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33、青梅竹马时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有在村落上留宿,四人安置完路上的干粮便启程,这个时候他们尾随了一个商队,跟的不紧不慢,却又不能让商队的人发现他们。

  抵达芭榄城是这一年的二月末。

  从铁岭出来,至芭榄耗时达五十日。

  秦涓没有想过重回芭榄城会花这么久的时间,在看到城门口的芭榄二字几乎让他生出一股恍若隔世的错觉。

  进芭榄城后,他先去找钱庄。

  他和桃花古月在城内一处集市前分开,把小曲儿也交给了桃花。

  “你们就在城东找客栈,如果我夜里没有回来就是在其他客栈里住下了,我明日便会来找你们。”秦涓对他们说。

  古月低声问他:“是很要紧的事?”

  秦涓答道:“很要紧。”

  古月:“那你去吧,我们这边不要你操心的。”

  秦涓和他们在集市门口分开。

  大约半个时辰后他去找了第钱庄。

  他将契子拿给钱庄的掌柜,钱庄的掌柜却对他说,他的契子已经过了时效。

  契子时效三个月,错过了时间不是说不能兑钱,需要按了手印的人过来再做一份契子,交了存放的安置银后才能提出全额,否则只能提出一半。

  秦涓早知道这事不好办,他来的时候就很清楚齐林的契子已过了时效。

  可这三千两的银子不让提也得提。

  掌柜的看着他,疑惑道:“我记得上次来牵契子的也不是你啊,那人比你壮也比你年纪大……你莫非是冒……”

  掌柜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涓大吼一声:“那人是我的手下,我是他们老大!”

  掌柜一听心里权衡了一下,上次签契子的那几个看着够厉害了都是这人的手下,那这个人来头可能不小,这事要怎么解决?这银子可不想全额给他,赚是铁定要赚的,他们钱庄不就是做这种买卖的吗?

  不光掌柜的心里在考虑,秦涓也在想如何将三千两银子捞出来,毕竟契子是齐林和齐林的手下来签的。

  “我从安荻枯来的,在路上耽误了事,所以才晚了,这

  安置银您可以多提一点,这契子就不必补办了,您看怎样?”秦涓压低声音,显出几分冷凌。

  那掌柜一听他是安荻枯来的自然有了考究,安荻枯那是西征大军在的地方,这人恐怕是个办事的?

  掌柜不敢贸然回答了,深入想了想才道:“契子的事我们先商量一下,毕竟您也知道,您这三千两数目不小,又失了时效,若要钱庄真金白银的把钱拿出来还得我们账房回来……这事我们多商量几次,顺便给几日时间我要让账房把现银弄来,这一点您能理解吧。”

  秦涓抿着唇,看了掌柜的一眼,他收好契子,低冷的声音问道:“要几日?”

  “三日,三日就好。”掌柜的笑道。

  “行,你说话算话。”秦涓说着转身走了。

  这时掌柜的叫来钱庄的守卫:“去把那人的所有底细都查一遍,从哪里来的,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若是个官这事就搞不成了,只好算了。

  若是其他的……

  秦涓也不愧是在战场草原沙漠里混了这么多年的,早就算到了会被查。

  他在城西的找了一家客栈,登记的是孛儿只斤。

  就登记了一个姓氏。

  事实上他冒充的是扩端的三儿子,只必帖木儿。

  秦涓前脚刚上楼,后脚钱庄的人就跟进去找那掌柜的打听。

  这里钱庄和客栈应该都有些连带关系,说了几句,给了银子。

  掌柜就将登记的本子给那人看。

  那人看完便匆匆走了。

  回去就告知钱庄掌柜今日上门的少年姓孛儿只斤。

  那钱庄掌柜吓了一跳,觉得这银子不给也得给了。还好白日里没有把话说绝,这会儿只要让账房按照应该给的算清楚就好。

  秦涓次日再去就很顺利了,那掌柜对他说不出三日就能把银子准备好,共计两千五百两。

  多存放了一段时间就折了五百两。

  秦涓媒妁什么,将四个箱子捆在马儿身上,两匹马都被压的不轻。

  离开钱庄,秦涓没有回客栈,而是去了城中另一个钱庄。

  报了齐林的一个属下的名字。

  他问这个人有没有来过。

  掌柜的先是打量了他一会儿,又问他打听这个做什么。

  秦涓:“这人是我的手下,我和他走散了,他去年在你们这里存了钱。”

  秦涓这么说是有风险的,比如齐林或者齐林的人没有来,而他这么自报姓名,就会让钱庄意识到,可能这个存银子的人已经不在了,那么这比银子就不会拿出来了。

  这么问,是秦涓思量许久的,他还是想知道齐林他们是否活着。

  那掌柜说:“你说的这个名字我这里没遇到过。”

  “这半年有无千两以上的存银被取走?”

