这才是这只狐狸本来的面貌!

  即便过去这么多日,秦涓受伤的脸颊还没大好,那些人捶人都是不晓得轻重往死里招呼的,加之气候恶劣,不涂药肿很难消。

  狐狐篝火点的更旺了些儿,再从衣兜里取出药瓶来。

  秦涓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听到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

  当冰凉的药汁涂抹在他的脸颊上,他微不可见的拧起眉。

  冰凉之后是火辣辣的疼……他“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

  狐狐似乎是愣了一下,须臾,他更靠近秦涓了,他的双臂搂住了被狐裘包裹住的孩子……

  他已明显察觉到秦涓的成长,昔日的孩子现在已成长为货真价实的少年了。

  这样的身量与体格,已开始能与草原上的男儿媲美了。

  那只幼狼,已经长大了。

  狐狐似乎是叹了一口气,又似乎是唇角带着微笑的,他将药瓶收好,余光瞥向不远处的篝火,确定篝火足够再燃许久后,才安心的闭上眼眸。

  他几乎是在闭上眼眸的那一刹那,唇又贴上了怀中少年的唇。

  他不懂,为何被他用内力强压下去的蛊毒,为何会在一见到这个孩子后又被召唤出来。

  他就这般……温柔又极尽暴戾的与怀中的人厮磨起来。

  秦涓在一瞬的怔愣之后,被这人弄得喘息不得。

  思绪已乱,心神不宁。他更搞不懂,赵淮之是不是搞成习惯了?!见到他就想做这种事?!

  他赵淮之当他什么人啊!

  秦涓气极了,却又被赵淮之弄得呼吸不得,只能屏住呼吸,试着动用内力。

  终于,那只狐狸餍足了,从他的唇上离开

  秦涓能确定那只狐狸还在他耳边喘气。

  看吧,他自己都呼吸不得了,把自己也憋的半死了吧。

  秦涓不敢醒过来,他知道他醒过来只会让他二人都尴尬成蠢货一样。

  他不若继续睡觉装死。

  只是他不敢保证,骚狐狸会不会按着他继续狂咄。

  既然不能反抗,不妨让自己好过一点,试着去闭着眼睛顺其自然……

  秦涓似乎是感受到身旁的人躺下了,不知怎么,他察觉到狐狐的体温很高,高的不怎么正常。

  他皱起眉,再度翻了个身,那一刹那他睁开眼睛。

  也是这时他感受到狐狐的手环抱住他,那么紧,那么紧……

  探进了他的衣衫内。

  抓住他胸口的衣衫。

  也是这一刹那他想到了赵淮之对他说过的话。

  赵淮之体内的蛊毒没有除尽,那是能让赵淮之丧失神智的蛊毒……

  会把赵淮之毁掉的蛊毒。

  他隐约知道赵淮之不能破功,不能行那种事。

  至于为什么,他不清楚。

  他突然转过身去面向赵淮之。

  也是这一刻,他看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赵淮之。

  绯色的脸颊,那么红,冷白的色彩上泛起的那一抹红……妩媚到妖邪。

  这个样子的赵淮之,这个样子的狐狐,除了他,估计没有人见过。

  哼。若是还有人见过,他不介意帮赵淮之灭口……

  他的心头,立刻浮现出两个字,蛊毒。

  是蛊毒作祟赵淮之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不过这样的赵淮之让他想起了非常诱人的桃儿……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吃过宋国盛产的桃儿了。

  “秦涓……”

  在看到秦涓清澈的眸子时,赵淮之迷离的双眸睁大了许多,他不想,不想让幼狼看到这般模样的他。

  他强忍着无处宣发的灼热感受,猛地推开秦涓。

  可这样的力道对秦涓来说微不足道。

  甚至还带了几分骄纵的撒娇意味。

  “……”秦涓一手搂住赵淮之的腰,缓缓的勾起唇角。

  他将唇贴在赵淮之耳边:“赵淮之,你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

  时候就在觊觎我……”

  这一刹那,赵淮之瞪大了双眸。

  那清清浅浅的声音继续在他的耳边道:“嗯?你可曾溺于别人的怀抱?还是说你只溺于我的怀抱,非我不可?”

