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30、回首萧瑟处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看着七哥吃草,又气又笑:“怎么?现在知道吃草了?”

  七哥仿佛是知道他在说它,哼哼了两声。

  见马儿们快吃完了,秦涓去厨房提了一桶温水过来倒入马槽里。

  马儿们抢着喝水,吃饱了又窝在一处,这样几匹马挤在一起,秦涓看着也暖和。

  他没待多久,将马房的门掩上,站了一会,还是有些担心别人打他马的主意。

  以后还是每顿饭的时间都过来一趟,免得七哥被人弄走了他都不知道。

  秦涓每天吃完饭都会去马厩,给马儿们喂吃的,也给马儿们梳理毛发。

  马儿的精神在于自己觉得自己好看,马儿不像猫会打理自己的毛发,马儿的毛发是靠主人来梳理的,勤快的主人会经常给马儿打理,经常被打理的马儿的精气神也是不一样的。

  “起来,梳头了!”秦涓的脚轻轻点了点七哥的脊背。

  其他几匹都梳理过了,只有七哥仍趴着不动。

  “怎么,每天都要这么演一出?不带换剧本的?”秦涓轻笑。

  七哥年纪两岁多,顽皮,也倨傲,性子和其他的马儿不一样,秦涓心里还是清楚七哥是被关久了,待不住了,才会故意闹脾气。

  即使大雪天坚持每日给它们梳理毛发,七哥也不会有以往的那种精神。

  秦涓蹲下,摸摸七哥的马头,笑道:“再等几日带你出去。”

  七哥一脸不屑,继续趴着。

  秦涓也不叫它起来了,直接给它梳毛发。

  七哥是觉得舒服的,不然也不会每日都任他梳理,马儿最喜欢被人伺候了。

  突然秦涓听到了脚步声,应该是有人过来了,他没有在意,但又很快意识到这脚步声是往他的马房来的。

  他顿时站起来。

  有看到那张脸,精瘦、细长眉眼,麦色肌肤。

  这个人?

  秦涓眼一眯,顿时就想到了什么。

  “你什么意思。”秦涓扔了马刷,走过去,作势就要提起那人的衣领。

  他已然料到,这个男人这几日都有来他的马房。

  今日应

  该是因为他蹲着给七哥梳理毛发,马房的木门遮挡,让男人误以为他已经离开了。

  男人显然很诧异,后退几步说道:“我来看我的马。”

  因这人后退几步,秦涓倒也冷静了一些,他冷笑道:“你的马在我的马房?你哄鬼呢!”

  “……”男人不说话。

  秦涓双眸锁死男人的眼,上前几步:“你想与我的马儿亲近,是何心思?”

  不光如此,就在秦涓和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七哥已经站起来了,七哥看着男人的目光也是友好的。

  意识到这一点,让秦涓心里很不舒服。

  这个男人,想亲近七哥,然后把七哥偷走,这算什么嘛!还好最近马行里封的死死的,才没有让这男人得逞呢!

  “你放心,我没有恶意,也不是想偷你的马。”停了一会,男人解释道。

  “不是偷马,你接近我的马做什么?别跟我说你认识它!”秦涓气急吼道。

  男人愣了一下,似乎是这一刹那间感受到了这个少年的孩子气。

  孩子气是好命的人才会在已过了孩提时代还能拥有,这样的少年应该是好命的,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地方。

  只有温柔富贵乡里才能养出一个孩子气的少年。

  “你怎么不说话了?”秦涓上前一步,仿佛抬手间就能揍这男人一拳。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也看出了秦涓不信他的话,他不想解释,也不想河秦涓起争执,在霎时间转身离开了。

  秦涓刚想追上去,马厩这边又来了几个人。

  见状,秦涓不好再追了,本来事不大,闹大了更不好。

  往后几天都没见到那个男人,至于那个男人住在哪个院子哪间屋子里,秦涓也不清楚。

  毕竟马行里有四个大院落,共计四五十个房间。

  供饭的厨房也有三个。

  秦涓没在马房站一会儿,有个面生的人来喊他:“阿努衣让你过去。”

  秦涓一听,立刻想到他那一批货。

  他也没多想,跟着壮汉去找阿努衣。

  在阿努衣的房里,阿努衣将一个账本递给他。

  那个账本上是用

  畏兀字记着的他的货卖了多少钱,共计多少天,几人出工,佣金需几何。

  秦涓仔细看下来,他赚的还剩余三百两。

  “一百两佣金?”说实话,秦涓是很吃惊的。

  阿努衣不高兴了:“怎么……有问题吗?”

