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37、替身是亲人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咬着牙紧紧的抱着林沉安,身体痛,心更痛,没一会儿就因撑不过去,一口气没提上来,晕倒在床上。

  “涓……鹃哥!”林沉安去扶他,看到他肩膀上的血渍,便意识到是秦涓的刀伤裂开了。

  林沉安手忙脚乱的去找白布和药粉,宁柏的营帐里常备这些,他知道放在哪里。

  解开秦涓的上衣,将昨夜军医绑好的白布解开只看到秦涓胸口和肩膀上血肉模糊的伤口……

  虽然看着揪心但林沉安的理智告知他,昨日宁柏并没有想杀死秦涓。

  他见过宁柏杀人,速度快准狠,宁柏不想杀秦涓,出于什么理由,林沉安不了解。但也是因为这一点,让林沉安放下心来。

  林沉安给秦涓换药的时候,药师端着吃的从外面进来。

  看到地上染血的白布带,药师也立刻明白了。

  “他不能再动内力和动怒,这些伤口反反复复,会感染,伤及脏腑。”药师给秦涓包扎好后说道。

  林沉安点点头:“麻烦您了。”

  “我听老师父说,他是大人的弟子,大人不会为难他的,可是大人终归是大人,你还要劝说他一下,师徒之间有什么和解不了的仇恨呢……”

  林沉安震惊了一瞬,抿着唇没有说话。

  秦涓是宁柏的弟子,他昨夜就该想到的,如此他更不必担心宁柏不给秦涓治伤了。

  他在宁柏身边这么久,也没有见过宁柏的其他弟子,恐怕宁柏只有秦涓一个弟子。

  林沉安松了一口气,他不再担心宁柏会强迫他告知他,他与秦涓的关系了。

  秦涓醒来是夜里,外面很吵,似乎是来了不少人,营帐内只有他一个,他的舅舅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因为外面很吵,让他没法再睡下去了。

  他爬起来,只觉得腹中鸣叫若击鼓,他是真的饿了。

  眼儿尖利,也很快看到不远处的桌子有吃的,正是上午时药师端来的吃的。

  虽然已经冷透了,但也不妨碍秦涓填饱肚子。

  将羊奶小米粥一口气喝完,又将冷掉的羊腿啃干净,他

  仍觉得饿,又河掉了一壶茶水,摇摇晃晃的往外走。

  隐约察觉到外面不太对劲。

  他走出营帐,看到了离他的营帐不远处,那些围着营帐坐着的伤兵。

  还有忙碌的军医与药师们。

  这样巨大的伤兵数量,不像是一个营能产生的。他多少是明白了,宁柏的营帐是被作为伤兵营了。

  可这数量,少说也有上千人了。

  他立刻想到了什么,往对面的营帐走去,有士兵拦住了他。

  “请您不要出去。”士兵相对委婉的说,毕竟他知道秦涓是宁柏的弟子。

  秦涓正要问他了什么事的时候,对面那座伤兵营的草场上,骑马而来一个人。

  白衣白马雪白的战袍,乌黑的发,倾国倾城的容颜。

  陌生,却也熟悉。

  他已经许久没见过伯牙兀氏家主的这张脸了。

  这一刹那,他没有回过神来,只是久久的凝视着他。

  年少时的那份悸动,又在心脏里回温。

  小鹿柔软的茸角,在心头乱撞着。惶惶而又惶惶,让他一刹那,喘不过气来。

  秦涓抿着嘴角,看着狐狐在他面前停下,翻身下马。

  士兵对狐狐行礼。

  狐狐简要的说:“战事扩大,大军让我将伤兵送至后方,今日我为送伤兵过来,听闻秦大人在此,大人可否去我营中一谈。”

  秦涓听狐狐说这种官话,莫名其妙的想笑,但好歹给忍住了,他明白狐狐是说给士兵们听的。

  秦涓毫不客气的指着两旁的士兵说道:“是他们不让我出去。”

  士兵们哪里敢得罪伯牙兀氏家主,想都没有想立刻说道:“我家大人为秦大人养伤才吩咐小的们看好秦大人的,既然伯牙兀家主有请,小的们岂敢相阻。”

  秦涓冷哼一声跟着狐狐走,临走前还问士兵:“我的两匹马呢?”

