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91、风雨欲来时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因为这一点?”九覃显然不敢相信,仅仅因为昨日他闻琴箫动容就暴露了身份。

  赵淮之轻笑:“那在下便说的冠冕堂皇一点,若您非王子,这班城也无人再有王子这般气度。”

  九覃深吸气,看向赵淮之的目光也带上几分凌厉:“你也不像是什么寻常公子。”

  “那你说说你的身份。”

  “那便请王子摈退左右。”赵淮之看向他。

  当秦涓来别院,看到赵淮之和九覃一起出来,额角的青筋连跳数下,怎么也不敢相信。

  这才刚天亮,九覃来赵淮之房里作甚??

  “秦涓?”九覃看到他,喊了一声。

  秦涓:“我早起无事,过来看看两位贵客昨夜醉酒,今日情况如何。”

  龚熙然也起来了,刚走出来,只见几人都在,愣了一下后笑道:“诸位早安。”

  “啊,秦小兄弟,你也在啊?”龚熙然大笑着挠挠头。

  秦涓轻轻勾唇:“龚兄昨日烂醉,今日已如此清醒,我就放心了。”他说着转身就走。

  龚熙然追上去:“听小奴才说昨夜是你背我回来的,为兄实在过意不去……”

  “此事龚兄不必放在心上。”秦涓头也不抬往前走。

  眼力再不好的都知道秦涓应该是生气了,龚熙然却像没事的人一般拉着秦涓说话……

  秦涓避开不了,生气的皱眉,皱眉龚熙然看不到,但他的唇角下压,龚熙然也视而不见。

  直到九覃和赵淮之走过去我,九覃尴尬的说道:“阿达说早膳已安置好。”

  龚熙然大喜拽住秦涓道:“秦小兄弟我们边吃早膳边聊。”

  谁要和你边吃边聊!这人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

  秦涓轻轻推开他的手,快步往前走。

  这顿早膳吃的很沉闷,赵淮之想上前去和秦涓解释,而秦涓却吃完饭便回房了,没多久他又去找九覃,说自己想出去逛逛。

  九覃正会见完家臣,许是有什么急事,他匆忙问道:“是要找你的那位朋友吗?”他记得秦涓是要在班城等

  人的,这几日事多,他忘记了。

  “算是吧。”

  “那我让人带你出去。”九覃说罢,匆匆往外走,“我有事要出去一趟,让我的人带你在班城逛逛,记得尽兴。”

  九覃走后,来了一个小奴才,那小奴才就是昨日给秦涓端瓜果和书的,秦涓一眼认出他来。

  那小奴才见了秦涓,起初不敢说话,等跟着秦涓走出府上后,逐渐熟络起来。

  “谢谢公子。”

  “嗯?你谢我什么?”秦涓有些懵。

  奴才连忙拱手:“谢公子信守承诺。”

  秦涓立刻反应过来,他眯起眼,突然想到一事,他凑近了些,对小奴才道:“你倒也不必谢我,我问你个事。”

  “公子请说?”

  “你家主子今日清晨去找赵公子作何?”

  “是我们御医先去找赵公子的,后来主子才去的。”小奴才如实说道。

  “什么?”秦涓猛皱起眉头。

  小奴才挠挠头:“应当是赵公子昨夜喝多了,请了御医过来……后来主子也过去瞧了吧。”

  小奴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倒也不是说谎,他只是按照自己想的在说。

  秦涓自然不信,这其中有些诡异。

  赵淮之和九覃初次见面,非亲非故的九覃不关心龚熙然为何非要赶着去关心赵淮之。

  小奴才问秦涓:“公子要去哪里,奴才带你去啊。”

  “你们这里有没有铁市。”

  “铁市?”小奴才不懂,恍惚了半天。

  “就是卖铁的地方。”秦涓解释道。

  小奴才着急的挠头:“我不知道有什么卖铁的地方,但是打铁的地方前面有一个比较大的……”

  “那带我去吧。”

  离九覃的府邸三四里路远有一个集市,绕开集市来到一条酒肆较少的地方,这里就是班城最大的打铁场。

  这里到处都是忙碌的匠人,可是这里不属于一个商户,他们属于许多的商户。

  作坊经营集聚化,是近年形成的,主要还是为了加快造铁器的速度。

  大铁场里有十多个管事,秦涓想知道有没有人来此问过买卖。

  他想若是齐林还活着,会不会也来了班城。

  秦涓没呆多久,只听到外面很乱,轰隆隆的声音叫他很熟悉……

  是军队。

  在秦涓还来不及深想的时候,士兵们已踏步进来。

  秦涓忽然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出门的时候,九覃说有急事,不会那个时候九覃收到了蒙古兵返回班城的消息吧?

  那九覃,不会现在已经远离班城?弃他府上的人不顾了吧?