  秦涓沉默了一下,合上账本:“没有问题。”

  佣金很吓人,但是他自己说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且有盈利三百两他还能接受的最低数,只是佣金让他吃惊。

  “这就好,这是银子,你收好。”阿努衣将一个布包放在桌上。

  布包里是六块马蹄银。

  秦涓拿起来,验了下真假,是不是足两的说不上来,但银子是真的。

  “行了,你回去吧,我还有事呢。”阿努衣说道。

  秦涓收好马蹄银,回房后拿出一块交给桃花,行囊里的东西基本快吃光了,桃花这几日都是去马行的厨房里点菜,要用到银子。

  桃花愣了一下,看向他。

  秦涓:“你拿着安排伙食。”

  桃花点点头收下了马蹄银。

  小曲儿打坐太久了,睡了一会儿,见秦涓回来了,他坐了起来,突然问道:“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走走。”

  “现在还不行,不过我相信也快了。”秦涓走过去对他说。

  小曲儿:“那我能去院子里吗。”

  秦涓将他的鞋子找来:“我带你去院子。”

  桃花想拦,却又没上前拦。

  不让小曲儿出去,是因为这里商旅多,还有官兵和军营的人过来。

  一路他们走来,被军队带走和被商旅们买走的孩子不在少数。

  这也是桃花不让小曲儿去院中活动的原因。

  秦涓带小曲儿出去。

  这还是小曲儿自进这个院子以来第二次出来。

  院子里的雪被扫到石阶边上堆起来,经常有人走动的地方垫上了草垫子。

  小曲儿走到雪堆前抓起一团雪,揉捏了一下,扔掉了。

  “大哥,雪什么时候会停呢,我好想太阳啊。”

  “……”秦涓答不上来。

  深吸一口气,他说道:“应该还要很久吧。”

  “我好

  想见到松蛮,还想见到曰曰,奴奴还有沐雅。”

  这些都是在路上的时候秦涓说给他听的,听的多了便记下了。

  “他们也会很高兴见到你会很喜欢你的。”秦涓将小曲儿的手握在手心。

  “我的羊群,应该生了许多羊崽呢,回去以后我们都在那里生活,羊舍里有好多的空房子,正愁没有人住,我们回去以后也沐雅不会再寂寞了。”

  秦涓知道桃花和古月都在担心这个,他借着和小曲儿说这个,也是在告知他们,他不会丢下他们,如果没有战争,他会给他们闲淡舒适的生活。

  但若有战争,他定然要被调去打仗的。

  日子过得很快,春节如期而至这里也有这个习俗,只是不会搞的特别隆重。

  但对他们汉人和苗人来说春节很重要,必须新衣和年夜饭俱全。

  一大早桃花便去厨房忙活了,三个厨房都很忙,甚至让桃花找不到空闲的厨子帮忙。

  奇怪,前几日阿努衣不是说没多少人会做年夜饭吗。

  怎么一到大年三十做年夜饭的就这么多了。

  鸡鸭鱼都是秦涓托阿努衣买的,桃花见时间也不早了,找了一个空灶台自己动手起来。

  没多久古月过来了。

  “你怎么……”古月不经常出来,桃花很诧异。

  古月是料定今日会很忙,所以多了一个心眼过来一趟。

  “我来帮忙吧。”古月将袖子挽上去,走过来。

  “小曲儿呢?”桃花想到小曲儿,惊的抬起头来。

  古月:“瞧你吓的,被秦涓带去马厩了。”

  事实是古月一进厨房后是越帮越忙。

  让他切菜不会,杀鱼不会,只能洗一点简单的蔬果。

  桃花想淘米总该会吧,于是把米给他,结果被水冲走的米都足够一碗饭了。

  桃花都要生气了,只差说一句,你滚吧!

  古月像是知道自己做的不好,灰溜溜的往外面走,低声说:“桃花,我去劈柴。”

  劈柴倒是难不倒古月,很快他抱着柴火进来。

  桃花见状说道:“先熬鸡汤,把灶台点燃吧。”

  古月被桃花使唤心

  里也不觉得不舒服,他动作麻利的去点火,这事做熟了就很利索。

  他也是突然觉得这样平庸的生活,他并不是排斥的,甚至还有些喜欢。

  他偶尔也会想,为何那时那么想造反,为何那么想拥有权力。

  其实不过是想要让自己快乐。

  而那时错误又任性的以为拥有权力就会快乐。

  而当他踏上远离银山的路,他才渐渐明白,有时候离开也是一种快乐。

  “将军跟着我们离开,还是为了寻找你的母亲吧。”

  不知什么时候桃花突然说道。

  桃花也是在路上的时候想起一个传闻,说是古月的生母疯了,没过多久就死了。

  他在想若是古月的母亲没有疯没有死,那么应该是逃出银山去了,或者还是古家送出去的。

  古月冰凉的目光顿时看向桃花,被人看出隐藏多年的秘密的心情是不好的,很不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