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39、成名此战中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直甘心做混子的那别枝,今日突然要拿出七百骑兵给大永王麾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副将?

  宁柏也忍不住问秦涓:“你认识那别家主?”

  秦涓摇头,坚定的告诉他:“不认识,未曾谋面。”

  这就更奇怪了,那别枝又是为何?

  营中的人面面相觑,却都不敢说话。

  在秦涓看来,能凑齐三千人就行了,先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

  宁柏和秦涓所想一致,让他的副将带秦涓去点兵,至于其他的他也不想再管。

  秦涓前脚跟着宁柏的副将出门,狐狐后脚便去追,却被宁柏拦下了。

  “将军何意?”狐狐冷目看向他。

  宁柏:“这事你我都不插手。”

  狐狐不想理会,追了出去,却听宁柏喊道:“伤兵几千人没人替你管!你且等着受罚。”

  分明已至盛夏,宁柏的声音却像带着冰碴子一般。

  狐狐没有离开这里,而是让骑兵去把旦木找来,给旦木交代一番后,让旦木去找秦涓。

  这一年,旦木有了随军的实战经验,伯牙兀氏的人一直都在培养新的将臣。

  秦涓由宁柏的一名副将指引,与士兵们汇合后,赶往战场。

  半个时辰后阿奕噶带着大永王的一千人及那别氏的骑兵七百人赶至,得知秦涓领兵的时候阿奕噶是惊愕的。

  但想想宁柏大将军为何这个权力交给秦涓,极有可能是因为迭儿密之行,出于感激。

  这么一想,阿奕噶觉得是合理的。

  如此,秦涓现在可供使用的骑兵有两千七百人。

  只有伯牙兀氏的人还未赶至。

  骑马奔腾而至的驿兵告知他,伯牙兀氏的人在前面的堤角里与他们汇合。

  如此,秦涓便带着人赶往堤角里这个地方,也是这一路,秦涓询问阿奕噶战势如何。

  虽仇大将所向披靡。

  这八个字,刚才赶来的途中,就听到宁柏军中的骑兵提起了,他只当自己听错了,或者骑兵们说着玩的。

  可阿奕噶都这么说

  就不得不让秦涓怀疑了。

  “他们多少人?”

  “两万。”阿奕噶看向他。

  “前方抵御的还剩多少?”

  “统共七千。郗吉小姐未离,士气还未散。大永王说只要守住就有办法,朵颜氏主张撤离。”阿奕噶快速说道。

  秦涓点点头,没事,其实只要一场胜仗将士气打回来就好,那些人都只是因为节节败退打的丧失信心了。

  “除了朵颜氏还有谁的兵在?”秦涓是想问纥颜事的人在哪里。

  伯牙兀氏的人管伤兵所以早撤离了前方。

  宁柏因为被秦涓伤了,虽未曾亲自上场,但宁柏的人已亏损了许多所以撤了。

  那别枝的人带了多少不知道,但听宁柏的意思是那别氏一直在打酱油无心战事,所以那别氏也不在前方。

  朵颜氏是大永王妻子的娘家,虽然心里不想帮衬,但面上功夫还是要做的,所以未撤离虎思斡耳朵。

  那纥颜氏现在在哪里?就是秦涓想知道的了。

  可阿奕噶却对秦涓支支吾吾的说:“不知……”

  倒不是阿奕噶瞒着他,是真的不晓得。

  博博怒狡猾,说起派兵,直接将五百人派过来给了朵颜·兀沁台。

  谁都清楚这是什么意思,只有兀沁台那小子傻乐着,以为是这个表哥看得起他才会分给他骑兵。

  也是那一次后,博博怒自己,始终没露面。

  秦涓问阿奕噶:“博博怒是什么意思?”

  “又说他受伤了,和宁柏一样,两位将军都旧伤复发,对士气损失也不小。”阿奕噶说。

  确实如此,临打仗,两个猛将都传出受伤消息,手底下的人难怪节节败退。

  再说那虽仇大将,真的那么厉害吗?

  没再问博博怒的事,秦涓问阿奕噶那个虽仇大将是何方神圣。

  阿奕噶说:“就说身量便是首屈一指,我没见过那么高的,说两米五都不过分,十几人围攻都不能近身他,加上他及他的马都是一身的甲,箭都伤不了他,只要他骑马冲出来,挥动他的大砍刀,我

  们的士兵根本不能抵御,他就像是行走的战车,到哪里伤到哪里,不光如此,他手下的人都和他一样的装束,我们打不过。”

  阿奕噶何尝承认过自己打不过,就算是当初条件艰苦恶劣的时候,也没有这般说过丧气的话。

  也就是说虽仇人的精英都是重甲全甲骑兵,战场上刀箭不入,所向披靡?

  在秦涓的认识里这种军队行动的速度应该不会太快,可阿奕噶又说与他们的骑兵速度相比不会慢到哪里去。

  这么说应该是虽仇人的马更好了?