  很有可能……

  毕竟,九覃若今日离去,明日再要阿达告诉龚熙然和赵淮之他们,比方说突然找到了一个好的郎中,他急着去求医也是可以的……

  蒙古兵再控制班城后,首先控制的是班城的军队、城防和盐铁……

  能这么快抵达打铁场也在意料之中。

  那些铁匠,年轻的慌乱四逃,年老的已经习以为常了。

  逃窜的很快被抓回来,老实的压住了,不老实的一阵拳打脚踢。

  管事的被叫出去问话了。

  小奴才怕的要死,看向秦涓,秦涓示意他不要慌张。

  会说蒙话的管事被叫了过去,蒙古兵说他们的将军要他们一半的铁。

  造箭支。

  管事的说这事要和每一户商户的人商量,他说了不算。

  蒙古兵让这位管事和商户的人去商量。

  管事的不过是个管事,他又如何有这个本事去劝说商户。

  他将蒙古兵的提议同商户们说,商户们愤怒冲着管事发火。

  管事的到蒙古兵那里还得挨打。

  蒙古兵见谈了半天没得到想要的,便直接去找商户。

  “你们不愿意?”

  前几次他们是领了几车箭支走路去,商户们才没有异议,而今次却狮子大开口说要整个打铁场一半的铁,商户们自然不愿意。

  说了半天,那人也是气焰盛的,直接拔出刀来:“谁不愿意宰了谁。”

  蒙古兵的名声在外,他们不服软不行……刚才对着管事凶巴巴的人,现在都缩成了一团。

  秦涓见骑兵们陆续进来,抓住铁匠就问名登记,在场的一个都跑不了。

  小奴才结结巴巴

  的问秦涓:“秦公……公子,我,我们怎么办……”他不想被抓起来,呜呜。

  秦涓拍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你在这里躲好,记住被抓住了也不要反抗,反抗会直接没命的,你等我过来找你。”

  小奴才对他的话将信将疑,等秦涓走远了他已经哭出来了,只是没有发出声音。

  秦涓去找了骑兵,他说他是吉哈布大营的,此前被留在了安荻枯,月前准备去罗卜的,却遇到了沙暴被留在了班城。

  在吉哈布大营里长大的狼崽,蒙语没有一点杂质,因为和曰曰、阿奕噶相处的久的缘故,还带着斡难河一带的口音。

  再者他说的合情理,吉哈布大营的大将军死后,大永王曰曰并未将其部将全部带离安荻枯,留了约三十来人在安荻枯。

  谁会无聊到去仔细查他是不是这三十人里头的。

  “那你为何会在这里?”骑兵问他。

  “我因为没有盘缠了想到这里找一份活计。”

  “你去找驿站领一份银子了回罗卜吧。”那骑兵突然扔给他一块木牌,这木牌秦涓认得,是外出办事时找驿站和官府兑银子的木牌子,只是很多驿站会耍赖不认……这玩意没公文管用。

  秦涓抱拳:“多谢您了。”

  之后秦涓去把小奴才领出来,从打铁场侧门出去了。

  小奴才一路哆哆嗦嗦,直到军队被远远的甩在了后头才恢复正常。

  “您……多谢您,您也太厉害了……”奴才哭哭啼啼哽哽咽咽。

  秦涓摸摸他的头:“没事,忘了今天发生的就好……回去好好睡一觉。”

  “嗯嗯。”小奴才抹掉泪,点点头。

  往府中走的路上,秦涓仔细想,齐林应该没有来班城,刚才那几个管事都说没有蒙古商人过来问过价。

  齐林的人没有会郭饵话的,应该会用畏兀话和人交流……

  那齐林不会真被沙暴卷走了吧!

  要知道答案还是得去躺安荻枯再说。

  次日,阿达对龚熙然他们说九覃突然得知有个极好的天竺大师过来,能治他的失眠症,所以去找那大师去了

  秦涓昨日就料到了,一点也不奇怪。

  倒是龚熙然失落极了。

  找到机会,赵淮之终于和秦涓单独说上话了。

  “你是要去安荻枯吗?”赵淮之问他。

  “是的,等会儿去和阿达说,我打算夜里就走。”秦涓答道,他炙热的眸看向赵淮之的,“你跟我去。”

  秦涓没有想到这一次赵淮之会拒绝他。

  赵淮之笑了笑,从袖中取出三锭马蹄银:“一锭你拿去给阿达,谢他们收留你,剩下的你自己用。”

  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赵淮之不和他去。

  秦涓有些生气想发火却突然又想,赵淮之应该是在班城有事。

  在迭儿密的时候他还是以伯牙兀氏家主的身份,还带着骑兵。

  到了班城,却以赵淮之的身份,且一个骑兵都未带着。

  赵淮之是要以赵淮之这个身份办事?

  那就该是宋国的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