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98、风雨欲来时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能杀人一般的眼神扫过去。

  龚熙然瑟缩了一下,什么嘛,他又哪里得罪这位了?他刚才不是没说几句话吗?

  秦涓问道:“这些日子赵淮之可有消息给你?”

  龚熙然:“他五日前还来找过我,你问他何消息?”

  秦涓一怔,他还以为赵淮之是出了什么事,这么说来赵淮之刚来过班城,那现在也应该还在班城附近才对。

  九覃还没有回来,莫非……赵淮之和九覃“厮混”在一起?

  “咔嚓”一声秦涓将一根树枝给扳断了。

  “??”龚熙然低吼道,“你掰我的桂树作甚啊!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才把这桂树养活!”

  龚熙然心疼肉疼的嗷嗷叫。

  秦涓回过神来,尴尬的挠头:“对不起……”

  “你这孩子!气死我了!”龚熙然说他不是,打他更不是,着急的团团转,恨不得此刻把花匠找来给他的桂树“把脉问诊”。

  秦涓有些头疼,连着道歉几句,低下了头如同孩子一般。

  龚熙然将那折断的桂枝给接上去后,回过头来看到秦涓低着头红着两只耳朵……心里又好笑又有些觉得心疼,总算是明白了这人为何能让淮之爱上了……

  他都能大致猜测到这人的性子了,看似冷漠不近人情,看似倨傲而又倔强,其实这孩子心思细腻且澄澈,善良而又温恭。

  这样的人,往往骨子里都是善良的,却用狠厉冷硬作为伪装……

  难怪一开始秦涓对他表现出那般的漠然,他都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他。

  他心有爱妻都会想与这人亲近,何况淮之那一张白纸似的人……

  秦涓若是知道龚熙然认为赵淮之是个一张白纸似的人物,恐怕会笑掉大牙。

  赵淮之十几岁就开始专研春宫图册,甜言蜜语一堆一堆,在他面前说话从来不顾及年龄……

  秦涓见龚熙然神情缓和了,心中方松了一口气。

  龚熙然告知秦涓五日前赵淮之进班城是要找他借钱的。

  龚熙然自然只是告知了秦涓,他和

  赵淮之想让秦涓知道的那一部分,其他的他也没说。

  “这也很晚了,我让奴仆带你去休息。”看了一眼月亮的位置,龚熙然说道。

  秦涓点点头,跟着奴才出去了。

  次日,龚熙然让他的书童带秦涓出去逛,他有事要出门一趟。

  秦涓却让那书童带他去城外。

  书童为难道:“如今班城戒严者呢,公子还是别往城外跑,被蒙军抓住问话了,很麻烦。”

  秦涓皱眉:“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书童撇嘴,骑马跟上了。

  秦涓找城外摆书摊的人打听了一些事,书童也不懂,远远的站着。

  老人对他说最近没有什么大车队和贩卖丝绸的蒙商经过。

  打听了这么久,秦涓都快要认为齐林和齐林的人是真的一个没活着了……

  秦涓不相信,齐林他们往来沙漠那么多年,沙暴少说也遇到过几次吧,应该是有应对经验的,不可能说都死掉了吧??

  总该活几个让他有迹可循吧!

  还是说活着的人没去迭儿密也没来班城?难道他们都返程了?这样真的要去可失哈儿才能见到齐林的人吗?

  可赵淮之这头又把秦涓难住了,赵淮之不离开班城,他也不想走。

  眨眼间十月了。

  这段时间秦涓一直落榻龚府,只是赵淮之没有回班城,偶尔会有封信过来,不过是几句肉麻的诗。

  秦涓觉得赵淮之愈□□荡了,观其言,知其心。

  现在的赵淮之满脑子都是香艳之事。

  所以才寄给他一首一首的花间词……

  看过,将信纸收好,脸上的热烫感,才一点点退去……

  龚熙然与他的妻子过来,正看到秦涓坐在窗前,一副失神的样子。

  龚夫人捂着嘴笑问龚熙然:“是不是赵公子又来信了?”

  龚熙然见妻子每次提及赵淮之和秦涓的事就此般兴奋,叫他很不能理解:“不懂娘子为何每每提及淮之和涓涓就如此……兴奋,想当年为夫与你情窦初开,在桃花树下偷香你时,你都未曾这般兴……”

  龚熙然还未说完便被他的夫人拧起了耳朵。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轻,轻点,耳朵要掉了!”

