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83、有狐常相伴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狐狐,这样出现在我的梦里可不好,你现在的样子跟个妖精似的,嗯?你说你是不是狐仙变的?不,应该是狐妖才对……”秦涓挑起赵淮之的下巴,因为醉酒毫无轻重,赵淮之有些吃痛。

  “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个妖精……”秦涓也不知道自己说话的语气。

  “我非君非王非将相,你这大狐妖来魅惑我作甚?嗯?就这么喜欢我……”

  赵淮之被他捏的痛了,一挥手将秦涓的手挥开,秦涓愣住了,醉着的缘故反应也有点迟钝,好半天只是盯着赵淮之,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赵淮之从秦涓身上爬起来,他站起来后往浴架后走,似乎是找毛巾将头发搓干。

  秦涓睁大眼睛躺了一会儿,估计是醒酒汤起了作用,人有些清醒了……

  只是想起方才发生的,人有些懵,记不太清楚,总之让他心生尴尬,他还是装睡吧,刚才那事,叫他太难收场了。

  想到此处,秦涓选择闭上眼睛。

  伯牙兀氏的事赵淮之不是放不下吗,那赵淮之为何又会跟来。

  肯定不会是因为想跟着他……

  赵淮之将头发再梳理一遍后往床榻处走来,他见秦涓已经睡去,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也说不清到底因何失落。

  秦涓听到衣袍摩擦的声音,赵淮之又穿上了衣裳往桌旁的毛褥子上走去。

  迭儿密的客栈里除了床榻,供客人睡觉的还有毛褥子。

  赵淮之正躺下,秦涓不自觉的咳了几声。

  甚至还翻了个身……

  见状,赵淮之还是起身过来瞧一瞧。

  他走过去将床里侧的毯子散开来,夜里说到底还是有点凉……

  他正将毛毯散开,只听耳边一阵风声,那少年迅猛的速度将他的手腕握住,他来不及想其他的,只听轰的一声,倒着床榻内侧……

  到底是练过的,尚且还能经得起秦涓这般折腾,只是难免吃痛。

  这小子,今日醉酒后有点不正常?还是说这才是他本来的样子?

  赵淮之

  嘤咛一声后,看着握着他手腕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眸……

  若河汉银光,清澈而又亘古。

  这一瞬间,赵淮之深吸一口气,只听秦涓浅浅淡淡的三个字:“陪我睡。”

  秦涓说完便闭上眼眸。

  “……”赵淮之不置可否。秦涓做事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就连性子也是一样。

  秦涓缓缓松开握住赵淮之手腕的手,改握住他的手。

  五指相扣,秦涓感受到赵淮之掌心的温度,心口柔软而又踏实。

  赵淮之看着秦涓轻皱的眉缓缓展开。

  秦涓似乎是察觉到赵淮之一直盯着他看,不知怎么他的唇角微微上扬起来,心情不错。

  赵淮之看着秦涓脸上奇异的变化,反倒是微微皱起眉头,他不禁想秦涓是何用意,此刻又是何心事?

  他甚至怀疑最近自己变笨了,以往他是不担心这些的。

  秦涓感受到赵淮之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带着几分探究的意味,他不禁手指稍稍用力,捏住赵淮之的手……

  少年的手心格外炙热,赵淮之受他的体温影响,连手心都出了汗……

  秦涓也感受到了,就是不愿意松手,鬼使神差的,他突然用力将赵淮之往怀中一带。

  赵淮之在惊惧之中被他抱住。

  秦涓的心狂跳着,赵淮之也是一样……

  于是,一个吻,氤氲而生。

  炙热的,如这里的天气。

  许久之后,秦涓放开赵淮之,他是陡然想起赵淮之的蛊,于是他沉默的点了赵淮之的睡穴……

  赵淮之在他的臂弯里睡去,脸上的潮热也缓缓退下。

  秦涓仰面躺着,看着五色的床顶有些晕眩。

  这样下去,一年两年,长此以往绝对不是办法……

  他突然冒出想要和赵淮之长长久久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也许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也许是一份少年胆怯,他不敢深想,翻了个身,便沉沉睡去。

  次日,再醒来时,赵淮之已经醒了。

  宿醉后的次日是头痛欲裂。

  秦涓捂着脑袋什么都不想想,

  这一瞬神智都有些恍惚,甚至昨日的事也记不太清了。

  一个小孩走来,手中端了一碗粥,清甜的声音喊道:“秦涓哥哥,你醒啦,来吃点热粥吧。”

  秦涓看了那张小脸有一会儿才认出他来:“小曲儿?”

  小曲儿高兴极了,咧开嘴笑道:“哥哥,你竟然还记得小曲儿!”

  秦涓笑道:“不会忘的。”

  “小曲儿喂你吃粥。”

  “我自己来吧。”秦涓接过他手中的碗。

  小曲儿抿唇一笑将碗递给他,他捧着脸看秦涓吃粥,心中愉悦。

  “小曲儿。”赵淮之推门而入,入目就是这样温馨的一幕。

  小童绕床,少年浅笑安然。

  “阿,阿爹!”小曲儿小跑过去。

  赵淮之走进来:“我也饿了。”

  小曲儿一愣:“那我去给阿爹准备!”说罢,小曲儿一溜烟的跑了。

  秦涓一脸惊愕,于是问道:“他怎么叫你阿爹?”