  他说着,微凉的唇瓣在他耳垂上一贴,又很快移开。

  赵淮之脆弱的神经已崩断了,他彻底忍不住了。

  是,他对这个孩子一直存在觊觎之心。

  若非要选一个人,他能想到的只有秦涓。

  从什么时候这个孩子走进了他的心里?

  或许,从在撒马尔干,这个孩子抱起他,对他说:如果你活不下去了,那么你想想我,你欠我一双腿,你可以为我而活……

  幼狼,张扬又近乎野蛮的,打消了他想要殉世的念头。

  他活了下来。

  从此,从撒马尔干的草原上踏着风雪归来的狐狐,生命里刻上了秦涓的名字。

  他们的人生,在那个时候,已逐渐融入了彼此的血脉之中。

  在大都的天牢里,各类的刑法若走马观花,他没有如那些人的愿死掉,乃马真氏只能将他流放千里。

  伯牙兀氏不会如那些人的愿凋零,这是他身为伯牙兀氏家主唯一能替阿爹替伯牙兀氏的人做的。

  再相逢,是大都昏暗的地牢里。

  他们的故事真正从那时开始……

  赵淮之抱紧了秦涓,他不想的,他并不想诱惑一个孩子。

  可是,他心悦之。

  他更希望这个孩子同样喜欢他。

  他忽地空出一手来捧住秦涓的脸颊,绝美的眼眸凝视着他的,声音柔柔的,他问道:“你说安置羊舍的事可是真的……?”

  他想,若有一天,与秦涓养一些羊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也是不错的。

  只是,那个约定是否是秦涓随口一说的。

  秦涓屏住了呼吸,他没有想过赵淮之还记得这个,他闭了闭眼,一手抚上赵淮之的脸颊:“是,我现在有好多羊儿,还搭了房子,只等你去放,你若愿意的话。”

  语声清浅,面色无虞。

  赵淮之突然笑了,只是秦涓没有看到,至少这一刻的赵淮之是欢喜的。少年

  的心还没有定下来,这个时候的少年狼还有四海为家,纵横天下的心思,与那个年纪的他一样。

  只是,他们之间,现而今所有的美好,估计只能存在于设想里了。

  他明白的,有秦涓此句就足够了……

  至少,他心悦之人,对他也有一份喜欢的。

  少年的热爱是诚挚的,少年却也是多情的,尤其是步入十六七岁的少年,会对许多人心生欢喜。

  他不知道自己对秦涓来说,与别人有何不同。

  “我想好好睡一觉。”赵淮之的声音柔和无比,甚至带了几分浅薄的央求意味。

  秦涓微皱起眉,手指缓缓压在赵淮之的脖颈处,注入他的内力。

  他的力度不大,却能使赵淮之感受到刺激而不觉得疼。

  内力与赵淮之的蛊毒相互作用,很快,赵淮之昏睡过去。

  睡着后的赵淮之,脸上的潮红逐渐褪去,恢复了之前的透白……

  秦涓不知道该将赵淮之放下,还是继续抱着。

  如谪仙一般的狐狐,清风霁月一般的赵淮之,如今躺在他的怀里,寂寂的,柔柔的。

  很快,秦涓也睡着了。

  次日他醒来的时候,手臂酸疼无比。

  赵淮之还没有醒来,他小心翼翼运起内力的抽出他的手臂,活动了好一会儿才找回知觉来。

  等赵淮之醒来,秦涓正将包袱里的羊肉拿出来炙烤,发出一阵阵烤肉香味。

  那种久违的安详突然涌上心头,许多年不曾有过。

  他的阿爹离开他已经这么多年,多到他都不愿意去牢记时间。

  狐狐的年纪是比他的实际年纪小的,所以他有时候更愿意做狐狐,至少这样更接近幼狼的年纪。

  有时候会忘记自己始终都是赵淮之。

  只要他是赵淮之,这一世,就注定被这天下大局所困。

  秦涓见他醒来,递来一串烤肉给他。

  “随意吃点吧。”他实在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给赵淮之吃,但愿赵淮之这么金枝玉叶的人能吃的进去他弄的东西。

