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17、回首萧瑟处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桃花的嘴唇都咬破了,但也没有喊疼,秦涓低柔一笑,撕下干净的布条将桃花腿上的伤口快速缠好。

  “我扶你坐到火堆旁边。”秦涓搀起桃花,桃花踉跄的站起来,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需要烤一烤。

  秦涓扶桃花坐至火堆旁后便去把小曲儿抱过来,小曲儿还没有醒,他自然是担心的。

  秦涓坐了一会,察觉到氛围有些不对劲。

  古月不至于坐了这么久一句话都不讲,直觉告诉他是古月不对劲。

  秦涓顺势拍了拍古月的肩膀,问道:“怎么了?你的身体也不舒服吗?”

  古月哼了一声,甩开秦涓的手,秦涓愣了一下,因为古月不高兴要么吼他,要么和他动手,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甩开他的手。

  怎么回事?莫非是真的身体不舒服了?

  想着,秦涓坐过去,要把古月的手腕抓过来。

  古月愣了一下,甩开他,低吼:“你别来烦我。”

  “……”秦涓这才确认他无事,抱着小曲儿坐回桃花身边。

  桃花低着头,盯着篝火,似乎也是心事重重。

  秦涓只觉得今日这气氛诡异,叫他都略有不安,只是他还没有通透到察觉是这二人出了问题。

  桃花突然咳了起来,秦涓才缓过来,他看向桃花,这才意识到桃花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不咳嗽才怪。

  秦涓对桃花说:“你把湿衣服脱掉了,先穿我的。”他说着将小曲儿放在地上,将外袍解开。

  桃花愣了一下,将湿衣服脱下来,直到最里面一层衣裳时犹豫了一下。

  秦涓将干净的衣裳递给他,他接过来披上了,顿时觉得暖和了许多。

  秦涓将桃花的衣裳支起来,架在火堆上。

  小曲儿醒了,口渴想喝水,他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桃花见他醒了,立刻扑上去问他,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他这一举动让一直未说话的古月都诧异了一瞬。

  小曲儿茫然的摇摇头,他站起来想去找自己的水囊,却又不知道东西都放在哪里了。

  秦涓烤好桃花的衣裳,一

  抬头就见小曲儿站起来了,他笑着走过来:“是要喝水吃东西,小曲儿先等等。”

  他说着去找行囊,他和桃花此前都将行囊绑在身上和马上,所以还有几个行囊没有遗失。

  他小跑过去,先将水囊取出来拿过来给小曲儿,又去找肉干。

  肉干被水泡的鼓胀,不知道还有没有味道……

  秦涓又看了看河水,不知道这河水里有没有能吃的鱼。

  当然现在天黑着,他也不好下去捕鱼。

  他才站了一会儿,听到脚步声,自然不会是桃花,他微偏头看到古月走过来。

  古月是过来拿吃的的,见秦涓磨蹭半天,他都不想说什么了。他解开行囊,发现饼子都被水泡坏了……抿着薄唇啥都没说,又去找肉干。

  “烤一烤兴许还能吃。”秦涓说。

  古月没说什么,将整包拿过去,把里面的看着还能吃的全架在火上烤。

  小曲儿喝饱了水将水囊递给桃花。

  桃花笑了笑,接过水囊喝了起来。

  桃花喝完了水,小曲儿用袖子给桃花擦了擦嘴巴。

  古月正好偏过头来就看到这一幕,他目光微黯,不知道在想什么。

  正好秦涓走过来,秦涓将几块干奶酪递给他:“这几块还是好的,你饿了就先吃点。”

  古月接过来,也没说什么,吃了起来。他知道秦涓不喜欢吃干奶酪,也不喜欢吃肉。

  就这点他和秦涓不同,他饿起来不会挑食,因为曾经他一直挨饿。

  说来可笑,在银山,他这样的贵族,也会有一直挨饿的时候。

  “水。”秦涓将水囊递给他。

  干奶酪口感不好,若不喝水会难以下咽。

  秦涓坐下来将烤肉翻面,又将看着考的差不多的递给小曲儿和桃花。

  小曲儿吃不下太多,吃了几口后将剩下的给桃花,桃花接过来一一吃过。

  忙完了,秦涓也喝了几口水,躺下。

  如此,他们几人胡乱过了一晚上。

  等次日,天刚亮的时候,秦涓醒了,他坐起来,发现古月早就醒了,坐在不远处,不知在看什么。

  虽然落入这里,也不知道是

  什么地方,但有一点很安心,这一晚上都没有担心受怕,睡得很安稳。

  一点野兽的动静都没有,甚至连鸟鸣声都没有……

  想到这里秦涓的心一紧,鸟鸣声都没有?