  赵淮之叹气:“说来话长,我慢慢说给你听。”

  赵淮之将许洛笙输掉棋局的事告知秦涓。

  秦涓微眯眸:“这么说我们同时抵达可失哈儿的,只是你为何要去找洛笙道人?”他还记得那年许洛笙对他们说不会在可失哈儿久呆,他们是要回辽州去的。

  “我想他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和全真教有关,不得不赶回去,但因为有危险,所以才将小曲儿塞给我做儿子。”赵淮之说着,停下了,因为他听到楼道里传来的细碎的脚步声。

  “小曲儿。”赵淮之在屋内轻唤了两声。

  小曲儿小跑过来,踹开门他将早膳放在桌上。

  赵淮之吃过以后,送秦涓出客栈。

  “你呢?什么时候启程?”刚才秦涓告知他,他们今日夜里就会离开迭儿密,他得回去看齐林把铁卖了没有。

  “应该是明日清晨,你不必担心。”赵淮之笑道。

  作别赵淮之的时候,秦涓突然抓起赵淮之的手腕道:“狐狐,我给你梳头发。”

  似乎是很早的时候,秦涓就看上了赵淮之的这头头发……很想梳,很想玩,很想捣腾……

  以前不敢

  现在关系亲密了,便想着试一次。不然怎生对得起赵淮之这一头乌黑浓密又柔软纤细的头发。

  赵淮之被秦涓拽着坐到妆台前,有些惶恐不安,又有些宠溺……

  “想梳便梳吧。”他柔声说道。

  低垂着眉眼,睫毛轻颤。

  秦涓见他此般神情,心中愈发喜爱,凑近了,凝着赵淮之的眼眸看了许久……

  怎生就这般好看,又这般独特,眼神清澈时沉敛若秋水,他能从赵淮之的眼眸里看到自己。

  而这一双眼眸妖冶时是刻骨的媚色,由内到外,让他羞恼,让他面红耳赤。

  也让他为之出神,为之倾慕。

  秦涓越看越喜爱。

  “你,还梳不梳。”赵淮之低声问他。没有责备,只有淡淡的宠溺。

  秦涓回过神来,慌张的拿起妆台上的木梳。

  一时间,他又盯着木梳子出神,在斡端的时候,他有给赵淮之买一把木梳子……买那把木梳子的时候还被扩端王的人给抓住了。

  不过那把木梳子被他遗失了。

  那是一把极好的木梳,很符合赵淮之的气质,具体落在哪里,他怀疑是落在了大泽以南……

  罢了,他没有再多想。

  他不再是抱着好玩的心态,而是很认真的给赵淮之梳头发……

  他很爱惜自己的头发,所以他的头发一直很柔顺。

  这一次,他像爱惜自己的头发一样,爱惜赵淮之的头发。

  小心翼翼,又如此虔诚。

  “痛吗?”他时不时的询问着。像极了儿时给母亲梳头发时的样子,虽然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赵淮之笑着摇摇头,柔声道:“不痛的,你的手很轻柔。”

  秦涓一听,脸上更热了,他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他强压抑住心头那份惶惶,给赵淮之把头发梳顺后,取下手腕上的一根穿着铃铛的皮筋。

  这是他换着用的一根,和他头上扎的那根一模一样。

  给赵淮之梳马尾可不容易,他手忙脚乱的重来了两次,到第三次的时候才弄好。

  赵淮之抬眼看向宝镜,只见镜子中两个人

  梳着一样的发髻……这一瞬,他内心颇有几分触动。

  就像一种,经年流转,当初的秦涓长大了,而当初的他慢慢的变作秦涓的模样。

  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微妙又新奇。

  “好嘞,狐狐,我要先告辞了。”虽然不舍,少年狼还是摇着尾巴离开了。

  赵淮之送他至门口,将他的面具递给他。

  秦涓接过面具,戴在脸上,笑出两粒小虎牙:“不要送了,快进去吧,让跟着我的人瞧到也不好,昨夜未回去,指不定在到处找我。”

  赵淮之点点头:“路上保重,我会先去一趟班城……”

  “你都说过好几遍了。”秦涓挥挥手,一溜烟的消失在客栈走廊的尽头。

  清晨的街市,几分清冷,火把戏的戏班子撤走了,秦涓到底有些失落。

  他早就听往来的商旅说起迭儿密的火把戏,一直想见识一下,没想到又给错过了。

  他快步走过,两刻钟后抵达他们的客栈。

  齐林的人说秦涓回来了,齐林一口水吐出来,大吼:“崽种还知道回来!老子还以为被狼叼去了!”

  秦涓快步进来,问道:“十一车铁可有卖了?”

  齐林怒吼:“老子问你话呢!还知道回来?”

  “卖了铁,把钱存钱庄,完事了上路。”秦涓叹气,声音放低了一些,这人就像一头傻豹子,真的是尾巴一点就着。

  他突然这么温柔说话,齐林倒是愣住了,都忘词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2-2023:37:12~2021-02-2122:42: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逍遥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