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95、风雨欲来时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往班城走,不到三日,听前面的商队有人在议论,说什么西征的大军要回来了。

  不可能的,只有抢到没东西可以再抢了,西征大军才会回来。

  曰曰曾对他说窝阔台汗继位后,过上骄奢的生活后,因为没有钱来继续维持,才有了诸长子西征。

  可能这会是其中一个比较大的原因,蒙古王廷是真的能花钱不会攒钱。

  若是开战,大部分是因为钱用完了。

  这一趟出来也没带着扎帐篷的东西,入夜后,秦涓打算找商队借帐篷住进去。

  借宿的人不止他一个,多少是要给银子的。

  “你要是嫌一夜太贵,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班城,我们把帐篷给你住,还给你安排伙食。”商队的人对他说。

  秦涓摸了摸身上还剩的银子,因为在迭儿密付客栈的钱把赵淮之给的马蹄银切成了几个小块,现在只剩下两块了,他忍痛递给那人一块:“你说话算话。”

  那人:“商人最重要的是诚信,我既然不怕麻烦带着你,也一定会信守承诺,但有一点,若遇上劫匪,要跑我们大家会一起跑,决不能一个人跑,若是做不到就去找别家。”

  秦涓点头答应了。他往来于大漠草原也这么多年了,还算是了解这些商队管事,越是话多的越好相处。

  晚膳在睡前,吃的是羊肉羹,就是加入了羊肉末的面粉糊糊。

  秦涓不喜欢,但也没浪费,吃完了进帐篷,里头已躺着七八个人了。

  都是男人,且因为长期赶路在外,没洗澡,一股汗臭味……

  秦涓有些受不了,但他赶路三夜未睡,实在是困。

  就近选了个没人睡的床榻,将行囊当作枕头,倒头就睡了。

  睡到深夜,秦涓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他身边,那种细微的呼吸声,和小心翼翼的试探……他很快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

  直到那只手伸向他头下的行囊……他猛地抓住那人的手。

  那人想挣开他的钳制了跑,却被秦涓使力把手腕一掰。

  那人

  疼的哀嚎一声,秦涓低冷的声音说道:“再大点声,吵醒了其他人,这里没人容得下你。”

  那贼人也明白,若是这里的人知道他是小偷,一定会被赶走的。

  四周鼾声如雷,秦涓看着黑暗中那贼人的眼睛,低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作甚想偷我的?!”

  “我瞧你白日出手那么大方,才起的心思,这里插队进来的没一个比你拿的银子多。”

  秦涓一眯眼,甩开他的手腕:“今夜这事我不和你计较,若有下次,我直接告知商队首领!”

  那贼人见他松手,连滚带爬的跑了。

  秦涓再躺下,那些人的打鼾声吵得他彻底睡不着了,他起身往外走,扎了一会儿马步再回来。

  出了一身汗,再回来也好睡了。

  次日清晨,再醒来,帐篷外面已有人喊吃早饭。

  秦涓这才明白给了银子的是直接去吃,没给银子的要将帐篷及帐篷里的一应东西收拾好后才能得到一碗面。

  用商队管事的话说,他们首领肯大发慈悲带着这些人都不错了。

  秦涓吃了两碗面一个夹肉饼,他看向远处收拾帐篷的人的身影,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昨夜那个贼人……

  那人本好生生的在收拾东西,脸一转过来就对上一双鹰厉的眸子,他吓了一跳,猛地低下头……此刻他整理东西的手都在抖,不知是在后悔还是在畏惧。

  一定是吃了熊心豹胆,昨夜才敢去惹那人,昨夜那人的反应根本不像一个寻常人,他还没碰到行囊,就被捏住了手,太不可思议了。

  商队管事吼了一句,让他们收拾好了过来领早膳吃。

  那几人小跑过来,只有昨夜那小贼,踉踉跄跄的走在最后面,小小的矮矮的,干瘦如柴的体格,秦涓眯着眼睛打量他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他再这么看下去,这人恐怕要吓跑不可。

  因为走在最后,只领了半碗面,要多的锅子里也没有了。

  那人哭丧着一张脸,坐到很远的位置,一点一点的吃着。

  他没有注意到,再他快吃完的时候面前已站了一个人。

  秦涓就站在他面前,抱着胸。

  那人抬起头来的那一刹那差点摔了碗。

  “公……不,大爷,您饶了我吧,我不是贼,我只是真没钱,昨夜是头一次动歪心思,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这人支支吾吾的说了一通。

  秦涓没想到他还挺能说的。

  他陡然伸出手,呲溜一下将这人下巴上的络腮胡子一扯……

  这人猛地捂住脸。

  秦涓明显察觉到这人下巴比脸要白净。

  又一个易容的。

  秦涓将络腮胡子还给他,擦了擦手指,扬起下巴问道:“你多大。”

  “四十九。”

  秦涓一只眉毛一挑,当然戴着面具别人也看不到:“放屁!”