  龚熙然的哀嚎声传来,秦涓闻声看过去,对这夫妻二人每日的嬉笑怒骂,秦涓已司空见惯了。

  似乎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灵动”的夫妻……他觉得新奇又羡慕。

  “嫂夫人当心身体,龚大哥我来帮你教训。”秦涓没有发现自己和他夫妻二人相处这么久,他的性子都变得开朗了不少。

  “没事,每日不活动一下筋骨,他难受,我也难受。”龚夫人一手拧着龚熙然的耳朵,一手扶着腰。

  秦涓:“……”他是担心龚熙然的耳朵被拧掉了,看着那红的滴血的耳朵,他都替龚熙然觉得疼……

  过了一会儿,龚夫人累了才松开手,看向秦涓后将食盒送上来:“早起练手做的糕点,记得吃光!”

  龚夫人别的特长没有,很会做吃的,她说是练手,是谦虚。

  秦涓很喜欢吃龚夫人做的东西,只是龚夫人如今有身孕,他可不敢……

  “还愣着干什么?让我一直举着吗?”

  龚夫人这么一说,秦涓立刻将食盒接过来。

  龚熙然一脸欲哭无泪……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吃到他夫人做的东西了,他夫人顶着大肚子下厨做的,全便宜了这小子。

  对别人来说龚夫人不是练手,对她自己来说那真是练手,她自觉厨艺不能荒废,所以即使有身孕也要下厨。

  “就不打扰你了,我们先回去了。”龚夫人笑道领着龚熙然走了。

  龚熙然是把龚夫人送回去了,才敢借故出来找秦涓。

  一来是想和秦涓一起享用食盒,二呢是想告知秦涓一些事。

  两人坐在床榻上吃着糕点。

  说实话秦涓以往没觉得糕点有什么好吃的,而现在简直被颠覆,他和龚熙然抢着吃完了食盒第一层的,又吃里面一层的。

  “怎么,好吃吧?”龚熙然大笑道。

  秦涓吃的不想说话,狂点头。

  “这是宋国宫廷糕点,以往只有王公贵族,公卿大臣才能吃到。”龚熙

  然说道。

  秦涓目光一凝,狐疑的看向龚熙然。

  龚熙然一派坦然,似乎是想和秦涓说清楚:“你也疑惑为何我这妻子会做这么多的宫廷美食吧。”

  秦涓点点头,他打第一次吃到龚夫人做的菜起就在猜测了,他又不傻,这样的厨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可是他又觉得很矛盾,那女子明明一身贵气,又不应该是个女庖丁的身份,他甚至猜测过是不是宫中尚宫一类。

  “她本为宗室女,宗室女你懂吧?”因为淮之说秦涓是在蒙古军营里长大的,所以龚熙然担心秦涓不能理解这个。

  秦涓点点头又摇摇头,问道:“是帝姬?”不是吧……这么厉害,那岂不是和赵淮之一样都姓赵,那公主为什么能嫁的这么远?皇帝都不管的么?

  “就知道你不懂,宗室女不一定都是公主还有太后的侄女一类都属于宗室女……”龚熙然解释道,“你就这么理解吧,我妻子就是宗这一类的室女。”

  “……”秦涓等了半天也没听到他继续说,便看向他。

  龚熙然连吃完剩下的糕点,接着说道:“我和她从小认识,我入太学那年就与她私定终身,她非我不嫁,我非她不娶,可是……”

  “事情来的那么突然,她早年丧父,还没到及笄唯一能罩着她的祖父死了,官家也许是怜惜她,封了官,进宫中做了女官。”

  秦涓不合时宜的说道:“这女官……也算是皇帝的女人吧?嗷!”

  秦涓没想到这人看着温暖又和善,竟然会拿起食盒敲他的脑袋。

  “不懂别乱说,你小心你嫂子打你!”龚熙然低吼。

  秦涓:“……”嫂子没打我,你倒是打我了。

  再说了,不是说宫里的女人都是皇帝的么……可能是他道听途说……哎,那些乱说的真是害他。

  龚熙然叉腰,可神器的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就是官家给我和她赐婚的!”

  “我当然不知道!”秦涓哀嚎,不过龚大哥也真厉害,竟然能得到皇帝的赐婚!

  “这不算什么,皇帝还封了她县主,还御赐了嫁

  妆……”龚熙然越说越让秦涓觉得流弊神气厉害无比!

  秦涓听他讲的天花乱坠,龚熙然当年与皇帝舌战三百回合!

  龚熙然一直在秦涓这里“碰壁”,今日突然觉得自己挺神气的,于是越说越吹,吹的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我跟你说,临安府最大的酒楼叫玉金楼,我当年为了给官家谈妥一件大事,花了五千两银子请三个大人吃饭……”

  “你可真是个人物……”狼崽听的瑟瑟发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五千两银子……

  “这得多少车啊……”秦涓嘀咕。

  龚熙然大笑:“你想什么呢,宋国用的是交子,也叫银票,哪像蒙古人到哪都得背着马蹄银……也不想累得慌。”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3-0723:31:19~2021-03-0823:45: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微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