  有时候过分的安静也是可怕的开始,当察觉到这里没有野兽没有飞禽,甚至河水里没有一条鱼……

  而他们所处的岸边,根本只是一个死角一样的地方,没有出路也没有去路。

  “惊讶吗?我也很惊讶。”感受到秦涓的情绪,古月说道,他一醒来就将这里检查过了,这里不是他们想的身后有林子或者与草原与山麓连接,这里根本就只是一个方圆几百米左右的“死角”。

  或者说是一个较大的洞穴都不为过。

  “我们在这里呆不了太久,所以必须找出路。”秦涓一脸凝重的站起来往他昨日采草药的地方走。

  昨日天太黑,那边的草丛又很深,他不敢多走,怕遇到蛇。

  今日只觉得好笑,这地方恐怕连蛇都不会有!

  “桃花,你们在这里等着,别到处乱跑。”古月向与秦涓相反的地方走,离开前还如此嘱咐。

  桃花都惊到了,古月何曾主动和他说过话,而且古月怎么知道他早就醒了?他连眼睛都没睁开,古月怎么会知道他醒了……

  在桃花愣住的那会儿,古月已走远了。

  这地方也不大,秦涓走了没半刻钟就走到一块石壁处……

  本来以为是石壁,他一抬头,见那石壁高耸入云,若想攀爬简直天方夜谭……他很快打消这个念头。

  只是他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啊?

  这地方根本什么吃的都没有!

  秦涓想了一会儿,突然朝着河流处狂奔而去,若顺着河水,河水能把他们带到哪里去?

  看着湍急的河水,秦涓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估计在这河水里呆不了两刻钟就会没命了,而且这河水里到处都是巨石,死在石头上都有可能……

  秦涓越想越觉得可怕,他正看着河水心里生寒之际,听到有人在喊他。

  他往回走,没走多远看到古月向他跑过来。

  “你跟我来。”古月走近了,一把抓住秦涓的手腕。

  秦涓没有问什么,快步跟着他走。

  桃花和小曲儿也跟了过去。

  远看过去,这一面山壁和那边一样,直入云霄,看不到尽头。

  这让秦涓不禁恍惚,明明他们是从地面上掉进来的,那为何又会经历河水,来到这样的地方?

  此处到底是个什么地势构造?说不上来。

  古月走到石壁前,手敲了敲石壁,低吼道:“就是这里。”

  秦涓微皱眉走过去:“你是说这后面有路?”

  秦涓不禁想起他刚才去的另一面的石壁,那一面石壁离河流没有多远,如果那一面石壁是空的,应该背后就是河水才对。

  可古月检查的这一面石壁离河流还有一大段的距离。

  秦涓将手置于石壁上,是的,他本能凭直觉就能察觉到石壁后是空的,不会是实心的……

  “这附近我都检查过了,只有这一块石壁的背后是空的。”古月说道。

  秦涓让古月和他合力把这块石壁砸穿。

  “桃花,你站远。”古月偏过头对身后不远处的桃花说。

  桃花愣了一下,小曲儿拽了拽他的袖子。

  桃花点点头,牵着小曲儿唱的手往后走。

  秦涓和古月要两人去找东西把这处的石壁撞开。

  “放一棵树。”古月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说道。

  那树他们不认识,但这周围没什么东西能助他们把石壁撞开。

  秦涓和古月很快把树放倒,两人抬着树,去撞那石壁。

  约摸撞了足足一刻钟才见那石壁上出现裂缝。

  秦涓和古月已是满头大汗。

  桃花看着忙碌的他们,又看向远处湍急的河流,内心恍惚。

  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终于咔嚓咔嚓的,石壁上的石块碎裂,轰然倒塌。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漆黑的通道。

  “……”众人都不置可否。

  但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这一条路,别无其他选择。

  秦涓:“去把东西收好。”

  他们回去把东西收好了

  背在身上。

  正当他们以为准备妥当的时候,古月问道:“马怎么办?”

  秦涓顿了一下:“它断了一只腿……”

  “我是问你它怎么办!”

  “……”秦涓很为难。

  见古月又要吼,桃花说道:“不如看马儿自己选择,我们留它在这里,它若自己想跟来,也会跟来的。”

  不等秦涓同意与否,古月立刻说:“就这么办!”

  秦涓想了想,他们自生难保,而且那密道内是个什么情况,他们也说不清楚,而且这地方虽说没什么飞禽走兽,草倒是很多,马儿也能撑下去,人就不行了。

  古月怕秦涓不同意,抢着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想站在这里等死吗,我们只有能支撑三日左右的干粮了。”

  古月走在最前面,桃花和小曲儿跟上前,秦涓站了一会儿背起行囊跟了上去。

  不知道火把能燃多久,在进密道前他们一人一个火把。

  只希望这密道能直接通向林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