  “……”面前的人把络腮胡子贴好后低头道儿,“三十九。”

  “还不老实?”秦涓勾唇。

  “十九……”

  秦涓:“嗯?”

  “别嗯了!确实是十九啦!”那人突然炸毛,站起来叉着腰。

  秦涓:“哦。”

  “……”金裘无语了一阵,“你哦是什么意思嘛……”

  “叫什么?”

  “……”

  “嗯?”

  金裘欲哭无泪:“裘裘。”

  “老子问你本名,你在磨我的耐心?!”

  金裘发誓有朝一日他若能去大理,一定……就是咽不下今日这口气,太他娘的窝囊了!

  “金裘。”他低头答道。

  秦涓沉默了一会儿后从衣兜里摸出剩下的一块银子,扔给金裘。

  金裘本能的去接,等到秦涓走远了才反应过来,手中的东西是什么……

  金裘顿时红了眼眶。

  这是个怎样的人?

  他想不明白,在这个银子比贱命贵,却又真正买不到什么东西的时代,竟然有这样的人……

  他一路落魄至此,没有一个人肯帮他一把,他始终明白能帮他的只有自己,他从西边一路走来,因为一个梦。

  他的母亲是被卖到西边一个叫麻日城的大理女子,卖给了那里的城主,后来蒙古人来了,麻日城摧毁于铁蹄之下,父母俱亡

  后他的人生只剩下梦中的大理。

  他带着儿时对大理最美好的憧憬走到了迭儿密,似乎是越来越近了,似乎还是遥不可及……

  他一路上经历过多少苦难,却从未见到有人愿意给他银子的……

  有时候别人能给他一碗吃的他都感激不尽!

  他突然虎冲过去,一把抱住秦涓:“大哥,大哥,小弟错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大哥,呜呜……”

  “……”秦涓被他抱了个正着,本能的想把他甩出去,还好给强忍住了,最终他没有动,任由他抱了一会儿。

  而且,如果金裘说的年龄是真的的话,他应该比金裘小才对……

  秦涓怕他尴尬也没提这个,而是低声说:“放手。”

  金裘缓了一会儿才放开手,他这一放开手,秦涓抬步走,骑上他的马。

  那边,商队管事在吼:“东西收拾好了启程!”

  这一日他们得行三十里路,金裘这种没有马的,骑的是商队的骆驼。

  商队会在路上招一些老实的苦工帮忙搬东西收拾东西,这种苦工没工钱只管饭,金裘便是一路这么过来的。

  至于扮成年纪大的人可以躲避“征兵”,且他个子矮又瘦,贴上胡子别人也看不出来。

  骆驼走的慢,金裘他们在最后,金裘突然发现,枯燥又繁重的生活,有了那么一丝趣味。

  至少他会在很累很累的时候看向走在最前面的那个身影。

  就连大理的梦,也伴随着今日的夕阳,变得绚丽多彩。

  阿娘记忆里的大理,绚烂璀璨的大理,山河壮丽,俊男靓女,那里的少年多情,少女柔美,男女老少都是能歌善舞……

  大理的百姓,肯定亦如前面那个少年一般,美好的……

  如此行了三日,他们已走了一半的路程,也进入了这一片沙海的正中心。

  “检查一下水囊。”每隔一个时辰,管事就会让人喊话他们。

  秦涓有十多个水囊,也只还有六天的路,况且他来过一次,这片沙海远没有塔克拉玛干沙漠可怕,他并不担心这个。

  天彻底黑了,走了一会儿后,应该是商队的首领突然腹痛还是怎么,叫随行的郎中瞧过了,便就地扎营了。

  来的时候他也是跟着商队,不过连着换了两个,他这次不想换,因为他没有银子了,也嫌麻烦,只是这商队走的太慢了,他不习惯。

  虽然来的时候走过一趟,但他也不敢轻易选择独行,因为已经走到沙漠的中心了。

  没过多久,诡异的事就发生了。

  好几个人都在喊肚子痛……

  郎中前前后后忙的团团转。

  一个时辰后……

  商队共计有五十七个人,有四十九个都出现了腹痛拉肚子,甚至重的口吐白沫,神志不清……到现在都没清醒。

  秦涓立刻明白,肯定是吃了不干净的!但是他为什么没有?

  好在还有七个和他一样没什么状况的,包括商队管事和那个六个苦工。

  “是不是苦工们搞鬼!只有苦工没有事!”有人捂着肚子说。

  “商队管事和两个借宿的也没事啊!”

  “奇了怪了……嗷疼死我了……”

  “先忍忍吧,郎中已经在想办法了,管事的也去查了……”

  管事的很快来找秦涓了:“现在商队出了事,只我们几个是正常的,所以我们得多出点力了。”

  “我明白的,你吩咐吧。”秦涓答道。

  “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轮流值夜,你先去睡,一会儿有人来叫你,你就起来干活,就先这么说了。”

  “嗯。”秦涓淡道点点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