  “肯定有啊,又不止一个,哪里数的过来。”掌柜再说,“行了,您若不存银子就早些走。”

  秦涓并没有得到让他足矣确定齐林还活着的消息。

  他心里有些烦躁,他怕自己忍不住上前提起掌柜的衣领问他要账本看看。

  可是又隐约有一种感觉,齐林的人已经来这里取过银子了,正是这种矛盾与不确定,让他很是烦躁。

  秦涓压抑住这种心情,牵着马走了。

  去城东,秦涓在一家客栈底下站了许久。

  桃花是傍晚关窗的时候看到秦涓站在客栈下正对着他们窗户的地方的。

  秦涓能这么快找到这里,是因为窗户上挂着小曲儿的小道服。

  今晨桃花刚洗了,晾着吹了一日。

  桃花看到秦涓,秦涓知道桃花在看他,却没有看过来,只打了一个手势便离开了。

  桃花本来不太明白的,仔细想了想,突然理解了。

  这时古月刚回来,桃花对古月和小曲儿说:“收拾好东西我们出城。”

  古月想问又没问,一骨碌的将小曲儿从床上捞起来:“别打坐了,快穿好鞋子,要走了。”

  小曲儿穿鞋子,叠被子,收拾好他的衣物。

  桃花他们把货物陆续搬下去。

  等桃花三人出城的时候已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秦涓刚出城外五里就遇到十来个壮汉。

  这几个壮汉不是跟着他出城的,是在这里伏击他的。

  意识到这一点,秦

  涓也明白了,带着银子出钱庄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

  他料到过,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不想死就滚。”秦涓对他们说,用的是蒙语。

  那几个壮汉无动于衷,也不怪他们,根本就听不懂。

  秦涓是怕吓到这远处的路人。

  不过这西域的百姓也真厉害,劫匪劫财他们都当把戏来看的,站的远了点就以为安全吗。

  秦涓还想同他们沟通一下,这些人已然提着拳头过来了。

  秦涓本能的抬脚就踹开了一个。

  那些人似乎是愣住了,左右看了几眼,然后一起上了。

  他们用的袖刀,一种能藏在袖子里,不长不短但很细的刀,打斗的时候若是站在远处看着就像握着树枝一样。

  看来是一群有备而来的惯犯了,都知道该如何避开官兵的注意。

  秦涓冷哼一声,甚至都没有拔出腰下的刀。

  他踏着七哥的背,飞跃而起,将最先冲上来的人一脚踢开。

  三下五除二,倒了四个。

  这些壮汉一点都不经打!

  很快壮汉全部倒地了,躺在地上嗷嗷直叫。

  周围一阵喝彩声,此起彼伏。

  秦涓冷哼一声,叫他们滚,又愕然想起,这群人都不会蒙话。

  这些壮汉也没敢多逗留,捡起他们的刀就滚了。

  秦涓再往前慢悠悠地骑了一里路,没多久,桃花他们快马赶来了。

  “这……”看到两匹马上的东西,他们忍不住想问秦涓。

  秦涓对桃花说:“拿几块布给我。”

  桃花下马,取出几块布给他。

  秦涓将几个箱子遮好以后,看向他们:“我出来办事的,这些都是要带回去的。”

  他这么一解释,桃花他们也听明白了。

  “我们去察赤,绕路走,直接经虎思斡耳朵去可失哈儿,不会在城中逗留了,但会在城外易粮。”秦涓说。

  他和齐林约在可失哈儿,若是齐林在他的前面走的,那么现在极有可能已经抵达可失哈儿。

  再等一个多月,最多两个月他们也能到了。

  在经过察赤的沙海时,他们给桃花庆生。

  几人在火堆前,唱起来歌谣。

  那一夜,幸福又平静。

  抵达虎思斡耳朵境内时正逢古月的生辰,这一天天还没亮就看到远处的关卡前,林立的士兵,和排队等待着检查的商队和百姓。

  “这可怎么办,为什么我们饶了十几个地方,到处都有关卡,这样要我们怎么过去。”古月低声说。

  “别慌,万一真无路可走,我们只能让他们检查了,不过也不一定不能过去。”秦涓沉声安抚。

  “那我们再往南绕远一点,看能不能绕开。”桃花提议。

  秦涓点点头。

  这一日,古月生辰,他们一直到晌午都在绕路,大约是傍晚天黑的时候,他们不再向南,改为向西。

  事实上感觉已经绕开虎思斡耳朵城很久了,可谁知道……

  远远的又看到有扎营的关卡和瞭望塔。

  古月低吼:“他娘的,这咋回事?”

  他们还来不及喘口气,只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