  士兵答道:“就在后面的马厩里,您放一万个心,一直有人照看着呢。”

  秦涓这才放心走了。

  秦涓想凑近些和狐狐说话,想告知狐狐他找到舅舅了,想告知狐狐他有一匹骏马叫七哥……

  狐狐

  似乎是明白他想和他说话的心思,突然低声道:“这里不方便。”

  秦涓忍住了,和狐狐分开了许多,跟在狐狐身后。

  伤兵营的规模很大,去狐狐的营帐的路上,狐狐简短的说了一下战势。

  原来这次来攻城的,不只是古知塔塔,还有虽仇人,虽仇人是从大阴山北八百里的原野而至的。

  他们也奉天狼为神。

  身材高大,骁勇善战是虽仇人的特点。虽仇,在几百年前与蒙人是同一支,他们与蒙人有着相同的血脉来源,只是后来他们成为被迫从斡难河西迁至大阴山脉以北八千里外的沃野安居定户。

  夺虎思斡耳朵城,本该是虽仇与西辽的恩怨,现在他们在养精蓄锐这么久以后加入了古知塔塔的队伍。

  “虽仇人马足人勇,此战虎思斡耳朵大劫难逃。”狐狐几乎是肯定的说道。

  秦涓听他都这么说了,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也难怪这一次虎思斡耳朵会有这么多家族的人过来帮忙。

  “进来吧。”狐狐将马缰交给他的骑兵,带着秦涓进营帐。

  两人刚进营帐,狐狐就将营帐的木门给锁上了。

  秦涓长这么大,在营帐里呆的也够久的了,都不知道这营帐的厚厚的帐皮布后面还有一扇木门啊……

  赵淮之看着秦涓一脸“是我孤陋寡闻”的神情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秦涓傻愣愣站着到时候,赵淮之已动手解秦涓的衣服了。

  秦涓回过神来,只觉得身上已火烫。

  “妖精!老子身上还有伤呢!”

  嘴上虽这么说,身子却很诚实,手比脑子快,已将赵淮之摁在毛毯上了。

  赵淮之勾唇一笑……

  秦涓怎能忍受狐狐这张脸来撩他!若是他贴着易容的面皮也好!

  这可是他还是个孩子时就印刻在他脑子里的那张脸啊!

  忍不了!

  况且这人连蛊都弄到他身上来了!

  他们该做过什么,心里都清楚吧!

  秦涓低下头,在赵淮之唇上狠狠一啄。

  “赵淮之!你个妖精!在迭儿密的酒馆里,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他虽是这么说着,两粒虎牙都笑的露出来了,彰显出他现在的心情不错。

  赵淮之看着他,勾唇,贴近了,对他哈气似的说道:“那是否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你那夜如何……压着……我……”

  秦涓只觉得热气直往头上涌,恨不得把这人……

  可是,他也只能想想,因为不速之客,已在外头叫嚣。

  来的若是别人也还好。

  当狐狐一身齐整,看着倒塌的门,和门外站立的宁柏。

  “将军何意?”狐狐笑问道。

  “既是谈话,何故锁门?”宁柏的目光越过狐狐,看向营中站着的秦涓。

  狐狐淡道:“不曾,是将军你误会了。”

  宁柏又将目光收回,看向狐狐。

  八年,这个人的容貌不曾有一分的老去的迹象,犹记得八年前看到这张脸的时候,那样的惊叹。

  仿佛看到了人间最艳丽的那一朵花。

  所以,多年以后再正视这张脸,都还有几分霎时悸动。

  毕竟那个时候,他是真心想要这个人。

  如果那个时候,伯牙兀·狐狐能跟着他,他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宠奴,不会有后来的妃檀,也不会有现在的林沉安。

  气血方刚的年纪,遇上最惊鸿的少年,恨不得将心窝子都掏出来,得到的却是一场冰冷。

  他二十岁时的他,可以不想要身份名利,王权富贵,可当他听到最冰冷最绝情的话。

  才明白什么叫做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后来,他不再相信什么惊鸿,也辗转于温柔乡里。

  后来,他习惯了温柔的男人,因为柔弱也好掌控,或许也有几分伯牙兀氏的影子。

  只是他更明白,伯牙兀氏的家主他虽生的温柔,可是个彻头彻尾没有心的人。

  “伯牙兀·狐狐,你害谁都可以,你别祸害他!”宁柏看着狐狐,手却是指着秦涓,“你想做什么,想要什么,他帮不了你,你想要死可以,别带上他!”

  宁柏此刻才真正明白,他对秦涓的好,这般的护着,宠着的,原来是当初的那个自己……

  秦涓这个孩子,像极了

  少年时的自己。

  人人都以为乃马真氏宁柏是天之骄子,可只有他知道自己是如何走来的。

  乃马真氏与纥颜、伯牙兀、朵颜……这些氏家相比名不见经传,乃马真真正的崛起是因为女人。

  这个女人自然是他的姑姑。

  他感恩他的姑姑,即使他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坏。但至少,那个女人给了婴孩时期漂泊无依的他和他的生母一个家。

  没有被生父承认的他和他的母亲,因为他的姑姑,他成了乃马真氏唯一的继承人。

  因为他是他的生父唯一的孩子,在三岁以前他的身份是私生子。

  他一路走来,无比艰难,即使逐渐长大的他有着和生父一模一样的面容与体魄,依然不被阿爹承认。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1523:56:55~2021-04-1623:58: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微雨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