  果然,赵淮之吃了两口后,没有再吃了。

  秦涓将烤热了的茶递给他,将

  他没吃完的烤肉架在火上继续烤。

  赵淮之喝了几口水,可见是有心思,在想其他的,他一回过头来就见到秦涓将他没吃完的烤肉一口一口的吃掉。

  不知怎么,他的脸颊有些发热,连体内那蛊也开始躁动不安了。

  不行。

  他快步往外走,冷风灌进来,他清醒了许多。

  闭眸,默念了几遍清心咒。

  他可不想,在白天对秦涓做出那种事来。

  秦涓吃完了肉,走过来,正想问他什么。

  只听赵淮之道:“启程,我们去找马贼。”

  “……??”

  “你想怎么做?去救忽必烈他们?”秦涓深吸一口气问道,目光也变得森寒。

  赵淮之告知他:“离此不到二十里路有一个地方,是忽必烈大人的驻军,所以即便我不去救,他也不会有危险,但他既然知道我尾随,我便不能不去。”

  “你……”

  秦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从那里逃出来,还得回去救那些人,本来他对那几个人没什么好感,他们之前都要杀他的。

  这样让他很难抉择。

  但他也清楚狐狐说的是对的。

  “你想怎么做,我跟着就是了。”秦涓说着,进营帐去收拾东西。

  赵淮之很快去联络他的人,等他带着人过来的时候,秦涓已经收拾好了。

  秦涓看到赵淮之带着五十几个骑兵,可以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狐狐的骑兵。

  “赵淮之?”秦涓以面前的人能听到的声音问他。

  “你怎么会有骑兵?”他眯起眼睛,似乎是在等这只狡猾的狐狸同他坦白,哪知却得到一个这样的答案……

  “伯牙兀氏的家主的骑兵,我借来用用。”

  艹。

  秦涓都不想骂他了,都这样了还不想坦白!这只狐狸真以为自己的尾巴藏的好好的!

  赵淮之似乎是不想多说,或者说他不敢看秦涓,于是他戴上大帽,围上围巾将他的脸掩藏。

  秦涓也懒得去揭穿他了,这种事还是赵淮之自己坦白的好,他戴上面具,翻身上马。

  秦涓是不会想到自己绕了半天又回来了的。

  这时前面探

  路的骑兵过来:“大人,我们在前面发现了这个。”

  秦涓勾唇,做戏做到这份上也不容易,赵淮之竟然能让自己的手下全部喊他大人,不是公子也不是家主。

  骑兵手上捧着许多块木炭。

  “看着像是刻意留下的,这一路有十几块。”骑兵说。

  赵淮之下令:“继续找,应该是忽必烈留下的。”

  大约黄昏时候下起了雪。

  于是木炭的线索陡然断了,没有木炭的指引他们找不到马贼窝。

  “注意道路两旁,看清楚有没有雪埋掉的木炭,或者其他的东西。”赵淮之吩咐。

  这时,秦涓问道:“大人,你说忽必烈的大营在此不到二十里处,他们的人来了没有?他们的人若是来了这些事不妨交给他们去做,我们尽了心就行。”

  秦涓是看雪越下越大,他们没必要这么冒险。

  赵淮之骑马走过来,他柔和的声音传来:“你还没注意到吗?一路都有人跟踪我们。”

  什么?

  秦涓一怔,他是真的没有感受到。

  或许是因为一直和赵淮之相处,他去想其他事了,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跟踪他们。

  也是这一次,秦涓足以确定了赵淮之的内力很好。

  赵淮之步伐轻盈,许多次靠近他,他都感受不到。

  或许,赵淮之在故意隐藏内力。

  不对,这又说不通,若赵淮之内力很好当初在吉哈布大营要逃出去不会连遇到劫匪都要他帮忙。

  或者赵淮之的内力还是与蛊虫有关。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新年快乐啊!不说了咱们所有仙女仙男一定要逢考必过,余生暴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头发乌黑浓密!

  感谢在2021-02-0922:01:26~2021-02-1020:5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洛阳亲友如相问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