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09、风雨欲来时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让……将军带八百人去接应。”银天枢吩咐完后对侍卫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银天枢坐至床榻前的座椅上,似乎是很烦,气息也不稳。

  秦涓本醒着,也注意着银天枢的举动,他想要这人快点离开,这人却坐着不动了。

  银天枢坐了一会儿将银碗里的水倒掉了,对着殿外唤了一声,不一会儿一个侍卫进来。

  “让奴才过来给他洗涑,换身衣裳,等他醒了让小曲儿过来陪他吃饭,你守着他们寸步不离。”

  “是。”

  银天枢说完转身出殿。

  不一会儿陆续有奴才进来给秦涓擦洗……

  秦涓实在受不了,装不下去了,睁开眼对那些奴才道:“我自己来……”

  奴才们看了一眼他,继续低头做事,没有理会。

  四肢都被锁着,怎么自己来……

  “……”

  就这样,秦涓忍受着这些人对他“上下其手”。

  有奴才要解他的裤子,他猛地抬起腿,那奴才立刻明白了,收了手带着另外两个退了下去。

  有郎中过来给他把了脉,喂他吃了两粒治疗内伤的药丸。

  秦涓一开始不吃,还要咬那郎中的手,郎中百般解释反复强调没毒后,秦涓才肯吃下。

  “你这孩子戒心太重。”喂他吃了两粒药,老郎中一巴掌拍在秦涓额头上,秦涓脑袋嗡嗡作响。

  “你……一个医者下手没轻没重!”

  记忆里遇到的郎中手都是柔软的,这个老郎中怎生下手这么重。

  “疼啊?那给你揉揉。”老郎中说着又伸手给他胡乱的揉揉额头。

  秦涓前额的头发丝也跟着胡乱的遮住了眼睛。

  挡住了视线,叫他难受至极……

  “……”秦涓气得龇牙。

  “可别龇牙了,省得老朽惦记你这两颗虎牙。”

  “……”

  “虎牙可是极好的药材,难寻着呢,你若不要,或者想卖,可以敲下来给我。”

  “……!!”秦涓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好啦,老朽

  先走了,你记得桃花给你说的话,他说要我提醒你别忘记了。”老郎中其实不清楚桃花和秦涓之间说了什么,只是他从桃花那里过来,桃花让他给秦涓带了话。

  秦涓愣了一下,看了老郎中一眼,他确定老郎中不知情以后,沉闷的点点头。

  他也不让老郎中再传话,因为一旦他和桃花都逃走了,这里人会盘查,会连累这个郎中。

  秦涓不想害人,他皱起眉冷声说道:“不用给他带话,不过是昨夜他伺候了我。”

  老郎中笑了笑,背着药箱出去了。

  没过多久,有奴才领着小曲儿过来。

  小曲儿见到秦涓,顿时跑过来,他的眼眶红红的,一来就给秦涓检查手和脚。

  “大哥的手脚都被铁链磨破皮了。”他双手握着秦涓的一手哽咽的说道。

  秦涓笑了笑:“没事,他们已给我上过药了。”

  “小曲儿给大哥吹吹,吹吹就不疼了……”小曲儿说着低下头去。

  温热的气息传来,秦涓霎时红了眼眶。

  “小曲儿,你过来。”秦涓低声说道,他要告知小曲儿明日他们的计划。

  小曲儿爬过去,看着秦涓。

  秦涓对他说:“明日入夜想办法过来找我,如果银天枢带你去宴会,你也想办法来这里,记住,一定想办法,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

  “嗯嗯。”小曲儿慎重的点头,又问,“什么宴会。”

  “他们的庆功宴。银天枢不会带我去,所以你要想办法过来这里。”

  他之所以确定银天枢不会带他去庆功宴,是因为他刚刚搞清楚了银天枢要人皇的目的。

  银天枢不可能让银山王殿里的人都知道人皇的存在。

  所以,银天枢才把他藏匿在这个宫殿里。

  “小曲儿可听明白了。”秦涓又问道。

  小曲儿点点头,似乎是在想明日夜里他当如何过来。

  过了一会儿,小曲儿道:“大哥我给你喂饭吃。”

  秦涓着实饿了,他想坐起来一些,因为躺了一天了。

  “小曲儿,我想坐起来。”

  为了蒙骗银天枢,自损内

  力,现在虚弱的不行。

  小曲儿过去想抱起秦涓,却发现自己太小了压根就抱不动。

  “没事,小曲儿把肩膀给我……”

  借助着小曲儿的肩膀,秦涓半坐了起来。

  小曲儿又爬下床去将饭菜端过来。

  侍卫们不让他二人久处,秦涓还没有吃完饭便进来将小曲儿带走了。

  所以这一顿秦涓压根也没有吃饱。

  这日夜里,银天枢没有过来,来了一个秦涓不认识的人,看那人比一般的侍卫衣着要讲究,应该是个副将之类。

  那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抿着唇道:“你就是伤了古达的人?”

