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03、风雨欲来时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掌柜的看到桌子都被劈成几段了,怒吼道:“你什么意思,想打架是吗?论起打架我还没怕过谁呢!”他刷起袖子对身后的壮汉招手。

  掌柜是大理人,见秦涓长得像汉人,便直接说了汉话。

  几个壮汉走过去,秦涓冷眼扫过去,那几个壮汉停了一下,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走到前面去,对秦涓拍拍胸膛。

  秦涓挑眉,几乎是一伸手就撂倒了一个壮汉。

  秦涓使的巧劲,那壮汉不至于摔的特别痛,但这气势足以吓退另外几个。

  其他的壮汉本能的后退,直到反应过来才去扶起那摔倒的。

  “大爷,我们错了,这屋子里的您喜欢怎么摔就怎么摔,您爸房子拆了都可以……我,我告辞……”大理掌柜转身就想走却被秦涓拧住了衣领。

  秦涓哼道:“我还有话要问你,你跑什么跑!”

  大理掌柜直打哆嗦:“您,您问吧,小的一定回复。”

  秦涓:“你们的酒里头都加了什么!”

  “??”大理掌柜疑惑了一会儿,“没加什么啊,怎么了?”

  “你没加什么我为什么感觉浑身滚烫!很不舒服!”秦涓低吼。

  掌柜的更疑惑了:“是有加少量的花……调和出来的花酒……但也不至于……”

  “……”秦涓缓了一会儿,竟然给听懂了。

  就是说这里面加了不正经的药,用来助兴。

  秦涓想着就想揍人!

  “……哎,您别动手动脚!我们这里都只是加了少量的……助兴而已,不会伤身。”大理掌柜赶紧解释。

  秦涓低吼:“那我现在怎么浑身都不舒服?!”

  掌柜的想了想,眼珠子一转,突然一脸猥琐的低声问:“那您需要我给您找几个姑娘……?”

  秦涓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妖物!”

  大理掌柜被他拍晕了:“……??”

  后面有个壮汉插嘴道:“还是您要找几个少年郎?”

  壮汉的话音刚落,被一脚踹到了地上,好在皮糙肉厚,摔的也不至于太疼。

  “您这什么都不要……我们也不知

  道怎么办啊,其他客人喝了我们的酒也没事啊……”掌柜的嘀咕道。

  只有那跑堂的挺机灵:“要不要去给您找个郎中过来?”

  赵淮之的奴才一听也点点头道:“可以,去找个郎中过来瞧瞧。”

  掌柜的嚎道:“还不快去!”

  一个汉人郎中过来给秦涓把了脉,摸着胡子道:“你小子中气十足,如朝升之太阳,没病照老夫过来作甚!”

  掌柜的问:“那花酒……影响到他的身体没有?”

  “花酒?什么花酒……”

  “花酒残留……”掌柜的低声再问。

  “花酒不是早解了嘛!”老郎中背着药箱子准备走人,“要老朽白跑一趟,真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

  郎中骂骂咧咧的走了。

  秦涓疑惑了?难道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他晨起不适应?也许过会儿就好了吧。

  屋子里的人都散了,秦涓吃了早膳,文小奴才:“你家公子还不回来?”

  “小的不知,不是清晨就对您说了公子有急事出去吗……”

  秦涓一愣,赵淮之的小奴才逗挺会顶嘴的。

  秦涓等赵淮之等了整整一个白天,夜里烦躁了,他担心小曲儿,打算先回客栈的时候,他一站起来突然气血上涌,整个人倒下了。

  他倒下后过了好久小奴才才进屋内。

  小奴才见秦涓倒地顿时慌了,他呆了一会儿才想着去找郎中,这时赵淮之正好回来了。

  见到这一幕也来不及多问,立刻给秦涓把脉,这一把脉,他彻底愣住了……

  忽地他抱起秦涓,这一抱也明显感受到有些吃力了……

  “快取把马车牵出来。”赵淮之低声吩咐。

  小奴才跑的飞快,等赵淮之走出客栈不多时,小奴才已赶着马车过来了。

  赵淮之抱着秦涓上车,说了一个地名。

  小奴才疑惑了一下,他倒是觉得这会儿驾着马车出城还不如直接去找郎中,他想归想但怎敢不听公子的话。

  驾着马车至城外,在一沙丘边停下。

  这都进入沙漠边缘了,只能看到几处低矮的房子,赵淮之抱着秦涓往那房子

  里走。

  小奴才将马车停靠的一旁。

  一人从屋中出来,是一个郭饵女子,正是龚熙然的那个婢子,她见赵淮之来了忙进屋中去告知龚熙然。

  “淮之。”龚熙然出来迎他们,见赵淮之抱着秦涓气喘吁吁,他正要将秦涓接过来,却被赵淮之避开了。

  龚熙然难免无语……愣了一下跟了进去。

  在一间屋子里赵淮之让恭喜他给秦涓把脉。

  “我……”龚熙然是想说他医术又不精。

  “你先给他把脉试试,我想确定一件事。”赵淮之沉声说道。

  龚熙然见赵淮之神色冷然,不禁想到了什么,他伸出手去给秦涓把脉。

  在一刻钟后龚熙然从凳子上站起来:“淮之!他!……”

