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大宋 150、纷乱天下局

小说:经贸大宋 作者:君泗吾 更新时间:2021-09-10 17:5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涓想救兀沁台的理由非常明确,衣为曰曰,二为了蒙人内部保持这种多元结构。

  若是朵颜氏少主死了,纥颜·博博怒的势力只会与日俱增。

  他不想成全博博怒的野心。

  他害怕博博怒的势力强大后,成为大泽以南握有实权的家主,那么狐狐……

  毕竟年少时的认知里博博怒是喜欢狐狐的。

  除去他以外,喜欢狐狐的都是敌人。

  不知是什么时候了,黑夜的草原上,一个少年背着一个少年,骑马狂奔着

  即便是狂风暴雨,也比刚才的战场要显出几分亲和……

  至少让秦涓确定这还是人间……

  他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见到全军覆没,幼时也曾跟着大人们埋过战场上将士的骸骨。

  他经历的战役大大小小不说上百,也有几十。

  全军覆没,也只有这一次。

  他没有方向的跑着,甚至都要怀疑背上的人是否还活着了……

  “兀沁台,你坚持住,我不想救一个死人。”

  “你坚持住,我知道你还能听到。”

  “……”

  他不知道方向,本能的跑,感觉前面应该会有村子,有医馆。

  只是感觉。

  他明白的,战场方圆几十里,若是得知有战事,那些村民们都会提前逃的。

  该怎么办。

  雨水,暴风,没人回答他。

  即便天亮了,也和黎明时差不多,黑沉沉的。

  他不停的抹掉脸上的雨水,目光不停的搜寻着有没有房屋或者帐篷。

  这样的天气,离战场这样近的距离,是没有人敢出来走动的。

  一股绝望涌上心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若是此刻放弃向南怕,绕道向西再向北,抵达虎思斡耳朵最快也得四个时辰。

  到时候恐怕他都要累趴下了,何况兀沁台。

  “七哥,你说……你说前面可能有人吗。”

  迷茫之中,秦涓呢喃道。

  七哥都懒得理他,它蹄子上都破皮了这个主人有没有想过它

  好疼好疼。

  而且主人今天竟然还猛的抽他,以往主人都不会用马鞭的。

  七哥闹脾气,又不敢不听话,狂奔十余里连哼都未曾哼一声。

  它也怕秦涓再抽他啊。

  前方突然出现了森林,过渡的地方树木很少,行了一段树木更多了。

  绕了一会儿后突然见到了房屋。

  秦涓大喜,喊到:“七哥,你立功了七哥!”

  他激动之时伸手摸七哥的脖子,安抚似的,带着他的温柔。

  七哥受伤的心终于被抚慰了,扬起脖子嚎了两声。

  也是听到了马叫声,房子里陆续有人出来。

  出去的人看向林子里,秦涓他们就离这屋子不到五十步了。

  “是什么人?”一个声音问道。

  “是兵。”一个声音答道。

  屋子里的人沉默了,几个人看向屋内的其他人。

  “一个人……”站在窗户前的人说,“不,是两个,背着一个。”

  “干掉得了。”有人低声提议,“我们这么多人。”

  “不妥,这个人看衣服官职不低,陆豫章你出去解决,交给你了。”

  一直没说话的人站起来往外走,细长寡淡的眉眼,身量瘦削而高,站起来如竹竿子似的。

  叫陆豫章的男人出去的时候,秦涓已抱着兀沁台向着染着火灯的屋子走来了,见有人出来,他大喊道:“这里可有郎中!”

  “没有,请离开。”陆豫章看都不看他,答。

  秦涓觉得这人声音熟悉,但也只是熟悉,下着暴雨光线太暗,情况又紧急,他哪里有闲工夫盯着这人的脸看。

  “屋子借我,银子你开。”秦涓大声道。

  “不行。”

  秦涓懒得和他一来二去,当即拔刀,几乎是在男人没有预料的时候就将刀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我不想用这种方式。”

  陆豫章不可置信的看向秦涓,毕竟自己又不是个二流跑江湖的,怎么可能?

  屋子里的人都深吸一口气,有声音低声说:“是个厉害角色……”

  “一起上打得过吗?”