  蒙人的马已经足够好,才能支撑蒙人西征,现在告知他虽仇人的马更好?

  “比我的马还好吗?”突然秦涓疑惑的问道。

  阿奕噶看向秦涓胯下的七哥,愣了一小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他见过的马来说,七哥真的是很厉害的马了,但他没接触过虽仇人的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半个时辰后,至堤角里这个地方,秦涓他们与旦木汇合。

  旦木带了骑兵七百人,军师一人。

  这军师是金国汉人,母族乃西夏人,军师名唤李鲤荷。

  李鲤荷此人初见秦涓,便说此子妙不可言。

  秦涓最不喜这类油腔滑调之人,若不是看在他是狐狐麾下军师,也不会好声好气说一句:“不可言便不言。”

  若不是给这狗头军师面子,这句话会变成:不可言便闭嘴。

  “李……”秦涓转头就忘了狗头军师的名字,睁大眼睛看向旦木。

  旦木一直盯着他看,正在想秦涓怎么一年不见又变好看了,而且好高了啊,哭,比他高了。

  旦木见秦涓看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对他眨巴两下眼睛,继续看他。

  直接把秦涓搞的无语了,忘了自己要问啥了。

  碧眼的旦木是军营里流光溢彩的存在,谁都会忍不住多看他两眼,这会儿看着旦木的人发现旦木一直在看秦涓,便也跟着看向秦涓。

  这会儿大家都发现了,这个新来的大人,怎么回事……这长得可以和伯

  牙兀氏的家主相媲美了。

  这会儿大家都张大了嘴巴看着秦涓。

  等秦涓反应过来,意识到这些骑兵在想什么,他从衣兜里摸出面具,二话不说戴在脸上了。

  如今想想,七年前的伊文王世子就很有先见之明。

  “李……李鲤荷!”秦涓喊道。

  那狗头军师笑眯眯的过来了。

  秦涓问他:“此行我们去虎思斡耳朵,对战的是虽仇大将,你有何高见。”

  李鲤荷笑道:“没有高见,您看着办吧。”

  秦涓一脚踹开他:“你们家主养你何用。”

  他这一脚拿捏得当,不痛不痒,叫李鲤荷都不置可否。

  秦涓不是一个喜欢拖着的人,当然他觉得自己也谈不上特别的雷厉风行。

  虎思斡耳朵城,抵御虽仇的人已经退守城中了,城北的大片土地是他们昨日刚丢的。

  这一夜,对双方来说,只是片刻的停歇。

  秦涓赶到战场的时候,虽仇骑兵又攻来了,郗吉正带兵抵御。

  秦涓没有立刻发兵,而是选择在这个时候观战半个时辰,而这一期间,秦涓让阿奕噶、旦木、及宁柏的副将把骑兵分队,统计军马数量,箭支数量。

  他太明白,这种时候,军需全靠自给自足,不要指望有援军供应。

  郗家的人是强弩之末,朵颜的人隔岸观火,纥颜·博博怒是不知所踪。

  这半个时辰,秦涓仔细看了一遍虽仇人的作战方式。

  “李鲤荷。”

  “在在在,小的在。”李鲤荷小跑过来。

  “带人统计他们的每个全甲兵的作战时间,作战周期,一分一秒也不能少。”当秦涓一开口吩咐这个的时候,李鲤荷在愣了片刻后已经恍然大悟了。

  李鲤荷依旧嬉皮笑脸的说:“这么远也没法看清楚啊……”

  秦涓冷目扫过去:“那就记录你看的清楚的,如果这事做不好,我头一个打你军棍。”

  李鲤荷颤颤巍巍的退下了。行吧,这小子不像是闹着玩的。

  大约是晌午的时候,本来是开饭的点了。

  秦涓让伙夫营做饭,却对宁柏的副将说:“五百人,随我去攻。”

  那副将想也没想,清点人数去了。

  “旦木,你再让你的骑兵全部下马,把马腾出来。”秦涓又吩咐旦木。

  “啊?”旦木脑瓜子慢,啊了一声之后又啊了一声。

  秦涓又重复了一遍。

  相比其他人,旦木的优点是,但凡他听懂了,就会立刻去做,问也不问,因为他相信秦涓。

  旦木去安排马匹的时候,李鲤荷也带着他的任务过来找秦涓了,他将手中的东西递给秦涓。

  写的很清楚,秦涓只看了一遍就明白了。

  秦涓又道:“李鲤荷,把你的马先借我,记住,一刻钟之后,你和旦木带着我的马和其他五百匹马去找我们!时间不要错过!”

  李鲤荷点点头,很快秦涓带着五百骑兵先行一步了。

  约摸和虽仇人站了一刻钟以后,秦涓下令撤离。

  骑兵们虽然不懂,但仍旧跟着撤离了。

  打着打着,突然人都跑没了,这下好了,虽仇人也蒙了一瞬。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