  龚熙然不错眼的看着赵淮之,眼里是惊恐与不可置信。

  赵淮之微垂下眼眸,这一刻似乎也已确定了。

  赵淮之双手捂着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了……”

  龚熙然听到赵淮之的话,几乎可以确定这二天……他沉思片刻,突然惊呼道:“不,你不能告知他,他会恨死你的……”

  “不行,我得和他说清楚……”赵淮之摇摇头。

  龚熙然低吼:“可以说,但不是现在,你的情绪若受到他的影响,会对你对我们都不利……”

  他担心秦涓一气之下离开,赵淮之定然是要去追的,那这样这里的烂摊子谁来处理,他不仅有孕妻,有一府的人的性命要管,还有那么多为了宋国在郭饵和大理潜伏着的兄弟们……

  他们都不是为自己一个人在活。

  次日秦涓醒来了,在酒肆里,他一醒来就想起昨夜他等赵淮之等到了很晚,结果……

  一转身就晕了。

  秦涓十分怀疑是那什么鬼花酒的后遗症,搞垮了他的身体。

  他坐起来,昨日那种腹中火烧的感觉弥留不散……

  他想了想,觉得不妥,他决定去找几个郭饵的郎中再问问。

  怎么可能没病,他自己的身体是知道的!

  以前饿着赶路三四天都没晕过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晕倒。

  他刚穿好

  衣服,昨日那个奴才就进来了。

  奴才将吃的放下,问道:“您要去哪?”

  “昨夜是你在照顾我?”秦涓不答反问。

  奴才低头沉默了一下也学他不答反问:“您先吃早膳我再送您出去吧?”

  秦涓感觉这奴才有点精明。

  旦木和小豆子可都没这人精明,这个也不像是伯牙兀氏的人。

  秦涓坐下吃早膳,吃完刚要站起来那奴才就进来了:“马已经准备好了。”

  秦涓大步往外走:“你别跟着我。”

  奴才摆摆手:“不跟不跟。”

  可秦涓刚骑马出街,就察觉到有人骑马跟着他。

  自然知道是那奴才。

  他停下了,等了一会儿不见那奴才过来,再等了一会儿,奴才也不傻,骑马走到他面前来。

  “说了你别跟着我。”秦涓有些不耐烦。

  “这里也不太平,虽然骑马的商旅很多,能做掩护,但也不算不招摇吧,若是您被什么人盯上了也不好,小的跟着有个照应。”

  秦涓被他这么一说都不敢直接回客栈了。

  秦涓穿过几条大街,晃荡了半天也没找到郭饵的郎中,不过他隐约听到了一点风声。

  应该是就在几日前蒙军大营遭到了袭击,有人说是郭饵人干的,又有人说那些人是天竺来的……

  现在安荻枯都往这边发兵了。

  秦涓略微知晓班城现在归牧纥管,牧纥就是前段时间和他打了一架的那个将军,但这个牧纥不是王室,他具体姓什么秦涓不晓得,听骑兵说纥颜氏是他的舅家。

  既然是归属于长子西征中,牧纥应该也是家族中长子。

  但是班城这个地方有点特殊,没有真正归蒙军管。

  班城对牧纥,应该说谁来都棘手。

  这种大营遭到袭击的事也应该在预料之中。

  秦涓希望赵淮之没有参与,或者说,赵淮之没有亲自参与,他很害怕赵淮之的身份暴露。

  他不敢想象,若有一天赵淮之身份暴露,即将面临什么……是会被处死,还是被永远的囚禁。

  这一刹那,脑海里突然闪过大泽,闪过冰域,闪过冰域的棺

  椁内,静躺着,深眠了的男人的那张脸……

  狐狐的阿爹死在冰域。

  只留下诡异的答案。

  听说冰域原本是蒙人囚禁重要的人地方,囚禁到死……

  所以那里有林立的长老院与祭坛。

  在汉人的文明没有深入到大泽的时候,蒙人其实是很忌讳谈到死亡的。

  他又想,狐狐若是被囚禁了,他该怎么办。

  这一刻,他忽然很想让赵淮之带他回宋国去。

  他知道若赵淮之真的能回宋国应该会去天竺找大船去宋国。

  可是听那些商旅们说,如今的天竺已经封住了能从北边进入他们的城池与要道。就连商旅都很难进入……

  小奴才喊了几声,秦涓回过神来。

  奴才叹气:“您在这也呆了半天了,想到要去哪了没有。”

  “找医馆。”

  小奴才急了:“您又没病找什么医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3-1223:57:27~2021-03-1323:36: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逍遥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