  “这……没这个必要吧,我觉得……”

  “杀了干净,就算送走了他,我们这里也暴露了。”

  “一时半会他也走不了。”一道声音传来,说话的人都愣了一下。

  “不是吧,意思是帮他救人?”有人问。

  在这人问话的时候,中年已站起来往外走去。

  秦涓见有人出来,身体紧绷了一下,警惕的目光看向来人。

  是个中年,方脸,面色从容偏和蔼。

  也是背着光,看不清具体模样。

  “这位兄弟,把刀放下来好好说,我们这里也有懂点医术的,救人要紧。”

  中年说完话,往一旁的屋子里走去。

  他敲门,出来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是双胞胎一男一女。

  “赶紧去烧热水,拿点吃的。”

  两个孩子赶紧按吩咐去做了。

  “先进来吧,这是我的孩子们住的地方。”中年温和的畏兀语已让秦涓收敛了杀气,虽然因为人皇在体,热血依然有些躁动。

  秦涓不敢再耽搁了,抱着兀沁台快步进屋。

  暖和的屋子,驱走了他周身的寒意。

  中年对屋外的男人喊道:“还不过来给人看伤。”

  当那个被自己的刀架过脖子的人进来,给兀沁台检查伤势的时候。

  秦涓都已经无语了。

  这个人方才还对他说这里没有郎中,让他滚来着。

  男人沉默的将兀沁台身上的甲胄解开扔在地上。

  背着身子,男人忙活了大约一刻钟,才堪堪清理完兀沁台身上的衣物。

  新的刀伤大概有三四处,最要命的是胸口这一刀,刺了一半,拔出来的。

  能透过这甲还刺一半,这不是刀,是锥子吧……

  正这时候,两个孩子端着吃的提着热水进来。

  “豫章叔叔,水好了。”女娃说道。

  这女娃和男娃的长相更偏像是畏兀人,高鼻深目,比中年的五官要立体。

  他们的母亲应该是畏兀人。

  “嗯。”男人点头,转身提过水。洗了一把手,又看向秦涓:“他的伤很严重

  救不救的活我不知道,但死了你别找我。”

  这话秦涓肯定不爱听的,他抬起头看向男人,正想告诉他,他要活人。

  这时秦涓突然愣住了,因为他认出了男人。

  竟然是这人。

  陆豫章这么聪明的人怎会不知道少年面具下的眼神有变,这眼神分明是在告诉他,认识。

  陆豫章显然疑惑他什么时候认识蒙族的将军了?

  “认识我?”

  正当他问出声的时候,屋外传来马的嘶鸣声。

  男人耳朵一竖,立刻往外走。

  秦涓本来是可以拉住男人的,但他想了想还是算了。

  当陆豫章认出了七哥,便也什么都明白了。

  少年是戴上了面具,但七哥还是七哥。

  “是你,竟然是你。”站在门口的陆豫章看向秦涓,沉声说道。

  他们两个来来去去,屋中其他人却是一头雾水。

  这人还救不救了。

  回过神来,陆豫章对中年道:“大哥,麻烦你去把药箱取来,妮妮去把人参片取两片过来,提提你再去烧热水。”

  妮妮和提提很快就出去了,中年看了他二人一会儿才去隔壁取药箱。

  “在铁岭的时候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商人。”等人都走了,陆豫章看向秦涓说道。

  秦涓:“彼此彼此,你也不是什么商人。”

  陆豫章愣了一下,道:“我不是商人是什么人?”

  秦涓冷笑:“这里的其他人是,你不是。”他只是不想拆穿他,毕竟指望他救人。

  陆豫章的脸色很不好看,抿了抿唇,不知是不是在想该怎么反驳秦涓的话,可想了一下他也没有说什么。

  大概是真饿了,秦涓抓起桌子上的饼子就吃。

  “你也不怕被毒死。”

  “他们是商人,不会毒死我,只有你可能想我死。”秦涓笑了笑。

  “那你还让我救人?”

  秦涓顿了一下,嗤笑:“你会救的。”

  陆豫章快气炸了:“为什么?”

  秦涓龇牙看向他:“因为你打不过我,你怕我杀了你。”

  “……”陆豫章气到给

  兀沁台处理伤口的手都在抖。

  秦涓吃完饼子还吃了几块肉,直到有了饱的感觉才不吃了,他不是贪吃之人,只要觉得饱了就不会再吃了。

  这个时候,中年也取来了参片,门口也跟来了几个壮汉。

  因为暴雨,门口的植被倒了不少,他们正在院子里忙活着。

  “参片来了。”中年将参片递给陆豫章。

  陆豫章小心翼翼的取了一片,放进兀沁台嘴里。

  “这里条件简陋最好的药材只有这个了,全看他自己的命数了。”陆豫章冷冷的说道。

  哪知秦涓轻描淡写的说道:“他死不了了,老子一心要救的人不可能死。”

  “……”陆豫章气的都不能思考问题了,这小子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拽的二五八万似的,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

  也正这时兀沁台咳了一声,虽然没醒,也表示还活着。

  那中年商队老大都笑了:“这应该是死不了了,看能不能熬过去,只要不发烧就行了。”

  门外忙碌的壮汉突然道:“这马怎么这么眼熟?”

  不过也没多想什么,叫了一声就继续干活了。

  当屋子里的人都出去了,只剩下秦涓和陆豫章。

  秦涓突然道:“你认识七哥吧?”onclick="hui"