  秦涓不回答他的话,同时也偏过头去不看他。

  这人眉一拧,快步走过来,可又在离床榻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顿时驻足。

  威胁。

  因为他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威胁,强而有力。

  这个人试探性的伸出手去摸秦涓的脉搏,秦涓想甩手轻而易举,只是他勾唇冷笑,没有甩开。

  古月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内力,但是他也明白压根不是因为这个人的内力让他感受到威胁。

  “你体内有蛊,很强大的蛊。”反应过来,古月猛地后退一步。

  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刹那,他已经知道让他感到巨大威胁感的就是这少年体内的蛊虫!

  什么蛊虫,竟然能让养蛊的蛊师都感到威胁!

  古月从来没有遇到过,所以才有了兴趣。

  “这就是少主藏你于此的原因吗?我还以为藏了一个姑娘呢!”年轻的男子勾唇冷笑,虽然在笑,冷若冰霜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情绪。

  让秦涓想到了大泽以南,冰域里的那些冰雕的人面。

  冷冷的,没有一丝人情味。

  哼,这一定是个无趣的男人。秦涓开始腹诽,也开始想这样的男人该怎么对付。

  他现在只想逃出去。

  “我养的蛊是不是让你很害怕?”秦涓突然眯眸说道。

  “你养的蛊?你是蛊师?”

  瞧,鱼儿在慢慢上钩。

  “是啊,我养

  的蛊。”

  “呵,蛊师拿自己养蛊?”

  “人才是最好的蛊器,你们银山苗人不是一直都这么认为的吗?”

  古月冷哼:“银山蛊师大多都把蛊种在蛊人身上。”

  “例外不是很多吗?你们的少主身上不也是有蛊,我们都只是为了更好的掌控蛊。”

  古月一怔,突然双眸闪过一道精光:“所以你身体里的蛊才会这么强大?”

  “当然,感受到了吗?他的强大……”秦涓突然笑了。

  古月看着他,没有立刻答话,蛊确实很强,有攻击性的蛊他见识过不少,能让蛊师都感受到威胁的蛊几乎没有,即便少主也会以身养蛊,但不会给他这样的感觉。

  所以,这少年体内的蛊究竟有多强?

  “少糊弄人,你若真这么强,又怎会被少主囚禁于此。”

  “那只是个意外。”秦涓勾起唇角。

  “你真的有这么强?”古月冷声说。

  “想知道你不妨一试。”

  “你当我三岁小儿?”

  “你若放了我,我把这蛊给你,此蛊能保你在银山称王,号令蛊师。”秦涓也不想和他磨蹭了,直接说道。

  “你休想糊弄我。”古月说话间,手中的鞭子一扬。

  秦涓偏过头去,头躲开了,肩膀却被伤到了,顿时皮开肉绽。

  这贼人……他会让他后悔的。

  秦涓疼的龇牙,感觉到血水在往外流动,小时候刚成为骑兵苗种的时候,也被马鞭抽过好多次,他有时候都会对马鞭产生恐惧……

  所以会把马鞭的疼痛放大。

  曾被奴奴打破头,他忌讳别人打他的头,曾吃过许多次马鞭,他也忌讳别人拿马鞭抽他。

  秦涓忍着疼痛笑了笑:“你应该不是银天枢的人,或者说你是银天枢的人,也不是,不然你不会偷偷的过来……所以你不全是银天枢的人。既然你有私心,不妨听我一计。”

  古月气极反笑,突然抱着胸,冷道:“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割了你的舌头。”

  “银天枢想要让我把蛊给他,殊不知我得把内力传给他之后

  才能将蛊虫给他,因为这蛊虫需要极高的内力,所以只要你放了我,我会把内力给你……你双收之利,何乐不为?”

  “……”古月一时说不出话来,但本性多疑,岂会轻易相信。

  秦涓再道:“你若想打败银天枢,我的内力加上这蛊虫,你会所向披靡。”

  编的话谁不会,若真能所向披靡他不至于在这里躺着。

  只是,这个人明显有私心,所以,秦涓觉得这个人应该能上钩。

  古月又问:“你想怎么做?”

  秦涓:“你若真答应了,便明……找个时间再过来。”

  秦涓也不确定这个人到底上钩了没有,毕竟他也怕这个人在试探他。

  若是这个只是在试探他,他和桃花的计划就会落空。

  而且桃花也会被连累。

  他要拉这个人进来,一是这个王殿和王城仅凭桃花肯定是出不去的,若是桃花能逃早逃离了。

  再就是这铁链,得要古月这样的人弄开。

  古月沉默了一会儿:“明日再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